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錢月英酬神還願 馮子清誤入桃園)
    (詞曰:
    (  蝸角虛名,蠅頭微利,算來自應空忙。)
    (事皆前定,誰弱又誰強?且趁閑身未老,須放我,些子疏狂。)
    (百年裏渾然是醉,三萬六千場。)
    (思量能幾許,憂愁風雨,一半相妨。)
    (又何須抵死,說短論長。)
    (幸對清風皓月,苔茵展,雲幕高張。)
    (江南好,千鍾美酒,一曲滿庭芳。)
    
    
2**時間: 地點:
    (話說這部小說,故事出在大明正德年間。)
    (自從武宗皇帝以來,風調雨順,國泰民安,這也不在話下。)
    (單講浙江省杭州府錢塘縣,有一世宦,姓錢名銑,表字自由,官拜兩廣都堂之
    (職。)
    (夫人馬氏,所生一男一女,公子名林,字文山;小姐芳名月英。)
    (兄妹二人,勤心苦讀詩書,學富五車,外面人皆稱為才子佳人。)
    (不幸老爺去世,夫人領了子女,扶柩回歸故里,送入祖塋。)
    (公子早已入學,卻不好遊戲,終日在家與妹子吟詩作賦,孝敬母親。)
    (夫人見他兄妹二人,早晚侍奉殷勤,滿心歡喜,常在他兄妹前說)
老夫人:我家有此才女、才子,不知後來娶媳擇婿如何?
公 子:母親大人,婚姻之事,皆由天定。
老夫人:雖然如此,但你妹子年已長,成為娘的日夜憂愁,放心不下。必選個才貌之人,
    完他終身,使我為娘的卻纔放心。兒呀!難道你同學中就無其人麼?
錢 林:娘親聽稟,學中祇有一人,孩兒十分敬重。論才學,孩兒甘拜下風,每逢考期,
    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論人品,杭州也尋不出第二個來。
老夫人:(夫人聞言忙問道)此人姓甚,名誰?門第若何?
錢 林:論門第到也正對。他父親做過刑部尚書,亡過多年。祇有母子二人,姓馮,名旭
    ,字子清。
老夫人:他母親可是做過太常寺少卿林燦之妹麼?
錢 林:正是。
老夫人:門戶相對,才貌又佳,為何不上緊央人作伐?以完為娘的心事。
公 子:孩兒久有此意,祇因他近來家業凋零,恐誤妹子終身,故爾未敢稟告。
老夫人:我兒此言差矣!古人道得好,正是:『書中自有黃金屋,一朝得第自然榮。』
公 子:母親吩咐孩兒知道。
    (那月英小姐在旁,聽得母親、兄長說他婚姻之事,將臉一紅,起身回樓去了。
    ()
    (耳中祇聽得說,馮旭是個才子。)
    (心中暗想,天下無實者多,倘若馮生名不稱實,豈不誤我終身大事?必須面試
    (其才,方知真假。)
    (欲將此意稟告娘親、兄長,怎奈我女孩兒家,羞人答答,怎好啟齒。)
    (正是:
    (  滿懷心腹事,難向別人言。)
    (不言小姐悶悶不樂。)
    (單言小姐身邊有兩個丫鬟,一個名叫翠秀,一個名叫落霞。)
    (二人生得容貌與小姐仿佛,卻也聰明。)
    (跟隨小姐拈弄紙筆,也知文墨。)
    (小姐見他伶俐,到也歡喜,故此待他二人如同姐妹,與眾不同。)
    (翠秀、落霞見小姐連日悶悶不悅,自言自語,如醉如癡,覺得小姐有些心事。
    ()
二 人:(二人上前問道)小姐為著何事這般光景?
小 姐:(小姐見問歎了一口氣道)你二人那裏知我心。
    (就不言語了。)
二 人:婢子自幼蒙夫人、小姐抬舉,不以下人看待,小姐有何心事,說與婢子們知道,
    代小姐分憂。
    (小姐聞他二人之言,祇得將夫人、公子商議之話,告訴一遍)
祇 得:我想外邊人虛名甚多,故此疑心,欲要面試其才,又不好啟齒,是以不樂。
二 人:小姐寬心,倘夫人、公子再議起小姐婚姻之事,婢子直告,要面試這姓馮的才學
    ,然後再議便了。
    (小姐聽了,方纔放心。)
    (不覺光陰迅速,過了個月。)
    (夫人一日身體不爽,一病半月,慌得公子、小姐日夜不離左右服待。)
    (小姐各廟許願,又在花園拜斗,保佑母親安康。)
    (過了數月,夫人身體漸漸好了。)
    (公子、小姐見夫人好了,用心調理。)
    (不覺早又臘盡春回,到了新年景象,剛剛至初九日,乃是玉皇大帝聖誕之辰。
    ()
月 英:(月英小姐稟告母親知道)孩兒許下各廟香願,今逢上好日期,孩兒意欲親身赴
    廟酬謝,特來告稟母親。
老夫人:(夫人聞言歡喜道)我兒,一向累你兄妹二人服侍,既許下香願,理當親還。
    (遂吩咐家人,速備紙馬、香燭、牲禮之類。)
    (喚了三乘轎子伺候,小姐同兩個婢子,各廟燒香。)
    (不一時,小姐打扮十分齊整,帶了翠秀、落霞二人上轎,往各廟還願,後面隨
    (了許多家人。)
    (一行人眾,先到了玉皇閣,小姐和兩個丫鬟下轎,家人逐開閑人。)
    (小姐慢慢步上樓來,祇見香燭貢獻已經現成,小姐站立氈單禮拜上帝,轉身又
    (拜斗姥天尊,禮拜已畢。)
    (家人送上香儀,客師請小姐客堂坐下待茶,擺下果品,小姐坐了一刻,起身上
    (轎,又望城隍山來。)
    (不一時,轎至寺內,祇見山前遊人如蟻,家人趕逐不開。)
