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謝良媒笨伯得喜耦 成孽障巧妻伴拙夫)
    (在專制時代,人民未能得到法律的保障,把人命視作兒戲。)
    (不論這一件事情,是否冤獄,受著絕大的冤枉,總先求之于非刑。)
    (受刑的人,倘是稍一含糊,不勝苛刑之苦,無不屈打成招,冤沉海底。)
    (做官府的人,也并不細細推求研討案情如何,究竟是否這人所做,并為了自己
    (前任關係,謬然定讞。)
    (一個好端端的安份良民,就是斷送了一生,并且冒看奸邪凶惡的罵名,官員卻
    (不以為自己的錯誤,反栩栩以為能,這是何等的殘酷。)
    (而且逢到了這一種極大冤枉的事,一般官府,大都抱著所謂官官相護的陋見,
    (絕少可以由上峰超雪,把冤獄平反。)
    (除非是遇見了的確的是清正廉明,愛民如子的官府,才有反平的發見。)
    (如清末時候,楊乃武同小白菜,因奸謀斃親夫一案,便是個明証。)
    (要不是刑部細細追求,把案情追一個水落石出,楊乃武同小白菜,豈不是冤沉
    (海底,永沒有超生之望的了呢。)
    (閑話少說,言歸正傳。)
    
    
2**時間: 地點:
    (卻說在同治年間,江浙餘杭縣倉前地方,有一家豆腐店。)
    (店主姓葛,娶妻喻氏,生下一子一女。)
    (子喚品連,因那姓葛的排行第一,倉前的人,都喚他做葛大,品連便喚做葛小
    (大;女喚三姑,生的醜陋不堪,洋如母夜叉一般,滿身漆黑皮膚,粒粒起縐。
    ()
    (兩條掃帚眉,一對銅鈴眼,滿面麻子,一個塌鼻梁,血盆大口,露出了一口的
    (闊板焦牙。)
    (又是聲如破鑼,說起後來,得嚇人一跳。)
    (而且是生性呆愚,不解椒麥,倉前的人民,沒一個不知道這葛三姑,是個其醜
    (無比的傻子。)
    (葛大在店內,雖是十分勤儉,只因豆腐生涯,每天做的買賣,總是有限,家道
    (很是清貧。)
    (仗著喻氏幫助著在店內燒煮豆腐,也用不起什麼伙計,便將品連亦在店內。)
    (學習豆腐生意。)
    (一家四口,苦苦度日。)
    (那一天,葛大正在店內磨著豆子,預備做些豆腐,應明天的買賣。)
葛 大:(聽的門外有人叫道)姐丈在家中麼?
    (葛大聽的是喻氏的胞弟喻敬天的口音,忙放下磨盤笑應道)
葛 大:是兄弟嗎,快請裡面坐吧。
    (話猶未畢,喻敬天已走將進來,上前見過葛大喻氏,一同坐下。)
葛 大:兄弟到來,可有什麼事情?
敬 天:(敬天笑道)正是。我一來是來探望姐姐、姐丈,二來有一件事情,要同姐丈商
    議。
    (喻氏正舀著一盞茶,自房內走將出來,聽了笑道)
喻 氏:兄弟,什麼事情,巴巴的跑來,同你姐丈商議呢?
敬 天:(敬天笑道)如今南京正鬧著水荒,逃難出來的人,已不知有多少。昨天我們家
    中,也來了一家親戚,姓畢,只有一母一女,便是我的連襟,襟兄早已亡過,剩
    了一個我妻子的姐姐,同了一個姨甥女兒。家中本來自襟兄死後,窮苦非凡。這
    一會被水沖的房屋都倒,家具全失,沒奈何,投奔到我家中。姐姐,你想我如今
    的景況,已大不如前,怎能招留著兩個人在家中吃閑飯。又不能不留著他們,還
    是你弟媳婦子,想的出些法子,說這個姨甥女兒,年紀只有七歲,人也生的不差
    ,雪白粉嫩,的確是伶俐的女孩子,不如找一家好好人家,令她出去做童養媳,
    或是對定親事,可以兩邊住住,幫著做些事情。我一想倒也不錯,又想到了姐姐
    這裡。品連已有十四歲了,你們這裡,正嫌著人口太少,幹事忙碌。倒可以把我
    那姨甥女兒生姑,說合給品連,童養在家中,省得以後品連長大起來,對親困難
    。好得彼此都是親戚,又不費什麼,每天只吃掉些粗茶淡飯。一個女孩子的飯量
    ,也很有限的。而且生姑,人雖七歲,做事倒還不差,什麼提水、煮飯、洗菜、
    淨衣服這些難事,也可以幫著姐姐。到了南京水災平定之後,生姑的母親,倘是
    回去,生姑便可以倆面住住,直待品連娶親,揀一個好日子,同小夫妻兩圓房,
    那便什麼都完啦,豈不是省了到外面去找親事,又得費錢,又是辛苦。姐丈姐姐
    ,你們瞧好不好呢?
    (葛大同喻氏聽了,暗暗的想了一回,覺得敬天這話,很是有理。)
葛 大:(葛大便笑道)兄弟的話,自然是不錯的。可是做姐丈的,你是知道的呀,十分
    貧苦,一些也沒有積蓄,只仗著雙手做事,喂飽肚皮。人家的女孩子,倘是嬌養
    慣的,那就過不來這些勞碌日子。還有生姑的母親,把生姑給我們這種手藝人家
    ,做一天飽一天的,愿意不愿意,這倒先得說個明白。不要到了以後,心疼孩子
    ,便反悔起來,這不是要鬧糟了嗎?不如不幹的好了。
喻 氏:正是。這句話卻得預先問過,不然,倒是麻煩。
敬 天:(敬天笑道)這倒不用慮得。昨天我早已問過他們母女,都說是只要有粥喝,可
    以活命,那就是了。好得大家是至親,難道還能反悔不成。
    (喻氏心中,本因著家中事多人少,又用不起伙計,同品連養一房媳婦,年紀雖
    (輕,總可幫著做些雜事,聽了敬天的話,很是歡喜,即向敬天)
向敬天:既是兄弟這般說話,那是最好也沒有的了。只是可要什聘禮銀子等東西呢,那卻
    又得打點哩。
敬 天:(敬天笑道)生姑的母親,早已說過,并不是把女兒賣給人家。要什麼銀錢財禮
    ,是同人家對一門親家,一概不用。以後到了圓房的時候,再預備一些,那便是
    了,如今只須雙方說定,換了八字,便把生姑領到家裡,一切都算完哩。所以這
    財禮銀子,也無須打點得哩。
    (葛大聽得竟有這般便宜親事,不用一些財禮,便能媳婦到手,豈有不愿之理,
    (忙滿口答應。)
    (敬天見葛大喻氏都已應允,心中十分歡喜。)
    (又閑談了一回,起身告辭。)
    (說定明天,領生姑前來,拜見葛大、喻氏,調換品連的生辰八字。)
    (葛大點頭答應,送敬天出了大門,回到裡面。)
    (喻氏只喜得滿面是笑,向葛大)
向葛大:這真是意想不到的事情。我們家中,正為著人少,作不來活計,來一個七歲的女
    孩子,好歹也可以幫著我一把呀,只是兄弟,明天便得把人領來,換品連的八字
    ,你也得去請人寫一個,預備好了。還有什麼旁的需用東西,也得籌備一下。總
    是一件喜事。喜燭兒定得點一對兒。明天兄弟,是個大媒,媒酒卻不能不喝一杯
    ,這是喜酒,不能將就過去。這些些事情,今天都須安排舒齊,免的明天孩子已
    來了,一切都沒有安排,吃人家笑話。
葛 大:(葛大笑道)這是容易,八字帖子,我立即請人家去寫,喜燭等東西,即出去買
    來,這都不要緊,不必這般慌張。明天既要請兄弟喝上一杯媒酒。卻要煮些體面
    菜肴,那仗著你了。
喻 氏:(喻氏點頭道)那是自然,你快去買吧。
    (葛大匆匆地的取了些銀錢,出門而去。)
    (喻氏自在家中,料理活計。)
    (這時品連也在家中,幫著喻氏磨豆煮漿,照顧門面。)
    (不一時,葛大已是回來,手中提著一付香燭,同了和合甲馬,還有些乾果蔬菜
    (等物,同了兩瓶陳酒。)
    (見了喻氏,笑道)
喻 氏:帖子已寫就了,你瞧瞧可是這樣的嗎?
