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卷一)
    (狐媚)
    (平陽范水廢園,故多狐。)
    (有寧生者,性狷介,日淫於書。)
    (因暑月懊悶,假園亭以憩,友勸阻之。)
AAA:(寧笑曰)是何傷?狐所挾以媚人者二,貪淫者,媚以色,貪財者,媚以金。我
    兩無所好,惟好架上書。媚術雖工,遇我亦不售矣。
    (友漫應而去。)
    (飯後,臥北窗下,見女子從屏後出。)
    (寧心知其狐,假寐以伺。)
AAA:(女指架上書,囅然曰)名教中自有樂地。是兒獨學寡聞,將為勤學死。
AAA:(寧起叱曰)騷野狐!曳尾遁耳,敢妄言!
女 亦:(女亦叱曰)田舍奴!我豈妄哉?汝果讀書明理,當知我家祖德宗功,何敢妄為
    譏議?
AAA:(寧曰)憑城作祟,假虎樹威,汝輩長技耳。祖德宗功安在哉?
女 亦:汝日讀書,而不知大禹娶塗山之事乎?綏綏龐龐,昌都成室,是祖德也。有商之
    季,移家西海。適文王遭羑里之囚,散宜生訪先人於敝廬,脫青翰以解之。赫赫
    宗功,垂諸史冊,子何未之深考?
AAA:(寧曰)是誠有之。但汝輩篝燈弄譎,臥榻宣淫,終非善類。
女 亦:死則正邪,大聖猶羨其仁,穴則知雨;漢儒尚欽其智,況有形九尾,德至乃來,
    《山海》名經,言之鑿鑿。汝誠讀書而未得其解耳!
女 亦:(寧凝想久之,肅然致敬曰)始吾以汝等為不足齒之傖,今聞高論,願為書友。
    (女笑諾之。)
    (晨涂暝寫,日共校讎偶坐荷亭點《周易》,女忽)
女 亦:有天地一章作何解?
AAA:(寧曰)上言『離』者,『麗也』,裡麗則男女交感,宜受之以『咸』。而『咸
    』不可言受,故復從天地說到夫婦之道,而受之以『恒』。
女 亦:然則男女交感,聖人所諱言乎?
AAA:(寧曰)然!
女 亦:男女構精,萬物化生,又何說也?
    (言畢,星眸斜睇,杏靨微紅。)
女 亦:(寧魂搖志奪,應聲而答曰)卿有意乎?請卜諸《易》。
    (女隨手占得『末濟』。)
女 亦:(寧曰)『未濟』征凶,事不諧矣。
女 亦:小狐濡尾,雖不當位,剛柔應也,何害?
    (寧惑之,自此遂同寢處。)
    (不半月,神疲氣殆,漸不可支。)
    (友過而詰之,寧百方自諱。)
    (入夜女來,寧以病告。)
女 亦:君著書辛苦。故日就羸瘠。文園善病,安知不因《封禪》一書?不然,茂陵姬且
    未聘,何由得消渴疾哉?
    (寧深以為然。)
    (遂擯棄丹鉛;日與女團坐一室。)
    (又匝月,病體益深,沉綿牀褥。)
    (友復過之,寧漸吐其實。)
女 亦:(友歎曰)君中媚人之上策矣,以色媚人者,色衰則愛弛,以金媚人者,金盡則
    交絕。惟陽竊君子之行,陰播小人之譎,擇所好而投之,媚之術愈變,而媚之毒
    愈長矣!
    (寧戄然悔悟。)
    (友急喚輿人,星夜舁歸于家,女亦遂絕。)
    (越半載;寧病瘵死。)
    (遺書散佚,後不可考。)
AAA:(鐸曰)此朱門上客一面照心鏡也。打破天下人多少衣缽,亦是我輩大罪過處。
    (虎癡)
    (秦川女子霍小媖,有殊色。)
    (父與豪右某爭田界,以他事誣諸官,竟斃於獄。)
女 亦:(母痛哭曰)家無男子,誰為父復仇者?恐白骨冤埋,終作千秋黑獄矣!
AAA:(女含涕而進曰)兒不肖,髫齡稚齒,不能作趙家娥。有得仇人而殺之者,兒願
    執箕帚事之。
    (母鑒其誠,日以其言禱諸西山之麓。)
    
    
2**時間: 地點:
    (一日,聞某入城祝縣令壽,路出西山,虎突起於前,齧喉而斃。)
    (母女方額手慶,忽-虎曳尾而來,逕登堂上。)
    (母女變色卻走。)
    (虎徘徊瞻眺,殊無惡意。)
女 亦:(母闔扉而語曰)今日殺某於道者,非汝也耶?
    (虎頷之。)
女 亦:(母曰)蒙君仗義,雪我前仇。煢煢母女,定當香花頂禮,用酬大德。未識降臨
    玉趾,意欲何為?
    (虎怒目而視,似憎其爽約者。)
女 亦:(母曰)汝以我食言耶?息壤在彼,本宜敬將幼女侍奉裳衣。但起居寢食,彼此
    道殊。安得竟成伉儷?況我年近桑榆,家無蘭玉,方將倚婿為活。汝為地下人報
    怨,獨不為未亡人施德乎?謹陳衷曲,乞賜矜全。
    (虎聞其語,神凋氣喪,垂頭欲出;而一步九顧,依依不捨。)
女 亦:(女慷慨面前曰)君且住。妾有一言,幸垂明聽。妾前以身相許,豈敢昧心。想
    衾裯之共,君亦知其不可。如不忘舊約,當掃除一室,與君終身相守,存夫婦之
    名可也。
    (虎首肯再三,欣然嘉納。)
    (女乃導虎入帷,營菟裘於繡榻之旁;食則同牢,居則同室。)
    (女晨起理妝,虎必潛身奩次,側目偷窺。)
    (夜俟女卸裝登牀就寢,始伏於牀下,竟夕不寐。)
    (恐以鼾聲擾其清夢也。)
    (有時甘旨不給,則銜鹿脯以進,或抱小恙,焦思躁急,盤旋室內者無停趾。)
    (病癒,始歡躍如初。)
    (女習以為常。)
    (而母氏因年邁無依,時咎女之失計,而遇虎禮貌亦衰。)
    (虎一夕竟去。)
    (母欲為擇婿。)
女 亦:背德不祥,負恩非福:況女子以心許人,豈必作形骸之論哉?
    (執不允。)
    (後女以鬱疾死,停屍堂上。)
    (虎忽嗥哭而來,淚下如雨,進殮者皆見之。)
    (繼埋玉於祖塋之側,虎一日巡視者三。)
    (春秋令節,輒銜山果以奠。)
    (越三載如一日。)
    (母貧乏不能自話,虎猶日取山獐野兔,存恤其家云。)
AAA:(鐸曰)有情癡者,必無傲骨。虎而癡,是失其虎性矣。然一言不合,掉頭竟去
    ,不依然虎性之難馴乎?癡而能傲,是為真傲,傲而能癡,是為真癡。
    (雞淡)
    (吳郡婁門外雞坡,吳王收雞處也,至今居人以養雞為業。)
    (有祝翁者,豢雌雄兩頭。)
    (一夕,聞牆下喧呶不已,怪而聽之。)
雄 者:(聞雄者)爾我蒙主人豢養,數米而食,鑿垣而棲,有何不樂?而膠膠膊膊,終
    夕絮聒?
