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因逼糧怒斬進士文舉 見縣官代替百姓封糧)
    (財帛本是真寶,自古到今稀罕。)
    (能治家宅共門面,有錢實在方便。)
    (動身不用步走,行路車馬當先。)
    (使奴喚婢將話言,立在人前好看。)
    (銀錢本是贓物,無義資財休貪。)
    (作官為財把心偏,惹得庶民恨怨。)
    (為人莫當財主,操心費力不安。)
    (雙調《西江月》念罷,單說我國大清朝國祚傳至第六代皇帝,即雍正皇王駕坐
    (九重十三年,駕崩。)
    (雍正第四子愛新覺羅弘歷繼位,年號乾隆。)
    (自乾隆皇爺駕登九五以來,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駕下文武王大臣,皆有保國愛民之心,頭一家東台御史竇光鼎,西台御史田綱
    (峰,勉二王爺、揪頭太歲郭英,首相紀曉嵐,吏部天官劉墉,鎮殿將軍吳能,
    (河間任丘蘇應龍,九門提督和珅,戶部侍郎國盛。)
    (國盛之弟國盛出任山西甘寧道,國盛之長子名國泰,欽命山東巡撫。)
    (這國盛之女是乾隆皇帝西宮妃子,乾隆皇帝賜與國盛穿朝馬,這且不表。)
    
    
2**時間: 地點:
    (卻說山東一省,三年歉收,頭一年遭了大旱;第二年遭了冰雹,如碗口大小;
    (第三年三月下雨至四月方止,下的雨水旱地可以行船。)
    (麥子一石價值八弔五六百文,紅糧一石價值六弔七八百文。)
    (窮民無食,剝樹皮而食。)
    (坑內水草上秤賣與窮人食用,濟南府立下賣人市,窮人手攜兒女在市中插草標
    (而賣之。)
    (只聞市中啼哭之聲,號餓之聲,聲震於市。)
    (亦有提筐挑簍,攜女抱男逃難於四方。)
    (有許多難民百姓逃到北京順天府,在大街上乞討,已非止一日。)
    (這一天山東眾難民正在街上乞討,恰遇吏部尚書劉墉下朝,見滿街難民,遂吩
    (咐)
遂吩咐:住轎。
AAA:(向外問道)你這一群百姓,竟敢在御街上成群結隊吵嚷,我劉墉既然遇見,豈
    肯容爾等在此放肆,任意胡行!
    (眾難民聞言,就知是老鄉親劉吏部,一齊擁在轎前跪倒。)
口 呼:劉老大人,非是攪擾地面,難民等皆是山東人氏,家鄉一連三年荒歉,旱澇未收
    ,只落得人吃人,故而四散逃荒,今來至北京,衝撞了大人之轎,罪該萬死。
    (劉吏部聞眾難民之言,不由心中嗟歎,口內長吁說道)
劉吏部:令我無法可使,無計可生,本部院只可明晨本奏當今,發帑銀賑濟爾等就是了。
    (眾難民聞言,叩頭散去。)
    (劉吏部回府修了一道奏折,次晨上殿升本,乾隆皇爺閱本准奏,發下四十八萬
    (老米,白銀三帑,赴山東賑濟黎民。)
    (方發出彰儀門,山東巡撫國泰的折子進京,值日官將折本呈獻乾隆皇爺御覽。
    ()
    (萬歲爺一覽折本,心中躊躇,暗想)
心 中:為何山東巡撫國泰折本之上言山東一省風調雨順,年景有十成,劉墉所奏山東一
    省三年荒歉。
劉吏部:(萬歲回想)哦,是了,劉墉是風聞,國泰是實見。
    (遂刷了兩道旨意,一道旨意追回老米賑帑;一道旨意發到山東巡撫衙門。)
    (國泰接旨,展開一看,原來上諭寫著:山東年景豐稔,照章開征國課。)
    (國泰心中歡喜。)
    (列位,這國泰依仗西宮係他胞妹,將山東一省荒歉隱匿,上一折本言其年豐歲
    (稔,他一則得加級錄;一則在山東可以作威作福。)
    (閒言休提,國泰看罷聖旨,出了一張開征告示,催促各府州縣開征。)
    (眾黎民日不聊生,那有銀錢封糧,若封不上糧,飛簽火票將黎民拿上大堂,重
    (打四十大板。)
    (每五個人扛著一面大枷遊街示眾。)
    (這山東九州十府一百單八縣,封不上糧的多,竟見街市上扛枷的黎民填滿了街
    (市。)
    (此事驚動了兩家生員,一家是舉人陳貞明;一家是新科舉人郭大安,見眾黎民
    (如此苦情,遂戴上頂帽走到巡撫衙門,到公堂前跪倒,口尊)
口 尊:大人,這山東連年荒歉,民不聊生,難已封糧,叩求撫憲大人格外施恩垂憐,暫
    釋眾黎民回家,待到豐稔之年再令眾黎民加倍封糧。
    (國泰聞言,把驚堂木拍得連聲的響,用手指定二生員說)
國 泰:本院豈不知山東連年荒歉,本院催課,原是皇上催本院開征,你二人代眾鄉親講
    情,難道說我的子民我豈有不疼之理!哦,是了,你二人依仗是舉人公,欲買動
    山東眾民之心,幫助你造反,本院在此撫民,教你反不成,趁此萌芽未出土,須
    得斬草除根。
遂吩咐:(吩咐捕役)將他二人綁了。
    (眾捕役哪敢怠慢,遂把陳、郭二文舉綁了。)
    (國泰隨將王命旗請下,劊子手提刀,中軍官執旗,陳、郭二舉人背插招子,招
    (子上寫:「叛國逆匪」字樣,推推擁擁,出了轅門,在西關外放了三聲追魂炮
    ,斬了兩個文舉。)
    (眾黎民紛紛議論,巡撫竟敢屈斬陳、郭二舉人。)
遂吩咐:(此事傳到這濟南府,東門外居住一位兩榜進士張文士,一聞此事大怒,眼亦氣
    (紅,慌慌忙忙跑到巡撫衙門,闖上公堂問道)巡院大人,這陳、郭二舉人身犯
    (何罪?推出斬首。
國 泰:他二人有叛逆之心,故而斬之。
遂吩咐:(張文士說)你空口無憑!竟敢斬國家命員,你依仗西宮是你妹子在外作官,任
    意胡行,來,來,來!咱二人一同進京面奏當今,評一評理,我看你這狗官坐不
    安牢。
    (國泰聞言,將驚堂木拍得連聲作響,斷喝一聲)
國 泰:好一個張文士!依著你是兩榜進士,鎮嚇本院,你好比太歲頭上來動土,你與陳
    、郭二人必是一黨。
遂吩咐:(吩咐捕役)給我綁了。
    (眾捕役哪敢稍停,遂把張進士綁了,請下王命旗,推出西關外斬了。)
    (時下驚動了九家生員,頭一位魏化,二位趙夔龍,三位張元善,四位李文成,
    (五位何文友,六位何文興,七位單登科,八位單登第,九位齊文明。)
    (這九位乃是拔貢舉人進士,皆都心中不憤此事,遂公攤盤費,一同進京。)
    (非止一日,來至北京,告在都察院內,這都察院又是國泰之表兄的正堂官,將
    (九位生員每人笞責四十,派四名解差將九位生員解回。)
    (解到濟南府巡撫衙門,國泰升堂,覽畢公文,心中大怒,發下回文,解差回京
    (不提。)
國 泰:(國泰吩咐一聲)帶上九名生員。
國 泰:(把驚堂木拍得連聲作響,喝道)爾等皆是捉死精,莫說爾等告在都察院,就是
    告在聖上面前,亦是枉然。你們是天堂有路都不走,地獄無門偏要尋。
遂吩咐:(一聲吩咐)給我綁了!
