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卷 灤陽消夏錄一)
    (乾隆已酉夏,以編排秘籍,于役灤陽,時校理久竟,特督視官吏,題簽庋架而
    (已,晝長無事,追錄見聞,憶及即書,都無體例,小說稗官,知無關於著述;
    (街談巷議,或有益於勸懲,聊付抄胥存之。)
    (命曰《灤陽消夏錄》云爾。)
    (胡御史牧亭言,其里有人畜一豬,見鄰叟輒瞋目狂吼,奔突欲噬,見他人則否
    (。)
    (鄰叟初甚怒之,欲買而啖其肉。)
既 而:(既而憬然省曰)此殆佛經所謂夙冤耶?世無不可解之冤。
    (乃以善價贖得,送佛寺為長生豬,後再見之,弭耳昵就,非復曩態矣。)
既 而:(嘗見孫重畫伏虎應真,有巴西李衍題曰)至人騎猛虎,馭之猶騏驥。豈伊本馴
    良,道力消其鷙。乃知天地間,有情皆可契。共保金石心,無為多畏忌。
    (可為此事作解也。)
    (滄州劉士玉孝廉,有書室為狐所據。)
    (白晝與人對語,擲瓦石擊人,但不睹其形耳。)
    (知州平原董思任,良吏也,聞其事,自往驅之。)
既 而:(方盛陳人妖異路之理,忽簷際朗言曰)公為官,頗愛民,亦不取錢,故我不敢
    擊公,然公愛民乃好名,不取錢乃畏後患耳,故我亦不避公。公休矣,毋多言取
    困。
    (董狼狽而歸,咄咄不怡者數日。)
    (劉一僕婦甚粗蠢,獨不畏狐。)
    (狐亦不擊之,或於對語時,舉以問狐。)
既 而:(狐曰)彼雖下役,乃真孝婦也,鬼神見之猶斂避,況我曹乎?
    (劉乃令僕婦居此室,狐是日即去。)
    (愛堂先生言,聞有老學究夜行,忽遇其亡友,學究素剛直,亦不怖畏,問君何
    (往)
先 生:吾為冥吏,至南村有所勾攝,適同路耳。
    (因並行。)
先 生:(至一破屋,鬼曰)此文士廬也。
既 而:何以知之?
先 生:凡人白晝營營,性靈汨沒,唯睡時一念不生,元神朗沏,胸中所讀之書,字字皆
    吐光芒,自百竅而出,其狀縹渺繽紛,爛如錦繡。學如鄭孔,文如屈宋班馬者,
    上燭霄漢,與星月爭輝;次者數丈,次者數尺,以漸而差,極下者亦螢螢如一燈
    ,照映戶牖。人不能見,唯鬼神見之耳。此室上光芒高七八尺,以是而知。
既 而:(學究問)我讀書一生,睡中光芒當幾許?
先 生:(鬼囁嚅良久曰)昨過君塾,君方晝寢,見君胸中高頭講章一部,墨卷五六百篇
    ,經文七八十篇,策略三四十篇,字字化為黑煙,籠罩屋上,諸生誦讀之聲,如
    在濃雲密霧中,實未見光芒,不敢妄語。
    (學究怒斥之,鬼大笑而去。)
    (東光李又聃先生嘗至宛平相國廢園中,見廊下有詩二首,其一)
其 一:颯颯西風吹破櫺,蕭蕭秋草滿空庭。月光穿漏飛簷角,照見莓苔半壁青。
先 生:(其二曰)耿耿疏星幾點明,銀河時有片雲行。凴欄坐聽譙樓鼓,數到連敲第五
    聲。
    (墨痕慘淡,殆不類人書。)
    (董曲江先生,名元度,平原人,乾隆壬申進士,入翰林,散館,改知縣,又改
    (教授,移疾歸。)
    (少年夢人贈一扇,上有三絕句曰)
董曲江:『曾公飲馬天池日,文采西園感故知;至竟心情終不改,月明花影上旌旗。』、
    『尺五城內並馬來,垂楊一例赤鱗開;黃金屈戍雕胡錦,不信陳王八斗才。』、
    『蕭鼓鼕鼕畫燭樓,是誰親按小涼洲;春風荳蔻知多少,并作秋江一段愁。』
    (語多難解。)
    (後亦卒無徵驗,莫明其故。)
    (平定王孝廉執信,嘗隨文宦榆林,夜宿野寺經閣下,聞閣上有人絮語,似是論
    (詩,竊訝此間少文士,那得有此?因諦聽之,終不甚了了。)
    (後語聲漸出閣廊下,乃稍分明。)
其 一:唐彥謙詩格不高,然『禾麻地廢生邊氣,草木春寒起戰聲』,故是佳句。
其 一:僕嘗有句云:『陰磧日光連雪白,風天沙氣入雲黃。』非親至關外,不睹此景。
其 一:僕亦有一聯云:『山沉邊氣無情碧,河帶寒聲亙古秋。』自謂頗肖邊城日暮之狀
    ,相與吟賞者久之。
    (寺鐘忽動,乃寂無聲。)
    (天曉起視,則扃鑰塵封。)
    (「山沉邊氣」一聯,後於任總鎮遺稿見之。)
    (總鎮名舉,出師金川時,百戰陣歿者也。)
    (「陰磧」一聯,終不知為誰語。)
    (即其精靈長在,得與任公同游,亦決非常鬼矣。)
    (滄州城南上河涯,有無賴呂四,凶橫無所不為,人畏如狼虎。)
    
    
2**時間: 地點:
    (一日薄暮,與諸惡少村外納涼,忽隱隱聞雷聲,風雨且至。)
    (遙見似一少婦,避入河干古廟中。)
少 婦:(呂語諸惡少曰)彼可淫也。
    (時已入夜,陰雲黯黑,呂突入,掩其口,眾共褫衣相嬲。)
    (俄雷光穿牖,見狀貌似是其妻,急釋手問之,果不謬。)
少 婦:(呂大恚,欲提妻擲河中,妻大號曰)汝欲淫人,致人淫我,天理昭然,汝尚欲
    殺我耶?
    (呂語塞,急覓衣褲,已隨風入河流矣。)
    (旁皇無計,乃自負裸婦歸。)
    (雲散月明,滿村嘩笑,爭前問狀。)
    (呂無可置對,竟自投於河。)
    (蓋其妻歸寧,約一月方歸。)
    (不虞母家遘回祿,無屋可棲,乃先期返。)
    (呂不知而遘此難。)
少 婦:(後妻夢呂來曰)我業重,當永墮泥犁。緣生前事母尚盡孝,冥官檢籍得受蛇身
    ,今往生矣。汝後夫不久至。善視新姑嫜,陰律不孝罪至重,毋自蹈冥司湯鑊也
    。
    (至妻再醮日,屋角有赤練蛇,垂首下視,意似眷眷。)
    (妻憶前夢,方舉首問之,俄聞門外鼓樂聲。)
    (蛇於屋上跳擲數回,奮然去。)
少 婦:(獻縣周氏僕周虎,為狐所媚,二十餘年如伉儷,嘗語僕曰)吾煉形已四百餘年
    ,過去生中,於汝有業緣當補。一日不滿,即一日不得生天。緣盡,吾當去耳。
    
    
3**時間: 地點:
少 婦:(一日,囅然自喜,又泫然自悲,語虎曰)月之十九日,吾緣盡當別,已為君相
    一婦,可聘定之。
    (因出白金付虎,俾備禮。)
    (自是狎昵燕婉,逾於平日,恒形影不離。)
少 婦:(至十五日,忽晨起告別,虎怪其先期,狐泣曰)業緣一日不可減,亦一日不可
    增。惟遲早則隨所遇耳。吾留此三日緣,為再一相會地也。
    (越數年,果再至,歡洽三日而後去。)
少 婦:(臨行嗚咽曰)從此終天訣矣。
先 生:(陳德音先生)此狐善留其有餘,惜福者當如是。
少 婦:(劉季箴則曰)三日後終須一別,何必暫留?此狐煉形四百年,尚未到懸崖撒手
    地位,臨事者不當如是。
    (余謂二公之言,各明一義,各有當也。)
    (獻縣令明晨,應山人,嘗欲申雪一冤獄,而慮上官不允,疑惑未決。)
少 婦:(儒學門斗有五半仙者,與一狐友,言小休咎多有驗,遣往問之,狐正色曰)明
    公為民父母,但當論其冤不冤,不當問其允不允,獨不記制府李公之言乎?
    (門斗返報,明為悚然。)
    (因言制府李公衛未達時,嘗同一道士渡江,適有與舟子爭詬者,道士太息曰)
道 士:命在須臾,尚較計數文錢耶?