    (說著在懷中取出一付大紅全帖,授給喻氏。)
喻 氏:(喻氏笑笑道)你真是快活糊塗了,我又不識字,怎地知道對不對呢。人家識字
    的人,寫出來的東西,總不會錯的。
    (便接將過去,供在上面。)
    (又把香燭蔬菜,也放在上面桌上,把酒收好,只等到了明天,預備一切事情。
    ()
    (一宿已過,到了明天。)
    (葛大、喻氏都是絕早起來。)
    (喻氏忙到街上,去買了些魚肉之類,在灶上煮燒起來。)
    (品連同了葛大,在外面照應買賣。)
    (喻氏把菜肴約略煮好,忙到外面,把和合甲馬,同了八字帖子,供在上面正中
    (,燭台香爐,俱都放好,將蔬菜烘在和合面前。)
    (安排就齊,仍回灶上,料理酒肴,忙亂了一回,聽的門外敬天已在那裡叫道)
敬 天:姐丈已起了嗎?
    (葛大聽得,忙迎將出去道)
葛 大:兄弟快進裡面坐吧。
    (話猶未畢,早見敬天同了一個年有四旬的婦人,一個伶俐女孩子,走將進來。
    ()
葛 大:(葛大一見知道便是畢生姑同了母親忙讓著道)親家太太,可到笑話,真不成樣
    子哩。
    (生姑的母親,連聲謙遜,進了屋內坐下。)
    (喻氏也到外面,一同見過。)
    (細細把生姑一看,生的雖小,卻美麗非凡。)
    (兩條春山眉,似戚非戚,一雙秋水眼,亦明亦蕩。)
    (雪膚花容,端的是一個可喜可愛的女孩子。)
    (把葛大、喻氏二人,喜的個只是嘻嘻的笑。)
敬 天:今天恰巧是好日子,姐姐、姐丈便把品連八字,交給了我,給親家太太帶將回去
    ,那就是了。
    (喻氏聽了,忙命葛大點了香燭,喚品連拜過。)
    (敬天即喚生姑,拜見了公公婆婆。)
    (葛大、喻氏只是呵呵大笑,受了品連同生姑四拜。)
    (品連又了拜岳母,謝了大媒。)
    (葛大把八字貼子取下,交給敬天。)
    (敬天接過,授給生姑的母親,又在懷中取出了生姑的字庚,笑著)
笑 著:如今你們是親家了,諸事都可以互相照呼。
    (說著,把字庚給了葛大。)
    (葛大命品連供在桌上。)
    (喻氏這時,早笑哈哈地進了廚房,品連也進去相助。)
    (生姑的母親,向生姑)
向生姑:生姑,在這裡,萬事得聽你公公婆婆的言語,不能貪懶。已是一家人了,將來在
    這裡過一輩子的日子哩。咱過了幾時,到來看你,等待家裡的水平了,咱還得回
    去。過了一二年光景,你也可以回來瞧瞧。
    (生姑聽一句應一句,兩眼之中,早忍不住掉下淚來。)
敬 天:這又奇了,今天是好日子,怎地哭起來了,快進廚房去,幫你婆婆去煮飯吧。
    (葛大聽了,忙笑道)
葛 大:兄弟這卻不對,今天生姑還是第一天到我家中,怎好就命她去操作呢,便是新媳
    婦子,也須三朝之後,才去做羹湯,孝敬公婆呢。好的也沒有什麼了不的大事,
    早都預備好哩。讓她安安穩穩的喝一杯喜酒,兩個吉利兒吧。
生 姑:(生姑的母親笑道)啊呀,了不得呢,生姑不知生來的什麼福氣,到了這般疼孩
    子的公婆家裡,可是一個媳婦兒,總的侍奉公婆的。生姑雖小,不能說不是媳婦
    兒。再沒有婆婆煮飯給媳婦兒吃的。以後不論什麼事情,只要生姑能做,不妨命
    她去做去就是。
葛 大:(葛大笑道)親家太太,這卻不用大謙。我們這般人種,一個人就有一個人的事
    ,閑著是沒有的。只是因為今天,是他們的好日子,又是第一天到我家中,倘是
    立即把他使喚得一個腳不點地的往來操作,還像什麼樣兒呢。
    
    
3**時間: 地點:
    (正說話問,喻氏已笑哈哈地的捧出一盤菜肴,安放在桌上。)
    (品連忙放上五個杯子,五雙匙著。)
    (葛大便把兩瓶酒取出,舀著熱水溫熱,笑嚷道)
葛 大:親家太太,請來喝一杯喜酒吧。
向敬天:(又向敬天)兄弟,這杯謝媒酒,可是要喝的。
    (敬天同生姑的母親,忙含笑道)
敬 天:那可不敢當哩。害親家太太忙碌,快一齊來喝一杯吧。你們二位,是公公婆婆,
    小孩子敬一杯兒,這真是應該的哩。
    (喻氏正又端出了兩色菜肴,放在桌上,聽生姑母親這般說話,忙笑道)
生 姑:沒什麼呢,快喝吧,遲了得涼哩。
敬 天:姊姊這樣的忙碌,怎好坐呢。
    (葛大知道敬天等二人不肯就坐,便笑著喚喻氏一同前來就坐。)
    (喻氏即回到廚下,洗了洗手,將飯置在飯籃之內,方走到外面,一面笑道)
一 面:怎地這般的客氣,快喝酒吧。
    (一面讓二人上坐。)
    (二人謙遜了一回,生姑的母親,坐了上面,敬天坐了客位,喻氏打橫,葛大在
    (下面相陪。)
    (葛大提起酒瓶,在各人杯內斟一杯,又笑道)
葛 大:生姑也來吧!今天是喜酒,都的喝一杯兒的。
生 姑:(生姑的母親忙道)這不可能沒品連不坐,倒喚生姑坐的。
敬 天:那也不必再客氣了,品連同生姑一齊來吧。
    (葛大聽了,方命品連,坐在喻氏一旁。)
    (生姑即依著母親坐了。)
    (三姑在一旁,坐著要肉吃。)
    (喻氏即也弄了些肉,放在飯上,給三姑吃。)
    (敬天一瞧桌上,共排著八只大碗,滿滿的裝著魚肉,細細一看,見一碗是紅燒
    (粟子肉,一碗是麻椒雞,一碗青菜。)
    (還有一碗,卻是雪菜蝦米湯。)
    (都燒的濃油直透,五香撲鼻,真是色香味三者都佳,便笑)
便笑著:端的是忙碌了姊姊,煮了這般多好菜。
喻 氏:(喻氏笑道)兄弟說那裡話來。今天給品連領媳婦兒,難道就喜酒也不預備一杯
    嗎?
