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斬叛夷奴酋濫爵 急備禦群賢伐謀)
    (千古君臣義,顛危不可棄。)
    (熱血須叫灑一腔,屍沉馬革夫誰避。)
    (薪何嫌,預謀徙,敝誓令,立為起。)
    (此身許國家何知,一笑九泉無所悸。)
    (忠不祈,君王鑒,事何煩,史臣記。)
    (男兒自了男兒志,無愧此心而已矣。)
    (從來五倫,第一是君臣。)
    (這君臣不消說到為官受祿上,凡是在王之土,食土之毛的,也便戴他為君,我
    (就是他的臣了。)
    (況是高爵重祿,樂人之樂者,豈可不憂人之憂;食人之祿者,豈可不忠人之事
    (。)
    (但世亂才識忠臣,那忠臣又有幾等不易識;有一等是他一心為國,識力又高,
    (眾人見是承平,他卻獨知有隱禍,任人笑他為癡為狂,他卻開人不敢開之口,
    (發人不能發之機,這乃先事之忠。)
    (有一等獨力持危,膽智又大,眾人都生推托,他卻獨自為挽回,任人笑他為愚
    (為憨,他卻做人不敢做之事,救人不能救之危,這乃是後事之忠。)
    (這還是忠之有益的。)
    (一等當時勢之難為,與其苟且偷生,把一個降留臭名在千年,付一個逃留殘喘
    (於旦夕,不如轟轟烈烈,與官守為存亡,或是刎頭係頸,身死疆場;或是冒矢
    (衝鋒,骨碎戰陣。)
    (這雖此身無濟於國家,卻也此心可質之天日。)
    (還有一等,以忠遭疑,以忠得忌,鐵錚錚一副肝腸,任是流離顛沛,不肯改移
    (;熱騰騰一點心情,任是飲刃斷頭,不忘君父,寸心不白,功喪垂成,一時幾
    (昧是非,事後終彰他忠藎,這又是忠之變,忠之奇。)
    (這乾忠臣,歷代都有,就是我朝,也不乏人。)
    (更經神廟三朝,鼓舞作興,更覺忠臣輩出,也只是逆酋奴兒哈赤倡亂之時。)
    (這奴酋原是殘金子孫,世居遼東塞外建州地方,背枕長白山,西臨鴨綠江,人
    (生來都狡猾強悍,國初歸降,曾封他酋長做都督,其餘部下,各授指揮千百戶
    (等官。)
    (他遠祖姓佟,也世襲指揮職銜。)
    (後來成化間都督董山作亂,萬曆間都督王杲作亂,都發兵剿殺。)
    (剿王杲時,他祖爺名喚叫場父塔失,也都效順,為官兵向守,死於兵火。)
    
    
2**時間: 地點:
    (此時哈赤同兄弟速兒哈赤都年紀小,不能管領部下,遼東總兵李成梁憐他祖父
    (死於王事,都收他在家,充作家丁,撫綏他也有恩。)
    (這奴酋卻也乖覺,就習得中國的語言,知得中國的虛實,博覽書史,精於韜鈐
    (,武略過人,弓馬純熟,後來也得李總兵力,襲了個建州指揮。)
    (有了官銜,便可駕馭得人,他便將舊時部下溫語招撫,不服的便發兵征討,海
    (西一帶,漸已畏服他。)
    (到萬曆十七年,木札河夷人克五十,他來柴河堡地方擄掠牛馬,殺壞軍民,守
    (堡指揮劉斧督兵追捕,不防他躲在溝中,跳將出來,一箭把一個劉指揮射死,
    (驚散追兵。)
    (後來合夷漢兵去討他,克五十猛勇,官兵不敢進,虧得奴酋父子兵來,見了笑
    (道)
奴 酋:這幾個毛韃,尚不敢敵他,待我來!
    (止住眾兵,躍馬出戰,不一刻斬了克五十,並他部下獻功。)
    (斬叛著微勞,饑鷹暫就縧。)
    (西風若相借,肯憚九天高。)
    (總鎮奏了他的功績,朝議加他做都督。)
    
    
3**時間: 地點:
    (此時遼東邊上韃子,止得王檯子孫南關猛骨孛羅、北關金台吉是都督,他如今
    (與兩關一般,官職已是大了,又許他鈐束毛憐建州各衛,他得倚勢欺壓各部。
    ()
    (且又因斬克五十時,窺見官兵脆弱,更有輕中國心,據山做個老寨,這山四面
    (陡絕,人不可攻。)
    (老寨皆是峻嶺高山,左首立一董古寨,右首立個新河寨,面前排列著閻王、牛
    (毛、甘孤裡、古墳、板橋、柳木等六寨,將本地出貂鼠皮、人參,交易中國外
    (夷金銀糧米,好生富饒,所以兵精糧足。)
    (近著他的部夷,如張海、兀喇,都已遭他吞並;便遠些的,他寨中出有蜂蜜,
    (他收來和面,做成乾糧,先期與這八個兒子屏退從人計議,各領一支人馬,或
    (做先鋒,或做後隊,或做正兵,或做奇兵,恰似風飛雷發,人不及知,早已為
    (他殺害。)
    (只是他雖殘殺部屬,還未渡大江。)
    (到萬曆二十九年,他乘南北兩關相爭,他竟助北關擄了南關都督猛骨孛羅,已
    (直臨開原邊地了。)
    (後來又將孛羅殺死,只存得兩個兒子,朝廷宣諭,責他擅殺,他不得已,還他
    (次子革庫管理南關,把他長子吾兒忽答招做女婿,留在自己寨裡。)
    (蓋因他地方山險,不能屯種,南關地方膏腴,有以耕植,故此要做撫養吾兒忽
    (答為名,占他地土。)
    (延至三十八年,他竟著兒子莽骨大修築南關寨柵,擅入靖安堡,結連西虜宰賽
    (暖兔,窺伺開原、遼陽。)
    (恰值熊廷弼巡按遼東,知他奸狡強橫,異日必為邊患,上本要撫北關,作我開
    (原屏蔽,收撫宰賽暖兔,離他羽翼。)
    (四十年,他兄弟速兒哈赤是個忠順人,屢次勸他不要背叛中國,自取夷滅。)
    (哈赤惱了,一日請他寨中吃酒,叫心腹韃子哈都將他腦後一錘打死。)
    (那邊奴酋兒子洪太、貴永哥,將他寨圍住,金帛子女,一齊抄擄,把他部下韃
    (子都收入部下。)
    (長子洪巴兔兒也屢屢勸他盡忠,不要侵犯中國,奴酋也把來囚在寨中。)
    (四十一年,他又去謀害女婿魚皮韃長酋長卜台吉,台吉道勢孤,抗他不得,領
    (了部下逃到北關都督金台吉部下。)
    (不知這奴酋正有意要圖北關,就借此為名,起兵與北關仇殺。)
    
    
4**時間: 地點:
    (一日著兒子分路領兵擄掠北關地面,將他寨柵焚毀了一十九座。)
