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亂哄哄強盜作先聲 慢悠悠閒文標引首)
AAA:噲!夥計!到了地頭了!你看大門緊閉,用甚麼法子攻打?
AAA:呸!蠢材!這區區兩扇木門,還攻打不開麼?來,來,來!拿我的鐵錘來!
AAA:砰訇!砰訇!好響呀!
AAA:好了,好了!頭門開了!--呀!這二門是個鐵門,怎麼處呢?
AAA:(轟!道)好了,好了!這響炮是林大哥到了。
AAA:林大哥!這裡兩扇鐵牢門,攻打不開呢!
AAA:唔!俺老林橫行江湖十多年,不信有攻不開的鐵門,待俺看來。--呸!這個算
    甚麼,快拿牛油柴草來,兄弟們一齊放火,鐵燒熱了,就軟了!
AAA:放火呀!
    (劈劈拍拍,一陣火星亂迸。)
AAA:柴草燒他不紅,快些拿木炭來!
AAA:好了,有點紅了,兄弟們快攻打呀!
    (豁剌剌!豁剌剌!)
AAA:門樓倒下來了,搶進去呀!
AAA:咦!怪道人說梁家石室,原來門也是石的。
AAA:林大哥!鐵門是用火攻開了!這石門只怕火力難施,又有甚麼妙法?
AAA:呸!眾兄弟們有的是刀錘斧鑿,還不併力向前,少停凌大爺來了,倘使還沒有攻
    開,拿甚麼領賞!
AAA:是呀,我們併力攻打上去,不怕他銅牆鐵壁!
    (好忙呀,刀兒、錘兒、斧子、鑿子,一齊亂下。)
AAA:好了,我這裡打下指頭大的一點來了!
AAA:我這裡芝麻大一點也沒有動呀!
AAA:噯!攻了大半個時辰了,我老林打家劫舍,也不知經過幾百回,卻沒有經過這樣
    為難的事,兄弟們不要白費力了,設個法兒,用軟梯上去吧!
AAA:不中用!這一個石室,沒有天井,就有兩個窗戶,也不過一尺來高、四五寸寬,
    哪裡進得去!
AAA:那麼,我們掘地道來!
AAA:也沒用,這個牢房是我老子在世的時候承造的,他常常說起,說這牢房底下,四
    圍打了一丈二尺深的沙樁呢!
AAA:這可難了!
    (轟!轟!轟!)
AAA:這是三響號砲,凌大爺到了!
AAA:凌大爺,這石室攻打不開,還求示下!
AAA:嚇!你們在我跟前誇了嘴,此刻鬧到騎虎難下,難道就罷了麼?
AAA:大爺不要動怒!我老林還有一條妙計!
AAA:快點說來。
AAA:好在大爺不是要取他錢財,……
AAA:我大爺有的是銅山金穴,要他錢財做甚麼?這個不消說得!
AAA:只要結果他一家性命,我老林還有一條妙計,不須打破他這牢房,便可以殺他個
    寸草不留!
AAA:也罷!我本來只要殺了他弟兄兩個,怎奈他全不知機,只得一不做二不休的了!
    老林!你就施展你那妙計吧!
AAA:兄弟們!搬過柴草來,澆上桐油,就在這門前燒起來。拿風箱過來,在門縫裡噴
    煙進去,……阿七!你飛簷走壁的功夫,還使得麼?
AAA:老實說,我雖然吃了兩口鴉片煙,這個本領是從小學就的,哪裡就肯忘記了!
AAA:既這麼著,你上去把四面的小窗戶,都用柴草塞住了,點上一把火。
AAA:可以,我就幹這個。
AAA:凌大爺!這裡有馬鞭,你且坐在上風一邊,看俺老林成功也!兄弟們快來動手!
    (好熱鬧呀。)
    (怎見得?--毒霧迷天,濃煙匝地,風過處紅火燄燄,火低時黑氣騰騰,添柴
    (草得奮不顧身,遑問焦頭可慮。)
    (拉風箱得亂抒雙臂,不辭爛額之勞。)
    (四壁廂犬吠雞飛,一霎時神號鬼哭。)
    (盡任他鑼聲震地,官軍赴援無人。)
    (只聽得砲響連天,賊徒聲勢愈大。)
    (桐油煙臭惡難聞,向石門縫中鑽去。)
    (催命符容情不得,從閻羅殿上頒來。)
    (叫爾室中眾人,化作冥司群鬼。)
    (縱不似北京的掛爐燒鴨,也要做江南的異味熏魚。)
AAA:這會燒夠了兩個多時辰了!大約此刻已有四更多天,這牢房裡的人是活不成的了
    !凌大爺!我們散吧?
