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朱工部筑堤焚蛇穴 碧霞君顯聖降靈簽)
    (詩曰:
    (  極目洪荒動浩歌,英雄淘盡淚痕多。)
    (狂瀾一柱應難挽,聖澤千秋永不磨。)
    (望裏帆檣時蕩漾,空中樓閣自嵯峨。)
    (臨流無限澄清志,驅卻邪螭淨海波。)
    
    
2**時間: 地點:
    (且說堯有九年之水,泛濫中國,人畜並居。)
    (堯使大禹治之,禹疏九河歸于四瀆。)
    (哪四瀆?乃是江瀆、淮瀆、河瀆、漢瀆。)
    (那淮瀆之中,有一水怪,名曰支祁連,生得龍首猿身,渾身有四萬八千毛竅,
    (皆放出水來,為民生大害。)
    (禹命六丁神將收之,鎮于龜山潭底,千萬年不許出世。)
    (至唐德宗時,五位失政,六氣成災,這怪物因乘沴氣,復放出水來,淹沒民居
    (。)
    (觀音大士憫念生民,化形下凡收之,大小四十九戰,皆被他走脫。)
    (菩薩乃化為飯店老嫗,那怪屢敗腹飢,也化作窮人,向菩薩乞食。)
    (菩薩運起神通,將鐵索化為切面與他吃。)
    (那怪食之將盡,那鐵索遂鎖住了肝腸。)
    (菩薩現了原身,牽住索頭,仍鎖在龜山潭底。)
    (鐵索繞山百道,又于泗州立寶塔鎮之,今大聖寺寶塔是也。)
AAA:(又與怪約道)待龜山石上生蓮花,許汝出世。
    (歷今八百餘年,正值明朝嘉靖年間。)
    (七月三十日,乃地藏王聖誕,寺中起建大齋,施食放燈,蓮燈遍滿山頭。)
    (此怪誤認石上生蓮花,遂鼓舞凶勇,逞其頑性,放出水來。)
    (江淮南北,洪水滔天,城郭傾頹;民居淹沒。)
    (江北撫按官員,水災文書雪片似的奏入京師。)
    (正值世宗皇帝早朝,但見:
    (  祥雲籠鳳闕,瑞氣靄龍樓。)
    (數聲角吹落殘星,三通鼓報傳玉漏。)
    (和風習習,參差御柳拂旌旗;玉露瀼瀼,爛漫宮花迎劍佩。)
    (玉簪珠履集丹墀,紫綬金章扶御座。)
    (麒麟不動,香煙欲傍袞龍浮;孔雀分開,扇影中間丹鳳出。)
    (八方玉帛進明皇,萬國衣冠朝聖主。)
    (是日,天子坐奉天殿,眾官禮畢,殿頭官喝道)
眾 官:有事出班早奏,無事卷簾退朝。
    (只見左班中閃出兩員大臣,當階俯伏。)
眾 官:(左首是玉帶金魚,乃工部尚書)臣連日接得鳳陽等處水災文書,道淮河水溢,
    牽連淮、濟,勢甚洶涌,陵寢淹沒,城郭傾頹,淮南一帶,盡為魚鱉。臣不敢不
    奏,請旨定奪。
眾 官:(右首紅袍象簡,乃是通政司,手捧著幾封文書奏道)臣連日收得鳳陽等處奏疏
    數封,敬呈御覽。
    (兩邊引奏官接了奏章,一面進上御前拆封。)
    (讀本官跪下宣讀,皆是水災告急。)
    (天子聽了,即傳旨)
傳 旨:鳳陽陵寢重地,淮揚漕道通衢,爾等會幹員,速往經理。
    (眾臣叩頭領旨。)
    (天子駕起,諸臣退班,即于松蓬下會集閣部九卿臺諫部寺各官,會議推得材幹
    (大員朱衡。)
    (這朱衡乃江西吉安府萬安縣人,由進士出身,現任河南左布政。)
    (曾任中河,因治河有功,故眾人會推他,遂奏聞。)
