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逢秋霖韓江陡漲 遭春旱潮眾大饑)
    
    
2**時間: 地點:
    (話說劉伯溫先生預撰有詩一首,立有碑記。)
    (其詩云:欲向乾坤定太平,須尋太古溯原因。)
    (自從盤古開天地,上有賢君下萬民。)
    (歷代江山千百主,屢朝興敗眾兵新。)
    (由治入亂亂入治,自興而敗敗而興。)
    (亙古亙今成敗局,歷朝歷代盛衰榮。)
    (三皇五帝夏商周,列國歸統及漢劉。)
    (有德從來征失德,無收專向治中收。)
    (西漢江山歸兩晉,二唐社稷二宋收。)
    (及換諸王南北主,復延五代至元傾。)
    (國運歸於宋太祖,一統雍熙值大明。)
    (興仁興讓文明見,至治太平稱終愁。)
    (元惡還居用元相,致使江山到底傾。)
    (二十二主相傳盡,元元還胡十八秋。)
    (經位低唐不及宋,二百八十缺三年。)
    (大明一旦歸夷主,一統山河屬大清。)
    (十八年終甲申死,相傳幼主至康寧。)
AAA:(子輿氏有云)天地之生民者久,一治一亂,然治莫過於陶唐之世,亂莫過於明
    末之年。
    
    
3**時間: 地點:
    (話說明末清初,天降惡煞,降生人世,宇宙擾亂,黎庶遭殃,時有明朝崇禎君
    (壬午科武舉人劉名權字進忠,係世居山東省濟南府歷城縣人氏。)
    (父親名和字文若,母親朱氏,胞弟劉清字進義,係文學。)
    (進忠娶妻王氏,產下二子,長子名賢字定玉,次子名明字定金。)
    (時因廣東潮州府,有參攝水師總兵官劉國柱,前授新泰侯,緣郝尚久在潮州叛
    (反,敕廣東省平南王尚可喜奉旨起軍征剿。)
    (平定潮州之後,劉進忠隨平南王進京復旨。)
    (康熙主升殿坐武英殿,眾文武朝賀畢侍立兩班。)
眾文武:(殿頭官喝曰)有事進前啟奏,無事捲簾退班。
    (平南王即將征討叛臣郝尚久之事奏明。)
    (康熙主聞奏龍顏大悅,即行旨台潮州總兵劉國柱進京擬罪。)
    
    
4**時間: 地點:
康親王:(當時康親王令平南王當聖駕面前保舉)劉進忠平寇有功,蒙我主加恩賞賜。
    (康熙主准奏,敕封劉進忠為潮總兵官,欽命鎮守潮州一派地方。)
    (劉進忠謝恩畢出,明日拜謝康親王、平南王兩藩,遂擇日奉旨赴任。)
    (戊申年正月出京,及四月孟夏到潮。)
    (全城文武眾官出城,迎接進忠帥府上任。)
    (斯時我潮米價,每斛約一錢之間,人民安樂百姓和暢,官民共享昇平之世。)
    (誰知樂極悲生,至中秋八月偶逢秋霖,天降大雨,韓江洪水暴漲,過於浮橋三
    (尺,田苗四處浸害,晚冬無收,米價漸漸高貴。)
    (及次年己酉歲孟仲季三春大旱,小麥無收,早田亢旱,布插不落,米貴如珠,
    (外郡並無米粟客商到潮,其米價貴至每斛七錢銀之間,全城並各鄉村窮戶之家
    (,餓死者不計其數。)
    (潮城眾官沒法可施,惟劉鎮見人民之慘悶坐愁,思想起一計,明日早晨命人請
    (城中文武官員,齊至帥府商議。)
    (斯時惠潮嘉兵備道汪德平、兩廣分司彭錦文、潮州知府吳祥科、同知二府林飛
    (鵬、通判三府嚴三春、海陽縣知縣顧仕存,海陽左堂陳覬榮、潮州府經歷廳童
    (士起、捕廳典史劉書錦、潮鎮中軍游擊李成功、城守都司張繼善,各營守備仝
    (千總、把總等先至帥府。)
    (眾文官見劉鎮有請,亦室禮賓館中,轅門千總陳虞龍見眾文武官員到來,進入
    (內堂稟知。)
    (劉鎮聽報,頂冠出大堂相見,入至內堂,序禮坐定,香茗一巡。)
劉 鎮:(劉鎮向眾文武言曰)今日我奉旨同守潮州,意望共享昇平之樂,誰知去歲淫雨
    連旬,致有洪水滔天浸害禾苗。今歲又亢旱,大小麥無收,早田插不落,以致米
    粟昂貴,窮戶遭餓而死者不計其數。我等為民父母,豈可坐視其亡乎?本帥請憲
    台同諸位到此,欲公議一良策,以救人民,未知列位如何高論?