    (俄其人為帆腳所掃,墮江死,李公心異之。)
    (中流風作,舟欲覆,道士禹步誦咒,風止得濟,李公再拜謝更生,道士)
道 士:適墮江者命也,吾不能救。公貴人也,遇阨得濟,亦命也。吾不能不救,何謝焉
    ?
少 婦:(李公又拜曰)領師此訓,吾終身安命矣。
道 士:是不盡然。一身之窮達當安命,不安命則奔競排軋,無所不至。不知李林甫、秦
    檜即不傾陷善類,亦作宰相,徒自增罪案耳。至國計民生之利害,則不可言命。
    天地之生才,朝廷之設官,所以補救氣數也。身握事權,束手而委命,天地何必
    生此才,朝廷何必設此官乎?晨門曰:『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諸葛武侯曰:『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成敗利鈍,非所逆睹。此聖賢立命之學,公其識之。
    (李公謹受教,拜問姓名。)
道 士:言之恐公駭。
    (下舟行數十步,翳然滅跡。)
    (昔在會城,李公曾話是事,不識此狐何以得知也。)
    (北村鄭蘇仙,一日夢至冥府,見閻羅王方錄囚。)
    (有鄰村一媼至殿前,王改容拱手,賜以杯茗,命冥吏速送生善處。)
冥 吏:(鄭私叩冥吏)此農家老婦,有何功德?
冥 吏:是媼一生無利己損人心。夫利己之心,雖賢士大夫或不免。然利己者必損人,種
    種機械因是而生,種種冤愆因是而造,甚至貽臭萬年,流毒四海,皆此一念為害
    也。此一村婦而能自制其私心,讀書講學之儒對之多愧色矣。何怪王之加禮乎?
    (鄭素有心計,聞之惕然而寤。)
    (鄭又言,此媼未至以前,有一官公服昂然入,自稱所至但飲一杯水,今無愧鬼
    (神。)
聞 之:(王哂曰)設官以治民,下至驛丞閘官,皆有利弊之當理。但不要錢即為好官,
    植木偶於堂,並水不飲,不更勝公乎?
冥 吏:(官又辯曰)某雖無功,亦無罪。
聞 之:(王曰)公一身處處求自全,某獄某獄避嫌疑而不言,非負民乎?某事某事畏煩
    重而不舉,非負國乎?三載考績之謂何,無功即有罪矣。
    (官大踧踖,鋒稜頓減。)
聞 之:(王徐顧笑曰)怪公盛氣耳。平心而論,要是三四等好官,來生尚不失冠帶。
    (促命即送轉輪王。)
    (觀此二事,知人心微曖,鬼神皆得而窺。)
    (雖賢者一念之私,亦不免於責備。)
    (相在爾室,其信然乎?)
    (雍正壬子,有宦家子婦,素無勃谿狀。)
聞 之:(突狂電穿牖,如火光激射,雷楔貫心而入,洞左脅而出,其夫亦為雷燄燔燒,
    (背到尻皆焦黑,氣息僅屬,久之乃蘇,顧婦屍泣曰)我性剛勁,與母爭論或有
    (之;爾不過私訴抑鬱,背燈掩淚而已,何雷之誤中爾耶?
    (是未知律重主謀,幽明一也。)
    (無雲和尚,不知何許人。)
    (康熙中掛單河間資勝寺,終日默坐,與語亦不答。)
    
    
4**時間: 地點:
    (一日,忽登禪牀,以界尺拍案一聲,泊然化去。)
聞 之:(視案上有偈曰)削髮辭家淨六塵,自家且了自家身。仁民愛物無窮事,原有周
    公孔聖人。
    (佛法近墨,此僧乃近於楊。)
    (寧波吳生,好作北里游。)
    (後昵一狐女,時相幽會。)
    (然仍出入青樓間。)
    
    
5**時間: 地點:
    (一日,狐女請曰)
狐 女:吾能幻化,凡君所眷,吾一見即可肖其貌。
聞 之:(君一存想)應念而至,不逾於黃金買笑乎?
    (試之,果傾刻換形,與真無二,遂不復外出。)
聞 之:(嘗與狐女曰)眠花藉柳,實愜人心,惜是幻化,意中終隔一膜耳。
狐 女:不然。聲色之娛,本雷光石火,豈特吾肖某某為幻化,即彼某某亦幻化也;豈特
    某某為幻化,即妾亦幻化也。即千百年來名姬豔女皆幻化也。白楊綠草,黃土青
    山,何一非古來歌舞之場;握雨攜雲,與埋香葬玉,《別鶴》、《離鸞》,一曲
    伸臂頃耳。中間兩美相合,或以時刻計,或以日計,或以月計,或以年計,終有
    絕別之期。及其訣別,則數十年而散,與片刻暫遇而散者,同一懸崖撒手,轉瞬
    成空。倚翠偎紅,不皆恍如春夢乎?即夙契原深,終身聚首,而朱顏不駐,白髮
    已侵,一人之身,非復舊態。則當時黛眉粉頰,亦謂之幻化可矣。何獨以妾肖某
    某為幻化也?
    (吳灑然有悟。)
    (後數歲,狐女辭去,吳竟絕跡於狎游。)
    (交河及孺愛,青縣張文甫,皆老儒也。)
    (並授徒於獻。)
    (嘗同步月南村北村之間,去館稍遠,荒原闃寂,榛莽翳然。)
狐 女:(張心怖欲返)墟墓間多鬼,曷可久留。
狐 女:(俄一老人扶杖至,揖二人坐)世間何得有鬼?不聞阮瞻之論乎?二君儒者,奈
    何信釋氏之妖妄。
    (因闡發程朱二氣屈伸之理,疏通證明,詞條流暢。)
    (二人聽之皆首肯,共歎宋儒見理之真,遞相酬對,竟忘問姓名。)
狐 女:(適大車數輛遠遠至,牛鐸錚然,老人振衣急起曰)泉下之人,岑寂久矣。不持
    無鬼之論,不能留二君作竟夕談。今將別,謹以實告,毋訝相戲侮也。
    (俯仰之頃,欻然已滅。)
    (是間絕少文士,惟董空如先生墓相近,或即其魂歟?)
    (河間唐生,好戲侮,土人至今能道之。)
    (所謂唐嘯子者是也。)
    (有塾師好講無鬼,嘗曰)
塾 師:阮瞻遇鬼,安有是事?僧徒妄造蜚語耳。
    (唐夜灑土其窗,而嗚嗚擊其戶。)
    (塾師駭問為誰,則曰)
塾 師:我二氣之良能也。
    (塾師大怖,蒙首股栗,使二弟子宋達旦。)
    (次日委頓不起。)
    (朋友來問,但呻吟曰有鬼。)
    (既而知唐所為,莫不拊掌。)
    (然自是魅大作,拋擲瓦石,搖撼戶牖無虛夕。)
    (初尚以為唐再來,細察之乃真魅,不勝其嬲,竟棄館而去。)
    (蓋震懼之後,益以慚恧,其氣已餒,狐乘其餒而中之也。)
    (妖由人興,此之謂乎?)
    (天津某孝廉,與數友郊外踏青。)
    (皆少年輕薄。)
    (見柳蔭中少婦騎驢過,欺其無伴,邀眾逐其後,嫚語調謔。)
    (少婦殊不答,鞭驢疾行。)
    (有兩三人先追及,少婦忽下驢軟語,意似相悅。)
    (俄某與三四人追及,審視正其妻也。)
    (但妻不解騎,是日亦無由至郊外,且疑且怒,近前訶之。)
    (妻嬉笑如故,某憤氣潮湧,奮掌欲摑其面。)
    (妻忽飛跨驢背,別換一形,以鞭指某數曰)
少 婦:見他人之婦,則狎褻百端;見自己婦,則恚恨如是。爾讀聖賢書,一恕字尚不能
    解,何以掛名桂籍也!
    (數訖,逕行。)
    (某色如死灰,殆僵立道左不能去,竟不知是何魅也。)
田白巖:(德州田白巖)有額都統者,在滇黔間山行,見道士按一麗女於石,欲剖其心。
    女哀呼乞救,額急揮騎馳及,遽格道士手,女噭然一聲,化火光飛去,道士頓足
    曰:『公敗吾事!此魅已媚殺百餘人,故捕誅之以除害。但取精已多,歲久通靈
    ,斬其首則神遁去,故必剖其心乃死。公今縱之,又貽患無窮矣。惜一猛虎之命
    ,放置深山,不知澤麋林鹿,劘其牙者幾許命也!』匣其匕首,恨恨渡溪去。
    (此貽白巖之寓言,即所謂一家哭何如一路哭也。)
    (姑容墨吏,自以為陰功,人亦多稱為忠厚。)
    (而窮民之賣兒貼婦,皆未一思,亦安用此長者乎?)
