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胡員外典當得仙畫 張院君焚畫產永兒)
    (詞曰:
    (    君起早時臣起早,來到朝門天未曉)
    (東京多少富豪家,不識曉星宜到老。)
    
    
2**時間: 地點:
    (話說大宋仁宗皇帝朝間,東京開封府汁州花錦也似城池,城中有三十六里御街
    (,二十八座城門;有三十六條花柳巷,七十二座管弦樓,若還有答閒田地,不
    (足栽花蹴氣球。)
    (那東京城內勢要官宦且不說起,上下有許多員外:有染坊王員外,珠子李員外
    (,泛海張員外,彩帛焦員外,說不盡許多員外。)
    (其中個一員外,家中巨富,真個是錢過壁鬥,米爛陳倉。)
    (家中開三個解庫:左邊這個解庫專當綾羅段匹;右邊這個解庫專當金銀珠翠;
    (中間這個解庫專當琴棋書畫,古玩之物。)
    (每個解庫內用一個掌事,三個主管。)
    (這個員外姓胡名浩,字大洪,止有院君媽媽張氏,嫡親兩口兒,別無兒女。)
    (正是眼睛有一對,兒女無一人。)
    
    
3**時間: 地點:
    (一日,員外與媽媽用坐在堂上,員外驀然思想起來,兩眼托地淚下。)
    (媽媽見了,起身向員外道)
媽 媽:員外!你家中吃的有,著的有,又不少什麼,家裡許多受用;將上不足,比下有
    餘。緣何恁般煩惱?
胡員外:我不為吃著受用,家私雖是有些,奈我和你無男無女,日後靠誰結果?以此思想
    不樂。
媽 媽:我與你年紀未老,終不然就養不出了?或是命裡招得遲也未見得。聞得如今城中
    寶箓官裡,北極佑聖真君甚是靈感。不若我與你揀個吉日良時,多將香燭紙馬拜
    告真君,求祈子嗣。不問是男是女,也作墳前拜掃之人。
胡員外:(便叫養娘侍妾)且去安排酒來,我與員外解悶則個。
    (夫妻二人吃了數杯,收拾了家火歇息了。)
    (又過數日,恰遇吉日良時,叫當直的買辦香紙,安排轎馬,伴當丫鬟跟隨了,
    (逕到上箓宮門首,歇下轎馬,走入宮裡來,到正殿上燒香,少不得各殿兩廊都
    (燒遍了。)
    (來到真武殿上,胡員外虔誠禱祝:生年月日,拜求一男半女,也作胡氏門中後
    (代。)
    (員外推金山,倒玉柱,叩齒磕頭,媽媽亦然,插燭也拜拜了。)
    (又況告化紙,出宮問家,小在話下。)
    
    
4**時間: 地點:
    (自此之後,每月逢初一、十五日便去燒香求子,已得一年光景。)
    (忽一日,時值五月間天氣,天道卻有些熱。)
    (只見中間這個解庫托地布簾起處,走將一個先生入來。)
    (怎生打扮:
    (  頭戴鐵道冠,魚尾模樣;身穿皂沿邊烈火緋袍。)
    (左手提著荊筐籃右手拿著鱉殼扇。)
    (行纏絞腳,多耳麻鞋。)
    (元來神仙有四等:
    (  走如風,立似鬆,臥如弓,聲似仲。)
    (只見那先生揭起布簾入來,看著主管。)
    (主管見他道貌非俗,急起身迎入解庫,與先生施禮畢,樊上分賓主坐了,忙喚
    (茶來。)
    (茶畢,主管)
主 管:我師有何見諭?
那先生:告主管,此間這個典庫,足專當琴棋書畫的麼?
主 管:然也!
先 生:貧道有一幅小畫,要當些銀兩,日後便來取贖。
主 管:我師可借來觀一觀,看值多少。
    (主管只道有人跟隨他來拿著畫,只見那先生去荊筐籃內,探手取出一幅畫來,
    (沒一尺闊,遞與主管。)
    (主管接在手裡,口中不說,心下思量)
主 管:莫不這先生作耍笑?跳起來這畫兒值得多少?
    (不免將畫兒叉將起來看時,長不長五尺;把眼一觀,用目一望,元來是一幅美
    (女圖。)
    (畫倒也畫得好,只是小了些,不值什麼錢。)
主 管:(主管回身問道)我師要解多少?
