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傳奇聞野老閒評 編新詞稗官借鑒)
    (藉藉頌聲載道,悠悠眾口鑠金。)
    (是非功罪未分明,青史何年論定?一枕黃粱乍熟,半窗紅日西沉。)
    (村言市語任紛紜,姑妄言之妄聽。)
    (這首詞是惜紅居士的杜撰,也算小說家的通例。)
    (凡作小說,無論高底好歹,必有一首詞開首。)
    (這詞的排調,十之有九是西江月。)
    (因此惜紅居士編纂此書也不能不照例辦理。)
    (這部書說的是中國古代一位大員。)
    (這位大員不是科甲出身,亦非是軍功保舉,是從小小知縣起家,一直升到尚書
    (總督,五省的欽差。)
    (這也算得功名到頭,富貴不盡了。)
    (誰知道這位大員生成一種古怪脾氣,生平不喜銀錢,不貪衣食,穿的是破衣舊
    (帽,吃的是淡飯粗茶,見人破爛齷齪的他便喜歡,有人送金玉錦繡的他便生氣
    (。)
    (凡是他老先生的屬下所有戲園、酒館、估衣、綢緞、古董,以及柳巷花街,秦
    (樓楚館,多弄得一星生意毫無,只好叫苦連天,閉門歇業。)
    (所以,雖歷任封疆,卻未曾絲毫享用。)
    (偏又值國家多事之秋,兵連禍結,從長江欽差奉旨督師,帶了數十營不練之兵
    (、烏合之眾,星夜趕程北上,魯莽從事,竟至一敗塗地,不可收拾,嗚呼哀哉
    (,一命歸天,盡忠報國。)
    (朝廷加恩優恤,加官蔭子,賜祭立祠。)
    (這也算得忠義流芳,傳揚不已了。)
    (誰知道,倒樹尋根,追原禍始,以縱庇匪人,定為罪首;官階追奪,恤典撤銷
    (,可憐一輩子赫赫烈烈的聲名,竟弄得此慘慘淒淒的結果。)
    (是非功罪,朝有信史,野有評說,此非吾輩所得議論,編這部書的更不敢褒貶
    (多說。)
    (今就他做州縣時,有幾樁到處頌揚的奇奇怪怪的公案,故老相傳,熟在人口,
    (茶坊野店,你談我講,說是青天老爺的政績,就是小地方的典故,活龍活現,
    (彷彿宋朝的包龍圖,國初的施不全一般。)
    (惜紅居士吃飽了老米飯,穿暖了粗布衣,空閒得不耐煩,便將茶坊野店你談我
    (講的一段段故事搬演出來,作為消愁解悶的活計。)
    (其事之有無虛實、遲早後先,編書的得之傳聞,並非目睹,不敢說句句為真,
    (事事靠實。)
    (真的不得假,假的不得真,看此書的必能理會得,固然不必多慮。)
    (但說了這大半天,到底所說的這位大員姓甚名誰,諸公聽我道來,這就是人人
    (皆知、個個盡曉的銅錘李,李大人。)
    (欲知端的,且聽下回分解。)
    (正是:
    (  身後是非誰管得,滿村聽唱蔡中郎。)
    (第二回 嘉善路初次登程 天河館一人獨酌)
    (前回說銅錘李,李大人,原本是遼東人氏,雙諱持鈞,表字鏡軒。)
    (因有一身絕好的武藝,慣使兩柄熟銅流星錘,所向無敵,因此人給他上個徽號
    (叫作「銅錘李」。)
    (年輕時,因老大人在江蘇做官,便隨任讀書,所以,雖則祖居北地,卻生長在
    (南方。)
    (氣宇軒昂,一表人才,方面大耳,虎背熊腰。)
    (論文,下筆千言。)
    (說武,百步穿楊。)
    (自幼便有大志,不肯以一筆一墨見長。)
    (因此老大人就不肯拗他的性兒,便替他援例報捐知縣,以成全他仁民利物的志
    (向。)
    (這是賢父母因材施教的道理,是天下做老家兒的理當效法。)
    (往往人家子弟聰明伶俐,敢作敢為,就是不能埋頭伏案做老學究的功課,無奈
    (,這為父母的,偏偏指望他讀書,想要中舉,中進士,點翰林,盼個正途出身
    (,卻也不能說他不是正經道理。)
    (哪知道,正與他兒子的脾氣不對,一年耽誤一年,反弄得一事無成,青春枉度
    (,到後來要另改旁的主意也來不及了。)
    (所以教子弟讀書,只要他明白道理,便是真實受用。)
    (倘固執成見,妄想發科發甲,卻是誤人不淺。)
    (即如李公的父母,如果不是明白,定規要他唸書,巴結正途功名,則功業成就
    (反未可知。)
    (閒言少敘,且說他做州縣的公案。)
    (這公案從哪裡說起?倘平鋪直敘,未必處處都有奇聞,案案皆為異事,無非是
    (行香拜廟、攔轎呼冤、枷杖發落及驅逐流娟、捉拿賭博、訪察訟師、嚴辦地棍
    (。)
    (這些尋常案件處處皆是,年年多有,演說些老生常談,豈不令看此書的討厭?