    (說著,舉起酒杯,讓生姑的母親、敬天二人飲酒。)
    (飲過一口,即一齊吃菜。)
    (葛大把酒瓶在生姑、品連杯裡也注了半杯笑道)
葛 大:喜酒總的喝一口兒。
    (慌得生姑忙站起身來道謝。)
    (六個人在桌上,連說帶喝,鬧過了一陣,把兩瓶酒喝完,喻氏方命品連到廚下
    (去把飯籃捧出,一同吃飯。)
    (飯畢之後,喻氏、品連把殘肴收拾清楚,泡上香。)
    (敬天同生姑的母親又在葛大家中閑談了一回,見天色不早,即起身告辭。)
    (臨走之時,生姑的母親,又把生姑叫到面前,細細的咐囑了一番,方告別葛大
    (、喻氏,同了敬天,一同回去。)
    (生姑直送到門前,忍不住雙淚交流,呆呆地站了半晌,見母親已是去遠,才回
    (到裡面。)
    
    
4**時間: 地點:
    (自此之後,生姑已做了品連的童養妻子。)
    (葛大、喻氏二人,見生姑甚是伶俐,心中很是歡喜。)
    (生姑也很和順,每天幫著喻氏淘米、洗菜、漿洗衣服,都能做得很好,喻氏只
    (喜的滿面是笑,常是稱贊生姑。)
    (誰知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葛大竟生起病來。)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末路悲風淒涼透骨 荒村苦雨歲月煎心)
    
    
5**時間: 地點:
    (話說葛大,喻氏夫婦,由喻氏胞弟說合了畢生姑給品連做童養媳。)
    (葛大夫婦很是歡喜。)
    (又見生姑十分聰明伶俐,可以幫助喻氏辦理家事,喻氏很是快活。)
    (誰知過了幾天,好事不常。)
    (葛大有一天,絕早起身,在店內做了一口豆腐,到了午間,午飯已過,葛大覺
    (得身體困倦,便在店內向桌上一伏,竟安然睡去。)
    (這時候正是深秋天氣,寒風凜凜。)
    (葛大睡在桌上,受了一陣涼風,打了一個寒噤,身上都露了栗膚。)
    (及至一忽醒來,覺得身上寒冷透骨,連打了幾個噴嚏,頓時有些頭目森森起來
    (。)
    (知道受了寒氣,忙起身披上一件棉襖。)
    
    
6**時間: 地點:
    (當時也不以為意,到了晚間,卻覺得頭眩鼻塞,耳鳴目昏,四肢酸楚,坐立不
    (住,便向喻氏說了,欲先去安睡。)
    (喻氏忙在葛大頭上一摸,卻是灸熱非凡,不禁吃了驚。)
    (慌忙到裡面把床上被褥鋪放就緒。)
向葛大:快些睡吧,你發熱呢,待我去買一服風寒疏散的藥,濃濃的煎了服下,蓋上被兒
    ,出一身大汗,把風寒趕出,即便好了。不然,明天沒人作活計呢。
葛 大:(葛大點頭道)正是。倘直是生起病來,誰人能作買賣呢,那就糟了。
    (說畢,忙忙的脫了衣服,睡將下去。)
    (喻氏即把一床重被,同葛大蓋好。)
    (一面取了些錢,命品連快些出店,到街上錢寶生所開設的愛仁堂藥鋪,托錢寶
    (生撮一服發汗風寒的藥料來,煎給葛大吞服。)
    (倉前地方,本是個市鎮。)
    (只有錢寶生開著家愛仁堂藥鋪,并沒有第二家藥店。)
    (那錢寶生,便是愛仁堂藥店的主人,也懂的一些醫理,常是同人家瞧瞧小病。
    ()
    (所以倉前鎮上的人民,遇到了受了感冒、發熱起燒,也不請醫生診脈,只到愛
    (仁堂去,向錢寶生討藥。)
    (今天喻氏見葛大發燒的甚是灸手,怕真的病倒,沒人可做買賣,便也忙忙的命
    (品連到愛仁堂去,向錢寶生撮藥。)
    (品連領命。)
    (飛也似的去了。)
    (喻氏在家中,即在外面收拾了一回,開了店門。)
    (品連也拎了一服飲藥,走將回來。)
    (喻氏忙取過一個瓦罐,把藥放下,注了水在爐上煎了一回,煎得濃濃的八分一
    (碗,端至床上,叫葛大道)
喻 氏:快把藥趁熱喝下,重重的出一身大汗,明天病便好哩。
    (葛大被喻氏叫起,欠起身子,將藥服下,依舊睡倒。)
    (喻氏即把被褥同葛大蓋和嚴密不透,自己收拾了杯盞,自到外面同品連、生姑
    (一齊吃過晚飯,三人一同收過殘肴,洗滌乾淨。)
    (喻氏即到房中,一瞧葛大,雙頰炙燒的似火一般的通紅,鼻寒氣重,在床上翻
    (來覆去,祇不安穩,知道病勢不輕,心中很是急著。)
    (便命品連、三姑,睡在外面。)
    (生姑在床下地上,鋪下草席被褥,睡在床下,萬一夜間有什麼事情,可以叫喚
    (起來。)
    (生姑聽了,即把自己的被褥抱到裡面,鋪在地上,先自睡下。)
    (喻氏也胡亂的在葛大足旁睡了下去。)
    (聽的葛大漸漸的有些睡熟,喻氏忙碌了一天,身體很是困倦,也朦朧睡去。)
    (及至一覺醒來,見天色已是發了魚肚白色,忙坐起身來,瞧葛大,雙眼似開似
    (閉,竟有些昏沉的模樣。)
    (喻氏心中,不禁亂跳,即把手在葛大頭上一摸,卻仍是炙手非常,并不退了寒
    (熱,不覺焦急起來。)
    (知道今天葛大不能再起身操作,可是家中不能一天不做買賣,是個做一天吃一
    (天的清貧人家。)
    (葛大平日,雖也略略有些積蓄,卻甚是細微,坐吃山空,萬萬不能支持。)
    (虧的昨天,製就的豆腐、百頁等物,還剩下不少,自己同品連,隨了葛大,也
    (學得些做豆腐的手藝。)
    (今天葛大就不起身,自己同品連、生姑三人,也可勉強支持買賣。)
    (不過倘是葛大有了半月十天,病體不好,那就應付不來的了。)
    (當下喻氏忙忙起身,叫醒了品連。)
    (生姑,一同起來,開店做買賣。)
    (三姑這時,也已醒了,只坐在一旁呆看。)
    (喻氏忙了半晌,聽的裡面葛大叫道)
葛 大:品連,快取杯茶我喝吶!
    (品連聽了,忙答應一聲,在茶壺內倒了一杯熱茶,送到裡面。)
喻 氏:(喻氏也走到裡面問道)怎麼樣了?
葛 大:不行呢,頭痛的很。
    (喻氏一望葛大,見他面上依舊緋紅的如火烘一般,知道尚是燒得厲害,即向葛
    (大道)
喻 氏:今天請個大夫來瞧瞧吧。我看你的病是不輕呢。
    (葛大聽的,嘆了一口)
嘆了一:我們這般人家,做一天吃一天的,難道還能化錢服藥不成?我想捱兩天總能好的
    ,別多化了冤枉錢,我又不能起來做買賣,沒有了錢,連飯都要沒有得吃哩,還
    說什麼請大夫服藥呢?
    (說罷,雙目之中,竟落下淚來,嗚咽個不住。)
喻 氏:(喻氏忙安慰道)你別這麼了,自己身體要緊,話不是這樣說的。家中全仗著你
    一人做買賣過活,我是一個女人家,怎能支持門面,品連又小,生姑比了品連又
    小幾歲,人卻伶俐,也是個女孩子呀,只能幫著我做些煮飯洗衣等家事。應付做
    買賣越發的不成功的。三姑這傻子,愈其是不用說了,呆的這般情形,連米麥都
    分別不出的,還說什麼別的事情。你倘是有個三長兩短,叫我怎麼辦呢?
    (說著也不覺嗚咽起來。)
不 覺:(又暗聲道)你快些別悲傷,請大夫來瞧瞧是正經。身體好了,多做些買賣,不
    強似病在床上,不能開店了嗎?
    (葛大聽了,只是搖頭。)
    (喻氏也不管他。)
    (出去外面叫過品連,到街上去請大夫。)
    (品連領命飛也似的去了。)
    (喻氏自在家中,整理家事,命三姑看守門戶。)
    (生姑在裡面,瞧著葛大,可要什麼茶水,服侍葛大。)
    (不一刻,品連回來,已請下了大夫。)
    (到了午後,大夫到來,喻氏接迎進去,坐在床旁,喻氏先把葛大昨天白天受了
    (風寒,晚間得了病症的話,細細向大夫說明,大夫聽了,便向葛大面上望了望
    (氣色,取過幾本舊書,枕了葛大手腕,靜心診脈。)
    (診過之後,又瞧了瞧葛大舌苔。)
    (瞧畢之後,不禁皺眉著臉,只是搖頭。)
    (喻氏見了,知道病勢沉重,忙問道)
喻 氏:大夫,這病還不要緊嗎?
