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毛巡按奉旨出京 昧大義惡兄害弟〕)
    (閒坐窗前觀古今,信筆揮成小段文。)
    (嘉靖年間出忠烈,題表賢臣毛大巡。)
    (心懷郝膽思報國,私行暗言為黎民。)
    (良鄉縣治出逆子,膽大提刀殺母親。)
    (不念恩情忘根本,怎曉空中暗有神。)
    (毛公巧判擒忤逆,報應循環針對針。)
    
    
2**時間: 地點:
    (大明嘉靖二十一年,出了一位為國賢臣,這位老爺姓毛名登科,表字成名,祖居直隸冀
    (州,棗強縣人氏,乃是兩榜出身,欽點翰林院庶吉士。)
    (當差已滿,放了一任都察院,巡視城中。)
    (這位老爺秉性忠直,不避權奸,一清如水,軍民人等無不感仰。)
    (欽限一年已滿,吏部尚書馬燮清保奏)
馬燮清:毛登科清廉,愛民如同赤子。現今欽限已滿,求吾主擢用。
嘉 靖:(大悅,降旨)毛登科職守忠正無私,朕欽命毛登科巡按直隸,剪惡安良,查參貪官污吏
    ,勿負朕意。欽此欽遵。
毛登科:(出班謝奏)謝主隆恩!
    
    
3**時間: 地點:
    (毛大巡請訓已畢,辭駕出朝,回到私第。)
    (遂自己改換行裝,假扮一個貧儒,寫了一個白布招幌,上寫:「專理方脈,誠演《周易
    (》,善批流年八字,善觀陰陽二宅,專門相法」。)
    (遂將文房四寶放於裝文袋內,悄悄出了北京,順這陽關大路走去,各處暗訪私查。)
    
    
4**時間: 地點:
    (且言涿州良鄉縣有一姚家莊,莊內有一位姚員外,名姚鳳,表字鳴岐,家財萬貫。)
    (安人高氏所生二子,長子姚庚,次子姚義,俱娶有妻房。)
    (姚庚性情奸狡,兇惡忤逆;妻劉氏悍潑不賢。)
    (姚義性情孝悌慈善;妻楊氏素嬋受過閨訓,知三從,曉四德。)
    (一家六口,皆已和睦,真是豐衣足食。)
    (不上幾載,姚義生一子,乳名金鐘;次年姚庚生一子,乳名玉磬。)
    (光陰迅速,金鐘九歲,玉磬八歲,皆送在學塾攻書。)
    (金鐘學名文興,玉磬學名文隆,上學下學皆是同去同來,共習文業。)
    
    
5**時間: 地點:
    (一日,老員外身得重病,臥牀不起,請醫求神,全然無效。)
姚 鳳:(含淚向高氏道)為夫病已沉重,大約命近無常。我六旬以外之人,死不足惜。我有一事
    掛心,咱那長子姚庚生性奸狡,次子姚義純厚知禮,恐被姚庚欺壓。我意欲給他兄弟二人
    將家產分開,異居各炊,令他倆輪流孝養妳。妳看如何?
高安人:(含淚)正該如此。
    (老員外命丫鬟將姚庚、姚義、劉氏、楊氏、金鐘、玉磬皆喚到牀前,將分家的話言了一
    (遍。)
    (姚庚聞言心中歡喜,口呼)
姚 庚:父母若分家,我是長子為大,家產宜三七分之,我得七成,兄弟得三成,才是正理。
高安人:(不悅)你這畜生滿口胡言!自古分家,皆是平分,哪有三七?
    (姚庚被母訓斥,把嘴一撅,甚是不悅。)
姚 義:(口尊)父母在上,兒與兄長是一母同胞,至親骨肉,若分家恐親朋嗤笑。家產不分,兄
    長掌管,兒不過隨兄長度日,吃飯穿衣就足矣。
姚 鳳:現今分開好,省日後你二人爭論,反為不美。就著父母在世,與你兄弟二人均分了罷。
    (將房產地土、金銀錢財,一件一件俱各開寫明白。)
    (即請親友到來,對眾平分,兄弟二人各分一半,把一所大宅分為兩院,各住一院。)
    
