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入官階昌平為令 升公堂百姓呼冤)
    (詩曰:
    (    世人但喜作高官,執法無難斷案難。)
    (寬猛相平思呂杜,嚴苛尚是惡申韓。)
    (一心清正千家福,兩字公平百姓安。)
    (惟有昌平舊令尹,留傳案牘後人看。)
    (自來奸盜邪淫,無所逃其王法,是非冤抑,必待白於官家,故官清則民安,民
    (安則俗美。)
    (舉凡遊手好閒之輩,造言生事之人,一掃而空之。)
    (無論平民之樂事生業,即間有不肖之徒顯乾法紀,而見其刑罰難容,罪惡難恕
    (,耳聞目睹,皆賞善罰惡之言,宜無不革面洗心,改除積習。)
    (所以欲民更化,必待宰官清正,未有官不清正,而能化民者也。)
    (然官之清,不僅在不傷財不害民而已,要能上保國家,為人所不能為、不敢為
    (之事,下治百姓,雪人所不能雪、不易雪之冤。)
    (無論民間細故,即宮闈細事,亦靜心審察,有精明之氣,有果決之才,而後官
    (聲好,官位正,一清而無不清也。)
    (故一代之立國,必有一代之刑官,堯舜之時有皋陶,漢高之時有蕭何,其申不
    (害、韓非子,則固歷代刑名家所祖宗者也。)
    (若不察案之由來,事之初起,徒以桁楊刀鋸,一味刑求,則雖稱快一時,必至
    (沉冤沒世,昭昭天報,不爽絲毫。)
    (若再因賂而行,為貪起見,輒自動以五木,斷以片言,是則身不修,而可治國
    (治民,上清宮闈,下安百姓,豈可得哉!間嘗曠覽古今,博稽野史,有不能斷
    (其無,並不能信其有者。)
    (如此書中所編之審案之明,做案之奇,訪案之細,破案之神,或因穢亂春宮,
    (或為全其晚節,或圖財以害命,或因奸以成仇,或誤服毒猝至身亡,或出戲言
    (疑為禍首,莫不無辜牽涉,備受苦刑。)
    (使非得一人以平反之,變言易服,細訪微行。)
    (陽以為官,陰以為鬼,年至得其情,定其案,白其冤,罹其闢,而至奇至怪之
    (獄,終不能明。)
    (春風倦人,日閒無事,故特將此書之原原本本,以備錄之,以供眾覽。)
    (非敢謂警世醒俗,亦聊供閱者之寂寥雲爾。)
    (詩曰:
    (    備載離奇事,欽心往代人。)
    (廉明公平者,千古大冤伸。)
    
    
2**時間: 地點:
    (話說這部書,出自唐朝中宗年間,其時武后臨朝,四方多事。)
    (當朝有一位大臣,姓狄名仁傑,號德英,山西太原縣人。)
    (其人耿直非常,忠心保國,身居侍郎平章之職,一時在朝諸臣,如姚崇、張柬
    (之等人,皆是他所薦。)
    (只因武三思倡亂朝綱,太後欲廢中宗立他為嗣,狄仁傑犯顏立爭,奏上一本,
    (說陛下立太子,千秋萬歲配食太廟。)
    (若立武三思,自古及今,未聞有內侄為夫子,姑母可祀大廟的道理,因此才恍
    (然大悟,除了這個念頭,退政與中宗皇帝,就稱仁傑為國老,遷為幽州都督。
    ()
    (及至中宗即位,又加封樑國公的爵位。)
    (此皆一生的事節,由唐朝以來,無不人人敬服,說他是個忠臣。)
    (殊不知這時多事,皆載在歷代史書上,所以後人易於知道。)
    (還有未載在國史,而傳流在野史上的那些事,說出來更令人敬服,不但是個忠
    (臣,而且是個循吏,而且是個聰明精細、仁義長厚的君子。)
    (所以武后自僭位以來,舉幾近狎邪僻,殘害忠良,殺姊屠兄,弒君鴆母,下至
    (民間奇怪案件,皆由狄公剖斷明白。)
    (自從父母生下他來,六七歲上,就天生的聰明。)
    (攻書上學,目視十行,自不必說。)
    (到了十八歲時節,已是學富五車,才高八鬥。)
    (並州官府,聞了他的文名,先舉了明經,後調為汴州參軍,又升授並州法曹。
    ()
    (那朝廷因他居官清正,就遷他為昌平今尹。)
    (到任來,為地方上除暴安良,清理詞訟,自是他的餘事。)
    (手下有四個親隨,一個姓喬叫喬太,一個姓馬叫馬榮,這兩人乃是綠林的豪客
    (。)
    
