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卷 情貞類)
    (以下夫婦節義)
    (范希周)
    (建炎庚戌歲,建州賊范汝為因饑荒,嘯聚至十餘萬。)
    (次年春,有關西人呂忠翊,受福州稅官。)
    (方之任,道過建州,有女十七八歲,為賊徒所掠。)
    (汝為有族子名希周,本士人,年二十五六,猶未娶。)
    (呂監女為希周所得。)
    (希週知為宦家女,又有色,性復柔和,遂卜曰,合族告祖備禮,冊為正室。)
    (是冬,朝廷命韓郡王統大軍討捕。)
呂 氏:(呂氏謂希周曰)妾聞貞女不事二夫,君既告祖成婚,則君家之婦也。孤城危逼
    ,其勢必破。君乃賊之親黨,其能免乎!妾不忍見君之死。
    (引刀將自刎,希周急止之曰)
希 周:我陷賊中,原非本心,無以自明,死有餘責。汝衣冠兒女,擄劫在此,大為不幸
    。大將軍將士皆北人,汝既屬同方,或言語相合,骨肉宛轉相遇,又是再生。
呂 氏:果然,妾亦終身無再嫁理。但恐為軍將所擄,誓不再辱,惟一死耳!
希 周:吾萬一漏網,亦終身不娶,以答汝今日之心。
    (先是,呂監與韓郡王有舊。)
    (韓過福州,辟呂監為提轄官,同到建州。)
    (十餘日城破,希周不知所之。)
    (呂氏見兵勢甚盛,急就荒屋白縊。)
    (呂監巡警之次,適見之,使人解下,乃其女也。)
    (良久方甦,具言所以。)
    (父子相見,且悲且喜。)
    (事定,呂監隨韓帥歸臨安,將改嫁女。)
    (女不欲,父罵曰)
呂 監:汝戀賊耶?
呂 氏:彼雖名賊,實君子也。但為宗人所逼,不得已而從之。在賊中,常與人作方便,
    若有天理,其人必不死。兒今且奉道在家,亦足娛事二親,何必嫁也。
    (紹興壬戌歲,呂監為封州將領。)
    
    
2**時間: 地點:
    (一日,廣州使臣賀承信,以公牒到將領司,呂監延於廳上。)
    (既去,呂氏謂呂監曰)
呂 氏:適來者何人?
呂 監:廣州使臣。
呂 氏:言語走趨,宛類建州范氏子。
呂 監:勿妄言,彼自姓賀,與汝范家子毫無相惹。
    (呂氏嘿然而止。)
    (後半載,賀承信以職事復至呂監廳事,呂監時或延以酒食。)
    (呂氏屢窺之,知實希周也。)
    (乃婉訴其父,因飲酒款熟間,問鄉貫出身。)
其 父:(賀羞愧曰)某建州人,實姓范,宗人范汝為者叛逆,某陷在賊中。既大軍來討
    ,城陷,舉黃旗招安。某恐以賊之宗族,一並誅夷,遂改姓賀,出就招安。後撥
    在岳承宣軍下。收楊麼時,某以南人便水,常在前鋒,每戰某尤盡力,主將知之
    ,賊平後,遂特與某解繇。初任和州指使,第二任授合州監,以缺遠,逐只受此
    廣州指使。
呂 監:令孺人何姓,初娶再娶乎?
其 父:(范泣曰)在賊中時,擄得一官員女為妻。是冬城破,夫妻各分散走逃,且約苟
    全性命,彼此勿娶嫁。某後來又在信州尋得老母。現今不曾娶,只有母子二人爨
    妾一人而已。
    (語訖,悲泣失聲。)
    (呂監感其恩義,亦為泣下。)
    (引入中堂見其女,留住數日,事畢,令隨希周歸廣州。)
    (後一年,呂監解滿,迂道之廣州。)
    (待希周任滿,同赴臨安。)
    (呂得淮上州鈐,范得淮上監稅官。)
    (范子作賊,呂氏從賊,皆非正也。)
    (貪生畏逼,違心苟就,其實俱有不得已者焉。)
    (既而鰥曠相守,天亦憐其貞而終成就之,奇哉!)
