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劉羅鍋初審李有義)
    (大清江山一統,軍樂民安太平。)
    (萬國來朝納進奉,朝出賢臣劉墉;出口成章合聖明,這才亞似孔孟。)
    (這位爺家住在山東,天生扶保大清。)
    (此書的幾句殘歌念罷,亦不多講。)
    (話表咱本朝乾隆爺年間出了一位能臣,祖上係山東青州府管諸城縣人氏,這位
    (爺本是當初劉老大人劉統勛之子,姓劉名墉,外號羅鍋。)
    (他本是廕生出身,今蒙乾隆爺的皇恩,御筆親點金陵江寧府的知府。)
    (這位爺欽命緊急,不敢怠慢,吉日起程,要去金陵江寧府上任,並無攜帶家眷
    (,只帶一名小內廝張祿。)
    (爺兒兩個喬裝打扮,張碌兒肩扛著被套,一直的出了海岱門,往西一拐,順著
    (城根,又到了宣武門,復過了吊橋,往南直到菜市口,往西一拐,順著大街,
    (又出了彰義門,門臉上僱了兩個毛驢,爺兒倆騎上了大路。)
    (劉大人,一心上路去到金陵,小井過去到大井,枳荊坡穿過又往西行。)
    (爺兒倆催驢果然快,登時間,過了盧溝曉月城。)
    (眼前就是常新店,良鄉縣換驢也不必明。)
    (涿州南關吃了頓飯,劉大人,爺兒兩個又登程。)
    (此書不講桃花店,一直的,逕奔河間大路行。)
    (德州打尖穿過去,恩縣濟寧州一溜風。)
    (包莊王家營將船上,渡過黃河又登程。)
    (路程歌兒不多敘,那一天,望見金陵一座城。)
    (劉大人爺兒倆正走之間,望見金陵城。)
    (十里堡打了尖,又僱兩個毛驢,爺兒倆騎上往前所走,不必再表。)
    
    
2**時間: 地點:
    (且說江寧府的書吏三班人等,自從接著轉牌,說乾隆皇爺御筆新點江寧府的知
    (府劉,不日到任,眾屬下人役天天在接官亭坐等閒談,等候迎接新官上任。)
    (這一天眾官吏正在等候,忽見兩個人騎著兩個毛驢迎面而來。)
下 役:(眾下役一見齊聲斷喝)口歹!
      還往哪走?這是接新官的所在。再往前走,仔細把驢腿打折!
張 祿:(後面的張祿兒一聲斷喝)胡說!這就是你們江寧府府台劉大人!
    (眾役聞聽是劉大人,嚇得跪倒在地,還有眾屬下也都在道旁打躬)
劉大人:卑職等迎接來遲,在大人的台前請罪。
    (劉大人一擺手,眾官吏人等齊都後面跟隨,登時來到接官亭上。)
    (劉大人下了毛驢,趕腳的瞧見這個光景,發了蒙咧,腹內說)
劉大人:好的,怪不得僱驢時節也不講價,我說這個買賣把我嚇住咧!
      好,誰知道是我安著翅子騎了來咧,拿定我的官驢了!