    
3**時間: 地點:
    (這日他進京公乾,遇了他兩人要劫他的衣囊行李,仁傑見馬榮、喬太,皆是英
    (雄氣派,而且武藝高明,心下想道)
心 下:我何不收服他們,將來代皇家出力,做了一番事業,他兩人也可相助為理,方不
    埋沒了這身本領。
    
    
4**時間: 地點:
    (當時不但不去躲避,反而挺身出來,招呼他兩人站下,歷勸了一番。)
    (哪知馬榮同喬太,十分感激。)
馬 榮:(說)我等為此盜賊,皆因天下紛紛,亂臣當道,徒有這身本領,無奈不遇識者
    ,所以落草為寇,出此下策。既是尊公如此厚義,情願隨鞭執鐙,報效尊公。
    
    
5**時間: 地點:
    (當時仁傑就將兩人,收為親隨。)
    (其餘一人姓洪,叫洪亮,即是並州人氏,自幼在狄家使喚。)
    (其人雖沒有那用武的本事,卻是一個膽大心細的人,無論何事,皆肯前去,到
    (了辦事的時候,又能見機揣度,不至魯莽。)
    (此人隨他最久。)
    (又有一人,姓陶叫陶乾,也是江湖上的朋友,後來改邪歸正,為了公門的差役
    (。)
    (親因仇家大多,時常有人來報復,所以他投在狄公麾下,與馬榮等人,結為至
    (友。)
    (從昌平到任之後,這四人皆帶他私行暗訪,結了許多疑難案件。)
    (這一日正在後堂,看那些往來的公事,忽聽大堂上面,有人擊鼓,知道是出了
    (案件,趕著穿了冠帶,升坐公堂。)
    (兩班皂吏齊集在下面。)
    (只見有個四五十歲的百姓,形色倉皇,汗流滿面,在那堂口不住的呼冤。)
    (狄人傑隨令差人把他帶上,在案前跪下)
喬 太:你這人姓甚名誰,有何冤抑,不等堂期控告,此時擊鼓何為耶?
馬 榮:(那人道)小人姓孔,名叫萬德,就在昌平縣南門外六裏墩居住。家有數間房屋
    ,只因人少房多,故此開了客店,數十年來,安然無事。昨日向晚時節,有兩個
    販絲的客人,說是湖州人氏,因在外路辦貨,路過此地,因天色將晚,要在這店
    中住宿。小人見是路過的客人,當時就將他住下。晚間飲酒談笑,眾人皆知。今
    早天色將明,他兩就起身而去,到了辰牌時分,忽然地甲胡德前來報信,說:『
    鎮口有兩個屍首,殺死地下,乃是你家投店的客人,準是你圖財害命,將他治死
    ,把屍首拖在鎮口,貽害別人。』不容小人分辯,復將這兩個屍骸,拖到小人家
    門前,大言恐嚇,令我出五百銀兩,方肯遮掩此事。『不然這兩人,是由你店中
    出去,何以就在這鎮上出了奇案?這不是你移屍滅跡!』因此小人情急,特來求
    大老爺伸冤。
    (狄仁傑聽他這番言語,將他這人上下一望──實不是個行凶的模樣。)
    (無奈是人命巨案,不能聽他一面之辭,就將他放去。)
喬 太:(乃道)汝既說是本地的良民,為何這地甲不說他人,單說是你?想見你也不是
    良善之輩,本縣終難憑信。且將地甲帶來核奪。
    (下面差役一聲答應,早見一個三十餘歲的人,走上前來,滿臉的邪紋,斜穿著
    (一件青衣,到了案前跪下道)
下 面:小人乃六裏墩地甲胡德,見太爺請安。此案乃是在小人管下,今早見這兩口屍骸
    ,殺死鎮口,當時並不知是何處客人。後來合鎮人家,前來觀看,皆說是昨晚投
    在孔家店內的客人,小人因此向他盤問。若不是他圖財害命,何以兩人皆殺死在
    鎮上?而且孔萬德說是動身時,天色將明,彼時鎮上也該早有人行路,即使在路
    ,遇見強人,豈無一人過此看見?問鎮上店家,又未聽見喊救的聲音。這是顯見
    的情節,明是他夜間動手,將兩人殺死,然後拖到鎮口,移屍滅跡。此乃小人的
    承任,凶手既已在此,求太爺審訊便了。
下 面:(狄仁傑聽胡德這番話,甚是在理,回頭望著孔萬德實不是個圖財害命的凶人,
    (乃道)你兩人供詞各一,本縣未經相驗,也不能就此定奪。且待登場之後,再
    (為審訊。
    (說著,他兩人交差帶去。)
    (隨即傳令伺候,預備前去相驗。)
    (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胡地甲誣良害己 洪都頭借語知情)
    
