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于按察山東赴任 鄒其仁赴路登程)
    
    
2**時間: 地點:
    (話說本朝康熙皇帝年間,君聖臣賢,風調雨順,出一位才能直臣,係鑲黃旗漢
    (軍,姓于,諱成龍,初仕樂亭縣知縣。)
    (為官清明,審假虎智鎖群賊,花驢巧拿惡棍,鶯歌鳴冤,與啞巴斷產,問忤逆
    (孝子伸冤,夫妻團圓。)
    (總督一喜,會同撫院保題,奉旨升授直隸通州知州。)
    (心如秋水,一塵不染,審明許多公案。)
    (萬歲聞知,特旨升擢山東按察使之職。)
    (謝恩回府,親友慶賀,輿馬滿門,吉期已到,帶領夫人公子家丁出京上任。)
    (三春景致,過些府城州縣,早行夜宿,饑餐渴飲。)
    
    
3**時間: 地點:
    (且說一位琴堂姓鄒,名其仁,原籍山西汾州人氏,科甲出身,年交四十,兩房
    (妻室,羅氏生有一子,名喚鄒舒,年方一十九歲。)
    (鄒公新選山東蒲台縣知縣,在吏部領文憑。)
    (不料夫人染病沉重,限期緊迫,留公子照管家園,帶了四個家人起身赴任,不
    (辭辛苦。)
    
    
4**時間: 地點:
AAA:(這日,天交酉末,太陽西墜,至青陽鎮,催馬進村細觀,耳聽招呼)客官歇罷
    ,一應酒飯俱全。
    (鄒公一視,房屋裱糊清雅,棄鐙入,卸下行李。)
    (店小二端水淨面,飲茶用酒飯已畢,家丁齊吃。)
    (聞聽鐘鳴,鄒公身乏,令人收拾安寢,半夜無眠。)
    (天交三更時分,鄒公夢入陽台,出店邁步前行。)
    (瞧見自身罩著大紅,迎頭高山攔路,陡澗深崖,就地起風,飛砂走石,虎嘯一
    (般,連刮三陣。)
    (出來巡山斑斕大蟲,張牙舞爪,竟撲鄒公而來。)
鄒 公:(夢中吃驚)不好!
    (回身就跑。)
鄒 公:(約有裡許,前面一道長河阻路,波濤滾滾,暗叫)蒼穹!
      鄒某該命喪此間!
    (前有溪河,後有山王,進退無門,鄒公正在為難,抬頭見猛虎離遠,得空撩衣
    (往波中一跳,雙合二目等死。)
    (又聽人聲,睜眼瞧看,岸邊來了一人,鶴髮童顏,品格清高,站在岸上,探背
    (拉住袍帶,提出河中。)
    (鄒公開口要問,聽得村店更鑼齊鳴,翻身爬起,坐在牀上思夢)
鄒 公:奇怪,大有不祥!
    (只見窗上發亮,家人裝完行李,馱在馬上,出房會帳。)
    (主僕乘驥順著官路,過了獻縣交界,日色西沈,投店安歇。)
    (次日五鼓,登程趕路。)
    (正行之間,四顧無人,一座高山阻路,陡山崖險,翠竹蒼鬆,山峰崎嶇。)
    (將至鬆林以外,忽聽薄頭響聲。)
    (鄒公馬上吃驚,家人看得明白,林中人馬顯露,出來一伙強盜,約有十餘多個
    (。)
    (主僕觀著膽戰。)
    (為首坐跨征駒,手舉利刃,共餘者俱是步下,凶如太歲一般,似飛而至,高聲
    (道)
家 人:快留買路錢,饒爾不死!
    (鄒公無奈,下馬率領家丁近前,口呼)
口 呼:眾位留神,聽下官一言,我們不是經商,只因上任路過鬆林,在下家住汾州府,
    姓鄒,名喚其仁,幼年攻書,幸而得中,蒙皇恩選授蒲台知縣,今帶領家人赴任
    ,隨身僅有銀三百兩,願奉大王笑納,讓我們登程要緊。
口 呼:(強盜聞聽,心內不悅,怪喊一聲,舉起鋼刀,圍住主僕五人說)贓官!你欺心
    不肯獻寶,要想逃命,除非騰空駕雲!
    (竟撲鄒公,身中鋼刀,熱血直噴,倒落塵埃,命歸陰曹。)
    (強盜又奔家丁,一陣刀響,全作無頭之鬼。)
    (強盜頭本貫河南,姓賈名雄,江湖上送伊外號「藍面神」。)
    (自幼嫖賭,任意胡為,家資花盡,一貧如洗,饑餓難當。)
    (卻有點子濁力,故此糾合凶徒,在於深山曠野之處,打劫行人。)
    (今日殺傷鄒公主僕,含笑口呼)
鄒 公:兄弟們!人已殺完,不必挨遲,快取金銀回林好分!
    (眾賊聽說,一齊手忙腳亂,牽馬的牽馬,取財物的取財物,內有紋銀三百兩,
    (衣服行李,二十四人均分,每人亦不過分銀十餘兩,俱各垂頭喪氣,白害許多
    (性命!藍面神沉吟半晌,想起一事,開言)
開 口:眾位兄弟,方才所誅之人,並非客商,乃是蒲台縣知縣,赴任作官,被你我傷其
    性命,獲財有限。既是上任之官,隨身定然帶有文憑,何不頂名前到蒲台上任,
    取得庫內金銀,得空溜出,逃回本地,豈不是滿載而歸!任意吃喝嫖賭,快樂何
    如!未識兄弟們以為可否?
鄒 公:(眾賊齊說)好計!事不宜遲,咱們即換衣裝,作速前去!
    (隨打開褥套,掏取衣服,一齊更換,為首者裝成知縣,其餘都扮作家人,上馬
    (直撲蒲台縣,充官到任。)
    