    (盛道)
    (趙援姜,資中盛道妻。)
    (建安五年,道坐罪,夫妻閉獄。)
    (子翔,方五歲。)
其 父:(姜謂道曰)官有常刑,君不得免矣!妾在,何益君門戶。君可同翔亡命,妾代
    君死,可得繼君宗廟。
    (道依違數日,姜苦勸之,遂解脫,給衣糧使去。)
    (姜代為應對,度道走遠,乃告。)
    (吏殺之。)
    (後遇赦,父子得還。)
    (道雖仕宦,終不再娶。)
    (羊角死生之義,不謂見於閨閫。)
    (祝瓊)
    (德興祝瓊妻程氏,生二子,曰萃,曰英,母子悉被姚寇虜去。)
    (瓊不愛重貲,遣人贖之。)
    (寇不滿意,第許贖其長兒萃,而猶執程氏與幼兒。)
二 子:(程氏泣謂贖者曰)吾終不辱吾夫。
    (至盤田坐麥畦中,指寇大罵。)
    (寇怒而斃之。)
    (越三日,有族人過其地,見小兒走入麥畦中,就而視之,見程氏屍在。)
    (死且三日,又值大暑,面色如生。)
    (而兒三日無乳不死。)
    (族人歸報瓊,瓊疾趨收其屍,抱其子歸。)
    (瓊亦終身不再娶。)
    (天台郭氏)
    (郭氏天台人,嫁為某卒妻,殊有姿色。)
    (千夫長李某心慕焉。)
    (會卒遠戍,李日至卒家,百計調之,郭氏毅然不可犯。)
    (夫歸,具以白之。)
    
    
3**時間: 地點:
    (一日,李過卒家,卒憶前事,怒形於色,亟持刃出,而李已脫走,訴於縣。)
    (案議持刃殺本部官,罪當死。)
    (置之獄中,郭氏躬往餽食。)
    (閉戶業績紡,以資衣食。)
    (久之,有葉押獄者,尤有意於郭氏。)
    (乃顧視其卒,日飲食之,情若手足。)
    (卒感激入骨髓。)
    (忽傳有五府官來,蓋斬決罪囚者。)
二 子:(葉報卒知,卒謂郭氏曰)我死有日,此葉押獄未有妻,汝可嫁之。
其 父:(郭氏日)汝以我色致死,我又能再適以求生乎!
其 父:(既歸,持二幼兒痛泣而言曰)汝父行且死,汝母死亦在旦夕,我兒無所倚,終
    必死於饑寒,今將賣汝以活性命。汝歸他人家,非若父母膝前,仍自嬌癡為也。
    (其子女頗聰慧,解母語意,抱母而號,引裾不肯釋手。)
    (遂攜二兒出,召人與之。)
    (行路亦為之墮淚。)
    (富室有憐之者,納其子女,贈錢三十緡。)
    (郭氏以二之一具酒饌,攜至獄門,願與夫一再見,葉聽入。)
    (哽咽不能語,既而)
既 而:君擾葉押獄多矣,可用此少答之。又有錢若干,可收取自給。我去一富家執作,
    恐旬日不及見君也。
    (飲泣而別。)
    (走至仙人渡溪水中,危坐而死。)
    (是水極險惡,竟不為衝擊倒僕。)
    (人有見者,報之縣。)
    (往驗得實,皆驚異失色,為具棺斂葬之,表其墓曰「貞烈」。)
    (宣撫使廉得其事,原卒之情,釋之。)
    (富家遂還其子女,卒亦終身誓不再娶。)
    (始以色彩動人,累夫於死。)
    (卒能以節動人,脫夫子死。)
    (世之娶婦,每求美而不求賢,其自為亦拙矣。)
    (長安大昌裡人,有仇家欲報之而無道。)
    (劫其妻父,使要其女。)
    (父呼其女而告之。)
    (女計念:不聽,則殺父,不孝;聽之,則殺夫,不義。)
其 妻:(欲以身當之)諾,夜在樓上,新沐頭,東首臥,則是矣。妾請開戶俟。
    (仇家至,斷頭持去,視之,乃其妻頭也。)
    (仇家痛焉,遂釋,不殺其夫。)
    (此女不忍其夫,寧自忍也。)
    (鄭雍姬之見偏矣哉。)
    (以下貞婦)
    (羅敷)