心下思:(只見這先生道)這畫非同小可,要解伍拾兩銀子。
主 管:告我師!只怕當不得這許多。若論這一幅小畫幾,值也不過值三五十貫錢,要當
    伍拾兩銀子,如何解得?
    (這先生定要當,主管再三不肯。)
    (兩個正較論之間,只聽得鞋履響,腳步鳴,中間布幕起處,員外走將出來)
員 外:主管,燒午香也未?
主 管:告員外,燒午香了!
員 外:(那先牛看著員外道)員外,稽首!
員 外:(員外答禮道)我師,請坐拜茶!
    (員外只道他是抄化的。)
主 管:此位師父有這幅小畫,要與伍拾兩銀子,小人不敢當,今我師定要當。
員 外:(員外把眼一覷)我師這畫雖好,小值許多,如何當得伍拾兩?
那先生:員外!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這幅畫兒雖小,卻有一件奇妙處。
員 外:有甚奇妙處?
先 生:此非說話處,請借一步方好細言。
    (員外與先生將著手逕進書院內,四顧無人,員外)
員 外:這畫果有何奇妙?
先 生:這畫於夜靜更深之時,不可教一人看見,將畫在密室掛起,燒一爐好香,點兩枝
    燭,咳嗽一聲,去棹子上彈三彈,禮請仙女下來吃茶。一陣風過處,這畫上仙女
    便下來。
    (那員外聽得,恩忖道)
員 外:恁地是仙畫了!
    (即同先生出來,交主管)
先 生:當與師父去罷。
主 管:日後不來贖時,卻不干小人事。
員 外:不要你管,只去簿子上注了一筆便了。
    (員外一面請先生吃齋,就將畫收在袖子裡,卻與先生同入後堂裡面坐定吃齋罷
    (,員外送先生出來,主管付伍拾兩銀子與他,先生辭別自去。)
    (不在話下。)
    (員外在家巴不得到晚,交當直的打掃書院,安排香爐、燭台、茶架、湯罐之類
    (,覺到晚也,與媽媽吃罷晚飯,只見員外思量個計策)
媽 媽:媽媽,你先去歇息,我有些帳目不曾算清,片時算了便來。
    (不覺樓頭鼓響,寺內鐘鳴,看看天色晚了。)
    (但見:
    (  十分餓然黑霧,九霄雲裡星移。)
    (八方商旅,回店解卸行裝;七星北千,現天關高垂半側。)
    (綠楊萌裡,纜扁舟在紅蓼灘頭;五運光中,竟趕牛羊入圈。)
    (四方明亮,耀千里乾坤;三市夜橫涼氣。)
    (兩兩夫妻歸寶帳,一輪皎潔照軍州。)
    (胡員外逕到書院,推開風窗,走進書院裡面,吩咐當直的)
胡員外:你們出去外面伺候。
    (間身把風窗門關上,點得燈明瞭,壁爐上場罐內湯沸沸地滾了。)
    (員外燒一爐香,點起兩枝燭來,取過畫叉,把畫掛起,真個是摘得落的嬌嬈美
    (人,員外咳嗽一聲,就棹子上彈三彈,只見就桌子邊微微地起一陣風。)
    (怎見得這風?)
    (善聚庭前草,能開水上萍;動簾深有意,滅燭太無情。)
    (入寺傳鐘響,高樓運鼓聲;惟聞千樹吼,不見半分形。)
    (風過處,貝見那畫上美人歷所地一跳,跳在棹子上;棹子上一跳,跳在地上。
    ()
    (這女子腳到丈五尺三寸身才,生得如花似玉,白的是皮肉,黑的是頭髮。)
    (怎見得有許多好處?)
    (添一指太長,減一指太短,施朱太赤,付粉太白。)
    (不施脂粉天然態,縱有丹青畫不成,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
    (只見那女於覷著員外,深深地道個萬福。)
    (那員外急忙還禮.去壁爐上湯罐內傾一盞茶遞與那女子,自又傾一盞茶陪奉著
    (。)
    (吃茶罷,盞托歸台,不曾道個什麼,那女於一陣風過處,依然又上畫上去了.