    (旨下,升他為工部侍郎,兼僉都御史,總理河務。)
    (頒了敕書,差官賫送,星夜到河南開封府來。)
    (朱公接了旨與敕印,即刻起身,走馬到鳳陽來上任。)
    (府州縣迎接過了上院,次日謁陵行香,回院。)
    (徐、穎、揚三道進見,朱公)
朱 公:本院櫟材初任,不如虛實,諸公久任大才,必有碩見賜教。
揚 州:(揚州道拱手道)大人鴻材碩德,朝野瞻仰,晚生輩何敢仰贊一詞。
朱 公:均為王事,但請教諸位謀略,共成大功,何必太謙。
揚 州:(鳳陽府推官上前打一躬道)明日請大人登盱貽山,一觀水勢再議。
    (次日,各官齊集院前,具鼓吹儀從伺候,辰時放炮開門,朱公八人大轎,眾官
    (或轎或騎相隨,一行儀從,早來到盱貽山上下轎。)
    (朱公同眾官縱目一觀,但見:
    (  汪洋浸日,浩漫連天。)
    (數千里浪腳拍長空,一望裏潮頭奔萬馬。)
    (連山倒峽,噴雪轟雷。)
    (悠然樹頂戲魚龍,慘矣城頭游蟹鱉。)
    (民居蕩漾,蕭蕭四野盡無煙;蜃氣重迷,隱隱八方渾沒地。)
    (子胥威勢未能消,大禹神功難下手。)
    (朱工部同眾官觀看良久,嚇得目瞪口呆)
眾 官:本院只道是淮水泛溢,與黃河堤壞相同,似此洶涌,何策能治?
    (眾官你我相視,嘿然無言。)
    (又見東北上濤浪卷起,互相沖擊,有數十丈高。)
朱 公:這是何處?
知 州:(泗州知州上前稟道)這是淮、黃合流之所,兩邊渾水中間一線分開,原不相雜
    。如今淮水勢大,沖動黃河濁水,故沖起浪來相擊。
朱 公:似此如之奈何!
眾 官:大人且請回衙門再議。
    (朱公同各官下山,時日已過午,見山腳下金光焰焰,瑞氣層層。)
朱 公:那放光的是甚麼?
巡 捕:(巡捕官稟道)是大聖寺寶塔上金頂映日之光。
朱 公:大聖寺是何神?
巡 捕:是觀音化身,當年曾收伏水母的。
朱 公:既然有此神靈,何不到寺一謁。
    (隨行儀從竟到寺中。)
    (本寺僧人聞知,便撞鐘擂鼓前來迎接。)
    (眾官俱下轎馬,同入寺內。)
    (果然好座古寺。)
    (有詩為證:
    (  古寺碑題多歷年,澄湖如練倚窗前。)
    (寒雲自覆金光殿,蔓草猶侵玉乳泉。)
    (竹隱梵聲松徑小,門迎嵐色石橋聯。)
    (龜山一派橫如案,永鎮淮流蔭大千。)
    (朱公走到二門內,見兩行松翠,陰陰無數,花香馥馥。)
    (正中一座寶塔,礙日凌霄,十分雄壯。)
    (但見:
    (  七層突千在虛空,四十門開面面通。)
    (卻怪鳥飛平地上,自驚人語半天中。)
    (聲傳梵鐸風初起,光射清流燈自紅。)
    (水怪潛藏民物泰,萬年佛力鎮淮東。)
    (朱公上殿焚香,同各官下拜,禮畢,寺僧獻茶。)
    (廊下來看碑記,上載著)
朱 公:唐時水母為災,觀音化身下凡,往黃善人家投胎。後來收伏水母。
朱 公:(朱公忽自猛省道)本院當日在河工時,曾有個宿遷縣縣丞姓黃,亦是敝府人。
    彼時河決,劉伶臺百計難塞,多虧此人奇計筑完,如今不知可在了?若訪得此人
    來應用,或可成功。
揚 州:現在只有高郵州州同,姓黃名達,是吉安人,管河甚是幹練,不知是否?