雌 者:我怪汝喜則頸,憚則斷尾,全無一點丈夫氣。而猶絳冠金距,驕人昏夜,能不使
    人氣憤?
雄 者:夫不雄飛,妻終雌伏。汝何所長,而翹我短處?
雌 者:堂上爭蟲,籠中抱卵,成家之道,捨我其誰?況秦穆公得我而霸諸侯,百里奚仗
    我而邀富貴。妝惟與宋處宗輩,作窗下清談,否則溝畔涂膏,鏡中學舞。恐曹阿
    瞞棄之不惜,尚得牛刀一試,冀他年大用也哉?
雄 者:汝冀所謂但知雌守,未覿雄風者也。我所以勝於若輩者,全在一鳴驚人耳!祖逖
    聞我而著先鞭,燕丹效我而脫奇禍。至於齊官驚夢,用佐賢名;楚子乘車,不愆
    兵法。奇功偉烈,炳耀千秋。此田饒以夜不失時,尊予為五德之冠。汝牝不司晨
    ,又安知我為-世之雄乎?
雌 者:君以為雄,誰敢不雄?自今以後,請先子而鳴。
雄 者:(雄者門)惟家之索,恐操刀者隨其後矣。陰乘陽位,非以獲福,實階之禍耳!
雌 者:爾勿言。我先聲一奪,當使望氣者尚求其雌,而天下群雄聞風卻步矣!
    (雄者竦然而退。)
    
    
3**時間: 地點:
    (自此雌者無夕不鳴。)
    (家人以為不祥,殺而烹之。)
雌 者:(祝翁歎曰)翰音登天,何可長也。況其位之不當乎!罹於凶也宜矣。
雄 者:(鐸曰)《太玄經》有云:『雌雞晨鳴,雄雞宛頸。』陽衰陰盛,其積漸使然耶
    ?願天下處閨房者,持予雄辯,壓彼雌風;毋柔聲下氣,養同木雞也。
    (獺祭)
    (大江之濱,有靈物焉,其名曰獺。)
    (日,游於北岸,遇林中之鸇集敗於磐石。)
    (相聚而語。)
雄 者:(鸇曰)君善捕魚,我善捕雀,而雀之見我者,往往嘵音駭翼,電流星散,以至
    十不獲一。不知君觀魚濠上,能聚族而殲否?
雌 者:(獺曰)魚之畏我,猶如雀之畏君耳,豈盡惡生樂死,而願入枯魚之肆者?
雄 者:(鸇曰)吾聞君驅之使去,復招之使來,操何神術而能若此?
雌 者:(獺曰)世傳我別有一手,如道家役鬼之法者,妄也。虎有鉤爪,犀有駭角,狐
    有媚珠,猱有脆骨,皆志怪者附會,造物仁慈,方使予角者去其齒,予翼者兩其
    足;肯令我輩添牙益爪,窮兩間之物類乎哉?
雄 者:(鸇曰)然則奈何?
雌 者:(獺曰)我所以驅之復來者,因取之時,末嘗過戕其類,坐而逸獲,若出於不覺
    也者;彼以為無患而過我,於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此欲擒故縱,欲貪故廉之
    說也。
雄 者:(鸇曰)君言是矣,但鳥之狡,有甚於魚者。魚性最馴,不過隨波逐流而已,鳥
    之中,如鴆以婦守,雁以奴巡,杜鵑以倒掛而善防,鸚鵡以能言面巧避,他如雀
    常入幕,燕必處堂,鴿依佛塔之鈴,烏傍賈船之楫,種種機心,弋人何篡?一時
    決起於前,不於此時盡掩其群,而縱之遠逝,不亦悔之晚乎?
雌 者:(獺曰)君之志則大矣!然何如留無盡之藏,為他日屬饜地乎?
    (言未已,百鳥橫空而來。)
    (鸇攫得四五頭,餘皆竄入林中。)
    (鸇意不能捨,奮翼逐之。)
    (適射生兒潛伺於側,伏機一髮,鸇先貫項而死。)
雌 者:(獺哀其愚,設祭於江之北岸,招魂而告之曰)鳶飛戾天,魚躍於淵。惟我與爾
    ,以殺為田。廉則寡取,貪則同捐。何子不惜,齎恨重泉!吾今輟業,濯手江邊
    ,寧枵其腹,勿喪其元。貪人敗類,自古皆然,凡百君子,請視此鸇。
雄 者:(鐸曰)聚族而殲,鸇則毒矣。而欲貪故廉,獺之陰謀更毒也。乃天獨報於鸇,
    而不報於獺。豈咒魚入缽,佛門所不禁耶,亦江頭懺悔之功也?
    (蟻封)
    (吳俗,田房交易,作中者名曰:「螞蟻」。)
    (有賈老者,業此三十餘年,家小泰。)
    (買灶下婢,生一子,乞孝廉褚紹推算之。)
    (褚善謔,口多微詞,戲之曰)
老 者:查令郎英造必大貴,汝當作封翁。
雄 者:(賈老曰)我輩執業卑微,何得名通仕籍?
老 者:(褚正色曰)是不然!古者蠍號將軍,螢稱正宇,蝶封香國粉侯,蜂攫花台刺史
    。諸蟲皆貴,安見蟻命之獨賤乎?況道在螻蟻,蒙莊羨之、所望蛾子時術之耳。
    (賈不知其戲,述孝廉語誇示同儕。)
老 者:(眾舉手賀曰)淳於棼燒到指頭香,帶挈百萬螻蚊一齊昇天矣!
    (賈大喜,日以封翁自負言。)
    (兒性憨,年十八,惟《大學》三頁粗能成誦。)
主 人:令郎讀《左傳》否?
老 者:(賈曰)《左傳》已熟,今聞讀『右傳』矣!
    (蓋日聽其誦「右傳首章」。)
    (「右傳二章」故也。)
    (兒年二十,頑鈍如初。)
    (賈恐前言不驗,復質諸褚孝廉。)
老 者:(褚笑曰)雖有貴命。何其速也?蟻五年而黑,十年而赤,三十年面白。是有定
    數,予姑待之。
    (賈唯唯。)
    (後兒日荒於賭,漸至廢學。)
    (會八旬壽誕,眾客登堂稱祝,褚亦在座。)
    (賈復理前說。)
老 者:(褚曰)君頭銜已貴,何必倚佳兒博封誥哉?