不 覺:(大夫道)這病乃是由食滯夾風寒而起,平時總是很貪涼爽。在夏季內受足了風
    寒,又加著積滯辛苦,昨天借著受些秋氣尖風,遂一發不可收拾,已轉入傷寒之
    症。病勢很是鄭重,目下快些調理,或者還不要緊。
    (說畢,立起身來,走到桌邊坐下。)
    (生姑早把紙筆墨硯預備舒齊。)
    (大夫即坐下開寫藥方,喻氏取錢打發了看封,仍到裡面。)
    (大夫開下藥方,自出門去。)
    (喻氏、品連一同送過,忙把藥方交給品連,到愛仁堂去抓藥。)
    (抓來之後,即趕忙把藥煎好,送到床邊,扶起葛大,趁熱喝下。)
    (葛大仍舊睡好,喻氏把被褥蓋好。)
    (一天過後,明天早上,喻氏起身之時,忙先一瞧葛大,卻仍是炙手異常,病勢
    (很是沉重。)
    (比較了昨天,有增無減。)
    (雙頰之上,燒的如紅露一般。)
    (上下嘴唇,竟已發了焦紫顏色,只嚷著要茶喝。)
    (喻氏心中,十分著急。)
    (這天的店,也無心再開,只忙著料理葛大病症。)
    (無奈葛大的病症,每天只是有增無減,服下的湯藥,渾如石沉大海,一些兒功
    (效沒有,把喻氏急得一籌莫展。)
    (品連、生姑,也都愁眉不舒。)
    (連三姑這般的傻子,也只呆呆地望著葛大,一言不發,只聽得床上葛大不住的
    (呻吟,喻氏瞧著葛大病勢情形不好,暗想自己是個女流之輩,平日全仗了葛大
    (,每天開店做些買賣,方可苦度光陰。)
    (到如今葛大一病這般的幾天。)
    (葛大從前辛勤刻苦,略略存的一些款項,已被葛大病中用得一乾二淨。)
    (并且這幾天醫藥費,已由典質而來。)
    (萬一的葛大有什麼變故,自己一人如何可以支持。)
    (想到這裡,心中益發的難受起來。)
    (忙打定主意,喚品連道)
葛 大:品連,快到你舅舅家中,請舅舅到來,我有事請商議呢。
    (品連平日年紀雖小,常是隨著喻氏到敬天家中,所以倒認的路途。)
    (聽的母親吩咐,忙答應一聲,到房中換了一件乾淨短衫,慌忙出去,飛也似的
    (向敬天家中去了。)
    (喻氏在家中,悶悶的坐在葛大床邊。)
    (約有半個時辰。)
敬 天:(聽的外面敬天叫道)怎地姐丈有了病呢,姐姐怎不早命品連到我家中來叫我呢
    ?
    (話猶未畢,敬天早自外面匆匆走入,品連隨在後面。)
    (喻氏見敬天到來,嗚咽)
嗚 咽:兄弟,你瞧你姐丈,病到這般光景,萬一有一個不測之處,叫你姐姐怎麼過呢?
    (敬天一面走到葛大床前,向葛大細細觀看,一面向喻氏道)
向葛大:姐姐,且別悲傷。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吉人自有天相,不久自然就好
    ,快請大夫要緊。
喻 氏:正是呢。這幾天請了大夫,診脈服藥。可是服下藥去,一些兒效驗也沒有,我們
    家中。都靠著做買賣生意,才有些飯吃,如今你姐丈一病了這許多日期,每天又
    得請大夫撮藥,那一件不要化錢,又不能開店賺錢。把你姐丈沒有生病的時候,
    每天節省下的一些,早花個精光。這幾天還虧是典了些衣服,方能請個大夫。這
    般下去,怎生得了呢?倘是你姐丈得些什麼,那越發的沒法料理哩。
    (說到這裡,雙目之中,兩行清淚,早向下直挂,聲音也變成了泣不成聲,敬天
    (聽了,心中很是悲傷,便把葛大面上細細一看,見葛大面色,已枯白的一些血
    (色沒有,又帶著一般黑氣,雙目下陷,兩顴削縮,上下嘴唇,都燒的焦黑顏,
    (已是瘦的不成模樣,知道病勢非輕。)
    (正欲回身向喻氏商議,恰巧葛大這時,猛一睜眼,見敬天立在床邊,便點了點
    (頭,帶著喘道)
向喻氏:兄弟,你來了嗎?我卻不成了。你姐姐同你外甥,都要你照顧些,我死了也感激
    兄弟的大恩。
    (說畢,痰氣上涌,忙伸手向喻氏要茶。)
    (一雙枯手,卻瘦得似鳥爪一般,只抖個不住。)
    (敬天瞧了,心中忍不住一酸,雙目中的悲淚,禁不住流將下來。)
    (又怕葛大看了傷心,反添了病症,忙把手帕抹過,低聲道)
葛 大:姐丈何必這般的傷心。只要請個好大夫來,服下藥去,自然病就好哩。
    (喻氏這時已取上茶來,端到葛大口邊。)
    (葛大喝了一口,點頭)
點 頭:但愿如此,可是不中用的了。兄弟,可得瞧同胞面上,你姐姐總要你照應。
    (敬天一面安慰葛大,一面向喻氏道)
一 面:姐姐,這幾天請的是誰來瞧病呢?開下了什麼藥方?
    (喻氏即在床前抽屜之中,取出了藥方,給敬天觀看。)
    (敬天看了,知道是傷寒重症。)
    (藥方上的藥案,開得十分凶險。)
    (又瞧見葛大病體,知道很是厲害,心中也很著急,便向喻氏)
便向喻:姐姐,如今也別說旁的,開店做買賣,那自然是不成功的了。姐丈病症既然這般
    的沉重,趕緊的找個好大夫瞧瞧。病好之後,方能再做生意。不然這般的拖延下
    來,越發的不好呢。
喻 氏:話是不錯的。只是兄弟你知道的,似你姐丈這般光景,請幾個普通大夫,撮藥等
    病中費用,已是很難的了,怎能去找好大夫呢?那裡來的錢呀?
    (說著,不覺又嗚咽起來。)
敬 天:(敬天忙道)姐姐,且別悲傷,這不是哭的事情。我的家景,也不大好,不然,
    這一些些還用說的嗎?如今這樣吧,我先借十塊錢給姐姐,請大夫要緊。姐丈好
    後,再還我就是。
喻 氏:(喻氏點頭道)兄弟的景況,我也知道的。可是如今是沒法的事,只能這般的了
    。待你姐丈病好之後,再歸還吧。
敬 天:姐姐這倒沒有什麼,彼此都是至親,也無用客氣什麼。誰沒有困難的日子呢?
    (當下即在腰兜內取出了十塊雪也似的大洋,交給喻氏,喻氏收過,敬天又安慰
    (了一回喻氏同葛大,又向生姑)
向生姑:生姑,前天你母親托人寄信來說,停幾天要來瞧你哩。
    (生姑本很想念母親,聽敬天這般說法,心中甚喜,便點了一點頭道)
生 姑:姨夫,母親來了,千萬請他老人家來瞧俺,俺正想念呢。
敬 天:那是自然,我還有些事呢?你在這裡,好好侍奉你家公婆。
    (生姑連忙答應。)
    (敬天即起身告辭。)
    (喻氏送了幾步,自進房去,忙又喚品連去請大夫,同葛大診病服藥。)
    (無奈葛大病體沉重非凡,服下藥去,依然一些效驗沒有,反越發的加重起來。
    ()
    (過了兩天,竟是人事不知,口中只說囈語。)
    (喻氏慌了手腳,知道不好,同品連、生姑、三姑四人,盡夜衣不解帶的侍奉湯
    (藥,家中錢又困難,敬天的十塊錢也用的差不多了。)
    (喻氏等四人,已累的憔悴不堪。)
    (又過了一天,喻氏見葛大的模樣,不似可以好的了。)
    (大夫又來診病,也只是搖頭,連藥方也不肯開下,長嘆走了。)
    (喻氏知道沒有挽救希望,心中悲哀,自不必說,雙目之中,只流著眼淚。)
    (暗想家中,已是一錢沒有,倘是葛大橫將下來,一切後事費用,怎生的了?忙
    (命品連,去請敬天到來商議。)
    (敬天聽的葛大將要不好,忙同了妻子王氏,隨著品連趕到喻家,喻氏一見,早
    (忍不住痛哭起來,向敬大道)
喻 氏:兄弟,這怎麼好呢?人是瞧上去不中用的了。可是萬一的橫將下來,家中一些沒
    有,如何得了?
