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感白光孀姝成孕 劫紅顏異兒得妻)
    (「成則為王,敗則為寇」,無論古今中外,統是這般見解,這般稱呼,這也是
    (成敗衡人的通例。)
    (起語已涵蓋一切。)
    (惟我中國自黃帝以後,帝有五,王有三,歷秦、漢、晉、南北朝及隋、唐、五
    (季、南北宋,雖未嘗一姓,畢竟是漢族相傳,改姓不改族。)
    (其間或有戎狄蠻貊,入寇中原,然亦忽盛忽衰,自來自去,如獯鬻,如嚴狁,
    (如匈奴,不過侵略朔方,沒有甚麼猖獗。)
    (後來五胡契丹、女真鐵騎南來,橫行腹地,好算得威燄熏天,無人敢當,但終
    (不能統一中國;幾疑天限南北,地判華夷,中原全境,只有漢族可為君長,他
    (族不能羼入的。)
    (誰知南宋告終,厓山盡覆,趙氏一塊肉,淹入貝宮,赤膽忠心的陸秀夫、張世
    (杰、文天祥,或溺死,或被殺,蕩蕩中原,竟被那蒙古大汗,囊括以去。)
    (一朝天子一朝臣,居然做了八十九年的中國皇帝,這真是有史以來的創局!有
    (的說是天命,有的說是人事,小子也莫名其妙,只好就史論史,把蒙古興亡的
    (事實,演出一部元朝小說來。)
    (諸君細閱一周,自能辨明天命人事的關係了!暗中注重人事,為現今國民下一
    (針砭,是有心愛國之談。)
    
    
2**時間: 地點:
    (且說蒙古源流,本為唐朝時候的室韋分部,向居中國北方,打獵為生,自成部
    (落。)
    (嗣後與鄰部構釁,屢戰屢敗,弄到全軍覆沒,只剩了男女數人,逃入山中。)
    (那山名叫阿兒格乃袞,層巒疊嶂,高可矗天,惟一逕可通出入,中有平地一大
    (方,土壤肥美,水草茂盛。)
    (不亞桃源。)
    (男女數人,遂借此居住,自相配偶,不到幾年,生了好幾個男女。)
    (有一男子名叫乞顏,生得膂力過人,所有毒蟲猛獸,遇著了他,無不應手立斃
    (。)
    (他的後裔,獨稱繁盛。)
    (有此大力,宜善生殖。)
    (土人叫他作乞要特,「乞要」即「乞顏」的變音,特字便是統類的意義。)
    (種類既多,轉嫌地狹,苦於舊逕蕪塞,日思開闢。)
    (為出山計,輾轉覓得鐵礦,洞穴深邃,大眾伐木熾炭,篝火穴中,又宰了七十
    (二牛,剖革為筒,吹風助火,漸漸的鐵石盡熔。)
    (前此羊腸曲逕,坍的坍,塌的塌,忽變作康莊大道,因此衢路遂辟。)
    (不借五丁,竟辟蠶叢,蜀主不能專美於前。)
    (數十傳後,出了一個朵奔巴延,《元史》作托奔默爾根,《秘史》作朵奔蔑兒
    (乾。)
    (嘗隨乃兄都蛙鎖豁兒,出外遊牧。)
    
    
3**時間: 地點:
    (一日到了不兒罕山,但見叢林夾道,古木參天,隱隱將大山籠住。)
    (都蛙鎖豁兒,向朵奔巴延道)
鎖兒罕:兄弟!你看前面的大山,比咱們居住地,好歹如何?
朵奔巴:這山好得多哩。咱們趁著閒暇,去逛一會子何如?
    (都蛙鎖豁兒稱善,遂攜手同行,一重一重的走將進去。)
    (到了險峻陡峭的地方,不得已援著木,扳著藤,猱升而上,費了好些氣力,竟
    (至山巔。)
    (兄弟兩人,揀了一塊平坦的磐石,小坐片刻。)
    (四面瞭望,煙雲繚繞,岫嶼迴環,彷彿別有天地。)
    (俯視有兩河縈帶,支流錯雜,映著那山林景色,倍覺鮮妍。)
    (好一幅畫圖。)
    (朵奔巴延看了許久,忽躍起道)
朵奔巴:阿哥!這座大山的形勢,好得很!好得很!咱們不如遷居此地,請阿哥酌奪!
    (說了數語,未聞回答,朵奔巴延不覺焦躁起來,復叫了數聲哥哥,方聞得一語
    (道)
朵奔巴:你不要忙!待我看明再說!
朵奔巴:看甚麼?
鎖兒罕:(都蛙鎖豁兒道)你不見山下有一群行人麼?
朵奔巴:行人不行人,管他做甚!
鎖兒罕:(都蛙鎖豁兒道)那行人裡面,有一個好女兒!