    (賈問何銜。)
老 者:(曰)中人科中人,升賣田司主事,外擢合同府知府,例封文契郎,晉封草議大
    夫。
    (眾客哄堂,子亦匿笑。)
老 者:(褚曰)汝他年得叨父蔭,不作茶館大使,亦當作交易府錄事也。
    (賈始悟其戲,而封翁之想乃絕。)
    (鐸曰:吳人誚官卑者曰『螻蟻大前程』,然畢竟前程靶亦從螻蟻上來也。)
    (豈必《西京記》中勢通館閣,《南柯夢》裡貴埒侯王,始識前言之非戲瓏?賈
    (老之不驗,殆所謂蟻慕羊肉,羊肉不慕蟻耳!漆園吏之言,更刻於褚子廣。)
    (龜鑒)
    (九江棠,以風鑒起家,求田問舍,富甲一郡際。)
    (同業者爭謁之,叩其挾何妙訣,而所投輒利?適階下龜蹩蹙而來。)
老 者:(某指而笑曰)是吾師也。汝等問計於我,不如問計於龜。
    (同業者詢其故。)
老 者:(曰)吾所挾以游世者,皆此物之教也。
主 人:(同業者曰)相法與龜法,若是班乎?
老 者:非相法之班於龜也。風鑒一道,行之最難,必現龜身而說法耳!
    (眾請竟其說。)
老 者:(曰)我等挾術以游,不借大人先生之力,何能到處逢迎?某翰林,某閣部,餂
    其家奴,納交門下,此名『靠背硬』。蓋龜之恃以衛身者,全在此錚錚鐵背耳。
    龜入門最難,朱門高檻,誤趨則蹷。我鑽得三尺薦函,一行名帖,以作先容,此
    名『趁腳進』。得門而入,無傾跌之虞矣。其入門也,趾高氣插,固為貴人所惡
    ,脅肩諂笑,亦為僕輩所輕。必蹣跚徐步,厚重不佻,如龜之曳於涂者,此名『
    扯架子』。前果後獵,左倪右若,皆龜之體也。繼而談相,偶然適中,則學龜之
    昂頭掉尾,自鳴得意,此名『軟火囤』。使會其意者,知相法既神,酬儀宜倍。
    如言不中窾,則學龜之卷尾縮頭,悄然而遁,此名『便好休』。有慕我名者,且
    留作後圖,再高聲價。他如客寓不必求寬,如龜之入洞即可藏身,旅飯不必茹葷
    ,如龜之伏土便能果腹。龜俯者有靈,遇忌我者必鞠躬,龜寢者無息,遇罵我者
    且忍氣。結二十八宿之黨,用七十二鑽之技。六眸盡瞎,四足猶忙。由是龜窟反
    為金穴,而風鑒之道行矣。此吾所以悟道於龜者也。爾等盍以龜鑒!
    (眾齊聲歎服,而階下龜仍蹩蹙而去。)
    (鐸曰:嘗讀《史記。)
    (龜策傳》,而知南辰北斗之說,為卜者言之,而相者不與焉。)
    (乃此君悟道於龜,豈李固足履龜文,李嶠耳傳龜息,亦《相經》所載者乎?舍
    (我靈龜,何以相天下士?)
    (兔孕)
    (俗傳孌童為兔,不知始於何時?襄陽韋生,豪族也。)
    (寵姬四人,分四院以居。)
    (後眷一童,名粲兒。)
    (終年不履內院,日與粲兒坐書室調笑為樂。)
    (又得仇十洲所畫《左風懷秘戲》,按譜行雲,照圖作雨。)
    (後庭花滿,視溫柔鄉不在釵叢中矣。)
    (西院姬名阿紫,美而黠,與粲兒通,而韋不知也。)
    
    
4**時間: 地點:
    (一日,韋他出,阿紫出簾下招粲兒私語曰)
阿 紫:自與君接後,紅潮不至者百日矣。主人經年不御,倘一旦臨蓐,諸婢子持我短長
    ,寧仰藥以求死耳!子盍為我計。
粲 兒:我籌之熟矣,斷不誤卿!
    (亡何,韋自外歸,與粲兒共朝膳。)
    (甫一舉箸,顰眉捧腹,忽作嘔逆狀。)
粲 兒:(韋急起擁之)昨晚花陰露坐,脫卿半臂,以致寒侵玉骨耶?
粲 兒:非也。自蒙君家雅愛,懷娠者三月餘矣!
    (韋大駭,繼而笑曰)
繼 而:雄雞抱卵,牡馬生駒,今古未聞。子勿以此相戲。
粲 兒:(粲兒口)君不知耶,我見君中年乏嗣,而又棄彼膏壤,耕我石田,何日芝生蘭
    茁?因私禱諸海棠祠下,願得轉男作女,為君延一線之祧。今果神明鑒察,早晚
    為君抱子,而猶以我言為戲乎?
粲 兒:(韋大喜,拍背而語曰)不入兔穴,焉得兔子?從此守株而待,不必更營三窟矣
    !
    (由是日復一日,將及阿紫分娩之期。)
粲 兒:生兒外寢,殊不雅觀,乞移我於內室。
    (韋商諸他姬,皆負氣不允。)
    (時阿紫托疾臥繡榻中,招韋與語曰)
阿 紫:自君貪戀頑童,三年不踐閨闥。今急而求之,無怪渠不應也。如欲居我西院,君
    必裹足如前,無許往來蹀躞,俟彼兔身後遣事可也!
粲 兒:(韋笑曰)汝擯我作門外漢,意欲藏盜於室乎?
阿 紫:彼弁而釵者,直可認作姊妹行耳。君如見疑,我亦何必瑣瑣?
    (韋出,與粲兒語。)
粲 兒:此善策也。男兒生產,本駭聽聞。今移我於西院,一旦臨盆,假言是紫娘所出,
    不至紛騰物議,貽後日佳兒之玷。
    (韋亦拍掌稱善,遂移粲兒於西院,自乃獨宿外廂。)
    (一夕,傳言粲兒腹痛大作,急喚家人往招收產。)
    (而呱呱-聲,房內誕麟兒矣。)
    (越半月,粲兒繃嬰孩而出。)
    (視其儀容,與粲兒酷肖,呼之曰「似娘兒」,而不知實似其父也。)
    (因粲兒無乳,囑阿紫以米汁飼之。)
    (而終日乳香噴濫,韋亦不詰其所自來。)
    (一切瑤環繡葆,皆取給於阿紫。)
    (偶有微恙,阿紫必令心腹婢抱入閨中,百方調護,韋以為不妒,轉羨其賢。)
阿 紫:(嘗戲謂粲兒曰)兔生鳥覆,真癡兒之福也!