    (敬天也覺悲傷,一面止住了喻氏哭泣,一面走到床前,一看葛大,已是雙目昏
    (花,只是胡叫亂說。)
    (一口牙齒,也燒的如焦炭一般,欲知葛大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 椿樹凋殘董花花折 桂華皎潔蘭葉芬芳)
    
    
7**時間: 地點:
    (話說喻敬天,同了妻子王氏,聽的葛大病重,忙奔到葛家,一踏進後門,喻氏
    (一見,早雙淚交流,十分悲傷。)
    (敬天、王氏二人到床前一瞧葛大,見葛大這時,已是雙目昏花,連人也不認識
    (的了。)
    (手足不住的牽動,口中只是胡言亂話。)
    (知道光景不好,說不定旦夕之間,有絕大變故。)
    (心下雖不明言,知道葛大已不久于人世的了。)
    (便回轉身來,在外面坐下。)
喻 氏:(喻氏嗚咽著道)兄弟,不想你姐丈,竟一變即變到如此地步,瞧他人是不成功
    的了,只是有一件,萬一你的姐丈橫了下來,叫你姐姐兩手空空,怎麼辦理呢?
    叫你姐丈,赤身露體,去下泥坑不成?這非請兄弟同我想個法兒,是過這件大事
    ,做姐姐的,心裡總知道的哩。
    (敬天聽了,暗暗一想,這件事情,雖說得不錯,可是自己也非是個有錢的人,
    (葛大死後,一切棺木衣衾等物,最省儉些,也得數十兩銀子,一時那裡去取呢
    (?倘是一無預備,真叫姐丈赤身露體,下泥坑不成?自己瞧在同胞上,也不能
    (不同喻氏想個法兒。)
便向喻:姐姐這話,再也不錯的。萬事都須先行預備一下,免得臨事困難。不是兄弟說一
    句不知進退的話,依兄弟看來,姐丈這病,實是凶險得很,快些辦後事要緊,先
    沖一沖喜再說。
    (喻氏聽了,禁不住啞聲痛泣起來,含著兩行悲淚,向敬天)
向敬天:兄弟,姐姐早想到了這件事情,只因家中除了開店的許多家具之外,連一件光鮮
    些的大挂子,都當掉的了。把家具去賣,一時又沒人要,這如何是好呀?
    (敬天也不禁愁眉不展起來。)
    (立起身來,在屋內團團的走了幾個圈子,把手在頭上搔了一回,仍然想不出一
    (個妙法。)
    (王氏在一旁,忍不住向喻氏道)
忍不住:姐姐,這事如今也說不得了,這是姐丈最後的一件大事,不能含糊,非得即速預
    備妥當。不然,人是不成功了,一件東西沒有,那怎麼辦呢?以俺看來,姐丈萬
    一不好,只剩了姐姐同了三個孩子,品連最大,也也有十四歲哩,不能再開店做
    買賣了,必的另想別法。這些開店家具,倒也不少,留在家中沒用處,不如把這
    些東西,命你兄弟想法賣掉,或者可以得到數十塊錢哩。再是不夠,那便容易想
    法了。
喻 氏:弟媳婦的話,固然不錯。這些家具,留在家中,本來不能再行應用,但是誰要這
    些東西呢?
王 氏:這也說不的了。把這些東西,賤價賣掉,大約還不致沒人貪這便宜。前日俺聽見
    你兄弟說過,不知有誰要開豆腐店,賣給了他,豈不是一得而兩便呢?
敬 天:這事我早已想到,只因那人雖說是要開店,卻得停上一二個月的光景。如今這裡
    ,乃是立即等著用錢,怎能等著。
喻 氏:既是這樣,能不能先在那裡借上幾十塊錢,利錢不妨厚些,這也沒法的事。將來
    兄弟向這要開店的人說好,這些東西賣給了他,就把這錢還了人家。不怎樣,越
    發的難了。
    (敬天聽畢,又低頭沉吟一回,方向喻氏道)
敬 天:這個辦法,錯是不錯。或者可以成功,不過利息卻很重的,除非是到放印子錢的
    山西人手中,才能借到,待我去同他商量一番,就把家具作抵,將來由我把家具
    賣掉,再把本利算清,不知他可能答應,待我去商議一回。成與不成,再來報告
    姐姐知道吧。
喻 氏:一切都費心兄弟,瞧在同胞面上,幫著你姐姐。你姐丈一個不好,在九泉之下,
    感激兄弟的。
敬 天:都是至親骨肉,這還用客氣嗎。
喻 氏:(又向王氏道)你在這裡陪伴著姐姐,俺去商量。
    (說畢,卻飛也似的出門去了。)
    (喻氏同王氏,帶著品連、生姑、三姑三人,仍回房中。)
    (一瞧葛大,竟是雙額如火一般的通紅,喉間格格的痰聲,雙睛上翻,已是不醒
    (人事。)
    (喻氏一瞧,覺得情形不好,忙伏在床上,高聲叫喚。)
    (葛大只把雙目微微的轉了一轉,又微微的點了點頭。)
    (喻氏見了,知道不好,忍不住痛哭起來。)
    (品連、生姑,也不覺低聲暗泣。)
    (惟有三姑,人事不知,立在一旁,只向著葛大嘻嘻的發笑。)
喻 氏:(喻氏不禁嗚咽著道)你還笑呢,你父親一不好,這日子不知怎樣過呢?
    (說著,又痛哭不止。)
    (約有半個時辰,見葛大猛的一睜雙目,向喻氏等看了一看,長嘆了一聲,舉起
    (一雙瘦如雞爪般的手來,索索的抓個不住,向桌上指著。)
    (喻氏不解,葛大又向桌上茶碗指一指,喻氏方知道葛大要茶,心中倒很歡喜,
    (忙倒了一杯茶,托在手中,湊在葛大嘴邊。)
    (葛大勉強飲了一口氣,喻氏一手扶著葛大道)
喻 氏:覺的怎樣,好些了嗎?
    (葛大把失神的眼珠兒,向喻氏一轉,口中嘆了一口氣,微微流出些眼淚,把口
    (張了幾張,卻一句言語說不出來。)
喻 氏:(喻氏忙問道)什麼呢?快別說了,多傷神咧。
    (只見葛大,猛然間牙關一咬,向後一倒,把喻氏的一雙扶住葛大的手直壓下去
    (,險些兒把喻氏帶跌床上,喻氏忙縮掉了手問道)
喻 氏:怎樣呢?
    (一瞧葛大。)
    (己是面色大變,雙睛上翻,口中流白沫。)
    (喉中痰聲,格格響個不停。)
    (喻氏知道不好,忙高叫道)
喻 氏:當家的,怎樣呀?
    (王氏在一旁見了,忙也上前,在葛大胸前撫摸,幫著叫喊,一手拈著葛大人中
    (,葛大只是雙目亂翻,并不蘇醒。)
    (品連、生姑二人,早上前將葛大胸腹之間。)
    (用力連摸。)
    (鬧了一陣。)
    (聽的葛大喉中,痰聲越發的響亮,漸漸的氣息細微起來。)
    (喻氏瞧見不好,已連哭帶喊,高聲叫葛大醒來,一壁雙淚直流。)
    (品連、生姑人雖幼稚,已知人事,也禁不住嗚咽起來。)
    (王氏知是不中用了,忙向喻氏道)
王 氏:姊姊,我瞧姊夫,不中用的了,快預備後事要緊。
喻 氏:(喻氏哭著道)弟媳的話,雖然不差,只是兄弟尚未回家,家中一個大錢沒有,
    如何是好?
王 氏:這也說的是,哪買東西沒錢,自然稍稍等一回,在姊丈身上,也得把他收拾清楚
    ,不能叫他骯髒著去呢。
    (喻氏聽了,一壁忍著哭聲,命生姑到廚房中去燒水,自己在衣箱內找了一回,
    (找出了一身乾淨衫褲,放在床邊。)
    (這時葛大已剩了一絲游氣,去死不遠。)
    (喻氏正是著急,聽得外敬天叫道)
敬 天:姊姊,姊丈怎樣了?