    (小姐看見紅燭點齊,祇得將身出了轎子。)
    (那些遊人,見三乘轎內走出三個美人,一哄擁擠上前爭看,人人道好,個個稱
    (奇,如同月裏嫦娥下降,好似西子重生。)
    (後面隨著兩個丫鬟,一般嬌嬈,不知誰家小姐。)
    (內中有一個書生,文質彬彬,頭戴儒巾,身穿儒服,年紀祇好十五六歲,生得
    (貌比潘安,手執一柄金扇,也擠在人叢中爭看。)
    (看官,你道此人是誰?就是錢林對母親所說的禮部尚書之子馮旭,字子清。)
    (今日也來到城隍山遊玩。)
    (不想遇見錢月英前來進香,他也不知是錢文山之妹,一見國色,神魂飄蕩,癡
    (在一邊,兩眼不轉睛,祇望著三人。)
    (小姐見人眾多,慌忙禮拜神聖,上了轎,吩咐家人將各廟香燭送去,我回家向
    (空禮拜酬謝便了。)
    (家人答應,將轎子搭了進來,請小姐上轎,那些遊人一哄而至,圍在轎前。)
    (事有湊巧,把一個馮旭,緊緊擠在轎前,動也不得動。)
    (那小姐正欲上轎,忽見一個少年書生品貌清奇。)
    (心中暗忖道:世上也有這般標緻男子。)
    (又不好十分顧盼,匆匆上轎。)
    (家人連忙放下轎簾,轎夫抬起,如飛而去。)
    (馮旭又看翠秀、落霞二人上了轎,轎夫趕向前面,一直飛奔下山。)
    (馮旭見三個美人去了,他也不顧斯文體面,向後跟定轎子,跑下山來。)
    (滿身汗透,儒巾歪斜,足下那管高低,轉彎抹角,跑得喘息不定。)
    (有一個時辰,到了一處後花園門,一直遙望裏面去了。)
歎了一:(祇見一個老蒼頭說道)那裏來的?好好走出去。
    (四面望望無人,反手將園門關閉。)
馮 旭:(馮旭低低罵道)這個老狗頭,好不知趣!見咱把門關閉去了。
    (祇得走至門首,用手將門輕輕一推,那裏推得動。)
    (馮旭無奈,繞著牆邊走了一會,無法可入。)
    (祇見對過矮矮門首,有一個老婦人坐在門首,馮旭連忙走過來,叫聲)
婦 人:老婆婆,小生借問一聲,對過花園可是李相公家的麼?
搖 頭:(那婆婆搖頭)不是,不是!
馮 旭:可是張相公家的麼?
婆 子:(婆子又搖頭道)不是,不是!
馮 旭:卻是誰家的呢?
婆 子:相公請坐,待老身慢慢告訴與你聽。
    (馮旭真個坐下,婆子)
婆 子:對過花園乃錢府的,這錢老爺在日,做過兩廣都堂,如今祇有夫人、相公、小姐
    三人,並無別個。
    (馮旭暗道,原來就是錢文山的花園。)
馮 旭:(又故意問道)他家公子與那家結親?
婆 子:尚未聯姻。
馮 旭:他家小姐自然是與過人家的了?
婆 子:小姐今年方交一十六歲,亦未受聘。
馮 旭:(馮旭口中應道)原來如此。
    (心中暗喜道:年交一十六歲,也不為小了。)
婆 子:說起這位小姐,婚姻卻難,他家夫人要選才貌出眾,又要門戶相當,夫人方允。
馮 旭:卻是為此,這也該的,但不知他家小姐可知文墨?
婆 子:(那婆子)好個可知文墨,通杭州那個不知他是閨中才子,常與他哥哥吟詩作賦
    ,連公子還要讓他一籌哩!
馮 旭:你老人家如何盡知他府中事?
婆 子:(婆子笑道)相公有所不知,我就是這位小姐的乳娘。我姓趙,因年紀大了,自
    己要在家裏同兒子過活。如今時常還去他家,聽我要去就去,要來就來,一切事
    所以曉得。
    (二人談了一會,天氣漸漸晚了。)
婆 子:老身要弄飯去了,恐兒子回來要飯喫,未得陪你談了,你請回罷。
    (馮旭聽了婆子這番言語,心中甚是歡喜,錢小姐竟是個才貌雙全的。)
    (倘能與我為妻,也不枉為人一世。)
    (起身復又走到對過花園門首,看看園門緊閉。)
    (又站了一會,想道:天色已晚,我祇是癡獃獃的站在這裏,就站到明日也無益
    (處。)
    (不如且回,明日起早些來,倘有機緣,也未可知。)
    (即移步轉身纔走了十幾步,忽聽得園門咿呀一響,馮旭即忙回頭看時,園門已
    (開,有個老蒼頭手中拿著把酒壺,走出來,帶了園門,竟自去了。)
    (原來這個老兒,每晚瞞著夫人出來打酒喫。)
    (馮旭見了,忙忙走來,不論好歹,推開園門,竟自進去,仍然將門推上,一直
    (往裏就走不題。)
    (且言蒼頭取酒來,推門進來,回身關好,取鎖鎖了,提酒往自己房裏喫去了。
    ()
    (單講馮旭在花園裏東張西望,不見一人。)
    (他就放大了膽,朝裏直走,到了丹桂廳上坐下,定定神想道:我好無禮,怎麼
    (黑夜裏走到人家花園中來,倘被人看見如何應答?文山兄知道,體面何存?想
    (罷立起身來,我且出去,竟奔園門打點回去。)
    
    
3**時間: 地點:
    (卻說月英自進香回來,到夫人前稟道)
老夫人:今日進香好不熱鬧,孩兒見人眾多,祇到玉皇閣、城隍廟山上,他處著家僮送香
    燭前去,孩兒先回來了。
老夫人:正該如此。
    (就在前面喫過夜飯,又說了些閑話。)
老夫人:(夫人吩咐)我兒就此回樓睡罷。
    (小姐起身,叫翠秀、落霞掌燈。)
翠 秀:今晚風大,不好點燭。
    (取了個燈籠點起,照著小姐回樓不題。)
    (且言馮旭來到園門,見門上拴了大閂又鎖了,那裏還得開來,馮旭驚道)
馮 旭:這事怎好?
