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柳氏舊聞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三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三

    1**時間: 地點:
        (大和八年秋,八月乙酉,上於紫衣殿聽政,宰臣涯已下奉職奏事。)
    AAA:(上顧謂宰臣曰)故內臣力士終始事跡,試為我言之。
    AAA:(臣涯即奏)上元中,史臣柳芳得罪,竄黔中,時力士亦從巫州,因相與周旋。
        力士以芳嘗司史,為芳言先時禁中事,皆芳所不能知。而芳亦有質疑者,芳默識
        之。及還,編次其事,號曰《問高力士》。
    AAA:(上曰)令訪故史氏,取其書。
        (臣涯等既奉詔,乃召芳孫度支員外郎○詢事。)
    AAA:(○曰)某祖芳,前從力士問○縷,未竟。復著唐歷,彩摭義類相近者以傳之。
        其餘,或秘不敢宣,或奇怪,非編錄所宜及者,不以傳。
        (今按求其書,亡失不獲。)
        (臣德裕亡父先臣、與芳子吏部郎中冕,貞元初俱為尚書郎。)
        (後謫官,亦俱東出。)
        (道相與語,遂及高力士之說,且曰)
    力 士:彼皆目睹,非出傳聞,信而有徵,可為實錄。
        (先臣每為臣言之。)
        (臣伏念所憶授,凡十有七事。)
        (歲祀久,遺稿不傳。)
        (臣德裕,非黃瓊之達練,能習故事;愧史遷之該博,唯次舊聞。)
        (懼失其傳,不足以對大君之問,謹錄如左,以備史官之闕云。)
        (玄宗之在東宮,為太平公主所忌,朝夕伺察,纖微聞於上。)
        (而宮闈左右亦潛持兩端,以附太平之勢。)
        (時元獻皇后得倖,方娠,玄宗懼太平,欲令服藥除之,而無可與語者。)
        (張說以侍讀得進太子宮中,玄宗從容謀及說,說亦密贊其事。)
        (他日,說又入侍,因懷去胎藥三煮劑以獻。)
        (玄宗得其藥,喜,盡去左右,獨構火殿中,煮未及熟,怠而假寐。)
        (○弓○之際,有神人長丈餘,身披金甲,操戈繞藥鼎三匝,煮盡覆而無遺焉。
        ()
        (玄宗起視,異之,復增火,又扌失一劑,煮於鼎中。)
        (因就榻,瞬目以候之,而見神覆煮如初。)
        (凡三煮皆覆,乃止。)
        
        
    2**時間: 地點:
    力 士:(明日,說又至,告其詳,說降階拜賀曰)天所命也,不可去。
        (厥後,元獻皇后思食酸,玄宗亦以告說,說每因進經,輒袖木瓜以獻。)
        (故開元中,說恩澤莫之與比,肅宗之於說子均,若親戚昆弟云。)
        (芳本張說所引,說嘗自陳述,與力士詞協也。)
        (玄宗初即位,體貌大臣,賓禮故老,尤注意於姚崇、宋○,引見便殿,皆為之
        (興,去則臨軒以送。)
        (其他宰臣,優寵莫及。)
        (至李林甫以宗室近屬,上所援用,恩意甚厚,而禮遇漸輕。)
        (及姚崇為相,嘗於上前請序進郎吏,上顧視殿宇不答,崇再三言之,冀上少售
        (,而卒不對。)
        (崇益恐,趨出。)
    力 士:(高力士)陛下初承鴻業,宰臣請事,即當面言可否。而崇言之,陛下不視,臣
        恐宰臣必大懼。
    AAA:(上曰)朕既任崇以庶政,事之大者當白奏,朕與之共決;如郎署吏秩甚卑,崇
        獨不能決,而重煩吾耶?
        (崇至中書,方悸不自安,會力士宣事,因為言上意,崇且解且喜。)
        (朝廷聞者,皆以上有人君之大度,得任人之道焉。)
        (魏知古起諸吏,為姚崇引用,及同升也,崇頗輕之。)
        (無何,請知古攝吏部尚書,知東都選士事,以吏部尚書宋 門下過官。)
        (知古心銜之,思有以中之者。)
        (時崇二子並分曹洛邑,會知古至,恃其家君,或招顧請托。)
        (知古歸,悉以上聞。)
    力 士:(它日,主召崇,從容謂曰)卿子才乎皆何官也又安在?