    (員外不勝之喜,即時自收了畫,叫當直的來收拾了,員外自回寢室歇息。)
    (不在話下。)
    
    
5**時間: 地點:
    (自此夜為始,每日至晚便去算帳。)
    
    
6**時間: 地點:
媽 媽:(卻說張院君思付道)員外自前到今,約有半月光景,每夜只說算帳,我不信有
    許多得算。
    (不免叫丫鬟將燈在前,媽媽在後,逕到書院邊,近風窗聽時,一似有婦人女子
    (聲音在內。)
    (媽媽輕輕地走到風窗邊,將小姆指頭蘸些口唾,去紙窗上輕輕地印一個眼兒,
    (偷眼一張,見一個女子與員外對坐了說話。)
    (這媽媽兩條忿氣從腳板底直灌到頂門上,心中一把無明火高了三千丈,按納不
    (下,舒著手,推開風窗門,打入書院裡來。)
    (員外吃了一驚,起身)
起 身:媽媽做甚麼?
媽 媽:(那媽媽氣做一團)做甚麼?老乞丐!老無知!做得好事!你這老沒廉恥,每夜
    只推算帳,到今半月有餘,卻在這裡為這等不仁不義的勾當!
    (正鬧裡,只見那女子一陣風過處,已自上畫去了。)
媽 媽:(那媽媽氣噴噴的喚)梅香!來與我尋將出來!交你不要慌!
    (員外口中不道,心下思量,自道)
員 外:你便把這書院顛倒翻將轉來,也沒尋處。
    (那媽媽尋不見這個女子,氣做一堆,猛抬頭起來,周圍一看,看見壁上掛著這
    (幅美女,媽媽用手一扯,扯將下來,便去燈上一燒,燒著,放在地上。)
    (員外見媽媽氣,又不敢來奪。)
    (那畫烘烘地燒著,紙灰在地上團團地轉,看看旋來媽媽腳邊來,媽媽怕燒了衣
    (服,退後兩步,只見那紙灰看著媽媽口裡只一湧,那媽媽大叫一聲,匹然倒地
    (。)
    (胡員外慌了手腳,交迎兒、梅香相幫扶起來,坐在地上。)
    (去湯罐內傾些湯,將媽媽灌醒,扶將起來,交椅上坐地,媽媽)
媽 媽:老無知做得好事!
員 外:(喚養娘)且扶我去臥房中將息。
    (媽媽睡到半夜光景,自覺身上有些不快。)
    
    
7**時間: 地點:
    (自此之後,只見媽媽眉低眼慢,乳脹腹高,身中有孕。)
    (胡討外甚是歡喜,卻有一件心中不樂:被媽媽燒了這畫,恐後那先生來取,怎
    (得這畫還他?不在話下。)
    (時光似箭,日月如梭。)
    (經一年光景,媽媽將及分娩,員外去家堂面前燒香許願,只聽得門首有人熱鬧
    (,當直的來報員外道)
員 外:前番當畫的先生在門前。
    (胡員外聽得說,吃了一個蹬心拳,只得出來迎接道)
只 得:我師,又得一年光景不會。不敢告訴,今日我房下正在坐草之際,有緣得我師到
    來。
員 外:(只見那先生呵呵大契道)媽媽今日有難,貧道有些藥在此。
    (就於荊筐籃內取出寸葫蘆兒來,傾出一丸紅藥,遞與員外,交將去用淨水吞下
    (,即時便分娩。)
    (員外收了藥,留先生齋了,先生自去,亦不提起贖畫之事。)
    (且不說先生,卻說員外將藥與媽媽吃了,無移時生下一個女兒來,員外甚是歡
    (喜。)
    (老娘婆收了,不免做三朝、滿月、百歲、一周,取個小名:因是紙灰湧起腹懷
    (有孕,囚此取名叫做永兒。)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不覺永兒長成七歲。)
    (員外請一個先生在家教永兒讀書,這永兒聰明智慧,教過的便會。)
    (易長易大,看看十歲。)
    (時遇八月十五日中秋夜,至晚來,胡員外打發各解庫掌事及主管回家賞中秋,
    (吩咐院子俱備牢拴門戶,仔細火燭。)
    (至晚好輪明月。)
    (但見:
    (  桂華離海嶠,雲葉散天街。)
    (彩霞照萬里如銀,玉兔映千山似水。)
    (一輪皎潔,能分宇宙澄清;四海團圓,解使乾坤明白。)
    (影搖曠野,驚獨宿之棲鴉;光射幽窗,照孤眠之怨女。)
    (冰輪碾破三千界,玉魄樹吞萬里秋。)
    (此夜一輪滿,清光何處無。)
    
    
8**時間: 地點:
    (卻說胡員外、媽媽、永兒三口兒,其餘嬭子侍婢伏事著,自在後花園中八角亭
    (子上賞中秋,飲酒賞月。)
    (只因這日起,有分交:胡員外弄做子衣不充身,食不充口;爭些個幾乎兒三中
    (兒餓死。)
    (正是:
    (  福元雙至從來有,禍不單行自古聞。)
    (畢竟變出甚禍事來?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胡永兒大雪買炊餅 聖姑姑傳授玄女法)
    (詩曰:
    (    近日廚中乏短供,嬰兒啼哭飯籮空)
    (母因低說向兒道,爹有新詩謁相公。)
    (當夜胡員外與張院君、永兒三口兒,正在後花園中八角亭子上賞中秋飲酒,只
    (見門公慌慌忙忙來報道)
胡員外:員外,禍事!