    (朵奔巴延不待說畢,便說道)
朵奔巴:哥哥癡了!莫非想那女子作妻室麼?
鎖兒罕:(都蛙鎖豁兒道)不是這般說,我已有妻,那女兒若未曾嫁人,我去與她說親,
    配你可好麼?
朵奔巴:遠遠的恰有幾個人影,如何辨別妍媸?
鎖兒罕:(都蛙鎖豁兒道)你若不信,你自去看明!
    (朵奔巴延少年好色,聞著有美女子,便大著步跑至山下去了。)
    (看官到此,未免有一疑問,都蛙鎖豁兒見有好女,何故朵奔巴延獨雲見得不清
    (?原來都蛙鎖豁兒一目獨明,能望至數里以外,所以部人叫他一隻眼。)
    (他能見人所未見,所以命弟探驗真實,自己亦慢步下來。)
    (那時朵奔巴延,一口氣跑到山下,果見前面來了一叢百姓,內有一輛黑車,坐
    (著一位齊齊整整、嬝嬝婷婷的美人兒。)
    (想是天仙來了。)
    (不由的瞅了幾眼,那美人似已覺著,也睜著秋波,對朵奔巴延睃了一睃。)
    (象煞弔膀子,可想這美人身品。)
    (朵奔巴延竟呆呆立住。)
    (等到美人已近面前,他尚目不轉睛,一味的癡望。)
    (忽覺得背後被擊一掌,方扭身轉看,擊掌的不是別人,就是那親哥哥都蛙鎖豁
    (兒。)
    (他也不遑細問,復轉身去看著美人,但聽得背後朗聲道)
朵奔巴:你敢是癡麼!何不問她來歷?
    (朵奔巴延經這一語,方把癡迷提醒,忙向前問道)
朵奔巴:你們這等人,從哪裡來的?
鎖兒罕:(有一老者答道)我等是豁裡剌兒台蔑兒乾一家。當初便是巴兒忽真地面的主人
    。
朵奔巴:這年輕女子,是你何人?
鎖兒罕:(那老者道)是我外孫女兒。
朵奔巴:她叫甚麼名字?
鎖兒罕:(那老者道)我名巴爾忽歹篾爾乾。只生一個女兒,名巴兒忽真豁呵,嫁與豁裡
    禿馬敦的官人。
    (朵奔巴延聽了這語,不覺長歎道)
朵奔巴:晦氣!晦氣!
鎖兒罕:(便轉身向都蛙鎖豁兒道)這事不成,咱們回去罷!
    (活繪出少年性急。)
朵奔巴:(都蛙鎖豁兒道)你聽得未曾清楚,為何便說不成?
朵奔巴:他說的名字,什麼巴兒豁兒,我恰記不得許多,只他女兒確曾嫁過了。
鎖兒罕:(都蛙鎖豁兒道)瞎說!他說的是他女兒,並不是他外孫女兒!
    (朵奔巴延想了一想,才覺兄言果確。)
朵奔巴:(便道)阿哥耳目聰明,還是請阿哥問他為是。
    (於是都蛙鎖豁兒前行一步,與老者行了禮,問明底細,方知美人的名字,叫作
    (阿蘭郭斡。)
    (舊作阿蘭果火,《元史》作阿倫果斡,《秘史》作阿蘭豁阿。)
    (且由老者詳述來歷。)
    (因豁裡禿馬敦地面,禁捕貂鼠等物,所以投奔至此。)
朵奔巴:(都蛙鎖豁兒道)這山已有主人麼?
鎖兒罕:(那老者道)這山的主人,叫作哂赤伯顏。
朵奔巴:(都蛙鎖豁兒道)這也罷,但不知你外孫女兒曾否字人?
    (老者答稱尚未,都蛙鎖豁兒便為弟求親。)
    (老者約略問了姓氏家居,去對那外孫女兒說明。)
    (這時候的朵奔巴延,眼睜睜望著美人兒,只望她立刻允許,誰知這美人偏低頭
    (無語。)
    (故作反筆,妙。)
    (尋由老者說了數語,那美人竟臉泛桃花,越覺嬌豔,好一歇,急殺朵奔巴延。
    ()
    (方蒙這美人點首。)
    (蒙字妙。)
    (朵奔巴延喜出望外,不待老者回報,急移步走至老者前,欲向老者行甥舅禮,
    (不意被乃兄伸手攔住。)
    (朵奔巴延退了一二步,心中還恨著阿哥。)
    (嗣經老者與都蛙鎖豁兒說明允意,才由都蛙鎖豁兒叫過朵奔巴延,謁過老者。
    ()
    (復訂明迎婚日期,方分手告別。)
朵奔巴:(朵奔巴延在途次語兄道)他既肯把好女兒嫁我,為何今日不繳與我們,恰還要
    捱延日子?