朱 公:正是黃達,那人生得修長美髯。
揚 州:正是長鬚。
朱 公:待本院行牌,吊來聽用。
    (遂上轎回院,各官皆散。)
    (朱公隨即發牌調高郵州州同赴轅聽用。)
    
    
3**時間: 地點:
    (且說那黃州同,乃江西吉水人,母夢白獺入懷而生,生來善沒水,水性之善惡
    (,一見便知。)
    (他由吏員出身,自主簿升至州同,治高寶河堤有功,一任六年。)
    (士民保留,故未升去。)
    (一聞河院來傳,隨帶了從人竟往泗州來。)
    (一路無詞,到了泗州,便在大聖寺住下。)
    (次日上院叩見,朱公見是他,便十分歡喜道)
朱 公:一別數年,豐姿如舊,揚屬各上司個個稱贊,可賀可羨。
    (立著待了一杯茶。)
    (部院體統,即府佐也不待茶,這也是十分重他。)
    (朱公遂將冶水之事,一一對他說了。)
黃 達:(黃達稟道)如今淮水洶涌,與黃水合流,汪洋千里,且牽動九道山河之水,勢
    甚猖獗,急切難治。須求地理圖一觀,或原有故道可尋,或因地勢高下,再行區
    處。
    (朱公邀至後堂,命他坐了。)
    (門子捧過文卷,乃是黃河圖、淮河圖、盱貽等志,一一看過。)
    (上面大青大綠,畫著河道並村莊店鎮,皆開載明白。)
    (枴得淮、黃分處,原有大堤,名為高家堰,由淮安揚家廟起,直接泗州,其有
    (五百七十里,乃宋、元故道,久不修理,遂至淹沒。)
朱 公:即有舊堤,必須修復。
黃 達:恐陵谷變遷,水勢洶涌,難尋故道。
朱 公:堤雖淹沒,必有故址可尋。筑堤之事,再無疑議,專托貴廳助理。
    (命擺飯留食畢,黃達叩謝。)
    (辭出回寓,嘿坐無言,想道)
黃 達:這官兒好沒分曉,他把這樣天大的事看為兒戲,都推在我身上。
    (正自躊躇未決,忽報泗州太爺來拜,傳進帖來,上寫著眷生的稱呼。)
    (原來這知州也是吉水人,平日相善,相見坐下,知州)
知 州:河臺特取老丈來,以大事相托,想定有妙算。
黃 達:河臺意欲于湖心建堤,隔斷淮、黃之水,豈非挑雪填井,以蟻負山?何得成功?
    著晚生奔走巡捕則可,河臺竟將此事放在晚生身上,如何承應得起?
知 州:老丈高才,固為不難,但此公迂闊,乃有此想,可笑之至。
黃 達:事出無奈,敢求劃船十隻,久練水手二十名,容晚生親去探視水性再處。
知 州:即送過來。
    (相別去了一會,州裏撥到劃船十隻,二十名水手,又送下程、小菜。)
    (黃達即將下程賞了眾水手,小菜賞了船家。)
    (收拾下船,一齊開向湖心裏來。)
    (已是申牌時候,行有三十里,只見東方月上。)
    (是夜微風徐動,月色光明,照得水天一色,到也可愛。)
    (船到了一個渦口,黃達覺得水淺,叫水手下去探試。)
    (兩個水手脫了衣服下去,約有頓飯時,不見上來。)
    (眾人等得心焦,黃達又叫兩個下去。)
    (眾人見先下去的不上來,便你我相推,亂了一會;揀了兩個積年會水的下去,
    (又不見上來。)
    (等至三更,月色沉西,也不見上來。)
    (黃達又叫人下去,眾人道)
黃 達:纔兩人是積年會水的,水裏能走幾十里的,也不見上來。
    (各人害怕,皆延挨不肯下去。)
黃 達:(黃達怒道)你們見我不是你本官,故不聽我調度。我是奉院差來,明日回過,
    一定重處。
    (眾人見他發怒,只得又下去了兩個。)
    (那些人皆唧唧噥噥的報怨。)
    (少頃,又命兩個下去。)
    (正脫衣時,只見一陣大風,只刮得:
    (  星斗無光昏漠漠,西南忽自生羊角。)
    (中溜千層黑浪高,當頭一片炮雲灼。)
    (兩岸飛沙月色迷,四邊樹倒威聲惡。)
    (翻江攪海魚龍驚,播土揚塵花木落。)
    (呼呼響若春雷吼,陣陣凶如餓虎躍。)
    (山寺亭臺也動搖,漁家舟楫難停泊。)
    (天上撼動斗牛宮,地下掀翻瓦官閣。)
    (連天濤浪與山齊,千里清淮變渾濁。)
    (這一陣狂風,把一湖清水變作烏黑。)
    (十隻船吹得七零八落,你我各不相顧,眼見得都下水去了。)
    (那黃州同也落在水裏,抱住一塊大船板,雖是會水,當不得風高浪大,做不及
    (手腳,只得緊抱著板,任他飄蕩。)
    (半浮半沉,昏昏暗暗,不知淌有多少路。)
    (忽覺腳下有崖,睜眼看時,已打在蘆洲上。)
    (把兩腳登住,一浪來又打開去了。)
    (心中著忙,用手去扯那蘆葦,沒有扯得緊,又滑下去。)
    (順著水淌,又掙到灘邊,盡力將身一縱,坐在岸上,那浪花猶自漫頂而過。)
    (又爬到高處坐了一會,風也漸漸息了,現出月光。)
    (獨自一人,怕有狼虎水怪,只得站起來。)
    (四面一望,但見天水相連,不見邊岸,身上衣服又濕,寒冷難禁,更兼腹中飢
    (餓。)
    (正在倉皇,忽聽得遠遠有搖櫓之聲,走到高處看時,見一人搖著一隻小漁船而
    (來。)
    (看看傍岸,忽又轉入別港裏去,黃達高聲叫道)
黃 達:救人。
    (那人那裏理他,竟向前搖,漸漸去遠。)
    (也是合當有救。)
    (那人正搖時,忽的櫓扣斷了,挽住船整理,離岸約有里許。)
    (黃達顧不得,又下水洑到他船邊,爬上船去。)
黃 達:(那人道)你好大膽!獨自一人在此何為?
黃 達:我是被風落水的,你不見我衣服尚濕。
    (那人整了櫓扣,搖著船穿蘆葦而走。)
    (黃達偷眼細看,那人生得甚是醜惡,只見他:
    (  鐵柱樣兩條黑腿,龍鱗般遍體粗皮。)
    (蓬松四鬢赤虯鬚,凜凜威風可畏。)
    (叱吒聲如雷響,兜腮臉若鐘馗。)
    (眉棱直豎眼光輝,一似行瘟太歲。)
知 州:(那人搖著船問道)客人何處上岸?
黃 達:泗州。
知 州:(那人道)泗州離此四百里,不得到了,且到我小莊宿一夜,明早去罷。如今淮
    水滔天,聞得朝廷差了個甚麼工部來治水,不知可曾治得?
黃 達:如今朱河院現在泗州駐扎,要識水勢深淺闊狹,然後有處。
知 州:(那人冷笑一聲道)有處,有處,只會吃飯屙屎,目今淮水牽連河水,勢甚汪洋
    ,若不筑大堤隔斷,其勢終難平伏。只是苦了高、寶、興、泰的百姓遭殃。
知 州:(黃州同聽了,想道)此人生得異樣,且言語有理,莫不他也知道地理法則?
黃 達:在下是高郵州的州同黃達,奉河院差委來探水勢,遭風落水。如今河院要尋高堰
    舊堤,故跡俱已淹沒,欲向湖心筑堤,豈不是難事?
知 州:(那人道)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驅山填海,煉石補天,俱是人為,何難之
    有?高堰雖淹,自有故址可尋,也盡依不得當時舊跡。
    (說著,船已搖到一個洲上。)
    (那人挽住船,邀黃達上岸。)
    (過了一座小板橋,只見籬菊鋪金,野梅含玉,數竿修竹,一所茅堂。)
    (那人邀黃州同進去坐下,命童子烹茶。)
    (舉頭看時,滿屋皆取魚器具,卻也幽雅。)
    (童子獻過茶,又取出香州飯、乾魚、烹雞相待。)
    (飯罷,黃達謝過,坐著對談)
黃 達:請教老丈高姓大號?