    力 士:(崇揣知上意)臣有三子,兩人皆分司東都矣。其為人欲而寡慎,是必以事幹知
        古。然臣未及問之耳。
        (上始以丞相子重言之,欲微動崇,而意崇私其子,或為之隱。)
    力 士:(及聞崇所奏,大喜)卿安從知之?
    AAA:(崇曰)知古微時,是臣之所慰薦,以至榮達。臣之子愚,謂知古見德,必容其
        非,故必乾之。
        (上於是明崇不私其子之過,而薄知古之負崇也。)
    力 士:(上欲斥之,崇為之請曰)臣有子無狀,撓陛下法,陛下特原之,臣為幸大矣。
        而猶為臣逐知古,海內臣庶必以陛下為私臣矣,非所以俾元化也。
        (上久乃許之。)
        (翌日,以知古為工部尚書,罷知政事。)
        (源乾曜因奏事稱旨,上悅之,於是驟拔用,歷戶部侍郎、京兆尹,以至宰相。
        ()
    力 士:(異日,上獨與力士語曰)爾知吾拔用乾曜之速乎?
    AAA:不知也。
    AAA:(上曰)吾以其容貌、言語類蕭至忠,故用之。
    力 士:至忠不嘗負陛下乎陛下何念之深也?
    AAA:(上曰)至忠晚乃謬計耳。其初立朝,得不謂賢相乎?
        (上之愛才宥過,聞者無不感悅。)
        (蕭嵩為相,引韓休為同列。)
    力 士:(及在位,稍與嵩不協,嵩因乞骸骨,上慰嵩曰)朕未厭卿,卿何庸去?
    AAA:(嵩俯伏曰)臣待罪相府,爵位已極,幸陛下未厭臣,得以乞身。如陛下厭臣,
        臣首領之不保,又安得自遂?
        (因隕涕。)
    力 士:(上為之改容)卿言切矣,朕思之未決。卿第歸,至夕當有使。如無使,旦日宜
        如常朝謁也。
    力 士:(及日暮,命力士詔嵩曰)朕惜卿,欲固留,而君臣始終,貴全大義,亦國家美
        事也。今除卿右丞相。
        (是日,荊州始進柑子,上以素羅包其二以賜之。)
        (玄宗好神仙,往往詔郡國征奇異士。)
        (有張果者,則天時聞其名,不能致。)
        (上亟召之,乃與使偕至。)
        (其所為,變怪不測。)
        (又有刑和璞者,善算心術視人,投算而能究知善惡夭壽。)
        (上使算果,懵然莫知其甲子。)
        (又有師夜光者,善視鬼,後召果與坐,密令夜光視之。)
    力 士:(夜光進曰)果今安在臣願得見之。
        (而果坐於上前久矣,夜光終莫能見。)
    力 士:(上謂力士曰)吾聞奇士至人,外物不足以敗其中,試飲以堇汁,無苦者乃真奇
        士也。
        (會天寒甚,使以汁進果。)
    力 士:(果遂飲,盡三卮,醇然如醉者,顧曰)非佳酒也。
        (乃寢。)
        (頃之,取鏡視其齒,已盡焦且黧矣。)
        (命左右取鐵如意以擊齒,盡墮,而藏之於帶。)
        (乃於懷中出神藥,色微紅,傅於墮齒穴中。)
        (復寢。)
        (久之視鏡,齒皆生矣,而粲然潔白,上方信其不誣也。)
        (玄宗嘗幸東都,天大旱且暑。)
        (時聖善寺有竺乾僧無畏,號三藏,善召龍致雲之術。)
        (上遣力士疾召無畏請雨,無畏)
    無 畏:今旱,數當然耳。召龍興雲,烈風迅雷,適足暴物,不可為也。
    力 士:(上強之曰)人苦暑病矣。雖暴風疾雷,亦足快意。
        (無畏不得已。)
        (乃奉詔。)
        (有司為陳請雨具,而幡幢像設甚備。)
    無 畏:(無畏笑曰)斯不足致雨。
        (悉令撤之。)
        (獨盛一缽水,以刀攪旋之,胡言數百咒水。)
        
        
    3**時間: 地點:
        (須臾有如龍狀,其大類指,赤色,首啖水上,俄復沒於缽水中。)
        (無畏復以刀攪水,咒者三。)
        (頃之,白氣自缽中興,如爐煙,逕上數尺。)
        (稍引去,出講堂外。)
    無 畏:(無畏謂力士曰)宜去,雨至矣。
        (力士絕馳而去,還顧見,白氣疾旋,自講堂西岩一匹素者。)
        (既而昏霾,大風震雷以雨。)
        (力士才及天津之南,風雨亦隨馬而馳至矣,衢中大樹多拔。)
        (力士比復奏,衣盡沾濕。)
        (時孟溫禮為河南尹,目睹其事。)
        (溫禮子,嘗言於臣亡祖先臣,與力士同。)
        (吏部員外郎李華撰《無畏碑》,亦云奉詔致雨,滅火<歹>風,昭昭然遍於
        (耳目也。)
        (今洛京天津橋有荷澤寺者,即高力士去請咒水祈雨,回至此寺前,雨大降,明
        (皇因於此地造寺,而名荷澤焉。)
        (寺今見存玄宗善八分書,凡命將相,皆先以御札書其名,置案上。)
        (會太子入侍,上舉金甌覆其名,以告之曰)
    力 士:此宰相名也,汝庸知其誰耶射中,賜爾卮酒。
    無 畏:(肅宗拜而稱曰)非崔琳、盧從願乎?