    
6**時間: 地點:
    (老員外與兒分家之後,未過三日而逝。)
    (兄弟二人發送父親,喪事已畢,高氏安人素知姚庚不孝,劉氏陰毒不情,就住在姚義家
    (中。)
    (這姚庚自從父亡後,就任意胡為,吃酒嫖妓,交些狐朋狗友無賴之徒。)
    (高氏安人知姚庚在外胡行,常常相勸,姚庚暗恨姚義調唆母親壓排他。)
    
    
7**時間: 地點:
    (一日,高安人向姚義說道)
高安人:你雖分了一分家私,天長日久坐食山空,只恐漸漸蕭條。依為娘主意,你帶幾百銀子出外
    貿易一番,一則見見世路人情,二則賺些銀錢,添補養家,豈不是兩益?
姚 義:母親之言雖好,怎奈母老,孩兒不敢離家。
高安人:無妨,我身體還健壯,兒媳賢惠,又有小孫孫膝下承歡,無庸惦念。
姚 義:(口呼)母親既然吩咐,孩兒焉敢不遵?明日為兒帶三百銀,往蘇杭一帶去,遇著便宜貨
    物,販些進京,定有餘利。大約年前回家看母。
    
    
8**時間: 地點:
    (高氏、姚義在房中講話,不防被劉氏盡情聽去,心中不悅,暗想)
劉 氏:婆婆偏心,疼愛次子,不疼大兒。他二叔此去經營,一定家業必興;我的丈夫只會浪費錢
    財,必然有失。這件事可把我氣殺!若出這口氣,除非害死姚義。
    (正在心中想計,見丈夫姚庚走進房中,劉氏就將姚義欲去貿易學說一遍。)
姚 庚:(聞言哈哈大笑)他年紀未滿三十,從小嬌養,淨讀書未出過門,若去貿易,必定折本。
    非是我自誇海口,我也去貿易,看一看誰賠誰賺!
劉 氏:你與姚義賭氣,出外也作買賣去,這不可。一來我家中無人,二來賺利有限。我有一件現
    成絕好的買賣,你肯作嗎?
姚 庚:能賺錢我就作。
劉 氏:咱的母親總偏心向姚義,看見你如眼中釘。他既無情,誰還有義?什麼親兄親弟,依我看
    ,誰有飯誰吃。不如明日你裝一強盜,暗藏利刃,在荒郊殺死姚義,一來你得他的財,二
    來母親無指望,何愁不疼你我?
姚 庚:(聞言大悅)賢妻,明晨我帶鋼刀一把,在密樺林裡將他殺死,何愁他的家業不歸我手?
    
    
9**時間: 地點:
    (楊氏素嬋知丈夫去貿易,連忙打點行囊,將三百銀裝在褥套,外有路費碎銀。)
    (收拾已畢,遂置辦酒菜,與夫主餞行。)
    (安人上坐,夫妻二人同金鐘在下面相陪。)
高安人:明日我兒出外貿易,你飲為娘三杯發財酒,要你飲乾。
    (剛要斟酒,忽然一陣怪風,將燈燭吹滅。)
高安人:(大驚)此風定主不祥,且不可出外貿易。
姚 義:(口呼)母親,孩兒依仗母親福庇,吉人自有天相。兒在路途早歇晚行,諸事多加仔細,
    大約無妨。
    
    
10**時間: 地點:
    (按下母子房中講話,再說劉氏忽然想起一事)
劉 氏:當家的,我想起一件事,昔日與他二叔分家,曾有祖上留一對赤金龍頭鐲子,未寫在分單
    上。這物必定奶奶隱匿起,與了姚義。就他未出外,你過去將鐲要了來,與咱磐哥戴,強
    如便宜別人。
姚 庚:若不是賢妻你想得到,我真忘了。可恨母親心眼太偏,匿起金鐲,給他小兒。我明日把姚
    義殺了,看妳倚靠何人?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