AAA:好呀!這正是『鞭敲金鐙響,人唱凱旋歌』,走呀!打轎子過來!
    (哄哄哄一陣散了。)
    (這一散不打緊,只是鬧出一段九命奇冤的大案子來了。)
    (噯!看官們,看我這沒頭沒腦的忽然敘了這麼一段強盜打劫的故事。)
    (那個主使的甚麼凌大爺,又是家有銅山金穴的。)
    (志不在錢財,只想弄殺石室中人,這又是甚麼緣故?想看官們看了,必定納悶
    (。)
    (我要是照這樣沒頭沒腦的敘下去,只怕看完了這部書,還不得明白呢!待我且
    (把這部書的來歷,以及這件事的時代、出處表敘出來,庶免看官們納悶。)
    
    
2**時間: 地點:
    (話說這件故事出在廣東,我聞得各處的人,都說廣東強盜多。)
    (廣東果然強盜多,這句話我也不能代廣東人諱。)
    (但是大凡做強盜的人,無非是些無賴地痞、亡命少年。)
    (從沒有坐擁厚資,名列縉紳,也去做強盜的道理。)
    (然而這件事,卻是一個坐擁厚資的人去做強盜,並且這個人雖然不是甚麼閥閱
    (名門的子弟,卻也是納監讀書,充做書香人家的人。)
    (似他這等人,也做了強盜,豈不是一件奇事?並且這件事出在本朝雍正年間,
    (這位雍正皇帝,據故老相傳,是一位英明神武的皇帝。)
    (於國計民生上十分用心,懲治那暴官污吏,也十分嚴厲。)
    (並且又明見萬里,無奸不燭。)
    (至今說起來,大家都說雍正朝的吏治是頂好的。)
    (然而這個故事,後來鬧成一個極大案子,卻是貪官污吏佈滿廣東,弄到天日無
    (光,無異黑暗地獄。)
    (卻不遲不早,恰恰出在那雍正六、七年時候,豈不又是一件奇事?)
    (要知道這件奇事的細情,待我慢慢一回一回的表敘出來,便知分曉。)
    (第二回 廣源店股東拆股 馬鞍街星士談星)
    
    
3**時間: 地點:
    (卻說廣東素稱繁盛之區,向來商賈雲集、百貨流通。)
    (從前海路未通,往來北省的人,多是取道江西。)
    (這江西與廣東交界的地方,有一座南雄嶺。)
    (這南雄嶺是廣東省南雄州所屬的地方,過往之人都要在此地經過,因此朝廷就
    (在這個所在設立稅關,徵收關稅。)
    (南雄地方就成了個南北通衢,客商輻輳,那些多財善賈之流,多在那裡開行設
    (店。)
    (內中單表一家綢緞舖子,招牌是「廣源字號」。)
    (這廣源是郎舅兩個合夥開設的,一個姓梁,名叫朝大;一個姓凌,名叫宗客,
    (都是廣州府番禺縣人氏。)
    (這凌宗客就是梁朝大的妻舅,郎舅二人,情投意合,生意也十分茂盛。)
    (後來宗客在別處發了一票大大的橫財,先就回到省城去安閒度日。)
    (所有南雄生意,都歸與朝大經營。)
    (不料樂極生悲,這凌宗客發了大財之後,安享得沒有幾時,就嗚呼哀哉了。)
    (遺下一子,名叫貴興,表字祈伯,向來下幃讀書,納粟入監,以為考鄉場地步
    (。)
    
    
4**時間: 地點:
    (此時丁了憂,正好廬墓讀禮。)
    (誰知過得年餘,梁朝大在南雄,也一病身亡。)
    (朝大兩個兒子,長名天來,次名君來,其時正在番禺譚村居住。)
    (一朝得訃,不必說,自是星夜奔喪而去。)
    (到得南雄,料理喪事已畢,細查近年生意,卻是日見清淡。)
天 來:(兄弟二人商量道)母親年紀已高,我們不便遠離。設店在此,沒人經管也不成
    事。凌表弟他向來讀書,未必肯來經理。不如寫信通知與他,請他來此,眼同盤
    頂與別人。盤出多少現銀,我們照老股公攤,一來免了這頭牽掛,二來得了現銀
    ,我們回到省城,也好再圖別業。想凌表弟也未必不肯。
    (商量定了,就寫了封信去通知凌貴興,貴興得信,果然來了。)
    (兄弟兩個,再把上項主意訴說一番,貴興也點頭應允。)
    (當下三人定了主見,就招人盤受。)
    (不多幾天,交易都算清了,自然都是二一添作五的分了。)
    (只剩下二十四個玉石花盆,及一堂花梨木椅桌,因為議價不合,還沒有受主。
    ()
天 來:(天來同貴興商量道)我們不能為了這兩樣東西只管耽擱,好在這個大家都用得
    著的,不如我們兩家分了吧!