汪道台:(汪道台同眾官言曰)大人欲救萬民饑困之危,我等與大人合諸位,各申文書到
    廣東報知上司,上司移文到此,那時開倉賑濟,方是正理。
劉 鎮:救饑如救火,若待上司移文下來,貧民餓死者亡已多日矣!依本鎮愚見,請道憲
    與眾位同列尊號,具奏章進京達部,啟奏聖上,瞞過上司。若是本章起程就可移
    文各邑縣令開倉賑濟,以救各縣饑民。
汪道台:(各位答曰)大人有命,卑職自該聽從。
    (劉鎮大喜,令從人取過文房四寶擺於案上,恭請汪道台序列名號。)
    (汪道合亦執筆先題,吳知府同眾文武官,一一依次書畢。)
    (劉鎮設宴相待,汪道台不肯,起身告退。)
    (劉鎮不敢留,送出大堂相別,各回本署。)
    (劉鎮送眾文武回衙後,即修奏章一道,飭令守備李有祥進京達部,奏上天子;
    (再命修理文書頒行各邑縣令,開倉賑濟。)
    (各縣令見文書到來,奉命出示張掛賑各鄉,貧民聞此風聲,扶老攜幼紛至本縣
    (領糧,路途之中殘死者不計其數。)
    (各縣主販濟,鄉村饑民約到三十餘天,倉谷告完,移文報知劉鎮。)
    (劉鎮得報甚是擔憂,又探知米價未平,外郡並無米船至潮,依舊受饑而死。)
    (再思一策,修本章一道,命守備林紹基領奏疏入京,奏知聖上。)
    (一面再行文書,飭各邑縣令,將縣庫銀與上戶之家,照時價糴谷賑濟饑民。)
    (眾縣官見劉鎮文書到來,依命而行,遂將庫銀糴谷,再示張掛賑濟窮民饑戶。
    ()
    (約到一月之久,該庫銀亦即完盡,即申報劉鎮)
劉 鎮:倉庫兩傾,
    (劉鎮得報,想見民情光景如前。)
    (劉鎮愁容滿面,恰似箭穿雁鼻、鉤搭魚腮一般,是日夜不能眠,方至雞鳴時候
    (,忽思一計,明早命內堂官千總梁成龍,囑咐營中揀二個能乾頭目到來。)
    (梁遂選二人進內堂叩見劉鎮。)
    (問其姓名,一人姓翁名喜,係蓬洲所北門人,翁萬達五代玄孫,能曉水性,眾
    (人起他個混名叫做千年獺;一人姓戴名德,係潮州府金山巷人,亦能駕水,異
    (號人稱做海夜叉。)
劉 鎮:今賞你等酒肉,令你往各邑城鄉探訪上戶、長者家中存有餘谷者,許你前來報知
    ,還有重賞。
    (他二人領命退出帥府,回至自己軍房。)
    (二人坐定斟酌,翁喜曰)
二 人:哥哥,我想各邑之中,還是揭陽米谷富足,我等明日前往揭邑城市鄉村,可這般
    這般探訪,自有定奪。
劉 鎮:(戴德曰)兄弟說得有理。
    (一宿晚景,明早二人收拾行李,望揭陽一往,至晚投宿客舍,次日飯後,各扮
    (乞丐之人,到鄉村求乞。)
    (入鄉分路,出鄉相邀,一鄉過了一鄉,來到曲溪鄉中,二人分開往各家求乞,
    (閒話休題。)
    (只說千年獺翁喜往上戶之家求乞,不覺行到一座高大的宅子,入到裡面求乞。
    ()
    (內中走出一個丫環,施他米飯。)
    (翁喜立在簷下,偷眼一看,只見花廳上有二老丈在那裡飲茶談話。)
劉 鎮:(翁喜坐於階下,有意細聽,丫環出來叫曰)你這乞丐,好沒道理,我既有米飯
    施你,你為何不去?
