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坡詩話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二二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詩曰:
        (  紛紛五代亂離間,一旦雲開復見天。)
        (草木百年新雨露,車書萬里舊山川。)
        (尋常巷陌猶簪笏,取次園林亦管弦。)
        (人老太平春未老,鶯花無害日高眠。)
        (這一首詩,乃宋朝高士邵康節先生所作。)
        (先生處於宋朝全盛之時,仁宗天子御極之世。)
        (這一代君王,恭己無為,寬仁明聖,四海雍熙,八荒平靜,士農樂業,文武忠
        (良。)
        (真個是:
        (  聖明有道唐虞世,日月無私天地春。)
        
        
    2**時間: 地點:
        (當時,四川成都府眉州眉山縣,有一大賢,姓蘇名洵,字曰明允,號稱老泉。
        ()
        (此人才高志大,不樂讀書,笑傲山林以自樂,流連詩酒以為歡。)
        (為人仗義輕財,好施樂善。)
        (夫人程氏,蜀郡儒家之女。)
        (常勸老泉讀書,以取科第。)
        (老泉不從。)
        
        
    3**時間: 地點:
        (一日,因縱酒感疾,閒居在家。)
        (見程夫人親筆寫了幾句,題在書房壁間:
        (  童年讀書,日在東方。)
        (少年好學,日在中央。)
        (壯夫立志,兩山夕陽。)
        (老來讀書,秉燭之光。)
        (人不知書,悠悠夜長。)
        (嗟爾士子,勿怠勿荒。)
    AAA:(老泉歎道)賢妻誨我深矣。果然人不知書,如長夜漫漫,一無所見。我今年未
        三十,鬚髮將白。若不讀書,悔之晚矣。
        (因而立志攻書,連登上第,官至翰林侍講兼大理寺丞。)
        (後人有言贊曰:
        (  蘇老泉,二十七;始發憤,讀書籍。)
        (彼既老,猶悔遲;爾小生,宜早思。)
        (程夫人所生二子。)
        (長名蘇軾,字子瞻。)
        (次名蘇轍,字子由。)
        (又-女,名小妹。)
        (老泉游宦於四方,程夫人自在府中教訓二子,皆成大儒,小妹亦為才女。)
        (後人有詩贊程夫人相夫教子之賢云:
        (  賢婦從來勵丈夫,老泉三九始通儒。)
        (不是閨中勤警策,人間那得顯三蘇。)
        (兄弟二人,才學高華,文章富麗,不亞於父。)
        (老泉官為大理評事之時,兄弟二人隨父入京。)
        (一個十八,一個十六,俱入監讀書。)
        (歐陽修先生掌國子監,深愛其才。)
    AAA:(常言)此二人得志,老夫當讓一籌。
        (在監三年,才名動於天下。)
        (嘉佑丙申年,時當大比。)
        (八月初旬,頭場已近,兄弟二人一齊染病。)
        (歐陽先生時以大學士為主考,韓魏公為宰相。)
    AAA:(奏曰)有眉山蘇軾、蘇轍,才高博學,與父蘇洵齊名,天下號為三蘇。今當大
        比,兄弟二人以病不得入場,恐失真才,望陛下展期數日,以待二人痊可,應得
        英才入彀,有光大典。
        (仁宗天子准奏,特賜展期十日,以八月十九為頭場,以待二蘇病好入場。)
        (此千古以來聖君賢相愛才好士未有之洪恩也。)
        (詩曰:
        (  聖主尊賢展試期,天恩浩蕩古今稀。)
        (漫言宋室多賢輔,自是君王明聖時。)
        (不上五日,兩蘇病體全安,將養幾日,雙雙入場。)
        (三場已畢,兄弟二人,名登上第。)
        (主試官呈上卷子,仁宗天子看了又看,親用御筆題於卷尾:
        (  兩蘇兄弟奇才,可謂一門雙璧。)
        (暫為詞苑之臣,終作兒孫輔弼。)
        (御授蘇軾、蘇轍俱為翰林編修之職。)
    AAA:(顧謂曹皇后與太子英宗曰)今日可排佳宴,為朕賀得奇才。但朕年已老,待汝
        兒孫嗣位,必大用之,朕又當為汝等賀得兩賢相也。
        (於是宮幃之內,父子祖孫,交相慶賀。)
        (如仁宗者,可謂愛才之極矣。)
        (當朝天子愛賢才,兄弟雙雙入彀來。)
        (奎璧聯輝扶宋室,文光耿耿映三台。)
        (父子兄弟,一時同居翰院,文采風華,昭耀當世。)
        (人皆稱老泉為老蘇學士,子瞻為大蘇,子由為小蘇。)
        (子瞻後卜居黃州之東坡,因號為東坡居士,人又稱之為坡仙。)
        (坡仙性本風流,天資豪邁,一時文學之友,有秦少游、黃山谷、米元章之流。
        ()
        (方外之士有佛印、參寥之輩。)
        (名姬有朝雲、琴操之美。)
        (弟有子由,妹有小妹,皆極一時之才,與東坡朝吟夕韻。)
        (笑傲詞場,留連詩酒,文集詩篇,不能盡述。)
        (今特紀其可佳可樂之句,清新逸韻之言,以供清玩耳。)
        (米芾,字元章,天性好潔。)
        (御賜一硯,名曰瑤池。)
        (每出觀,必再拜而淡玩,不敢擅用也。)
        (東坡一日請觀瑤池硯,元章命之再拜,而後出示之。)
    東 坡:此硯雖好,未知發墨何如?