    (不想一時就拴鎖了園門。)
    (愈想愈怕,無法可使。)
    (他是個讀書君子,又比不得那種可以撬門扭鎖的小人,祇得又回身步到丹桂廳
    (坐下,等候天明出去。)
    (正在自悔之時,忽聽一派鶯聲燕語,嘻笑而來,燈光漸近。)
    (馮旭嚇得覓處藏身,往來無路,暗道:若被人撞見,如何答話?權在山石背後
    (躲避一回則個。)
    (但不合曾撞著人來捉住,認奸認賊。)
    (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贈金扇馮旭得意 拜天地翠秀許婚)
    (詞曰:
    (  水浴銀蟾,葉喧涼吹,巷陌馬聲初斷。)
    (閑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
    (人靜夜久憑闌,愁不歸眠,立殘更箭。)
    (歎年華一瞬,人今千里,夢沉書遠。)
    (空見說,鬢怯瓊梳,容銷金鏡,漸懶趁時勻染。)
    (梅風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紅都變。)
    (誰信無憀,為伊才減江淹,情傷荀倩。)
    (但明河影下,還看稀星數點。)
    
    
4**時間: 地點:
    (話說馮旭見有人來,慌慌張張,走到假山背後躲避,不題。)
    
    
5**時間: 地點:
    (且說小姐和翠秀、落霞三人打從假山石旁經過,馮旭見燈到了面前,抬頭觀看
    (。)
    (祇見前面一個小丫鬟,手提一個燈籠,後隨兩個美人,心中大喜,便欲走出相
    (會,或者小姐憐我一片真心,面訂婚姻,也未可知。)
    (主意定了,正欲移步,心中回想,若小女子家叫喊起來,驚動人心,錢兄知道
    (,體面何存。)
    (我且躲在假山背後,聽他說些甚麼言語。)
    (正是:
    (  要知心腹事,但聽口中言。)
馮 旭:(且言翠秀提燈在前,叫道)小姐今日城隍山上好些遊人,內中有個少年書生擠
    在轎前好個人品,小姐可曾看見麼?
翠 秀:(那落霞接口道)好個標緻秀才,他那兩個眼睛,祇望著小姐。
翠 秀:不知此生才學如何?我家小姐若配得此人,也不枉人生在世。
馮 旭:(落霞道)看他那般品貌,腹中自然不差。
翠 秀:若果然如此,可算得才貌雙全。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稱讚。)
    (小姐祇不言語。)
    (此日是正月初九日,殘雪未消,那日間花園內,被鴉雀在地打食,走得滿地腳
    (跡,小姐便叫)
小 姐:你二人終日拈弄筆墨,因夫人去年病體沉重,我沒工夫考你二人,今日見景生情
    ,我有一對在此,你二人可對來。
二 人:不知小姐所出何對?婢子等必然對不出來。
小 姐:偶然看見此景,滿地鴉腳跡,借此出對隨口道:雪地鴉翻,好似亂灑梨花墨數點
    。
    (翠秀、落霞二人一時對答不出。)
    (那在假山後面人聽得明白,欲要代他二人對來,一時想不出來,事有湊巧,忽
    (聽得空中伊呀一聲,馮旭抬頭一看,見三四十個賓鴻,分為三路,從北向南飛
    (去。)
二 人:(他一時間便高聲對道)霞天雁過,猶如醉書紅錦字三行。
    (當下翠秀、落霞二人聽見,叫道)
翠 秀:有賊!有賊!
    (祇嚇得馮旭戰戰兢兢不敢作聲,轉是小姐聽得對句確當,聲音清亮。)
小 姐:(說道)你二人不必驚慌,據我看來,並非是賊,你們將燈籠照看,看是何人?
    (二人答應,心中不得不怕,戰戰兢兢提著燈籠,口中祇是吆吆喝喝)
口 中:看你若是賊速速跑去罷了,要不是賊快快出來。
    (馮旭聽見心中想道,都是女子,我就出去料然不妨。)
    (放大了膽,竟自走出月光之中。)
    (搖搖擺擺手中執著一把金扇,一方斑古鐫的碧玉圖章。)
    (這玉器乃是他祖父傳流之珍,此寶價值千金,他並不知其價,扣在扇上。)
    (忙忙走出來,看見翠秀、落霞,深深一揖道)
翠 秀:小生拜揖。
    (二人將燈籠提起一照,不是別人,就是日間在城隍山遇見那個標緻書生,又驚
    (又喜,故意問道)
二 人:你是何人?怎麼大膽半夜更深卻在我家花園之內,說得明白放你出去;如有一句
    謊話,登時叫喊起來,驚動家人拿住,當賊送官,嚴刑拷打,那時就要叫苦哩!
馮 旭:(馮旭打一躬道)二位姐姐請息怒,待小生直告。小生姓馮,名旭,字子清。杭
    州那個不知是個才子。
二 人:住了!你既是個才子,可認得我家大相公麼?
馮 旭:(馮旭見問笑嘻嘻道)怎麼不認的,你家大相公錢兄與小生朝夕會文,又是同案
    好友。
二 人:既是與我家相公相好,因何躲在我家花園內,且是黑夜之間,卻是為何?
馮 旭:有個原故,今在城隍山遊玩遇見你家小姐進香,小生不知是那家小姐,故爾跟尋
    到此,細訪方知是錢兄令妹,看見園門開著,因此走進遊玩,不想園門下鎖不得
    出去。祇得躲在山子石邊,坐守天明,好出花園。不意小姐出對子與二位姐姐對
    ,小生斗膽對了一句,驚動小姐同二位姐姐,此係真言,不敢說謊,望二位姐姐
    恕罪,轉達小姐恕小生不知之罪。
    (那錢月英見馮旭出來,連忙回避在丹桂廳上,一句句都聽得明白,方知就是哥
    (哥與母親所說之人。)
    (今日間見其容貌,方纔又聽見對句,確是個才貌雙全,早已打動少年愛嫦娥的
    (心事,便在廳上叫道)
方 纔:翠秀、落霞快來!
    (二人忙至廳上小姐面前,把馮旭的話告訴一遍。)
小 姐:既是相公的好友,可快跟我進去取鑰匙前來開了園門,送他出去。
    (二人答應曉得,翠秀向落霞道)
翠 秀:妹妹,你隨小姐回樓,取了鎖匙快來,我在此等候。
    (落霞應允,隨著小姐到了樓中,來取鎖匙。)
    (原來園門鎖匙小姐經管,每日放在後樓。)
    (這且不表。)
    (再言馮旭見四下無人,走至翠秀身邊,忙忙又一躬道)
小 姐:姐姐,小生拜揖。
翠 秀:(翠秀欠身還了個萬福道)相公方纔見過禮了,為何又作揖?