    (獻縣吏王某工刀筆,善巧取人財。)
    (然每有所積,必有一意外事耗去。)
    (有城隍廟道童,夜行廊廡間,有二吏持簿對算,其一)
其 一:渠今歲所蓄較多,當何法以銷之?
    (方沉思間,其一)
其 一:一翠雲足矣,無煩迂折也。
    (是廟往往遇鬼,道童習見亦不怖。)
    (但不知翠雲為誰,亦不知為誰銷算。)
    (俄有小妓翠雲至,王某大嬖之,耗所蓄八九,又染惡瘡,醫藥備至,比愈則已
    (蕩然矣。)
    (人計其平生所取,可屈指數者,約三四萬金,後發狂疾暴卒,竟無棺以殮。)
    (陳雲亭舍人言,有台灣驛使宿館舍,見豔女登牆下窺,叱索無所睹。)
其 一:(夜半瑯然有聲,乃片瓦擲枕畔,叱問)是何妖魅,敢侮天使?
田白巖:(窗外朗聲曰)公祿命重,我避公不及,致公叱索,懼干神譴,惴惴至今。今公
    睡中萌邪念,誤作驛卒之女,謀他日納為妾。人心一動,鬼神知之,以邪召邪,
    不得而咎我,故投瓦相報,公何怒焉?
    (驛使大愧,未及天曙,促裝去。)
    (葉旅亭御史宅,忽有狐怪白晝對語,迫葉讓所居,擾攘戲侮,至杯盤自舞,几
    (榻自行。)
    (葉告張真人,真人以委法官。)
    (先書一符,甫張而裂,次牒都城隍,亦無驗。)
田白巖:(法官曰)是必天狐,非拜章不可。
    (乃建道場七日。)
    (至三日狐猶詬詈,至四日乃婉詞請和。)
    (葉不欲與為難,亦祈不竟其事。)
田白巖:(真人曰)章已拜,不可追矣。
    (至七日,忽聞格鬥砰,門窗破墮,薄暮尚未已,法官又檄他神相助,乃就擒
    (,以罌貯之,埋廣渠門外。)
忽 聞:(余嘗問真人驅役鬼神之故)我亦不知所以然,但依法施行耳。大抵鬼神皆受役
    於印,而符錄則掌於法官。真人如官長,法官如胥吏;真人非法官不能為符錄,
    法官非真人之印,其符錄亦不靈。中間有驗有不驗,則如各官司文移章奏,或准
    或駁,不能一一必行耳。
    (此言頗近理。)
忽 聞:(又問設空宅深山,猝遇精魅,君尚能制伏否)譬大吏經行,劫盜自然避匿。倘
    或無知猖獗,突犯雙旌,雖手握兵符,徵調不及,一時亦無如之何。
    (此言亦頗篤實。)
    (然則一切神奇之說,皆附會也。)
    (朱子穎運使言守泰安日,聞有士人到岱岳深處,忽人語出石壁中曰)
士 人:何處經香,豈有轉世人來耶?
    (剨然震響,石壁中開,貝闕瓊樓湧現峰頂。)
    (有耆儒冠帶下迎,士人駭愕)
士 人:此何地?
忽 聞:此經香閣也。
士 人:(士人叩經香閣之義)其說長矣,請坐講之。昔尼山刪定,垂教萬年。大義微言
    ,遞相授受。漢代諸儒,去古未遠,訓詁箋注,類能窺見先聖之心,又淳樸未漓
    ,無植黨爭名之習,惟各傳師說,篤溯淵源。沿及有唐,斯文未改。迨乎北宋,
    勒為注疏十三部,先聖嘉焉。諸大儒慮新說日興,漸成絕學,建是閣以貯之。中
    為初本,以五色玉為函,尊聖教也;配以歷代官刊之本,以白玉為函,昭帝王表
    章之功也,皆南面;左右則各家私刊之本,每一部成,必取初印精好者,按次時
    代,庋置斯閣,以蒼玉為函,獎汲古之勤也,皆東西面,並以珊瑚為簽,黃金作
    鎖鑰。東西兩廡,以沉檀為几,錦繡為茵,諸大儒之神,歲一來視,相與列坐於
    斯閣。後三楹則唐以前諸儒經義,帙以纂組,收為一庫。自是以外,雖著述等身
    ,聲華蓋代,總聽其自貯名山,不得入此門一步焉。先聖之志也。諸書至子刻午
    刻,一字一句,皆發濃香,故題曰『經香』。蓋一元斡運,二氣絪縕,陰起午中
    ,陽生子半,聖人之心,與天地通。諸大儒闡發聖人之理,其精奧亦與天地通,
    故相感也。然必傳是學者始聞之,他人則否。世儒於此十三部,或焚膏繼昝,鑽
    仰終身,或鍛鍊苛求,百端掊擊,亦各因其性識之所根耳。君四世前為刻工,曾
    手刊《周禮》半部,故餘香尚在,吾得以知君之來。
    (因引使周覽閣廡,款以茗果。)
士 人:(送別)君善自愛,此地不易至也。
    (士人回顧,唯萬峰插天,杳無人跡。)
    (案此事荒誕,殆尊漢學者之寓言。)
    (夫漢儒以訓詁專門,宋儒以義理相尚,似漢學粗而宋學精。)
    (然不明訓詁,義理何由而知?概用詆誹,視猶土苴,未免既成大輅,追斥椎輪
    (,得濟迷川,遽焚寶筏。)
    (於是攻宋儒者,又紛紛而起故。)
    (余撰《四庫全書.詩部總序》,有曰)
士 人:宋儒之攻漢儒,非為說經起見也,特求勝於漢儒而已。後人之攻宋儒,亦非為說
    經起見也,特不平宋儒之詆漢儒而已。
忽 聞:(韋蘇州詩曰)水性自云靜,石中亦無聲。如何兩相激,雷轉空山驚。
    (此之謂矣。)
    (平心而論,《易》自王弼始變舊說,為宋學之萌芽,宋儒不攻;《孝經》詞義
    (明顯,宋儒所爭,只今文古字句,亦無關宏旨,均姑置勿議;至《尚書》、三
    (禮、三傳、《毛詩》、《爾雅》諸注疏,皆根據古義,斷非宋儒所能;《論語
    (》《孟子》,宋儒積一生精力,字斟句酌,亦斷非漢儒所及。)
    (蓋漢儒重師傅,淵源有自;宋儒尚心悟,研索易深。)
    (漢儒或執舊文,過於信傳;宋儒或憑臆斷,勇於改經。)
    (計其得失,亦復相當。)
    (唯漢儒之學,非讀書稽古,不能下一語;宋儒之學,則人人皆可以空談。)
    (其間蘭艾同生,誠有不盡饜人心者,是嗤點之所自來。)
    (此種虛構之詞,亦非無因而作也。)
    (曹司農竹虛言,其族兄自歙往揚州,途經友人家,時盛夏,延坐書屋,甚軒爽
    (。)
    (暮欲下榻其中,友人)
友 人:是有魅,夜不可居。
    (曹強居之,夜半有物自門隙蠕蠕入,薄如夾紙,入室後,漸開展作人形,乃女
    (子也。)
    (曹殊不畏,忽披髮吐舌,作縊鬼狀,曹笑曰)
女 子:猶是髮,但稍亂。
    (鬼技窮,倏然滅。)
女 子:(及歸途再宿,夜半門隙又蠕動,甫露其首,輒唾曰)又此敗興物耶?