員 外:禍從何來?事在那裡?
胡員外:(門公道)外面中間這個解庫裡火起!
    (員外和媽媽、永兒吃那一驚不小,都立下亭子來看時,果然是好大火。)
    (怎見得這火大?詩曰:
    (    近日廚中乏短供,嬰兒啼哭飯籮空)
    (母因低說向兒道,爹有新詩謁相公。)
    (當夜胡員外與張院君、永兒三口兒,正在後花園中八角亭子上賞中秋飲酒,只
    (見門公慌慌忙忙來報道)
胡員外:員外,禍事!
員 外:氣禍從何來了事在那裡?
胡員外:(門公道)外面中間這個解庫裡火起!
    (員外和媽媽、永兒吃那一驚不小,都立下亭子來看時,果然是好大火。)
    (怎見得這火大?)
    (初如螢火,次若燈光。)
    (然後似千條臘燭燄難當,萬個生盆敵不住。)
    (驪山頂上,料應褒姒逞英雄;夏口三江,不弱周郎施妙計。)
    (煙煙燄燄卷昏天地,閃爍紅霞接火雲。)
    (一似丙丁掃盡千千里,烈火能燒萬萬家。)
    (這火正把房屋燒著,員外交媽媽與永兒)
員 外:且不要慌!便燒盡了,也窮我們下半世不得!
    (只見那火燄騰騰,刮刮匝匝只顧燒著,風又大得緊,地方許多人都救不滅,直
    (燒了一夜。)
    (三口兒只得在八角亭子上權歇。)
    (等天曉起來,叫人去扒火地盤,眾人去扒看,開了口合不得,睜了眼閉不得。
    ()
    (胡員外不想被這場天火燒得寸草皆無,前廳、後樓、過路、當房、側屋都燒淨
    (了。)
    (只指望金銀器皿、銅錫動用什物,雖然燒烊了也還在地下,交人扒看時,不料
    (都被天收了去。)
    (上半世有福受用,如今福退了,滿火地盤扒看,並沒尋處。)
    (就在亭子上住下,早晚飯食皆無,親鄰朋友姓送了幾食,又不免去借些柴米,
    (只好一遭兩次。)
    (一口三,三日九,半年週歲,口內吃的,身上穿的,件件皆無。)
    (將空地央人賣,又無人要。)
    (看看窮得籃縷,去求相識,在家裡只說不在;日常裡認得的,只做不看見。)
    (自古道:貧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
    (又道:百萬豪家一燄窮。)
    (那胡員外在亭子上一住,四下又無壁落,風雨雪下,怎地安身?不免搬去不廝
    (求院子裡住;就似於今孤老院一般。)
    (時逢仲冬,彤雲密布,朔風凜冽,紛紛洋洋下一天好大雪。)
    (怎見得這雪大?)
    (嚴冬天道,瑞雲交飛,江山萬嶺盡昏迷。)
    (桃梅鬥豔,瓊玉爭輝。)
    (江上群鴛翻覆,空中鷗鷺紛飛,長空六出滿天垂。)
    (野外鵝毛亂舞,簷前鉛粉齊堆;不是貧窮之輩,怎知寒冷之時,正是:盡道豐
    (年瑞,豐年瑞若何?長安有貧者,宜瑞不宜多!)
    (愛雪的是高樓公子,嫌雪的是陋樓貧民。)
    (在東京城裡這個才落薄的胡員外,夫妻二人並女兒叫做永兒,原是大財主,只
    (因天火燒得落難,蕩盡了家私,搬在不廝求院子裡住。)
    (正逢冬天雪下,三口兒廝守著地爐子坐地,日中兀自沒早飯得吃。)
    (媽媽將指頭向員外頭上指一指,胡員外抬起頭來看見)
胡員外:媽媽沒總事?