    (今只得將稀奇的案卷,揀那緊要的編出,其餘尋常公牘,一切概不登錄,也許
    (買此書的不枉費錢文,看此書的不虛耗眼力,乃編書的一片苦心,並非偷工減
    (料。)
    (倘必說道:李公做過某縣,為何不編?李公署過某州,因何漏載?某事在前,
    (因何放後?某事在東,為何說西?這實是編書的限於才力。)
    (迫於篇幅,尚乞看書諸公包涵,這過節兒不得不預先交代明白。)
    (今先說他未做官以前一段奇聞:李公隨任的時候,由江蘇到浙江公幹,稟明堂
    (上,獨自出門。)
    (皆因李公素性不愛排場,最不喜的是跟班家丁前呼後擁,所以江浙相去數百里
    (之遠,竟不要人跟隨,為的是閱歷程途,操練筋骨,正是有心人的深謀遠慮,
    (非少年哥兒怕拘束的可比。)
    (因此,家中上人也能放心。)
    (不然,宦家公子豈有獨自出門的道理?)
    
    
2**時間: 地點:
    (卻說李公自從出得家門,手攜行李,不坐轎,不騎馬,走盡大街,便將行李扛
    (起,將雨傘柄挑在肩上,大踏步望官塘大路行來。)
    (饑餐渴飲,不一日到了嘉善地方。)
    (這嘉善是個熱鬧去處,雖非六街三巷,富麗繁華,卻也有兩條五里長的大街,
    (兩邊各行店舖收拾得十分齊整。)
    (李公一面行路一面看那街上買賣。)
    (不覺迎面橫著一條極高大的石橋,橋上有一酒飯麵店,上寫著「天河館」三個
    (大字,兩邊掛著三鮮大面、十錦小碗的招牌。)
    (李公走上橋來,望裡看去,倒也清幽潔淨,便轉過身來,踱進店門,到裡間靠
    (窗的一座上坐下,將行李放在身邊的板凳上,雨傘橫在旁邊。)
李 公:(跑堂的帶著笑過來說)客人用酒?用飯?今天有新鮮的大活鯉魚,還有新出水
    的活剝蝦仁。要酒,有牛莊高梁,陳陳紹興,玫瑰佛手露,請客人隨便點用。
    (一面說,一面將一雙烏木筷、兩碟小菜、一隻五彩花酒杯放在桌上。)
    (李公正在思想,堂倌)
堂 倌:近來本館新添魚翅扒鴨,客人愛吃,也可零拆。
李 公:你說這許多,我一概不用。你給我來二兩燒酒,一大碗清湯麵。
堂 倌:菜呢?