    (竟不入。)
    (此與嵇中散事相類。)
    (夫虎不食醉人,不知畏也。)
    (畏則心亂,心亂則神渙,神渙則鬼得乘之;不畏則心定,定則神全,神會則戾
    (之氣不能干。)
    (故記中散是事者,稱神志湛然,鬼慚而去。)
    (董曲江言,默庵先生為總漕時,署有土神馬神二祠,惟土神有配。)
    (其少子恃才兀傲,謂土神於思老翁,不應擁豔婦,馬神年少,正為嘉耦。)
    (逕移女像於馬神祠,俄眩仆不知人。)
    (默庵先生聞其事,親禱移還,乃蘇。)
    (又聞河間學署有土神亦配以女像,有訓導謂黌宮不可塑婦人,乃別建一小祠遷
    (焉,土神憑其幼孫語曰)
先 生:汝理雖正,而心則私,正欲廣汝宅耳,吾不服也。
    (訓導方侃侃談古禮,猝中其隱,大駭,乃終任不敢居。)
先 生:(是實二事相近,或曰)訓導遷廟猶以禮,董瀆神甚矣,譴當重。
    (余謂董少年放誕耳,訓導內挾私心,使己有利,外假公義,使人無詞,微神發
    (其陰謀,人尚以為能正祀典也。)
    (《春秋》誅心,訓導譴當重於董。)
    (戲術皆手法捷耳。)
    (然亦實有搬運術。)
    (憶小時在外祖雪峰先生家,一術士置杯酒於案,舉掌捫之,杯陷入案中,口與
    (案平,然捫案不見杯底。)
    (少選取出,案如故。)
    (此或障目法也。)
    (又舉魚膾一巨碗,拋擲空中不見,令其取回,則曰)
先 生:不能矣。在書室畫廚夾屜中,公等自取耳。
    (時以賓從雜沓,書室多古器,已嚴扃。)
    (且夾屜高僅二寸,碗高三四寸許,斷不可入。)
    (疑其妄,姑呼鑰啟視,則碗置案上,換貯佛手五。)
    (原貯佛手之盤,乃換貯魚膾,藏夾屜中,是非搬運術乎?理所必無,事所或有
    (,類如此。)
    (然實亦理之所有。)
    (狐怪山魈,盜取人物,不為異;能劾禁狐怪山魈者,亦不為異;既能劾禁,即
    (可以役使,既能盜取人物,即可以代人取物,夫又何異焉?)
女 子:(舊僕莊壽言)昔事某官,見一官侵晨至,又一官續至,皆契交也。其狀若密遞
    消息者。俄皆去,主人亦命駕遞出,至黃昏乃歸。車殆馬煩,不勝困憊。俄前二
    官又至,燈下或附耳,或點頭,或搖手,或蹙眉,或拊掌,不知所議何事。漏下
    二鼓,我遙聞北窗外吃吃有笑聲,室中弗聞也。方疑惑間,忽又聞長歎一聲,曰
    :『何必如此?』始賓主皆驚,開窗急視,新雨後泥平如掌,絕無人跡,共疑為
    我囈語。我時因戒勿竊聽,避立南榮外花架下,實未嘗睡,亦未嘗言,究不知其
    何故也。
    (永春丘孝廉二田,偶憩息九鯉湖道中,有童子騎牛來,行甚速。)
女 子:(至丘前小立,朗吟曰)來衝風雨來,去踏煙霞去。斜照萬峰青,是我還山路。
    (怪村豎哪得作此語,凝思欲問,則笠影出沒杉檜間,已距半里許矣。)
    (不知神仙遊戲,抑鄉塾小兒聞人誦而偶記也。)
    (莆田林教諭霈,以台灣俸滿北上。)
    (至涿州南,下車便旋,見破屋牆外,有磁鋒劃一詩)
書一詩:騾綱隊隊響銅鈴,清曉衝寒過驛亭。我自垂鞭玩殘雪,驢蹄緩踏亂山青。
    (款曰「羅洋山人」。)
書一詩:(讀訖自語曰)詩小有致,羅洋是何地耶?
女 子:(屋內應曰)其語似是湖廣人。
    (入視之,惟凝塵敗葉而已。)
    (自知遇鬼,惕然登車,恒鬱鬱不適,不久竟卒。)
    (景州李露園基塙,康熙甲午孝廉,余僚婿也。)
女 子:(博雅工詩,需次日,夢中作一聯曰)鸞翮嵇中散,蛾眉屈左徒。
    (醒而不能自解。)
    (後得湖南一令,卒於官,正屈原行吟地也。)
    (先祖母張太夫人,畜一小花犬,群婢患其盜肉,陰扼殺之。)
    (中一婢曰柳意,夢中恒見此犬來齧,睡輒囈語。)
先 祖:(太夫人知之)群婢共殺犬,何獨銜冤於柳意?此必柳意亦盜肉,不足服其心也
    。
    (考問果然。)
    (福建汀州試院,堂前二古柏,唐物也,云有神。)
    (余按臨日,吏曰當詣樹拜。)
    (余謂木魅不為害,聽之可也,非祀典所有,使者不當拜。)
    (樹枝葉森聳,隔屋數重可見。)
    (是夕月明,余步階上,仰見樹梢兩紅衣人,向余磬折拱揖,冉冉漸沒。)
    (呼幕友出視,尚見之。)
    (余次日詣樹各答以揖,為鎸一聯於祠門曰)
余 謂:參天黛色常如此,點首朱衣或是君。
    (此事亦頗異。)
    (袁子才嘗載此事於《新齊諧》,所記稍異,蓋傳聞之誤也。)
    (德州宋清遠先生言,呂道士不知何許人,善幻術,嘗客田山虇司農家。)
    (值朱藤盛開,賓客會賞,一俗士言詞猥鄙,喋喋不休,殊敗人意。)
    (一少年性輕脫,厭薄尤甚,斥勿多言。)
    (二人幾攘臂。)
    (一老儒和解之,俱不聽,亦慍形於色。)
    (滿座為之不樂。)
    (道士耳語小童取紙筆,畫三符焚之,三人忽皆起,在院中旋折數四。)
    (俗客趨東南隅坐,喃喃自語,聽之,乃與妻妾談家事,俄左右回顧若和解,俄
    (怡色自辯,俄作引罪狀,俄屈一膝,俄兩膝並屈,俄叩首不已;視少年則坐西
    (南隅花欄上,流目送盼,妮妮軟語,俄嬉笑,俄謙謝,俄低唱《浣紗記》,呦
    (呦不已,手自按拍,備諸冶蕩之態;老儒則端坐石凳上講《孟子》齊桓晉文之
    (事一章,字剖句析,指掠顧盼,如與四五人對語,忽搖手曰不是,忽瞋目曰尚
    (不解耶,咯咯癆嗽仍不止。)
    (眾駭笑,道士搖手止之。)
    (比酒闌,道士又焚三符,三人乃惘惘凝坐,少選始醒,自稱不覺醉眠,謝無禮
    (。)
    (眾匿笑散。)
道 士:此小術,不足道。葉法善引唐明皇入月宮,即用此符,當時誤以為真仙,迂儒又
    以為妄語,皆井底蛙耳。
    (後在旅館,符攝一過往貴人妾魂,妾蘇後登車,識其路逕門戶,語貴人急捕之
    (,已遁去。)
    (此《周禮》所以禁怪民歟。)
    (交河老儒及潤礎,雍正乙卯鄉試。)
    (晚至石門橋,客舍皆滿。)
    (唯一小屋,窗臨馬櫪,無肯居者,姑解裝焉。)
    (群馬跳踉,夜不得寐。)
    (人靜後忽聞馬語。)
    (及愛觀雜書,先記宋人說部中有堰下牛語事,知非鬼魅,屏息聽之。)
一 馬:今日方知忍饑之苦,生前所欺隱草豆錢,意在何處。
一 馬:我輩多由圉人轉生,死者方知,生者不悟,可為太息。
    (眾馬皆嗚咽。)
一 馬:冥判亦不甚公,王五何以得為犬?
一 馬:冥卒曾言之,渠一妻二女並淫濫,盡盜其錢與所歡,當罪之半矣。
一 馬:信然,罪有輕重,姜七墮豕,身受屠割,更我輩不若也。
    (及忽輕嗽,語遂寂。)
    (及恒舉以戒圉人。)
    (余一侍姬,平生不嘗出詈語。)
    (自云親見其祖母善詈,後了無疾疾,忽舌爛至喉,飲食言語皆不能,宛轉數日
    (而死。)
    (有某生在家,偶晏起,呼妻妾不至。)
一 馬:(問小婢)並隨一少年南去矣。
    (露刃追及,將駢斬之,少年忽不見。)
一 馬:(有老僧衣紅袈裟,一手托缽一手振錫杖,格其刀)汝尚不寢耶?汝利心太重,
    忮忌心太重,機巧心太重,而能使人終不覺。鬼神忌隱惡,故判是二婦,使作此
    以報汝。彼何罪焉?
    (言訖亦隱。)
    (生默然引歸。)
一 馬:(二婦云)少年初不相識,亦未相悅,忽惘然如夢,隨之去。
鄰 里:(鄰里亦曰)二婦非淫奔者,又素不相得,豈肯隨一人?且淫奔必避人,豈有白
    晝公行,緩步待追者耶?