媽 媽:怎的沒甚事!大雪下,屋裡沒飯米:我共爾忍饑受餓便合當,也曾吃過來。
胡員外:(指著永兒道)他今年只得十五歲,曾見甚麼風光來?交我兒忍饑受餓!
胡員外:沒計奈何,交我怎生是好?
媽 媽:你是養家的人,外面卻才雪下,若一朝半日凍住了,急切出去不得,終不成我三
    口兒直等餓死?你趁如今出去,見一兩個相識,怕賺得三四伯文錢歸來,也過得
    幾日。
員 外:我出玄見兀誰是得?
媽 媽:你不出去,終不成找出去?
    (胡員外吃媽媽逼不過,起身)
起 身:且把腰繫緊些個。
起 身:(開了門出去,走得兩步,倒退了三步,口裡道)好冷!
    (劈面冷風似箭,侵人冷氣如刀,被西北風吹得倒退幾步,欲復回來,媽媽又把
    (門來關上了。)
    (沒計奈何,只得冒著風雪了走。)
    (走出不廝求院子來告人,不在話下。)
    
    
9**時間: 地點:
    (且說媽媽共女兒冷冷清清坐著,永兒)
永 兒:爹爹出去告人,未知如何?
永 兒:媽媽!雪又下得大,風又冷,爹爹去告誰的是?
媽 媽:我兒!家中又沒錢,不交爹爹出去,終不成我出去?我兒!你且去牀頭邊尋幾文
    銅錢,將去買幾個炊餅來做點心,待你的爹爹回來,卻又作道理。
    (與時永兒去牀頭尋得八文銅錢,娘道)
永 兒:我兒出巷去買幾個炊餅來,你且胡亂吃幾個充饑。
    (永兒將衣襟兜著頭,踏著雪走出不廝求院子來。)
    (到大街賣炊餅處,永兒便與賣飲餅的道個萬福)
永 兒:哥哥,買七文銅錢炊餅。
    (小二哥接了銅錢,看那女孩兒身上好生藍縷。)
    (永兒剩一文錢,把來系在衣帶上。)
    (小二哥把一片荷葉包了炊餅,遞與永兒.永兒接了,取舊路回來,已是未牌時
    (分,沿著屋簷正走之間,只見一個婆婆從屋簷下來,拄著一條竹棒,胳膊上掛
    (著一個籃兒。)
    (那婆婆腰駝背曲,眉分兩道雪,髻挽一窩絲。)
    (眼如秋水微渾,發似楚山雲淡。)
    (形如三月盡頭花,命似九秋霜後菊。)
    (卻原來是個教化婆子,看著永兒道個萬福,永兒還了禮。)
婆 婆:你買甚麼來?
永 兒:家中母親交奴家買炊餅來。
婆 婆:(那婆婆)我兒!好交你知道,我昨日沒晚飯,今日沒早飯。你肯請我吃個炊餅
    麼?
    (永兒口中不道,心下思量)
永 兒:我媽媽也昨日沒晚飯,今日沒早飯。這婆婆許多年紀,好不忍見!
    (解開荷葉包來,把一個炊餅遞與婆婆。)
    (婆婆接得在手,看了炊餅道)
婆 婆:好卻好了,這一個如何吃得我飽,何不都與了我?
永 兒:告婆婆,奴家卻不敢都把與你。家中三口兒兩日沒飯得吃,媽媽交爹爹出去告人
    ,止留得八文銅錢,交奴家出來買炊餅,大的媽媽吃,小的是奴奴吃的。因見婆
    婆討,奴奴只得讓一個與婆婆吃。
婆 婆:你媽媽問炊餅如何買得少了,你卻說甚的?
永 兒:媽媽同時,只說奴奴肚饑,就路上吃了一個。
婆 婆:難得我兒好心!我撩拔你耍子,我不肚饑,我不要吃,還了你。
永 兒:我與婆婆吃的,如何還了奴奴?
婆 婆:我試探你則個,難得你這片好慈悲孝順的心。你識字麼?
永 兒:奴奴識得幾個字。
婆 婆:我兒,恁地卻有緣法!
    (伸手去那籃兒內取出一個紫羅袋兒來,看著永兒)
看著永:你收了這個袋兒。
永 兒:(永兒接了袋兒道)婆婆!這是甚麼物事?
婆 婆:這個喚做『如意冊兒』,有用他處。若有急難時,可開來看。你可牢收了。冊兒
    上倘有不識的字,你可暗暗地喚『聖姑姑』,其字自然便識。切勿令他人知道。
    (永兒把冊兒揣在懷裡,謝了婆婆,婆婆自去了。)
    (永兒拿著炊餅到家,娘問道)
永 兒:我兒如何歸來得遲?