    
6**時間: 地點:
    (話說狄仁傑將胡德同孔萬德兩人,交差帶去,預備前往相驗。)
    (自己退堂,令人傳了仵作,發過三梆,穿了元服,當時帶了差役人證,直向六
    (裏墩而來。)
    (所有那一路居民,聽說出了命案,皆知道狄公是個清官,必能伸冤理枉,一個
    (個成群結隊,跟在他轎後前來觀看。)
    (到了下晝時分,已至鎮上。)
    (早有胡德的夥計趙三,並鎮上的鄉董郭禮文備了公館,前來迎接。)
    (狄公先問了兩句尋常的言語,然後下轎說道)
然 後:本縣且到孔家踏勘一回,然後登場開驗。
    (說著,先到了客店門首,果見兩個屍身,倒在下面,委是刀傷身死。)
隨 即:(隨即傳胡德問道)這屍首,本是倒在此地的麼?
    (胡德見狄公先問這話,趕著回稟)
趕 著:太爺恩典,此乃孔萬德有意害人,故將殺死屍骸,拋棄在鎮口,以便隨後抵賴。
    小人不能牽涉無辜,故仍然搬移在他家門前。求太爺明察。
    (狄公不等他說完,當時喝道)
當 時:汝這狗頭,本縣且不問誰是凶手,你既是在公人役,豈能知法犯法,可知道移屍
    該當何罪?無論孔萬德是有意害人,既經他將屍骸拋棄在鎮口,汝當先行報縣,
    說明原故,等本縣相驗之後,方能請示標封。汝為何藐視王法,敢將這兩口屍骸
    移置此處!這有心索詐,已可概見;不然即與他通同謀害,因分贓不平,先行出
    首。本縣先將汝重責一頓,再則嚴刑拷問。
    (著令差役,重打了二百刑杖。)
    (登時喊叫連天,皮開肉綻。)
    (所有那鎮上的百姓,明知孔萬德是個冤枉,被胡德誣害,無奈是人命案件,不
    (敢摻入裏面,此時見狄公如此辦法,眾人已是欽服)
向著眾:果然名不虛傳,好一個精明的清官!
    