    (遂請下王命旗,眾劊子手捕役人等推出九名生員梟首示眾,這也不表。)
    
    
3**時間: 地點:
    (卻說山東東昌府恩縣城西,離城八里左家莊,有一家財主,姓左名廷璧,家中
    (廣有金銀,有大糧民地一千頃,騾馬成群,燒鍋當鋪一二十座,還有五處雜糧
    (店,三處珠寶店,六十多處綢緞鋪,又有三座人參店,海內有八隻海船,家私
    (無量。)
    (性好積累陰功德行,一連三輩行善,惜老憐貧,南修塔,北修廟,修橋補路,
    (齋僧齋道,冬舍棉衣,夏施茶梅湯,人人稱他是左善人。)
    (這左善人只一子,名喚左都恒。)
    (孫孫乳名雙喜,七歲入學塾唸書,學名左連城,唸書極其聰慧。)
    (這左都恒是十七歲進的文學,二十歲鄉試中舉,二十八歲會試,現今三十六歲
    (。)
    (這就是三輩行善積累的陰功德行之好處。)
    (左廷璧已老,左都恒當家操辦家務。)
    (左都恒這日欲上當鋪查考帳目,遂命家人左紅備馬,主僕二人乘馬往恩縣而來
    (。)
    (不多時進了恩縣城,抬頭一看吃了一驚,心中納悶,暗想)
心 中:為何滿街上眾黎民百姓皆是五人扛一面大枷。
心 中:(數不清有多少百姓扛枷遊街示眾,哭哭啼啼,只喊的是饑餓,這一個說)我一
    晝夜未用飯了。
遂吩咐:(那一人說)你一天未用飯,我今算起來兩天半水米未打牙了。
心 中:(忽有一人眼尖說)列位鄉親,咱們有了盼望了,那不是左大爺左善人進城來了
    嗎?
    (眾人聞言扭頭一看,果然是善人左大爺進城來了。)
    (眾百姓皆都跪在地上,口呼)
口 呼:左大爺救命!
左都恒:(左都恒勒馬說道)眾位鄉親,皆因不守王法,方受此罪,我也無法可使。
口 呼:(眾人口吐悲聲)左大爺,我等並未作犯法之事,皆因連年荒歉,未與國家封糧
    ,縣催征太緊,將我等枷了示遊街。我等已三四日並未水米打牙了,只求左大爺
    在縣官面前討一人情,釋放我等回家,折賣田園封糧。
左都恒:既然如此,我代眾位鄉親前去講情,我與縣官任三封素不來往,講下人情,眾位
    鄉親莫要歡喜,講不下人情,休生煩惱。
口 呼:(眾人說)但願講下人情,我等感念左大爺恩重如山。
    (言罷各個站起。)
    (左都恒一抖絲韁,竟朝縣署而來,及至縣衙棄驥。)
    (家人接過馬在外等候。)
    (左都恒進了頭門,舉目一看,見知縣任三封正坐大堂,催逼黎民封糧。)
    (急忙走上公堂前,深打一躬,口呼)
口 呼:父台可好!
任知縣:(任知縣抬頭一看說)原來是左年兄到了,左年兄一旁請坐。
左都恒:父台在上,哪有生員之坐位。
任知縣:年兄到來哪有不坐之禮。
遂吩咐:看坐。
    (左都恒身施一禮,一旁落坐。)
任知縣:年兄無事不到公堂,今有何事請道其詳。
    (左都恒見問,欠身離坐,掃地一躬,口呼)
左都恒:老父台,生員有一事懇求老父台寬恩。這山東連年荒歉,大家小戶日不聊生,哪
    有銀錢封糧,懇求老父台恩典,且釋放眾百姓回家,以待豐年加倍封糧。
任知縣:年兄,這山東連年荒歉,本縣焉有不知,原是上司向我催征太急,我亦無法辯白
    。
    (左都恒聞言,說)
左都恒:老父台,別的府州縣,生員不能管,這恩縣所屬各村貧民所欠國課,不能折變者
    ,生員代他等封糧。
    (任知縣聞言,說)
任知縣:年兄,說話太莽撞,雖然垫糧是一件好事,無奈巡撫大人向日心地糊塗暴虐,年
    兄所言,代百姓垫糧,本縣不敢應承,咱二人必須一同赴濟南府去見巡撫大人方
    可。
    (左都恒聞言,無名火上升)
左都恒:父台既不敢應允,別說去見撫台,就是面見皇上我亦敢去!
任知縣:年兄既然如此,咱二人立刻起身。
    (言罷,二人下公堂去見國泰,不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代百姓納糧知縣不敢主 見巡撫求情激怒被梟示)
    (從小志氣要高,長大必是英豪。)
    (替父報仇將恨消,不怕投火鑽刀。)
    (為人無有昂氣,枉在世間立著。)
    (吃喝嫖賭耍落道,那顧旁人嗤笑。)
    
    
4**時間: 地點:
    (卻說恩縣知縣任三封同左都恒下了公堂,各乘坐驥一同出縣衙,竟奔濟南府大
    (路而行。)
    (恩縣離濟南四站地,書要簡捷為妙,不一日進了濟南府城,一直來到巡撫衙門
    (,二人棄驥,常隨接過馬去。)
    (二人來在大堂前,只見內司堂的迎上來,便問)
任知縣:有何事上公堂?