二 人:(翁喜曰)姐姐,非是乞丐不去,我等來到此間,腹中有些微痛,容暫息片時即
    起身。
    (那丫環亦不睬他,進入裡面去了。)
劉 鎮:(翁喜聽著花廳那個老丈曰)仁兄,你想去歲洪水滔天,浸害田苗,今春又亢旱
    ,大小麥無收,禾稻播插不下,米粟高貴。窮戶人口餓死者,屍積如山;幸得皇
    天庇佑,我家餘存者約有一千餘石。不知仁兄有幾多粟?
二 人:(那老丈曰)不瞞老兄說,你弟家中足足存有三千外石。
    (兩個老丈說說笑笑,一問一答。)
    (翁喜聽完,牢記在心,即便起身出了大門。)
    (心中時思這裡現有許多米粟,不知他姓名,難回覆上台。)
    (忽見前面有一年少者來,翁喜陪個小心,嘻笑問道)
心 中:賢官,這座貴宅上,長者姓甚名誰?乞望指示。
那少年:你這乞丐,倒是多端,欲問人家姓名做什麼?
心 中:(翁喜曰)非是乞丐大膽動問宅上姓名,早間乞到裡面,多蒙厚施,借問姓名,
    念念於心,以盡窮人之意。
那少年:你這乞丐,甚是知人情者,你豈不曉這座第宅是我揭中第一個上戶,姓吳名世毫
    ,職列員外郎?
心 中:(翁喜曰)荷蒙指示,實感於懷。
    (那少年言後往前去了。)
    (翁喜得知姓名,在鄉中尋見戴德,說知緣故。)
    (戴德大喜,二人回寓收拾,明早回歸潮州。)
    (進入內堂,稟知劉鎮。)
    (劉鎮聞說大喜,重賞二人酒肉銀餞。)
    (二人退出帥府,回至軍房,是夕暢飲,飲得酩酊大醉。)
    (明早劉鎮召二人入府內,囑咐曰)
劉 鎮:你等領帖往曲溪鄉請吳世毫到潮城帥府相見。
    (翁喜等領帖至曲溪鄉,將名帖送入吳宅。)
    (吳世毫見劉鎮有請帖,接待來人往西軒暫坐,即喚兩個兒子到花廳商議。)
    (長子吳平忠,次子吳平孝,兄弟二人見父親有喚,同至堂上禮畢。)
世 毫:我子今日潮鎮大人有名帖來請,我家並無官府往來交接,今日忽然來請,未知何
    意?
平 忠:啟父親,官府相請,必非好意,定是欲借銀兩,父親你可發付來人回去便了。
平 孝:哥哥,非是這等說。我思劉鎮比別位官府不同,他自到任,矜恤人民,目下米粟
    高貴,貧戶之家,終致餓死,聞劉鎮命各縣發粟賑饑,今有名帖相請,父親理當
    進見,方是正理。
世 毫:我兒言之有理,可辦酒席款待來人。
    (平忠兄弟陪宴畢,於是收拾行李,帶家人下船往潮城而來。)
    (翁喜先回告知劉大人。)
    (大人喜之不勝,速命千總林五常迎接至帥府內。)
    (兩人相見序禮茶畢,劉鎮)
劉 鎮:長者車到,有失迎迓,休得見怪。
吳世毫:不敢不敢,小民蒙大人呼召,未知大人有何諭命?