    (其為神譴,信矣,然終不能名其惡,真隱惡哉。)
    (事皆前定,豈不信然。)
鄰 里:(戊子春,余為人題《蕃騎射獵圖》)白草黏天野獸肥,彎弧愛爾馬如飛。何當
    快飲黃羊血,一上天山雪打圍。
    
    
6**時間: 地點:
    (是年八月,竟從軍於西域。)
    (又董文恪公嘗為余作《秋林覓句圖》。)
    (余至烏魯木齊,城西有深林,老木參雲,彌亙數十里。)
    (前將軍伍公彌泰建一亭於中,題曰「秀野」。)
    (散步其間,宛然前畫之景。)
鄰 里:(辛卯還京,因自題一絕句)霜葉微黃石骨青,孤吟自怪太零丁。誰知早作西行
    讖,老木寒雲秀野亭。
    (南皮瘍醫某,藝頗精,然好陰用毒藥,勒索重貲,不饜所欲,則必死。)
    (蓋其術詭秘,他醫不能解也。)
    
    
7**時間: 地點:
    (一日,其子雷震死,今其人尚在,亦無敢延之者矣。)
    (或謂某殺人至多,天何不殛某身而殛其子,有佚罰焉。)
    (夫罪不至極,刑不及孥;惡不至極,殃不及世。)
    (殛其子,所以明禍延後嗣也。)
    (安中寬言,昔吳三桂之叛,有術士精六壬,將往投之,遇一人,言亦欲投三桂
    (。)
    (因共宿,其人眠西牆下,術士曰)
其 人:君勿眠此,此牆亥刻當圮。
其 人:君術未深,牆向外圮,非向內圮也。
    (至夜果然。)
    (余謂此附會之談也。)
    (是人能知牆之內外圮,不知三桂之必敗乎?)
    (有僧游交河蘇吏部次公家,善幻術,出奇不窮,云與呂道士同師。)
    (嘗摶泥為豕,咒之漸蠕動,再咒之忽作聲,再咒之躍而起矣。)
    (因付庖屠以供客,味不甚美。)
    (食訖,客皆作嘔逆,所吐皆泥也。)
    (有一士因雨留同宿,密叩僧曰)
道 士:《太平廣記》載術士咒片瓦授人,划壁立開,可潛至人閨閣中。師術能及此否?
其 人:此不難。
其 人:(拾片瓦咒良久)持此可往,但勿語,語則術散矣。
    (士試之,壁果開,至一處,見所慕方卸妝就寢,守僧戒不敢語,逕掩扉登榻狎
    (昵,婦亦歡洽倦而酣睡。)
    (忽開目,則眠妻榻上也。)
其 人:(方互相疑詰,僧登門數之曰)呂道士一念之差,已受雷誅,君更累我耶?小術
    戲君,幸不傷盛德,後更無萌此念。
既 而:(既而太息曰)此一念,司命已錄之,雖無大譴,恐於祿籍有妨耳。
    (士果蹭蹬,晚得一訓導,竟終於寒氈。)
    (康熙中,獻縣胡維華,以燒香聚眾謀不軌,所居由大城、文安一路行,去京師
    (三百餘里;由青縣、靜海一路行,去天津二百餘里。)
    (維華謀分兵為二,其一出不意,並程抵京師;其一據天津,掠海舟。)
    (利則天津之兵亦壯趨;不利則遁往天津,登舟泛海去。)
    (方部署偽官,事已泄。)
    (官軍擒捕,圍而火攻之,髻齜不遺。)
    (初維華之父雄於貲,喜周窮乏,亦未為大惡。)
    (鄰村老儒張月坪有女豔麗,殆稱國色,見而心醉。)
    (然月坪端方迂執,無與人為妾理,乃延之教讀。)
    (月坪父母柩在遼東,不得返,恒戚戚。)
    (偶言及,即捐金使扶歸,且贈以葬地;月坪田內有橫屍,其仇也,官以謀殺勘
    (,又為百計申辯得釋。)
    
    
8**時間: 地點:
    (一日,月坪妻攜女歸寧,三子並幼,月坪歸家守門戶,約數日返。)
    (乃陰使其黨,夜鍵戶而焚其廬,父子四人並燼。)
    (陽為驚悼,代營喪葬,且時周其妻女,竟依以為命。)
    (或有欲聘女者,妻必與謀,輒陰沮使不就,久之漸露求女為妾意。)
既 而:(妻感其惠,欲許之,女初不願,夜夢其父曰)汝不往,吾終不暢吾志也。
    (女乃受命。)
    (歲餘生維華,女旋病卒。)
    (維華竟覆其宗。)
    (又去余家三四十里,有凌虐其僕夫婦死而納其女者。)
    (女故慧黠,經營其飲食服用,事事當意。)
    (又凡可博其歡者,冶蕩狎昵,無所不至。)
    (皆竊議其忘仇。)
    (蠱惑既深,惟其言是聽。)
    (女始則導之奢華,破其產十之七八。)
    (又讒間其骨肉,使門以內如寇仇。)
    (繼乃時說《水滸傳》宋江柴進等事,稱為英雄,慫慂之交通盜賊,卒以殺人抵
    (法。)
既 而:(抵法之日,女不哭其夫,而陰攜卮酒,酬其父母墓曰)父母恒夢中魘我,意恨
    恨似欲擊我,今知之否耶?
    (人始知其蓄志報復。)
既 而:(曰)此女所為,非惟人不測,鬼亦不測也,機深哉!然而不以陰險論。《春秋
    》原心,本不共戴天者也。
既 而:(余在烏魯木齊,軍吏具文牒數十紙,捧墨筆請判曰)凡客死於此者,其棺歸籍
    ,例給牒。否則魂不得入關。
    (以行於冥司,故不用朱判,其印亦以墨。)
    (視其文鄙誕殊甚。)
余 謂:此胥役托詞取錢耳,啟將軍除其例。
    (旬日後,或告城西墟墓中鬼哭,無牒不能歸故也,余斥其妄;又旬日,或告鬼
    (哭又近城,斥之如故;越旬日,余所居牆外,顬顬有聲,余尚以為胥役所偽;
    (越數日,聲至窗外,時月明如畫,自起尋視,實無一人。)
余 謂:(同事觀御史成曰)公所持理正,雖將軍不能奪也。然鬼哭實共聞,不得照者,
    實亦怨公。盍試一給之,姑間執讒慝之口。倘鬼哭如故,則公亦有詞矣。
    (勉從其議。)
    (是夜寂然。)
    (又軍吏宋吉祿在印房,忽眩仆,久而蘇云,見其母至。)
    (俄台軍以官牒呈,啟視則哈密報吉祿之母來視子,卒於途也。)
    (天下事何所不有?儒生論其常耳。)
余 謂:(余嘗作《烏魯木齊雜詩》一百六十首,中一首云)白草颼颼接冷雲,關山疆界
    是誰分。幽魂來往隨官牒,原鬼昌黎竟未聞。
    (即此二事也。)
    (范蘅洲言,昔渡錢塘江,有一僧附舟,逕置坐具,倚檣竿,不相問訊。)
    (與之語,口漫應,目視他處,神意殊不屬。)
    (蘅洲怪其傲,亦不再言。)
    (時西風過急,蘅洲偶得二句)
既 而:白浪簸船頭,行人怯石尤。
    (下聯未屬,吟哦數四。)
既 而:(僧忽閉目微吟曰)如何紅袖女,尚倚最高樓。
    (蘅洲不省所云,再與語,乃不答。)
    (比繫纜,恰一少女立樓上,正著紅袖,乃大驚,再三致詰。)
既 而:(曰)偶望見耳。
    (然煙水淼茫,廬舍遮映,實無望見理。)
    (疑其前知,欲作禮,則已振錫去。)
既 而:(蘅洲惘然莫測)此又一駱賓王矣。
    (清苑張公鉞,官河南鄭州時,署有老桑樹,合抱不交,云棲神物,惡而伐之。
    ()
    (是夕其女燈下睹一人,面目手足及衣冠,色皆濃綠,厲聲曰)
一 人:爾父太橫,姑示警於爾!
    (驚呼,媼婢至,神已癡矣。)
    (後歸戈太僕仙舟,不久下世。)
    (驅厲鬼,毀淫祠,正狄梁公、范文正公輩事,德苟不足以勝之,鮮不致敗。)
既 而:(錢文敏公曰)天之禍福,不猶君之賞罰乎?鬼神之鑒察,不猶官吏之詳議乎?