知 州:(那人道)小人姓赭名巳,這村喚做練塘,小人隱此多年,只以取魚為業。洪澤
    湖並高、寶諸湖,無處不到。近因年老,在此習靜。
    
    
4**時間: 地點:
知 州:(說話時已夜深了,赭巳道)有客無酒,奈何?請安置罷。
    (是夜月色昏暗,又無燈火,赭巳讓床與黃州同睡,自己在中堂打鋪。)
    (黃達一夜無眠,翻來覆去,村中又無更鼓,約有三更時候,忽聽得有人言語,
    (往來行走之聲。)
    (悄悄起來,摸門不著,只聽得赭巳鼾呼如雷。)
    (悄悄從壁縫中往外看時,只見七八個人坐在地下,將土堆成路徑,卻掃去,又
    (堆,約有一二十遍。)
    (又見幾個人將竹竿在地上量來量去,也有一二十遍。)
    (仔細看時,卻是些小兒,不知是何緣故。)
    (看了約有一個更次,聽見赭巳翻身,他便輕輕上床睡下。)
    (天明時起來,四下看了,並無一人,止有一短童炊飯,因向赭巳問筑堤之法。
    ()
知 州:(赭巳笑道)且請用早飯。
知 州:(飯畢,赭巳道)小人隱此多年,並不出門。昨日偶過湖上訪友,得遇足下,亦
    是前緣。我授你治水之法。
知 州:(遂向袖中取出一張紙,乃是畫成的圖本,指著上面說道)如今筑堤,必由高堰
    舊跡。然亦有改移處,不可盡依故跡,此圖上開載明白,依此而行,可建大功。
黃 達:老丈指教,必定有成。但水勢湍激,難以下樁,奈何?
知 州:(赭巳道)事已有定。
知 州:(遂攜著黃州同的手,走到屋後,見一園紫竹,對黃達道)吾種此竹多年,以待
    今日之用。必做楠木大樁,以生鐵裹頭,只看有紫竹插處,即可下樁,管你成功
    。
黃 達:(黃州同謝道)隱居行志,何如出世行道?敢屈同見河院,共成大績,垂名竹帛
    。
知 州:(赭巳道)村野之人,不識官府,幸勿道我姓字。
    (又同到岸邊,已有童子艤舟相待。)
知 州:(上得船,拱手相別,又囑咐道)筑堤時毋傷水族,慎之,慎之!
    (二人別後,童子撐開船。)
    (黃達取出圖來細看,少刻困倦,便隱几昏昏睡去。)
黃 達:(忽聽得童子叫道)上岸了。
    (睜開眼看時,人船俱無,卻坐在大聖寺前石上。)
黃 達:(只得回到自己寓所,從人俱各驚駭道)老爺不見已七日了,在何處的?院中差
    人四處找尋。
    (黃達即忙換了衣服,到院前進見。)
黃 達:(一見便問)從何處來?曾探出舊堤來否?
    (黃達隱起前情,捻詞稟道)
黃 達:卑職已訪出來,計較停妥,望大人作速催趲錢糧應用。仍求大人令箭,使卑職得
    便宜行事,各縣工匠人夫都要聽卑職調度。仍要撥幾員官,分工修筑,方可速成
    。
    (朱公一一依允,當即行牌分頭行事。)
    (正是國家有倒山之力,不到半月,各事俱備,擇定十一月甲子日起工于大聖寺
    (前,建壇祭告天地、山川、河瀆等神。)
    (河院親遞了黃州同三杯酒,各管河官員俱飲一杯,一齊上船。)
    (四五十隻大船,裝著樁石一齊開船,鼓樂喧天。)
    (行不上四五里,見水中果有紫竹影。)
    (黃州同就叫住船,將大船鎖住,扎起鷹架,依竹影下樁。)
    (十數人上架豎起樁來,將石打下。)
    (眾官並從人俱各暗笑。)
    (誰知那樁打了一會,果然定住了,便將大石鑿孔套在樁上,一層層壘起,眾皆
    (駭然。)
    (凡遇竹影,即便下樁,一百四十里湖面,用樁三百六十根。)
    (定樁之後,水勢就緩了。)
    (各官分工,加工修筑。)
    (不到二月間,五百七十里長堤,俱已完成。)
    (有詩道得好:
    (  誰道仙凡路不通,有緣天遣入鮫官。)
    (狂瀾不借神工助,安得黃君建大功?)