粲 兒:(粲兒亦戲曰)撲朔迷離,雌雄莫辨,君亦顧兔而未能相鳥者矣。
    (後韋以淫欲無節,中道而殂,諸姬星散。)
    (粲兒與阿紫竟成夫婦。)
    (俟兒成立,收其遺產,遷居冠蓋裡,稱富室焉。)
    (鐸曰:男子後庭生育,天下可廢婦人,俞華麓乃戲言耳。)
    (愚者以戲為真,卒至兔窟初成,鸞巢盡覆。)
    (舐豪而孕,實忘蹄者成其校也。)
粲 兒:(《慎子》曰)積兔於市,過而不視。
    (其齊家之微義乎?花下卯宮,草間兔種。)
    (怪父兮生我,誤踐其形;學母也天只,別通其竅。)
    (將乾化濕,化臭為奇。)
    (失肩背於當場,帖心腹於暗室。)
    (海底奮揮珠之爪,翻則為雲;腦後下刺繡之針,覆堪作雨。)
    (於是好龍狎客,鑽李狂徒,玩稚子於股間,屈英雄於胯下。)
    (偷開寶庫,虛張陽貸之弓;巧借南風,直送滕王之閣。)
    (始則食人餘唾,鑿鳥道以涂紆;繼且困我垓心,穿魚腸而甲透。)
    (差異女兒浦口,橫決紅潮;正喜童子場中,倒搴赤幟。)
    (深入不毛之地,幾忘傷股之凶。)
    (歷黃花谷之路難,懼黑鬆林之樹倒。)
    (拔篙而去,漁父出桃源洞乎;摩頂而來,居士聞木樨香否?而且華元棄甲,攪
    (亂於思。)
    (鞏老閉關,郎當禿箭。)
    (回看鴻溝水溢,難尋廁上茅公;忙將秘篋符偷,權代牀頭陳媽。)
    (真貽羞於牛後,亦見嫉於娥眉。)
    (嗟乎!白面郎君,兗兗穿褌之蝨;黑臀公子,紛紛帶刺之蜂。)
    (妾婦道窮,男兒氣喪。)
    (所望鞠躬而退,出窮袴於車中;無復背道而馳,等牽船於岸上。)
    (服上刑則斷其雞尾,敢效被底鴛鴦;從末減則卻彼蒸豚,任泣河中魴鯉。)
    (蓋因小人難養,況兼女子身來。)
    (須知鑿井徒勞,還是耕田計穩。)
    (毋使艾豭入室,盜我婁豬;以至狡兔突圍,牽其犬子。)
    (前車可鑒,早提防東閣之奸;後戶難開,莫輕啟北門之鑰。)
    (雉媒)
    (太原穆翁,豢鳥為業。)
    (七十而鰥,慨然作求凰之想;而百計央媒,無一報命。)
    (敦促之,人笑)
主 人:乘龍嬌客,盡擇英年。今發欲黑而君反白,面欲白,而君反黑,是誰以繡閣嬌姿
    ,侍老壽翁杖履耶?
    (翁大恚,取籠中鳥盡放之,負氣出遊。)
    
    
5**時間: 地點:
    (一日,竄叢谷間,四圍蒼莽,無可問涂,忽有白雉矯翼而飛,投山南而去。)
    (翁跡之,山盡處,倏有村落。)
    (槐陰蔥茂中,亞字牆垣,連亙百步,左側園扉洞開。)
    (翁疑為大家宅第,不敢通謁,潛身而入。)
主 人:(有四女子笑語而來)令日天氣晴佳,盍一作踏竿之戲。
    (牽紅攀綠,連次而登。)
    (一女子著退紅衫,綠衿翠袖,背花不語。)
主 人:(眾曰)阿鶯癡耶?昨桑夫人作燈花卜,一頭四蕊,謂我等今日必有奇遇。然風
    流嘉會,彼此同之,汝何先為癡想?
主 人:(正嘲笑間,瞥見翁藏身花下,嘩然曰)紅鸞未照,南極星犯花宮矣!
    (翁初入釵叢,心搖目眩。)
    (欲自陳蹤跡,又拙於語言,但倚花呆立,捻弄白髭而已。)
主 人:(內傳言)桑夫人來。
主 人:(四女子舍翁環立,夫人問曰)嬌客來乎?
粲 兒:(眾臼)那有嬌客,只有老物!
主 人:(夫人指翁笑曰)此即汝等婿也。
    (三女子不顧而唾,回身盡散;獨阿鶯依依夫人肘下。)
主 人:(夫人曰)鶯兒頗有慧心,勿學癡婢子以貌取人,與人拗氣。
主 人:(固導翁入內室,笑謂翁曰)若輩少昊氏之苗裔也。瑣尾流離,鷦寄於此,與足
    下夙有機緣,敬占鵲喜,竊附鸞交。願足下勿以鴆盤為丑,而且作待闕鴛鴦也。
    (翁唯唯。)
主 人:(於是鳳頭燈照,鴨舌香燒,孔雀屏前,與阿鶯明成嘉禮三女子伏屏底以窺,嗤
    (嗤匿笑)好個韝鷹佳婿,絕似韋家郎揀得碧鸛雀耳。
     
     
6**時間: 地點:
    (明日,夫人出紫椹丸一合,付阿鶯贈翁。)
    (翁啖之,三日而盡。)
    (不半月,面黑者盡白,發白者盡黑,頦下須亦墮落無遺。)
    (攬鏡一照,彷彿三五少年時也。)
    (三女子聞之,攜酒稱賀,彩衣翩若,軟語鉤輈。)
    (叩其名,始知長為鵑娘,次翠娘,三燕娘。)
    (燕娘體最佻,好張雙袖作回風舞,又或故作欹斜,投入懷裡。)
    (鶯娘亦時拂衣桁,以逗引之。)
    (鵑娘稍矜重,而緣酒迷心,亦復戲彈脂血,倒掛蓮鉤,夭態游詞,百般交作。
    ()
    (翁方新負少年,左偎右抱,幾欲先弄大姨,後弄小姨。)
    (鶯娘意不能堪,指翁而誚之曰)
鶯 娘:汝初得斷鳧續脛,遂欲一箭雙雕耶?
主 人:(三女子亦作色曰)半個月新婦子,便學作護窠雞,豈我輩鴟鴞,遂毀爾家室乎
    ?
鶯 娘:(鶯娘拂袖而起)始則唾之,繼則餂之,真烏合之眾也!我不能食倉庚炙,為爾
    等解妒。
主 人:(燕娘曰)汝勿弄如簧之舌。我涎涎翹尾,張公子且曾見慣。肯借鄰烏覓華胥之
    夢哉?
鶯 娘:(翠娘曰)醋娘子亦太作喬。姊妹間不過作蘭苕之戲耳!
主 人:(鵑娘曰)渠既自啄其肉,我等不如歸去。
    (曳其袖悻悻欲去。)
主 人:(而夫人卒至)汝等皆不整羽毛者也!嫌老,則獨讓鸞棲,愛少,則競圖鳩占。
    本應威同鸇逐,姑念孟家鴻案,共有前緣。鶯兒且拗冤作德,釋怨同歡,自今伊
    始,弋雁翱翔,毋得再生謠啄。
    (三女子雀躍面前,齊聲謝過。)
    (夫人亦去。)
    (竟酌酒為鶯娘陪禮,笑曰)
鶯 娘:我等鴉嘴撩人,幸妹子無忘鳳諾。
鶯 娘:(鶯娘亦曰)但得阿姊始終翼覆,妹何敢獨效于飛也?
    (翁聞其言,格聲一笑。)
鶯 娘:(眾曰)汝圖一箭雙雕,今得一衾四鳳。恐水中鸂鶒,啖不慣幾許天鵝肉耳!
    
    
7**時間: 地點:
    (自此日則比翼,夜則交頸,四女子從無間言。)
鶯 娘:(忽一日,夫人失色而來)大樹傾矣!速遣郎回。
    (四人握手嬌啼,不忍遽別。)
    (夫人遣素衣婢促之。)
鶯 娘:寧同萬死碎羽翼,不忍雲間兩分張。真我今日之謂也。
    (翁亦戀戀不行。)
鶯 娘:(婢曰)我送君來,還送君去。強留無益,恐同被覆巢之禍耳!