    (急色兒。)
朵奔巴:(都蛙鎖豁兒道)你不是強盜,難道便搶劫不成!
    (朵奔巴延才噤口無言。)
    (過了數天,都蛙鎖豁兒撿出鹿皮二張,豹皮二張,狐皮二張,鼠獺皮數張,裝
    (入車中,令朵奔巴延著了喜服,率著車輛僕役,至不兒罕山迎婚。)
    (自晝至夕,已將美人兒迎回,對天行過夫婦禮,擁入房幃。)
    (這一夜的歡娛,不消細述。)
    (嗣後一索得男,再索復得男,長子取名布兒古訥特,次子取名伯古訥特。)
    (《元史》作布固合塔台及博克多薩勒,《蒙古源流》作伯勒格特依及伯袞德依
    (。)
    (兩兒尚未長成,不意乃兄都蛙鎖豁兒竟一病身亡。)
    (都蛙鎖豁兒生有四子,統是倔強得很,不把那朵奔巴延作親叔叔般看待。)
    (朵奔巴延氣憤填胸,帶著一妻二子,至兄墓前哭了一場,便往不兒罕山居住。
    ()
    (晝逐牲犬,夜對妻孥,倒也快活自由。)
    (老天無意做人美,偏偏過了數年,朵奔巴延受了感冒,竟爾臥牀不起。)
    (臨終時,與嬌妻愛子,訣了永別,又把那善後事宜,囑托那襟夫瑪哈賚,一聲
    (長歎,奄然逝世了。)
    (人人有此結果,何苦貪色貪財。)
    (朵奔巴延既死,那阿蘭郭斡青年寡偶,寂寂家居,免不得獨坐神傷,唏噓終日
    (。)
    (幸虧瑪哈賚體心著意,時常來往,所有家事一切,盡由他代為籌辦,所以阿蘭
    (郭斡尚沒有什麼苦況,做日和尚撞日鐘,也覺得破涕為笑了。)
    (寓意於微。)
    (轉瞬一年,阿蘭郭斡的肚腹,居然膨脹起來,俄而越脹越大,某夕,竟產下一
    (男。)
    (說也奇怪,所生男子,尚未斷乳,阿蘭郭斡腹脹如故,又復產了一男。)
    (旁人議論紛紛,那阿蘭郭斡毫不在意,以生以養,與從前夫在時無異。)
    (偏這肚中又要作怪,膨脹十月,又舉一男。)
    (臨產時,祥光滿室,覺有神異,乳兒啼聲,亦異常人。)
    (阿蘭郭斡很是欣慰,頭生子名不袞哈搭吉,次生子名不固撤兒只,第三子名孛
    (端察兒。)
    (蒙古人種,目睛多作栗黃色,獨孛端察兒灰色目睛,甫越週年,即舉止不凡,
    (所以阿蘭郭斡格外鐘愛。)
朵奔巴:(獨古訥特兩兄弟,年已長成,背地裡很是不平,嘗私語道)我母無親房兄弟,
    又無丈夫,為何生了這三個兒子?家內獨有襟丈往來,莫不是他生的麼?
    (說著時,被阿蘭郭斡聞知,便叫二子一同入房,密語)
密 語:你等道我無夫生子,必與他人有私情麼?哪裡知道三個兒子,是從天所生的!我
    自你父亡後,並沒有什麼壞心,惟每夜有黃白色人,從天窗隙處進來,將我腹屢
    次摩挲,把他的光明,透入我腹,因此懷著了孕,連生三男。看來這三子不是凡
    人,久後他們做了帝王,你兩人才識得是天賜!
    (欺人乎?欺己乎?)
    (吉訥特兩兄弟,彼此相覷,不出一詞。)
密 語:(阿蘭郭斡復道)你以為我捏謊麼?我如不耐寡居,何妨再醮,乃作此曖昧情事
    !你若不信,試伺我數夕,自知真假!
    (古訥特兄弟應聲而出。)
    (是夕,果見有白光閃入母寢,至黎明方出。)
    (於是古訥特兄弟也有些迷信起來。)
    (我卻不信。)
    (到了孛端察兒已越十齡,阿蘭郭斡烹羊炰羔,斗酒自勞,一面令五子列坐侍飲
    (。)
    (酒半酣,便語五子道)
孛端察:我已老了,不能與你等時常同飲,但你五人都是我一個肚皮裡生的,將來須要和
    睦度日,幸勿爭鬧!
孛端察:(語至此,顧著孛端察兒道)你去攜五支箭來!