    力 士:(上曰)然。
        (因舉甌以示之,乃賜卮酒。)
        (是時,琳與從願皆有宰相望,玄宗將倚為相者數矣,終以宗族繁盛,附托者眾
        (,卒不用。)
        (肅宗在東宮,為李林甫所構,勢幾危者數矣。)
        (無何,鬢髮斑白。)
    力 士:(常早朝,上見之,愀然曰)汝第歸院,吾當幸汝。
        (及上至,顧見宮中庭宇不灑掃,而樂器久屏,塵埃積其間,左右使命,無有妓
        (女。)
    力 士:(上為之動色,顧力士曰)太子居處如此,將軍盍使我聞之乎?
        (上在禁中,不名力士,呼為「將軍」。)
    力 士:臣嘗欲上言,太子不許,云:『無以動上念。』
        (上即詔力士下京兆尹,亟選人間女子細長潔白者五人,將以賜太子。)
        (力士趨出庭下,復還奏曰)
    力 士:臣他日嘗宣旨京兆閱致女子,人間囂囂然,而朝廷好言事者得以為口實。臣以為
        掖庭中故衣冠以事沒其家者,宜可備選。
        (上大悅,使力士詔掖庭,令按籍閱視。)
        (得三人,乃以賜太子,而章敬皇后在選中。)
        (頃者,後侍寢,厭不寤,吟呼若有痛,氣不屬者。)
    力 士:(肅宗呼之不解,竊自訐曰)上始賜我,卒無狀不寤。上安知非吾護視不謹耶?
        (遽秉燭視之。)
        (良久方寤。)
    力 士:(肅宗問之,後手掩其左脅曰)妾向夢有神人長丈餘,介金操劍,謂妾白:『帝
        命吾與汝作子。』自左脅以劍決而入腹,痛殆不可忍,及今未之已也。
        (肅宗驗之於燭下,有若纟延而赤者存焉。)
        (遽以狀聞,遂生代宗。)
        (吳操嘗言於先臣,與力士說符。)
        (代宗之誕三日,上幸東宮,賜之金盆,命以浴。)
        (吳皇后年幼體弱,皇孫體未舒,負媼惶惑,乃以宮中諸子同日生、而體貌豐碩
        (者以進。)
    力 士:(上視之不樂曰)此非吾兒。
        (負媼叩頭具服。)
    力 士:(上睨謂曰)非爾所知,取吾兒來。
        (於是以太子之子進見。)
    力 士:(上大喜,置諸掌內,向日視之,笑曰)此兒福祿一過其父。
    力 士:(及上起還宮,盡留內樂,謂力士曰)此一殿有三天子,樂乎哉!可與太子飲酒
        。
        (吳溱嘗言於先臣,與力士說亦同。)
        (肅宗為太子時,嘗侍膳,尚食置熟俎。)
        (有羊臂○,上顧使太子割。)
        (肅宗既割,餘污漫在刃,以餅潔之。)
    力 士:(上熟視不懌,肅宗徐舉餅啖之,上甚悅,謂太子曰)福當如是愛惜。
        (興慶宮,上潛龍之地,聖歷初五王宅也。)
    力 士:(上性友愛,及即位,立樓於宮之西南垣,署曰)花萼相輝。
        (朝退,亟與諸王游,或置酒為樂。)
        (時天下無事,號太平者垂五十年。)
        (及羯胡犯闕,乘傳遽以告,上欲遷,幸之,登樓置酒,四顧悽愴,乃命進玉環
        (。)
        (玉環者,睿宗所御琵琶也。)
        (異時,上張樂宮殿中,每嘗置之別榻,以黃帕覆之,不以雜他樂器,而未嘗持
        (用。)
        (至,俾樂工賀懷智取調之,又命禪定寺僧假師取彈之。)
        (時美人善歌從者三人,使其中一人歌《水調》。)
        (畢奏,上將去,復留眷眷。)
        (因使視樓下有工歌而善《水調》者乎。)
        (一少年心悟上意,自言頗工歌,亦善《水調》。)
        (使之登樓且歌,歌曰)
    無 畏:山川滿目淚沾衣,富貴榮華能幾時不見只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飛。
    無 畏:(上聞之潸然出涕,顧侍者曰)誰為此詞?