        (因見案上有墨,坡遂以唾磨之。)
    元 章:(元章罵曰)鬍子壞吾硯矣。
        (遂以硯與東坡。)
    東 坡:御賜豈可與人。
    元 章:污硯豈可復用。
        (坡笑持硯而回詩曰:
        (  玉硯瑩然出尚方,九重親賜米元章。)
        (不因咳唾珠璣力,安得瑤池到玉堂。)
        (元章素性清狂,人以為米顛。)
        
        
    4**時間: 地點:
    東 坡:(一日問東坡曰)人皆謂我顛,吾質之子瞻。
    東 坡:(東坡笑曰)子曰吾從眾,夫誰曰不然。
    元 章:(元章笑曰)蘇子以我為顛,吾真顛矣。
        (元章身長,好戴高紗帽。)
        (自襄陽太守,朝觀至京。)
        (道僱小轎,嫌轎頂礙帽,徹蓋而坐其中。)
        (已而去帽,猶露其頭。)
        (至保康門,遇東坡,握手大笑。)
    元 章:蘇大,你且道近日京師有何新聞?
        (子瞻曰:
        (  君王有道泰階平,萬國朝宗四海寧。)
        (更喜鬼章新失智,檻車籠得上東京。)
        (鬼章是蜀邊小國之君,而為狄青所擒。)
        (故人曰鬼章失智。)
        (檻車是囚車,鬼章解京,坐囚車中,止露其頭。)
        (故東坡借以嘲米也。)
    元 章:(元章大笑曰)鬍子笑汝父為鬼章失智也。
        (東坡一夕與群賢在私署,有名姬侑酒,歡飲甚暢。)
        (忽有詔,催赴禁中草制。)
        (細雨瀟瀟,東坡不樂。)
        (乃作詞留別眾友曰:
        (  城頭尚有三鼕鼓,何須抵死催人去。)
        (上馬去匆匆,琵琶曲未終。)
        (回頭腸斷處,那更簾纖雨。)
        (漫道玉為堂,玉堂今夜長。)
        (右調《菩薩蠻》)
        (陳慥,字季常,相國陳公弼之子,號龍丘居士,好賓客聲妓。)
        (其妻柳氏甚妒,坡公作詩嘲之曰:
        (  龍丘居士亦可憐,談空說有夜不眠。)
        (忽詞河東獅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
        (東坡在黃州,有何秀才饋送油果,食之甚美。)
    東 坡:(問)何名?
    元 章:(何曰)無名。
    東 坡:為甚酥?