    (孛端察兒奉命而往,不一刻即將五支箭呈奉。)
    (阿蘭郭斡即命餘子起立,教他各折一箭,五人應手而斷。)
    (阿蘭郭斡復令把五支箭簳,束在一處,更叫他們輪流折箭。)
    (五人按次輪著,統不能折。)
密 語:(阿蘭郭斡微笑道)這就是單者易折,眾則難摧的語意。
    (魏書《吐谷渾傳》,其主阿豺曾有此語,不識阿蘭郭斡何亦知此。)
    (五子拱手聽命。)
    (又越數年,阿蘭郭斡出外遊玩,偶然受了風寒,遂致發寒發熱。)
    (起初還可勉強支持,過了數日,已是困頓牀褥,羸弱不堪。)
密 語:(阿蘭郭斡自知不起,叫五人齊至牀側)我也沒有甚麼囑咐,但折箭的事情,你
    等須要切記,不可忘懷!
    (言訖,瞑目而逝。)
    (想是神人召去。)
    (五子備辦喪禮,將母屍斂葬畢,長子布兒古訥特,創議分析,把所有家資,作
    (四股均派,只將孛端察兒一人擱起,分毫不給。)
孛端察:我也是母親所生的,如何四兄統有家產,我獨向隅!
密 語:(布兒古訥特道)你年尚少,沒有分授家產的資格。家中有一匹禿尾馬,給你就
    是!你的飲食,由我四家擔任。何如?
    (孛端察兒尚欲爭論,偏那諸兄齊聲贊同,料知彼眾我寡,爭亦無益。)
密 語:(勉強同住了數月,見哥嫂等都甚冷淡,不由的懊惱道)我這里長住做甚麼?我
    不如自去尋生,死也可,活也可!
    (頗有丈夫氣。)
    (遂把禿尾馬牽出,騰身上馬,負著弓矢,挾著刀劍,順了斡難河流,揚長而去
    (。)
    (到了巴爾圖鄂拉,鄂拉,蒙古語,山也。)
    (望見草木暢茂,山環水繞,倒也是個幽靜的地方。)
    (他便下了騎,將禿尾馬拴著樹旁。)
    (探懷取刀,順手斬除草木,用木作架,披草作瓦,費了一晝夜工夫,竟築起一
    (間草舍。)
    (腰間幸帶有乾糧,隨便充饑。)
    (次日出外瞭望,遙見有一隻黃鷹,攫著野鶩,任情吞噬。)
    (他眉頭一皺,計上心來,就拔了幾根馬尾,結成一條繩子,隨手作圈,靜悄悄
    (的躡至黃鷹背後;巧值黃鷹昂起頭來,他順手放繩,把鷹頭圈住,牽至手中,
    (捧住黃鷹道)
孛端察:我孑身無依,得了你,好與我做個伙伴,我取些野物養你,你也取些野物養我,
    可好麼?
    (黃鷹似解他語言,垂首聽命。)
    (孛端察兒遂攜鷹歸來,見山麓有一狼,含住野物,踉蹌奔趨。)
    (他就從背後取出短箭,拈弓搭著,颼的一聲,將狼射倒。)
    (隨取了死狼,並由狼吃殘的野物,一並挾著,返至草舍。)
    (一面用薪煨狼,聊當糧食,一面將狼殘野物,豢給黃鷹。)
    (這黃鷹兒恰也馴順,一豢數日,竟與孛端察兒相依如友。)
    (有時飛至野外,搏取食物,即啣給孛端察兒。)
    (孛端察兒欣慰非常,與黃鷹生熟分食。)
    (轉瞬間已過殘冬。)
    (到了春間,野鶩齊來,多被黃鷹搏住,每日可數十翼,吃不勝吃,往往掛在樹
    (上,由他乾臘。)
    (只有時思飲馬乳,一時無從置辦。)
    (孛端察兒登高遙望,見山後有一叢民居,差不多有數十家,便徒步前行,逕造
    (該處乞奶漿。)
    (該處的人民,起初不肯,嗣經孛端察兒與他熟商,願以野物相易,因得邀他應
    (允。)
    (自是無日不至該地,只兩造名姓,彼此未悉。)
    (適同母兄不袞哈搭吉憶念幼弟,前來尋覓。)
    (先至該地探問,居民說有此人,惜未識姓氏住址。)
    (不袞哈搭吉尚在盤詰,不期有一偉少年,臂著鷹,跨著馬,得得而至。)
孛端察:(那居民嘩然道)來了,來了!
    (不袞哈搭吉回首一望,那少年不是別人,便是幼弟孛端察兒。)
    (當下兩人大喜,握手相見,各敘別後情形。)
    (不袞哈搭吉勸弟回家,孛端察兒先辭後允,遂與不袞哈搭吉返至草舍,約略收
    (拾,即日起行。)
    
    
4**時間: 地點:
    (自此該地無孛端察兒蹤跡。)
孛端察:(誰知過了數日,該地有一懷妊婦人正在河中汲水,忽見孛端察兒帶了壯士數名
    (,急行而來,婦人阻住道)你莫非又來吃馬奶麼?