    (邯鄲秦氏女,名羅敷,嫁邑人王仁。)
    (仁為趙王家令。)
    (敷出彩桑於陌上,趙王登台見而悅之,因置酒欲奪焉。)
    (敷善彈箏,作《陌上桑》之歌以自明,趙王乃止。)
其 一:(其一解云)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秦氏有好女,自名為羅敷。羅敷喜蠶桑
    ,彩桑城南隅。青絲為籠係,桂枝為籠鉤。頭上倭墮髻,耳中明月珠。緗綺為下
    裙,紫綺為上襦。行者見羅敷,下擔捋髭須。少年見羅敷,脫帽著?頭。耕者忘
    其犁,鋤者忘其鋤,來歸相怨怒,但坐觀羅敷。
其 二:(其二解云)使君從南來,五馬立踟躕。使君遣吏往,問是誰家姝。『素氏有好
    女,自名為羅敷。』『羅敷年幾何?』『二十尚不足,十五頗有餘。』使君謝羅
    敷:『寧可共載不?』羅敷前致辭:『使君一何愚?使君自有婦,羅敷自有夫。
    』
其 三:(其三解云)東方千餘騎,夫婿居上頭。何用識夫婿,白馬從驪駒。青絲繫馬尾
    ,黃金絡馬頭。腰中鹿盧劍,可值千萬餘。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
    郎,四十專城居。為人潔白?,鬑鬑頗有須。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趨。坐中數
    乾人,皆言夫婿殊。
    (一解,極慕己容色之美。)
    (末解,畫出一個風流佳婿。)
    (夫婦相愛之情,隱然言外。)
    (趙王聞之,亦不覺慚矣。)
    (李妙惠)
    (李妙惠,揚州女,嫁與同里舉人盧某為妻。)
    (盧以下第發憤,與其友下帷西山寺中,禁絕人事,久無家音。)
    (成化二十年,有與同名者死京城,鄉人誤傳盧死,父母信之。)
    (居無何,歲大饑,維揚以北,家不自給。)
    (父母憐李寡貧,欲奪其志,強之不可。)
    (臨川鹽商謝能博子啟,聞其美且賢也,致幣請婚。)
    (李自縊者再,公姑患之。)
    (時李之父在外郡,訓鄉學。)
    (李母偕鄰嫗勸諭慇懃,防閒愈密。)
    (李日夜哀泣,聞者為之墮淚。)
    (既知勢不可解,乃勉從焉。)
    (緘書與父訣,詞甚慘。)
    (及歸謝家,抗志益篤。)
    (謝之繼母,亦楊州人,與李有瓜葛。)
    (李即跪請,願延斯須之命,終身為主母執役。)
    (因堅侍母旁不去。)
    (謝故饒婢妾,未及凌犯。)
    (居數日,李復懇請為尼,母姑唯唯。)
    (度還鄉無復之耳,於時(是)啟船先發,而母及李繼之。)
    (至京口,舟泊金山寺下,母偕之上寺酬醮。)
    (有筆墨在方丈,李取題壁間云:
    (  一自當年拆鳳凰,至今消息兩茫茫。)
    (蓋棺不作橫金婦,入地還從折桂郎。)
    (彭澤曉煙)
    (夢歸宿,瀟湘夜雨斷愁腸。)
    (新詩寫向金山寺,高掛雲帆過豫章。)
其 二:(款其後曰)揚州盧某妻李氏題。
    (盧後會試登甲榜,捷音至揚州,父母乃知子存,然無及矣。)
    (弘治元年,纂修憲廟實錄,差進士姑蘇杜子開來江右彩事,未報,復使盧促之
    (。)
    (過家,知妻已嫁)
    (恐傷父母,不敢言,然亦未忍別議,遂行。)
    (道出鎮江,登金山,見寺壁題,不覺氣噎。)
不 覺:(問之寺僧)先有姑媳過此,留題去矣。
    (盧錄其詩以去。)
    (至江右,密籌之徐方伯。)
其 詩:(方伯曰)咸艘逾千,孰從覘察?縱得之,聲亦不雅。盍以計取乎!
