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因荒旱赴京謀幹 良鄉縣霸道搶親〕)
    (大清乾隆年間,山東武定府陽信縣金家營村有一家進士,名金好善,娶妻王氏,所生兩
    (個女兒,長名金姐,次名鳳英。)
    (金姐年方十六,鳳英年方十四,在閨中習學針黹。)
    (姐妹容貌生得猶如天仙,一家四口度日。)
    (孰料山東連年荒旱,顆粒不收,在家難以度日。)
金好善:(向王氏相商)你看咱這家鄉荒旱不收,難以度日。拙夫之意,咱舉家四口暫避其荒,且
    赴京都謀幹營生度日;如家中年豐之時,再回原籍。未卜夫人心下如何?
王 氏:(回答)妾身乃是女流,不曉外面之事,全仗夫主斟酌便了。
金好善:既然如此,只可投生,焉有等死之理?夫人將細軟之物收拾收拾,包在褥套之內,明日起
    身出行。我去到鄰捨家告別,奉托街坊照看宅舍。(言罷出門而去。)
    
    
2**時間: 地點:
    (母女三人收拾行李已畢,天已黃昏。)
    (金好善走進房門,用畢晚飯,安歇一夜。)
    
    
3**時間: 地點:
    (次日用完早飯,金好善肩負行李。)
    (母女三人隨行,走出街門,把門鎖了,出了村莊,逕奔上京的大路而行。)
    (饑餐渴飲,夜宿曉行,非止一日,來到良鄉縣郊外。)
金好善:(眼望夫人說道)這就好了。前面是良鄉縣城,離京是有限的道路了。咱們在此路旁歇息
    歇息再進縣城。
    
    
4**時間: 地點:
    (良鄉縣城東南有一村莊,名李家寨。)
    (寨中有一家土豪惡霸,弟兄二人,長名李纟唐,次名李紅,搶男霸女,侵奪人家的房產
    (、地畝,作惡多端。)
    (依仗朝內夜裡紅是他表兄,這夜裡紅是鑲黃旗人,官居相位,妹妹又是西宮妃子,陪王
    (伴駕,故此在朝眼空四海,目中無人。)
    (惡霸李纟唐、李紅在書房閒坐,悶倦無聊,吩咐惡奴調轎,上良鄉縣衙門,與郭大老爺
    (閒談。)
    (眾惡奴搭過兩頂大轎,兩個惡霸出書房乘轎,眾惡奴打手皆搬鞍上馬,前護後擁,逕奔
    (良鄉縣城而來。)
    
    
5**時間: 地點:
    (走至中途路上,見道旁坐著半老的夫婦,還有一對十五六歲如花似玉的女子。)
    (李紅吩咐打手去搶,李纟唐)
李纟唐:且慢動手!哥哥未聽人言麼:現在劉同勛奉旨出京閱邊,帶著三口銅鍘,兩口寶劍,先斬
    後奏。今日咱弟兄做了此事,倘若被劉同勛訪知,休說你我弟兄二人有死無生,連咱表兄
    夜裡紅也吃罪不起,擔架不住。
李 紅:這就罷了不成?
李纟唐:我倒有一個主意。附耳過來:這般如此,如此這般。
    (李紅聞言,心中大悅,吩咐一聲落轎。)
    (李纟唐、李紅走至金好善的面前,抱拳當胸,滿面堆歡,施了一禮,假意問道)
李纟唐:表兄一向可好?
    (金好善並不認識,只是發怔。)
李纟唐:十數年的光景未曾會面,你就不認得我表弟二人了?這裡不是講話之處,可到家中再敘寒
    溫。
李纟唐:(令家奴牽過三匹馬來)咱弟兄三人乘馬,表嫂與表姪女乘轎,眾家奴扛著行李。
    
    
6**時間: 地點:
    (不多一時進了李家寨,在府門外下馬,把轎抬進二門以內下轎。)
    (李紅吩咐丫鬟,將她母女三人領到後宅,令侍妾套問名姓,方知是姓金,山東人氏。)
    (李纟唐、李紅陪著金好善在前廳敘坐,家奴捧進茶來。)
    (茶罷擱盞,擺上酒筵,讓金好善上坐。)
金好善:(推托不肯)初次會面,豈肯攪擾?
李 紅:金表兄來到,和家內一樣,怎麼說起客套話來了?
    (金好善聞言,心中納悶)
金好善:我不識認他,他反說出我的姓,雖有表親姓李,不在此處住居,必是多年不會面,移居此
    處,亦是有的。(心中不疑。)
    (三人落座,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李紅)
李 紅:表兄,今日攜著家眷,意欲何往?
金好善:山東荒旱,攜眷上北京投親謀幹。若得一官半職,老來不至貧困。故此攜眷上京。
李 紅:何必去投別人?夜裡紅是我們表兄,乃是當朝首相。我們寫一封薦書,你持書投在相府,
    必然重待與你,何愁不得一官半職?那時表兄再來接家眷,有何不可?
金好善:多感表弟的美情。
    (李紅吩咐家奴取過文房四寶,將墨研濃,把筆舔飽,「刷刷刷」如流水落花,不大工夫
    (將薦書寫完。)
    (金好善在一旁觀看,此封薦書寫得倒也週到,滿心歡喜。)
李纟唐:金表兄,今日歇息一夜,明日起早赴京,早早就到了。
    (金好善點頭應允。)
    
    
7**時間: 地點:
    (李紅來到外面,吩咐家奴備一匹白馬伺候,明晨金好善上京騎坐。)
    (李紅並暗派飛腿王彪在半途劫殺金好善。)
李 紅:事成之後,將馬並行囊、白銀,皆賞給你。
    (王彪領命而去。)
    
    
8**時間: 地點:
    (用完晚飯,三人同榻而眠,極其親熱。)
    
    
9**時間: 地點:
    (次日清晨起來,用完點心,李纟唐、李紅眼望金好善說道)
李 紅:金表兄此去上京,我弟兄靜聽表兄的佳音。這是白銀十兩,銅錢兩貫,以作路費使用,以
    表我弟兄的寸心。
金好善:(只得收下)你表嫂與你兩個姪女還得打擾些日子,求表弟照看一二。
李 紅:那是自然,不勞表兄惦念!
    (三人攜手攬腕,出離廳堂,送到大門之外。)
    (金好善上馬,執手相別,徜徉而去。)
    
    
10**時間: 地點:
    (正往前行,忽見密樹林中躥出一人,花布手巾包頭,緊身的小襖,兜襠褲,花布裹腿,
    (大尾巴魚鱗鞋。)
    (面如兇煞,手執一把截頭刀,站在對面,大喊一聲)
王 彪:你往哪裡走?
    (金好善只嚇得抖衣而顫,口尊)
金好善:好漢休要動怒生嗔!這是行囊馬匹,你牽了去,饒恕我的性命,我闔家人等必感好漢大恩
    !
金好善:(微微冷哂,叫聲)金好善!今日教你死一個明白!量你也跑不了,實對你說吧。適才李
    家弟兄差我前來殺你,他本是當朝首相夜裡紅的表弟,誤認你是他表兄。他弟兄見你兩個
    女兒生得十分美貌,將你一家四口誆進府中,派你上京,差我在此等候,殺了你,好同你
    兩個女兒拜堂成親。我把話已說完,你死不會作糊塗鬼了。
    (金好善聞言,如夢方醒,下了馬跪在地上,哀求饒命。)
王 彪:我奉命而來,焉能饒你的性命?(一刀將金好善殺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