李 公:(李公伸手指指桌面上說道)這兩碟小菜就足夠我吃的了。
    (堂倌心知沒大意思,將嘴一撇,手拿帶巾,回頭高聲叫道)
堂 倌:燒刀二兩,清水面一碗。
    (少停,酒已燙熱,便拿來放在桌上,回身就走。)
    (李公也不去理他,一邊斟酒慢慢地飲,一邊望窗下河邊觀望。)
    
    
3**時間: 地點:
    (此時正在二月盡,三月初天氣,柳綠桃紅,風和日暖,河沿上有淘米的,有洗
    (菜的,有淨衣服的,盡是婦女,卻老少不一。)
    (岸上有十幾個小孩放風箏,有一個小風箏鉤在柳梢上,咋也下不來。)
    (一中年婦人替他拿竹竿去挑撥,竹竿短,樹株高,又夠不著。)
    (李公正看得出神,忽聽得一棒鑼聲)
李 公:咣……咣……
    (震耳,李公突地的嚇了--跳。)
    (正是:
    (  春風三月桃花浪,驚起鴛鴦拍岸飛。)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夜行船賊人探路 天妃廟公子遇仙)
    
    
4**時間: 地點:
    (卻說李公正在吃酒,觀看河邊春景,忽聽鑼聲震耳,嚇了一跳。)
    (定睛看時,卻見一隻船從橋那邊過來,上邊插著黃旗,上面寫著字,是天竺進
    (香的。)
    (後面又是一隻大船,旗上寫的是「欽命頭品頂戴四川總督部堂」。)
    (兩隻船一起敲鑼,所以鑼聲震耳。)
    (探頭望窗下一看,卻有只航船停泊在那裡,桅上燈籠的字是「杭州嘉善」。)
    (原來,南方與咱北省不同,來往盡是水路,有航船,搭客裝貨,定准日期來回
    (,就叫航船,與北方的集船相似。)
    (這條船就是嘉善到杭州、杭州到嘉善的來回船。)
    (李公心中想道:我走了幾天,旱路的風景也都領略過了,今何不就搭這航船去
    (,也見見水路的情形,豈不方便。)
    (便趕緊催面,拿過來就吃。)
    (吃完算賬,共是二十一文銅錢,又額外兩文錢是賞堂倌的酒錢。)
    (立起身,取了雨傘,背上行李,剛要出門,對面來了一人,身穿紅青哈喇馬褂
    (,頭戴青緞邊的夾氈帽,青緞套褲,白布長筒襪,紮著護膝,黑布皂鞋,馬褂
    (的鈕釦都不扣上,胸間露出紫花布襯衣,紮著一條玫瑰紫搭膊,背著一小卷行
    (李,那梢頭露著刀柄,與李公打了一個照面。)
    (李公仔細一看,那人有三十來年紀,鷹頭鼠目,兇惡異常,便知不是個善良之
    (輩。)
    (那人這一雙眼睛也盯在李公身上。)
    (李公趁其回頭的功夫,看見他耳朵後邊有一個小瘤,便記在心上,轉過身望外
    (就走。)
    (心中想道:此人好生奇怪,難道看上我這一肩破爛行李不成?一面想,一面走
    (下大橋,由東邊小夾道轉到河下。)
    (一看,正是停泊航船的地方,便向前高叫道)
心中想:管船的,什麼時候開船?我是要到杭州,特地來搭船的。
    (那船上有個伙計,正在那裡劈柴燒飯,聽見有人搭船,他便探出頭來招呼說道
    ()
李 公:開船還早得很哩!我們這航船有一定的規矩,要到吃過晚飯,落過太陽,還要點
    完一支蠟燭方才開船。你看這太陽還在樹頭頂。客人有事且請去乾,到掌燈時再
    來也耽誤不了。
李 公:(李公聽說道)這也罷了;我且問你,搭船到杭州要多少錢?
船 家:每位四百,飯錢在外。
李 公:飯錢多少?
船 家:你這客人,真沒出過門。一飯一菜,每客三十。這也是我們船家的老規矩,是祖
    宗留下的這個定例,出門人哪個不知道,你還要問嗎?
李 公:這就叫一回生二回熟,下次搭船我就不問你了。我且把這行李放在船上,待開船
    的功夫我來。
船 家:可以,使得。
    (說完,便上前來接。)
    (李公把行李、雨傘就交待他)
李 公:你這管船貴姓?