貴 興:好好的全副東西,分散了就可惜了!不如我們兩個投票估價,出得價高的,拿出
    錢來,拿了東西去,拿不著東西的,可得了那價錢,豈不是好!
天 來:表弟高見不差。
    (於是兩人各各寫了投票,交了出來,邀了證人,當眾拆開。)
    (天來出的是一百零五兩,貴興只出了八十兩。)
    (天來馬上去兌了一百零五兩銀子,親手交與貴興。)
    (貴興不覺後悔起來,對天來)
對天來:這兩樣東西,弟倒也心愛,只因一向在家讀書,不知物價,所以出得賤些。如今
    我多加五兩,共作一百十兩,請表兄讓與弟用如何?
    (天來本是無可無不可之人,當下正欲答言,尚未開口。)
一 個:(那旁邊一個做中證的老夥計道)這可使不得!當眾投票,是極公正之事。此刻
    票已開了,又來加價,起初又何必投票呢!倒是當面講價的好了!與其開了票之
    後再來加價,又何必開票呢?不是徒然多此一舉麼?並且凌世兄當面加得,梁世
    兄自然也當面加得。倘使梁世兄也是心愛此物,也加起價來,豈不成了個爭端麼
    ?依我看來,還是依投票之價,梁世兄得去為是。免得因此些微小事,你兩家中
    表起了爭端,此是老夫愚見,依與不依,聽憑你們二位尊裁!
對眾人:老丈之言甚是!倘不如此,我們今天承邀作證人,也是白白多此一舉了!
    (貴興迫於眾論,不得已接了天來銀子,怏怏不已。)
    (當下諸事停當,表兄弟三人一同買舟返省。)
    (天來兄弟,自回譚村不提。)
    
    
5**時間: 地點:
    (且說貴興與天來分手之後,只叫家人僱人挑了行李回去,他自己卻散步街頭。
    ()
    (偶然走過馬鞍街,只見一家門首,圍著許多人觀看。)
    (貴興抬頭看時,只見那家門首掛著一面簇新招牌,寫著「江西馬半仙,專參六
    (壬神課,兼精命相,陰陽地理」十九個字。)
    (貴興看罷,心中暗想)
貴 興:我向來在此走過,未見有此,想是新到的,何妨前去領教他一回呢?
    (想罷上前,分開眾人,走到門內。)
    (只見屋內擺著一個課壇,上面坐著一人,頭戴瓜皮小帽,身穿藍布長衫,外面
    (罩著一件天青羽毛對襟馬褂,頸上還圍著一條玉蘭綾子兒硬領。)
    (黑黑兒,瘦瘦兒,一張尖臉,嘴唇上留著兩撇金黃色的八字鬍子,鼻子上架著
    (一個玳瑁邊黃銅腳的老花眼鏡。)
    (左手拿著一枝三尺來長的符旱煙管,嘴裡吸著,鼻子裡一陣一陣的煙噴出來。
    ()
    (右手掌著一柄白紙面黃竹骨的摺疊扇,半開半合,似搖不搖的,身體在那裡晃
    (著。)
    (隔著那眼鏡上的兩片水晶,看見他那一雙三角眼睛,一閃一閃的,乍開乍閉。
    ()
貴 興:(貴興向前拱手道)先生請了!