    (說罷上前接驢,回頭就走。)
    (劉大人是何等的官府,看見趕腳的錢也不要咧,拉驢而去,就知是他不敢來要
    (錢。)
    (大人忙叫張祿,小廝答應,大人)
大 人:到底打發他的驢錢,他是個窮民百姓,不可白騎他的驢。
劉大人:是。
張 祿:(張祿兒高聲喊叫)趕腳人回來,大人有賞。
    (趕腳聞聽大人有賞,他連忙跑回來咧。)
    (張祿兒拿了一弔錢,遞與那人。)
    (那人接過,叩了頭,謝了賞,揚長而去。)
劉大人:(劉大人這才吩咐)看轎過來。
    (眾下役搭過四人大轎,栽桿,去了扶手,劉大人毛腰上轎,轎夫上肩。)
    (執事前行,大轎後跟,開路鑼鳴,響聲震耳。)
    (清官坐上四人轎,執事排開往前行。)
    (軍牢頭戴黑紅帽,衙役吆道聲。)
    (上打一柄紅羅傘,下罩清官叫劉墉。)
    (民百姓齊來看,大道旁邊鬧哄哄。)
    (但則見:劉大人頭戴一頂紅纓帽,纓兒都舊發了白。)
    (帽胎子破上邊青絹補,老樣兒沿子大寬。)
    (五佛高冠一般樣,那一件,青緞褂子卻有年,渾身都是窟窿眼。)
    (繭綢袍子真難看,方腦官靴足下登。)
    (劉大人,一身行頭從頭算,共總不值兩弔銅。)
    (眾軍民瞧罷不由得笑,說道是)
說道是:這位官府真露著窮。
    (按下軍民閒談論,再整那,大轎人抬進了城。)
    (穿街過巷急似箭,府衙門在眼下存。)
    (大轎已把轅門進,滴水簷栽桿轎落平。)
    (張祿上前去了扶手,出來了忠良幹國卿。)
    (邁步翻身往後走,張祿相跟在後行。)
    (劉大人下了轎,一直到了後堂坐下,吩咐張祿傳出話去)
復又吩:今日晚了,明日早堂,伺候受印,升堂辦事。
    (這張祿答應邁步往外而去。)
    (來至堂口站住,照大人的言詞傳了,眾官吏役人等散去不表。)
    (張祿進內回明了大人,大人點頭,隨即吩咐)
張 祿:張祿,把咱們爺兒倆剩的乾糧,掏出來罷。
小 廝:是。
    (不敢怠慢,打被套裡面掏出來咧。)
    (什麼東西?還有咱這京裡帶去吃剩下的兩個硬面餑餑,還有道兒上吃不了的叉
    (子火燒。)
    (劉大人並非是圖省盤費,皆因是他老人家很愛吃這兩宗東西,所以不斷。)
又吩咐:張祿兒,你去告訴廚役:一概官員送的下程飯食,咱爺們全都不要。你拿咱們的
    錢,買他三十錢稻米,煮點粥,搭著這兩個乾糧,算咱爺兒倆的一頓飯咧。
    (這張祿答應,照言而辦。)
    (不多時粥也熬得咧,端了來,擺在桌上,一碟老鹹菜,打發劉大人用完。)
    (張祿撤下傢伙,也飽餐了一頓。)
    (及至他們爺兒倆吃完了飯,天氣也就晚咧。)
    (張祿兒點上燈燭,在一旁站立,爺兒倆又說了會子閒話。)
    (天交二鼓,劉大人)
劉大人:連日走路勞乏,打鋪安歇罷。
    (這張祿答應,登時打開被套,安置妥當。)
    (劉大人寬衣解帶,上牀安歇。)
    (張祿也去歇息,一夜晚景不提。)
    (霎時天光大亮,張祿起來,請起大人淨面更衣,茶罷擱盞。)
清 官:(清官爺說)傳出話去:本府立刻升堂,受印辦事。
    (這張祿答應,邁步翻身,往外而走。)
    (來至堂口站住,高叫)
張 祿:馬步三班人等聽真,大人傳話:立刻升堂,受印辦事!
    (外邊人齊聲答應。)
    (張祿又回明了大人。)
    (不多一時,大人身穿朝服,閃屏門,進暖閣,升公位坐下。)
    (有那屬下的官吏、牢頭、禁子、鄉約、保正人等,叩見已畢,兩旁站立。)
    (大人座上吩咐放告牌抬出,然後再觀看那些州縣詳報的文書。)
清 官:(瞧到江寧府的首郡上元縣劉祥呈報)本縣北關以外路東,有一個開店之人,姓
    李名叫有義。夜晚間有夫妻二人,下在他的店中。李有義圖財害命,用尖刀將男
    子殺死,女子逃跑,不知去向。現有李有義的口供原招為證。
大 人:(大人看罷上元縣這一角文書)且住。店家既然把男人殺死,女子焉能逃跑?