左都恒:(任三封說)我是恩縣知縣任三封,特來叩見大人。
    (司堂的聞言,進後宅稟明國泰。)
    (國泰聞言,立刻升了大堂,傳恩縣知縣來見。)
    (知縣任三封與左都恒一同走上公堂跪倒。)
國 泰:任知縣你不在恩縣衙門催促國課,來在本院公堂所為何事?
任知縣:卑職特為國課之事前來叩見大人,現今恩縣所屬之地丁錢糧皆是一人垫上,錢糧
    國課清完。
國 泰:(國泰聞言隨問道)這個財主有多大?姓什名誰?
任知縣:(任知縣用手一指)就是此人,名喚左都恒,係兩榜進士出身。
國 泰:(國泰聞言遂向左都恒說道)久聞你的名,恩縣數你是第一家財主,所垫一縣的
    錢糧無什麼名頭,如將山東十府九州一百零八縣,皆都垫上錢糧方稱得起是大財
    主;本院還向你暫借八百萬銀,打典官階,可以高升,本院再還你的銀,決不食
    言。
    (左都恒聞言心中不悅,只得口尊)
左都恒:大人,生員不過垫一縣之窮民錢糧,生員可以支持,若言令生員垫一省的錢糧,
    大人又借銀八百萬,生員無處醵辦。
    (國泰聞言微然冷哂,滿面生嗔,動怒喝道)
國 泰:好一個進士左都恒,什麼是給一縣黎民備垫錢糧,你竟是買動百姓之心,要叛反
    國家,惑亂人心,欲反山東。你今自投羅網,教你反不成山東。
    (喝令左右將逆叛左都恒綁出斬首,言罷請出王命旗,劊子手提刀,捕役綁人,
    (把左都恒綁出西門外斬首。)
    (國泰吩咐:將左都恒的人頭用油炸了,用石灰僵了,裝在木籠,木籠之外貼上
    (封條。)
國 泰:(封條上寫著)乾隆三十七年王倫造反,現今四十三年,左都恒邀買民心,欲反
    山東,今拿獲梟示,以安民心,各安生業。
    (遂令解差將人頭解至恩縣示眾。)
    (解差領命將人頭解往恩縣。)
    (非止一日,來到恩縣,將人頭掛在南門之外,高桿之上。)
    (這恩縣眾黎民聚而觀之,見木籠內之人頭,外面有封條,上寫「逆叛左都恒之
    (首」眾人看罷一怔,皆慨歎)
左都恒:左門行善有三輩,左都恒臨終竟落一個反叛之名。
    (眾人七言八語,皆有忿怒不平之心。)
    (忽見一騎飛奔過去,眾人認得是左家之管家左紅,竟奔家中報信去了。)
    (不言眾人紛紛議論。)
    
    
5**時間: 地點:
左都恒:(卻說左紅奔到家中,將馬拴在槐樹,走進大廳,見了主人左老爺跪倒,哭著說
    (道)不好了,我的老主人快拿主意!小人之主人赴當鋪去算帳,進城遇見眾百
    (姓。眾百姓因繳不了錢糧,皆披枷帶鎖受罪,見了小主人,哭訴此情,塞滿街
    (衢人山人海一般。大爺應允赴縣替眾人納糧,知縣不敢擔承,一同赴省去見巡
    (撫。這巡撫國泰說我的大爺是要買人心,欲反山東,遂將大爺斬首。現已將大
    (爺首級解到咱這恩縣,懸桿示眾。
左都恒:(左廷璧聞言,哭一聲)姣兒呀!
    (氣堵咽喉,痰往上壅,咕咚跌倒在地。)
近 前:(左紅近前扶住撲胸捶背喊叫)老爺甦醒!
    
    
6**時間: 地點:
    (此時驚動北樓上婆媳二人,忙忙來在前廳,見左老爺如此光景,婆媳走近前扶
    (住呼喚,隨問左紅,老爺如何這樣?左紅便將左都恒前後之事又述說一遍,婆
    (媳聞言,只嚇得面如土色,哭聲不止。)
    (忽見左廷璧緩過這一口氣來,痛哭不止,這且不表。)
    
    
7**時間: 地點:
    (且說左連城正在南學唸書,只見書童走進書房,眼望左連城)
左連城:左少爺你家出了大禍,你怎麼不知?外面街談巷議,紛紛傳揚。
左連城:(左連城忙問道)我家出了什麼大禍,你可對我言明才是,為何含糊而言。
近 前:(書童遂將外間傳言)左大爺因替百姓納糧,巡撫國泰震怒。遂將你父推出斬首
    ,你若不信你到南門去看,掛著人頭示眾呢!
    (左連城聞言,出了書房,一氣跑至南城門外一看,果見路東掛一木籠,木籠內
    (有一被油炸石灰僵的人頭。)
    (一個籠面貼有十字封條,封條上寫的是)
左連城:反叛左都恒之首級,係山東東昌府恩縣人氏,乾隆四十三年某月某日封。
    (左連城一見果真,向著木籠跪倒,大哭不止。)
    (哭夠多時,自己腹中暗想)
左連城:我哭也哭不活了,我總得替父報仇,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心中想罷,停悲止哭,望著木籠大拜了四拜,暗祝)
心 中:屈死的天倫魂靈保護,孩兒替父報仇。
    (祝禱已畢,站起身形,復又跑回書房,跪在先生面前,口尊)
口 尊:老師,弟子適才到南關外,果見是弟子天倫首級,懸桿示眾,上判著反叛的名諱
    ,弟子欲赴北京去告御狀,叩求老師給弟子寫一張冤狀,弟子從京中回來,必然
    答報老師之恩情不盡。
心 中:(周學究聞言說道)你這小小年紀,才一十二歲,又不識北京之路,又不知在哪
    裡去告,我勸你暫且苦讀詩書,專候金榜題名,再給你父報仇,亦不遲晚。現今
    若去京中告狀,這國泰乃係國家貴戚,五府六部皆不敢惹他,這根子硬,恐你一
    去畫虎不成,反類其犬。
左連城:(左連城哀求說)老師,莫視弟子年輕懞懂,就是赴湯蹈火死而無怨。叩求老師
    給弟子寫一冤狀罷。
心 中:(周學究說)左連城你有所不知,這國泰在山東巡撫任上,猶如出京的朝廷一般
    ,他父現任山西甘寧道台,他兄弟國盛又是戶部侍郎,他的妹妹乃是乾隆萬歲爺
    西宮梓童,若在皇上面前說一句話,猶如板上釘釘一般。莫說你告國泰,就是你
    告他手下之人也告不成,必然凶多吉少,這張冤狀我可不敢寫。
左連城:先生,別看我年輕幼小無知,老師看國泰如泰山之重,我卻看他如糞土,老師怕
    他,弟子不怕他,先生既然怕他如虎,弟子只可往別處倩人寫狀,枉擔師徒之名
    。
左連城:(一句話激動周學究之怒氣)左連城,你十二三歲之孩童不怕死,我五十多歲之