    (馬半仙聽見招呼,連忙呵了一呵腰,左手放下煙管,把鼻子上的眼鏡除了一除
    (,嘴裡也說)
馬半仙:請了請了。
    (一面說著,也向貴興打量一番,只見他生成一張嫩白臉兒,滴滴溜溜的一雙小
    (眼珠兒,薄薄的嘴唇兒,高高兒的顴骨,露露兒的鼻孔。)
    (頭戴細黑布的瓜皮小帽,上頭綴著個核桃大的藍帽結子(粤俗:素服,帽結用
    (藍不用白)。)
    (帽簷上面卻綴上一塊天藍寶石的帽準,身穿細機嫩藍布長衫,手執一把宮扇式
    (的紈扇,腳上蹬一雙挖花京式素鞋,那鞋底兒足有一寸多厚,舉止浮動。)
馬半仙:(打量過了,心中早有了主意,一面低下頭來,在桌子底下拉出一把凳子來)請
    坐。
    (貴興也不謙讓,就便坐下,嘴裡說道)
貴 興:先生敢是初到敝地,難得多才多藝,特來請教算一個八字。
馬半仙:如此請教貴造。
    (貴興便將生辰八字,一一告知。)
    (半仙戴上眼鏡,提起筆寫了出來。)
    (起了四柱,側著頭看了一會,又輪著指頭掐了一會。)
    (放下筆來,除下了眼鏡,捋了捋鬍鬚,打了一聲咳嗽,雙眼望著貴興道)
半 仙:貴造是一個富貴雙全的八字,小弟在江湖上代人算命,已有二十多年,似這般八
    字,卻也不曾遇到過幾個。還記得十五年前,小弟到北京去,有人拿了一個八字
    來算,我算得他非但富貴雙全,並且才兼文武,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
    只有一件奇怪,他到了晚年,有一步運,遇了七煞陽刃,據飛星剗度算去,恰好
    那兩年,又是喪門、披麻、亡神、白虎、暴敗、天狗、天哭等星宿,應該不得善
    終,要過刀而亡的。然而好的我就依書講命,一齊說了。到了後來那一步運,我
    只得說是恐怕要有點小耗失,起居出入要謹慎些。你想我們江湖上人,只這句話
    就是教人趨避的了。然而算的時候,我並不知道是哪個的八字。到後來方才有人
    告訴我,說是年羹堯大將軍的八字。那時我自己還不相信,怎麼像年大將軍那樣
    榮華富貴,會過刀而死呢?這個八字一定算得不靈了,一定是我的功夫不精了。
    誰知康熙皇帝駕崩了,如今這位雍正爺登位,不多幾時就把這位年大將軍殺了!
    那時小弟才敢自己佩服自己,一點兒也不會算錯。今天看了貴造,功名富貴,雖
    然未必及得到年大將軍那樣,然而不是恭維的話,這狀元、宰相、封侯伯,是逃
    走不去了,並且越到晚運越好。不說別的,就是這日坐文昌,主生貴子,這一層
    那晚運是不必說的了。據這麼看去,貴造比年大將軍還高十倍呢!
半 仙:(一席話說得貴興手舞足蹈起來)請先生批個大批,要多少筆金呢?
半 仙:據貴造而論,一生事業不少,一個大批,說不盡許多,不如批個成本的好。
貴 興:就批個成本,不知要多少筆金?
半 仙:小弟這裡的規矩,平常人多算,批成本是五錢銀子。若是大貧大賤的八字,我算
    出來了,就一文不要,送他一本,等他好趨吉避凶。要是大富大貴的命,也要叨
    光酌加一點,我可是不爭論的,只看來人器量如何。俗語說的好,『量大福大』
    ,我也不必爭,那大量的人也斷不會難為我的。
貴 興:(貴興拍手道)好好!我就送你一兩銀子筆金,費心同我批個成本,但不知幾天
    可以批得好?