    
5**時間: 地點:
    (且說鄒公被強人刀砍膀背,未曾傾生,傷重發迷,栽倒在地,甦醒多時,漸次
    (轉過氣來。)
    (猶恐賊未退去,側身聽片刻,不見動靜,方敢睜眼,扎掙坐起,四下一看,賊
    (人已去,馬匹行李全然不見,那四個家丁,俱各廢命。)
鄒 公:(想)這如今剩我一人,文憑失落,如何赴蒲台到任?
    (不由心下焦急,仰面痛哭,口中恨罵強賊。)
    (未知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第二回 眾響馬放搶行兇 鄒其仁還魂自歎)
    
    
6**時間: 地點:
    (話說鄒公哭到傷心,默尊)
鄒 公:上蒼!鄒某無作傷天害理之事,為何遭此凶禍?欲要回家,又無盤費,且身帶重
    傷,吏部遞呈領補文憑,更缺使費;若尋拙志,豈是男子?
    (輾轉思想,復又哭起,長吁短歎,不覺紅日歸宮。)
    (忽聽車聲響亮,鄒公用目觀見車上是位年尊的老者,車夫催驢,轉盼之間,相
    (離切近。)
    (老者亦聽鄒公哭的甚慘,又見遍地橫屍,啼哭之人渾身是血,瞧夠多時,就知
    (禍事不小,看其人品不俗,連忙下車,走至跟前,高聲說道)
老 者:官人為什麼渾身血跡,身傍屍骸,獨坐荒郊,這等傷心,請問是何緣故?
鄒 公:老丈,恕下官身體著傷,不能施禮,若問情由,望容細訴:下官姓鄒,名其仁,
    奉旨蒲台縣上任,今到林前,不幸遭逢強盜,被其刀剁身亡,家人喪命,行李文
    憑,盡行劫去,下官死而復生,進退無路,多承垂詢,敢問尊姓大名,何方人氏
    ?望求指示。
    (老者聞聽,不住點頭歎氣,復尊)
老 者:老父母原是蒲台縣新任,遭此大禍!小兒雲濟,現任蒲台縣巡檢,正是大人屬下
    ,小老兒不知,多有失敬。今日趕集從此經過,不期會晤堂翁,奉勸不必悲啼,
    且隨老漢到家,調養刀傷,如舊打點,奉送上京部中遞呈,請補文憑,上任要緊
    。
    (鄒公聽罷,減愁換喜,含笑尊聲)
鄒 公:老丈與下官萍水相逢,就肯周濟,患難流離之際,如此恩德,當圖重報。
老 者:(老者連稱)不敢,大人言重,但願及早到任之後,照看小兒,感情不淺。
    (說罷,喚過車夫,攙鄒公上車,緩緩而行,從岔路抄進村口。)
    (來到門首,老者用手擊戶,開放柴門,走出一個家童,老者吩咐快開客屋。)
    (忙將鄒公攙扶下車,讓進客房,去請大夫瞧看刀傷,開方服藥,端出酒飯,恭
    (然而敬,將息傷痕。)
    (時光迅速,半月有餘,鄒公刀傷全好,就要起身赴部補領文憑。)
    (未知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第三回 雲老者搭救琴堂 贈金銀鄒公落魄)
    