    人怕死不成,我就給你寫一張冤狀就是了。
    (左連城聞言,叩頭拜謝後,便立在一旁研墨,周學究提筆刷刷刷寫了一張冤狀
    (,上寫著:具冤狀人左連城,年十二歲,係山東東昌府恩縣城西八里左家莊人
    (氏。)
    (為封疆大吏,擅作威福,苦害黎民,妄殺治生,懇恩代奏查究事。)
    (窮身之父,進士出身,名左都恒。)
    
    
8**時間: 地點:
    (一日,赴恩縣城中店舖清算帳目,見眾百姓抗扛帶鎖,填滿街衢,叫苦之聲,
    (聲振四野。)
    (身父詢之眾百姓,方知知縣催課太虐。)
    (身父明曉山東一省旱澇不收,竟有三年之久,只得代眾百姓赴縣納糧。)
    (該知縣任三封與巡撫國泰朋比為奸,將身父誑赴省城。)
    (巡撫國泰向身父索要八百萬銀兩,還得代一省之民納清國課。)
    (身父無這一項銀子給巡撫,並納一省之糧。)
    (該巡撫震怒,將身父推出斬首,將首級解至恩縣南關外示眾,聲言身父要買恩
    (縣眾百姓之心,欲叛反國家。)
    (該巡撫蒙君作弊,山東一省旱澇三年之久,人所共知,反奏山東連年豐稔,催
    (逼國課。)
    (在路旁栽上白麻,染成綠色之桿棵,約有四十里,一望皆青。)
    (先有各舉監生員,赴巡撫衙門代民求情,國泰動怒,計斬舉監生員十二名,連
    (身父斬了十三名。)
    (身伏思封疆大吏,理宜代國家愛民如子,方不負國家任托之恩。)
    (今巡撫國泰反負國恩,妄斬國家十三名哲人,苦害黎民,不思民為邦本。)
    (該巡撫昧良任性妄為,殺身之父,有不共戴天之仇,赴湯蹈火,粉身碎骨,千
    (里遙遙,死而無怨。)
    (叩乞部院大人恩准,轉奏查究,如虛身願領罪,哀哀上告,實為德便。)
    (周先生將冤狀寫完,念了又念,令左連城記熟,將冤狀揲好,囑咐)
囑 咐:若到了北京城內告狀,必須在那坐轎的官手裡告,乘馬坐車的官小,不能主事;
    未曾告狀,先問他是旗官,是漢官,若是旗官,恐他與國泰係親。
左連城:弟子記下了,就此拜別老師。
左連城:(出了南學,來到家中,上了西樓,對母親說)娘親,你老給孩兒打點一個小包
    裹,孩兒要上京去告狀。
    (馮氏秀英一聞雙喜之言,心中一驚,暗說)
馮 氏:不好!左氏門中只有他這一點骨血,雖然說上京告御狀替父報仇,乃是正理,但
    是他還年輕幼小,不知天多高,地多厚,連路也不認識,如何去告狀?萬一有了
    舛錯,左氏門中豈不絕了香煙,又不曉他怎麼知道他父被斬之事,不如將他喝阻
    為佳。
    (馮氏秀英想罷,假意作嗔,面帶怒容,一聲斷喝)
馮 氏:你這小孩子懂的什麼?敢言上京告狀,咱只可忍氣吞聲,你好好在南學讀書,用
    功上進,再報父仇亦不為遲,若現時上京告狀,萬萬不能!
    (左連城聞母親之言,心中不悅,忙說)
左連城:母親,若不令孩子兒前去告狀,孩兒就死在母親面前。
    (言罷向牆上就要碰頭。)
    (馮氏秀英嚇了一跳,趕上前來,一把手抓住雙喜,不由得兩眼落下淚來,哭了
    (聲)
馮 氏:我的苦命的孩兒,從小未出過門,今要上京告狀,教為娘放心不下,怎樣疼你。
    既然情願替父報仇,為娘亦不阻攔你了,待為娘給你打點包裹銀兩就是了。
    (馮氏秀英不假使女之手,親自打點銀兩包裹已畢,又拿出一塊白綾,一扯兩半
    (,叫道)
馮 氏:吾兒雙喜,這是白綾半幅,給你帶了去,一則你若想娘見白綾如同見娘,為娘想
    兒亦是如是;二則日久母子相會,以白綾為記。但有一件,你去哀求周老師寫一
    張冤枉大狀,方可上京告狀。
    (不知左連城怎樣回答?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 母子分離以白綾為記 進京告狀認廟為金鑾)
    (世上買賣甚多,惟獨當鋪賺錢。)
    (腆著大肚鬧自然,真賽知州知縣。)
    (吃的佳餚美酒,渴飲雙薰毛尖。)
    (到了年終將帳算,哪年亦賺數萬。)
    (萬般買賣好作,惟開當鋪實難。)
    (逐朝每日在木欄,無罪常坐牢監。)
    (老婆交給財東,不用結計吃穿。)
    (待候十年分兒男,才算人財兩賺。)
    
    
9**時間: 地點:
    (話說馮氏秀英令雙喜哀求周先生寫一張冤枉大狀,左連城)
左連城:狀紙已寫得在此。
    (馮氏接過冤狀,用白綾包好,又將兒的衣底襟撕開,把白綾小包裝在衣內,復
    (又縫上。)
囑 咐:若在京告狀,千萬休將白綾呈上,白綾乃是咱母子的記念。
左連城:曉得。
    (馮氏忙令使女排下香案,丫鬟春紅鋪下紅氈,母子二人焚香禱告天地)
馮 氏:過往神靈,保佑上京告狀,一路平安,將國泰告倒,報了冤仇,必然滿鬥焚香,
    答謝龍天。
    (祝贊已畢,母子二人站起。)
    (左連城立刻背負小包裹就要走。)
馮 氏:(馮氏秀英忙說)雙喜姣兒慢走,聽為娘囑咐與你:你今奔北京,在路上須要口
    中慇懃問路,一路上早下店晚出店,莫住莊外孤店,恐怕是黑店;切記休住孤廟
    ,孤廟內常有歹人劫路;若乘船過渡須要坐穩,且忌站立;若有人問你,休言實
    話;若有人與你同行,你可離著遠些;若到井台上喝水,離井口遠些,恐有歹人
    暗算,這些要你牢牢謹記。
左連城:(左連城口尊)母親,孩兒記著了,無庸叮嚀。
    (言罷,背起小包裹望外就走。)
    (馮氏近前用手拉住,哭聲)
馮 氏:姣兒,教為娘怎能捨得了你。
左連城:(左連城勸說)母親,且慢哭,孩兒進京告狀,母親若這樣今日哭,明日叫,一
    則孩兒在路上不安;二則倘然被人知曉,暗與國泰送去一信,國泰若差惡奴,手
    持短刀一把,趕上孩兒,半路途中將孩兒殺死,一則不能與我父報仇雪恨,二則
    左門亦絕了香煙,那可怎了?