    (乃選台隸最黠者一人,諭以其故,令熟誦前詩,駕小艇,沿鹽船上下歌而過之
    (。)
其 詩:(越三日,忽聞船中女聲啟窗喚曰)此詩從何得來?
    (隸前致盧命。)
李 氏:(李大驚曰)揚州盧舉人,其死已久,爾欺我也。
    (隸備述如所諭語。)
    (叩父母及妻名,一一不爽。)
父 母:(李遂掩泣曰)其我夫矣。始吾聞歌已疑之,恨未有間。今日商偶往娼院,母亦
    過鄰舟,故得問汝。汝歸可善為我辭。
父 母:(因密致之約,揮手曰)去,去!
    (隸歸報,其夜,依期舟來,遂接李至公館,夫妻歡會如初。)
    (商貲具付母主其出入,母轉以委李。)
父 母:(及商歸,檢視,歷歷分明,封志完固,歎曰)關羽昔逃歸漢,曹公時不追,而
    曰『彼各為其主』,此亦為其夫耳。貞婦也,可置之。
    (弘治二年也。)
    (盧下帷發憤,不必絕家音。)
    (其父母且從容問耗,亦不必汲汲嫁婦。)
    (天下多美婦人,商人子亦不必強納士人之妻。)
    (全賴李氏矢心不貳,遂成一片佳話。)
    (盧夫人)
    (盧夫人,房玄齡妻也。)
父 母:(玄齡微時,病且死)吾病革,君年少,不可寡居,善事後人。
    (盧泣,入帷中,剔一目示玄齡,明無他念。)
    (玄齡愈,禮之終身。)
    (按梁公夫人至妒。)
    (太宗將踢公美人,屢辭不受。)
    (帝令皇后召夫人,告以「媵妾之流,今有常制。)
    (且司空年暮,帝欲有所優詔」之意。)
    (夫人執意不回。)
美 人:(帝乃令謂之曰)若寧不妒而生,寧妒而死!
美 人:(乃遣酌卮酒與之)若然,可飲此鴆。
    (然實非鴆也。)
    (夫人一舉便盡,無所留難。)
美 人:(帝曰)我尚畏見,何況玄齡!
    (人謂房公為怕婦,抑孰知感剔目之情也。)
    (金三妻)
    (崑山舟師楊姓者,雅與金姓者善。)
    (金姓者死,有子曰金三,年十七八,窶甚,將行乞。)
    (楊見而憐之,因招入舟收養之。)
    (既久,楊夫婦以其力勤也,愛之甚。)
    (楊無子,有一女,年亦相若,因以妻三。)
    (歲餘產一女,逾睟盤,病死。)
    (三哭之甚哀,成疾,日漸尪羸阽危。)
    (楊夫婦始悔恨,罵詈不絕。)
    
    
4**時間: 地點:
美 人:(一日江行,泊孤島下,楊謂三)舟中乏新,不得炊,可登岸拾枯枝為爨。
    (三力疾去,則棄三掛帆行矣。)
    (三得枯枝至泊所,失舟所在。)
    (知楊棄己也,慟哭欲赴江死。)
    (既又念,島中或逢人,冀可救援。)
    (轉入林,行至一所,見戈戟森森,列衛在焉,為之駭愕。)
    (徐偵之,無所聞。)
    (漸就問,寂無人,僅有八大篋,封識完好,竟不知為何。)
    (蓋盜所劫財,暫置此地。)
    (三乃匿戈溝中,再臨江濱,適有他舟經其地,三招之來)
父 母:我有行李,待伴不至,可附我去。
    (舟人許諾。)
    (遂即攜八大篋入舟。)
    (行抵儀真,問居停主人家,密啟篋視,皆金珠也。)
    (即其地售值得如千(乾),服食起居非故矣。)
    (既收童僕,復將買妾。)
    
    
5**時間: 地點:
    (一日過河下,楊舟適在,三識之,楊不知也。)
    (三乃使人僱其舟,去往湖襄賈。)
    (輜重累累,舳艫充牣。)
    (先是楊棄三時,女晝夜啼哭不欲生。)
    (父母強之更納婿,女不從。)
    (至是三登舟,舟人莫敢仰視。)
    (女竊窺之,驚語母曰)
父 母:客狀甚似吾婿。
美 人:(母詈之曰)見金夫不有躬耶?若三,不知死所矣。
    (女遂不敢言。)
美 人:(三顧女,佯謂舟人曰)何不向船尾取破氈笠戴之。
    (蓋三窶時,初登楊舟有是言也。)
    (於是妻覺之,出相見,與抱哭,歡若平生。)
    (而楊夫婦羅拜請罪,悔過無已。)
    (三亦不與較。)
    (尋同歸三家焉。)
    
    
6**時間: 地點:
    (未幾,會劇寇劉六、劉七叛入吳。)
    (三出金帛募死士,從郡別駕胡公,直搗狼山之穴,縛其渠魁,討平之,功授武
    (騎尉,妻亦從封云。)
    (事載《耳潭》。)
    (申屠氏)
    (申屠氏,宋時長樂人,美而豔,申屠虔之女也。)
    (既長,幕孟光之為人,名希光。)
    (十歲能屬文,讀書一過,輒能成誦。)
    (其兄漁釣海上,作詩送之曰)
作 詩:生計持竿二十年,茫茫此去水連天。往來酒灑臨江廟,晝夜燈明過海船。霧裡鳴
    螺分港釣,浪中拋纜枕霜眠。莫辭一棹風波險,平地風波更可憐。
    (其父常奇此女,不妄許人。)
    (年二十,侯官有董昌,以秀才異等,為虔所識,逐以希光妻昌。)
    (希光臨行,作留別詩曰)
其 父:女伴門前望,風帆不可留。岸鳴蕉葉雨,江醉寥花秋。百歲身為累,孤雲世共浮
    。淚隨流水去,一夜到閫州。
    (入門,絕不復吟,食貧作苦晏如也。)
    (居久之,當靖康二年,郡中大豪方六一者,虎而冠者也。)
    (聞希光美,心悅而好之,乃使人陰誣昌重罪,罪至族。)
    (六一復陽為居間,得輕比,獨昌報殺,妻子幸無死。)
    (因使侍者通慇懃,強委禽焉。)
    (希光具知其謀,謬許之。)
    (密寄其孤於昌之友人。)
其 父:(乃求利匕首,懷之以往,謂六一曰)妾自分身首異處矣,賴君高誼,生死而骨
    肉之,妾之餘,君之身也,敢不奉承君命。但亡人未歸淺土,心竊傷之,唯君哀
    憐,既克葬,乃成禮。
    (六一大喜,立使人以禮葬之。)
    (於是希光偽為色喜,裝入室。)
    (六一既至,即以吃首刺之帳中,六一立死。)
    (因復殺其侍者二人。)
    (至夜中,詐謂六一卒病委篤,以次呼其家人。)
    (家人皆愕,卒起不意,先後奔入,希光皆殺之,盡滅其宗。)
    (因斬六一頭,置囊中,馳至董昌葬所,以其頭祭之。)
    (明旦,悉召山下人告之曰)
家 人:吾以此下報董君,吾死不愧魂魄矣。
    (遂以衣帶自縊而死。)
    (此婦是謝小娥一流人。)
    (方知劓鼻斷腕,尚是自了漢勾當。)
    (彼甄皇后、巢刺王妃、朱氏輩,反面事仇,真禽獸不若矣。)
    (王世名妻)
    (王生世名,武義人。)
    (父良,為其族兄俊毆死,巳成訟,而傷暴殘父屍,復自罷仇。)
    (從族尊者之議,割畝以謝,則受之。)
    (而歲必封識其畝值藏之,人不知也。)