奴 酋:(總督是薛尚書之子)前日不救南關,使猛骨孛羅遭建酋殺害,已為失策。今日
    若不救北關,使被他吞並,一來失開原屏蔽,二來失北關平日向化之心,三來長
    奴酋跋扈之氣。
    (建議增兵四千,在開原各堡屯紮,以援北關,制奴酋。)
    (又翟御史鳳羽巡按遼東,他熟觀事勢)
奴 酋:目前之局,要急救北關,以完開原。
    (上本請添兵駐紮清河、撫順,與奴酋巢穴相近,以牽他肘腋,使他不敢妄動。
    ()
奴 酋:(開原參議薛國用又道)兩關地極沃饒,建州多山,不大可耕種。不若令奴酋退
    還原占南關所轄三岔、撫安、柴河、靖安、白家衝、鬆子六堡,則奴酋雖然強大
    ,不得不向清河、撫順求糴。這便我有以制奴死命,奴酋緣何敢妄想開原。
    (這時撫臣還怕失哈赤心,不欲,是薛參議抗議,說撫安是鐵嶺要害,斷不可失
    (。)
    (就因翟御史巡按清河,立了界碑。)
    (又撫按會議,把撫順守備改做游擊,與清河游擊各統兵一千,若奴酋出兵攻打
    (北關,便會同遼陽,出兵直搗他巢穴。)
    (這雖不錙銖為北關,卻是保全北關良法。)
    (中朝佈置已定,果然這奴酋要窺伺開原,卻當不得北關屏蔽在邊,要跳過他入
    (犯,怕是首尾夾攻;欲待先除北關,又怕北關一時未下,清撫兵已入他穴中,
    (這便首尾失據,只得詐為恭順。)
    (有他部下夷人朵爾入邊搶掠,他都斬首來獻,要怠緩我中國防他的心。)
    (他的心腸何嘗一日忘了中國,忘了北關,只是要相時而動。)
    (正是:
    (  網張鷙鳥姑垂翅,檻密豺狼且斂威。)
    (以夷攻夷,古亦嘗用之。)
    (顧唐用回紇攻安史,究亦受回紇之禍;遼以阿骨打攻阿速,究起阿骨打之戎心
    (。)
    (且為我用,固有石司之效忠,不為我,又有水藺之隱禍。)
    (而廣寧之倚西虜,竟亦為充饑之畫餅,則亦非長策也。)
    (謀國恃於人,而毋恃人。)
    (徙薪之謀,蓋亦多人,而究有爛額之慘,則不能無恨於守土者也。)
    
    (第二回 哈赤計襲撫順 承胤師覆清河)
    (上策伐謀,中設險,垂關百二。)
    (憑高望,烽連堠接,豈雲難恃?怪在帷中疏遠略,軍囂帥債先披靡。)
    (等閒間,送卻舊江山,無堅壘。)
    (嗟紅粉,隨胡騎,金繒,歸胡地。)
    (剩征夫殘血,沙場猶漬。)
    (淚落源閨飛怨雨,魂迷遠道空成崇。)
    (想當年方召亦何如,無人似。)
    (《滿江紅》)
    (想國家為邊隅計,極其周詳,即如遼東,河東以鴨綠江為險,清河、撫順為要
    (害,設城宿兵,聯以各堡,烽火相接。)
    (又於遼陽之北,建立開原、鐵嶺、沈陽三鎮,遼陽之東,建立寬奠一鎮,濱海
    (有金復海蓋四衛,輔車相依,臂指相應,豈曰無險?又每堡有兵,領以守備,
    (其餘要害處,宿以重兵,領以參游,監以守道巡道,總鎮處控制以巡撫總兵,
    (難道無人?只是承平日久,各堡額兵,半為將領隱占,便有幾個,也不曉得什
    (麼是戰,什麼是守,身邊器械,無非)
    (是些鈍戟鏽刀,見幾個賊人來,掩一掩堡門,放一把火,豎一桿號旗,便了故
    (事。)
    (這原是不堪戰的,卻亦不堪守。)
    (堪戰的不過是游兵標兵,卻內中也有隱占,原無足數,時常操練,也只應名。
    ()
    (就是幾個零星韃賊入境,也畢竟讓他去了,後邊放幾個炮,趕一趕了事,也不
    (曾經戰陣,也是沒帳黃子。)
    (所恃是有幾個留心邊務的文武,不顧情面,清隱占,使兵無虛冒,汰老弱,使
    (兵多精悍。)
    (又時時比驗他武藝,看驗他器械,鼓他的意氣,又不去科斂,極其撫綏,結之
    (以恩,然後有罪必刑,加之以威。)
    (如此地利,得人和可守。)
    (無奈武官常受制文官,只顧得剝軍奉承撫按司道,這些撫按養尊,不肯做操切
    (的事,邊道一年作一考,只顧得望升,得日過日,哪個實心任事。)
    (此所以一有變故,便到不可收拾。)
    (當日遼東這幾個留心地方的撫按去了,見任的巡撫是李維翰,總兵是張承胤,
    (見歇了年餘,不見動靜,也便不在心上。)
    (這時是萬曆四十六年四月,例該撫賞,不料哈赤設下計策,十五日先著些部下
    (夷人來領賞,自己帶了些人馬,悄悄隨在後邊。)
    
    
5**時間: 地點:
    (這日守撫順游擊姓李,名永芳,他循著舊例,帶了些從人出城撫賞。)
    (方才坐得定,只聽得一聲喊起,趕上幾個韃子,早把李游擊按翻捆了。)
    (紛紛金繒委羶裘,自擬和戎有勝籌。)
    (蜂蠆一朝興暗裡,也應未免檻車愁。)
    (他身邊幾個內丁,急待救時,又轉過幾個韃子,拔刀亂砍,盡皆驚散。)
    (城中聽得,也便鼎沸,卻沒了個主將,沒人做主,慌慌的也沒個創議閉門守備
    (。)
    (只見城門外塵頭蔽天,早已一彪人馬殺至,直奔游擊公署,四門分人把守,不
    (許百姓出入。)
    (卻是哈赤,就在城中坐堂。)
    (各韃子推過李永芳,李永芳此時已慌做一團,喜得哈赤身邊站著一個官,姓佟
    (,名養性,原是哈赤宗族,向來在遼陽總鎮標下做一個把總,與哈赤打探消息
    (的,後來張都院知道,要處他,他便逃入酋奴寨裡,做個軍師,向前道)
哈 赤:李將軍,如今時節,輕武重文,做武官的,擔了一個剝軍的罪名,擢來只夠得總
    鎮守巡節禮生辰,還有討薦謝薦,哪裡得養請妻子,若少不足,便生情凌辱,好
    不受他氣。況且你失了地方,料回南朝不得,不若背了,同享富貴。
哈 赤:你若肯投降,俺畢竟重用。
李永芳:(李永芳在下想一想道)日來軍政廢弛,便是失機,也不就殺。只是宦囊已被奴
    酋劫去,沒得夤緣,畢竟不得出監門。不若投降,且得一時快活。
哈 赤:(便高聲道)若蒙不殺,情願投降。
    (哈赤大喜,便吩咐道)
哈 赤:李將軍家小,不許殺害,他衙中行囊,不許劫掠!