馮 氏:依你怎樣?
左連城:若依孩兒說,孩兒走後派家人左紅買一口棺材,停在院中。若想孩兒,母親望著
    空棺材就哭孩兒一遍,無人問便罷,若有人問,母親就言:『丈夫死的屈,雙喜
    兒想他父親,今日哭,明日啼,生生想父想死了。』
    (馮氏聞言,眼含痛淚說道)
馮 氏:為娘的記下了,這可遮蔽人之耳目,我兒你去罷。
    (左連城給馮氏磕了四個頭,站起身形,背起小包裹,從後門走出,離了左家莊
    (。)
    (不多時,來到恩縣城。)
    (穿城而過,順著大路往北行來,只見前面有三股大道,心內躊躇,不知哪一股
    (大路是上北京的。)
    (正在為難之際,忽見從正東來了一位老者,心中暗喜,遂走近前深施一禮,口
    (呼)
口 呼:老人家,借問一聲,哪一股道是上北京去?懇求指教小可。
口 呼:(那老者見問,停步觀看,見問路之人年約有十二三歲,生得天庭滿,地閣圓,
    (舉止方正,說話口甜,暗想)此子不像農家子弟,必是讀書學生,可能因念不
    (熟書,背鄉逃跑,不如問明將他送回家去,他家必然千恩萬謝。
口 呼:(主意以定)你這頑童,家住哪裡?姓什名誰?因何進京?要你實說,我好指給
    你上京的大路。
    (左連城見問,遂瞞真言假)
左連城:老人家,我家住這恩縣城西八里莊,皆因我父病故,我胞兄在京貿易,我母命我
    上北京尋我胞兄回家治喪,行至此間,遇此三岔路口,懇求老人家指示路逕,感
    恩不盡,小子姓石。
左連城:(那老者聞言,信以為實)小學生,你有所不知,這西邊大路是上保定府的,這
    東邊大路是上天津的,這中間大路乃是九省御路,上北京的大路。
    (左連城聞言,深打一躬)
左連城:多謝老人家指教。
    (遂拜別老者,順著中路望前奔走。)
    (正行間,忽見迎面起了十三股旋風阻路。)
左連城:(左連城心中暗想)這旋風來的怪啊!是了,這十三股旋風,想必是奸賊國泰屈
    殺的舉監生員十二位,並我屈死的天倫亦在其內,共是十三位的冤魂,前來保護
    我上北京告狀報仇雪恨,也是有的。
口 呼:(遂向十三股旋風言道)若是屈死的天倫,旋風在孩兒面前稍停一停,我方能信
    實。
    (言還未罷,只見中間那股旋風柱天柱地停了一停。)
    (左連城一見,慌忙哭拜在地,口呼)
左連城:屈死的天倫,並十二位屈死老前輩,保佑我左連城上北京告狀,一路平安,似雪
    覆盆之冤!
    (正然禱告,耳畔忽聞鑾鈴響亮,竟奔前來。)
    (這騎馬來者,眾位有所不知,乃是恩縣知縣的兩個家丁。)
    (原來左家的近鄰趙大成,素行不端,終日訛索度日。)
    (這無賴趙大成素日向左家有借貸不週之恨怨,今見左都恒因衝撞國泰巡撫斬首
    (示眾,又忽見左連城背負小包裹慌慌張張從後門奔北方而去。)
心 中:(心中暗想)看此光景,必是上北京闖御狀去,我何不到縣中去送一信,將他拿
    回,我必得賞,又解我之恨。
    (想罷,急忙忙來到縣中舉報。)
    (知縣任三封聞報,心中暗想)
任知縣:不好!若左門之後上北京闖御狀,連本縣亦有處分,大大的不便。有了!一不作
    ,二不休,不如將左家之後捉回獻於國泰巡撫,我必然得臉,有保舉,此是一全
    兩得。
    (想罷暗暗差派兩名家丁,如此這般前去行事,兩名家丁乘騎快馬如飛地趕來,
    (看看趕上,那十三股旋風大顯神通,滴溜溜柱天柱地旋轉,飛沙走石,將左連
    (城裹在當中。)
    (飛沙走石只打得兩名家丁二目難睜,只好圈回了馬往回裡跑。)
    (二人一想,商議道)
左連城:咱二人與左姓無仇無恨,何必窮追?咱們回縣衙,只言未趕上,交了差就結了。
    (二小一心回去了,不提。)
    (這左連城每日跟隨旋風往前行走,不過是披星戴月、涉水登山、饑餐渴飲、夜
    (宿曉行,非止一日之工,遠遠望見北京城。)
    (不多時來至城外,亦不見旋風哪裡去了,遂邁步進了彰儀門,順著大街來在菜
    (市口。)
    (見這街乃是丁字街,一股上東,一股上北,不由心中躊躇,不知從哪一道街前
    (去鳴冤。)
    (正在為難之處,只見從對面跑來二十四匹對子馬,馬上人皆背弓、別箭、跨刀
    (,上打一把紅羅大傘,下罩著天羅網,一乘綠轎。)
心 中:(心中一想)曾記得在南學老師囑咐,我若到京時告狀,須在坐轎的官手內告,
    方可作主,不如我近前鳴冤。
心 中:(見大轎臨近,雙膝跪倒,口喊)冤枉。
大 人:(吳大人吩咐住轎)這一小兒,有何冤枉?要你訴來。
左連城:(左連城口呼)大人,請教大人姓名?官居何職?小人方敢訴冤。
大 人:(吳大人微笑說)你這孩子,好無道理,反道問起本帥來了,本帥也不怪你,本
    帥家居山東武定府,官居鎮殿將軍,官諱吳能。
    (左連城一聞此言,一咧嘴站起身來,手提小包裹轉身就要走。)
    (吳大人一見不悅,吩咐)
大 人:將這小孩子拉回來。
    (眾校衛哪敢怠慢,趕上前把左連城抓將過來,向轎前一丟。)
大 人:(吳大人用手一指喝道)好一個無知小兒,告狀也由你,不告狀也由你,本帥非
    准你狀不可,急速將狀紙呈上來。
左連城:大人,非是小人不在大人轎前鳴冤,皆因大人的官諱叫吳能,小人一想,既叫『
    吳能』,必然是無能了,故而小人不告了。大人既然准狀,小人無有狀紙,小人
    口訴罷,我是協官告吏呀,惟恐大人管不了。
    (吳大人聞言,微然冷笑說)
微 然:你這小兒,藐視本帥,本帥官居鎮殿將軍之職,九卿四相、八大朝臣、五府六部
    、公子公孫、紅黃帶子、十三科道、貝子貝勒,我皆終日覿面,何況那外省,那
    些府廳州縣、舉監生員、土豪惡霸你只告他等,本帥一定准狀,你姓什名誰?家
    住哪省?何府何縣?有什麼大冤?