    (話方完畢,敬天已奔將進來。)
喻 氏:(喻氏忙招呼道)兄弟,事情怎麼樣了?你姐丈已不好了,你瞧吧。
    (說著把手一指床上,敬天把床上一看,不禁垂淚道)
不 禁:既是如此,快辦後事要緊。方才我到那家人家,把家具押給他的言語,向他說了
    ,他倒愿意,不過要我作保,我已應了下來。如今把所有家具,押了一百五十塊
    錢,言明子利三分,每月四元五角,三個月本利一齊付清,錢已付給我了,可以
    快去辦東西哩。不然,一時措手不及,那就為難哩。
喻 氏:(喻氏嗚咽道)如今姐姐心中,已是亂如亂麻,一切都沒心思,諸事都的費心兄
    弟,瞧在同胞面上,總的幫著你的姐姐的。
敬 天:這還用客氣嗎!如今這樣,瞧姐丈總是不與的了,待我出去,把一應東西,都預
    備就緒,帶回家中吧。家內也得留一些錢,也有些他用,好歹總盡這一百五十塊
    錢用就是了。
    (說著取出了五十塊錢,交給喻氏。)
    (自己帶了一百塊錢,匆匆的去了。)
    (喻氏在家中,把生姑燒來熱水,同葛大說過。)
    (不多一回,葛大已一口氣不來,死了過去。)
    (喻氏、品連、生姑,都號啕大哭起來。)
    (便是三姑這傻子,也隨著眾人痛哭。)
    (王氏在一邊,也忍不住雙淚交流,好不悲傷。)
    (滿室中飽含著哀慘之色。)
    (不一刻,敬天早押著人役,把棺木衣裳,一齊購辦回來。)
    (見葛大已死,禁不住也哭了一番,有了錢百事都容易,叫了人役,把葛大安殮
    (起來,擇日開吊。)
    (安殮舒齊,天已晚了。)
    (這天敬天王氏夫婦二人,即宿在葛家,陪伴喻氏。)
    (晚上又叫了五個僧人,超度葛大。)
    (自這天起,敬天王氏二人,常在葛家,助著喻氏料理喪務。)
    (敬天又怕喻氏思夫悲切,苦壞了身軀,不時的勸慰。)
    (喻氏心中,悲哀自不必說,只因瞧品連年世幼小,三姑又是個傻子,不能不仗
    (著自己扶著成人。)
    (敬天也常把這事相勸,只得稍殺悲痛,勉強主持家事喪務。)
    (過了三七,便擇定了一天,把葛大棺木,開吊出去,到墳上下了葬。)
    (到了這一天,來的吊客除了王氏敬天夫婦之外,還有一個葛大的堂兄弟,同了
    (幾個親友,一齊祭吊了一番,即升炮起送喪。)
    (喻氏、品連、生姑等,自然又有一番大慟。)
    (直到安葬已畢,親友也都散了,家中只剩了敬天王氏二人。)
    (喻氏把喪事中所化費的錢,仔細一算,一百五十塊錢,只剩下了二十餘塊,已
    (是一切都很簡省,便向敬天道)
喻 氏:兄弟如今剩了姐姐一人,又有三個孩子,姐姐又不能到那裡去掙錢,如何得了呢
    ?
    (說著不禁又痛哭起來。)
敬 天:(敬天忙安慰道)姐姐且別悲傷,難道做兄弟的能睜開了眼,瞧著姐姐餓死不成
    ?總的想法子維持哩。
    (喻氏只是雙目落淚,敬天也知道喻氏心中悲傷,當下即留在喻氏家中,到了明
    (天,方才告別回家。)
    (臨行之時,又勸慰了一番。)
    (喻氏謝敬天自回裡面。)
    (過了幾天,恰巧敬天的朋友到來,要開豆腐店,敬天忙把葛家的開店家具,一
    (齊盤給這人,一共算了二百元錢,當時錢物兩清,敬天把一百五十四元五角,
    (還給放印子的錢。)
    (其餘的四十五元五角,交給喻氏。)
    (喻氏心中,十分感激敬天,也稍稍的安慰了一些。)
    (仗著自己會做活計,替人家縫些針線,母子四人,清貧度日。)
    (不夠之時,便把所餘下來的錢帖補。)
    (光陰迅速。)
    (匆匆又過了一個年頭。)
    (品連已是十八歲了。)
    (有一天,小大忽地不知去向,不見個無影無蹤。)
    (這時太平天國的軍隊,已到了倉前,小大正是被太平軍抓去當了小長毛。)
    (喻氏生姑悲傷,自不必說,只是沒奈何的事,無法可施。)
    (喻氏的家況,越發的不如以前。)
    (起初還有敬天照顧,後來敬天的家景,也一天不如一天,弄得自己的一日三餐
    (也很費力,怎能照顧喻氏,生姑的母親畢王氏,雖有幾次自南京來瞧女兒,卻
    (因家中依舊貧苦,不能救濟喻氏。)
    (喻氏這時已是成了三餐不繼的了。)
    (暗暗一想,自己若是再不設法,別說自己,竟要餓死,連三姑等,也得餓死。
    ()
    (葛家只有這三姑一個根苗,怎能叫她滅絕呢?想到這裡禁不住悲痛非凡,只得
    (仍同敬天商議。)
    (敬天因喻氏年紀尚輕,家中又這般的窮苦,若要守節,那就非得餓死不成。)
    (品連又不知那裡去了,三姑又是個傻子,要守節也就難了。)
    (不如找一家小康之家,再醮過去,把三姑帶了過去,或者品連可以回來,由喻
    (氏扶養成人。)
    (合親之後,找生意,使品連可以自立。)
    (如此葛家一脈香煙不致斬盡斷絕,豈不是兩全其美。)
    (當下即把這個主意,向喻氏說了。)
    (喻氏心中雖也有些不愿,無奈若要守節,便要餓死。)
    (品連回來,也無人扶養,不得好處,葛家香煙,就此斷絕,那罪就大了,不如
    (反是縱擁的好,因此倒也不表反對。)
    (事有湊巧,倉前鎮上,有一家小康之家,姓沈喚體仁。)
    (家中雖不豪富,還算的寬裕度日。)
    (在這一年中,妻子得下病症,不治而死。)
    (生著三個孩子,最大的尚只有十四歲,其餘一個十二,一個十歲。)
    (體仁平日,須到外面去做事,妻子一死,家中便乏人照料,一切家務,也沒人
    (料理。)
    (欲娶一個續弦,得須能料理家事。)
    (人品亦要去得。)
    (托人尋找,可有相巧人物。)
    (便是再醮,倒也不要緊,只求家中三個孩子,有人照顧,一切家務,可以料理
    (就是。)
    (這事被敬天知道,暗想姊姊喻氏,若能嫁了體仁,將來品連一時回來,不愁沒
    (人照顧,倒是件很好的姻緣,忙托著媒婆,前去說合。)
    (本來喻氏人品相貌,都還去得。)
    (且是伶俐,整治家事,又十分精細,沈體仁曾見過,聽得很是愿意,即一口應
    (允。)
    (敬天大喜,來向喻氏說知,喻氏本來都聽命敬天,聽敬天說好,自然也很愿意
    (,只是必須帶了三姑等過去。)
    
    
8**時間: 地點:
    (又說明品連回來,也得同住。)
    (敬天見喻氏答應,忙把喻氏的要求,向體仁說了。)
    (體仁倒亦答應,當下即選定日期,體仁把喻氏娶將過去,到了這天喻氏送過葛
    (大神主,又哭泣了一番。)
    (敬天在一旁,把喻氏勸了半晌,方才停住悲聲,即帶了三姑,嫁給了體仁。)
    (夫婦之間,十分的和穆。)
    (生姑這時,由畢王氏領回家去,言明將來品連回來,仍領過來。)
    (體仁把三姑并不欺侮,視同己生。)
    (喻氏本不是潑辣婦人,把體仁前妻所生的三個兒子,很是歡喜。)
    (敬天見是如此,便放下了心腸。)
    (流光匆匆好不迅速,不覺已過了五個寒暑。)
    (有一天,品連忽地回得家來,說是由太平軍中逃回,這時已是二十五歲了。)
    (當下找了敬天,問喻氏的去向。)
    (敬天忙領到沈家,與喻氏相見。)
    (喻氏見後,自然是悲喜交集,便留住在沈家。)
    (體仁也以自己所生的一般看待。)
    (恰巧畢王氏帶了生姑來探望喻氏,詢問品連消息,知道品連回來,十分歡喜,
    (即仍把生姑留在沈家同住。)
    (生姑這時卻到了十八歲年紀,生的如花如玉,美貌非常,竟是有沉魚落雁,閉
    (月羞花顏色,真是容光顏照,嬌麗無匹,是個千嬌百美的美人兒。)
    (倉前的人,沒一個不稱贊生姑,是一個天仙化身,便送了她一個外號,因她的
    (身體嬌小,玉膚如雪,都喚做小白菜。)
    (品連因葛氏一脈,只有品連一人,喻氏不愿姓沈,仍是姓葛。)
    (倉前人為了品連父親,喚做葛大,便都叫他做葛小大。)
    (惟有三姑越發的生得醜陋不堪,傻呆異常。)
    (比了嫂嫂生姑,是有天地之隔。)
    (倉前人因他生的人既矮小臃腫。)
    (又是膚色漆黑,便喚作塌枯菜,兄妹三人,都有一個外號,這一年中,忽地體
    (仁家中,發生了絕大變故出來。)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手足耽耽鼠牙雀角 耳目逐逐燕語鶯啼)
    
    
9**時間: 地點:
    (話說喻氏自葛大死後,生活艱難,又有品連、生姑等三人,沒奈何改嫁了鎮上
    (沈體仁。)
    (匆匆的過了幾年,品連已到了二十五歲。)
    (生姑也十八歲了,生的美貌非凡,倉前鎮上的人,都喚她做小白菜。)
    (品連因他父親叫做葛大,便喚葛小大。)
    (三姑人既醜陋不堪,相貌祖蠢,又是傻呆異常,臃腫黑膚,都喚她塌枯萊,兄
    (妹姑嫂三人,都有了外號。)
    (喻氏眼瞧著小大等,已是長大成人,心中很是歡喜,未免疼愛了些,被體仁前
    (妻所生的三個兒子,看在眼中,心下十分不平。)
    (當下三人避著喻氏,在外面商議起來,想把品連等三人,不認做自己姊妹兄弟
    (,這時沈大年紀最長,有了二十歲了。)
    (平日見喻氏照顧小大,比了自己盡心,早不甘服,便向沈二、沈三)
沈 三:二位兄弟,我想爹爹年紀,已經大了,到了風燭殘年的時候,萬一的有了不測,
    母親對于這帶來的兒子,自然是十分疼愛,到了那時,要把他趕將出去,不啐做
    自己弟兄,那就難了。有了母親作主,定不成功,豈不把我們家中,好好的家財
    ,本來只要三份開拆,為今倒要四份分拆的了。我們不早些想妙法,叫爹爹把這
    葛家小子,同了小白菜、塌枯菜二人,一同趕將出去,不算我們沈家的人,將來
    就後悔不及了。二弟三弟,你們瞧瞧是怎樣?哥哥的言語,是對不對呢?