    (只是李永芳妻趙氏聞得永芳被捉,韃兵入城,早已自盡。)
    (哈赤知道,道)
哈 赤:不要惱,我賠你一個夫人罷。
    (就把一個女兒配與李永芳,便差他同佟養性在城中,將婦女不論有無姿色,並
    (丁壯、百姓的金帛牛羊馬匹,庫藏中錢糧軍火器械,一齊收拾上車,陸續差人
    (押解到老寨交卸。)
    (這廂墩台上烽煙齊舉,塘報的飛報入遼陽城來。)
    (張總兵聽了,驚得魂不附體,忙來見李巡撫。)
    (傳鼓進去半晌,李巡撫開門出來相見,已是面無人色,半日做得一聲道)
杜總兵:塘報是失了城池,拿了將官,料是遮掩不得一個失機罪名。唯有急發兵追趕,或
    是殺得他些首級,奪得些擄去的男女牛羊馬匹,還可贖罪。
杜總兵:(張總兵)只恐我這邊兵去,奴酋已去遠了。
哈 赤:(李巡撫道)沒有個做地方官,聽韃子自來自去的,一定要趕!趕不著,早請添
    兵添餉去剿他。事不宜遲,可即便發兵!
    (也不顧這些兵是戰得的戰不得的。)
    (張總兵唯唯而退,忙傳令吩咐標下,整備乾糧器械。)
    (李撫又牌取正兵營副總兵頗廷相、奇兵營游擊梁汝貴,各帶本部人馬,會同張
    (總兵部下,共有三萬餘人,即日出征。)
    (上下慌得緊,出兵爭得緊,也不管人是老的弱的、正身替身,器械是有的沒的
    (、利的鈍的,放上三個大炮,慌慌出城。)
    (梁游擊做了先鋒,頗總兵做了合後,張總兵自統中軍。)
    (部下的這些總哨官兵,都許神願,不要撞遇韃子,得他先去,應一個趕的名罷
    (;或是天可憐,收拾得他幾個剩下不要的老丑婦人,跟走不上的老弱百姓,散
    (失的騾馬牛羊;或是僥倖,再得幾個貪擄掠落後失了隊的零星韃子,拿來殺了
    (,還可做功。)
    (馬不停蹄行了兩日,人心漸懶,步位漸亂。)
    (二十日將到撫順,奴酋已自將城中所有都搬得罄盡,又將部下人馬將養了兩日
    (,丟了一個空城前去。)
    (哨馬見了,忙來回報。)
    (軍士們聽得韃子去了,都生歡喜,只是張總兵)
杜總兵:來了兩日,城又失了,死韃子不曾得一個,砍他頭報功,怎生回去!
杜總兵:(恰好李巡撫又差紅旗官催促)將領有退縮不行追趕的,便斬首號令!
    (張總兵聽了,傳令叫再趕。)
    (軍士走了兩日,正待歇下,不期總兵督促,只得前行。)
    (又是一日,哨馬報遠遠傍山有紅白標子數十桿,韃兵萬數屯住。)
    (張總兵傳令,叫各軍準備火器,前往廝殺。)
    (這些軍士只說照舊例趕一趕兒,那個有甚廝殺肚腸,聽了好生吃驚。)
    (卻又塵頭亂起,哨馬來道)
杜總兵:韃兵回標來了!
    (張總兵吩咐管火器官快放火器,眾人果然看著塵,乒乒乓乓,把那鳥嘴佛郎狼
    (機襄陽炮亂放一陣煙,打個不歇手。)
    (可煞作怪,打時韃兵兜住馬不來,都打個空,一放完,正待裝放火藥鉛彈時,
    (他人馬風雨似來了。)
    (梁游擊見了,便率兵首先砍殺,撲做一處,張總兵與頗總兵也率兵努力夾攻。
    ()
    (爭奈他逸我勞,我兵無必死之心,他卻是慣戰之士,正在酣戰之時,忽然添出
    (兩支生力韃兵,從旁殺來,一裹把官兵圍在垓心,箭似雨點般射來。)
    (總兵部下領兵指揮白雲龍,他原領著本部兵,在後慢慢看風色,前邊勝便乘勢
    (趕殺,不勝可以退避。)
    (這番韃兵裹來,引兵一縮,早已縮出圍外。)
    (千總陳大道,見虜兵勢來得勇猛,怕遲些難以脫身,趁圍未合,也只一溜,兩
    (個不顧總兵,一道煙先自走了。)
    (這邊張總兵見兵馬逃的逃,死的死,料道不支,叫道)
杜總兵:且殺出去!
    (梁游擊便衝了鋒,兩個總兵做了後繼,家丁簇擁,好不拼命相殺。)
    (爭奈這些韃子,憑著馬,只顧亂擁將來,就是砍得他一兩個人倒,一兩匹馬倒
    (,他後邊隨即擁上來,並不肯退,任著這三個將官、三萬兵奮勇衝殺,莫想肯
    (退一步,讓一條路兒。)
    (梁游擊殺得性起,大聲喊殺,身上中了五箭,全不在意,不料一箭復中咽喉,
    (翻落馬身死。)
    (頗總兵也帶重傷落馬,被馬踏做肉泥。)
    (張總兵為要突圍,苦苦衝殺,亦遭奴兵砍死。)
    (草染英雄血,塵埋壯士身。)
    (野人收斷戟,婺婦泣征人。)
    (其餘將士,逃的生,戰的死。)
    (只一陣,把三個大將、百十員偏裨、三萬兵士,並三萬人資糧器械、盔甲馬匹
    (,都喪於奴酋。)
    (附近居民,無不逃入開原、鐵嶺、沈陽等處。)
    (守堡將士,都惶惑不自保。)
    (總之,近來邊將都是處堂燕雀,平日守不成個守,所以容易為夷人掩襲;到戰
    (也不成個戰,自然至於覆敗。)
    (卒使狡虜得以逞志逞強,喜孜孜不唯得了撫順一城蓄積,還又得這一戰軍資,
    (回軍建州。)
    (喪師辱國,有不可勝言者。)
    (運籌無壯略,一戰竟輿屍。)
    (歎息民膏血,全為大盜資。)
    (奴酋計襲撫順,蓄謀已深,而以倉卒之師追之,適自敗耳。)
    (主謂紅旗催戰,為敗軍之媒,則守土者將,任其虛而來,飽而去乎?恐如楨之
    (坐視開鐵,亦不任受罪也。)
    (戰有戰氣,聊以免罪,氣先餒矣,何得不敗!)