船 家:我叫燒火阿二,本姓張,因為我媽嫁了姓李的,便又姓李。
李 公:我這兩件東西,你卻收明白了。
阿 二:錯不了,你就是一包金子交給我也錯不了。不要說你這點兒鋪蓋。你且瞧真了,
    這雨傘是拴在包袱上的,回來還照樣交給你。
李 公:是了,是了。
    (說罷,仍轉身由夾道回到橋上。)
    (靠橋欄望西看去,見是十里塘河,兩岸人家接連不斷,房後多有水閣,一群群
    (的鵝鴨隨波上下游泳往來,甚是好看。)
    (怎見得?有詩為證:白毛浮綠水,紅掌泛清波。)
    (李公觀看一回,見天色尚早,便想道:我既到此地,何不隨喜一回,等吃過晚
    (飯,然後下船。)
    (便順著腳步走過橋來。)
    (行不多遠,見有一座大廟,修蓋得莊嚴華麗。)
    (簷下豎著一塊雙龍蟠金的匾額,大書「敕建天妃宮」,正門卻是關著。)
    (右邊門洞裡坐著一位道士,穿著青布道袍,手拿棕拂,面前擺著香盤卦筒,一
    (塊小小粉牌上寫著「善斷吉凶」四個字。)
    (李公向來不信九流三教。)
    (見有許多人在那裡問長問短,便走上前去看個熱鬧。)
    (見那道士童顏鶴髮,碧眼朱瞳,三綹白鬚飄飄欲仙。)
    (李公雖不信江湖,見這道士品格非凡,倒也肅然起敬,不覺上前一步。)
    (道士抬起頭來,看見李公,便立起身來,拱手道)
道 士:貴人何來?請裡面待茶,貧道尚有一言。
李 公:師傅看錯人了。小可初學經商,路過貴地,即欲下船趕路,沒有功夫耽擱,有負
    美意,改日再奉擾罷。
    (說完便轉身要走。)
道 士:(道士攔住道)貴人不必相瞞,此非說話之所。貧道也非本地人氏,早知今日之
    會,自嶗山專為閣下而來,在此恭候已非一日。緣分既到,豈可錯過?閣下試看
    ,貧道豈是江湖騙子?何必如此相拒!
    (李公聽他說話有因。)
    (知非平常,便拱手道)
李 公:師傅言重,學生遵命就是。
    (道士哈哈大笑,叫一個小童將卦攤收起。)
    (道士將袍袖一整,深深的向四圍作了一個揖)
道 士:有慢眾位,改日再請光臨,恕貧道不得奉陪。
    (眾人看道士舉動古怪,個個看著李公,想知個究竟。)
    (誰想這道士忽然下這麼個禮,分明是攆大眾走的意思,卻又是恭而且敬,萬不
    (能挑他的錯處。)
    (只得你看我,我看你,一個個多出門去了。)
    (道士讓李公先行,叫小童領路,走過穿堂,轉彎進月亮門,是一個寬大院子。
    ()
    (松柏成蔭,綠苔鋪地,中有一個團瓢,便讓李公進去。)
    (你道什麼叫團瓢?就是在平地搭一個草屋,彷彿窩鋪的樣子,卻比窩鋪高大,
    (並且整齊乾淨。)
    (大凡修仙學道的,多用這個去處存身,為的是雲遊天下,到處安身來得簡便省
    (事。)
    (閒話少講,言歸正傳,李公走進團瓢一看,並無桌椅,地上鋪著一張棕垫,壁
    (上掛一個葫蘆,西壁下一個石爐,炭火通紅,煎茶初熟。)
    (道士讓李公坐定,便親將葫蘆取下,探手進去,取出兩隻茶杯,就爐上提壺斟
    (茶奉上。)
    (李公接在手內,覺得一陣清香,直通腦際,非尋常雙熏官片的香味。)
    (正是:
    (  寶鼎香濃茶乍熟,幽居人靜鳥窺簾。)
    (不知道士留待李公到底是什麼意見,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老道士預卜前程 凶賊徒再窺蹤跡)
    
    
5**時間: 地點:
李 公:(且說李公接茶在手)老師傅留待學生有何指教?
      一見學生便以貴人相稱,是何緣故?請指示明白。
道 士:閣下家世、事業,貧道卻不盡知。但觀尊容、氣度、骨相,將來必是方面大員。
    目下小有災難,自有天彗星解救,可以無礙。但是貧道有一偈言,君須切記。
    (便在葫蘆中探出一張紙條授與李公。)
    (李公接在手中一看,卻是四言詩一首,上寫道:
    (  自南自北,自西自東。)
    (四三長短,效忠則通。)
李 公:(李公看罷)蒙師傅指迷,奈學生凡夫俗眼,不識仙機,尚求明白指示。
道 士:這四句偈言,即是閣下一生仕途閱歷的境地,日後自見分曉。閣下無份科名,可
    以不必應考。惟官星極旺,從二十八歲以後,便當一帆風順,步步高升。五十歲
    後小有風波,也無大礙。六十歲後更是順利,致君澤民,在此十年。但有一言,
    請閣下弗忘。
李 公:更有何言?並求指教。
    (道士長歎了一聲,說道)
道 士:盛名難副,旁門多誤。日後得志,莫忘此言。以閣下的骨相,倘能捨去紅塵,修
    真學道,大羅金仙可到。可惜俗緣未斷,不能徒脫。一生勞碌,徒博空名,可歎
    ,可歎!