    (不得已,垂涕而別,出門數武,回見宅第全墟。)
    (但見桑樹一株,垂陰半畝。)
    (有伐木者,執斧其下,四鳥集桑樹間,哀鳴悲噪。)
    (方欲詰諸其婢,轉瞬化為白雉,騰空而逝。)
    (囚念桑夫人之德,哀諸伐木者,留其株本,問道而還。)
女 亦:(鐸曰)如臯一射,賈妻含笑。則雉之為物,專調停人閨閣事也,然牧犢子七十
    無妻。未嘗感其《雉朝飛》一曲為之作合。若穆翁者,殆由開籠放鳥之德歟?
    (情魔書癖兩相纏,殢我溫柔預我元。)
    (何似語言文字外,一齊解脫野狐禪。)
    (銷磨傲骨為情癡,掉首歸來好自持。)
    (冷笑丈人峰下客,年年畫虎買胭脂。)
    (長舌傾城可奈何,由他子夜盡情歌。)
    (伏雌畢竟操刀割,輸與雄雞斷尾多。)
    (昨宵有獺哭訌濆,楚些聲中不忍聞。)
    (多少貪夫林下葬,題詩何處弔秋墳?)
    (風誥鸞封志未灰,莫嫌村老太癡呆。)
    (腰間金印懸如斗,都自南柯郡裡來。)
    (不作朱門白項烏,願甘曳尼辱泥塗。)
    (黑衣叁透麻衣訣,許負先生也負圖。)
    (迷離撲朔不堪題,舐卻雄豪且並棲。)
    (狡窟營成香閣閉,可憐得兔已忘蹄。)
    (雉子斑斑翠尾張,鰥魚引到合歡堂。)
    (楚人路上如相遇,莫惜千金買鳳凰。)
    (受業洪詔恩謹題)
    (卷二)
    (屏角相郎)
    (緗管,江陰貧家女也。)
    (工詞翰,兼好讀相人書,決人禍福多奇中。)
    (年及笄,母氏將字之。)
緗 管:(緗管鸛曰)兒相薄,不宜主入中饋。母誠愛我,但賦小星可矣。
    (母以其言多中,許之。)
    (而爭聘者,日踵於門。)
緗 管:(母氏令從簾隙以窺,俱不當意,母曰)癡婢,眼太高。若輩中寧無一有福兒郎
    耶?
緗 管:非此之謂也。
    (母詰之,淚盈盈欲下,遂置不問。)
    (滸溪洪生,才士也。)
    (愛君山之勝,客於江陰。)
    (聞緗管名,登堂求聘。)
    (湘管適簸錢屏角,望見之。)
緗 管:(入謂母口)堂上客,真兒偶也。
    (母出見,諾之而去。)
繼 而:是子相若何?
緗 管:氣清骨秀,非紈袴中人也。然太清則薄,太秀則削,恐不永年耳。
愕 然:(母愕然)彼既不壽,汝何獨有取也?
緗 管:(緗管泫熱曰)兒昨攬鏡自照,柳眉侵月,梨靨添渦,三午後必合孀居。郎相不
    利建寅。是真短祿適合,違之不吉。母氏幸勿憂也。
    (繼而洪別營金屋,擇日以禮迎之。)
    (結褵以後,相得甚歡。)
    (洪善繪事,長箋短幅,酬應不遑。)
    (甫-脫手,緗管即題詩其上。)
    (猶記其《題並頭蓮》-絕云:
    (  水雲鄉里見溫柔,多少癡娃蕩畫舟。)
    (江上孤鴛勞寄語,背花飛去莫回頭。)
    (傷心之讖,見乎詞矣。)
    
    
8**時間: 地點:
    (一日坐花下,折短箋作觴政,有並蒂花,並頭花,連理花,葉底花諸名色。)
    (拈得者,道《葩經》兩句;合意者,酬以香茗,否則,駢兩指擊腕為罰。)
緗 管:(緗管拈得並蒂花)庶幾夙夜,妻子好合。
愕 然:(洪昵而笑曰)夜合一語,妙出天然,真慧心人也!
    (繼拈得並頭花。)
愕 然:(洪曰)宜爾室家,男子之祥。
緗 管:宜男有慶,彼此同之。如卿言,亦復仕耳!
    (復拈得連理花。)
緗 管:道阻且長,春日載陽。
愕 然:(洪曰)長春兩字,連理成文,亦巧合矣!
    (又拈得葉底花。)
愕 然:(洪曰)伐木丁丁,其香始升。
緗 管:(緗管笑曰)木香固登花譜,君何以第二字聯合?
愕 然:(洪笑曰)此乃所謂葉底花也。
緗 管:(已而問曰)卿前言並蒂花,不知三百篇中尚有幾許?
緗 管:(緗管口)駕彼四牡,顏如渥丹。朝宗於海,蔽芾甘棠。想盡之矣!
愕 然:(洪曰)我尚有一聯。
    (緗管請問其說。)
緗 管:(曰)亦孔之將,彼黍離離。
緗 管:(緗管愀然曰)花前偎倚,歡會正長,何至說著將離?
    (倚欄癡立,凝眸欲涕。)
    (洪方溫言勸解,而家中催歸符至矣!迫於父命,不獲已,草草束裝而別。)
    (緗管自洪之去,妝樓長闔,粉匣都收,終日對鏡沉吟,自觀氣色。)
    
    
9**時間: 地點:
    (一日,擲鏡大哭,急呼母氏為制縗絰。)
緗 管:(母曰)兒癡矣!洪家郎去後,且無一紙病書,何以決其必死,而作此不祥之物
    ?
緗 管:以兒氣色征之,斷不爽也。
    (母終不許。)
    (易以練裙素服,而個中日夕,惟以眼淚冼面而已。)
    (不匝月,訃音果至。)
    (毀容絕粒,幾不欲生。)
    (有客將洪父命,憐其少寡,恤以數百金,勸令改適。)
    (母商諸女。)
緗 管:(緗管艴然曰)是何言!我報郎於生者日短,報郎於死者日長。且我之為孀歸,
    於相信之;我之為節婦,亦於相信之,世有面冷如霜,心寒於雪,而作東風別嫁
    者哉?
    (客驚歎而去。)
    (述諸洪君之父,人韙之,遂買舟具乘,迎歸于家。)
    (妯娌間有乞其談相者,緘口不道一字。)
    (族中子弟知其能詩,競出素縑索句,俱以病辭。)
緗 管:(曰)女子有才,終歸無福,舊時結習,懺除盡矣!
    (惟小鬟竊其《題洪君遺畫》傳示其姪詔恩,得二十八字,曰:
    (  澹紅香白滿欄杆,一段春光畫裡看。)
    (展向秋窗渾不似,梧桐庭院十分寒。)
    (此雖吉光片羽,而讀之者,亦可哀其志矣。)
愕 然:(鐸曰)《唐書》載袁天綱相岑文本曰:舍人文才,必振海內,而頭有生骨,恐
    至損壽。今傳此法於閨中,以為擇婿張本。短緣適合一語,卓然定鑒也。苟廣其
    術,潘騎省《寡婦賦》可無『忽以捐背』之恨。
    (筆頭減壽)
    (中州女子鄭蘭芬,幼失怙。)
    (母鐘愛之,日令坐書塾中。)
    (牙籤錦軸,縱橫滿案。)
愕 然:(母常戲之曰)此吾家千里駒,但牝而不牡耳!