    (第三回 拒招降張旆死事 議剿賊楊鎬出師)
    (迢迢烽火映三韓,野戍孤婺泣未乾。)
    (幕府阿誰揮羽扇,雄關空想塞泥丸。)
    (聲殘鼙將軍死,馬載紅妝逆虜歡。)
    (惆悵邊隅幾多恨,蕭蕭短髮舞風寒。)
    (嗟乎!國家有死事之臣,可為國家扶正氣,不知今日死一將,便已敗一陣,明
    (日死一官,便已失一城,卻已傷了國家元氣,壞了國家之事。)
    (至於用人,畢竟要揣量得這人勝得這事來,方才假他權柄。)
    (不然,勉強尋一個人出來,把這擔子與他,這人又不量承了去,一時也糊塗過
    (,只是如民生何,如國事何!)
    (遼東自張承胤敗死了,李撫就一面具本題知,一面行牌整飭全遼兵備,又發兵
    (協守要害地方。)
    
    
6**時間: 地點:
    (此時京師正陽門外,河水發紅如血,內外驚怨,接這邊報,兵部連忙具題,道
    (張承胤已死,急須另推總兵。)
    (原任總兵李如柏,他是遼東鐵嶺衛人,習知遼中情事。)
    (又父親李成梁,向做總兵鎮守遼東,兄李如鬆,曾做總兵,督兵在朝鮮平倭、
    (貴州平播,是個世將,用他鎮守遼東。)
    (李維翰失事,另用一個楊鎬,他曾為遼東巡撫,又曾在朝鮮做經略,如今仍升
    (經略。)
    (還又道山海關是個重地,起一個原任總兵榆林宿將杜鬆,使他屯兵山海關。)
    (屢次總兵建功朝鮮及播州的大刀劉挺,更有柴國柱等一干名將,都取來京師調
    (用。)
    (立一個賞格:斬奴酋的,與他千金,世襲指揮。)
    (加張承胤官,賜諡,賜祭立祠,賜名旌忠,以報死事,勵生者楊鎬、李如柏。
    ()
    (命下,即令就道。)
    (楊鎬更已於五月二十一日出了山海關。)
    (烽火遍宸京,樞臣事遠征。)
    (頻揮白羽扇,刻日犬戎平。)
    (至遼陽,只是四方徵調,一時未得到遼,全遼喪失士馬二三萬,一時招補不來
    (。)
    (奴酋細作佈滿遼東,他先趁著楊經略未出關時,分三支人馬,去攻撫安堡、三
    (岔堡、白家衝堡。)
    (這三個小堡,如何擋得他大隊人馬,盡被他占去了。)
    (到了七月,他探得經略雖來,兵馬還未集,他又親領了精兵萬數,竟從鴉鶻關
    (進來,攻打清河城。)
    (這城是個要害地方,原有參將鄒儲賢把守,楊經略因料是奴酋必攻,又調一個
    (援遼游擊張旆領兵協守,共兵六千有餘,百姓不下數萬。)
    (這兩個將官,也是留心守備的,一聽得奴兵入關,便就在城上擺列擂木炮石,
    (兩個分城死守。)
    (只見二十二日早晨:
    (  鼓角連天震,旌乾匝地橫。)
    (胡弓開月影,畫戟映霜明。)
    (二將登城一看,奴酋騎了一匹黃驃馬,打著面飛龍旗,兩個兒子莽骨大、巴卜
    (太,與兩個叛將佟養性、李永芳,護衛在兩旁,把鞭梢兒指揮夷兵圍城。)
    (那張游擊看了,面如火發,對鄒參將道)
毛游擊:這奴酋他自恃累勝,公然立馬城下,指點三軍,旁若無人。我不若乘他不意,率
    領精兵五百,直取奴酋,若殺奴酋,賊兵無主自散了;倘不能取奴,亦須斬他幾
    個首將,以死報國!
鄒參將:將軍雖是英勇,但張總兵以三萬人敗於奴手,今將軍欲以五百人出戰,何異羊投
    虎口!不若堅守城池,待救兵來至,那時奴酋或是分兵往敵,我就可內外夾攻,
    他若退去,我就可掩其歸師,這還是萬全之計。
毛游擊:(張游擊)城小救遲,倘不能保,與其坐以待斃,不若決一死戰耳。
鄒參將:終是守安戰危,還從守。
    (兩個遂分守城堡,矢石齊下,也打死了好些韃子。)
    (眾韃子便間頂門板,抵著矢石,下邊用鍬掘城。)
    (二將又將火器打去,自寅時攻守,到午時光景,城東北角漸漸坍頹,張游擊自
    (持大刀,親擋其處。)
    (卻見這乾韃兵,俱頂一個打死韃賊,逼向城來,守城的還只道是他將來抵箭的
    (,不料他向城邊一齊撇下,堆積竟與城平,一干勇猛韃兵,跳上屍骸,竟上城
    (來。)
    (張游擊聽得趕來,手起大刀,連劈十數個韃賊,只是韃兵抵死不退,守城的都
    (拋城顧家,眾寡不敵,竟遭韃兵殺害。)
    (知膽鬥疑大,忠心石共堅。)
    (猶思為厲鬼,為國靖烽煙。)
    (鄒參將在城上防守時,恰值李永芳在城下率領賊兵攻城,遠遠道)
李永芳:鄒將軍,不須苦戰,不如學我,同享榮華。
鄒參將:(鄒參將便指後罵道)叛賊!朝廷差你守城,不能守禦,反行降賊,今日恨不得
    斬你萬段,肯學你歹樣?
    (永芳憤怒,催兵攻城,早已東北城陷,城中火起。)
    (鄒參將便下城,率兵巷戰,不能抵格,鄒參將)
鄒參將:反為叛將所擒!
    (拔出佩刀,自刎而死。)
    (苦戰野雲愁,吞胡志未休。)
    (肯將忠義膝,輕屈向氈裘!)