    (李公聽道士的說話,有點不大投機,便起身告辭)
李 公:天已不早,師傅請便,學生尚要趕路。
    (道士也不挽留,便送出團瓢,命小童引路出來。)
    (道土看李公出了月亮門,又遙囑道)
李 公:方才所言,千萬勿忘。
    (李公隨聲答應,一直走出廟門,別過小童,便一迳望西走去。)
    (細想道士的話,似乎在可信不可信之間。)
    (看天氣,已過申牌時分)
道 士:我且去找個地方吃了晚飯,也正是開船的時候了。
    (便轉向大街,找了個小飯鋪吃飯,不必細講。)
    (看官要知,這道士的四句偈言,卻是字字靈驗。)
    (今且將這個道理破解一回:自南自北這一句,說李公隨任南方,服官北省。)
    (自西自東乃由廣西開缺,後來又放山東。)
    (四三長短,四三兩個字,是四川與東三省。)
    (那個長字,想亦必是指著長江。)
    (這個短字,解說不來,或者是此後日子不長?也許是短見的意思?)
    (至於末句,卻分明說是效忠在通州地方。)
    (其盛名難副,旁門多誤二言,又隱隱概括李公一生,且並其身後事,亦預知之
    (,句句靈驗,字字響應。)
    (倘非神仙中人,哪裡能:這樣前知?可惜劫數難逃,事機湊合,終為左道旁門
    (所誤,喪其生平,辜負了老道士的一片婆心,豈不可歎?這是後話,表過不提
    (。)
    (李公吃完了晚飯,出了店門,看天氣已傍晚,日輪西下,明星東現,因是月初
    (時光,卻五月色。)
    (街上店舖半已點上燈火,各家下招牌,上牌門,滿家噼噼拍拍亂響。)
    (李公趁著街上燈光,便急急走過大橋,到泊船的地方,見船家、水手、伙計,
    (多團在一處吃晚飯。)
    (已有六七位搭客先已上船,在那裡閒談。)
李 公:(李公便招呼道)管船的,我那行李雨傘呢?
    (那燒火阿二見是先前來的客人;連忙放下飯碗,掀起艙板,將行李提出,對李
    (公道)
阿 二:客人,您的東西在這裡。您請上船罷。
    (李公走上跳板,跨上船沿,阿二便將行李遞過說)
阿 二:客人,你瞧可對不對?雨傘照舊拴上,卻沒有動一點兒。查對明白,便不與我阿
    二相干了。
李 公:(李公雙手接過)勞駕。
    (便彎下腰走進船艙,將行李打開,鋪得停當。)
    (將鞋脫下,同雨傘捆做一處,便當枕頭。)
    (正在收拾的工夫,又來了四五位客人。)
    (船家晚飯亦已吃完,阿二點了一盞燈籠提進艙來,掛在橫樑上說道)
阿 二:眾位客人都用過晚飯沒有?如投有用,趕快上岸去吃。等這支蠟點去一半,就要
    開船了。
李 公:(眾人道)都吃過了。
    (李公看艙中客人,連自己共十二位。)
    (卻都是買賣場中的人,只有一個少年,方面大耳,舉動大方,不像個生意人光
    (景。)
    (少頃又來了一人,李公一看,正是白天在天河館遇見的。)
    (那個人跳上船頭,在艙門口望裡一張,便說道)
那 個:擠得很啊;我另搭船走罷。
    (翻身復跳上岸走了。)
船 家:(船家高叫道)客人齊了沒有?
阿 二:(阿二望艙中一看)齊了。
    (管船的便叫開船。)
    (水手們解纜的解纜,拔跳的拔跳,撐篙的撐篙,七手八腳,忙亂一陣。)
    (李公回頭看岸上,房屋燈火旋轉移動,便知船己開了。)
    (只因這一開,有分教,血濺船頭屍橫艙板。)
    (正是:
    (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五回 忙中錯黑夜偷頭 客船上天明驚盜)
    (前回說到李公上船,等得開船的時候,已是黃昏將盡。)
    (因是逆水,水手們上岸拉縴。)
    (李公因走了幾天旱路,身體困乏,放倒頭便呼呼的睡熟。)
    (到半夜裡,忽然腹痛,起來大解,見船已停泊。)
    (兩岸蘆葦叢叢,一望荒涼,-不聞雞犬。)
    (只看見滿天星斗,映入水中隨波蕩漾,水手七橫八豎的睡在篷席上。)
    (李公攀住船舷,蹲下出恭。)
    (管舵的正睡,腳下聽、見有人起來,他便坐起敲火吸煙。)
李 公:這是什麼地方?為何停船?