    
7**時間: 地點:
    (話說鄒公刀傷已好,起身補憑,雲老者設酒排宴,親自相陪。)
    (酒飯完畢,進內捧出三十兩紋銀,新衣一套笑嘻嘻口尊)
口 尊:父母請聽,一向寒舍屈尊,鄉村簡慢,諸望恕容。今日補領文憑,乃為大事,急
    急進京,吏部遞呈,先將失盜由詳細訴明,文憑到手,刻即赴任,行文再拿惡盜
    報仇。老漢家貧,不能多湊,僅聊表寸意耳,伏乞曬納。
鄒 公:(鄒公接過致謝)老丈恩重如山,圖報有日,豈敢負德?
    (作揖分別,拜辭出門。)
老 者:(老者口稱)父母,此處離河間府七十里之遙,道路崎嶇,十分難走,老漢家中
    驢車現成,已經吩咐收拾停當,令家人送至阜成驛,再僱牲口,豈不兩便?
    (鄒公復又拜謝,然後上車起身。)
    (雲老者觀瞧走遠,這才轉身進內閉門。)
    
    
8**時間: 地點:
    (且說鄒公傍晚到河間府城內住下,次日打發安童驢車回去,又僱一輛馬車,治
    (了些被套行李,獨自一人坐在車內,又走四日,趕進北京,投到前次領憑的張
    (家店內。)
    (店主一見心疑,上前細問情由,鄒公訴說一遍,店主聞聽贊歎。)
    (隨將行李搬至上房安歇,酒飯茶湯比先更加慇懃。)
    (次日,打點呈詞,到吏部衙門找著前次辦事的書吏,商議失盜竊去文憑情由)
鄒 公:無奈轉回具呈求緝,望先生鼎力疏通,感德不淺。
老 者:(書吏說)此事容易辦理,大概一切使費必須紋銀五百兩方可,不然呈詞批壞,
    諸事不便。
    (鄒公聞聽,默而不語,心內盤算,如此花費從何而出?真真無法!沉吟良久,
    (開言)
開 口:鄒某從患難中逃出,若非老者周濟,早作山坡之鬼,囊中所剩約有十餘兩,那裡
    湊如許之多?還求先生一力擔當,俟上任之後,加倍奉上,不知意下以為可否?
開 口:(書辦聞聽;先就冷淡好些,勉強答訕說)小弟盡可代辦,別處不能賒欠。
    (鄒公亦明知不中,旋即告辭回店。)
    (住了數日,呈詞並未批出。)
    (找書吏,不給與面,盤用花消堪堪將盡,急得淚流滿面。)
    (想前思後,當年枉讀詩書,因以微名鬥祿,拋妻棄子,臨行妻病,知我領憑赴
    (任,那曉遇賊被害,受此艱難。)
    (愁中想起一事:風聞于成龍特旨升了山東按察,已經到任。)
    (久慕此公才高智廣,鐵面無私,初任樂亭縣為官,審驢斷事如神。)
    (而今進退無門,趁著還有幾兩銀子,何不趕到濟南謁見于公,細述苦衷,倘然
    (一念垂憐,豈不是個機會?主意已定,僱一輛馬車,開清店賬,裝上行李,出
    (店上車,竟往山東濟南告狀。)
    
    
9**時間: 地點:
    (且說充官群賊,自殺鄒公,扮為知縣,晝夜兼程而行。)
    
    
10**時間: 地點:
    (這日將至官亭,轉牌先到,蒲台巡檢雲公、縣丞蘆公及合縣人員,青衣衙役莊
    (丁,執事鮮明,一齊接迎強賊,走上官亭參見。)
又吩咐:(強賊吩咐)搭轎!本縣進城,走馬到櫻。
    (眾役答應,排開執事,前呼後擁。)
    (又有主簿典史道旁打躬,一概免禮。)
    (登時進衙升堂,也不行香拜廟拜客,不投文,不放告,不辦事,終日只在後宅
    (,假推有病,每日暢飲,暗差伙賊八個,濟南一帶購買馬匹,預備瞅空盜庫銀
    (以便好跑。)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