    (城中軍士六千餘人,盡皆死戰不降。)
    (百姓萬餘人,強壯的都被他驅迫從軍,老弱的盡皆殺害,婦女有顏色的帶去,
    (老丑的也將來殺害。)
    (自三岔堡至孤山堡,堡牆盡皆拆坍,房屋盡皆燒燬。)
    (奴兵未至■陽、寬奠地方,人民聞風逃散,拋家棄業,哭女呼兒,又有一干奸
    (棍敗兵,乘勢搶掠,甚是可憐。)
    (比及參將賀世賢聞警,率領部下來援,早已去遠,只將他押後夷兵追擊,斬首
    (一百五十四級,中國失亡,卻也不可勝計了。)
    
    
7**時間: 地點:
    (此時朝廷要重楊經略的權,特賜他尚方劍,使他得便宜斬砍。)
    (楊經略便將來斬了先從張總兵陣逃,今又棄孤山不守的千總陳大道,移文催取
    (各鎮兵赴遼,酌量進剿,自己坐鎮遼陽,分總兵李如柏出守沈陽。)
    (適值哈赤領兵自撫順來,窺伺沈陽,遇著李總兵,被李總兵督兵砍殺,殺了他
    (前鋒七十餘人。)
    (奴酋見失利,便行退去。)
    (這廂援遼兵士,宣府、大同、山西三處,發兵一萬;延綏、寧夏、甘肅、固原
    (四處,發兵六千;浙江發兵四千;川廣、山陝、兩直,各發兵五七千不等;又
    (有永順、保靖、石各土司兵,河東西土兵,又並杜總兵、劉總兵各總兵部下家
    (丁義勇,通計十萬有餘,俱各出關,分屯遼陽等處。)
    
    
8**時間: 地點:
    (此時軍聲大振,但只是各兵出關眾多,糧草日費不資。)
    (聖上軫念邊防,發內帑銀共五十萬,戶部行文加派,並開納事例,多方措置,
    (尚恐不給,所以舉朝多恐師老財乏,都要議剿。)
    (就是楊經略,也見得徵調來的都是天下精兵,統領的又是宿將;北關金台吉已
    (剿奴一寨,願出兵助陣;朝鮮又命議政府右參贊姜弘立,統兵一萬從征,合夷
    (夏的全力,以平建州這一隅之地,豈非泰山壓卵!況且不早一決,使軍餉日糜
    (,也是坐斃之道。)
    (挨過隆冬,原有一個大舉討罪的意思。)
    (到了正月,兵部道天氣漸和,可以出征,請旨大頒賞格,鼓舞將士,楊經略也
    (會同李如柏、杜鬆、劉挺、馬林四個大將,議論出師。)
楊經略:(馬林道)王師當出萬全,宜並兵一路,鼓行而前,執取罪人,傾其巢穴。
楊經略:大軍既出,省鎮空虛,況師多則行緩,脫或奴以精銳直犯要害,或以偏師阻我餉
    道,皆非所宜。不若分兵,數路並進,奴酋兵力有限,自不能支。
    
    
9**時間: 地點:
    (此時劉總兵每次建功,他只盼一個輕兵搗虛,不喜議論,杜總兵卻道)
杜總兵:兵行須餉,師貴在和。目今糧餉尚未足,師俱烏合,心多不協,經台還須熟計。
楊經略:正是。目今糧餉日費,幸有聖上發帑,戶部措置,尚可支持,若再俄延,更有缺
    乏。至於將領不協,合兵則本部也恐諸君有不相下之意。若分兵,諸君可各行其
    意。況聖旨嚴督,內閣書催,兵部又馬上差官促戰,勢已不可已了,本部恐罹逗
    留之罪。
杜總兵:(李總兵)大家齊心,殺賊報國便了。
    (楊經略就與四人計議:
    (  杜總兵,率宣大山陝兵馬,從撫順關出邊,攻奴酋西面)
    (馬總兵,率真定保河山東兵馬,合北關夷兵,從靖安堡出邊,攻奴酋北面)
    (李總兵,率河東西京軍,從鴉鶻關出邊,攻奴酋南面)
    (劉總兵,率川湖浙福兵馬,合朝鮮義兵,從晾馬佃出邊,攻奴酋東面。)
    (各將俱欣然聽命,議定二十一日五路出師。)
    (各各吩咐部下,整備糧草,打點軍火器械,以備起行。)
    (楊經略又先差都司竇永澄前往北關,約會金台吉、白羊骨,在靖安堡與馬總兵
    (取齊;都司喬一琦前往朝鮮,約會高麗將姜弘立、金朝瑞,晾馬細與劉總兵取
    (齊。)
    (十一日,楊經略親至大教場誓師,但見:
    (  電閃旌旗,霜飛劍戟。)
    (錦袍堆繡,綺霞半落晴空;金甲舒光,旭日高明碧漢。)
    (春雷動轟轟戰鼓,晚煙迷滾滾征塵。)
    (銅肝鐵膽,同懷報國之心;大戟長槍,齊抱吞胡之氣。)
    (正是:
    (  旗分赤白青黃色,陳列東西南北人。)
    (神武直叫欺虎豹,鴻功擬欲畫麒麟。)
    (三聲炮進了教場,上了演武堂。)
    (先是四個大將相見,以後偏裨各官參謁。)
    (楊經略排列烏牛白馬,祭了天地,祭了旗,與四將歃了血,叫過頭目,宣示欽
    (頒賞格、軍政條例,吩咐將士,叫他逐一遵依。)
    (又拿過撫順臨陣逃回指揮白雲龍,將來斬了首級,傳示三軍)
楊經略:有犯必誅,有功必賞!
    (分差各同知通判犒賞四將軍士。)
    (當日四大將就辭了經略,次日各帶原撥官軍,各詣汛地,期於二十一日進兵。
    ()
    (經略又在遼陽城外餞別。)
    (四路兵馬,聲言二十萬,鎧仗精明,人馬雄壯,個個呵:
    (  擬喋閼支血,期梟可汗頭。)
    (凱歌報天子,談笑覓封侯。)
    (但不知此去竟能滅虜否。)
    (黎陽之潰以九節度,則分兵不為失策,可惜者相隔太遠,聲息不聞,師期先泄
    (,虜得為備耳。)
    (至謂天示敗兆而不知,此亦是腐談。)
    (四路出師,總會於奴酋老寨,則遠出寬奠,乃是自疲其師。)
    
    (第四回 牙旗折報杜鬆亡 五星斗兆劉挺死)
    (誼重覺身輕,橫戈事遠征。)
    (胡風隨馬迅,漢月傍戈明。)
    (碎首夫何惜,捐軀久自盟。)
    (縱叫埋馬革,意氣自猶生。)
    (凡行軍的,要知天時,識地利。)
    (不知若論天時,自古又道紂以甲子亡,武王以甲子興;李晟破朱,偏是熒惑守
    (歲,那可憑得他煽惑軍心。)
    (況是軍法當進不進曰逼留,豈可惑於災祥,自陷罪戾!故此大將以成敗聽氣數
    (,以生死聽天命,以一點忠肝義膽聽自心,見怪不怪自亂方寸。)
    (當日五路出師,第一路是杜總兵,他是以保定總兵王宣為先鋒,自統中軍為正
    (兵,總兵趙夢麟為奇兵,都司劉遇節做掠陣。)
    (二十一日出兵,則見大風陡作,把他牙旗吹作兩截。)
    (中軍把總王捷稟報,杜總兵)
杜總兵:揚沙折木,亦風之常,不必介意。
    (催趲前軍過了五嶺關,直抵渾河。)
杜總兵:(王捷稟報)乞差人彩砍木植,搭造浮橋。
杜總兵:(杜總兵親自到水口看了)水勢甚緩,我今正要輕兵深入,掩其不備,若搭橋,
    不免耽延時日,或至失期。我且先渡與你看。
    (自己裸了體,策馬竟渡渾河。)
    (這岸王趙兩總兵恐他孤軍有失,都督促軍士渡河而來。)
    (渡到一半,忽然探馬報有虜兵,杜總兵便不穿甲冑,率兵砍殺。)
    (自午至酉,殺散韃兵,早已傷死了一個趙總兵,折去部下千餘。)
    (杜總兵急差人隔河催取後兵策應,誰料劉都司見對岸杜總兵與奴兵殺得狠,驚
    (慌了,死命不肯渡河,杜總兵只得收兵,屯在一個土山上。)
    (吩咐中軍王捷,叫他領兵三千,紮在山坡上,定計)
楊經略:若賊兵來,你放起一個號炮,我乘馬而下,將火器衝殺下來,可以獲勝,不可違
    我節制。
    (只見杜總兵屯在山上一夜不見炮響,天明一看,奴兵螻蟻似把土山圍住。)
    (看山坡上,並沒一個人影兒,王捷已乘著黑夜,虜圍未合,率兵去了。)
    (再望渾河,或者有兵過來相救,還可裡外夾攻,誰知劉都司見岸上有韃兵,如
    (何敢渡,也自率兵回去。)
    (杜總兵見王捷已去,劉都司不肯來援,知是為妙)
杜總兵:二賊誤我!