    元 章:(何笑曰)即名為甚酥可也。
        (東坡不能飲,有潘長官送以薄酒。)
        (東坡食之甚淡,笑謂潘曰)
    東 坡:此酒錯著水也。
        
        
    5**時間: 地點:
        (一日,油果食盡,酒尚有餘。)
        (戲作一詩,以寄何生曰:
        (  暢飲花前百事無,腰間惟係一葫蘆。)
        (滿傾潘子錯著水,更乞何郎為甚酥。)
        (蘇子由掌吏部時,東坡在翰苑。)
        (有人求東坡轉致子由,有所干求。)
    東 坡:(東坡戲謂之曰)昔有一人,善掘墳,屢掘皆無所得。最後掘一帝王之墳,墳中
        王者起,謂之曰:『朕漢文帝也,所葬皆紙衣、瓦器,他無所有也。』盜乃搶去
        。又掘一墳,亡者曰:『予伯夷也,不食周粟而餓死,豈有厚葬哉。』盜見旁有
        一塚,復欲穿之。亡者曰:『不勞下顧,此是舍弟叔齊。為兄的如此貧苦,舍弟
        也差不多。』
        (求者大笑而去。)
        (東坡一日在玉堂,讀杜牧之《阿房宮賦》,夜深不寐。)
        (署中有二緹騎,伺候良久,於階下私諭,東坡潛聽之。)
    一 人:如此夜深不睡,只管念來念去,念他有甚好處。
    一 人:也有一兩句好。
    一 人:(一人怒曰)你知道甚的。
    東 坡:我愛他道天下人不敢言而敢怒。
    東 坡:這漢子頗有鑒識。
        (因作詩曰:
        (  銀燭高燒照玉堂,夜深淪茗讀阿房。)
        (文章妙處無人語,賴有緹兵說短長。)
        (時有人饋東坡美酒六瓶。)
        (甫至階前,失手跌碎。)
        (其人大驚,東坡笑曰)
    東 坡:餘瀝猶可壓驚也。
        (因並破瓶內酒賞之,而作詩曰:
        (  主人惠我以佳釀,未至階時噴鼻馨。)
        (不意青州六從事,翻成烏有一先生。)
        (江夏王生,口吃,能詩,偶請東坡。)
        (坡公作勒韻詩嘲之:
        (  江千高居堅關扁,健耕躬稱角掛經。)
        (篙竿擊舸菰茭隔,笳角過軍雞狗驚。)
        (解襟顧景久箕踞,擊劍廖歌幾舉觥。)
        (笄荊供膾覺攪聒,乾鍋更戛耳瓜羹。)
        (劉貢父觴客,東坡欲先歸。)
        (貢父奉果三枚,與坡公曰)
    貢 父:三果一藥名,道得出便請回。
        (幸(杏)早(棗)哩(李)且從容。)
        (奈(柰)這(蔗)事(柿)須當歸。)
    貢 父:說得好,任你去吧。
        (坡公出,貢父送之。)
        (見風起雲飛,貢父)
    貢 父:大風起矣。
        (坡公曰:
        (  大風起兮眉飛揚,安得猛士兮守鼻粱。)
        (東坡與貢父、山谷、佛印往訪龍井參寥禪師,見一配軍,劉貢父曰)
    佛 印:此軍面上半僧半俗。
    貢 父:(眾問)何也?
        (貢父曰:
        (  頭戴紫氈(子瞻),臉有佛印(刺字)
        (口如山谷(口大),眼似參寥(音與膫同)
    東 坡:貢父莫怪。當時孔子出外,諸弟子乘空閒遊於市。忽見孔子至,群弟子四散奔避
        。惟顏子後行,無處可避,乃躲在一石塔中。伺孔子過去,始出。至今山東有一
        個避孔子塔(貢父山東人,避孔子塔是嘲也,鼻孔子蹋也)。
        (眾皆大笑。)
        (東坡以翰林出使大遼,遼相耶律重元謂之)
    東 坡:日本國有一對,學士能對否?
    東 坡:請道。
    重 元:三才天地人。
    東 坡:(東坡悄謂副使曰)此絕對也,惟有一對,汝可對之。
    重 元:(乃教之對曰)四詩風雅頌。
        (遼人大悅。)
    重 元:(重元問坡公曰)副使對得好,請學士對。
    坡 公:四德元亨利。
    重 元:為何少一字?
    坡 公:兩朝皇帝聖諱,安敢犯之。
        (宋仁宗御名幀,遼典宗名宗真)遼人服其宏辯。)
        (東坡知杭州,有靈隱寺僧了然,戀營倡李秀奴。)
        (往來日久,衣缽德盡,秀奴絕之。)
        (一夕,了然乘醉復往。)
        (秀奴不納,僧怒,擊死秀奴。)
        (眾擒了然至郡,坡公見僧臂上,刺詩二句曰:
        (  但願生同極樂國,免教今世苦相思。)
        (東坡大笑,舉筆判詞,押僧赴市處斬。)
        (詞曰:
        (  這個禿奴,修行忒煞,雪山頂上空持戒。)
        (只因迷戀玉樓人,鶉衣百結渾無奈。)
        (毒手傷人,花容粉碎,空空色色今何在?)