    (各管河官紛紛申文報完工,朱公即發牌由陸路至淮安看堤,就從新堤上一路而
    (來。)
    (果然樁石堅固,有二十丈闊。)
    (又令兩邊種柳,使將來柳根盤結,可以固堤。)
    (行了三日,到白盧鎮住下。)
    (因無官舍,只得借民舍居住。)
    (朱公睡至半夜,夢中忽聽得一聲喊起,有千軍萬馬之聲,鼎沸不止。)
    (朱公慌忙披衣起來,差人打探。)
差 人:(只見流星馬來報道)赤練村新堤決了有二百餘丈,水勢沖激。離此有七里路,
    不妨事,大人不要驚慌。
    (朱公忙叫巡捕官安慰居民,遂駐扎在鎮上。)
    (天明時柑是何人所管,即請黃州同來議事。)
    (枴得系淮安府通判所管,因未遵黃達規畫,近了十五里,堤做直了,故容易沖
    (倒。)
    (朱公即將本官參革,帶罪督修。)
    
    
5**時間: 地點:
差 人:(其時黃州同因感冒風寒,不能來見,只得具了個稟帖)赤練村堤勢太直,且當
    淮水發源之處,故此沖決。須建閘洞四座,起閉由人,旱則閉之以濟漕運,水則
    起之以固堤。
    (朱公依議,即行牌,仰揚州府通判同造。)
    (兩個通判晝夜催趲人夫,下樁卷埽興工,眾人並力下埽。)
    (到中間時,只見一條小紅蛇,繞樁一箍,那埽便淌去,反卸下十數丈土去。)
    (又帶下一二十夫去,不見蹤跡。)
    (從新又卷起埽來再下,依舊小蛇出來一箍,那埽就崩了。)
    (一連卷了二三十個埽,都被沖去了,又淹死一二百人,二官無奈。)
出 來:(有本村老人說道)此處一向聞人傳說有老龍在此,莫非是他作怪?
    (二官商議著水手下去看看真假,隨即差了四名水手下去,半日不見上來。)
    (又差四個下去,過了好一會,纔爬上兩個來。)
    (眾人齊上前拉起,只見二人渾身戰栗,說不出話來。)
    (定了半晌,纔說道)
二 人:初下水時,洑去十數丈,並不見動靜,後繞岸尋了一遍,也不見甚麼。及回到東
    首傍岸,見有個大穴,我等爬到穴邊,伸頭下去看時,穴口有宣缸大,裏面尚寬
    大許多,有無數紅蛇在內。還有幾條大的,頭如斗大,不知多長,見人時便竄出
    來。虧我等走得快,想先下去的,不提防滑了腳吊下去了,自然被他吃了。
出 來:(二官聽見道)可見村人之言不謬,既稱為龍,想必自有靈異,且祭他一祭看。
    (遂叫人備牲醴到穴邊行禮。)
    (祭畢,將豬羊等照定穴口傾下去。)
    (然後又卷埽下樁,依然淌去,那裏打得住?)
    (二官無奈,只得具稟申院。)
    (朱公來看了,心中大怒道)
心 中:本院奉皇上欽命治水,大功已完,何物妖蛇,敢行無狀!
    (遂行牌仰兩府管工官員,縱火焚燒,傾其巢穴。)
    (二官遂備竹纜火把,遍涂魚油,內包硫黃焰硝引火之物,又用竹筒打通節,藏
    (著藥線,再用火炮地雷等物將亂草碎木填塞穴口,令水手將利刃架在洞口,敲
    (石取火,點著藥線。)
    (不上半個時辰,水中火起,十分猛烈。)
    (但見:
    (  乒乒乓乓,轟轟烈烈。)
    (千條火焰徹天紅,一片黑煙隨地滾。)
    (金輪飛上下,華光神倒騎火馬離天關;震炮響東西,霹靂將共策火龍來地藏。
    ()
    (火老鼠隨波亂竄,水鴛鴦逐浪齊飛。)
    (土穴焦枯,石崖崩損。)
    (渾如赤壁夜鏖兵,賽過阿房三月火。)
    (那火足燒了三晝夜,腥穢之氣臭不可聞。)
    (忽聽得一聲響,如天崩地裂一般,從火光中卷起一陣黑氣,沖到半天,化作十
    (數道金光,四散而去。)
    (這火直燒到七日方息。)
    (管工官叫挖開土來看時,只見一穴赤蛇,盡皆燒死。)
    (纔下住了樁,加工修筑,三十里內造了四座閘,一月間功成。)
    (朱公就由新堤前往淮安,見兩岸波光如練,柳色拖金,綠草依人,紅塵扑馬,
    (心中歡喜。)
    (有滄溟先生詩道得好,詩曰:
    (  河堤使者大司空,兼領中丞節制同。)
    (轉餉千年軍國重,通漕萬里帝圖雄。)
    (春流無恙桃花水,秋色依然瓠子宮。)
    (大績但懷溝洫志,帝臣何減丈人風。)
    (朱公將五百七十里河堤逐一看來,淮安一路官員迎接。)
    (是時黃達已病痊了,跟隨看視,撫院設宴相待。)
    (朱公又往南去巡視高、寶河堤,下船由水路進發。)
    (將近午牌時,忽聞一陣香氣飄過)
朱 公:到何處了?