      就便逃走,他的男人被害,豈不替他夫主鳴冤告狀?依本府看來,這件事大
    有隱情在內。罷罷,我劉某今日既然在此處為官,必當報國為民,須得把此案判
    斷明白,也免良民遭屈,叫凶徒漏網。
    (劉大人想罷,座上開言說)
座 上:值日承差何在?
大 人:有,小的朱文伺候大人。
    (說罷跪倒下面。)
忠 良:你速去到上元縣監中,將店家圖財害命這一案,提到本府座前審問。
    (這承差答應,站起身來,下堂邁步出衙而去。)
    (不多一時,把店家李有義提到當堂,跪在下面。)
    (眾位明公,像金陵的江寧府的上元縣,就和咱們這保定府的清苑縣、北京的宛
    (平縣都是一樣,全在城裡頭,所以來的剪快。)
    (書裡交代明白,言歸正傳。)
    
    
3**時間: 地點:
    (且說那承差朱文,在下面打了個千兒)
承 差:小的朱文,把店家李有義提到。
    (大人一擺手,承差站起,一旁侍立。)
    (清官爺舉目留神,朝下觀看:清官座上留神看,劉大人,打量李家貌與容:年
    (紀約有五旬外,他的那,殘目之中帶淚痕。)
    (跪在下面聽吩咐,瞧光景,內中一定有屈情。)
大 人:(大人看罷開言問)那一民人要你聽:既做買賣當守分,如何無知亂胡行?豈不
    知殺人要償命,王法無私不順情。因何開店將人害?本府堂前要你講明。
老 民:(老民見問將頭叩)大人留神在上聽:公相要問這件事,我的那,滿腹冤屈無處
    明。小人既然開客店,焉敢為非把惡行?那一晚,男女二人來下店,都在那,二
    十一二正年輕。小人盤問他來歷,他說是夫妻人二名。小民聞聽是女眷,開店人
    ,焉敢多管別事情?租了我正房一間錢二百,一壺茶來一盞燈。諸事已畢小人去
    ,房中剩下他二人。不多一時攢更鼓,他夫妻二人吹滅燈。小的前邊把門戶看,
    還有那,幾輛布車在我店中。偏偏他們要起早,天有五更就登程。小人起去開門
    戶,打發布車離店中。霎時之間天光亮,小民想:叫他夫妻好早登程。走近門首
    抬頭看:房門倒鎖少人聲。小人開門觀仔細,此事應當了不成!不知女子往何方
    去,光剩男子在居中;四腳拉叉炕上躺,仔細看,被人殺死赴幽冥。小人觀瞧把
    魂嚇冒,同地方,一並呈報到縣中。上元縣的老爺將屍驗,把小人,屈打成招問
    罪名。今日裡,幸蒙大人提來問,撥雲見日一般同。望大人秉正從公斷,爺的那
    ,後輩兒孫往上升。這就是已往從前事,但有那,一句虛言天不容!
    (說罷下面將頭叩,劉大人座上開言把話云。)
    (第二回 假算命巧裝探私情)
    (劉大人聞聽店家李有義這一片言詞,座上講話說)
劉大人:李有義。
座 上:有。
清 官:(清官爺說)你暫且下去,待本府把惡人拿住,自有水落石出。
    (李有義叩頭,青衣帶去不表。)
    
    
4**時間: 地點:
    (且說劉大人又辦了些別的公事,這才退堂,眾役散出衙外,不必細表。)
    
    
5**時間: 地點:
    (再說清官爺來到內書房坐下,張祿獻茶,茶罷擱盞,登時擺上飯來。)
    (大人用完,張祿撤去傢伙。)
    (忠良閒坐,自己思想)
忠 良:李有義這件事情,雖然是屈情,但不知殺人兇犯是誰,叫本府如何判斷?