緗 管:(蘭芬答曰)只要馳騁詞壇,猶勝劉家豚犬也。
    (由是閨閣之名,噪聞裡黨。)
愕 然:(嘗作《錢》卦曰)錢,利用貞。象曰:『錢方正位乎內,圓正位乎外。方圓正
    ,天地之大義也。錢有孔方焉,家兄之謂也,兄兄弟弟,父父子於,夫夫婦婦,
    而錢運亨。運亨,而家道定矣。』象曰:『金自火出。錢,君子以內有物,而外
    有光。』初九,閒有錢,悔亡。象曰:『閒有錢,來未正也。』六二,無攸遂,
    在中櫃,貞吉。象曰:『六二之吉,順以藏也。』九三,錢神嚆嚆,悔厲吉。錢
    奴嘻嘻,終吝。象曰:『錢神嚆嚆,將失也;性奴嘻嘻,失家業也。』六四,富
    家大吉。象曰:『富家大吉,積在德也。』九五,君子有錢,勿恤吉。象曰:『
    君子有錢,交相愛也。』上九,有官威如,終吉。象曰:『威如之吉,發身之謂
    也。』
    (畹香徐孝廉載入《蕉窗剩話》,談者豔之。)
    (婢阿康,性慧黠。)
    (日,擷花園亭,久不至。)
    (蘭芬遣其第五兒跡之,知為僕廖二所窘。)
愕 然:(復仿《五子之歌》作《規婢書》嘲之曰)阿康屍位,以逸豫,荒厥職,同人咸
    貳。乃盤游無度,戲於寂寞之園。有窮廖二,因人弗見,狎於庭。厥弟五兒,奉
    主命以從,徯於園之次。五兒大怨,述主人之戒,以作歌。其-曰:『齊家有訓
    ,人可勤,不可怠。勤惟家本,本固家寧。予視天下,愚夫愚婦,一不聽予,一
    時兩失。禍豈在明,不見是圖。予臨爾眾,慷乎若鐵索之馭六馬。為人下者,奈
    何弗慎!』其二曰:『訓有之,內作盜荒,外作淫荒,甘懶嗜頑,鑽穴逾牆。有
    一於此,未有不亡。』其三曰:『惟我高堂,有此義方。汝悖厥訓,亂其紀綱,
    乃底滅亡。』其四曰:『巍巍我主,一家之尊。有禮有法,貽厥後人。吟詩誦賦
    ,昔人則有。荒墜厥緒,誨淫絕恥。』其五曰:『嗚呼急歸,予懷之悲,人實誑
    女,女將疇依?鬱陶乎予心,頗厚有忸怩。苟悔厥過,來者可追。』
    (從巧思慧舌,大率類是。)
    (一夕,坐燈下,作《香粉春秋》。)
    (未及數行,腕酥體倦,伏兒而寐。)
    (瞥至一殿,上橫一金額,曰:「六經大文章處」。)
    (一人冕旒端坐,儒冠者數輩,校書兩隅。)
愕 然:(一人捧冊上曰)此揚子雲擬《易》。
上座者:《易》自商瞿至田何,凡歷五傳。王弼主理,京房主數,總未盡探其奧,若輩何
    能妄擬!且渠已屈身新莽,雖有草玄奇字,不足觀也。
愕 然:(又-人上曰)此張霸偽書。
上座者:《書》自出魯壁,古文不傳久矣!梅賾二十五篇,略存其似,張霸何人,輒敢妄
    作!
上座者:(又一人-上曰)此束廣微《補亡詩》。
上座者:命義選詞,亦頗不乖詩教。然魚游清沼,鳥萃乎林,純是晉人口角。何得妄攀風
    雅!
愕 然:(又一人上曰)此劉歆集禮。
上座者:河間贗本,辨者實難。《考工》一記,明是漢懦私擬,以補冬官闕略。
愕 然:(又-人上曰)此何休《春秋傳略》。
上座者:公羊墨守,左氏膏盲,谷粱瘸疾,直妄人說夢耳!
    (又雜陳刪魯淪、非盂子等書。)
上座者:(上座者勃然怒曰)擬莊反騷,尚屬小儒弄筆,乃割裂聖經賢傳,妄肆譏彈,當
    付拔舌獄,以彰孽報。
    (言未已,一人趨座匍伏。)
上座者:鄭夾漈,爾欲何言?
愕 然:(逡巡而對曰)康成輔翼聖經,自謂有功名教。不料閨中末裔,點竄經文,作為
    遊戲,奈何?
上座者:此侮聖人之言,罪宜加等。姑念閨閣無知,折其壽算,以贖前愆。
    (時蘭芬潛伏殿外。)
    (聞其言,心驚魄悸,下階一蹷,豁焉夢醒。)
    (燈下燒其舊稿,深自懺悔。)
    (後字同里某生,嫁前三日而亡,實侮聖言之報也。)
    (我輩以文為戲,能不捨旃!)
愕 然:(鐸曰)酒是先生饌,女為君子儒;粲花妙舌,豔絕乾古。然世上演《牡丹亭》
    一日,若士在地下受苦一日,安知非此樁公案發也?吾家湘人,曾作《閨中月令
    》,有『口脂解凍,簾衣化為鉤。衣潤溽暑,粉雨時行』等語,亦見慧心、而紅
    箋猶濕,黃土旋埋,自貽伊戚,夫復何尤?附記於此,為之-歎!
    (討貓檄)
    (門人黃之駿,好讀書。)
    (左圖右史,等諸南面百緘。)
    (豢一貓,用以防鼠。)
    (視其色,斑斕如虎,群以為俊物。)
    (置諸書架旁,終日憨臥,喃喃吶吶,若宣佛號。)
愕 然:(或曰)此念佛貓也。
    (名曰佛奴。)
    (鼠耗於室,見佛奴,始猶稍稍斂跡,繼跳粱失足,四體墮地。)
    (佛奴撫摩再四,導之去。)
    (嗣後眾鼠懼無畏意,成群結隊,環繞於側。)
    
    
10**時間: 地點:
    (一日,踏肩登背,竟齧其鼻,血涔涔不止。)
    (黃生將乞刀圭以治。)
愕 然:(予適過之,叱曰)畜貓本以捕鼠。乃不能翦除,是溺職也。反為所噬,是失體
    也。正宜執鞭棰而問之,何以藥為?