劉 鎮:(劉鎮聞言曰)啟長者,本帥奉命來守潮州,意望與人民共樂。誰料去歲秋間大
    雨,洪水滔天,浸害田苗,今春尤旱,大小麥無收,早田又播插不落,米價高貴
    ,窮民餓死者不可勝數。本帥瞞過廣東督撫三司,上疏達部,奏知天子,先將各
    縣倉庫兩空,米價未平;外郡米船無到,貧戶光景如前,終致餓斃,前功盡費。
    本鎮聞知長者有餘糧三千多石,祈懇借谷一千五百石,救濟人民,候冬下收成,
    本鎮自當如數送還,分粒不敢拖欠,俯望准諾。
世 毫:(世毫聽了一驚)啟大人,鄉民家中並無存積,不過老少免用缺乏而已,望大人
    莫聽旁人之言。
    (劉鎮見不允,心生一計,把將筵席款待。)
劉 鎮:久聞潮州勝景有名,今日同長者登高玩賞,請長者展錦繡之心,詠詩玩景何如?
    (世毫不知其意,便恭謙曰)
世 毫:鄉民愚拙不曉題詠。
劉 鎮:有所聞,不必太謙,情長者即景詠寫一首,本帥亦詠和一首。
    (說過次日,命千把中與他盤桓交談,使他多住鎮署;次日劉鎮又與世毫邀游金
    (山,飲酒做詩,世毫也勉強應承云)
世 毫:大人有命,安敢違逆。
    (遂寫一首截句呈上,其詩云:
    (  金山酌酒惠泉深,玩刻川前鳥自吟)
    (酒作生涯忘歲月,棋為樂事疲春陰。)
劉 鎮:(劉鎮看完贊曰)長者高才佳句,與杜工部爭光,可敬可敬。
世 毫:豈敢,大人莫要取笑,請大人詠一首指教。
    (大人亦應手題云:
    (  一杯一刻一場親,勘破金山愁轉新)
    (淮陰皆從此中出,漂母高義有幾人。)
吳世毫:(吳世毫看罷曰)大人題玩景佳句,何作愁饑之詩?
劉 鎮:長者呵!宦豪,只知飲宴之樂,誰悲饑民之苦?
    (世毫聽著此言,亦知其意,默然無語,仍就席飲酒,至日落西山回歸帥府。)
    (只說劉鎮得見了世毫詩句筆跡,密台稿房徐光入內,令他修書一封,假世毫筆
    (意,囑他兩兒子平忠、平孝裝押乾谷一千五百石,到潮州帥府贖父回歸,徐光
    (領命。)
    (這徐稿公名光字奇亮,又號賽蕭讓,專慣筆墨,假天下賢人筆跡,難認真偽;
    (即日修成,送上劉帥一看,文字與世毫一般,即暗囑翁喜齎書到曲溪吳世毫家
    (中,誘平忠、平孝兄弟裝載一千五百石谷,至帥府贖父回家。)
    (翁喜戴德領命,即時起身來到吳家,將書送進。)
    (平忠兄弟接見書,拆開觀看,問平孝曰)
平 忠:父親老年顛倒無端,將家中米谷獻借劉鎮。
平 孝:明係父親的筆跡,勿言一千五百石,就是二千石,亦當聽從押去。難道我父親值
    不過一千五百石穀子?況且家中羨餘之物我兄弟若押粟到城,便是逆子不成?又
    不是劉鎮敢來強取的!