    (仇以好來,亦好接之,不廢禮也。)
    (已而,陰鑄劍,鏤曰「報仇」,自佩之。)
    (其繪父像,亦繪持劍者在側。)
家 人:(人問之)古人出必佩劍也。
家 人:(凡四五載,得游泮,兼抱子矣,始謂婦俞曰)打此呱呱,王氏之先不餒。所以
    隱忍至此者,正有需也。今固死日。上有太夫人,下有嬰兒,貴在汝。
    (遂仗劍出,斬仇頭於蝴蝶山下。)
家 人:(歸拜母曰)兒死父,不得侍母膝下矣。
    (盡出其所封識之值及劍,自造縣請死。)
    (是日,邑小無不人人發豎者。)
    (尹陳君傷之,令且就閒室,以聞於諸大吏。)
    (諸大吏以屬金華尹汪君決之。)
家 人:(汪君廉得其狀,益用惋悼)法必視其父屍。父傷重,則子罪緩。
    (蓋欲生之也。)
家 人:(生曰)始惟不忍暴殘父屍,故自死,不然仇死耳。豈有造罪彌天,而復失初志
    者?何愚也。今日宜自殺,造邑庭來受法耳。但母恩未斷,暫歸別母。
    (汪君縱之歸,而身隨之,猶欲伸法如前議。)
    (生友兩邑諸生數百人,皆慫慂之曰)
諸 生:必如議。
    (乃生已不食,觸階死矣。)
    (兩尹皆為下泣,諸生哭聲振天。)
    (當生之飲恨於嘻笑,而誓必死也,他人不知,俞獨知之)
家 人:君能為孝子,妾能為節婦。
諸 生:節何易言耶!
婦 人:安見女而非男者?
諸 生:已屬汝堂上懷中矣,何死為?
婦 人:為君忍三歲,逾三歲,非君所能禁也。
    (逾三歲,婦果絕食死。)
    (始其家欲以生柩歸窆,婦不可。)
    (至是以雙柩出,合葬焉。)
    (直指馬君以其事聞於朝,旌其門曰「孝烈」。)
    (他人不知,俞獨知之,俞必可與為密者。)
    (俞知之而不止之,是能明大義,不為情掩者也。)
    (夫忍五載而死孝,婦忍三歲而死節,慷慨之誼俱以從容成之。)
    (卓哉!)
    (惠士玄妻)
    (惠士玄病革,其妻王氏曰)
其 妻:吾聞病者,糞苦則愈。
    (乃嘗其糞,頗甜,王氏色愈憂。)
王 氏:(士玄囑王氏曰)我病必不起,前妾所生子,汝善保護之,待此子稍長,
      即從汝改嫁矣。
王 氏:(王氏泣曰)君何出此言?
    (數日,士玄卒。)
    (比葬,王氏遂居墓側,蓬首垢面,哀毀逾禮。)
    (常以妾子置左右,飲食寒暖,調護惟恐不至。)
    (歲餘,妾子亦死,乃撫膺呼曰)
王 氏:天乎,無復望矣!
    (遂自經於墓側。)
    (其生其死,必不忙錯。)
    (或言貞婦不必死者,固也。)
王 氏:(顧死,豈不貞者所能辦耶?昔有婦以貞節被旌,壽八十餘,臨歿召其子媳至前
    (,屬曰)吾今日知兔矣。倘家門不幸,有少而寡者,必速嫁,毋守。節婦非容
    (易事也。
    (因出左手示之,掌心有大疤,乃少時中夜心動,以手拍案自忍,誤觸燭釘,貫
    (其掌。)
    (家人從未知之。)
    (然則趁情熱時,結此一段好局,不亦善乎!)
    (從二姑)
    (從二姑,為宣化裡人從必達女,適趙璁。)
    (兩家皆田舍兒,曾不聞醮(譙)誡語。)
    (乃其倡隨和睦,殆出天性,鄉鄰賢之。)
    (越六年,璁病且死,目其妻而不能言。)
其 妻:(二姑泣曰)將毋以妾為念乎?當與君同穴耳!