永 兒:媽媽!街上雪滑難行。
    (娘兒兩個吃了炊餅,不多時,只見員外歸來。)
媽 媽:你去這半日,見甚人來?
員 外:好交你知道,外面見個相識,請我吃了酒飯,又與我三伯足錢。
    (媽媽歡喜,交員外)
員 外:你去糴些米,買些柴炭,且過兩三日,又作區處。
    (免不得做些飯吃。)
    (到晚去睡,永兒卻睡不著,自思)
永 兒:日間的那婆婆與我冊兒時說道,有急難便可開來看。如今沒飯得吃,也是一個急
    難,我且將去開來看一看。
    (永兒款款地起來,輕輕的穿了衣裳,驚覺娘道)
永 兒:我兒那裡去?
永 兒:我肚疼了,要去後則個。
    (下牀來著了鞋兒,到廚下,雪光如同白日.永兒去懷中取出紫羅袋兒來,打一
    (抖,抖出一個冊兒來看時,只因胡永兒看了這個冊兒,會了這般法術,直使得
    (自古未聞,於今罕有。)
    (正是:
    (  數斛米糧隨手至,百萬資財指旨日來。)
    (畢竟永兒變得錢米麼?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胡永兒試變錢米法 胡員外怒燒如意冊)
    (詩曰:
    (    九天玄女好驚人,但恐於中傳不真)
    (只為一時風火性,等閒燒了歲寒心。)
    (當夜胡永兒看那冊兒上面寫道:「九大玄女法」。)
    (揭開第一板看對,上面寫道。)
    (變錢法--畫著一條索子,穿著一文銅錢。)
    (要打個胳瘩放在地上,用面桶蓋著。)
永 兒:(舀一碗水在手,依咒語念七遍,含口水望下一噴,喝聲)疾!
    (揭起面桶,就變成一貫銅錢。)
    (永兒即時尋了一條索子,將日間買炊餅剩的一文銅錢解下衣帶來,穿在索子上
    (,打了胳瘩,放在地上,尋面桶來蓋了。)
    (去水缸內舀一碗水在手,依咒語念了七遍,含口水望下只一噴,喝聲)
永 兒:疾!
    (放下水碗,揭起面桶打一看時,青碗也似一堆銅錢!永兒吃了一驚,沒做理會
    (處。)
思 量:若把去與爹爹媽媽,必問是那裡來的?
    (永兒就心生一計,開了後門,一撇撒在自家笆籬內雪地上,只說別人暗地裡舍
    (施貧的。)
    (便把後門關上,入房裡來,把冊兒藏了。)
永 兒:(娘道)女兒!肚裡疼也不?
永 兒:不疼了。
    (依然上牀再睡。)
永 兒:(到天曉三口兒起來,燒些麵湯,娘的開後門潑那殘湯,忽見雪地上有一貫錢,
    (吃了一驚,忙捉了把去與員外看了)不知誰人撤這貫錢在後面雪地上!
胡員外:(那胡員外)媽媽!寧可清貧,不可濁富。我的女兒長成,恐有不三不四的後生
    來撩撥他,把這銅錢來調戲。
媽 媽:你好沒見識,東京城有多少財主做好事,濟貧撥苦,見老人雪下,院子裡有許多
    沒飯吃的,夜間撤來人家屋裡來舍貧。我女兒又不曾出去,你卻這般胡說!
員 外:也說得是,我昨日出去,求人三二伯錢兀自不能勾得。如今有這一貫錢,且糴五
    伯錢米,買三伯錢柴,二伯錢把來買些鹽、醬、菜蔬下飯,且不煩惱雪下。
    (三口兒到晚去睡,到二更前後,永兒自思)
永 兒:昨日變得一貫錢也好,今日再去安排看。
    (永兒款款地起來,著了衣服,娘問道)
永 兒:我兒做甚麼?
永 兒:肚裡又疼,要去後則個!
員 外:(娘道)苦呀!我兒先前那幾日有一頓沒一頓,這兩日有些柴米,不知饑飽,只
    顧吃多了。明日交爹爹出去贖帖藥吃!