管舵的:此地名八里蕩,前面河身寬闊,強人出沒。這兵荒馬亂時候,夜晚間都不敢走,
    須等東方發白,後面船來搭了幫方敢前進。
    
    
6**時間: 地點:
    (正說之間,忽聽前艄「撲通」一聲,像個人落水的聲音。)
    (李公與管舵的都吃了一驚。)
    (李公連忙束上中衣,立起身來望前艙一看。)
    (並無動靜,只聽眾客鼻息聲如雷動。)
管舵的:此地水鬼很多,必是夜靜出現。待天亮尚早;且睡他一覺再說。
    (李公也進艙仍舊安睡,卻翻來覆去,再睡不著。)
    (等到天色將明,聽管船的喊水手起錨開船。)
    (約行有一二十里,天才大亮,後艄已炊火作飯。)
    (李公坐起身來,見眾客人多睡得很香。)
    (船家燒熟了水,喊眾客人打水洗臉,方才一個個的起來。)
    (管船的將艙門卸開,透進亮光。)
    (眾客人穿衣服的穿衣服,揉眼睛的揉眼睛。)
    
    
7**時間: 地點:
    (忽然,中艙一個客人大叫)
一 個:了不得了!了不得了!
一 個:(打艙板上爬起,連跳帶喊的說道)了不得了!你們大傢伙快來。
    (眾人聽他叫喊,又見他這麼著忙,便一齊湊向前去。)
那 個:(那個客人向他身旁指道)你們眾位快看看,這位怎麼腦袋瓜子沒有了?
    (眾人一聽,各各驚得面如土色。)
    (有幾個膽小的,嚇得牙齒捉對兒的廝打,手腳癱軟、動彈不得。)
    (有膽大的,勉強望前一看,可不是,一個客人彎著身子躺下,那個腦袋竟不知
    (哪裡去了。)
    (枕邊褥子上一大攤血。)
    (管船的聽見艙中發喊,急忙進來,看見這個光景,早趴在艙板上,瞪著兩隻限
    (呆看,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了。)
    (李公一看,卻就是那個方面大耳的書生。)
    (雖然面目和耳朵都沒有了,他的身段衣服,總還認得出來。)
    (那眾客中有個年老的,便向管船的道)
管 船:人命關天,非同小可。你這管船的倒好,呆瞧著,還不快想個主意!
管 船:(管船的哭道)求客人救命!這個天大禍事,叫我怎麼著好呀!呵唷,這個天大
    的禍事,叫我怎麼著好呵!
李 公:你且別哭,哭也是不中用了。且問你,這個客人姓什麼,叫什麼,你可知道不知
    道?是本地人還是外來的?
管 船:搭船的你來我去,哪裡個個知道他姓名居處去?
李 公:這船到什麼地方了?
管 船:(管船的便探頭望外一看說)叫毛家灣。
李 公:是哪裡該管?
管 船:(管船的道)是石門縣。
李 公:這裡離石門多遠?
管 船:(管船的道)只有二十多里。我的爺,千萬不要報官,我可吃不了。
李 公:不報官,你說這事怎樣辦法?
管 船:(那老客道)旁的且慢,你且將船攏岸,讓我們上去。誰在這船上陪死人。
    (管船的急得說不出話。)
    (李公看他可憐,便說道)
李 公:老客人,咱們出門人,誰不願意平安無事?今攤著這個沒頭的人命,哪一個也脫
    不了干係。古人說得好,同船共命。昨幾個咱們十二個上船,今兒個只剩了十一
    個。這個死的,是怎麼樣個死法的?非經官追問,斷然不能清楚。既經報官,咱
    們這十一個人自然免不得要做見證,也斷然沒有拿咱們十一個人給他一個人抵命
    的理。但要分辨清楚,大家便脫了干係。若然走了一個,問官必定追究,且必要
    疑心是他謀害的。所以,若要逃走,那時追拿到案,倒是有口難分。倘然遇見糊
    塗官,一動刑法,更是不得了了。老客人經歷得多,仔細想想學生這話,務必出
    個妥當主意。
那客人:(那老客人)這位先生的話很是有理。但是,我們眾人不過是個旁證,也要曉得
    些因由。若到官,一問三不知,不是去討嘴巴吃嗎?昨兒晚上你們眾位到底也聽
    見些聲響沒有?還有,中艙那位客人緊挨著他,難道一點兒影兒都不知道麼?