    (命生作檄文討之,予為點定。)
    (其檄曰:
    (  捕鼠將佛奴者,性成巽懦,貌托仁慈。)
    (學雪衣娘之誦經,冒尾君子之守矩。)
    (花陰晝懶,不管翻盆,竹簟宵慵,由他鑿壁。)
    (甚至呼朋引類,九子環魔母之宮,疊輩登肩,六賊戲彌陀之崖。)
    (而猶似老僧入定,不見不聞,傀儡登場,無聲無臭。)
    (優柔寡斷,姑息養奸,遂占滅鼻之凶,反中磨牙之毒。)
    (閻羅怕鬼,掃盡威風,大將怯兵,喪其紀律。)
    (自甘唾面,實為縱惡之尤,誰生厲階,盡出沽名之輩。)
    (是用排楚人犬牙之陣,整蔡州騾子之軍。)
    (佐以牛棰,加之馬索。)
    (輕則同於執豕,重則等於鞭羊。)
    (懸諾狐首竿頭,留作前車之鑒;縛向麒麟檀上,且觀後效之圖。)
    (共奮虎威,勿教兔脫。)
上座者:(鐸曰)昔萬壽寺彬師,以見鼠不捕為仁。群謂其誑語,而不知實佛門法也。若
    儒生一行作吏,以鋤惡扶良為要。乃食君之祿,沽己之名,養邑之奸,為民之害
    。如佛奴者,佛門之所必宥,王法之所必誅者矣!
    (祭蠹文)
    (萬卷樓,表叔蔣觀察藏書地也。)
    (宦游於閩,經午閉置。)
    (後告假歸籍,曝其卷帙,半為蠹魚損壞。)
    (因命童子拽捕,盡殺乃止。)
    (是夜,樓中萬聲齊哭,幾於達旦,主人患之。)
    (予適借榻鬆韻軒中,因作文以祭曰:
    (  嗚呼,蠹兮!秉蟲之性而不集於羶,得魚之名而不躍於淵。)
    (遨遊乎文章之府,托翰墨以為緣,爾何不學白蟻之鑽礦,與青蚨之化錢?謂書
    (香之我嗜,願銅臭之長捐。)
    (吾聞爾祖脈望,羽化登仙。)
    (以詩書為弓冶,期無墜乎家傳。)
    (營書作穴,耕字為田。)
    (雖食古而未化,鑒其志之可憐。)
    (何期主人好事,物運屯邅。)
    (竟抄同乎瓜蔓,忽盡族而並殲。)
    (芸窗播毒,書林抱冤。)
    (識召禍之有基,吾請言其固然。)
    (穿經史以太鑿,斷詞義而不連,既毀章而裂句,亦脫簡而殘編。)
    (隱微軀於藝苑,肆魚肉之饞涎,等斯文之蟊賊,遂獲罪於聖賢。)
    (彼刀筆小吏,案牘窮年,竊爾生平之一字,輒舞文面弄權。)
    (爾宜悔悟,自省其愆。)
    (非主人之嗜殺。)
    (乃孽報之在天。)
    (賦草一束,墨汁半船,爾其享之,在此靈筵。)
    (勿為厲於龍蛇壁上,待轉丸於蜣螂糞邊。)
    (筆塚累累,卜爾長眠;硯田膴膴,表爾新阡。)
    (招青蠅之弔客,驅螻蟻於下泉;果遊魂之無恙,乘蚊背以言旋。)
    (祭畢,而樓中之響寂矣。)
    (鐸曰:胥吏舞文,謂之衙蠹,而讀書中無是名也。)
    (然借文字為護符,托詞章以獵食,皆可謂之書蠹。)
上座者:(或曰)此等詞義不連之輩,名曰書蠹,猶屬過譽。
    (隔牖談詩)
    (水繪園,辟疆冒氏集諸名士禊飲處,今廢為禪院。)
    (祁昌胡生文水,客如臯,賃僧屋以居。)
    (生負奇氣,為沈晉齋,王西園諸前輩相器重,益自喜。)
    (嘗作述懷詩,有「我豈妄哉聊復爾,臣之壯也不如人」之句。)
上座者:(予適見之)此宋元派也。
    (生氣不肯下,轉以詩學源流相詰問。)
    (予唯唯。)
上座者:(生艴然曰)先生殆不屑教誨耶?
    (拂袖竟出。)
    (予獨坐燈下,半炊許,暗中聞嗤笑聲。)
上座者:(叱問為誰)予此間地主冒巢民也,與王桐花、崔黃葉、陳迦陵輩,魂遊於此。
    汝吳下阿蒙,輒敢高持布鼓,過我雷門,倘一言不智,定當麾之門外。
愕 然:(予曰)冒先生餒魂無恙乎?如不見棄,乞垂明問。
因 大:古詩以何為宗?
應 之:四言以三百篇為法。而太似則剽,太離則詭。故束皙《補笙詩》,未脫晉人俊語
    。五言自西京迄當涂、典午諸家,各有一副真面目。粱、陳之際,體卑質喪。至
    唐陳伯玉輩,掃除顯慶、龍朔之弊,獨標風格。七言權輿《大風》、《柏梁》。
    洎乎魏、宋,名作寥寥。初唐頗尚氣韻,李、杜出而始極其變。後有作者,等諸
    自鄶無譏可也。
因 大:近體以何為宗?
應 之:陰、何、徐、庾,五律之先聲也。延清、雲卿,揣聲赴節,後來居上。王、盂以
    淡遠並轡,李、杜以壯麗分鑣,崔、李、高、岑,七律之正軌也。賓客、儀曹,
    態濃意遠,宗風克紹。浣花如鯨魚掣海,青蓮如健鶴摩天。至絕句,羌無故實,
    須求味於酸咸之外。雖工部高才,未傳佳作。不得謂『黃河遠上』、『葡萄美酒
    』,獺祭者可學步也。
應 之:(言未竟,忽厲聲高喝曰)我漁洋老人,論詩六十餘年,以少陵詩史為宗。何物
    狂生,拈出司空三昧,教人廢學?
因 大:(因笑曰)公一代詩壇,千秋史學,何敢妄議?但《落鳳坡弔龐士元》,此題尚
    宜斟酌。
    (正持論間,有自稱崔不雕者,自稱陳其年者,嘩然縱辯。)
因 大:(予曰)君王桐花之弟子耶?生前以『黃葉』著名,然『丹楓』兩宇,辭義雷同
    。想君生平傑作,惟『春水』、『桃花』一聯,差堪與『芍藥』、『薔薇』抗衡
    耳!至檢討公《迦陵詞集》,允堪追步辛、蘇;而梅花百首,亦止賺得雲郎捧硯
    ,未必與『枝高出手寒』之作,問聲競響。
因 大:(而諸人猶紛呶不息,因拍掌大笑曰)冒先生相與得一輩詩人,到底樸巢一炬,
    餓填溝壑,惜哉!