孛端察:不是,我邀你到我家去。
密 語:(婦人道)邀我去做什麼?
    (正詰問間,不防孛端察兒伸出兩手,竟將她抱了過去,那時連忙叫喊,已是不
    (及。)
    (奇兀得很。)
    (小子嘗吟成一詩道:
    (  天道非真善者昌,胡兒得志便猖狂)
    (強權世界由來久,盜賊居然育帝王!)
    (未知這婦人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本回為全書弁冕,敘述蒙古源流,為有元之所自始。)
    (按《元史.太祖本紀》,載阿掄果斡(即阿蘭郭斡)事,謂其夫亡寡居,夜寢
    (帳中,夢白光自天窗入,化為金色神人,來趨臥榻,驚覺遂有娠。)
    (產一子名孛端察兒。)
    (《源流》謂夢一偉男與之共寢,久之生三子。)
    (《秘史》謂黃白色人,將肚皮摩挲。)
    (是姑勿論,惟史家於帝王肇興,必述其祖宗之瑞應。)
    (姜嫄履敏,劉媼夢神,真耶幻耶?未足盡信。)
    (本書即人論人,就事敘事,言外寓意,不即不離,至描摹朵奔巴延,暨孛端察
    (兒處,尤覺得一片天真,口脗俱肖。)
    (庸庸者多厚福,意者其或然歟!末後一結,兔起鶻落,益令人匪夷所思。)
    (第二回 擁眾稱尊創始立國 班師奏凱復慶生男)
    
    
5**時間: 地點:
    (卻說孛端察兒抱住該婦,疾行而歸。)
    (該地居民,聞有暴客,競來趨視,不意強人蜂擁到來,各執著明晃晃的刀仗,
    (大聲吶喊,動者斬,不動者免死。)
    (居民見這情形,都錯愕不知所為。)
    (有幾個眼快腳長,轉身逃走,被那強人大步趕上,刀劍齊下,統變作身首兩分
    (。)
    (大眾格外恟懼,只好遵令不動。)
    (強人遂把他們一一反剪,復將該民家產牲畜,劫掠殆盡,方帶了人物,一概回
    (寨。)
    (看官到此,幾不辨強徒何來,待小子一一交代。)
    (原來孛端察兒隨兄歸去時,途次語兄道)
孛端察:人身有頭,衣裳有領,無頭不成人,無領不成衣。
    (奇語。)
    (不袞哈搭吉茫然莫辨,待孛端察兒念了好幾遍,方詰問道)
孛端察:你念什麼咒語?
孛端察:我說的不是咒語,乃是目前的好計。
    (不袞哈搭吉續問底細,孛端察兒)
孛端察:哥哥你到過的地方,雖有一叢百姓,恰無頭領管束。若把他子女財產,統去擄來
    ,那時有妻妾,有奴隸,有財寶,豈不是快活一生麼!
    (確是盜賊思想。)
孛端察:(不袞哈搭吉道)你說亦是,待回去與弟兄商量。
    (孛端察兒非常高興,與阿哥急趨到家。)
    (既入門,見了布兒古訥特等人,不但忘卻前仇,便提議搶劫的事情。)
    (布兒古訥特素性嗜利,連忙稱善。)
    (頓時興起家甲,命孛端察兒做頭哨,不袞哈搭吉及不固撤兒只做二哨,自己與
    (同父弟伯古訥特做後哨,陸續前進。)
    (孛端察兒趨入該地,先將一孕婦搶劫歸來;至不袞哈搭吉兄弟,暨布兒古訥特
    (兄弟掃盡民居,返入寨中。)
    (檢點手下從人,不缺一名,只少了孛端察兒。)
    (當下問明妻女,方知孛端察兒早已馳歸,與抱住的婦人,入帳取樂去了。)
密 語:(布兒古訥特道)且暫由他,現在是發落該民要緊。
    (當下命家役牽入俘虜,問他願充僕役否。)
    (該民被他威嚇,統已神疲骨軟,只好唯唯聽命。)
    (布兒古訥特便命放,令他散住帳外,靜候號令。)
    (該民含淚趨出。)
    (復將搶來的家產牲畜,安置停當。)
    (是時孛端察兒方慢慢的踱將出來。)
    (大約是疲倦了。)
孛端察:(布兒古訥特道)你好!你好!青天白日,便做那鴛鴦勾當!
孛端察:哥哥等都有嫂子,難道為弟的不能納婦?