    力 士:(或對曰)宰相李嶠。
    無 畏:(上曰)李嶠真才子也。
        (不待曲終而去。)
        (玄宗西幸,車駕自延英門出,楊國忠請由左藏庫而去,上從之。)
    無 畏:(望見十餘人持火炬以俟,上駐蹕曰)何用此為?
    力 士:(國忠對曰)請焚庫積,無為盜守。
    無 畏:(上斂容曰)盜至,若不得此,當厚斂於民。不如與之,無重困吾赤子也。
        (命撤火炬而後行。)
    無 畏:(聞者皆感激流涕,迭相謂曰)吾君愛人如此,福未艾也。雖太王去豳,何以過
        此乎?
        (上始入斜谷,天尚早,煙霧甚晦。)
        (知頓使給事中韋倜於野中得新熟酒一壺,跪獻於馬首者數四,上不為之舉。)
        (倜懼,乃注以他器,引滿於前。)
    力 士:(上曰)卿以我為疑耶始吾御宇之初,嘗飲,大醉損一人,吾悼之,因以為戒,
        迨今四十餘年,未嘗甘酒味。
    無 畏:(指力士及近侍者曰)此皆知之,非紿卿也。
        (從臣聞之,無不感悅。)
        (上孜孜儆戒也如是。)
        (富有天下,僅五十載,豈不由斯道乎?)
        (天寶中,興慶池小龍嘗出遊宮垣南溝水中,蜿蜒奇狀,靡不瞻睹。)
        (及鑾輿西幸,龍一夕乘雲雨,自池中望西南而去。)
        (上至嘉陵江,將乘舟,有龍翼舟而進。)
    無 畏:(上泫然流涕,顧謂左右曰)此吾池中龍也。
        (命以酒沃酹之,於是龍振甲而去。)
        (玄宗於諸昆季友愛彌篤,呼寧王為大哥,每與諸王同食,因食之次。)
        (寧王錯喉噴上髭,王驚慚不遑,上顧其悚悚,欲安之。)
    無 畏:(黃幡綽曰)不是錯喉。
    力 士:(上曰)何也?
    無 畏:是噴帝。
        (上大悅。)
        (安祿山之叛也,玄宗忽遽播遷於蜀,百官與諸司多不知之。)
        (有陷在賊中者,為祿山所脅從,而黃幡綽同在其數,幡綽亦得出入左右。)
        (及收復,賊黨就擒,幡綽被拘至行在。)
        (上素憐其敏捷,釋之。)
    無 畏:(有於上前曰)黃幡綽在賊中,與大逆圓夢,皆順其情,而忘陛下積年之恩寵。
        祿山夢見衣袖長,忽至階下,幡綽曰:『當垂衣而治之。』祿山夢見殿中○子倒
        ,幡綽曰:『革故從新。』推之多此類也。
    力 士:(幡綽曰)臣實不知陛下大駕蒙塵赴蜀。既陷在賊中,寧不苟悅其心,以脫一時
        之命今日得再見天顏,以與大逆圓夢必知其不可也。
    無 畏:(上曰)何以知之?
    力 士:逆賊夢衣袖長,是出手不得也;又夢○子倒者,是胡不得也。以此臣故先知之。
        (上大笑而止。)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