因 大:(轉盼間,胡生長笑而來)先生不屑教誨,今已盡聞台命矣。
    (蓋生欲聞予狂論,詭囑同人,暗藏牖下,作此狡獪伎倆耳。)
    (予大笑。)
    (生執贄門下兩載,談文之暇,旁及詩賦詞曲。)
    (而其稿不甚收拾,往往為友人竊去。)
    (劉又酷似其師,信然。)
應 之:(鐸曰)邊孝先曾為弟子解嘲,此則更同賓戲矣。師狂而弟子亦狂,師懶而弟子
    亦懶。狂不可學,懶更不可學也。先生休矣,弟子勉之。
    (水以乙未春僦雨香庵居之,為鍵關計。)
    (庵即冒園故址也。)
    (時夫於亦客如臯。)
    (水執贄門下,相依兩載。)
    (丙申冬,挈家南來。)
    (遠隔師門,忽忽十有一年。)
    (歲戊申,夫子司鐸吾祁。)
    (越兩年,水自豫章歸,晉謁圅丈。)
    (又明年,召入學舍,授以燈火,坐我春風者,殆無虛日。)
    (暇時,請觀詩文全稿,並樂府套曲請大制,悉辭以散失。)
    (惟檢行篋,得《諧鐸》五十餘條,出以示水。)
應 之:(卒讀之,遂進而請曰)先生其有救世之婆心,而托於諧以自隱,如古之東方曼
    倩其人者,曷亟付之梓,以是為遒人之徇耶?
    (比蒙許可,追憶舊聞,摭彩近事如乾條,釐卷十二。)
    (斯條亦係開雕時補入者。)
    (記此見師弟淵源,二十年如一日。)
    (而水徒以家貧學蕪,筆札依人。)
    (回首勝游,已成昨夢。)
    (嗟華年之不再,愧壯歲之無聞,其孤負吾師之玉成者不少矣!)
    (辛亥六月二十一日,受業胡文水謹志。)
    (垂簾論曲)
    (李秋蓉,吳江徐公子寵姬也,有慧性,妙解音律。)
    (同里某生,小有才學,著傳奇,挾數種誇示徐公子。)
    (方談論間,而屏後笑聲忽縱。)
    (生又按拍而歌,屏後益笑不可支。)
應 之:(徐微喝曰)曲子師在座,理宜敬聽。嘻嘻出出,是何意態?
因 大:個兒郎煞不曉事。為我設青綾步障,斥之使去。
    (亡何,有女子坐簾內,請客相見。)
    (生隔簾揖之。)
因 大:(問曰)君所制傳奇,南曲乎?北曲乎?
先 生:近日登場劇本,有南有北,且鄉南北合套之出。是非異曲同工,何能號稱制譜?
因 大:君知北曲異乎南者何在?
先 生:南曲有四聲,北曲止有三聲,以入聲派入平、上、去三聲之內。製曲者剖析毫芒
    ,以字配調,誰不知者?
因 大:君知北曲異於南者,僅在入聲,而亦知平、去兩聲,尚有不合者否?
先 生:未聞也。
因 大:(簾內者笑曰)君真所謂但知其一,莫知其他者矣!崇字南音曰戎,而北讀為蟲
    。杜字南音曰渡,而北讀為妒。如此類者,難更僕數。且北之別於南者,重在去
    聲。南曲以揭高為法,北曲透足字面,但取結實。揣聲應律,未可混填,拗折天
    下人嗓予。
先 生:一韻之音,亦有不同者乎?
因 大:不同。共一東鐘韻,而東字聲長,終字聲短,風字聲扁,宮字聲圓。共一江陽韻
    ,而江字聲闊,臧字聲狹,堂字聲粗,將字聲細。練准口訣,擇其宜而施之,製
    曲之技神矣。
    (生唯唯。)
繼 而:(繼而間曰)君所遵何譜?
因 大:遵《大成九宮》,句繩字准,不敢意為損益。
繼 而:所配何宮?
    (生嘿然不語。)
因 大:(簾內者曰)分宮立調,是製曲家第一入手處。富貴纏綿,則用黃鐘;感歎悲慼
    ,則用南呂。一隅三反,諸可類推。否則指冰說炭,縱審音不舛,而對景全乖,
    製曲者之大病也。其他南曲多連,北曲多斷,南曲有定板,北曲多底板,南曲少
    襯字,北曲多襯字。選詞定局,自在神明於曲者。若夫五音四呼,收聲歸韻,此
    歌者之事,而不必求全於作者矣。
因 大:(生大駭,顧徐公子曰)不意君家金屋有此妙才,勝張紅紅記豆多矣。
    (言未畢,一人捲簾而出。)
    (視之,青衣婢也。)
因 大:(曰)幸得婢學夫人,本領止此。否則娘子軍來,汝能無受降面縛乎?
    (生大窘,喪氣而出。)
    (後公子父靈胎先生,彩閨中緒論,著《樂府傳聲》一卷行世,度曲家奉為圭臬
    (云。)
繼 而:(鐸曰)考《樂譜。鹿鳴》之詩,首章我為蕤,有為林,嘉為應,賓為南,次章
    我為林,有為南,嘉為應,賓為黃,則諸律可以互通。天下無一定宮調,而度曲
    家必斤斤於工尺之間,豈今之樂異於古之樂歟?抑遷字就調,可以恕古,而不能
    恕今也!
    (考牌逐腐鬼)
    (婁東陳岳生,築別業蓮橋之西。)
    (工甫竣,家人嘩傳有鬼。)
    (陳疑其妄,移榻居焉。)
    (至夜,見青衿者四輩,結隊而來,滿口吟哦,四肢俱帶腐氣。)
    (一老者年約五十,一四十許,其兩人十八九少年也。)
老 者:昨緣風雨敗興,今夕大好月色,盍拈題一角文藝之優劣?
繼 而:(三人曰)諾。
    (老者袖中出紙圓數枚,命少年拈其一。)
    (展視之,蓋「視其所以」全章題也。)
    (懷中各出文具。)
    (老者登上座,四十許人聯坐其右;下一案,兩少年據之。)
    (四人閉目攢眉,搖頭搔耳,吚吚唔唔,約兩時許。)
老 者:(老者笑曰)今夕文機鈍塞,只得一隹破,奈何?
上座者:(聯座者)僕亦與翁相等。
    (老者取視之,破曰)
老 者:視所以,而觀所由,察所安,而人焉瘦?
老 者:首句可謂英雄所見略同,特次句尚欠包括。
    (聯坐者請教。)
老 者:(因出已作示之,破曰)視所以,而觀所由,察所安,而焉瘦瘦?
    (聯坐者大歎服。)
老 者:作文一道,毫釐千里。君所以長居五等,而僕儼然附四等末者,實以題無剩義耳
    。
    (言罷,童頗自負。)
    (繼視兩少年,竟無一字。)
老 者:君等英年,作文宜有豪興。奈何曳白如此?
少 年:世間嚴刑酷罰,無過作文一事。我等所以惡生樂死首,謂幸逃得此難耳。乃復無
    病自尋鴆藥耶?
老 者:(老者拍手大笑曰)吾過矣。如君言,真第一安樂法也。
    (俄見一小僮擔灑盒至。)
少 年:枵腹談義,有何意味?如此良宵,不如痛飲。
    (因陳酒肴幾上,團坐大嚼,頃刻都盡。)
少 年:(少年捧腹笑曰)此中空洞無物,只合作灑囊飯袋也。
老 者:(四十許人曰)食肉健飯,正欲使此中有料。
老 者:特恐見其入而不見其出耳。
    (言已,各大噱。)
    (亡何,小僮斂酒具幾,四人共訂後期,醉飽而去。)
    (陳始信有鬼。)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