    
7**時間: 地點:
    (當時將胡德打畢,他仍是矢口不移,狄公也不過為苛求,帶著眾人到孔家裏面
    (,向著孔萬德問道)
狄 公:汝家雖是十數間房屋,但是昨日客人,住在哪間屋內,汝且說明。
孔萬德:只後進三間,是小人夫婦同我那女兒居住。東邊兩間是廚房,這五間房屋,從不
    住客,惟有前進同中進,讓客居住。昨日那兩個客人前來,小人因他是販絲貨的
    客,不免總有銀錢,在前進不甚妥貼,因此請他在中進居住。
    (說著領了狄公到了中進,指著上首那間房屋。)
    (狄公與眾人進去細看,果見桌上尚。)
    (有殘餚酒跡,未曾除去,床面前還擺著兩個夜壺,看了一遍,實無形跡,恐他
    (所供不實)
狄 公:汝在這地既開了數十年客店,往來的過客,自必多住此處,難道昨日只有他兩人
    ,以外別無一客麼?
孔萬德:此外尚有三個客人,一是往山西販賣皮貨的;那兩個是主僕兩人,由河南至此,
    現因抱病在此,尚在前進睡臥呢!
    (狄公當時先將那個皮貨客人帶來詢問,說是)
狄 公:姓高名叫清源,歷年做此生理,皆在此處投寓。昨日那兩個客人,確系天色將明
    的時節出去,夜間並未聽有喊叫,至他為何身死,我等實不知情。
    (復將那個僕人提來,也是如此說法,且言主人有病,一夜未曾安眠,若是出有
    (別故,豈能絕無動靜。)
    (狄公聽眾人異口同聲,皆說非孔萬德殺害,心下更是疑惑,只得復往裏面,各
    (處細看了一回,仍然無一點痕跡。)
心 下:這案明是在外面身死,若是在這屋內,就是那三人幫同抵賴,豈能一點形影沒有
    ?
    (自己疑惑不定,只得出來。)
    (到了鎮口,果見原殺的地方,鮮血汪汪,冒散在四處,左右一帶,並無人家居
    (住,只得將鎮裏就近的居民,提來審問。)
    (皆說不知情節。)
    (因早見過路人來,知道出了這案,因此喚了地甲,細細查訪,方知是孔家店內
    (客人。)
狄 公:(狄公心想道)莫非就是這地甲所為?此時天色已晚,諒也不能相驗,我先且細
    訪一夜,看是如何,明早驗復再議。
狄 公:(想罷,向著那鄉董說道)本縣素來案件,隨到隨問,隨問隨結,故此今日得報
    ,隨即前來踏勘。但這命案重大,非日間相驗,不能妥當,本縣且在此處暫住一
    宵,明日再行開驗。
    (吩咐差役,小心看管,自己到了公館,與那鄉董郭禮文談論一番。)
    (招呼眾人退去,隨將洪亮喊來說道)
向著眾:此案定非孔萬德所為,本縣惟恐這胡德做了這事,反來自己出首,牽害旁人。你
    且去細訪一會,速速回報。
    (洪亮當即領命出來,找了那地甲的夥計趙三,並見個值日的差役)
洪 亮:我是隨著太爺來辦這案件,又沒有苦主家,又沒有事主,眼見得孔老兒是個冤抑
    ,我們雖是公門口吃飯的人,也不能無辜羅??好人,到此時腹中已是飢餓,胡
    德是此地地甲,難道一杯酒也不預備?我等也不是白擾的,大爺的清正,誰不曉
    得,明日回衙之後,總要散給工食,那時我們也要照還,此時當真令我們挨餓不
    成?
    (趙三聽見洪亮發話,趕著上來招呼道)
趕 著:洪都頭不必生氣,這是我們地甲,為案纏手,忘卻叫人預備。即是都頭與眾位餓
    了,我小人奉請一杯。就在鎮上東街酒樓上,胡亂吃一頓罷。
    (說著另外派了兩人看守屍首,自己與大眾來到酒樓。)
    (那些小二,見是縣裏的公差,知是為命案來此,趕著上來問長問短,擺上許多
    (酒餚。)
洪 亮:我等不比尋常差役,遇了一件案子,就大吃大喝,拿著事主用錢,然後還索詐些
    銀兩走路。你且將尋常的飯菜,端兩件上來,吃兩杯酒,就算了。共計多少飯銀
    ,隨後一總給你。
    (說著大家坐下。)
    (洪亮明知胡德被打之後,為喬太、馬榮兩人押在孔家,當時向著趙三說道)
馬 榮:你家頭兒,也太疏忽了,怎麼昨日一夜不在家,今日回來,知道這案件,就想孔
    老兒這許多銀兩,人家不肯,就生出這個毒計,移屍在他家門首,豈不是心太辣
    了麼?究竟他昨夜到何處去呢,此乃眼面前地方,怎麼連你巡更,皆逡巡不到?
    現在太爺打了他二百刑杖,明日還要著他交出凶手呢,你看這不是自討苦吃麼。
趙 三:都頭你不知內裏情節,因諸位頭翁,不是外人,故敢說出這話。我們這個地甲,
    因與孔老兒有仇,凡到年節,他只肯給那幾個銅錢,平時想同他挪一文,他皆不
    行。昨夜胡德正在李小六子家賭錢,輸了一身的欠帳。到了天亮之時,正是不得
    脫身,忽然鎮上哄鬧起來,說出了命案。他訪知是孔家出來的人,因此起了這個
    念頭,想報這仇。這事原曉得不是萬德,不過想訛詐他,自己卻被責罵了一頓,
    豈不是害人不成,反害自己麼?但這案件,也真奇怪,明明是天明出的事,我打
    過正更之後,方才由彼處回來,一覺未醒,就有了這事。孔老兒雖是個慳吝的人
    ,我看這件事,他決不敢做。
    (洪亮聽了這番話,也是含糊答應,想道照他說來,這事也不是胡德了,不過想
    (訛詐他幾兩銀子。)
    (現在所欲未遂,重責了二百大板,也算得抵了責罪,但是凶手不知是誰,此事
    (倒不易辦。)
    (當即狼吞虎嚥,吃完酒飯,算明帳目,招呼他明日在公館收取,自己別了大眾
    (,來到狄公面前,將方才的話說了一遍。)
狄 公:此案甚是奇異,若不是萬德所為,必是這兩人先在別處露了銀錢,被歹人看見尾
    隨到此,今早等他起行時節,措手不及,傷了性命。不然,何以兩人皆殺死在鎮
    口。本縣既為民父母,務必為死者伸了冤情,方能上對君王,下對百姓。且待明
    日驗後如何,再行核奪便了。
    