    今使有一彈章曰:『某立身無玷,居官有績,然門徑向凶方,營建犯凶日,罪當
    謫罰。』所司允乎駁乎?又使有一薦牘曰:『某立身多瑕,居官無狀,然門徑得
    吉方,營建值吉日,功當遷擢。』所司又允乎駁乎?官吏所必駁,而謂鬼神允之
    乎?故陽宅之說,余終不謂然。此譬至明,以詰形象,亦無可置辯。然所見實有
    凶宅。京師斜對給孤寺道南一宅,余行弔者五;粉坊琉璃街極北道一宅,余行弔
    者七。給孤寺宅,曹宗丞學閩嘗居之,甫移入,二僕一夕並暴亡,懼而遷去;粉
    坊琉璃街宅,邵教授大生嘗居之,白晝往往見變異,毅然不畏,竟歿其中。此又
    何理歟?
一 人:(劉文正公曰)卜地見書,卜日見禮,苟無吉凶,聖人何卜?但恐非今術士所知
    耳。
    (斯持平之論矣。)
    (滄州潘班,善書畫,自稱黃葉道人。)
    (嘗宿友人齋中,聞壁間小語曰)
友 人:君今夕無留人共寢,當出就君。
    (班大駭,移出。)
友 人:室舊有此怪,一婉孌女子,不為害也。
友 人:(後友人私語所親曰)潘君其終困青衿乎?此怪非鬼非狐,不審何物,遇粗俗人
    不出,遇富貴人亦不出,惟遇才士之淪落者,始一出薦枕耳。
    (後潘果坎壈以終。)
    (越十餘年,忽夜聞齋中啜泣聲。)
    (次日,大風折一老杏樹,其怪乃絕。)
先 生:(外祖張雪峰先生嘗戲曰)此怪大佳,其意識在綺羅人上。
    (陳楓崖光祿言,康熙中楓涇一太學生,嘗讀書別業,見草間有片石,已斷裂剝
    (蝕,僅存數十字,偶有一二成句,似是夭逝女子之碣也。)
    (生故好事,竟其墓必在左右,每陳茗果於石上,而祝以狎詞。)
    (越一載餘,見麗女獨步菜畦間,手執野花,顧生一笑。)
    (生趨近其側,目挑眉語,方相引入籬後灌莽間,女凝立直視,若有所思,忽自
    (批其頰曰)
女 子:一百餘年心如古井,一旦乃為蕩子所動乎?
    (頓足數四,奄然而滅。)
    (方知即墓中鬼也。)
女 子:(蔡修撰季實曰)古稱蓋棺論定,於此事,知蓋棺猶難論定矣。是本貞魂,猶以
    一念之差,幾失故步。
先 生:(晦庵先生詩曰)世上無如人慾險,幾人到此誤平生。
    (諒哉。)
    (王孝廉金英言,江寧一書生,宿故家廢園中。)
    (月夜有豔女窺窗,心知非鬼即狐,愛其姣麗,亦不畏怖,招使入室,即宛轉相
    (就。)
    (然始終無一語,問亦不答,惟含笑流盼而已。)
    (如是月餘,莫喻其故。)
    
    
9**時間: 地點:
先 生:(一日,執而固問之,乃取筆作字曰)妾前明某翰林侍姬,不幸夭逝。因平生巧
    於讒構,使一門骨肉如水火,冥司見譴,罰為瘖鬼。已沉淪二百餘年,君能為書
    《金剛經》十部,得仗佛力,超拔苦海,則世世銜感矣。
    (書生如其所乞。)
    (寫竣之日,詣書生再拜,仍取筆作字曰)
書 生:藉金經懺悔,已脫鬼趣。然前生罪重,僅能帶業往生,尚須三世作啞婦,方能語
    也。
    (第二卷 灤陽消夏錄二)
書 生:(董文恪公為少司空時,云昔在富陽村居,有村叟坐鄰家,聞讀書聲,曰)貴人
    也,請相見。
書 生:(諦觀再四,又問八字干支,沈思良久)君命相皆一品,當某年得知縣,某年署
    大縣,某年實授,某年遷通判,某年遷知府,某年由知府遷布政,某年遷巡撫,
    某年遷總督,善自愛,他日知吾言不謬也。
    (後不再見此叟,其言亦不驗。)
    (然細較生平,則所謂知縣,乃由拔貢得戶部七品官也;所謂調署大縣,乃庶吉
    (士也;所謂實授,乃編修也;所謂通判,乃中允也;所謂知府,乃侍讀學士也
    (;所謂布政使,乃內閣學士也;所謂巡撫,乃工部侍郎也。)
    (品秩皆符,其年亦皆符,特內外異途耳。)
    (是其言驗而不驗,不驗而驗,惟未知總督如何。)
    (後公以其年拜禮部尚書,品秩仍符,按推算干支,或奇驗,或全不驗,或半驗
    (半不驗。)
    (余嘗於聞見最確者,反覆深思,八字貴賤貧富,特大略如是,其間乘除盈縮,
    (略有異同。)
    (無錫鄒小山先生夫人與安州陳密山先生夫人,八字干支並同。)
    (小山先生官禮部侍郎,密山先生官貴州布政使,均二品也,論爵,布政不及侍
    (郎之尊;論祿,則侍郎不及布政之厚,互相補矣。)
    (二夫人並壽考。)
    (陳夫人早寡,然晚歲康強安樂;鄒夫人白首齊眉,然晚歲喪子,家計亦薄,又
    (相補矣。)
    (此或疑地有南北,時有初正也。)
    (余第六姪與奴子劉雲鵬,生時祇隔一牆,兩窗相對,兩兒並落蓐啼,非惟時同
    (刻同,乃至分秒亦同。)
    (姪至十六歲而夭,奴子今尚在,豈非此命所賦之祿,只有此數:姪生長富貴,
    (消耗先盡;奴子生長貧賤,消耗無多,祿尚未盡耶?盈虛消息,理固如斯,俟
    (知命者更詳之。)
    (曾伯祖光吉公,康熙初官鎮番守備,云有李太學妻,恒虐其妾,怒輒褫下衣鞭
    (之,殆無虛日。)
書 生:(里有老媼能入冥,所謂走無常者是也,規其妻曰)娘子與是妾有夙冤,然應償
    二百鞭耳。今妒心熾盛,鞭之殆過十餘倍,又負彼債矣。且良婦受刑,雖官法不
    褫衣,娘子必使裸露以示辱,事太快意,則干鬼神之忌。娘子與我厚,竊見冥籍
    ,不敢不相聞。
先 生:(妻哂曰)死媼謾語,欲我禳解取錢耶?
    (會經略莫落,遘王輔臣之變,亂黨蠭起,李歿於兵。)
    (妾為副將韓公所得,喜其明慧,寵專房,韓公無正室,家政遂操於妾。)
    (妻為賊所掠,賊破被俘,分賞將士,恰歸韓公。)
先 生:(妾蓄以為婢,使跪於堂而語之曰)爾能受我指揮,每日晨起,先跪妝台前,自
    褫下衣,伏地受五鞭,然後供役,則貸爾命。否則爾為賊黨妻,殺之無禁,當寸
    寸臠爾,飼犬豕。
    (妻憚死失志,叩首願遵教,然妾不欲其遽死,鞭不甚毒,俾知痛楚而已,年餘
    (乃以他疾死。)
    (計其鞭數適相當。)
    (此婦真頑鈍無恥哉。)
    (亦鬼神所忌,陰奪其魄也。)
    (此事韓公不自諱,且舉以明果報,故人知其詳。)
書 生:(韓公又言)此猶顯易其位也。明季嘗游襄鄧間,與術士張鴛湖同舍,鴛湖稔知
    居停主人妻虐妾太甚,積不平,私語曰:『道家有借形法,幾修煉未成,氣血已
    衰,不能還丹者,則借一壯盛之軀,乘其睡與之互易。吾嘗受此法,姑試之。』
    次日,其家忽聞妻在妾房語,妾在妻房語。比出戶,則作妻語者妾,作妾語者妻
    也。妾得妻身,但默坐;妻得妾身,殊不甘。紛紜爭執,親族不能判。鳴之官,
    官怒為妖妄,笞其夫,逐出,皆無可如何。然據形而論,妻實是妾。不在其位,
    威不能行,竟分宅各居而終。此事尤奇也。
    (相傳有位塾師,夏夜月明,率門人納涼河間獻王祠外田塍上,因共講《三百篇
    (》擬題,音琅琅如鐘鼓,又令小兒誦《孝經》,誦已復講。)
    (忽舉首見祠門雙古柏下,隱隱有人,試近之,形狀頗異,知為神鬼。)
    (然私念此獻王祠前,決無妖魅。)
塾 師:(前問姓名)毛萇、貫長卿、顏芝,因謁王至此。
    (塾師大喜,再拜請授經義。)
塾 師:(毛貫並曰)君所講話已聞,都非我輩所解,無從奉答。
塾 師:(塾師又拜曰)《詩》義深微,難授下愚。請顏先生一講《孝經》可乎?