大 人:(大人為難多會)要明此案,必須如此這般,如此這般。我何不扮作雲遊老道,
    出衙私訪?一來訪訪凶徒惡棍,再看看這裡的世態風俗。
    (劉大人思想之間,張祿兒走進門來。)
大 人:張祿兒,把我的道袍、道冠、絲縧、水襪、雲鞋、毛竹板全拿來。
    (這小廝答應。)
    (住了。)
有 人:你這個說書的,說的胡謅了。這唐書、宋書,飛刀飛棒,任憑怎麼謅、怎麼吹鬼
    ,無有對證,倒說唐宋的人還活到至今不成?斷無此理。說你說的這部書,劉大
    人他老人家還健在,誰不知道?你這個書要按著唐宋的古人詞那麼撒謊,怎得能
    夠?我們就知道,劉大人從自幼做官,至到而今到了中堂的地位,並無有聽見說
    他老人家當過老道,那來的道家的衣服呢?你這個書不是撒謊麼?
    (眾位明公有所不知。)
    (現在這一位白臉包劉大人,不同別的官府;當著他老人家面,還敢說。)
    (要好體面衣服,自是真正的無,有也只是捨不得穿,總沒見過他老人家掛過畫
    (。)
    (要講這道袍、僧衣,莊稼佬穿的小棉襖子、胖襪侉灑鞋,這些東西,倒全有。
    ()
    (這是怎麼個緣故?)
    (皆因他老人家愛私訪,這都是早預備下的做官的行頭。)
    (不知道那一改,妝扮了什麼樣,所以講了個現成。)
    (書裡交代明白,言歸正傳。)
    (張祿兒去不多時,都拿了來咧,放在面前。)
    (劉大人登時把自己身上衣服脫下來,換上道家的衣袍,拿了一個藍布小包袱,
    (包上一本《百中經》及兩塊毛竹板,諸事辦妥,眼望張碌說)
劉大人:我的兒,本府今日要去訪民情,衙門中大小事體,小心照應。
      本府不過晚上就回來。
    (張祿答應。)
大 人:你打後門送出我去,休叫外人知道。
    (說罷,爺兒兩個並不怠慢。)
    (大人站起身來,小廝拿起那個藍布包兒,一齊往外面走。)
    (穿門過夾道,來至後門。)
    (張祿上前將門開放,可喜這一會並無外人。)
    (清官爺慌忙走出門來,張祿把那小包袱遞與大人,劉大人接來挎在腕上)
劉大人:諸事小心著。
大 人:是。
    (張祿答應,關門,不必細表。)
    
    
6**時間: 地點:
    (且說大人打背衚衕來至江寧府的大街上,舉目觀看。)
    (清官來至長街上,舉目留神左右觀:來來往往人不少,江寧府,果然熱鬧不非
    (凡。)
    (劉大人,瞧罷掏出毛竹板,咭哩呱嗒響連聲。)
講 話:(口內高聲來講話)眾位鄉親請聽言:有緣早把山人會,瞧瞧大運與流年。求財
    問喜來會我,道吉言凶下安壇,六壬神課瞧災禍,淨宅除邪保安然。《麻衣神相
    》分貴賤,行人音信來問咱。算著只要錢一百,算不著倒罰一弔錢。有緣的前來
    把山人會,錯過今朝後悔難。
    (劉大人,一邊吆喝朝前走,一座茶館在眼前。)
    (大人邁步走進去,坐在旮旯那一邊。)
    (堂倌一見不怠慢,慌忙就去把茶端。)
    (香茶一杯端過去,放在大人桌上邊。)
    (忠良吃茶閒聽話,只聽那,七言八語亂開談。)
這 個:上元縣北關出了怪事,店家殺人真罕然。
那 個:殺了男來跑了女,這事真真悶死咱。
這 個:上元縣去將屍驗,店家抵償掐在監。
一 個:(又聽一個開言道)眾位仁兄請聽言:要提店裡那件事,起根發腳來問咱:死鬼
    名字叫伊六,家住上元在東關。
      這小子,一生不把好事幹,天天去把狗洞鑽。一分家私花個淨,他爹媽,生
    生氣死赴陰間。伊六並無把女人娶,這可是,何處來的女紅顏?後來又,聞聽伊
    六將京上,找他舅舅叫季三。這季三,前門外頭做買賣,金魚池,窩子裡面大發
    財源。提他外號人人怕,前三門,誰不知道季老么!