巡 捕:(巡捕官稟道)已過涇河。
巡 捕:(離寶應縣只二十餘里,香氣越發近了,便問)香氣是何處的?
巡 捕:(巡捕官道)寶應縣城北泰山廟,香煙最盛,四季皆是,挨擠不開。香氣嘗聞四
    五十里。
朱 公:有何靈異?
巡 捕:(巡捕官道)去年黃淮決口,有一潭其深莫測,正與決口相聯。兩水相激,再打
    不住樁。正是三月清明日,因水溜,往來船隻俱不敢過。岸上游春的男女都到潭
    邊玩耍,見水上有一尾金魚游戲,有人說是龍變化的,有的說是妖物,亦有丟面
    食引他,也有拋土塊打他的。忽人叢中走出一個少年美貌女子來,道:『這是潭
    龍,待我下去擒他上來。』內中便有個少年人,見那女子有姿色,遂調戲了他兩
    句。那女子含羞,眾人纔轉眼,他便跳下潭去。眾人慌了,怕干連自己,都一哄
    而散。只有那少年兩腳便如釘釘住一般,莫想走得動。少頃,只見潭內水涌起來
    ,高有數丈。只見一個女真人,騎一條白龍乘空而去。眾人一齊下拜,半日方沒
    。那個少年人忽然亂跳亂舞起來,口裏說道:『吾乃泰山頂天仙玉女碧霞元君,
    奉玉帝敕旨來淮南收伏水怪,保護漕堤,永鎮黃河下流,為民生造福。可于寶應
    城北建廟。因留金箸一雙為信。』說罷,倒在地下,慢慢蘇醒來。頭髮內果有一
    雙金箸,上面有字,乃宣德元年欽賜泰山神的。眾人奔告,知縣申文撫按,題請
    立廟,至今香火日夜不絕。祈禱立應,遠近之人絡繹不絕。黃淮決後即打住,潭
    中有白龍蛻一副。
朱 公:既然靈應,本院去行香。
    (巡捕傳寶應縣備辦香燭等伺候。)
    (少刻,船抵皇華亭,官吏等見過,朱公上轎,各官跟隨,一行儀從來到廟中,
    (只見人煙湊集,香氣霾靄,果然好座廟宇。)
    (但見:
    (  凌虛高殿,福地真堂。)
    (凌虛高殿,巍巍壯若斗牛宮;福地真堂,隱隱清如兜率院。)
    (花深境寂散天香,風澹谷虛繁地籟。)
    (珍樓傑閣,碧梧帶雨嘗遮;寶檻朱欄,翠竹留空擁護。)
    (風雲生寶座,日月近雕梁。)
    (龍章鳳篆,懸掛著御墨輝煌;玉簡金書,鐫勒著神功顯赫。)
    (鐘鼓半天開玉道,香煙萬結擁金光。)
    (萬方朝禮碧霞君,永護漕河福德主。)
    (朱公同眾官至廟前下轎,禮生引導至大殿瘸手焚香。)
    (拜畢,見香案上有四個簽筒,遂命道士取過來。)
    (朱公屏退從人,焚香嘿祝道)
朱 公:弟子工部侍郎朱衡,奉旨治水修筑河堤,上保陵寢,中保漕運,下護生民,皆賴
    神功默助,僥幸成功。未知此堤可能日後常保無虞否?乞發一簽明示。
    (說罷將簽筒搖了幾搖,一枝簽落在地下。)
    (從人拾起,道士接過簽筒,朱公看時,乃是八十一簽中吉。)
    (道士捧過簽薄,枴出簽來,簽上四句詩道:
    (  帝遣儒臣纘禹功,獨憐赭巳喪離官。)
    (若交八一乾開處,散亂洪濤滾地紅。)
    (朱公見了,不解其意。)
    (傳與各官詳解,眾官亦不能解。)
眾 官:(只有黃州同看了道)怪哉!怪哉!