    (這正是:
    (  無端禍事從天降,憑是神仙也皺眉。)
    (到底這個中艙客人能知道些影響也無,且聽下回細細道來。)
    (第六回 偷上岸船戶報案 施鐵鎖地保詐錢)
那 個:(那個中艙客人說道)唉,這是哪裡來的晦氣?我是到杭州去望看我丈母的。本
    來打算遲幾天再走,只因我家裡死活的催。昨兒個上船,不想撞著這倒霉的事。
    昨兒開船後,我便睡覺,並沒聽見怎麼聲響。今兒早起穿衣服,看見我袖子上沾
    著一片血,回頭一看,就嚇得我魂都掉了,急忙爬起來喊眾位同看。不是眾位大
    家都看見嗎?
那客人:(那老客人)你老貴姓?
那客人:(中艙客人)我姓黃,名叫道梅。沒有領教,你老呢?
那客人:(老客人)我就叫裴道運,世代行醫。杭州上中下三城,提起姓裴的五世郎中,
    也頗頗有點小名氣。
    
    
8**時間: 地點:
    (說話未畢,那管船的道)
管 船:怪不得那個倒霉,這個倒運。我這管船的更該死了。
李 公:少說笑話,且看看這個客人的腦袋是從哪裡出去的。
      我們大家的行李先齊一齊,等船靠碼頭,便找地保報官。
    (那管船的便前後左右細緬地看了一回,並沒有出路,就是艙上首篷窗上的銷釘
    (卻沒有了。)
    (再看那死的,身上穿著藍綿綢小綿襖,褲旁邊疊著一個繭綢大綿襖,一件紅青
    (羽毛夾馬褂,上放著一條香色綢搭膊,一頂青緞瓜皮小帽,並無有動。)
    (一條印花粗布褥子,差不多被血濕透了。)
    (一條綠綢棉被,一半垫在身子底下,也有血污。)
    (枕頭底下壓著一個帖包,身後邊有一個藍布包袱。)
李 公:若是謀財,怎麼包裹一切都沒有動?若是有仇,特地來害他的,這一船的人難道
    就聽不見一些聲響?
      況且這船是水當中走的,這賊從哪裡上來?從哪裡下去?這事實屬可疑。
管舵的:(那管舵的在後面說道)昨兒晚上那聲響不是嗎?
      還當是水鬼出現。那位客人在後艄出恭,不是也聽見的嗎?
    (李公聽說,也不能不疑心是這個緣故。)
    (這個時候,眾客人嚇壞的也都回過氣來了,七嘴八舌的亂說,這個說)
那客人:必是能水遁的妖精。
那 個:也許是能駕雲的劍客。
那客人:(還有一人說道)這不是偷頭嗎?是有典故的,先前跟我舅舅聽戲,有這麼一曲
    ,想必就是這個事。
    
    
9**時間: 地點:
    (正說之間,船已快到碼頭,遠遠望見市廛的房屋。)
    (李公恐賊在船上,便悄悄囑咐管船的,先上岸找著地保在船埠等候,免得攏船
    (的時候逃跑。)
    (管船的喊個暗號,那拉牽的便將縴繩哩嗖嗖的攏起。)
    (管舵的把舵望懷裡一帶,那只船便慢慢的望岸邊靠了,管船的趁勢往上一跳,
    (將腳往後一蹬,船身重複漾開,那拉縴的仍舊將繩放開,隨走隨放,隨放隨走
    (,一直望前去了。)
    (這裡船上眾客人仍是議論不了。)
    (李公細看眾人,實在不像有殺人的兇手。)
    (看那死人的頸上和那塊血漬,許多蒼蠅攢滿了。)
    (因叫個水手,拿兩塊板豎在兩旁,免得看著噁心。)
    (不多時,船已到岸,管船的同著地保在那裡等。)
    (看見船到,也不等鋪跳,地保便跳上船頭,鑽進艙來,管船的也跟著進來。)
    (地保將板拿開,將他的被子掀起看了一看,又叫管船的摸他腰裡有無物件。)
    (管船的皺著眉,捏著鼻子,伸手往棉襖裡一摸)
管 船:有個搭膊,彷彿有一包洋錢。
    (地保親自動手,將搭膊解下,摸出一個紙包。)
    (打開看時,卻是本洋三十六元。)
    (又摸出一個小手摺,上寫著「李代記」,又有順隆布店的紅字戳記。)
地 保:(地保便向管船的說道)這個東西你且收好,回來要呈堂的。看這個摺子,這位
    客人是姓李,這順隆布店不知在哪裡。既有字號,沒有個打聽不出來。
地 保:(說罷,向眾客人道)你們諸位也都看明白了。昨天晚上到底有人聽見些聲響沒
    有?