半 仙:批成本的,不是含糊可以了事。先要考定太陰、太陽、經緯,追究胎元、胎息,
    參考七政、四餘、飛星、剗度,還要裝地盤神煞,考查流年小限,以斷定一生衣
    祿。大約十天之後,方可應命。
貴 興:不要緊,就是十天。十天之後,我叫人來取就是了。
    (說罷,送上一兩筆金,半仙也不推辭,就便收了)
半 仙:倘不見棄,小弟還當奉贈一相,是不取相金的。
貴 興:先生真是多才多藝!招牌上還有陰陽地理,想必也是高明?
半 仙:不敢!小弟在家鄉時,單就因為看風水看的靈,因此人家送與小弟一個諢號,叫
    做『鑽穿石』……
    (半仙還要再說時,忽見一個小廝走來,對著貴興請了個安)
半 仙:大爺回來了,為何不到家裡去?隔壁陳大人來拜候呢!
    (貴興聽了,便立起來,辭了馬半仙,帶著小廝回去。)
    (不知陳大人是甚麼人,來拜貴興何事?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接京函陳大人賣關節 除孝服凌貴興考鄉科)
    
    
6**時間: 地點:
    (卻說凌貴興別過馬半仙,帶了小廝回家而去。)
貴 興:(一路上細問)陳大人找我有何事故?
    (那小廝名喚喜來,說小也不小了,年紀也有十五六歲了,貴興向來以心腹相待
    (。)
喜 來:(當下喜來便答道)小人也不知有甚要事,自從大爺動身的第二天就來過。小人
    回他說,大爺到南雄去了。他問幾時回來,小人回說不知,從此之後,他三天一
    次、五天一次的來打聽。今天看見行李回來,他就過來了。在書房坐等了許久,
    不見大爺回去,小人便出來尋訪。正在沒有尋處,恰好遇見大宅那邊的易行太爺
    ,說是看見大爺在這裡算命呢,小人便尋得來。
    (一面說著,回到家中,貴興即到書房與陳大人相見。)
    (原來這陳大人是浙江人氏,本來是一個翰林院編修,放過一任學政,因此人家
    (都叫他陳大人。)
    (後來因為犯了清議,被御史參了一本,奉旨革職。)
    (他革職之後,羨慕廣東地方繁華,就到廣東住下。)
    (賃居的房屋恰在貴興隔壁,彼此鄰舍,常有往來。)
    (此番來尋貴興,卻是另有一事。)
    (當下彼此相見,寒暄已畢,陳大人湊近一步說道)
陳大人:前幾天屢次奉訪,又值老兄公出未回……
貴 興:(貴興便搶著問道)不知有何見教?
陳大人:弟接了京裡一位同年的信,這位同年姓王,名字呢,此時卻不便說出來。明年是
    雍正四年丙午鄉試年期,這位敝同年,是當今文華殿大學士兼翰林院掌院的得意
    門生。已經暗暗的許了他一個廣東主考,因寫信與弟,要賣一兩個關節。弟在貴
    省是個客居,這賣關節是重大的事,哪裡好去張揚起來,說我有關節賣呢?因此
    特來與老兄商量,看有人肯買沒有?
貴 興:(貴興聽了暗暗歡喜)馬半仙之言驗矣!
    (屈指一算,自己恰好明年五月就滿服了。)
貴 興:(因對陳大人道)不知這個關節怎麼買法?有甚憑據?
陳大人:老兄沒有幹過這等事,無怪不知此中玄妙。譬如講定了價錢,只要他說給你幾個
    字,你就牢牢的記著。等下場的時候,你卻把他說的那幾個字嵌在首藝的破題裡
    面。他看見了,自然就取中了。
貴 興:此刻不能同主考當面,又怎麼行呢?
陳大人:這也容易!倘是有人買了,少不得我要進京走一次,就是我說給他幾個字,也可
    以使得。只要我到京之後,把那說的幾個字告訴了敝同年,也是一樣的。
貴 興:不知要多少價錢?
陳大人:中一名舉人,是五千銀子,我做中人的,也要一千五百的酬勞。要是想中經魁,
    卻要一萬銀子,我的酬勞也要三千,這是我這裡的實價。老兄去賣得多少,是老
    兄的好處,我也不管。
貴 興:(貴興沉吟道)這不太貴麼?