      狀告何人?一一實訴上來。
左連城:(左連城口尊)大人,小人家住山東東昌府恩縣城西八里左家澱。小人名喚左連
    城,因小人先父死的屈情,故而進京告狀,小人告的是恩縣任知縣、黃知府、瑞
    布政、巡撫國泰。蒙君作弊,苦害黎民,捏造小人先父要買民心造反,將我父斬
    了,懸桿示眾。已先斬了舉監生員,連我父共斬了十三名。只求大人恩典准狀,
    轉奏一本,死在九泉的靈魂亦感念大人的恩德。
    (吳大人聞言,叫聲)
大 人:小孩子,你這年幼小兒,竟敢告這些大員,罪名不輕,本帥難以准狀,你向那都
    察院大衙門去告罷。
    (立刻催動人馬,八抬大轎往西城去了。)
    (左連城不由得一愣,心中暗想)
心 中:這可難了我了,我可望哪裡告去?
大 人:(旁邊一人說道)小孩子你莫發怔,你看那邊吏部尚書劉老大人的文華大轎來了
    ,你何不趕上前去鳴冤,一告必准。
    (左連城一望果見前有對子馬,後有一頂破舊的大轎,遂迎上去喊冤,忽見大轎
    (轉彎向北去,左連城趕到北街,見大轎竟望東去了,趕亦趕不上,抬頭一瞅,
    (是來到順治門,遂進了順治門。)
    (順著大街走過單牌樓,不多時又過了四牌樓,信步走去,看見路東有一衚衕。
    ()
    (衚衕中出來進去皆是穿黃衣穿紅衣之人,心中暗想)
心 中:從此衚衕進去,必是皇上所居之地,我何不在皇上面前告狀,這比尋找衙門告狀
    不近一層麼?
    (想罷,邁步進了這大衚衕。)
    (抬頭望北一看,有一座好宅子,有上馬石,下馬石,門外有兩桿大旗,分在左
    (右,迎門大影壁當中一口大缸,又有三孔玉石橋,橋上有玉石欄杆走馬,大門
    (房上安五脊六獸,金磚琉璃瓦,門用菊花釘釘著鐵葉,有十三道漢白玉的台階
    (。)
心 中:(遂止步忖量)這必是八寶九龍廷,我不在此告狀,錯過此處,無處可告了。
心 中:(想罷,望著裡面喊叫)小民冤枉!小民冤枉!
    (連聲所喊,驚動了這護國寺內眾喇嘛僧,跑出廟外來看。)
    (左連城看見從裡面跑出一群穿黃的穿紅的來,心中暗喜)
左連城:我這一狀可告成了,喊出這些大皇上、小皇上,連皇上崽子都喊出來了。
口 呼:(遂跪在門外口呼)萬歲皇爺,小民冤枉!
    (叩頭如雞啄碎米一般,眾喇嘛僧就知這小孩子不是本京之人,看這廟宇當了衙
    (門,眾喇嘛僧要耍笑左連城,不知後來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四回 闖御狀誤入護國寺 拜義父朝房告國泰)
    (鴉片大煙甚興,拿著當作一能。)
    (吸上幾口神氣清,那管久後受病。)
    (就著有錢能買,無錢想吸不能。)
    (瘾若來了身難動,究竟斷送性命。)
    (閒言少敘,話說這一座大寺院,乃是護國寺。)
    (廟內住持阿阿彌大喇嘛,原是雍正皇爺替身。)
    (這左連城疑這護國寺是金鑾殿午門外,跪在廟門口喊冤,廟內眾喇嘛出來一看
    (,見是個莊戶小孩子跪在那裡喊冤枉,口稱)
大喇嘛:萬歲爺作主罷。
    (內中有一個喇嘛僧好玩笑,用手一指,叫聲)
大喇嘛:頑童,你狀告何人?你可說明,我給你作主。
左連城:(左連城口呼)萬歲,小民告的是山東巡撫國泰。
    (眾喇嘛聞言,皆咋舌咧嘴說)
大喇嘛:這事告的太大,稟與咱師傅得知罷。
    (有管事的喇嘛轉身入內,進了禪堂,跪稟)
大喇嘛:師傅得知,寺外來了一個外鄉十二三歲小孩,跪在寺門前口呼萬歲,小民冤枉。
    問他告誰,他說告山東巡撫國泰,特稟師傅得知。
    (大喇嘛聞言,下了禪牀,竟奔山門而來,眾喇嘛迎接。)
    (左連城抬頭一看,見這一位頭戴一頂黃登登大帽,身穿一件肥肥黃蟒衣,腰繫
    (黃絨絲縧,足蹬粉底官靴,手拄龍頭拐杖。)
    (看罷,心中自思)
心 中:那些人都是皇上使喚人,這才是真朝廷出來咧!
大喇嘛:小阿哥我不是皇上,我是喇嘛。
左連城:喇嘛是什麼物件?