    (沈二、沈三聽了哥哥的言語,不禁都直跳起來道)
不 禁:哥哥這話,真是不差的,你看如今母親,對待葛小大,怎樣的疼愛,不論什麼好
    吃好穿的東西,先的給他,才輪到了我們。倘是不早些把他們趕出,以後我們的
    虧可吃的不小呢!
    (沈三雖只有十五歲,為人最有機警,比較了兩個哥哥來的能幹,機詐百出,聽
    (了哥哥的言語,細細的思量了一回,笑道)
沈 三:這件事情,我看并非難事,只須依著我去幹,定能把葛小大趕走。
    (沈大、沈二聽了,不禁大喜道)
不 禁:兄弟你倒有什麼妙法,快說出來,我們必定去幹。如今爹爹年紀已大,不能不快
    些把小大趕跑,不然,母親作主,還有什麼話說的呢?
沈 三:對啦,我也正因著這個,才想出個妙法。爹爹平日,我瞧他的神色,對于母親固
    然是不差,對于小大等三人,究竟是油瓶兒子,不甚歡喜。只為著母親面上,方
    有這般的敷衍。有些事情,都是母親暗中對著小大,連爹爹都不知道的。如今我
    們弟兄三人,暗中監視著他們,瞧見有什麼事情,母親又在那裡暗中貼補小大了
    ,我們立即去告知爹爹,爹爹對于錢財一項,素來很是重視,我們便投其所好,
    趁勢說母親將爹爹家財,暗暗運給小大,預備將來爹爹一死後,丟掉我們弟兄三
    人,去自立門戶,仍去姓葛,把我們窮餓而死,絕掉沈氏一脈香煙。好得小大,
    母親尚要把他承繼葛氏香煙,不姓沈姓。這般言語,很在情理之中,爹爹定然相
    信。只要爹爹一信,那事情便容易辦哩。我們再把葛姓的人,如何住在沈姓家中
    ,用沈姓家產的話,一一慫恿爹爹,一面同小大來一個霸王硬上去,每天同他們
    尋事,不住的說他們把錢狂化濫用,把沈家家產,都要被他們用完了,將來我們
    弟兄三人,都的挨苦。說著連哭帶吵,鬧一個天翻地覆,越是人家知道,越有辦
    法。爹爹早聽了我們的言語,自然不再幫著母親、小大,這般的天天吵個不休歇
    ,少不的把小大趕出門去。大哥、二哥,你們以為如何?
    (沈大、沈二聽畢,不覺連聲稱贊,忙一齊依允,依著沈三的言語辦理。)
    (弟兄三人商議已畢,便各人依著沈三的言語,去乘隙進言。)
    (沈體仁本來是個愛錢如命,無可無不可的人。)
    (又加著耳朵軟軟得異乎尋常,不論是誰,只要說同他省儉,總以為是個替自己
    (著想,幫助自己的好人。)
    (何況又是三個親生兒子。)
    (所說的言語,自然很是入耳。)
    (平日又瞧著喻氏,帶來了小大、生姑、三姑,三人進門,只是飯米一項,己化
    (掉不少。)
    (不過因自己答應在先,不好反悔。)
    
    
10**時間: 地點:
    (如今被三個兒子,都說的一派家中大于化費,若不及早設法,將來些微家產,
    (化用完畢之後,如何辦法?體仁一想,這話甚是有理,便把小大、生姑、三姑
    (三人,視若眼中之釘,把小大呼來喝起,稍有不對之處,非打即罵,把小大等
    (三人,虐待起來。)
    (喻氏瞧在眼內,心中自然很不快樂,便不時同體仁爭吵個不休,沈大等弟兄三
    (人,見這計策,固然不差,即暗中查看喻氏同小大、生姑,三姑等的事情,可
    (有暗中喻氏把東西帖補小大,便去告知體仁。)
    (事有湊巧。)
    (有一天,喻氏瞧見小大身上穿的衣服,己是破爛不堪,心中很是不忍,忙在自
    (己衣服之中,找了一件重新縫過,給小大穿了。)
    (這事恰被沈二見了,忙去告知了體仁。)
    (體仁即向喻氏吵鬧。)
    (喻氏到了這般地步,心中十分悲苦,知道葛家,只有小大這一個根苗,決不能
    (改姓沈的。)
    (體仁又口口聲聲說是別姓的孩子,不能用沈家的錢。)
    (倘不姓沈,即不應該住在家中。)
    (又加著沈大、沈二、沈三三人,仗著體仁護短,欺侮小大等三人。)
    (因此小大、生姑、三姑三人,在沈家非但不能得到體仁疼愛,連一日三餐都漸
    (漸的不周全起來。)
    (喻氏知道,常此以往,決不是個常久之計。)
    (好的小大以前在自己家中,學過豆腐生涯,不如托人把他荐將出去,到豆腐店
    (內去學習一年半載,將來學成之後,也能自立門戶。)
    (一面把生姑、三姑,想一個住處,搬將出去。)
    (小大也可以居住,化用一層,自己總可以想法一些。)
    (小大能得賺錢之後,便不用擔心了。)
    (想定主意,即俟敬天到來探望喻氏,喻氏見了,忙把這件事情,向敬天說了,
    (想命小大出去學習豆腐生意,可以自立門戶,免得在沈家被人欺侮受苦。)
    (敬天聽了,也很同意,便笑)
便向喻:這倒巧哩,餘杭城外觀音街羅姓豆腐店內,正須一個伙計,便把小大荐去,諒能
    成就,這倒不要緊的。生姑、三姑的住址,待小大學成賺錢之後,可以養活家中
    人了,再設法不遲,姊姊不必心焦。
    (喻氏聽敬天這般說法,心中甚喜,忙托敬天前去。)
    (敬天答應了自去。)
    (過了幾天,敬天又到沈家,向喻氏說明。)
    (羅家豆腐店的事情,已經說妥。)
    (喻氏大喜,即揀了一個好日子,把小大送去。)
    (生姑、三姑仍住在沈家。)
    (又過了一年光景,小大已滿師賺錢。)
    (沈大等弟兄三人,越發的把小大妒忌起來,逢到回家,總被三人打罵譏笑。)
    (喻氏瞧了,知道若不設法搬出,不是個了局。)
    (正欲再同敬天商議,卻又發生一件事情。)
    (原來沈大、沈二、沈三三人只有沈大一人已娶了妻子,沈二、沈三連定聘都沒
    (定過。)
    (沈二人還老實,沈三年記最小卻最是下流不堪。)
    (瞧著生姑生得這般美貌,人又伶俐能幹,不禁動起不端邪心,見了生姑,總是
    (眉花眼笑,風言月語,同生姑談笑,想勾搭生姑,生姑見沈三生得光嘴削腮,
    (骨瘦如柴,相貌比不了小大,還差上三分,那裡放在心上。)
    (只因了住在沈家,不敢直言喝責,只的隱忍下來。)
    (見沈三同自己說話,便一言不發,默默的立在一旁,有時竟一溜煙逃到喻氏面
    (前。)
    (沈三見生姑這般神色,并不詰責自己無理,以為生姑是女孩子怕羞,因此不肯
    (講話,同自己很有些眉目,越發想設法把生姑勾引上手。)
    (有一天,喻氏到敬天家中去了。)
    (三姑是個傻子,終日在門外同了街上孩子游玩,房內只剩了生姑一人,覺得很
    (是寂寞。)
    (方欲出房到院子裡散步一回,聽的外面叫道)
三 姑:葛家妹妹,在房裡嗎?