    
8**時間: 地點:
    (當時洪亮退了出來,專等明早開驗。)
    (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 孔萬德驗屍呼錯 狄仁傑賣藥微行)
    
    
9**時間: 地點:
    (卻說狄公聽洪亮一番言語,知不是胡德所為,只得等明日驗後再核,一宿無話
    (。)
    (次日一早就起身梳洗,用了早點,命人在屍場伺候。)
    (所有那些差役,早已紛紛到了孔家門口。)
    (不多一會,狄公步出公館登場,在公案坐下。)
狄 公:(先命將孔老兒帶上來)此案汝雖不知情節,既是由汝寓內出去,也不能置身事
    外。且將這兩人姓名說來,以便按名開驗。
趙 三:(孔老幾道)這兩人前晚投店時,小人也曾問他,一個說是姓徐,那一個說是姓
    邱。當時因匆匆卸那行李,未暇問著名字。
    (狄公點點頭,用朱筆批了「徐姓男子」四字,命仵作先驗這口屍首。)
    (只見仵作領了朱批到場,場上先把左邊那屍身,與趙三及值日的皂役,抬到當
    (中,向著狄公稟道)
向著狄:此人是否姓徐,請領孔萬德前來看視。
    (狄公即叫孔老兒場上去看,老兒雖駭怕,只得戰戰兢兢走到場上。)
    (即見一個鮮血人頭,牽連在屍首上面,那五官已被血同泥土污滿。)
一 個:(勉強看了說道)此果是前晚住的客人。
    (仵作聽報已畢,隨即取了六七扇蘆席鋪列地下,將屍身仰放在上面,先將熱水
    (將周身血跡洗去,細細驗了一回。)
只 聽:男屍一具,肩背刀傷一處,徑二寸八分,寬四分。左肋跌傷一處,深五分,寬五
    寸等。嚥喉刀傷一處,徑三寸一分,寬六分,深與徑等,治命。
    (報畢,刑房填了屍格,呈在案上。)
    (狄公看了一回,然後下了公座,自己在屍身上下看視一周,與所報無異,隨即
    (標封發下,令人取棺暫厝,出示招認。)
    (復又入座,用朱筆點了邱姓。)
    (仵作仍照前次的做法,將批領下,把第二個屍身抬到上面,稟令孔老兒去看。
    ()
    (孔老兒到了場上,低頭才看,不禁一個筋鬥,嚇倒在地,眼珠直向上渺,口中
    (哺哺的,直說不出來。)
    (狄公在上面見了這樣,知道有了別故,趕著令洪亮將他扶起,等他甦醒過來,
    (說明了再驗。)
    (屍場上面,皆寂靜無聲,望著孔老兒等他醒來,究為何事。)
    
    
10**時間: 地點:
    (此時洪亮將他扶坐在地下,忙令他媳婦取了一盞糖茶。)
    (那許多閒人,團團圍住,恨不立刻驗畢,好回轉城去,忽見孔老兒栽倒地下,
    (一見了也是猜疑不定。)
    (隔了一會兒,好容易才轉過氣來,嘴裏只說道)
嘴 裏:不,不,不好了!錯,錯了!
洪 亮:(洪亮趕著問道)老兒,你定一定神,太爺現在上面等你稟明,是誰錯了?
趕 著:(老兒道)這屍首錯了。前晚那個姓邱的,乃是個少年男子,此人已有鬍鬚,哪
    裏是住店的客人?這人明明的是錯了,趕快求太爺伸冤呀。
    (仵作同洪亮聽了這話,已是嚇得猜疑不定,隨即回了狄公。)
狄 公:哪裏有此事!這兩口屍首,昨日已在此一天,他為何未曾認明,此時臨驗,忽然
    更換,豈不是他胡言搪塞!
    (說著將孔老兒提到案前,怒問了一番。)
狄 公:(孔老兒直急得磕頭大哭)小人自己被胡德牽害,見兩口屍骸,移在門口,已是
    心急萬分,忙忙進城報案,哪裏敢再細看屍身。且這人系倒在那姓徐的身下,見
    姓徐的不錯,以為他也不錯了,豈料出這個疑案。小人實是無辜,總求大爺恩典
    。
    (狄公見他如此說法,心下想道)
心 下:我昨日前來見屍骸,卻是一上一下倒在這面前,既是他說訛錯,亦在情理之中,
    但這事難了。且帶胡德來細問。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