書 生:(顏回面向內曰)君小兒所誦,漏落顛倒,全非我所傳本。我亦無可著語處。
塾 師:(俄聞傳王教曰)門外似有人醉語,聒耳已久,可驅之去。
    (余謂此與愛堂先生所言學究遇冥吏事,皆博雅之士,造戲語以詬俗儒也。)
    (然亦空穴來風,桐乳來巢乎?)
    (先姚安公性嚴峻,門無雜賓。)
    
    
10**時間: 地點:
塾 師:(一日與一襤褸人對語,呼余兄弟與為禮)此宋曼殊曾孫,不相聞久矣,今乃見
    之。明季兵亂,汝曾祖年十一,流離戈馬間,賴宋曼殊得存也。
塾 師:(乃為委曲謀生計,因戒余兄弟曰)義所當報,不必談因果,然因果實亦不爽。
    昔某公受人再生恩,富貴後,視其子孫零替,漠如陌路。後病困,方服藥,恍惚
    見其人手授二札,皆未封。視之,則當年乞救書也,覆杯於地,曰:『吾死晚矣
    。』是夕卒。
    (宋按察蒙泉言,某公在明為諫官,嘗扶乩問壽數,仙判某年某月某日當死,計
    (期不遠,恒悒悒,屆期乃無恙。)
    (後入本朝,至九列。)
    (適同僚家撫乩,前仙又降,某公叩以所判無驗,又判)
又 判:君不死,我奈何?
    (某公俯仰沉思,忽命駕去,蓋所判正甲申三月十九日也。)
    (沈椒園先生為鼇峰書院山長時,見示高邑趙忠毅公舊硯,額有「東方未明之硯
    (」六字,背有銘曰)
先 生:殘月熒熒,太白耿耿,雞三號,更五點,此時拜疏擊大奄,事成策汝功,不成同
    汝貶。
    (蓋劾魏忠賢時用此硯草疏也。)
    (末有小字一行題「門人王鐸書」。)
    (此行遺未鎸,而黑痕深入石骨,乾則不見。)
    (取水濯之,則五字炳然。)
    (相傳初令王鐸書此銘,未及鎸而難作,後在戍所乃鎸之,語工勿鎸此一行。)
    (然閱一百餘年,滌之不去,其事頗可。)
或 謂:忠毅嫉惡嚴。漁洋山人筆記稱鐸人品日下,書品亦日下。然則忠毅先有所見矣,
    削其名,擯之也。滌之不去,欲著其嘗為忠毅所擯也。
    (天地鬼神,恒於一事偶露其巧,使人知警,是或然歟。)
或 謂:(乾隆庚午,官庫失玉器,勘諸苑戶,苑戶常明對簿時,忽作童子聲曰)玉器非
    所竊,人則真所殺,我即所殺之魂也。
    (問官大駭,移送刑部。)
    (姚安公時為江蘇司郎中,與余公文儀等同鞫之,魂曰)
姚安公:我名二格,年十四,家在海淀,父曰李星望。前歲上元,常明引我觀燈歸,夜深
    人寂,常明戲調我,我方力拒,且言歸當訴諸父,常明遂以衣帶勒我死,埋河岸
    下。父疑常明匿我,控諸巡城,送刑部,以事無左證,議別緝真凶。我魂恒隨常
    明行,但相去四五尺,即覺熾如烈燄,不得近。後熱稍減,漸近至二三尺,又漸
    近至尺許。昨乃都不覺熱,始得附之。
或 謂:初訊時,魂亦隨之刑部,指其門乃廣西司。
    (按所言月日,果檢得舊案。)
    (問其屍,云在河岸第幾柳樹旁,掘之亦得,尚未壞。)
或 謂:(呼其父使辨識,長慟曰)吾兒也。
    (以事雖幻杳,而證驗皆真,且訊問時呼常明名,則忽似夢醒,作常明語;呼二
    (格名,則忽似昏醉,作二格語。)
    (互辯數四,始款伏。)
    (又父子絮語家事,一一分明,獄無可疑,乃以實狀上聞。)
    (論如律。)
或 謂:(命下之日,魂喜甚,本賣糕為活,忽高唱賣糕一聲,父泣曰)久不聞此,宛然
    生時聲也。
或 謂:(問兒當何往)吾亦不知,且去耳。
    (自是再問常明,不復作二格語矣。)
或 謂:(南皮張副使受長,官河南開歸道,夜閱一讞牘,沉吟自語曰)自剄死者,刀痕
    當入重而出輕,今入輕出重,何也?
忽 聞:(忽聞背後太息曰)公尚解事。
    (回顧無一人,喟然)
喟 然:甚哉!治獄可畏也。此幸不誤,安保他日不誤耶?
    (逐移疾而歸。)
    (先叔母高宜人之父,諱榮祉,官山西陵川令。)
    (有一舊玉馬,質理不甚白潔,而血浸斑斑,斲紫檀為座,承之,恒置几上。)
    (其前足本為雙跪欲起之形,一日左足忽伸出於座外。)
喟 然:(高公大駭,閣署傳視)此物程朱不能格也。
忽 聞:(一館賓曰)凡物歲久則為妖。得人精氣多,亦能為妖,此理易明,無足怪也。
    (眾議碎之,猶豫未決。)
    (次日仍屈還故形。)
忽 聞:(高公曰)是真有知矣。
    (投熾爐中,似微有呦呦聲,後無他異。)
    (然高氏自此漸式微。)
喟 然:(高宜人云)此馬鍛三日,裂為兩段,尚及見其半身。
    (又武清王慶垞曹氏廳柱,忽生牡丹二朵,一紫一碧,瓣中脈絡如金絲,花葉葳
    (蕤。)
    (越七八日乃萎落,其根從柱而出,紋理相連,近柱二寸許,尚是枯木,以上乃
    (漸青。)
    (先太夫人,曹氏甥也,小時親見之。)
    (咸曰瑞也,外祖雪峰先生)
先 生:物之反常者為妖,何瑞之有!
    (曹氏亦式微。)
    (先外祖母言,曹化淳死,其家以前明玉帶殉。)
    (越數年,墓前恒見一白蛇。)
    (後墓為水齧,棺壞朽。)
    (改葬之日,他珍物俱在,視玉帶則亡矣。)
    (蛇身節節有紋,尚似帶形,豈其悍鷙之魄,托玉而化歟?)
    (外祖張雪峰先生,性高潔,書室中几硯精嚴,圖史整肅,恒鐍其戶,必親至乃
    (開。)
    (院中花木翳如,莓苔綠縟,僮婢非奉使令,亦不敢輕踏一步。)
    (舅氏健亭公,年十一二時,乘外祖他出,私往院中樹下納涼。)
    (聞室內似有人行,疑外祖已先歸,屏息從窗隙窺之,見竹椅上坐一女子,靚妝
    (如畫。)
    (椅對面一大鏡,高可五尺,鏡中之影,乃是一狐。)
    (懼弗敢動,竊窺所為,女子忽自見其影,急起繞鏡四週呵之。)
    (鏡昏如霧,良久歸坐,鏡上呵跡亦漸消。)
    (再視其影,則亦一好女子矣。)
    (恐為所見,躡足而歸。)
    (後私語先姚安公。)
    (姚安公嘗為諸孫講《大學》修身章,舉是事曰)
姚安公:明鏡空空,故物無遁影。然一為妖氣所翳,尚失真形,況私情偏倚,先有所障者
    乎?
先 生:非惟私情為障,即公心亦為障。正人君子,為小人乘其機而反激之,其固執決裂
    ,有轉致顛倒是非者。昔包孝肅之吏,陽為弄權之狀,而應杖之囚,反不予杖,
    是亦妖氣之翳鏡也。故正心誠意,必先格物致知。
    (有賣花老婦言,京師一宅近空圃,圃故多狐。)
    (有麗婦夜逾短垣與鄰家少年狎,懼事泄,初詭托姓名,歡昵漸洽,度不相棄,
    (乃自冒為圃中狐女。)
    (少年悅其色,亦不疑拒。)
    (久之,忽婦家屋上,擲瓦罵曰)
狐 女:我居圃中久,小兒女戲拋磚石,驚動鄰里或有之,實無冶蕩蠱惑事。汝奈何污我
    ?