    (忙在山上把火器打下,莫想打得開。)
    (自己與王總兵膊馬相挨,要殺出山,幾次衝突不動,兩人身上中了幾箭,奴兵
    (卻分番休息。)
    (挨至晚,杜總兵部下死亡過半,其餘又已饑疲,奴兵四面攢殺將來,可憐一個
    (關西老將,並這一個王總兵,都喪在奴兵之手。)
    (種種顛毛氣自雄,身經百戰奏奇功。)
    (誰知一具封侯骨,慘雨殘煙白草中。)
    (一時所帶軍火器械,並杜總兵的兵符印信、令箭令旗,都落在奴酋手中。)
    (卻又乘得勝之兵夾來,攻靖安堡這支官兵。)
    (這支是馬將軍,他是麻游擊岩做先鋒,自與監軍道潘僉事宗顏領中軍,竇都司
    (因候北關兵,在後面作後應。)
    (出了三岔堡,到二道關,忽遇賊兵,麻游擊便挺槍策馬,直衝賊鋒,潘監軍也
    (戎裝拔劍,與馬將軍督率將士苦戰。)
    (正在勝負未分,早又塵頭大起,一彪有馬韃軍從腋下橫衝過來,馬將軍忙令竇
    (都司迎敵。)
    (竇都司領的是後隊步軍,如何擋得韃馬亂踹過來,後軍漸亂,前軍便也動搖。
    ()
    (馬將軍只得與丁碧拼命殺開一條血路,潰出重圍。)
    (回頭不見了潘監軍,兩個又率內丁殺入找尋,只見一個跟潘監軍的小卒)
一 個:先見兵爺中了一箭,跌下馬來,後來亂軍一擁,竟不知怎麼了。
高監軍:(馬將軍道)他是個文官,中箭落馬,一定不免了。
    (兩個就也不尋,奪路殺回。)
    (喜得奴兵因劉總兵連破五寨,恐老寨有失,回兵救應,不來追趕,馬將軍得從
    (容收兵。)
    (計點監軍歿了一潘僉事,將軍歿了一個麻岩,一個竇永澄,部下軍士死傷了一
    (半,只得退回。)
    (路遇北關來助,他見馬將軍已自敗回,他亦自回本寨去了。)
    (這邊劉總兵,自與家丁劉招孫為先鋒,都司祖天定、浙兵把總周翼明為二隊,
    (都司喬一琦,督趲高麗兵在後。)
    (這劉招孫是劉總兵義子,也使大刀,累從征討,所向無前。)
    (向時劉總兵自南昌起兵援遼,歃血這日,取牛三隻,在教場親斬牛祭旗,手起
    (刀落,牛頭已斷,而皮稍連,總兵覺有不快之意。)
    (招孫跳出,連斬二牛,血不留刀,總兵大悅,是個萬人敵。)
    (至此兩個衝鋒。)
    (只是出師之日,金木水火土上星,聚於東井相鬥,人都道是不祥,不敢進言。
    ()
    (劉總兵也曉得,但持著一個必勝為主,也不介意。)
    (出邊二百餘里,一路搜剿,不可勝計。)
    (趲行已是數日,忽見一寨,劉總兵喝叫攻打。)
    (只見寨中跳出一個穿蟒衣韃子,持刀直砍劉總兵,劉總兵也舉大刀相迎,早被
    (劉招孫刺斜裡趕來,一刀砍做兩段。)
    (寨中有千餘韃賊,見賊首被殺,盡要逃生,被劉總兵兵馬擒斬一半。)
    (拿過生擒韃子問他,道是卜餘寨,是第一個要害,奴酋差兒子貴英把兔把守,
    (方才著蟒衣的正是他。)
    (劉總兵在寨中安息一夜,次早進兵,攻打柳木寨。)
    (守寨牛鹿巴兒兔,是南朝游擊官一般,知得前寨已失,料道不敵,只是閉門堅
    (守。)
    (劉總兵吩咐各兵都帶乾柴,環寨排列,放起火器,即時燒燬,寨中夷兵,焚殺
    (一空。)
    (二十九日攻板橋寨,寨中首將見前寨火起,正來策應,在路撞了劉總兵,被他
    (父子橫刀殺入,迎著人馬皆傷。)
    (各兵連勝,意氣又自鼓舞,奴兵如何抵敵,忙要逃回守寨時,南兵一擁隨進,
    (遮擋不住,會跑的也打馬跑去,其餘都被擒斬。)
    (三日破三寨,生擒夷賊八百餘名,斬首三千餘級,奪獲糧米器械牛馬不可勝計
    (。)
    (劉總兵著塘報先行報捷,其各功次,另行造冊類報。)
    (在寨將息一日,劉總兵)
劉總兵:兵貴神速,不可遲延。
    (一面催後兵接應,一面自領兵前往。)
    (又殺至古墳寨,夷兵聞風逃走的多,守寨的少,不一時也攻破了。)
    (初二日復攻甘孤裡寨,此時漸近奴酋老寨,奴兵漸多,都拼死守寨,攻打半日
    (,不能取勝。)
    (劉總兵惱了,叫取火將軍來,火器官連忙取至,向寨門點放,果然已被打開。
    ()
    (劉總兵、劉招孫兩匹馬兩桿刀,舞得雪花似亂飄,擋著的人馬皆亡,又破一寨
    (,共已五寨。)
    (點檢人馬,戰陣上死亡並重傷沿路行走不上存留守寨,軍士三停已去其一。)
劉總兵:(中軍黃越進稟道)官軍出寨五百科裡,去奴酋老寨不遠,勢順合兵進攻。且五
    寨所得資糧,足支旬日,不若暫停日餘,休息軍士,一面爪探別路進兵消息,一
    面催督後隊人馬,合勢進剿,以圖必勝。
劉總兵:(劉總兵點了點頭)我也原沒個專攻之意,只要乘軍士銳氣,攻他不備。喜得數
    日來連捷,獲有糧餉,正不妨少息軍士。倘有別路兵已到的,可以合力進剿。
    (就傳令紮營,將所得牛羊殺來犒賞將士,差夜不收爪探各路進兵消息,差紅旗
    (督取後隊步兵並朝鮮兵馬。)
    (安歇一宵,已是三月初四,只見夜不收領了一個旗牌官,帶有令箭)
一 個:杜爺二十二渡渾河,連勝韃兵,離此六十里安營。聞知爺已得勝在此,差小人送
    令箭來報,杜爺即刻移兵,與爺相會,商議合兵進剿。
    (劉總兵叫取令箭進去比對,果是杜爺兵令箭)
劉總兵:既杜寅丈已獲功,我兩下犄角殺賊,不怕大功不成!