        (臂間刺道苦相思,這番了卻風流債。)
        (右調《踏莎行》)
        (東坡侍兒朝雲,姓王氏,年十二。)
        (侍坡公初,不識字,久而能詩,字學東坡手跡。)
        
        
    6**時間: 地點:
        (一日,東坡退朝。)
        (食罷,捫腹徐行。)
    東 坡:(問眾侍兒曰)汝輩且道腹中何所有?
        (或云忠孝,或云文章,或云滿腹珠璣,或云珍羞百味。)
    東 坡:非也。
    坡 公:(獨朝雲摸其腹曰)一肚皮不合時宜。
        (東坡捧腹大笑。)
        (朝雲一日侍側,坡公幼子,庭前嬉戲,衣領有一蝨,朝雲取而殺之。)
        (坡公不悅,謂之曰)
    坡 公:吾方廣贖禽魚放生,以資冥福,不昔捐金。取諸遠者而放之,汝卻近取諸身者而
        殺之,何也?
    東 坡:(朝雲對曰)奈彼欲齧人何?
        (坡公作偈曰:
        (  蟣蝨近人身,氣體所感召。)
        (彼饑而齧人,如人食麥稻。)
        (又如禽魚輩,飛躍任所好。)
        (胡為綱與羅,恣殺供庖灶。)
        (一切蠢動物,有生同大造。)
        (勸人息殺機,免受諸業報。)
        (朝雲聞言大悟,自是永不殺生,長齋奉佛。)
        (後從東坡卒於惠州。)
        (臨終,朗誦《金剛偈》畢而後沒。)
        (東坡作《西江月》寄意詠梅,以弔之曰:
        (  玉骨那愁瘴霧,水肌自有仙風。)
        (海仙時過探芳叢,倒掛綠毛麼鳳。)
        (麼鳳海鳥,一名倒掛子,好倒掛其身於百花枝上) 素面翻嫌粉涴,洗妝不褪
        唇紅。)
        (高情已逐曉雲空,不與梨花同夢。)
        (又作一律曰:
        (  不學楊枝白樂天,且隨通德伴伶玄。)
        (阿奴絡秀方同老,天女維摩總解禪。)
        (經卷藥罏為活計,舞衫歌扇舊如綠。)
        (丹成別我三山去,不作巫陽雲雨仙。)
        (黃庭堅字魯直,一號山谷,東坡契友也。)
        (同在翰苑時,人以蘇黃並稱,二公從不殺生。)
        (魯直喜茹素,東坡食自死物。)
    東 坡:(謂魯直曰)自死之特,無後生埋,烹之以悅吾口。凡有生息蠢動者,吾皆放之
        。雖不能盡活,亦存吾之善念。
    東 坡:(魯直曰)善哉。
        (因作偈曰:
        (  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
        (原同一種性,只是別刑軀。)
        (苦惱從他受,肥甘任我須。)
        (莫教閻老判,自揣看何如。)
    東 坡:(東坡歎曰)我猶未免食肉,安知不被閻老之責乎?
        (東坡在黃州,山谷、佛印從之。)
        
        
    7**時間: 地點:
        (一日,東坡謂山谷曰)
    東 坡:人身蟣蝨,何由而生?
    山 谷:(山谷口)蝨是衣絮黏人之氣以成。
    東 坡:非也,蝨是垢膩所成。
    山 谷:吾二人明日質之佛印,若誰是?非者輸一席。
        (坡公至耽,先請佛印說知)
    坡 公:師明日只說是垢膩所成,吾當作䬪飥請師。
        (佛印應諾。)
        (至寺,山谷又私為佛印言)
    山 谷:你只說是衣絮所成,我當作冷淘面請你。
        (次日,同至寺,各說前事於佛印。)
    佛 印:二人都不必爭,聽老僧偈曰:
          垢膩為身,布絮為腳,
          先吃冷淘,後吃䬪飥。
        (王荊公作字說,東坡問其義。)
    荊 公:如坡字,乃土之皮。滑字,乃水之骨也。
    坡 公:篤字則以竹鞭馬矣。不知以竹鞭犬,何以為笑。
    荊 公:字有有義者,有無義者。如鳩字,九鳥亦有何義?但取葉聲耳。
    坡 公:鳩字亦有義,出《詩經》公豈不知。
        (荊公問何句?坡公曰:
        (  鳴鳩在桑,其子七兮。)
        (連爺帶娘,共成九個。)
        (東坡在杭州,有一賣絹扇者,欠絹錢二十千,為客所告。)
    坡 公:為何不還?