    (永兒下牀,來到廚下,一似昨日安排。)
    (如法用索穿錢,用面桶蓋了,念了咒,噴一口水,揭起桶來看時,和夜來一般
    (,又有一貫錢。)
    (永兒開後門,把這錢又安在雪地上,關了後門,入房裡睡。)
    (到天曉,媽媽起來燒湯洗面,開後門潑湯,又看見一貫錢,好歡喜,拿了回來
    (,胡員外)
胡員外:好蹊蹺,這錢來得不明!
媽 媽:莫胡說,我不怕!這是當方神道不忍見我們三口兒受苦,救濟我們,又把這一貫
    錢安在我家。
    (員外見說,只得買柴、糴米、買菜,安在家中。)
    (過三五日,雪卻消了,大晴得好。)
媽 媽:(媽媽對員外道)趁家中還有幾日糧食,你出去外面走一遭,倘撞見熟人,賺得
    三五伯錢也好。
    (員外聽得說,只得走出丈。)
    (媽媽心寬無事,出去鄰捨家吃茶閒話。)
    (永兒見娘出去,屋裡沒人,關了前門,取出冊兒,揭開第二板看時,上面寫道
    ()
永 兒:變米法。
永 兒:謝天地!既是變得米,憂甚麼沒飯吃!
永 兒:(尋個空桶,安在地上,將十數粒米安在空桶內,把件衣服蓋了,念了咒,噴一
    (口水,喝聲道)疾!
    (只見米從桶裡湧將出來。)
    (永兒心慌,不曾念得解咒,米突突地起來,桶箍長久卻是爛的,忽然一聲響,
    (斷了桶箍,撤一地米。)
    (永兒見了,失聲叫苦。)
    (娘在隔壁聽得女兒叫苦,與鄰舍都過來看,被生人一衝,米便不長了,只見地
    (上都是米,娘共鄰舍都吃一驚)
永 兒:如何有這許多米?
    (永兒生一個急計,喚做脫空計)
永 兒:好交媽媽得知,一個大漢馱一布袋米,把後門挨開來,傾下米在此便去了。吃他
    一驚,因此叫起來。
媽 媽:(娘道)卻是甚人,是何意故?
永 兒:(只見隔壁張阿嫂道)胡媽媽!你直恁地不曉得,是那有錢的員外財主,見雪雨
    下了多日,情知院子裡有萬千沒飯吃的,做這樣好事。不交人知道,撤錢、撤米
    在人家裡,這是陰騭;若明明的舍,怕人囉嗦。這個何足為道!
    (娘和女兒一邊收拾,鄰舍們各自去了。)
    (兩個兀自收拾未了,胡員外卻好歸來,見娘兒兩個在地下掃米,便焦燥起來道
    ()
胡員外:那見你娘兒兩個的做作!才有一兩頓飯米,便要作塌了!
媽 媽:我如何肯作塌!交你看,缸裡,甕裡,瓶裡,桶裡,都盛得滿了,這裡還有許多
    ,兀自沒家生得盛裡!
    (員外看了,吃驚道)
員 外:這米卻是那裡得來?
媽 媽:你出去了,我在隔壁吃茶,只聽得女兒叫起來,我連忙趕將歸來,看見一地邱是
    米。
員 外:卻是作怪!這米從何來?
媽 媽:永兒說見一個大漢,馱著一袋米來挨開後門,傾下米在家裡便去了。
    (那胡員外是個曉事的人,開了後門看,笆籬裡外都沒有人來往的腳跡。)
    (員外把後門關了,入來尋條棒在手裡,叫)
員 外:永兒!
    (永兒見叫不敢來,員外扯將過米。)
媽 媽:沒甚事打孩兒做甚麼!
員 外:且閉了口!這件事卻是利害!前日兩貫錢來得蹺蹊,今日米又來得不明。交這妮
    下實對我說,我便不打他;若一句不實,我一頓便打殺他!我問他因何有這兩貫
    錢在雪地上?因何有這米在屋裡?
    (永兒初時抵賴,後來吃打不過,只得實說道)
只 得:不瞞爹爹、媽媽說,那一日初了雪時,爹爹出去了。媽媽交我出去買炊餅了回來
    ,路上撞見一個婆婆,看著我說肚饑,問我討炊餅吃。是奴不忍見,把一個小炊
    餅與那婆婆,他道:『我不要你的吃,試探你則個。』便還了我。道是:『難得
    你慈悲孝順好心。』便把我一個紫羅袋兒.內有一個冊兒,說道:『你若要錢和
    米,看這冊兒上咒語,都變得出來。』不合歸來看耍,看那冊兒上念咒,真個變
    得出來。
    (胡員外聽得說,叫苦不知高低)
胡員外:如今官司見個張掛榜文要捉妖人,吃你連累我,我打殺這妮子,也免我本身之罪
    !