    (便也差官迎請。)
    (早迤西一帶都打南軍旗號,向大寨緩緩而來。)
    (這些軍士知是杜總兵兵,都立在寨外觀望)
杜總兵:畢竟我劉爺、杜爺有本領,殺得到這裡。
    (不期將到寨門,南兵便相殺起來,這時兵士原已不做準備,有些拿得器械,要
    (殺時又怕誤傷了本部人馬,那來軍已擁入營門。)
    (劉總兵正輕裘緩帶,打點與杜總兵相見,聽得說「不知怎麼杜爺兵倒殺入營來
    (」,劉總兵忙叫)
劉總兵:中計!
    (急取披掛,右膊上已中一箭,披掛得殺時,砍得幾個,面上身上又中幾箭,血
    (流被體,早已身亡。)
    (百戰功名衛霍儔,笑談時見落矛頭。)
    (旗翻溟海鯨波息,劍指崆峒鬼魅愁。)
    (養士不羞家似罄,忠君直保國如甌。)
    (只今風雨邊城上,戰士銜恩泣未休。)
    (劉招孫見劉總兵已死,料到不能殺賊,一手掮了屍首,一手持刀斷後,寨後殺
    (出。)
    (可憐寨中將士,殺個措手不及,殺死無數,其餘傷刀著箭,往南逃生。)
    (忽遇一彪人馬,正是祖天定與周翼明兩個將官率領步兵策應。)
    (因是紅旗督催,不免趲行,也在疲憊,見了便紮營,與招孫計議行止。)
    (寨外早來了一陣敗卒,後面又是數萬得勝胡兵衝來,各將叫拔寨廝殺。)
    (川浙兵頗是驍健,終是步不勝騎,客不勝主,勞不勝逸,被他殺敗,祖週二將
    (陣亡。)
    (招孫為護屍首,竭力死戰,因是連戰辛苦,雖手斬數十人,亦為虜殺,並劉總
    (兵屍首不知下落。)
    (喬一琦聞得前軍接戰,忙督麗將前來助陣。)
    (不料麗兵最弱,又聽得劉總兵敗死)
劉總兵:劉爺當日平倭,極有本事!他都不敵,我們怎麼對得?
    (心先怯了。)
    (才對陣時,被他鐵騎分作三路,圍繞將來,都不能支,兩員將官都被生擒了,
    (喬一琦為敵軍所殺。)
    (三路兵馬,劉總兵全軍皆沒,杜總兵只走得劉遇節、王捷兩支,馬林兵馬留得
    (一半,只李如柏帶領賀世賢、李懷忠,已至清河。)
    (因是十八日京師占火星逆行,二十日京師陡起陰霾,狂風大作,黃塵蔽天,忽
    (發赤光,如血射人,長安坊樓吹折,傳旨慰勵東征將士,整飭邊防。)
    (楊經略又聞渾河敗報,恐奴酋乘虛深入,忙用令箭撤回,保守腹裡,得以倖存
    (。)
    (可憐三路精兵,兩員宿將,千餘員偏裨,都死於沙漠,軍資器械喪失幾數百萬
    (,全遼人心都不固,不知再得何等一班人,可以支持這危遼來。)
    (大勢已成瀾倒,屹然誰砥中流?)
    (是役也,杜勇而疏,劉孤軍深入,倘他有至者,犄角而進,縛奴獻闕,或亦可
    (必,而竟以無輔敗,真天亡也。)
    (若慮全遼空虛,宜盡挑精銳付劉杜,以大其勢,鼓行而前,馬林、李如柏以偏
    (將張虛聲,固疆宇亦可,何必苟四路大舉之名!)