    (布兒古訥特正思回答,忽見一婦人徐步至前,紅顏半暈,綠鬢微鬆,只腹間稍
    (稍隆起,未免有些困頓情狀。)
孛端察:(布兒古訥特道)好一個婦人,不愧做我弟婦!
    (言下便問她名氏,那婦人便喘吁吁的答道)
密 語:我叫作勃端哈屯,是札兒赤兀人氏。
    (喘吁吁三字,摹繪最佳。)
    (說著時,已由孛端察兒叫她拜見諸兄,婦人勉強行過了禮,即返入後帳。)
孛端察:(布兒古訥特道)你有這個美婦,我等沒有,奈何!
孛端察:俘虜中也有幾個好婦女,何不叫她入侍?
密 語:(布兒古訥特道)不錯!
    (便與兄弟四人,出了帳,揀了幾名美人兒,帶回侍寢。)
    (幾個婦女,本沒有甚麼名節,況經他威脅勢迫,哪裡還敢抗拒,只好由他擁抱
    (尋歡。)
    (可見世人不能獨立,做了他族的奴隸,男為人役,女為人妾,是萬萬不能逃避
    (的!)
    (暮鼓晨鐘,請大眾聽著。)
    (這且休表。)
    
    
6**時間: 地點:
    (且說孛端察兒的妻室,懷孕滿月,生下一子,名札只剌歹。)
    (《源流》作斡齊爾台。)
    (旋由孛端察兒所產,再生一男,名巴阿裡歹。)
    (兩男生後,那婦人華色已衰,孛端察兒又從他處娶了一婦,復把那陪嫁來的女
    (傭,據為己妾。)
    (任情縱欲,有何道德。)
    (後妻生子合必赤,妾生子沾兀列歹,合必赤子名土敦邁寧。)
    (《秘史》作篾年土敦。)
    (土敦邁寧生子甚多,約有八九人。)
    (《元史》謂八子,《譯文證補》謂九子。)
    (嗣是滋生日蕃,氏族愈眾。)
    (五傳至哈不勒,拓土開疆,威勢頗盛,各族推他為蒙古部長,稱名哈不勒汗。
    ()
    (是時金邦全盛,併有遼地,復興兵南下,據三鎮,中山、太原、河間三鎮。)
    (入兩河,直搗宋都,擄徽、欽二帝,且追宋高宗至杭州,一意前進,不暇後顧
    (。)
    (哈不勒汗乘這機會,擁眾稱尊,隱隱有雄長朔方的意思。)
    (金主晟聞他英名,遣使宣召,命他入朝。)
    (哈不勒汗遂帶著壯士數名,乘了駿馬,趨入金京。)
    (謁見畢,金主晟見他狀貌魁梧,頗加敬禮。)
    (每賜宴,飭臣下慇懃款待。)
    (哈不勒汗恐飲食中毒,嘗托詞沐浴,離席至他處,嘔吐食物,乃復入席。)
    (因此百觥不醉,八簋無餘。)
    (金人多豪飲善啖,非常詫異。)
    
    
7**時間: 地點:
    (一日在殿上筵宴。)
    (哈不勒汗連飛數十觴,遂有醉意,不覺酒興大發,手舞足蹈起來。)
    (舞蹈才罷,復大著步直至帝座,捋金主須。)
    (不脫野蠻舊習。)
    (那時廷臣都欲來殺哈不勒汗的呼叱聲、劍佩聲,雜沓一堂。)
密 語:(虧得金主度量過人,和顏悅色道)你且去入席,不要上來!
    (哈不勒汗方才知過,惶恐謝罪。)
密 語:(金主復諭道)這是小小失儀,不足為罪。
    (當下賜他帛數端,馬數匹,令即返轡。)
    (哈不勒汗稱謝而出,便揚鞭就道,直回故寨。)
    (無如金邦的大臣,統說哈不勒汗懷有歹意,此時不除,必為後患。)
    (金主初欲懷柔遠人,厚贈遣歸,嗣被廷臣慫慂,眾口一詞,也未免有些懷疑,
    (遂遣將士兼程前進,追還哈不勒汗。)
    (哪知哈不勒汗已有戒心,早風馳電掣的回到寨中。)
    (待至金使到來,他卻抗顏對使道)
金 使:你國是堂堂的大國,你主是堂堂的君長,昨日遣我歸,今又令我去,出爾返爾,
    是何道理!這等叫做亂命,我不便依從!
    (這言頗有至理。)
    (金將見他辭意強橫,只好怏怏而歸。)
    (不數日,金使又到,適值哈不勒汗出獵未返,他婦翁吉拉特氏,率眾歡迎,把
    (自居的新帳,讓金使暫住。)
    (至哈不勒汗歸來,聞著這事,便語他妻室及部眾道)
語 他:金使到此,定是又來召我,欲除我以絕後患,我與他不能兩立,有他無我,有我
    無他;為今日計,不如將他殺卻,先泄我忿!