        (對以父死錢物用盡。)
    坡 公:扇存否?
        (對止有二十柄。)
    坡 公:(公笑謂曰)急持扇來,明日領價。
        (公自寫詩詞,或蘭或竹於扇。)
    坡 公:(半夜寫完,召客與欠戶曰)吾為汝還債,忙了半夜。汝將去,一千文一柄,可
        售足以完客。
        (二人感謝,方出府門,片時人爭買去矣。)
        (後持錢至者,皆無扇,歎息而回。)
        
        
    8**時間: 地點:
        (彼時,坡公曾戲作一首曰:
        (  董永埋親曾織縑,汝今葬父欠縑錢。)
        (愧予手掘非仙女,詩畫相資二十千。)
        (東坡以學士,初知杭州,有士人吳生,上京應舉。)
        (未知坡公在郡,有兩箱絹過杭關,懼抽稅,假寫坡公官銜,封寄京師,云蘇侍
        (郎子由之物,為關使查盤解郡。)
        (公知吳生乃當今才子,親自書『端明殿學士禮部尚書知杭州蘇某,寄東京竹竿
        (巷舍弟吏部侍郎蘇子由宅上便是。)
        (』批完,付吳生曰)
    坡 公:這回走上天去也不怕漏稅矣。
        (又贈詩曰:
        (  建陽一對小紗箱,寄上東京蘇侍郎。)
        (杭州太守親封記,行盡天涯也不妨。)
        (吳生感激,拜謝而去。)
        (後果登高第,拜兩蘇為師,師弟之誼甚篤。)
        (東坡知杭州,有名妓鄭容,求落藉;高塋,求從良。)
        (坡公俱准之。)
        (於判尾寫一詞,名《減字木蘭花》:
        (  鄭莊好客,容我樓前先隳幘。)
        (落筆生風,藉藉聲名不負公。)
        (高山白早,塋骨水肌都解老。)
        (從此杭都,良夜清風月滿湖。)
        (合八句,句首一字,湊之是「鄭容落藉,高塋從良」。)
        (二人拜謝而去。)
        (佛印禪師姓謝氏,名瑞卿,江西饒州人。)
        (與寧州黃山谷友善,同山谷上東京應舉。)
        (不第,因山谷而與東坡為友。)
        (佛印天才高妙,嗜酒能詩。)
        (東坡愛其才,留居署中,日以詩酒為樂。)
        (神宗熙寧初年,京師大旱。)
        (聖上躬自禱雨於禁中,命大相國寺高憎二十四人,入皇宮睿思殿,誦經求雨。
        ()
        (東坡學士與諸翰林,俱入內禮佛拈香。)
        (佛印欲入皇宮觀玩,東坡)
    東 坡:汝是白衣人,豈得入內禁?
        (佛印固意要去。)
    東 坡:不如扮作僧人之侍者,雜入其中,擊鐘擂鼓,或可得見天顏。
        (佛印依言,於是扮作侍者,隨僧眾逕入大內。)
        (鋪設壇場方畢,聖上御駕親臨,望佛朝參。)
        (佛印擊鐘鳴鼓而作誦曰:
        (  四野荒荒禾黍焦,九重宵旰獨殷勞。)
        (甘霖應逐真龍降,八部諸天擁聖老。)
        (神宗作禮未畢,忽然陰雲四合,大雨滂沱。)
        (群臣眾僧,俯伏帝前稱賀。)
        (帝見佛印,身長白面,狀貌魁梧,便問東坡)
    佛 印:此侍者何方人氏?
    東 坡:此侍者姓謝,饒州人,大相國寺僧人智量侍者。
    佛 印:(帝曰)為何年長尚不披剃?