    (於是璁目始瞑。)
    (二姑撫屍哭之屢絕,其姑力慰不解,誓以死殉。)
    (姑因囑一老婢密護之。)
    (二姑知姑意,為節哀。)
    (既葬璁舍東隅,朝夕持漿飯哭奠焉。)
    (聞者為之哽咽。)
    
    
7**時間: 地點:
其 妻:(未幾,私告其婢曰)幸善視吾姑。吾夫待我暝暝且旬日,今得以身與之試黃泉
    ,蓐螻蟻,死無恨矣。
    (語畢,逆不復食。)
    (尋以他事紿婢出,即閉門,解其?,縊死室中。)
    (姑與婢破壁放之,無及矣。)
    (死之日,年才二十有四。)
王 氏:(其始哭之慟)婦死吾兒也!
    (因舉其喪,與璁合葬。)
    (同穴之盟,不食其言,女中之荀息乎!)
    (狄阿毛妻)
    (高氏,嘉定狄阿毛妻也。)
    (配狄一月,患癰疽,高吮之,不癒,死。)
    (高抱屍慟哭,三日不納水漿。)
    (家貧火葬,火熾,高便躍入火,姑救出之。)
    (高恨不得從夫地下,取夫骨齧吞之。)
    (父母驚異而謀疾嫁,恐遲之則死也。)
    (漏言於高,高歸舍即斷髮,其夕竟雉經。)
    (從二姑與高氏,皆田舍市井家兒耳。)
    (乃其捐生殉節,蓋世冑讀書知禮義者之所不能為也。)
    (嘉靖間,有司奏請故相靳文僖繼夫人旌典,事下禮部,儀曹郎與靳有姻連,力
    (為之地。)
王 氏:(宗伯吳山曰)凡義夫、節婦、孝子、順孫諸旌典,為匹夫匹婦發潛德之光,以
    風世耳。若士大夫家,自應如此,彼生受殊封,奈何復與匹婦爭寵靈也!
    (會赴直入西院,遇大學士徐階,階亦以為言。)
王 氏:(山正色曰)相公亦慮閣老夫人再醮耶?
    (階語塞而止。)
    (嗚呼!使吳宗伯之說得伸,從二姑輩必不冥沒於地下,而民風庶有興乎!)
    (泖湖謝氏)
    (泖湖謝氏,松江巨室也。)
    (國初被籍沒,坐誅。)
    (婦有美色,給配象奴。)
王 氏:(婦紿奴曰)待我祭亡夫,刀從爾。
    (奴信之。)
    (婦攜酒飯,至武定橋哭奠,賦詩)
賦 詩:不忍將身配象奴,自攜麥飯祭亡夫。今朝武定橋頭死,一劍清風滿帝都。
    (遂拔劍自刎死。)
    (史五妻)
    (史五妻徐氏,定遠人,年二十八,元末,五為百夫長。)
    (至正十二年五月,暴兵至縣,五巷戰死之。)
    
    
8**時間: 地點:
    (明日,兵退。)
    (徐氏求其夫於積屍之中。)
    (血漬身衣,眾莫能辨。)
    (徐氏因憶其夫嘗佩一繡囊,於是細辨而得之,知其為夫屍也,口吮手足及繡囊
    (上血,載之以歸。)
    (令匠氏治棺甚大,眾莫測其意。)
    (棺既成,遂沐浴縊死屍旁。)
    (鄉人義之,與夫同棺而葬。)
    (王氏婦)
    (至元十三年冬,元師渡江至天台。)
    (有千戶掠得一王氏婦。)
    (夫家臨海人,婦有美色。)
    (千戶盡殺其舅姑與夫,欲強脅之,不可。)
    (明年春,遂驅以北行。)
    (至嵊縣清風嶺,婦仰天竊歎曰)
王 氏:吾知所以死矣。
    (即齧拇指出血,題詩崖石上)
題 詩:君王無道妾當災,棄女拋男逐馬來。夫面不知何日見,妾身料得幾時回?