    (這人言詞還未盡,忽又聽,那一個高聲把話云。)
    (這個人正說到高興之處,忽又聽那邊有個人講話)
這 個:老仁兄,要提起這一件事情來,你自知其一,不曉其二。你聽我告訴你:伊六這
    小子不是上了京嗎?在金魚池他舅舅季三那做了二月買賣。季三就給了他幾個錢
    ,他就在咱們這置了幾畝,吃租。咱們這東街上土地廟東邊,那不是個小門樓嗎
    ?是那裡頭,不是富全住著嗎?富全就種著伊六的地。聞聽說伊六還在金魚池做
    買賣。他什麼時候來到上元縣的北關裡,叫人把他殺了呢?真真的他媽的這個事
    古怪!
那 個:(又聽那個年輕的說)老仁兄,方才你要不說到這,我也不肯下講。伊六那小子
    年年下來起租子,常在富全家落腳。富全又是他的地戶兒,你們沒有瞧見富全那
    個底扇子?真長了個都!他小名叫白翠蓮。我瞧著伊六那小子別和富全那個底扇
    子,他們倆有點子黑搭乎罷?
這 個:(又聽這邊的有年紀的人說)老弟呀,我勸你少說。你們當這個事都是頑呢!雖
    然把店家掐了監,還算無結呢。方才你這個話,要叫衙門中太爺們所見,只怕你
    鬧一脖子麻刀。
    (說罷,他們都站起身來會錢,揚長而去。)
    (劉大人在旁邊吃著茶,聞聽他們方才這些話,忠良爺腹內思想:依他們說,店
    (中這個死鬼叫伊六,並無娶女人。)
    (這個女人可是那來的呢?店家又說是夫妻二人,這件事八下裡都不對。)
    (要依本府想來,這個女子定是被伊六強姦了。)
    (既是強姦了,這女子焉肯又與他下店呢?想來是順奸。)
    (既是順奸,他如何又不替伊六鳴冤?這件事真真的難辦。)
    (要明此案,得訪著這個女子消息就好辦咧。)
    (劉大人瞧瞧天氣尚早,何不依他們的言詞,竟到東街上土地廟東邊,富全的門
    (首探訪-番?但得消息,好完此案。)
    (劉大人想畢,會錢出了茶館,往東一拐,順著大街朝前所走。)
    (這清官,想罷邁步慌忙走,劉大人,忠義報國為民心。)
    (一邊走著心犯想:真乃疑難事一宗。)
    (要說店家殺伊六,李有義,面貌慈善露志誠。)
    (要說是,行兇不是李有義,上元縣,又有他的原招與口供。)
    (本府既然來到此,少不得想理要細甄情。)
    (為官不與民作主,枉受乾隆爵祿封。)
    (劉大人,思想之間來得快,土地廟不遠面前存。)
    (廟東果然有個小院,石灰門樓一抹青。)
    (忠良看罷不怠慢,毛竹板掏出手中擎。)
    (咭哩呱嗒連聲響,口內吆喝講《子平》)
吆 喝:月令高低瞧貴賤,六壬神課斷吉凶。行人出外問我信,氣死平則門的呂聖功。
    (劉大人,外面吆喝胡念誦,這不就,驚動房中女俊英。)
青 兒:(眼望青兒來講話)要你留神仔細聽:自從你姐夫為客去,這使我心神不安寧。
    莫非是,在外兒夫有好歹,那就活活把我坑。我有心,叫進這先生算一算,看看
    流年講個《子平》。
    (青兒答應不怠慢,邁步翻身就往外行。)
    
    
7**時間: 地點:
    (且說這富全之妻白氏,奶名翠蓮,生得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
    (青兒這個丫頭,乃是他的表妹,父母全無,就只有一個哥哥,又不成人,所以
    (這個青兒實無倚無靠,跟著白氏度日。)
    
    
8**時間: 地點:
    (且說青兒這丫頭,聞聽他姐姐之言,不敢怠慢,邁開兩隻鯰魚腳,咭哩呱嗒到
    (街門的跟前站住,嘩啷一聲,將門開放,把身子往門外頭一探,眼望著劉大人
    (高聲喊叫)
青 兒:先生,我姐姐要算命呢!