陳大人:看著像貴,其實熱心科名的人看起來,也並不貴。並且貴省的舉人比別省來得體
    面,一朝中了舉人,上自衙門差役,下至賭館娼寮,哪一處不來巴結奉承,豈不
    威風!就是鄉黨有事出來理論理論,或者同人家說件把訟事,到衙門裡去,地方
    官也不敢怠慢……
陳大人:(一席話說得貴興興致勃勃)既然如此,也不必去找別人,就是我來買了,豈不
    是好!不過單為我一個,要勞動大人走一次北京,未免勞駕了。
陳大人:不瞞老兄說,弟這裡已經有了兩個舉人了。再能有了兩個舉人,或者有了一個經
    魁,湊夠二萬銀子,我就動身了。
貴 興:(貴興直跳起來道)大人放心!我就認了一個經魁。不知大人幾時動身,便當兌
    銀子過去。
陳大人:老兄禁聲,這是何等事,豈可這樣大呼小叫!叫別人聽去,還了得麼!
    (貴興連忙住口,便請教何日動身。)
陳大人:老兄這裡既然應了一名經魁,弟三五日內就要預備動身。雖然為時尚早,然而恐
    怕路上有意外的耽擱。二來到了北京,幹停妥了,也要早日給這裡一個信,大家
    也好放心。
貴 興:(貴興又躊躇道)萬一貴同年放不著敝省主考,就怎樣呢?
陳大人:這個自然他會打算,既是放了別人,他也可以臨時轉賣出去,他也落著點回用,
    好歹總保你這裡不落空就是了。
    (當下計議停當,貴興便轉入內堂,與妻子何氏相見。)
    (妹子桂仙過來給哥哥請安道乏,問了些南雄景致。)
貴 興:(貴興對何氏道)好叫娘子得知,今日回家,遇了一件大喜事,娘子要準備做舉
    人奶奶了!
何 氏:(何氏笑道)鄉試還要等到明年,怎麼就好準備起來?並且相公還丁著憂呢,哪
    能下場?
貴 興:娘子!你怎麼把日子都過昏了?我們明年五月裡就要滿服了呀!
    (說罷,又把陳大人賣關節的話,一一告知。)
何 氏:中個舉人雖然是好,只是丟了一萬多銀子呢!
貴 興:(貴興拍手道)娘子好沒打算,你想我們凌家向來不甚發達,明年鄉科闈姓,買
    『凌』字的人一定少。加以陳大人那裡已經有了兩個人。這兩個人姓甚麼,我明
    日索性去問了來。明年闈姓,我重重的買上了這三個字,怕我不在這闈姓裡面撈
    回來麼?只怕還有利呢!
    
    
7**時間: 地點:
    (正說話間,喜來進來道)
喜 來:大宅的易行太爺來了,說給大爺請安呢。
貴 興:他來了無非又是借柴借米,我不見他。你只說我路上辛苦,已經睡了。
    (喜來翻身出去。)
桂 仙:易行叔叔光景艱難,縱使他來求借,也是不多的。自己一家人,哥哥何苦如此!
貴 興:妹妹有所不知,這個人『語言無味,面目可憎』,見了人噘起一張嘴,除了告幫
    求借,再沒有第二句話,我不願意見他。不比二宅的宗孔叔叔,他一樣是個窮光
    蛋,卻是會說會笑,又肯替人出力辦事。像宗孔叔叔那樣,我就常常幫助他,也
    是情願的。
    (桂仙聽了,就不言語了。)
    (閒話少提,且說貴興過得一天,就去打了一張一萬兩的匯票,又取了三千兩現
    (銀,到陳大人那裡去回拜。)
    (一面交托這件事,要了關節的幾個字,又問了那兩個舉人的姓,準備買闈姓,
    (撈本賺利。)
    
    
8**時間: 地點:
桂 仙:大人進京,費心代我多多拜上王大人,明年倘能中個解元,我還準備一萬兩的贄
    敬在這裡呢。
    (陳大人照數收下,先向貴興道喜,貴興更是樂不可支。)
    (再過一天,又置酒與陳大人餞行。)
    (陳大人又教了他在就近買薦卷、買謄錄等事,貴興一一謹記在心。)
    (送過陳大人後,不知不覺過了十天,便叫喜來到馬半仙處取批的命本。)
    (半仙見了喜來,送茶送煙的同他交談起來。)
    (用言語打聽了好些貴興家事,臨了才說)
貴 興:這幾天實在太忙,還不曾批好,再過三天就有了。
    (喜來只得回覆貴興。)
    (過了三天,再去取來。)
    (貴興一看,上面批的他丙午年就要發解,丁未年連捷,大魁天下。)
    (某年開坊,某年大拜。)
    (看的貴興手舞足蹈,如同瘋子一般,嘴裡只說)
貴 興:這位先生真說得靈!