馮 旭:禮下於人必有所求,請問姐姐芳名。
翠 秀:妾身父母姓趙,名喚翠秀,前跟小姐回樓去的名喚落霞,他的父母姓孫,小姐芳
    名月英,你可知道麼?
馮 旭:(馮旭連聲道)小生謹記,但小生今日到此原為婚姻。不能當面一言以定終身,
    豈不辜負小生一片真心?還求姐姐設個法兒引小姐面前一見,以表小生誠懇,不
    知姐姐可用情否?
翠 秀:我家夫人好不嚴謹,小姐乃閨閣千金,怎能輕易得見外人,又是黑夜,豈不令人
    談笑。勸相公將此念頭息了罷。至婚姻大事,必須央媒說合,那時明媒正娶,纔
    是君子。
馮 旭:(馮旭聽了翠秀之言道)姐姐說得有理,不知小生與小姐緣分何如?仗姐姐大力
    周全,小生無物相謝,有柄粗扇聊表進見寸心。
    (說畢將手中金扇遞與翠秀。)
翠 秀:妾身並無寸進之功,怎好收相公之謝。
馮 旭:姐姐不收是不肯代小生出力了。
翠 秀:我若不收使相公疑心,祇得權且收下。
翠 秀:(伸手接了,藏在身邊便道)馮相公我先報個喜信與你:我家相公前日與夫人面
    議,要將小姐與你。你今回去,作速央媒求親,夫人公子必允。
    (馮旭聽了此言,不覺手舞足蹈,喜出望外道)
不 覺:倘若如此三生有幸,不知姐姐可伴小姐同來否?
翠 秀:(翠秀笑道)我們兩個服侍小姐寸步不離,怎麼不隨同來。
馮 旭:(馮旭聞言滿心歡喜道)叫小生一時消受得起三位美人。
    (正是:
    (  情知語是針和線,就此引出是非來。)
    (馮旭與翠秀說了一會兒,不見落霞到來,月色漸亮,自古道:燈前觀美女,月
    (下看佳人。)
    (越看越愛,那裏按納得住心猿意馬,走到身邊雙手抱住。)
翠 秀:(翠秀作色道)妾認君子是個誠實之人,原來是一個狂徒,既讀孔聖之書,難道
    就不知些禮法麼?我雖然是個婢子,不是下流苟合之奴。
馮 旭:(高聲叫)狂生還不放手。
馮 旭:(一夕話說得馮旭啞口無言,將手一鬆叫道)姐姐言之有理,小生一時癡獃,萬
    望姐姐恕罪。小生還有一言奉告,前蒙姐姐垂愛,見許終身,趁此月光之下,對
    天盟誓,以表真心,不知姐姐肯否?
翠 秀:你今速速回去央人說合,對甚麼天,盟甚麼誓?
    (馮旭見他口軟,將翠秀身子一把扯住,就半推半就二人雙雙跪下,同拜天地,
    (馮旭盟誓道)
馮 旭:我若負了趙氏姐姐,前程不利。
翠 秀:願相公轉禍呈祥,妾若負了相公。叫妾身不逢好死。
    (正是:
    (  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二人誓畢,立起身來。)
    (馮旭恭恭敬敬站著不動。)
    (祇見落霞取了鎖匙來到。)
    (叫聲姐姐快送馮相公出去。)
    (馮旭無奈祇得同著二人到了園門,開了鎖,下了閂,開了門。)
    (馮旭走出轉身朝著二人,作了一揖)
馮 旭:小姐姻事,還要仗二位姐姐大力扶持。
    (二人也不回言,咕咚一聲將園門緊緊關上。)
    (這正是:
    (  東邊出日西邊雨,道是無情卻有情。)
    (不言翠秀、落霞二人上樓,且言馮旭癡獃站了一會,不見動靜,方纔移步,趁
    (著月光回來。)
    (心中暗想,明日央人說媒,不知央那一個與錢兄說合。)
    (一頭打算,一頭走,左思右想抬頭一看,已過自家門首,祇得走回數步,用手
    (扣門。)
    (裏面老蒼頭答應,連忙開門,看見馮旭道)
蒼 頭:相公你到那裏去的,太太著老奴各處找尋,張相公家、李相公家,無一處不找到
    ,老太太好不著急。相公你那裏去的?此刻纔回來。
馮 旭:太太為何著急,著你尋找?
蒼 頭:今日舅老爺到了。
馮 旭:舅老爺在那裏?
蒼 頭:現在後堂同太太用晚飯。
    (馮旭聽了,直奔後堂而來,見他母親與舅舅喫飯。)
    (不知他舅舅姓甚名誰,來此何幹,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遊西湖林璋遇故 賣寶劍馬雲逢凶)
    (詞曰:
    (  別館寒砧,孤城畫閣。)
    (一派秋聲入寥廓。)
    (東歸燕從海上去,南來雁向沙頭落。)
    (楚臺風、庾樓月、宛如昨。)
    (無奈被些名利縛,無奈被些情擔閣。)
    (可惜風流總閒卻,當初謾留華表語,而今誤我秦樓約,夢醒時,酒闌後,思量
    (著。)
    
    
6**時間: 地點:
    (話說馮旭來到後堂,看見母舅,深深見禮。)
    (看官,你道他舅舅姓甚,名誰?姓林,名璋,字正國,乃是一個舉人,住在金
    (華府,進京會試,順便前來看看妹子。)
    (林璋看見外甥生成美貌,好不歡喜。)
太 太:(太太向前問道)我兒今日往何處去的,你舅舅來時我叫蒼頭四去找尋,你都不
    在,為何此刻方歸?
馮 旭:孩兒今日遇見幾個同學朋友,拉去遊湖回來晚了。
    
    
7**時間: 地點:
    (當時就在橫頭坐下,陪舅舅喫酒。)
    (酒席之上,林璋問他才學,馮旭對答如流。)
    (林璋滿口稱讚,回太太道)
林 璋:外甥將來必奪元魁,也不枉忠臣之後。
太 太:我兒方纔說是遊湖去的罷?你舅舅到來,也同舅舅觀觀景致。
    (馮旭答應了,彼時又說些閑話,不覺漏下三更,各自安寢,一宿無話。)
    (次日,馮旭忙叫蒼頭去叫船,到五柳園定席,又請錢林來陪舅舅。)
    (不一時錢林到來,馮旭連忙迎接,邀至書房與林璋見禮,分賓主坐下。)
林 璋:(林璋問馮旭道)此位長兄尊姓大名?