大喇嘛:(大喇嘛喝道)我恕你年幼無知,說話不知好歹。我本是出家之人。我且問你,
    家住哪裡?姓字名誰?有何冤枉?狀告何人?要你講明,我好與你作主。
    (左連城聞言,暗想)
左連城:此必是侍候皇上的一位大紅人,我將冤枉訴明,他必代我轉奏皇上,也是有的。
    (想罷叩頭,口呼)
口 呼:大師傅,小人家住山東東昌府恩縣城西八里左家澱,小人姓左名連城,因我父替
    百姓求情,怒惱山東巡撫國泰,將我父梟首示眾,故此來京告狀。
    (大喇嘛聞言一愣,心中)
心 中:這小孽畜膽子也不小,竟敢告皇親國戚!這國泰又是我正山主,我不知此事則可
    ,我既知之,焉能放過!我且將這小孽畜誆進寺來,再作道理。
心 中:(主意已定,遂呼)小阿哥,這山門之外不是講話之處,隨我且到禪堂訴說明白
    ,方可伸你之冤。
    (左連城聞言,站起身形,手提包裹進了寺院。)
    (大喇嘛一使眼色,向山門努嘴,眾喇嘛就明白了,遂將山門關閉。)
    (左連城作夢一般,哪知喇嘛心起歹意,便隨著眾喇嘛越過三層大殿,來到禪堂
    (。)
    (只見大喇嘛進禪堂坐在金交椅上,眾多喇嘛列在兩邊,有在禪堂內,亦有在禪
    (堂外站立者。)
    (自己不敢怠慢,走進禪堂,雙膝跪倒,望上叩頭,口呼)
口 呼:小民冤枉。
    (大喇嘛不愛聽此一句,用手一指喝道)
大喇嘛:好一個小孽障!你這十二三歲的頑童,竟敢上京告巡撫國泰,你再長幾歲,就得
    告皇上了!
近 前:(遂吩咐眾徒弟)將這頑童弔在馬棚,
    (眾喇嘛遵命,近前將左連城抓起,推推擁擁,推到馬棚內,用繩將左連城四馬
    (攢蹄高弔懸起。)
    (只見大喇嘛手提皮鞭走入馬棚,舉起皮鞭,照著左連城唰唰亂打,只打得左連
    (城渾身青紫,忍不住嚎啕,哭聲不止。)
近 前:(口口聲聲求師傅)佛心慈悲,恕過小子無知,從今永不敢告巡撫國泰了。
    (大喇嘛一聞此言,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回手抄過一把沙魚綠鞘刀亮出刀
    (來,要殺左連城。)
    (這本寺土地神著忙,急差鬼卒把左連城的聲音捧著,一直送到後禪堂二喇嘛的
    (耳根上。)
    (這二喇嘛忽聞小兒哭聲,心裡埋怨,師兄脾氣不好,徒弟們有些須不是,就是
    (棍打棒棰。)
    (忽又聞哭聲太緊,只得站起身來,順著聲音走至馬棚,見馬棚樑上弔著一幼童
    (,只見師兄持刀欲殺此子,心中納悶,急呼)
心 中:師兄,且慢動手。
    (大喇嘛聞言,停刀一看,乃是師弟前來。)
二喇嘛:因何欲害此子。
    (大喇嘛從頭至尾訴說一遍。)
    (二喇嘛聞言不悅,口呼)
二喇嘛:師兄,你錯了。想當初國泰在山東為巡撫,蒙君作弊,坑害百姓,黎民告了御狀
    ,萬歲爺動怒,將國泰調進京,科其罪,發到南京藍靛廠充當巡兵。那時吏部尚
    書劉山主連上三本,將國泰官復原職,二次赴山東巡撫任,劉吏部送國泰赴任,
    在蘆溝橋餞行,敬他三杯酒,懇求他關照我劉墉的鄉親,諄諄托咐,孰料他反倒
    苦苦害那山東百姓,辜負劉吏部一片心。師兄反倒護庇國泰,莫非這孩子與師兄
    有仇有恨?
大喇嘛:無仇無恨。
二喇嘛:一來與他無仇,二來與他無恨,你為何苦苦害這小兒,是何道理?快將此子放下
    來。
    (大喇嘛聞言,面帶嗔怒說)
大喇嘛:這事由不得你。
二喇嘛:(二喇嘛大怒說)好好好!
近 前:(近前一把手抓住大喇嘛之衣說)咱二人一同進朝面君,誰是誰非,金鑾殿分辯
    !走走走,快走呀!
    (大喇嘛見此光景,暗說)
大喇嘛:不好,吾師弟從來未有這傲上的脾氣,今日若同他面君奏明此事,我的錯處大了
    。
近 前:(遂面帶笑容說)師弟休要如此,我將此子交付與你,任你辦理,休傷了師兄師
    弟和氣。
    (言罷,回禪堂去了。)
    (二喇嘛遂吩咐徒弟們,將這孩子放下。)
    (眾小喇嘛七手八腳把左連城放下,躺在地上緩了一緩。)
    (令小喇嘛將左連城搭到後禪堂炕上,歇了一時,緩上氣來。)
二喇嘛:小阿哥,你家住哪裡?姓什名誰?因何進京告狀?
    (左連城遂將家鄉、姓名以及父親被害的情由,訴說一遍,口呼)
左連城:師傅,可憐小子家有八十二歲祖父,七十九歲祖母,孤孀之母,小子年幼,求師
    傅慈悲超生。不然我左門絕後,斷了香煙。
    (言罷,痛哭不止。)
    (二喇嘛聞言,不由贊歎不已)
二喇嘛:可惜我與你一不親,二不故,我焉能給你報仇雪恨?
    (左連城聞言,一咕碌爬起來跪在二喇嘛面前,口呼)
左連城:義父在上,乾兒給你老叩頭了。
    (遂大拜了四拜。)
    (二喇嘛心中大悅,探身攙起左連城,吩咐小喇嘛)
遂吩咐:令廚夫給我乾兒做飯充饑。
    (小喇嘛領命而去。)
    (二喇嘛又將止疼藥拿出來,令左連城服下。)
    (候不多時,菜飯已到,左連城飽餐一頓,天色已晚,掌上燈燭,用茶已畢,這
    (才安寢。)
    (一夜無話。)
    (天交五鼓,二喇嘛翻身爬起,喚醒左連城說)
二喇嘛:乾兒快起來,隨著乾爹進朝去告狀。
    (又吩咐小喇嘛套轎車。)
    (不大的工夫,將十三太保的轎車套畢,二喇嘛並左連城一同出了護國寺。)
    (左連城見門外停著一輛轎車甚闊,乃是四六檔紫檀木,以紅油漆的前後掛包,
    (金式件繡花卉的車圍,車內是綠綢掛裡,外鑲哦噔絨,兩邊玻璃窗,四個駕轅
    (的是栗子色的走騾,金嚼環,黃絨扯手。)
    (爺兒倆上了轎車,小喇嘛掌鞭,吆喝聲聲,車行如雷,霎時進了外西華門,又
    (到了內西華門外停車,爺兒倆下車。)
    (左連城跟隨二喇嘛向內而行,偷眼窺見,兩旁擺列槍刀架,大紗燈,許多帶刀
    (護衛,弓上弦、刀出鞘,真乃威風。)
    (不多時來至朝房,二喇嘛領著左連城,不入東朝房,竟入西朝房,剛落坐。)
    (只見從外來了一位大員,前面一對大紗燈,燈上寫)
二喇嘛:太后御兒乾殿下吏部尚書劉。
    (在東朝房外下轎,借燈光一看,頭戴亮紅頂子一品朝帽,雙眼花翎,身穿金蟒
    (朝服,外罩黃馬褂,胸前掛著朝珠,足蹬朝靴,走進東朝房內去了。)
二喇嘛:(二喇嘛口喚)乾兒,你看進了東朝房的那位就是你的鄉親劉吏部,闔朝文武數
    他第一,你還不去告國泰去麼?撐住了膽量,休要害怕,有乾爹我與你作主。
    (左連城聞言,走出西朝房,來到東朝房外跪倒,向內連聲喊嚷)
左連城:小人冤枉!