語 他:(部眾不答,哈不勒汗道)你等莫非懷有異心麼?你等若不助我殺金使,我當先
    殺你等!
    (言畢,怒髮直豎,鬚眉戟張,部眾忙稱遵命。)
    (哈不勒汗遂一馬當先,馳入帳中,手起刀落,把金使砍為兩段。)
    (金使的侍從,出來抗拒,被部眾一同趕上,殺得一個不留。)
    (先下手為強。)
    (這消息傳達金廷,金主大怒,遣萬戶胡沙虎率兵往討。)
    (胡沙虎本是個沒用的傢伙,一入蒙古境內,不諳道里,不知兵法,只是一味的
    (亂撞。)
    (那哈不勒汗很是能耐,率部眾避伏山中,堅壁不出。)
    (胡沙虎往來蒙地,不見一人,日久糧盡,只好勒兵回國。)
    (不意出了蒙境,那蒙兵卻漫山遍野的追來。)
    (看官,你想這時的胡沙虎還有心戀戰麼?)
    
    
8**時間: 地點:
    (當時你逃我竄,被蒙古兵大殺一陣。)
    (可憐血流山谷,屍積道涂,胡沙虎勒馬先逃,還算保全首領。)
    (金人出手就是獻丑,已為金亡元興張本。)
    (哈不勒汗得此大勝,遂仇視金邦,益發秣馬厲兵,專待金兵再到,與他廝殺。
    ()
    (會金主晟謝世,從孫亶嗣位,因從叔撻懶專權,與叔父兀術密謀,誘殺撻懶。
    ()
    (撻懶遺族逃往漠北,至哈不勒汗處乞師復仇。)
    (哈不勒汗有隙可乘,自然應允。)
    (嗣是連寇金邊,把西平、河北二十七團寨,陸續攻取。)
    (金主亶聞邊疆被侵,遂與南宋議和,催歸將士,專顧北防。)
    (螳螂捕蟬,不知黃雀已在其後。)
    
    
9**時間: 地點:
    (其時金邦的百戰能臣,要算皇叔兀術。)
    (自南歸國,奉了主命,出征蒙古,滿望馬到成功,誰知大小數十戰,遷移一二
    (年,猶是勝負未分,相持莫決。)
    (語所謂強弩之末,不能穿魯縞者,兀術是已。)
    (兀術恐師老財匱,致蹈胡沙虎覆轍,遂決計議和;把西平、河北二十七團寨,
    (盡行割與,又每歲給他牛羊若干頭,米豆若干斛,並冊哈不勒為蒙兀國王,方
    (得罷兵修好。)
    (這是宋高宗紹興十七年間的事情。)
    (有史可考,乃編年以清眉目。)
    (哈不勒汗生有七子,到年老病危時,偏叫他從弟俺巴該進來,奉承國統,又囑
    (諸子敬奉從叔,不得違命。)
    (諸子一律遵囑,哈不勒汗才瞑目去世了。)
    (俺巴該嗣立後,國勢如舊。)
    (會哈不勒汗的妻弟,名叫賽因特斤,偶罹疾病,往鄰近塔塔兒部,聘一巫者療
    (治,日久無效,竟至歿世。)
    (家眾因巫者無靈,將他斬首。)
    (塔塔兒人不肯乾休,遂興兵復仇。)
    (哈不勒汗七子,聞母族被兵,立率部眾往援。)
    (兩下酣鬥起來,哈不勒汗第六子合丹,《秘史》作合答安。)
    (驍健善戰,手持長槍一桿,所向無前。)
    (塔塔兒酋木禿兒不及防備,竟被合丹刺於馬下,幸部眾奮力搶救,方得暫保性
    (命。)
    (醫治一載,才得痊癒,再發兵進攻,鏖戰兩次,絲毫不能取勝。)
    (到著末的一戰,塔塔兒部大敗,木禿兒仍死於合丹手下。)
    (塔塔兒人陰圖雪憤,陽為乞和,一味甘言重幣,來哄這俺巴該。)
    (俺巴該信以為真,竟與塔塔兒結親,願將愛女嫁與該部嗣酋,仇人之子,招為
    (女夫,俺巴該也太不小心。)
    (自己送女成禮,到了塔塔兒部,不防伏兵四起,將父女一概擄去。)
    (哈不勒汗長子斡勤巴兒哈合,聞俺巴該被搶,忙至塔塔兒部索還,並責他無禮
    (。)
    (塔塔兒部不由分說,復將斡勤巴兒哈合拘住,一並送與金邦。)
    (金人正懷宿忿,將俺巴該釘住木驢背上,令他輾轉慘斃。)
    (俺巴該令從人布勒格赤,告金主道)
金 使:你不能以武力獲我,徒借他人手下置我死地;又用這般慘刑,我死,我的子姪很
    多,必來復仇。