馮 旭:此位姓錢,名林,字文山,是甥男同案好友,今特請來陪舅舅的。
    (林璋聽說錢林,拱拱手道)
林 璋:久仰久仰!
錢 林:(錢林口稱)年伯、小姪與馮兄同案,請問年伯台甫?
林 璋:賤字正國。
    (敘畢起身,一路出門慢慢步出涌金門外。)
    (到了湖上,蒼頭預先在船看見,迎請登舟,艄子開船,遊賞一會兒,端的好個
    (所在。)
    (祇見來的來,去的去,遊人不絕,笙歌聒耳。)
    (正是:
    (  十里西湖跨六橋,一株柳樹一株桃。)
林 璋:(林璋滿口稱讚道)話不虛傳,果然好景致。
    (旁午到了五柳園。)
    (這些船俱各泊下,那些遊人棄舟登岸,都到園中喫酒喫飯。)
    (此館乃是杭州第一名園,一切各樣酒席餚饌俱全,器皿精潔,園中花草十分茂
    (盛,真是八節長春之景,四時不謝之花。)
    (城中鄉宦遊人,皆是頭一天定席,園門前有五顆大柳,借以為名。)
    (凡來遊玩俱在此定席,來來往往,十分熱鬧。)
蒼 頭:(蒼頭向馮旭道)我們的席定在梅亭上面。
    (三人步上亭來,林璋舉目觀看,四面粉牆,俱是名公題詠詩賦。)
    (細細看去,竟有做的好的,也有胡言的。)
    (梅亭上面,祇有四張桌子,先有一席有客坐了。)
蒼 頭:這一桌是我們定的。
    (林璋、錢林、馮旭三人坐下,還有二席是別家定的,客尚未至。)
    (酒保忙來抹桌,獻上茶來,擺下小菜。)
    (然後送上酒來,三人傳杯弄盞,酒保慢慢上菜。)
    
    
8**時間: 地點:
    (忽然亭外有一英雄頭戴服巾,身穿玄緞箭衣,腰中束一條鸞帶,足登粉底皂靴
    (,面如傅粉,脣若塗朱,年紀不過二十以上。)
    (走來到處尋桌子。)
    (林璋看見,走將上來叫道)
林 璋:湯相公請坐。
林 璋:(那人一聽此言,忙道)原來是老伯在此。
    (搶行一步,上亭來施禮,又同錢林、馮旭施禮,林璋就請他坐。)
    (各各通名道姓。)
    (原來此位湯彪,本是金華府人氏,他父親名英,現任金陵總制,在父親任上過
    (了年,回去拜他母親的節,打從杭州經過。)
    (今日也來遊玩,遇見林璋是同鄉之人。)
林 璋:公子為何在此?有失遠迎。
湯 彪:因在家父任上過了新年,如今回家拜節,偶爾順便遊賞到此。請問老伯為何在此
    ?
林 璋:試期將近,由此赴都會試,舍甥邀我一遊。
    (話畢四人飲酒甚樂。)
    (正是:
    (  萬事不如杯在手,一年幾見月當頭。)
    (按下四人飲酒不題。)
    
    
9**時間: 地點:
    (再說五柳園外有一英雄,身高丈二,膀闊三挺,頭帶一頂順風倒瓦楞帽,身穿
    (一件白布箭衣。)
    (說起這件箭衣:身穿到穿得又串,兜米兜不得半升,腰束牛皮槌帶,足登鼓子
    (皮靴,面如海獸。)
    (項下一部鬍鬚,猶如鋼針一般。)
    (此人乃江西南安府人氏,姓馬名雲,有個綽號,叫做火彈子。)
    (他有張弓,百發百中,打在人身上就著了──故有此名。)
    (昔日一人一騎,曾在紫金山為寇,劫了皇上八十三萬帑銀。)
    (那些官兵,那裏是他的對手,一枝槍挑得紛紛落馬,人人奔命,個個逃生。)
    (今日落魄缺了路費,手執一把寶劍,路過杭州到湖上賣劍,口中叫一聲賣劍,
    (這一聲猶如轟雷一般,那些看的人見他這般異樣,都來爭看。)
    (祇見那邊來了兩個人,前面一位公子,不上十七八歲,頭帶一頂片玉巾,身穿
    (一件銀紅灑花直擺,足登朱履,手拿著名公詩扇,一步步搖奔五柳園來。)
    (後面一人頭戴鴨嘴方巾,身穿玄緞直擺,足登方頭靴子,手拿一柄方頭扇子,
    (後跟十來個家丁,齊進園門。)
    (那些人看見許多人圍著,不知做甚的事的,他也來看。)
    (早見一個異樣漢子,手捧一把寶劍,上插著草標。)
    (公子知道是賣劍的,走至馬雲面前伸手接過寶劍,抽出鞘來略略照了一眼,祇
    (見寶光射目。)
    (那公子到也識貨,隨將劍入鞘)
公 子:漢子你這寶劍是賣的麼?