      兩行清淚頻偷滴,一片愁眉鎖不開。回首故山看漸遠,存亡兩字實哀哉!
    (寫畢,遂投崖死。)
    (後楊廉夫感其事,題詩)
題 詩:介馬馱馱百里程,清風嶺上血書成。祇應劉阮桃花水,不似巴陵漢水清。
    (後,廉夫無子。)
    (一夕,夢一婦人謂曰)
婦 人:爾知所以無後乎?
謂 之:不知。
婦 人:爾憶題王節婦詩乎?爾雖不能損節婦之名,而心則傷於刻薄。毀竊節義,其罪至
    重,故天絕爾後。
    (廉夫既寤,大悔,遂更作詩)
作 詩:天隨地老妾隨兵,天地無情妾有情。指血齧開霞嶠赤,苔痕化作雪江清。
      願隨湘瑟聲中死,不逐胡笳拍裡生。三月子規啼斷血,秋風無淚寫哀銘。
    (後復夢婦人來謝。)
    
    
9**時間: 地點:
    (未幾,果得一子。)
    (楊之詩,意但刻薄耳,非顯然毀謗也,而猶蒙幽責如此。)
    (況月娥星女,帝妃洛神,種種污蔑,當得何罪!)
    (徐君寶妻)
    (宋末,岳州徐君寶秦某氏,被虜來杭,居韓蘄王府。)
    (自岳至杭數千里,虜數欲犯之,而終以計巧脫。)
    (蓋某氏有令姿,主者弗忍殺之也。)
    
    
10**時間: 地點:
    (一日主者怒甚,將即強焉。)
作 詩:(度不可脫,乃謂曰)俟我祭謝先夫,然後乃為君婦未晚也。君奚怒焉。
    (虜喜而許之。)
    (遂嚴妝焚香,祝畢,取筆題《滿庭芳》一闕於壁上,赴池水死。)
    (其詞云:
    (  漢上繁華,江南人物,尚遺宣政風流。)
    (綠窗朱戶,十里爛銀鉤。)
    (一旦刀兵齊)
    (舉,旌旗擁,百萬貔貅。)
    (長驅入,歌台舞檄,風捲落花愁。)
    (清平三百載,典章)
    (文物,掃地俱休。)
    (幸此身未北,猶客南州。)
    (破鑒徐郎何在?空惆悵,相見無由。)
    (從今後,夢魂千里,夜夜岳陽樓。)
    (鄧廉妻)
    (滄州弓高鄧廉妻,李氏女,嫁未週年而廉卒。)
    (李年十八,守志設靈,凡每日三上食,日臨哭,布衣蔬食六七年。)
    (忽夜夢一男子,容止甚都,欲求李氏,睡中不許。)
    (自後每夜夢見,李氏竟不受。)
    (以為精魅,出符咒禁,終莫能絕。)
李 氏:(李氏歎曰)吾誓不移節,而為此所撓,蓋吾客貌未衰故也。
    (乃援刀截發,麻衣不濯,蓬鬢不理,垢面灰身。)
李 氏:(其鬼又(乃)謝李氏曰)夫人竹帛(柏舟)之操,不可奪也。
    (自是不復夢見。)
    (郡守旌其門閭,至今尚有節婦裡。)
    (出《朝野僉載》。)
    (獨腕尼)
    (播州宣慰楊應龍叛,贑兵楊炯陳(陣)亡。)
    (訃至家,妻柳氏殮其衣帽,自縊者屢,皆為人覺,不死。)
    (豪家兒慕其姿色,爭委禽焉。)
    (柳不可。)
    (姑利厚貲,潛許之。)
    (萬曆庚子六月,豪家來娶,姑逼使升輿。)
李 氏:(柳大詬曰)奴子無知犯我,我豈為狗彘行!
    (豪怒,自入牽其手。)
李 氏:(柳佯曰)姑徐徐,俟我更衣行耳。
作 詩:(乃跽向天曰)吾實不幸,夫死,吾腕為人污矣。
    (即引利刃斷去其腕,豪驚遁。)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