    (平忠聽弟所言有理,吩咐辦酒席待來人,一邊準備船隻開倉量谷,如數下船,
    (同來人押粟至府。)
    (戴德守船,翁喜先至帥府稟知劉鎮。)
    (劉鎮聽說米谷來到,喜之不勝,急命人挑入倉中。)
    (郡城之人聞之,老少男女喜悅相稱說。)
    (劉鎮一面請吳長者到堂中序坐,茶罷說曰)
劉 鎮:今日欲同長者出衙外玩賞三街六巷光景,尊意如何?
    (世毫一聽,本來久住帥府納悶旬日,因大人說出外玩賞街道,便喜出望外)
世 毫:鄉民從命。
    (乃換衣裳同劉帥出了大堂。)
    (吳長者同家人吳瑞步出東轅門外,看見平忠、平孝兩個兒子到來,倉皇驚恐問
    (曰)
家 人:我兒,你兄弟何事至此?
平 忠:父親如何這等說話?有書札回家,命我兄弟裝押一千五百石粟前來,贖回父親。
世 毫:(世毫日)你中劉大人之計了,我並無信札回家。
    
    
5**時間: 地點:
    (說話未畢,劉帥來到背後,拊其背曰)
劉 帥:長者何必太息!今日二位令郎駕到,本帥府內與令郎飲宴談談如何?
    (遂手攜其父子之手入內堂,以賓禮序坐。)
    (茶畢入席,酒至數巡。)
    (吳世毫起身至大人席前雙膝跪下,劉帥一見倉皇驚恐,忙離席上。)
    (正是:忙亂矜恤施恩僕,驚動賑濟仗義人。)
    (畢竟世毫跪下說些什麼言語?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劉總兵三番賑濟 義成王奏住公旗)
    
    
6**時間: 地點:
吳世毫:(話說當時吳世毫跪在大人席前曰)啟大人,小民有言在先,今已知罪了,米谷
    今亦願獻,望大人開恩,釋放我父子回家,感恩不淺。
    (劉鎮慌忙出席,雙手扶起曰)
劉 鎮:長者何出此言?候本帥選吉日,餞行長者旋裡。
    (即再入席飲酒,酒罷送入臥室,父子安寢。)
    (劉鎮又令堂官千總梁成龍命匠人作匾額一個,金書四大字「奕世載德」,旁有
    (題「潮州總兵劉進忠拜贈」,擇一吉日,帥府門前演戲,鋪氈掛彩,大吹大擂
    (;堂上設宴,眾文武官齊集。)
    (劉鎮請世毫父子出堂,親自把盞與吳長者,簪花紅緞掛背,請他坐上四抬大轎
    (,世毫謙讓不敢,劉帥再三恭請方敢坐下。)
    (平忠、平孝各乘白馬跟隨轎後。)
    (劉大人命把總詹世奇、李雲貴、黃啟明、施名義四人,隨伴送他下船回家。)
    (街上百姓觀看,真乃壓肩迭背,挨塞不離,世毫父子何等光榮。)
    (閒話休題。)
    
    
7**時間: 地點:
    (且說潮州各縣、市、鎮、鄉村上戶之家,聽得劉帥送吳長者之事,這般愛惜子
    (民,人人歡悅,個個快意,家中存有二千石者,準備一千石送上帥府,或存一
    (千石者,準備五百石送上,紛紛送至帥府賑濟,約一個月餘,共得米粟三萬餘
    (石。)
    (劉鎮不分輕重,一樣施待,與吳長者一般無二,城廂內外眾百姓觀看者,莫不
    (欽服。)
    (劉鎮即命各府縣至帥府內領米到本縣放賑,出示曉諭,饑民紛紛到縣前來領受
    (糧食,不計其數,不在話下。)
    
    
8**時間: 地點:
    (再說劉鎮尋思米價高貴多時,農夫之家安得留有種籽,心中忖思一策,命稿公