馬 雲:是賣的。
    (公子隨將寶劍遞與家丁,也不問他價錢,竟搖搖擺擺走進園去了。)
    (那梅亭上一席,就是這個公子所定,家丁看主人到了,連忙迎接。)
    (錢林、馮旭看見叫道)
錢 林:兄長就此間坐罷。
公 子:(那公子連忙拱手道)兄長俱在此,失敬了。
    (連忙見禮。)
    (馮旭就請他坐下,那戴鴨嘴巾的也笑嘻嘻作了揖,就在橫頭坐下來,各各通名
    (道姓。)
    (看官,你道這位公子是誰。)
    (此人乃是當朝武英殿大學士花榮玉之子花文芳,與馮旭、錢林同案,倚著父勢
    (無所不為,專放私債,滾剝小民,霸奪人家田地,強佔人家妻女。)
    (外面的人,聞名喪膽,見影亡魂。)
    (那戴鴨嘴巾的是花文芳一個篾片,姓魏,名臨川,有個綽號,叫做「魏大刀」
    (。)
    (難道他會舞大刀不成,不是這個講究,因他一筆會寫刁詞,包寫包告,百發百
    (中,故人將他一管筆比刀還狠些,故叫做「魏大刀」。)
    (林璋聽說花榮玉之子,心中好不煩惱,原來是他對頭的兒子,想我兄長被這奸
    (賊害了性命,此仇不共戴天。)
    (今日反與仇人之子共席,欲要起身先回,怎奈又有湯彪在席,祇得勉強坐了。
    ()
    (花文芳那裏曉得這般曲折,見是馮旭舅舅,又是進京會試舉人,口內老伯長,
    (老伯短,殷勤奉酒。)
    (怎當得魏臨川那張篾片嘴兒,見花文芳如此敬酒,他就分外奉承。)
    (六人在此飲酒。)
    (林璋此際無奈,又不好起身回船,祇得眼觀花文芳出言吐語,不像個讀書之人
    (,盡是一派胡言雲月之話,說了一會,並沒半句正經話。)
    (林璋暗想:不知那個瞎眼宗師竟將這個畜生進了學。)
    (原來當日花文芳進學有個原故,那個宗師出京,花太師親自囑咐道)
花太師:若到杭州務將小犬進個學的案首。
    (宗師屈不過花太師情面,祇得答應。)
    (到了杭州考畢,將花文芳卷子一看,可發一笑,卻都是些狗屁胡語。)
    (欲待不進,怎好回京見花太師之面,無奈祇得取了馮旭的案首,錢林第二,勉
    (強取花文芳第三名。)
    (不表他們在梅亭飲酒,單說馬雲在園外等了半日,不見那位公子出來,心中好
    (不焦躁道)
心 中:寶劍尚未說價,怎麼不見出來?哄咱等了許久,腹中又飢餓。
    (花文芳一個家丁剛剛走來聽見馬雲口中言語,那個家丁口中叫道)
那 個:俺公子與眾位老爺飲酒,你的寶劍,俺公子要了你的,今日回去,明日到相府領
    賞便了。
    (那馬雲聽了這般言語,那裏按耐得住)
馬 雲:甚麼公子,這等放肆,敢拿咱的寶劍。
家 丁:漢子你站穩了,聽我說明,恐怕嚇倒了你。我家太師爺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當朝宰相,你知道麼?
    (馬雲聽了那人言語,一把無明火高有二千丈,大罵道)
馬 雲:快叫那狗娘養的好好送還咱的寶劍,萬事皆休。若遲誤了,咱就打進園去,將他
    狗娘養的抓將出來,叫他試試咱的皮槌。
家 丁:(那家丁怒道)你這個王八羔子,不知死活,我家公子那個不知道,若得罪了他
    ,輕者送官究治,重則置於死地。
馬 雲:(馬雲喝道)便打了這狗娘養的,看他把咱怎樣擺布。
家 丁:除非你喫了熊心豹膽,也不敢如此放肆。
    (馬雲此時,祇氣得三屍神暴跳,五陵豪氣沖天,一聲大喝)
馬 雲:你這個狗娘養的,先試咱的拳頭。
    (說著說著,早有一拳打來,那個家丁「噯哎」一聲,倒栽蔥跌在地下。)
    (掙了半日,爬將起來,口中)
口 中:好打,你且莫慌。
    (說畢往園子裏去了,來至梅亭上面看見主人道)
說 畢:不好了,反了。
    (花文芳正與眾人談得高興,聽說反了,回頭看見自己家丁)
花文芳:你為何這般光景,滿身俱是泥哩?
家 丁:小人出去正聽見那賣劍漢子大罵大爺,小人吩咐明日到相府去領賞,那漢子不由
    分說,舉起拳頭就打小人,被他一拳打倒在地,他要打進來,與大爺做個對頭。
    (花文芳聽見了這番言語,又當眾人面前好不羞恥,站起身來拱拱手道)
花文芳:失陪老伯與眾兄長了。
家 丁:(便望著家丁道)你們都跟我來。
    (那怕哪吒太子,怎逃地網天羅。)
    (就是火首金剛,難脫龍潭虎穴。)
    (眾家人一齊答應,魏臨川也就跟了來,花文芳氣沖沖的竟奔園門,抬頭一看,
    (祇見馬雲圓睜怪眼,又聽見他口中罵道)
魏臨川:狗娘養的,價錢也不講明,就要白白的奪咱的寶劍,他就是太歲頭上動土了。
花文芳:(花文芳向前一聲大喝道)你這狗才,不要走,與我拿下。
    (眾家丁聽見一齊擁上,直奔馬雲。)
馬 雲:(馬雲呵呵大笑)我的兒來的好,越多越妙。
    (這十數個家丁那裏打得過,都被馬雲打倒在地,跌跌爬爬,叫苦連天。)
    (花文芳與魏臨川見勢頭不好,預先躲進園內。)
    (這些家丁被他打得落花流水,一個個都溜進園去了。)
    (馬雲大怒,一聲吼叫,邁開大步,不免打進園去。)
    (將這些狗頭打死,方消咱心頭之氣。)
    (正是:
    (  馬跑臨崖收韁晚,船到江心補漏遲。)
    (馬雲打進園來,不知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馬雲大鬧五柳園 湯彪仗義贈金帛)
    (詞曰:
    (  東裏先生,家何在、山陰溪曲,對一川平野,數椽茅屋。)
    (昨夜江頭新雨過,門前流水清如玉。)
    (抱小橋、回合柳參天,搖新綠。)
    (疏籬下,叢叢菊。)
    (虛窗前,蕭蕭竹。)
    (歎古今得失,是非榮辱,須信人生歸去好,世間萬事何時足。)
    (問此春春釀酒何如,今朝熟。)
    (話言馬雲闖進園門,不見家丁,大叫道)
馬 雲:狗娘養的,躲到那裏去了,清平世界,就要強奪咱的寶劍。
    (馬雲東尋西找,不見一人,按下不表。)
    (且講跟花文芳的家丁,見了那漢子十分兇惡,恐怕尋到公子不得開交,他就跑
    (到梅亭上面,問湯公子道)
花文芳:這件事情要湯公子解圍。
湯 彪:所為何來?