    (只因生姑與小大尚未圓房。)
    (依舊是兄妹稱呼。)
    (生姑一聽,是沈三的聲音,又不能不答應,即低聲應道)
生 姑:在房裡呢,有什麼事呀?
    (話還未畢,沈三一腳己跨進房來。)
    (生姑見沈三已是進來,又得起身讓坐,沈三把房內四圍一相,便走到床前。)
    (坐將下去,也不說話,兩只的溜溜的眼珠兒,不住的向著生姑上下亂轉。)
    (這天生姑穿一件青布大褂。)
    (下系湖色土布半舊撒腳褲,腳上一雙妃色軟幫繡蘋綠色的滿對花小鞋,端的是
    (三寸不到,二寸有餘,平正尖瘦,宛如一支水紅菱兒。)
    (雖是滿身荊布,卻越顯出天然素面,貌美逾花。)
    (兩條似蹙非蹙煙籠春山眉,一雙宜喜宜嗔婉轉秋波眼,瓊鼻櫻口,真是天仙下
    (凡,西子再生。)
    (把沈三瞧得不住的向著生姑憨笑,兩個烏溜溜的眼珠,瞪的有銅鈴大小,把生
    (姑看得心頭亂跳,禁不住兩頰上飛起兩朵紅雲,直紅到耳邊,越發的紅白分明
    (,嬌艷欲滴。)
    (知道今天沈三趁著婆婆不在這裡,進的房來,這般的端詳自己,定然不懷好意
    (。)
    (只是又不能攆他出去,萬一得罪了,他到體仁面前搬動是非,又得多費口舌。
    ()
    (即一言不發,低頭向著外面。)
    (沈三這時已是心猿意馬,那裡忍耐的住。)
    (好得喻氏不在家中,仗著父親疼愛自己,生姑等都要自己家中扶養,生姑不敢
    (公然同自己鬧個僵局,盡可放膽亂行胡作。)
    (想定主意,立即自床上立起身來,走到生姑面前笑道)
生 姑:姊姊,你這幾天因何不快樂呢?我來了你不言不語,難道嫌我來的不好了嗎?
    (生姑聽了,依然不理會他,回轉身去,默默的坐在床上。)
    (誰知沈三見生姑這般得薄怒輕嗔,面帶嬌羞,比了平時,還美麗三分,禁不住
    (欲火中燒,顧不得什麼,猛的一躍,跳到床前,把生姑攔腰一抱,顫聲道)
生 姑:姊姊,我的好姊姊吶,你弟弟把你想死了,快救一救吧。
    (說畢,一個圓彪彪的腦袋,直湊到生姑香腮之邊,嘖嘖兩聲。)
    (生姑早聞一股腥氣直沖過來,忙一面撐拒,一面忍不住心頭打惡。)
    (沈三那裡肯放,一個身軀望生姑身上,壓將下去,把生姑壓住,雙手在生姑身
    (上,不住的亂摸亂扯,把生姑嚇得魂飛魄散。)
    (忙一面閃躲,用力摔掉沈三。)
一 面:(一面正色嬌叱道)快放俺起來,不然,俺叫喊起來,告知你爹爹,瞧你如何得
    了?
    (沈三怕生姑真得叫喊起來,被人聽得,到來驚散好事,忙一手把生姑香口,掩
    (一個沒,一手拼命的扯生姑衣褲,口中不住的央告道)
忍不住:好姊姊,順從了你弟弟,好處多哩。做了我的媳婦兒,不強似一個豆腐店伙計的
    妻子嗎?好姊姊,你今天依了你弟弟這一件美事,明天弟弟有好處給你哩。若是
    這般倔強,明天我告知了爹爹,說你來調戲我,瞧你還活的成嗎?
    (生姑嬌軀被沈三壓住,口又被沈三捺住,不能叫,只得的手足亂打亂踢,把螓
    (頭拼命掙扎,欲把沈三摔去,無奈究竟是女子,氣力微小,那裡可以摔脫沈三
    (。)
    (已錚的烏雲四散,衣服鬆褪,下面又被沈三扯動中衣,眼見得衣褲將被沈三扯
    (落,把生姑急得雙淚亂落,心驚膽戰。)
    (正是十分危急的時候,聽得外面有人叫道)
沈 三:生姑在裡面嗎?
    (卻是體仁的聲音,沈三聽的不敢再行用強,忙一鬆手,放起生姑。)
    (生姑這時早忍不住號啕痛哭。)
    (沈三恐體仁進來瞧見,忙自側門一溜煙的走了。)
    (生姑一壁痛哭,一壁整理衣服。)
    (體仁本因想命生姑到街上去買些熟食,出來叫喚生姑,聽的生姑在房中大哭起
    (來,忙走房去一瞧,見生姑這般狼狽情形,房中卻又沒有別人,心中很是悶納
    (。)
便向喻:生姑,誰欺侮你呢?怎地青天白日這般的號喪,也得取個吉利兒呢?快別哭了,
    同我上街去吧。
    (生姑知道體仁歡喜沈三,倘說將出來,定要護短,不信自己的言語,便抹乾了
    (眼淚,接了體仁的錢,出門去購熟食,買了回來,悶悶的坐在房中。)
    (不一刻,喻氏回來,生姑一見,早痛哭失聲,兩行熱淚,如斷線珍珠一般,向
    (下直流,喻氏見生姑衣衫不整,烏雲鬆散,見了自己,這般的大哭,心中早猜
    (到了幾分,忙細細一問生姑。)
    (生姑即把沈三欺侮自己,到房中調戲的事情,一一向喻氏說了一番。)
    (喻氏聽了不禁長嘆一聲,向生姑)
向生姑:你也不必悲傷,好的今天我到你舅舅家中商議要把你們三人搬到外面去居住,免
    得在這裡受人閑氣。你舅舅已同你們找定一家,是這倉前鎮上,第一家有勢人家
    ,姓楊,家中主人喚做楊乃武,為人極易和穆,又生的很是端正,相貌也好,見
    他的人沒一個不稱贊他一表堂堂的好相貌的。家中人也不多,只有一個母親,一
    個出嫁已寡、常住在兄弟家中的姊姊,同了一個妻子,并是四人,卻用著兩個家
    人,幾個婢僕,十分勢派。只因家中房屋太多,怕照顧不到,才欲招一家清白人
    家進去居住,稍稍取一些租費,你舅舅同乃武有些認識,聽得之後,忙把你們說
    了,乃武聽得,便問起你外號可是喚做小白菜來。當下倒也愿意。所以你舅舅便
    定了下去,說定每月一吊的房租。你們家中,嫌覺寂寞,小大每天可以回來,豈
    不是比著在這裡,被人家欺侮的好。
    (生姑聽了,不住的點頭道好。)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五回 浪子有心出谷鶯飛去去 文人無得聯慶蝶夢蘧蘧)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