    (第五回 作士氣芝岡斬將 死王事台失自焚)
    (塞北征人去不歸,江南思婦減腰圍。)
    (燈搖獨影嗟無主,泣掩孤兒痛苦饑。)
    (淚染寒衾連復斷,夢來清夜是還非。)
    (愁時怕向花陰立,為有雙雙蛺蝶飛。)
    (三路師敗,人都罪楊經略浪戰,不知師屯一日,日費鬥金。)
    (若說守,何須多兵;若是戰,豈可令師老財匱。)
    (但四路並進,須以漸,又須聲息相聞,犄角相傍,或為正,或為奇,一軍失策
    (,一軍可以相救。)
    (他這敗,是看得目中無奴,是個玩;又學王師討賊,明目張膽,先示師期,是
    (個迂。)
    (遂至舉天下軍資精銳,委之於奴。)
    (先是塘報入京師,上下震動,朝議以熊廷弼前去巡按遼東,預先奏有奴禍,又
    (有威望,升他大理寺寺丞,前往宣慰軍民;又著李如柏兄弟都督李如楨,代回
    (李如柏,遼東鎮守;賜敕朝鮮,褒恤,仍令他屯兵鴨綠江口,做寬奠、鎮江聲
    (勢;賜敕北關,連屯開原,使他不敢犯開、鐵。)
    
    
10**時間: 地點:
    (此時李如楨雖承命,且索餉,求頒賞格,又要議與經略總督抗禮,未就出關,
    (熊廷弼又一時未到。)
    (五月,奴酋領兵寇撫順,六月,領兵數萬,從靜安堡直搗開原。)
    (總兵馬林因聞西虜宰賽入寇慶雲堡,正領兵防守,不料奴兵已自直抵城下,急
    (急領兵,奴酋解圍城兵馬大戰。)
    (終是南兵累敗之後,心膽先怯,馬總兵要著人知會城中,裡外夾攻,又不能通
    (,砍撲兩三個時辰,馬總兵進退不得,戰死城下。)
    (奴兵乘勝駕雲梯附城,守城人一見奴兵上城,便已逃走,被他大開城門,放進
    (兵馬,將城中資蓄盡行擄掠,婦女恣意姦淫。)
    (在城中快活了幾日,就把城中牛馬車輛裝載回去。)
    (遼陽城中見前日張總兵追去失事,也不提個追,附近將官兵少,越發不敢來,
    (只有北關發兵兩千來救時,開原早已陷了。)
    (開原既陷,一帶沿江城堡,威遠、靖安、松山、柴河、撫安、三岔、白家衝、
    (會安堡、馬根單,東州堡、散羊峪、灑馬吉、一堵牆、鹽場、孤山、■陽、大
    (奠、長奠、新奠、永奠,都逃入遼陽、沈陽,雞犬皆空。)
    (朝廷聞報,知得邊情緊急,又超擢熊廷弼做經略,代楊經略,賜他尚方劍,聖
    (旨將帥不用命的許先斬後奏。)
    (初七辭朝,便飛馬來至山海關。)
    (各處征的兵,到不過兩千,都是老弱。)
    (熊經略只選得八百多人,便急急出關。)
    (奴酋又從三岔堡來攻鐵嶺,城中百姓已先將家小搬入遼陽、沈陽,只得萬餘男
    (子,鎮守游擊王文鼎部兵三千,援遼游擊史鳳鳴等部兵四千,各各乘城拒守,
    (自寅至巳。)
    (不料城中伏有奸細,先是草場中一把火,次後游擊公署又火起,軍民知有內應
    (,一齊逃生。)
    (游擊王文鼎便率領殘兵,奪門逃入沈陽,史鳳鳴等皆為所殺。)
    (熊經略聞鐵嶺失陷報,又有楊經略移文,道遼陽城中,李永芳、佟養性親屬眾
    (多,謀翻城為變,熊經略急赴海州考場,與楊經略交代。)
    (次日進鎮城,見沿途逃亡百姓,差旗牌執旗招諭,叫他復業。)
    (一進城,拿了個倡率官民搬運家眷的李知州,一應出城家眷,俱令撤回。)
    (初四日巡城,見川兵在城上搭篷駐守,道是示弱,吩咐俱於城外紮營。)
    (又下教場閱視軍馬,出私財犒賞,優禮副總兵賀世賢,以示賞功。)
    (初七日,請監軍陳御史、贊畫劉主事、監軍單副使,守巡閻參政、韓僉事,一
    (齊至院,隨即拿了向來逃將,一個是劉遇節,一個是王捷,一個是王文鼎,刀
    (斧手俱押過來。)
熊經略:軍法不嚴,所以人怕韃子殺,不怕王法殺。若使軍令行,戰還不死,逃畢竟死,
    自然死戰了。我想當日在撫順,隨張承胤不戰而逃,隨杜鬆又逃的,不是劉遇節
    麼?
眾 官:是。
熊經略:這該怎麼?
眾 官:該斬!
熊經略:臨陣背主先逃,致杜鬆呼恨切齒的,不是王捷麼?
眾 官:(眾官應一聲)是。
熊經略:這該怎麼?
眾 官:該斬!
熊經略:鐵嶺城陷,充甘逃生的,不是王文鼎麼?
眾 官:是。
熊經略:這該怎麼?
眾 官:(單副使道)文鼎到任一日,情似可矜。
熊經略:主將應與城同死,今鐵嶺既失,協守將皆死,他豈可獨生!
    (就叫拿出去斬首,一會便砍了,獻了頭,以罰罪。)
    (遂吩咐城外設立六個壇,一壇是劉、杜總兵,一壇是潘監軍,一壇是偏將,一
    (壇是文臣,一壇陣亡軍丁,一壇被殺百姓。)
    (親行祭奠,將三將頭遍獻,仍大哭,弔各人之死。)
    (北關來賀,就差通官萬里侯去,厚行賞賚,叫他協力同復開原。)
    (因軍士缺馬買馬,馬要料,差人買料。)
    (缺器械,招集工匠開造。)
    (沿邊墩台拆毀的,盡行補葺,撥夜逃亡的,盡行召補。)
    (把軍士有甲有馬的,配與李總兵、賀總兵,著他防守沈陽、虎皮驛一帶地方;
    (其餘衣甲器械不齊的,著柴國柱管領,暫行城守。)
    (又因李總兵賊陷開原,姦淫酗酒,不能邀其惰歸,截其捆載;賊陷鐵嶺,奴酋
    (與西虜奪金帛、子女相殺,不能乘機斬擊;又妄報西虜合營三萬,致驚遼民,
    (疏劾,另換了李懷信。)
    (又復請器械糧餉,取討將材兵馬,把一個遼東漸漸振作起來。)
眾 官:(北關早又來報道)奴酋要乘經略新任,事務未備,傾巢大舉,入寇遼沈。因恐
    先降朝鮮將士乘虛為變,盡行殺死。
    (通知防備。)
    (經略回文北關,叫他赤心報國,以圖犄角。)
    (自己復行挑選援兵,整備器械,上本奏討保請麻陽、永寧、酉陽、永順、石柱
    (各處士兵,奏請釋放緣事總兵麻承恩、劉孔胤,參將張名世,都司張神武、莊
    (安世,游擊周敦吉,前赴遼陽,以備戰守。)
    (不料奴酋虛聲入犯,哄我兵馬,不敢輕離,他卻陰圖北關,先差奸細混入北關
    (寨中,他自率精銳韃賊五萬,直抵金台失寨。)
    (金台失見奴酋勢大,堅守寨柵,將中國給與火器向寨外施放,也打死奴兵眾多
    (。)
    (怎奈奴眾勇猛,攀緣寨柵而入,所差奸細又自內殺出,不過半日,營寨早已攻
    (破。)
    (金台失力戰不支,為奴兵所殺,其子得力革,竟被奴擄去。)
    (白羊骨聞得奴酋來攻,也作準備,將強弓硬弩布向寨外,又加火器,只待奴兵
    (一至施放。)
    (誰知奴兵才至,才方合圍,白羊骨寨中已是火起,喊聲大作。)
    (白羊骨知事不好,恐被奴酋擄去,遭他凌辱,竟將身跳入火中,自焚而死,其
    (弟卜兒漢,為奴酋擒捉。)
    (可憐兩個忠順韃子,竟為奴酋所害。)
    (三韓久矣壯藩籬,忠順尤為世所知。)
    (一旦丹心隨燄滅,邊隅何勝齒寒悲。)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