    (家丁將始末根由,細述一遍。)
湯 彪:(湯彪聽了立起身來)老伯與二位兄長請坐,待我前去看來。
    (連忙走下梅亭。)
    (剛剛馬雲走到面前來,東張西望尋人撕打,口中罵道)
口 中:這狗娘養的躲得乾淨。
    (湯彪看見彪形大漢,雖然衣服破損,像貌軒昂。)
    (不比窮漢之像。)
湯 彪:(便高叫道)朋友為著何事,與人爭鬧。
    (馬雲恨不得尋著花文芳一拳打死,方纔消了這口惡氣,見有人問他,睜眼一看
    (,見一位公子,像貌堂堂,武士打扮。)
馬 雲:(這叫做英雄眼內識英雄)公子休管咱的閑事,咱祇尋那廝。
湯 彪:你就是與人吵鬧,有人來解勸,朋友呀,你可知道:正是:
      得放手時須放手,得饒人處且饒人。
    (馬雲見他勸,叫道)
馬 雲:公子不是咱家尋他的,可恨那廝無故拿我寶劍。
湯 彪:(湯彪大笑道)一把寶劍也是小事,兄長何必如此動怒,看小弟分上,且息雷霆
    ,請坐,待小弟尋來還兄便了。
馬 雲:(馬雲見公子這般周全便道)咱家都看公子面上。
    (湯彪將身一讓,邀馬雲上梅亭。)
    (馬雲見席上二三人,朝上見禮。)
    (湯彪請他坐下,忙叫馮旭的家人上酒道)
湯 彪:兄長請多用一杯,小弟去取寶劍還兄。
    (說畢,下了梅亭而去。)
    (馬雲此時腹中飢餓,見那些酒餚擺滿席上,他就狼吞虎咽一頓,喫了盡興,方
    (請問三人姓名,並問那位公子是誰。)
林 璋:方纔下亭去的公子,他是金陵總制操江湯公的公子,名彪。在下姓林,此二位,
    一位姓錢,一位姓馮。轉問壯士姓名,
    (馬雲一一通名道姓。)
馬 雲:(祇見湯公子走上梅亭叫道)兄長,寶劍在此。
馬 雲:(馬雲立起身叫道)湯公子,咱有眼不識泰山,咱家聞名已久,欲要拜識尊顏,
    不想今日得遇公子,真三生有幸也。
    (正是:
    (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馬雲當下就拜。)
湯 彪:(湯彪忙下跪道)請問長兄尊姓大名。
馬 雲:咱姓馬,名雲。
湯 彪:莫非江湖上的『火彈子』就是長兄麼。
馬 雲:正是。
湯 彪:(湯彪大喜道)聞名不如見面,一見面勝似聞名。
    (二人拜罷起身,馬雲就要告別。)
湯 彪:兄長意欲何往?
馬 雲:大丈夫四海為家,蹤跡無定,咱今日路過杭州,缺少盤費,將此寶劍賣了,誰知
    遇見這個狗娘養的,白白奪咱寶劍。
湯 彪:都看小弟分上。
湯 彪:(忙向懷中取出五十兩銀子,遞與馬雲道)此銀長兄可作路費。
馬 雲:(馬雲推道)咱與公子萍水相逢,受之有愧。
湯 彪:四海之內皆兄弟也,長兄何必見外。
馬 雲:公子既然賜咱,異日相逢,再為補報。
    (湯彪大喜,忙將銀子、寶劍雙手遞與馬雲。)
馬 雲:銀子咱家自然收下,但此寶劍公子收下,留為早晚防身。
    (正是:
    (  寶劍贈與烈士,紅粉付與佳人。)
    (馬雲將手一拱,放開大步,頭也不轉,竟自去了。)
    (下回書中自有交代。)
    (且言湯彪見馬雲去了,隨叫蒼頭將花文芳請來,不一時花、魏二人到來,假意
    ()
假 意:足下可將那廝拿來,送到錢塘縣去?
湯 彪:看小弟分上,那人去之久矣。
    (遂將二人請至亭上坐下,花文芳一眼看見湯彪腰中佩著那口寶劍。)
花文芳:(問道)那廝如何撇下寶劍而去?
湯 彪:(湯彪見花文芳滿口稱讚)那人送與在下,我今轉贈兄長何如?
    (即解下遞與花文芳。)
文 芳:(文芳接過稱讚)好劍。
    (遂謝湯兄,即遞與家丁,大家又飲了一會,見紅日西沉,各各起身。)
    (花文芳家丁早將馬匹候著在園外,六人出園。)
    (花文芳叫聲得罪即便上馬,同魏臨川而去。)
    (且言林璋邀湯彪一齊下船,不一時到了涌金門,棄舟上岸,將湯彪請至馮旭家
    (又喫了幾杯酒,談了些閑話。)
    (見玉兔東昇,錢林告辭回家。)
    (湯彪告辭回寓。)
    (祇講馮旭轉身同母舅二人進內告稟母親,今日遊湖的話。)
太 太:請哥哥坐下,難得哥哥到此,有句話對哥哥說,一者妹子年交半百,時常身子不
    爽,二者你外甥長成,我欲替他娶房媳婦,早晚也得親近於我,又不知那家有賢
    德之女。
林 璋:男大當婚,古之常禮,無奈愚兄進都匆匆不能在此作主,如之奈何?
    (馮旭聽見他母親與舅舅議婚姻之事,正合本心,接口道)
馮 旭:告稟舅舅與母親知道,久聞錢林兄有一妹子,才德兼全。
林 璋:(林璋笑道)何不早言,趁我在此,央人前去作伐。
太 太:卻央何人為媒?
馮 旭:不若央請朱老伯前去。此婚必成。
太 太:我卻忘了。
林 璋:那個朱老伯?
太 太:就是朱輝,與你妹夫最是相好。
林 璋:可是翰林朱輝麼?