    (眾人說沒有。)
地 保:(地保又對管船的說道)你當眾位的面,將這客人的行李點個數兒,好讓我照數
    兒開個清單。
    (一面說,一面在襯衣內掏出一管筆,一本小賬本。)
    (管船的點一件,地保就寫一件,寫完,又將屍身的服色、刀傷記上。)
管 船:(又對眾人說道)這個事非同小可,船主人自然脫不了干係,就是眾位也少不得
    委屈,做個見證。我們奉公而行,也叫無法。現在先同這位管船的老哥到縣上報
    案。你們眾位先不要下船,在船上等侯,回頭大老爺來相驗,伺候回話。
    (說罷,就拿出一條鐵鏈,望管船的頭上要套。)
    (管船的再三哀求,地保)
地 保:公事公辦,人命關天。就單單套這麼個鏈子,還不是便宜你?請走罷!大清早起
    ,為你這屁事,跑到這時候,水米還沒沾牙,你倒偏偏有這許多講究。
      我們當官差的便該死嗎?
    (說罷,將鏈子套上,還要加鎖。)
    (管船的沒法,在身邊掏出兩塊洋錢,雙手奉上說)
管 船:地保哥,地保爺,實在對不起您老。這兩塊錢權且先吃些早點心,再到縣上報案
    罷。
    (地保看見錢,便說道)
地 保:這個客人也不是你殺死的,不過,誰叫你做船主人,還能不報案嗎?咱們哥兒們
    有什麼話不好說?又要您破費。
管 船:(管船的道)這也不是給你老哥,就給伙計們喝碗早茶。
地 保:(地保笑道)我倒看不出,你這位老哥真懂交情,我倒不好意思不收了。但是,
    衙門裡的朋友眼寬手大,你須要明白。這是我為好關照你的意思。
    (說罷便將鎖鏈退下,兩人一同上岸。)
    (又招呼岸上的伙計,叫他坐在船頭上看守,便一同到縣上報案去了。)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這就叫:
    (  有錢使得鬼推磨,無事莫經官裡人。)
    (第七回 寫呈詞代書刁難 憑報單縣官准狀)
    
    
10**時間: 地點:
    (卻說地保同管船的上岸,拉到飯館裡先吃了個酒醉飯飽,又到煙館裡開燈吸煙
    (。)
    (一面去找了個代書先生,同到煙館內,叫管船的把原委細說,那代書先生搖頭
    (閉眼,嘰咕了半天)
地 保:這個案件非尋常可比。人死在你船上,你便是個兇手。倒反要做原告,這不是太
    便宜了?要說是地保訪聞,把你帶到縣裡,先打夾你一回,下在牢監裡,還算委
    屈你嗎?
地 保:(地保拍手道)先生到底是老公事,見得到。好在船老哥也不是外人,這張呈子
    還能照常的老價錢嗎?
管 船:(代書先生道)誰叫咱們相好?
      也沒有法。管船的,你先拿十塊錢出來,少不得我筆下超生。
    (管船的請安作揖地央告,地保從旁又假意的做好做歹,算拿了四塊錢。)
    (寫完呈子,吸完煙,管船的完了賬,代書先生別過管船的。)
    (跟了地保到衙門伺候報案。)
    (轉彎抹角,來到縣前大街口地保叫管船的先上茶館內坐下,他先進衙門,找了
    (值日的班頭同到茶館,先將呈子看過,講好了價錢,又說了許多交情的話,一
    (同來到衙門。)
    (卻好午堂未退,大老爺正在坐大堂,收呈放告。)
    (這位大老爺姓程名方壺,是這門一位清廉正直的好官。)
    (自到任後,把這石門縣治得個吏服民安。)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