    (拿起棒來便打。)
永 兒:(永兒叫)救人!
    (只見隔壁乾娘聽得打永兒,走過來勸時,卻關著門.乾娘叫道)
永 兒:員外饒了孩兒則個!閒常時不曾這般焦燥,為甚事打他?媽媽也不勸勸!
員 外:乾娘!可奈這妮子……
員 外:(又不敢明說,脫口說出一句道)冊兒上面都是用閒言閒語。
員 外:(乾娘聽得員外說『冊兒』,便叫道)你女兒年紀小,又不理會得甚麼,須是街
    坊上浮浪子弟們撩撥他論口辯舌。若不中看的,你只把這冊兒來燒了,何須把孩
    兒打?
員 外:也說得是。
看著永:你把冊兒來我看!
    (那永兒去懷中取出冊兒來,遞與爹爹。)
員 外:(員外接了道)你記得上面的言語也不?
永 兒:告爹爹,記不得。若看上面對,便讀得出。
    (員外叫媽媽點一碗燈來,把冊兒燒了。)
看著永:今日看乾娘麵皮,饒你這一遭。後番若再恁地,活打殺你!
永 兒:告爹爹,再不敢了!
    (於娘自去了。)
員 外:又是找夫妻福神重,只是自家得知;若還外人得知時,卻是老大利害!
    (從今日米缸裡便有米,牀頭邊便有錢;古人原說是「坐吃箱空,立吃地陷」。
    ()
    
    
10**時間: 地點:
    (一日三,三日九,那裡過得半月十日,缸裡吃的空了,牀頭錢使得沒了,依然
    (有一頓沒一頓。)
    (求告人又沒求告處,頻煩即亂,依先沒飯得吃。)
    (媽媽思量起永兒變錢變米,冷痛熱疼埋怨老公道)
媽 媽:你卻把永兒來打,又燒了他的冊兒;今日你合該餓死,連累我和女兒受苦。你如
    何做這般人,靠米缸餓死,交我娘見兩個忍饑受餓!
員 外:事到如今,也沒奈何,你只顧埋怨我怎的?
媽 媽:才得有些飯吃,便生出許多事來!你既然大膽打他,須有用處置錢米。於今窮性
    命尚在,那冊兒卻把來燒了!
員 外:是我一時沒思算,千不合萬不合燒了,早知留了那冊兒也好。
媽 媽:你省口時卻遲了。這永兒自從吃爹爹打了,便不來爹娘身邊來,只在房裡。
員 外:沒奈何,我陪些下情央我女兒,想他還記得,再變得典錢和米答救我們,我且去
    問他看。
    (員外走進房內,賠著笑道)
員 外:我兒!爹爹問你則個,冊兒上變錢米的法你記得也不記得?
永 兒:告爹爹,不記得。
媽 媽:死漢走開!
永 兒:(娘的向前道)我兒!看娘面,記得便救娘的性命則個。
員 外:我這番不打你了!
永 兒:前番因爹爹打了,都忘記了;暗暗也記得些兒,不知用得也不?爹爹,你去棹子
    上坐定,我交你看。
    (員外依著女兒口,棹子上坐了。)
    (只見女兒念念有同,喝聲道)
員 外:疾!
    (那樣子從空便起,嚇得媽媽呆了。)
員 外:(員外頭頂著屋粱叫)救人!
    (又下不來,若沒這屋,直起在半天裡去了。)
    (那時員外好慌,看著女兒道)
員 外:這個是甚麼法,且交我下來!
永 兒:交爹爹知道,變錢米法都忘了,只記得這個法,救不得饑,又救不得急。
員 外:且放我下來!
    (永兒口中唸唸有詞,喝聲道)
永 兒:疾!
    (棹子便下來了。)
員 外:好險!幾乎兒跌下來!
永 兒:爹爹,去尋兩條索子來,且變一兩貫錢來使用。
    (只見那員外雙手抱著三條索子,看著永兒)
看著永:我見做你著,一客不煩兩主人,多變得三四伯貫錢,交我快活則個。事發到官,
    卻又理會。
    (娘和女兒忍不住笑。)
    (永兒把那索子縛一文錢,一貫變十貫,十貫變伯貫,伯貫變千貫,自從這日為
    (始,缸裡米也常常有,員外自身邊也常有錢買酒食得吃,衣服逐件置辦。)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