    (金主大怒,把斡勤巴兒哈合亦加死刑。)
    (並縱布勒格赤使還,令他歸告族眾,速即傾國前來,決一雌雄。)
    (布勒格赤歸國,會議復仇,立哈不勒第四子忽都剌哈為汗,合寨齊起,攻入金
    (界。)
    (金人殺他不過,高壘固守。)
    (忽都剌哈汗屢攻不克,方大掠而歸。)
    (蒙俗以尚武為本旨,忽都剌哈汗勇武絕倫,力能折人為兩截,每食能盡一羊,
    (聲大如洪鐘,每唱蒙兀歌,隔七嶺猶聞彼聲,因此嗣位數年,威名益振。)
    (他於子姪輩中,獨愛也速該,《元史》作伊蘇克依。)
    (嘗謂此兒英武,不亞自己,遂有傳統的意思。)
    (也速該父名把兒壇把阿禿兒,系哈不勒汗次子,忽都剌哈汗仲兄。)
    (把兒壇生四男,長名蒙格禿乞顏,次名捏坤太石,三子即也速該,最幼的名答
    (裡台斡勒赤斤。)
    (也速該少有膂力,善騎射,能彎七石弓,也是個殺人不翻眼的魔星。)
    (他平時嘗在斡灘河畔遊獵,所得禽獸,比他人為多。)
    (到年將弱冠時,想得個美貌婦女作為配偶,無如部落中少有麗姝,所以因循遷
    (延。)
    
    
10**時間: 地點:
    (一日,又往斡灘河放鷹,遇著一男騎馬,一婦乘車,從河曲行來。)
    (那婦人生得秋水為眉,芙蓉為骨,映入也速該眼中,確是生平罕見。)
    (冶容誨淫。)
語 他:(他即迎上前道)你等是何方的人民?來此做甚?
那男子:我是蔑裡吉部人,《元史》稱蔑裡吉為默爾奇斯。名叫客赤列都。
也速該:(也速該復指著婦人道)這是你何人?
那男子:這是我的妻室。
    (也速該懷著鬼胎,便撒謊道)
也速該:我有話與你細說,你且少待,我去去就來。
    (那男子正要問他緣故,他已三腳兩步似飛的去了。)
    (不一刻,遙見也速該率著壯士兩人,疾奔而來。)
    (那男子不覺心慌,忙語婦人道)
那男子:他有三人同來,未知吉凶若何?
那男子:(婦人遠遠一瞧,也覺得著急起來)我看那三人的顏色,好生不善,恐要害你性
    命。你快走去!你若有性命呵,似我這般婦女很多哩,將來再娶一個,就喚做我
    的名字便是。
    (說罷,就脫下衣衫,與男子做個紀念。)
    (那男子方才接著。)
    (也速該三人已到,男子撥馬就走。)
    (也速該令弟守著婦人,自與仲兄捏坤太石趕這男子,跑過七個山頭,那男子已
    (去遠了。)
    (也速該偕兄同返,牽住婦人的乘車,令兄先行,飭弟後隨。)
也速該:(那婦人帶哭帶語道)我的丈夫向來家居,不曾受著什麼驚慌。如今被你等逐走
    ,扒山過嶺,何等艱難。你等良心上如何過得去!
也速該:(也速該笑道)我的良心是最好的,逐去你的丈夫,再還你的好丈夫!
    (調侃得趣。)
    (那婦人越加號啕,幾乎把河內的川流,山邊的林木,都振動了。)
也速該:(答裡台斡勒赤斤道)你丈夫嶺過得多了,水也渡得多了,你哭呵,他也不回頭
    尋你,就使來尋,也是不得見了。你住聲,休要哭!咱們總不虧待你!
    (婦人方漸漸止啼。)
    (到了帳中,也速該便去稟知忽都剌哈汗。)
也速該:(忽都剌哈汗道)好!好!就給你為妻罷。
也速該:(那婦人又哭將起來,忽都剌哈汗道)我是此處國王,他是我的愛姪,將來我死
    後,他便接我的位置,你給他為妻,豈不是現成的夫人麼!
    (婦人聞著夫人兩字,心中也轉悲為喜,眼中的珠淚,立刻停止。)
    (到底水性楊花。)
    (當下忽都剌哈汗,令該婦入後帳整妝,安排與也速該成婚。)
    (也速該喜不自禁,至與該婦交拜後,挽入洞房,燈下細瞧,比初見時更為美豔
    (。)
    (那時迫不及待,便擁該婦同寢。)
    (歡會後問婦姓名,方知叫作訶額侖。)
    (《元史》作諤楞,《源流》作烏格楞。)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