    (徐奇亮修文書一角,令千總趙世春往廣東布政司支領自家俸銀,往江西省糴種
    (籽到來,趙千總領命帶幾名隨從登程前去。)
    (茬苒光陰,過了一月之久,趙世春將得種籽到潮,稟知劉鎮。)
    (劉鎮即命徐光辦文書分行各縣,命吏科書吏差役將種籽照糧分配。)
    (不在話下。)
    (只說次年庚戌,五穀豐登,獲大有之年,外郡米船紛紛大至,不計其數。)
    
    
9**時間: 地點:
    (其時人心已定,又早冬各處,田苗大熟,米價大跌,每斛約止五、六分銀之間
    (,正是四維安輯、民慶重生,相與優游。)
劉 鎮:(舊地父老子弟無不歡喜曰)自唐宋以來,未有如今日米價也。
    (人民安樂,頌王風者比戶,歌帝力者童叟,各市鎮鄉村男婦老幼,無不一個個
    (感念劉大人之恩德。)
    (惠潮嘉的兵備道汪德平、潮州府吳科祥與眾官,且稱劉鎮愛民如子,設法賑濟
    (矜恤百姓,俱各申文,報知兩部院三司,稱頌劉帥之德,兩部院亦滿心歡喜,
    (各修奏疏進京,奏知聖上。)
    (這且緩表。)
    
    
10**時間: 地點:
    (且說康熙主至五更三點升坐保和殿,文武眾官朝賀畢,只見軍機大臣步出金階
    (,進上廣東督撫奏章,龍目一閱,見係頌稱潮州總兵官劉進忠賑濟饑民一事,
    (龍顏大喜曰)
龍 顏:劉進忠救濟饑民之危,與朕分憂,國家之大幸也。
    (聖上之意,欲將劉進忠加升,但聖旨未嘗降下,班中有一員大臣進上金鑾殿奏
    (曰)
劉進忠:臣義成王覺羅屈興見駕,啟奏陛下,潮州總兵官劉進忠在潮賑濟饑民,此非是為
    國分憂,乃是買屬人心,必有叛反之意,望我主敕命一員大臣鎮守潮州,以防不
    測之變。
    (康熙主准奏,降旨查閱功臣後裔,未有受職者奏上,吏兵二部大臣應聲領旨,
    (當駕前檢閱是康親王長子沈永祥未有缺任,奏知聖上,康熙主聞奏降旨,召沈
    (永祥見駕。)
    (永祥進金鑾朝見天子,康熙主)
康熙主:卿乃勛臣之子,年已長成未嘗受職,朕今封你為續順公,鎮守潮州,以防邊界。
    (永祥謝恩,天子退朝回宮,眾文武各回府第。)
    (康親王歸至王府,上堂坐定。)
    (續順公至堂上見父親禮畢,一旁言曰)
康親王:啟父親,今日子兒蒙聖恩封為續順公之職,父親因何愁容不樂,是何緣故?
康親王:今日聖駕早朝,軍機房進廣東省眾文武疏奏劉進忠賑濟饑民一事,龍顏大悅,聖
    上欲將劉進忠加升,誰知未曾降下,無奈奸臣覺羅屈興妄奏聖上,敕吏兵二部,
    查是兒未見受職。為父本欲進奏,這事不可為,恐各部所笑。今兒奉旨領將佐旗
    軍同眷屬到潮赴任,為父有三件大事叮囑於你,須當謹記於心,切不可忘今日之
    言,慎之慎之。
康熙主:(沈發曰)子兒遵命。
康親王:(康親王日)兒你若到任中:一者,須當按束眾將與旗軍勿得殘害百姓,國家以
    民為邦本,我等莫使人心離怨,二者,兒你在潮切宜與劉進忠和睦,不可以權勢
    相壓,壓則有變,況進忠大得民心,變則你有死無生,三者,弟妹同你等赴任,
    瑞兒年輕,你為兄長,須當早晚教示,莫忘我叮囑之言。
康熙主:(沈永祥曰)子兒領命。這事不在話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