    
    
9**時間: 地點:
    (且說劉大人在土地廟的台階上,正自觀看那廟的威嚴,忽聽有人喊叫之聲,劉
    (大人舉目觀看。)
    (這清官舉目抬頭看,劉大人,打量女子貌與容:短髮蓬鬆黃澄澄,芙蓉面,好
    (像鍋底一般同。)
    (櫻桃小口有火盆大,鍍金包牙在口中。)
    (臉上麻子銅錢大,他的那,杏眼秋波賽酒盅。)
    (鼻如懸膽棒槌樣,兩耳好像蒲扇同。)
    (柳腰倒比皮缸壯,外探身,露出那鼠瘡脖子疤痢更紅。)
    (小小的金蓮,量來足有一尺三,身穿著,粗布裌褲乾淨得很,多虧他,姑舅姐
    (姐拉扯才把人成。)
    (你聽他,未從說話是結巴,咭嘟呱嗒把先生叫,劉大人看罷時多會,帶笑開言
    (把話云。)
    (第三回 白翠蓮半吐心中事)
    (劉大人看罷,帶笑開)
帶笑開:丑大姐,叫我嗎?
    (青兒聞聽劉大人之言,說)
青 兒:罷喲,我的老先生,你還說我丑呢!
      我瞧你那個樣子也夠俊的咧!
青 兒:先生。
劉大人:做什麼?
青 兒:你可倒好,出門子省盤費,有錢無錢都餓不著你。
劉大人:什麼餓不著?
青 兒:你背著口鍋走麼!
大 人:不要取笑咧。
    (說罷,青兒帶領劉大人進了街門,到了院子裡,剛然站住,忽聽那竹簾子內有
    (一女子開言,說)
青 兒:青兒,快拿出張椅子去,與先生坐下。
    (青兒答應一聲,翻身進屋,端了張柳木圈椅子放在當院。)
    (老大人既為民情,少不得坐在上面。)
    (忠良剛然坐下,忽聽竹簾之內那女子開言說)
女 子:先生,算一個屬牛的,男命二十七歲,五月十五日生人。
    (劉大人聞聽這個女子之言,說)
劉大人:屬牛的,二十七歲,是丁丑年癸卯月己亥日乙酉時,今年是一個白虎神押運,弔
    客星穿宮,年頭不利,大大不好。這個人眼下有性命之憂。但不知現在那一塊?
    是娘子的什麼人?
    (那女子聞聽劉大人這一片謠言,到此時也顧不得許多咧,一掀簾子走出外面,
    (杏眼含淚)
女 子:先生,你再仔細瞧瞧,但不知還有解救無有?
劉大人:娘子,我山人再與你仔細查看。
    (這清官,說話之間抬頭看,打量女子貌與容:烏雲巧挽真好看,發似墨染一般
    (同。)
    (面比芙蓉嬌又嫩,小口櫻桃一點紅。)
    (鼻如懸膽多端正,皆因他說話,瞧見糯米銀牙在口中。)
    (兩耳藏春桃環配,楊柳腰枝甚輕盈。)
    (裙下金蓮剛三寸,十指春蔥一般同。)
    (雖然是,渾身上下穿粗布,那一種雅淡梳妝動人情。)
    (舉止端莊多穩重,溫柔典雅不輕狂。)
    (大人看罷時多會,啟齒開言把「娘子」稱)
大 人:但不知,算的是你何人等,說的明白卦更靈。
    (女子見問開言道,說)
女 子:先生留神在上聽:方才你算這個命,是奴的,夫主富全是他名。有奴個,姑舅哥
    哥叫鐘老,就是青兒大長兄。他二人商量做買賣,要上那,句容縣中做經營。他
    已出去七八個月,總不見,音信回來到家中。這幾天,我心恍惚神總不定,所以
    才,請進道爺看分明。
    (劉大人聽罷前後話,說道是)
劉大人:娘子的心誠我的卦更靈。
劉大人:(劉大人聽畢這女子前後的言詞)娘子,這件事,卦中雖有點驚恐,料來大事還
    無妨。
    (列位明公,劉大人是隨機應變,見景生情。)
    (他老人家私訪的事情,並非只這一家,所以說出來的話,都是流口。)
    (頭裡又說有性命之憂,後來又說大事無妨,別當劉大人真會算卦。)
    (書裡交代明白,言歸正傳。)
清 官:(清官爺眼望白氏佳人)請問娘子,姓鐘的這一位,是娘子的表兄?是令夫主的
    表兄呢?