太 太:正是,此人如今告老在家。
林 璋:既是朱年兄,明日同外甥拜他,託他作伐此事。
    (當日安寢,次日早起正欲出門,祇見湯彪與家丁押著行李到來。)
    (林璋、馮旭接到廳堂,見禮獻茶已畢。)
湯 彪:老伯進都,小姪那有不送之禮,故今日同小價搬了行李到來,祇是打攪。
馮 旭:請還請不至。
林 璋:勞駕垂愛,心感不盡。
    (登時用過飯,林璋同外甥上轎,蒼頭拿帖來到朱翰林門首,傳進名帖。)
朱 輝:快開門迎接進來。
    (各各見禮,分賓坐下,獻茶已畢,各敘了一番寒溫。)
林 璋:一來奉拜,二來有件小事,奉屈大駕。因舍甥長成特來煩請年兄做個月老。
朱 輝:(朱輝笑道)小弟目下是個閑人,最喜作媒,祇是要喫杯喜酒,不知那家小姐,
    自當前去說合。
林 璋:不是別家,就是錢文山令妹。
朱 輝:要是別家小弟不一定應承,若是錢兄令妹,叨在通家,小弟包成在身上。
    (又敘了一會閑話,林璋告辭。)
    (朱輝送出大門,臨上轎時道聲)
朱 輝:得罪,千萬拜託。
    (朱輝答應,一躬而別。)
    (話分兩頭,且言花文芳回到府中,將寶劍玩賞一回,十分得意,就吩咐書童掛
    (在自家房裏壁上,一宵已過。)
    (次日,同魏臨川到妓女家喫酒作樂,忽見書童前來報信)
魏臨川:請大爺回去,舅老爺來了。現在後堂與老太太講話,太太著小的來請大爺相陪。
    (花文芳祇得回去,往外就走,到了家中祇望後面而來。)
    (看官,這個書童名叫花有憐,生得脣紅齒白,十分俊俏,原是花文芳幸僮,年
    (已十七歲了,花文芳十分喜他。)
    (且言花文芳來到後堂,看見舅舅,向前施禮,就在旁邊坐下。)
    (這花文芳的舅舅,曾做過都察院,如今告老在家,知外甥終日眠花臥柳,不習
    (正務,恐誤他終身。)
    (今日到來與妹子嘀咕,早早替他娶媳婦,收管他的心。)
    (看官,這花文芳年已十六歲,又是相府人家,難道娶不起一房媳婦?有個原故
    (,花榮玉是個權臣,皇上寵愛他,他就是賣官鬻爵,無所不為,不知害了多少
    (忠良。)
    (因此都中這些公卿宦家,不肯與他結婚。)
童 仁:(童仁向著文芳道)你今終日閑遊,不是常法,我今訪得錢林和你同案好友,他
    家有個妹子才貌兼全,我欲前去說親,特自前來通知你母子。
太 太:(太太接口道)前日你妹丈,有家報回來,信中掛著孩兒,因此還求哥哥做主。
    (童仁此時別去。)
    (話分兩頭,且言錢林與母親閑談,家人進來稟道)
家 人:外邊朱老爺請相公,有要話相商。
    (錢林慌忙出來,見禮獻茶已畢。)
錢 林:小姪不知尊叔到舍,有失遠迎。
朱 輝:不敢,不敢。造府有句話與賢姪商量。
朱 輝:(正欲開口,又見家人前來報道)今有都察院童老爺,來拜相公,要與面會,還
    有話說。
    (錢林尋思一會,向朱輝道)
錢 林:小姪與他久不來往,今日來拜,有甚話說。
朱 輝:何不請進,一會便知端的。
    (錢林祇得迎進,到內見禮。)
童 仁:(童仁笑道)原來朱年兄在此。
    (三人復又見禮,分賓坐下,家人獻茶。)
童 仁:不知朱年兄恐有密事,小弟告退。
朱 輝:一句話人人皆可共聽,未識童年兄恐有細話,小弟改日再來罷。
童 仁:(童仁笑道)小弟也是一句話,人人可以共聽之言。
錢 林:請問年伯有何話說。
朱 輝:非為別事,特求與令妹作伐。
童 仁:小弟也為此而來,不知年兄所議那一家鄉宦之子?
朱 輝:不是別人,就是錢林兄同案好友馮子清兄,奉求庚帖,請問童年兄所議何人?
童 仁:也是錢林兄同案好友,就是舍甥花文芳,奉求庚帖。
    (錢林想兩家一齊說討庚帖,不好允成那家)
錢 林:二位年伯請坐,待小姪稟知家母,再來奉覆。
    (說畢,起身進內,將此話告訴母親一遍。)
太 太:兩家求親叫我允成那家?
    (剛剛翠秀走到太太跟前,聽見公子與太太商議兩家求親之事,正在不決之際,
    (翠秀插口說道)
翠 秀:小姐常對婢子說來,必要面試其才,選中其人。
太 太:我兒就將此言回覆二人便了。
錢 林:(錢林來到前廳)二位年伯今日請回,舍妹子意思要試才學方許,改日奉請馮、
    花二兄一考,纔定婚姻之事。
    (朱童二人點頭稱妙,即時告別,各散不題。)
    (且言朱輝回拜林璋。)
    (林璋、馮旭出迎,迎至廳上見禮,分賓坐下,就將求親遇見童仁替花文芳也去
    (求親,錢林要面考之話,說了一遍。)
    
    
10**時間: 地點:
    (明日去考,此姻必成。)
    (林、馮稱謝不表。)
    (再言童仁來到相府,將馮家也去求親告訴妹子,如今擇日面考才學,姻事可成
    (。)
    (花文芳在旁,聽其要考才學,嚇了一跳,接口道)
花文芳:既是馮旭要與他做親,何須與他爭論,又是外甥同案好友,讓他訂了。甥男另扳
    高門,叫做三隻腳金蟬天下少,兩隻腳好人世間多。
    (童仁聞聽此言,不覺面帶怒色,向花文芳道)
不 覺:據你說這頭親讓與他人,難道你堂堂宰相之子,倒不如一個窮秀才?你今不去考
    ,我偏要你去考,務要這頭親事結下,關你體面。
    (花文芳無奈,祇得允成。)
    (正是:
    (  世上三般都厭物,叔伯娘舅與先生。)
    (不知花文芳此去考文若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五回 真才子走筆成章 假斯文揉碎肚腸)
    (詞曰:
    (  得歲月,迎歲月。)
    (得歡悅,且歡悅。)
    (世事謀成總在天,何必勞心腸萬結。)
    (放寬心,莫膽怯。)
    (金谷繁華眼底沉,淮陰事業鋒頭歇。)
    (陶潛籬畔菊花黃,范蠡湖邊蘆絮織。)
    (時來頑鐵有輝光,運退黃金無艷色。)
    (逍遙且讀聖賢書,養得浮生一世拙。)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