    (劉吏部剛剛坐定,忽聞朝房外有小兒之聲喊冤,不由一驚,吩咐劉安、張成)
張 成:將喊冤之人帶進來。
    (劉安、張成遵命,遂將左連城帶進朝房。)
    (左連城跪倒,向上叩頭,口呼)
口 呼:冤枉。
    (劉老大人打量喊冤的小兒,年在十二三歲,頭戴一頂素絨帽盔,疙瘩紅穗。)
    (粗藍布袍,皂布馬褂,白標布襪皂,布鞋,天庭滿、地閣圓,眉清目秀,齒白
    (唇紅,不像莊農之子,定是讀書人家之子弟。)
心 中:(心中暗想)此子既來朝房喊冤,定然有人將他帶至朝房,在我案下喊冤告狀。
心 中:(遂假裝帶怒,用手一指喝道)好一頑童,竟敢來至朝房喊冤,你再長幾歲就得
    上八寶九龍廷去告狀去了,真乃人小膽大,快將他逐出朝房。
    (話未落音,只見從朝房外走進一人,劉吏部抬頭一看,見是護國寺二喇嘛,隨
    (即讓坐,二人謙讓已畢,方才落坐,二喇嘛)
二喇嘛:劉山主,久聞劉山主素日作官盡忠保國,不貪贓,不受賄,愛民如子。
  常言說:『為官不與民作主,枉受皇家爵祿封。』
    (劉吏部一聞此言,就知為那頑童告狀被逐而來。)
劉吏部:二喇嘛,你之口中所言,莫非因那告狀頑童而來下說詞否?非是本部堂不准狀,
    將他逐出朝房,皆因他是十一二歲頑童,竟敢闖朝房喊冤告狀,一則大聲喊嚷,
    若驚了聖駕,何人敢擔?二則他是一頑童,告進朝房,若再大幾歲,就得闖進九
    龍廷去告狀了。年紀不大,膽量不小。
二喇嘛:劉山主息怒,這左連城是我初認的乾兒,是劉山主的鄉親,多多海涵罷。
劉吏部:既然如此,令頑童呈上狀來。
    (左連城見問呈狀慌忙扯開底襟,取出呈狀向上跪遞。)
    (劉安接來鋪在桌案上,劉老大人從頭至尾閱了一遍)
劉 安:國泰仗著根子硬,在山東竟敢任性胡行。
    (二喇嘛在一旁聞他自言國泰依仗根子硬,任性胡行之話,就知劉吏部有退悔不
    (管,不准狀之心。)
二喇嘛:(遂說)劉山主,見呈狀自言自語,見告的是山東巡撫國泰,你就默默不語,看
    你這光景,有些嫌國泰根底硬,是呀不是?我特意令我乾兒在你案下告國泰所為
    ,你可能抵得過國泰的硬根,怎麼呢?你劉家坐官清廉,為國盡忠,昔日你父誰
    不知三朝元老劉統勛。
    (不知二喇嘛又說出何言?且看下回分解。)
    (第五回 東朝房鳴冤雪恨 九龍廳辨明是非)
    (貧莫憂愁富莫誇,誰是長貧久富家。)
    (草木經秋黃葉落,每遇春來又發芽。)
    (閒言少敘,書歸正傳。)
    
    
10**時間: 地點:
二喇嘛:(卻說二喇嘛)劉山主,你父劉統勛乃是三朝元老,辭官不作,皇上不准。劉老
    大人作了一世忠臣,不願你兄弟三人為官,恐你兄弟三人作官貪贓受賄,落下臭
    名,壞了你父的英名。你父回到呂市衚衕,進了自己私宅,坐在書房定下一條絕
    戶計,將你兄弟三人,喚入書房,你父說:『明晨穿紅上殿,萬歲爺必然封官贈
    職。』你兩位哥哥坐官的心勝,就上了你父之當。你父五鼓上殿,奏了一本,奏
    的是:『今有奉外國所差三名反寇來朝吾主,是來用反奸之計者,此三寇皆穿紅
    衣,若進朝勿容他面奏是非,令侍衛將三穿紅衣藩寇推出斬了,臣自有安邦之策
    ,必然國泰民安。』皇上信以為實,准了你父之本,天色似明未明的時候,你大
    哥二哥一同穿了紅色衣進朝見駕,指望封官加職,孰料未等上殿,皇上忿怒,諭
    飭侍衛等將兩名穿紅服色之人拿下,綁赴午門正法。眾侍衛遵旨,將你兩個哥哥
    斬了。劉山主那時你也穿著紅服色,欲上殿辯明,你兩位兄弟何罪斬首?未容面
    君分說,亦被眾侍衛把你拿下,推出午門,綁在樁橛之上,等待行刑。有一位太
    監聞知此事,慌忙跑到慶壽宮稟報皇太后聞知,皇太后驚駭詫異,忙乘鳳輿趕到
    菜市口,將一掛朝珠掛在劉山主脖項之上,皇太后親口封你:『無有殺你的刀、
    斬你的劍,鐵脖子劉墉。』皇太后收你為御兒乾殿下,你的根底比國泰還硬,你
    若不准狀,必是你與國泰有拉攏,或是有愧短處,真令人好笑可疑?
劉吏部:二師傅,你不必用話譏刺我,我准下狀就是了。
二喇嘛:劉大人既是准下我的乾兒的狀,我將乾兒交付與你,若有了一差二錯,咱到那時
    算不清的帳。
    (劉吏部聞言,微然一笑)
微 然:二師傅,只管放心,我劉某非是那等之人。
    (二喇嘛聞言,心中歡喜,辭別劉吏部出午門乘車回廟而去。)
    (此話不提。)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