    (事乃泄。)
    (異哉,狐媚恒托於人,此婦乃托於狐。)
    (人善媚者比之狐,此狐乃貞於人。)
    (有游士以書畫自給,在京師納一妾,甚愛之。)
    (或遇宴會,必袖果餌以貽妾,亦甚相得。)
狐 女:(無何病革,語妾曰)吾無家,汝無歸;吾無親屬,汝無依;吾以筆墨為活,吾
    死,汝琵琶別抱,勢也,亦理也。吾無遺債累汝,汝亦無父母兄弟掣肘,得行己
    志。可勿受錙銖聘金,但與約,歲時許汝祭我墓,則吾無恨矣。
    (妾泣受教,納之者亦如約,又甚愛之。)
    (然妾恒鬱鬱憶舊恩,夜必夢故夫同枕席,睡中或妮妮囈語。)
    (夫覺之,密延術士鎮以符箓,夢語止而病漸作,馴至綿惙。)
狐 女:(臨歿,以額叩枕曰)故人情重,實不能忘,君所深知,妾亦不諱。昨夜又見夢
    曰:『久被驅遣,今得再來,汝病如是,何不同歸?』已諾之矣。能邀格外之惠
    ,還妾屍於彼墓,當生生世世,結草銜環。不情之請,惟君圖之。
    (語訖奄然。)
狐 女:(夫亦豪士,慨然曰)魂已往矣,留此遺蛻何為?楊越公能合樂昌之鏡,吾不能
    合之泉下乎!
    (竟如所請。)
    (此雍正甲寅乙卯間事。)
    (余時年十一二,聞人述之,而忘其姓名。)
余 謂:再嫁,負故夫也;嫁而有二心,負後夫也。此婦進退無據焉。
先 生:(何子山先生亦曰)憶而死,何如殉而死乎?
余 謂:(何勵庵先生則曰)《春秋》責備賢者,未可以士大夫之義,律兒女子,哀其遇
    可也,憫其志可也。
    (屠者許方,嘗擔酒二罌夜行,倦息大樹下。)
    (月明如晝,遠聞嗚嗚聲,一鬼自叢墓中出,形狀可怖。)
    (乃避入樹後,持擔以自衛。)
    (鬼至罌前,躍舞大喜,遽開飲。)
    (盡一罌,尚欲開其第二罌,緘甫半啟,已頹然倒矣。)
    (許恨甚,且視之似無他技,突舉擔擊之,如中虛空,因連與痛擊,漸縱馳委地
    (,化濃煙一聚。)
    (恐其變幻,更捶百餘,其煙平鋪地面,漸散漸開,痕如淡墨,如輕穀,漸愈散
    (愈薄,以至於無。)
    (蓋已澌滅矣。)
余 謂:鬼,人之餘氣也。氣以漸而消,故《左傳》稱新鬼大,故鬼小。世有見鬼者,而
    不聞見羲軒以上鬼,消已盡也。酒散氣者也,故醫家行血發汗、開鬱驅寒之藥,
    皆治以酒。此鬼以僅存之氣,而散以滿罌之酒,盛陽鼓蕩,蒸鑠微陰,其消盡也
    固宜。是澌滅於醉,非澌滅於棰也。
余 謂:(聞是事時,有戒酒者曰)鬼善幻,以酒之故,至臥而受捶;鬼本人所畏,以酒
    之故,反為人所困,沉湎者念哉。
先 生:(有耽酒者曰)鬼雖無形而有知,猶未免乎喜怒哀樂之心,今冥然醉臥,消歸烏
    有,反其真矣。
    (酒中之趣,莫深於是。)
    (佛氏以涅瘤為極樂,營營者惡乎知之。)
    (《莊子》所謂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歟。)
    (獻縣田家,牛產麟,駭而擊殺。)
先 生:(知縣劉徵廉收葬之,刊碑曰)見麟郊。
    (劉固良吏,此舉何陋也。)
    (麟本仁獸,實非牛種。)
    (犢之麟而角,雷雨時蛟龍所感耳。)
    (董文恪公未第時,館於空宅,云常見怪異。)
    (公不信,夜篝燈以待。)
    (三更後,陰風颯然,庭戶自啟,有似人非人數輩,雜癆擁入。)
先 生:(見公大駭曰)此屋有鬼!
    (皆狼狽奔出。)
先 生:(公持梃逐之,又相呼曰)鬼追至,可急走。
    (爭逾牆去。)
先 生:(公恒言及,自笑曰)不識何以呼我為鬼?
先 生:(故城賈漢恒,時從公受經,因舉《太平廣記》載野叉欲啖哥舒翰妾屍,翰方眠
    (側,野叉相語曰)貴人在此,奈何?
余 謂:(翰自念)呼我為貴人,擊之當無害。
    (遂起擊之,野叉逃散。)
    (鬼貴音近,或鬼呼先生為貴人,先生聽未審也?公笑)
姚安公:其然。
姚安公:(庚午秋,買得《埤雅》一部,中折疊綠箋一片,上有詩曰)愁煙低冪朱扉雙,
    酸風微戛玉女窗。青磷隱隱出古壁,土花蝕斷黃金癇。草根露下陰蟲急,夜深悄
    映芙蓉立。濕螢一點過空塘,幽光照見殘紅泣。
余 謂:(末題)靚雲仙子降壇詩,張凝敬錄。
    (蓋扶乩者所書。)
    (余謂此鬼詩,非仙子詩也。)
    (滄州張鉉耳先生,夢中作一絕句曰)
先 生:江上秋潮拍岸生,孤舟夜泊近三更。朱樓十二垂楊遍,何處吹簫伴月明。
余 謂:(自跋云)夢如非想,如何成詩;夢如是想,平生未到江南,何以落想至此?莫
    明其故,姑錄存之。桐城姚別峰,初不相識,新自江南來,晤於李銳巔家,所刻
    近作,乃有此詩。問其年月,則在余夢後歲餘。開篋出舊稿示之,共相駭異。世
    間真有不可解事!宋儒事事言理,此理從何處推求耶?
    (又海陽李漱六,名承芳,余丁卯同年也。)
    (余聽事掛淵明採菊圖,是藍田叔畫。)
董曲江:一何神似李漱六?
    (余審視信然。)
董曲江:(後漱六公車入都,乞此畫去)平生所作小照,都不及此。
    (此事亦不可解。)
    (景城西偏,有數荒塚,將平矣。)
董曲江:(小時過之,老僕施祥指曰)是即周某子孫,以一善延三世者也。蓋前明崇禎末
    ,河南山東大旱蝗,草根木皮皆盡,乃以人為糧。官吏弗能禁,婦女幼孩,反接
    鬻於市,謂之菜人。屠者買去,如刲羊豕。周氏之祖,自東昌商販歸,至肆午餐
    ,屠者曰:『肉盡,請少待。』俄見曳二女子入廚下,呼曰:『客待久,可先取
    一蹄來。』急出止之,聞長號一聲,則一女已生斷右臂,宛轉地上;一女戰慄無
    人色。見周,並哀呼,一求速死,一求救。周惻然心動,並出資贖之。一無生理
    ,急刺其心死;一攜歸,因無子,納為妾,竟生一男,右臂有紅絲,自腋下繞肩
    胛,宛然斷臂女也。後傳三世乃絕。皆言周本無子,此三世乃一善所延云。
    (青縣農家少婦,性輕佻,隨其夫操作,形影不離。)
    (互相對嬉笑,不避忌人,或夏夜並宿瓜圃中。)
    (皆薄其冶蕩。)
    (然對他人,則面如寒鐵。)
    (或私挑之,必峻拒。)
    (後遇劫盜,身受七刃,猶詬詈,卒不污而死。)
    (又皆驚其貞烈,老儒劉君琢曰)
余 謂:此所謂質美而未學也,惟篤於夫婦,故矢死不二;惟不知禮法,故情慾之感,介
    於儀容,燕昵之私,形於動靜。
先 生:(辛彤甫先生)程子有言,凡避嫌者,皆中不足。此婦中無他腸,故坦然逕行不
    自疑。此其所以能守死也。彼好立崖岸者,吾見之矣。
先姚安:劉君正論,辛君有激之言也。
先姚安:(後其夫夜守豆田,獨宿團焦中,忽見婦來,燕婉如平日)冥官以我貞烈,判來
    生中乙榜,官縣令,我念君不欲往,乞辭官祿為遊魂,長得隨君,冥官哀我,許
    之矣。
    (夫為感泣,誓不他偶。)
    (自是晝隱夜來,幾二十載。)
    (兒童或亦窺見之。)
    (此康熙末年事,姚安公能舉其姓名居址,今忘矣。)
    (獻縣老儒韓生,性剛正,動必遵禮,一鄉推祭酒。)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