    佛 印:臣寄旅身貧,無力請牒,故日久未剃。
    東 坡:(帝曰)卿方才作誦,便有甘霖之應。汝今再作一誦,朕當為汝給牒。
        (佛印應聲而作偈曰:
        (  天垂甘澤潤枯焦,帝為蒼生不憚勞。)
        (不是皇仁勤雨露,小臣安得觀神堯。)
    佛 印:(帝曰)觀卿才思敏捷,可謂詩僧矣。
        (即時賜錢十萬,命禮部官給與度牒,欽賜法名了元,字曰佛印,剃髮賜衣,即
        (拜智量為師。)
        (謝恩而退。)
        (後有坡公所贈之詩:
        (  觀光上國為求名,易服皇宮察聖明。)
        (試者暫時為侍者,經壇偶爾昔經多。)
        (金鐘初響皇風暢,玉律方宣沛澤傾。)
        (誰料多才謝秀士,九重恩賜作詩僧。)
        (佛印為僧,非其本意。)
        (初時不悅,久而相安,益與坡公往來院署,詩酒盤桓,縱樂無拘。)
        
        
    9**時間: 地點:
        (一日,坡公謂佛印曰)
    坡 公:汝嘗稱:『古人詩云:時聞啄木鳥,疑是叩門僧。又云: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
        門。前輩以鳥對僧,不無薄僧之意。』不意長老,身自居之。
    佛 印:山僧亦悔當日之言,所以如今罰對學士耳。
        (坡公大笑而作詩曰:
        (  饑鳥傍簷鳴,饑僧向客吟。)
        (山僧與山鳥,總是一般心。)
        
        
    10**時間: 地點:
        (一日,山谷、佛印等過東坡小飲。)
        (坡公行一令,要兩字顛倒相似,下面各用一句詩叶韻:
        (  閒似忙。)
        (蝴蝶雙雙過短牆。)
        (忙似閒。)
        (白鷺饑時立小灘。)
        (黃山谷曰:
        (  來似去。)
        (潮翻巨浪還西去。)
        (去似來。)
        (躍馬翻身射箭回。)
        (秦少游曰:
        (  動似靜。)
        (萬頃碧濤沉寶鏡。)
        (靜似動。)
        (長橋影逐酒旗送。)
        (參寥曰:
        (  重似輕。)
        (萬斛雲帆一葉升。)
        (輕似重。)
        (紛紛柳絮鋪梁棟。)
        (歐陽永叔曰:
        (  難似易。)
        (百尺竿頭呈巧技。)
        (易似難。)
        (攜手臨技泣別間。)
        (蘇子由曰:
        (  有似無。)
        (仙子乘風游太虛。)
        (無似有。)
        (掬水分明月在手。)
        (佛印曰:
        (  貧似富。)
        (高帝萬錢登上坐。)
        (富似貧。)
        (韓公乞食妓家門。)
        (米元章曰:
        (  悲似樂。)
        (送喪之家奏鼓樂。)
        (樂似悲。)
        (嫁女之家日日啼。)
        (歐陽永叔又行一令,要一花草名,又要一句詩借意:
        (  水林擒。)
        (不是水林擒。)
        (芰荷翻雨灑鴛鴦。)
        (方是水淋禽。)
        (東坡曰:
        (  清消梨。)
        (不是清消梨。)
        (夜半匆匆話別時。)
        (方是清宵離。)
        (山谷曰:
        (  紅沙爛(即杏子)。)
        (不是紅沙爛。)
        (羅裙裂破千百片,方是紅紗爛。)
        (佛印曰:
        (  荔枝兒。)
        (不是荔枝兒。)
        (小童上樹去游嬉。)
        (方是立枝兒。)
        (子由曰:
        (  紅娘子(藥名)。)
        (不是紅娘子。)
        (胭脂二八誰家女。)
        (方是紅娘子。)
        (少游曰:
        (  蓮蓬子。)
        (不是蓮蓬子。)
        (篾帆片片迎風起。)
        (方是聯蓬子。)
        (元章曰:
        (  馬蘭頭。)
        (不是馬蘭頭。)
        (夷齊兄弟諫興周。)
        (方是馬攔頭。)
    坡 公:(參寥曰)貧僧道不出花藥名,借一人名道何如?
    佛 印:(眾客曰)請道。
        (曰:
        (  僧了元(佛印法名)。)
        (不是僧了元。)
        (猴子分娩產兒男。)
        (方是生了猿。)
        (眾客大笑)
    佛 印:貧僧亦還一令。
        (參寥子。)
        (不是參寥子。)
        (行經用了手本紙。)
        (方是參寥子(眾客復大笑)
        (東坡知杭州,將赴內召。)
        (適有一妓求從良。)
        (坡公援筆判曰:
        (  五日京兆,判狀不難。)
        (九尾妖狐,從良任便。)
        (又有名妓秀蘭,亦求從良。)
        (坡公恐其去而杭城無絕色矣。)
        (乃判曰:
        (  慕周南之化,其意誠可矜。)
        (空冀北之群,所請良不允。)
        (黃州大通禪師,操行高潔。)
        (人非齋沐,不敢登堂。)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