    (女子見問,說道)
女 子:爺,是奴家的親表兄。
大 人:(大人聞聽)這就是了。是你的親表兄,他二人乃是表大舅、表妹夫一路同行。
    再者,娘子不放心,何不打發人到你表兄家問問去?
    (那女子聞聽劉大人的言詞,長歎一口氣,「嗐)
女 子:爺說起我這個表兄,他吃喝嫖賭,無所不干,把一分家私花了個精光。到而今,
    上無片瓦,這身下無錐紮之地。他那來的家?他但凡有個住處,他豈肯把他妹子
    送在我這裡來?
    (劉大人聞聽白氏之言,才知道青兒這丫頭,就是他的表妹。)
大 人:娘子,令夫主在家做何生理?
女 子:種地為生。
清 官:這個地還是你們自置的,還是租著種呢?
白 氏:是我租的。
劉大人:地主是那的人?
佳 人:是北京人氏。
大 人:你們家種著多少地?
女 子:種著七十多畝。
清 官:(清官爺又問說)這地主兒是姓什名誰?
女 子:姓…
    (剛說這個姓字上,把話咽住,往下不肯往下講咧,拿別的話岔過去咧)
這 個:交租子都是我夫主交與他們,我可不能知道。
    (劉大人聞聽這女子的話裡有話,剛要變著方法套訪真情,忽聽那女子開言說)
劉大人:青兒,拿錢打發道爺去罷,
    (青兒答應一聲,去不多時,拿了一百錢,來到劉大人的跟前站住,帶笑開)
帶笑開:先生,把卦禮收了罷。
    (大人聞聽,站起身來,他老人家有心不收那一百錢,恐人看破,反倒不好。)
    (無奈何,接過來帶在腰中。)
女 子:(又聽那女子開言說)青兒,把道爺送出去罷。
    (青兒答應一聲,說)
青 兒:道爺,你兩個山字垛起來--你那請出罷!
    (劉大人聞聽青兒之言,他老人家故意兒的用智說)
劉大人:不好!咦,我瞧你們家這院子裡凶得厲害。莫非黑家有鬼鬧嗎?
青 兒:呸!好喪氣。你們家才有鬼呢!這是怎麼說呢!叫人家怪害怕的,黑家怎麼來拿
    馬子呢?不快出去嗎?必得等著我推出你去?
    (青兒說罷,將劉大人送出街門,咯一聲響,將街門關上。)
    (青兒進去不表。)
    
    
10**時間: 地點:
    (再說劉大人出得門來,瞧了瞧,這一家西邊是個土地小廟,門對過有個四五棵
    (棗樹,門樓於是青灰抹的。)
    (劉大人記准,這才邁步朝前而走。)
    (這清官瞧畢忙邁步,走著道,前思後想這事情:那女子說話有來歷,大有隱情
    (在其中。)
    (回到衙門差馬快,如此這般探真情。)
    (但若得了真消息,立刻鎖拿進衙中。)
    (與民圓案除禍害,也不枉,乾隆爺的御筆親點府江寧。)
    (為官要不與民作主,枉受皇王爵祿封。)
    (劉大人,思想中間來得快,衙門不遠在面前存。)
    (依舊還打後門進,張祿接爺獻茶羹。)
大 人:(大人茶罷來講話)張祿留神要你聽:快傳承差陳大勇,本府有話問分明。
    (張祿答應來講話,邁步翻身朝外行。)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