    (正在那裡樂不可支的時候,他的族叔宗孔來了)
桂 仙:姪老爹!樂甚麼呢?想是有了甚麼得意的事了,何不告訴我聽聽,讓我也幫著姪
    老爹樂他一樂呀!
貴 興:叔父有所不知,想我從小的時候,我父親就叫人同我算過多少命。都是說我甚麼
    三刑、六害,甚麼血光、陽刃,都是一片放屁胡說,哪裡有一點靈的?你看這個
    馬半仙算的才靈呢!
    (宗孔接過來,識一半不識一半的看了一遍)
宗 孔:丙午……明年就是丙午呀!他說要發解,不知要解到哪裡去呢?
貴 興:(貴興笑道)怎麼叔父不懂這個!
一 個:(又伸出一個大拇指來道)『發解』是說我明年要中解元!
    (宗孔聽了,連忙深深作了一揖)
宗 孔:恭喜姪老爹!
    (貴興哈哈大笑。)
宗 孔:中了解元之後,怎麼丁未年又要大鬼天下呢?
貴 興:(貴興益發笑不可抑道)這是個『魁』字,不是『鬼』字。
宗 孔:就是『魁』字我也不懂呀!
貴 興:(貴興又伸出一個大拇指來道)這個字嗎?是狀元!
    (宗孔嚇得一骨碌爬下來,對著貴興叩頭,貴興連忙扶起。)
宗 孔:阿彌陀佛!這個我也來不及道喜了!果然如此,莫說我宗孔沾了姪老爹的光了,
    就是凌家祖宗,只怕也要沾點姪老爹的光了!
貴 興:豈但如此!我們廣東八十多年沒有出過鼎甲,我破天荒中了個狀元,只怕廣東的
    天也光了呢!
    (叔姪兩個卻同做夢一般,說了半天,宗孔方才說明來意,求借二錢銀子買米。
    ()
    (貴興給了他,拜謝回去不提。)
    (有話則長,無話則短。)
    (轉瞬臘盡春回,陳大人由京中寄了信來,說是諸事辦妥,準備來吃喜酒,貴興
    (又是一樂。)
    (等到五月,除了孝服,又過了幾時,考過遺才。)
    
    
9**時間: 地點:
    (一日接到京報,廣東正主考果然是姓王的,副主考姓李,心中無限歡喜。)
    (等到八月初六,宗孔便來送場,一連三場的送場接場,都是宗孔在那裡忙。)
    (三場既畢之後,貴興便天天在家中飲酒作樂,心中是穩穩的放著一個舉人老爺
    (的了。)
    (更有那宗孔格外巴結,先就到招牌庫裡,打聽做匾額的價錢,又到木行裡去問
    (旗桿木的價錢,又到刻字店裡去問刻硃卷的價錢……今天問一樣,明天問一樣
    (,問了來,便去討好貴興。)
    (把好好的一個凌貴興,只弄得如醉如癡,眼巴巴望到九月初八。)
    (這一天,說是明天要開榜了,貴興便起了忙頭,不知他忙的甚麼?且聽下回分
    (解。)
    (第四回 盼鄉榜焦心似沸 講風水信口開河)
    
    
10**時間: 地點:
    (卻說丙午這一年,廣東鄉科定在九月初九日放榜。)
    (到了初八這一天,凌貴興就起了忙頭了,拉了宗孔,商量開列菜單,預備定酒
    (席、請喜酒。)
    (又取過黃曆來,看了開賀的日子。)
    (又進去叫何氏,預備賞報子的賞錢。)
    (新買來的京靴,恐怕不合腳,又穿上了,在廳上走了幾次。)
    (這一天的晚飯,竟是未曾下咽。)
    (到了初更時候,忽然又肚餓起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