    (眾官只道他詳解出來,一齊來問。)
    (黃達疊著兩個指頭,言無數句,有分教:瓊樓玉宇,藏幾個雌怪雄妖;柏府烏
    (臺,害許多忠臣義士。)
    (正是:
    (  傷殘眾命驚天地,報復沉冤泣鬼神。)
    (不知黃州同說出甚麼來?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魏醜驢迎春逞百技 侯一娘永夜引情郎)
    (詩曰:
    (  光陰百歲如夢蝶,管甚冬雷與夏雪。)
    (杯行到手莫留殘,今人不見古時月。)
    (花前拍手唱山歌,須信人生能幾何。)
    (能向花前幾回醉,明朝青鏡已婆娑。)
    (集句)
    
    
6**時間: 地點:
    (話說黃州同看了簽語,大訝起來。)
    (各官一齊來問,黃達纔將向日落水所遇之事,細說一遍。)
    (眾官皆吐舌,便解道)
眾 官:赭者,赤也;巳者,蛇也;練塘者,赤練村也,乃是隱著『赤練蛇』三字。
朱 公:前二句明白了,後二句如何解?
黃 達:或是九九之數,還有水災,亦未可知。
    (道士獻茶畢,朱公回船南去,由揚州、瓜、儀一路來。)
    (只見和風拂拂,細柳陰陰;麥浪翻風,漁歌唱晚。)
    (處處桑麻深雨露,家家燕雀荷生成,非復舊時蕭條之象。)
    (朱公滿心歡喜。)
    (巡視畢,回到淮安,擇日排慶成大宴。)
    (山陽縣動支河工錢糧,就于清江浦總河大堂上鋪氈結彩,擺開桌席。)
    (上面並排五席,乃是河漕鹽撫按五院,俱是吃一看十的筵席。)
    (金花金臺盞,銀壺銀折盂,彩緞八表裏。)
    (左首雁翅三席是三司;右首雁翅三席乃徐、穎、揚三道,也是吃一看十的筵席
    (。)
    (金花金臺盞,彩緞四表裏。)
    (卷蓬下乃四府正官並管河廳官乃佐貳,各折花紅銀五兩,惟黃州同與府縣一樣
    (。)
    (這筵席是撫院為主,是日先著淮、揚二府來看過,各官紛紛先來伺候。)
    (巳牌時,撫院先來,是日官職無論大小,俱是紅袍吉服,各官于門外迎接撫院
    (進來。)
    (只見鼓樂喧天,笙歌聒耳,果然好整齊筵宴。)
    (但見:
    (  屏開金孔雀,褥隱繡芙蓉。)
    (金盤對對插名花,玉碟層層堆異果。)
    (簋盛奇品,滿擺著海饈山珍;杯泛流霞,盡斟著瓊漿玉液。)
    (珍饈百味出天廚,美祿千鐘來異域。)
    (梨園子弟,唱的北調南音;洛浦佳人,調的瑤琴錦瑟。)
    (趨蹌的皆錦衣繡裳,揖讓的盡金章紫綬。)
    (齊酣大酺感皇恩,共樂升平排盛宴。)
    
    
7**時間: 地點:
    (話說各官隨撫院到堂上看過了席,巡捕官忙來稟道)
巡 捕:各院大人都到了。
    (撫院即至階下迎接。)
    (相見禮畢,階下樂聲嘹亮。)
    (茶畢,撫院起身,舉杯酬過天地,回身安席,首敬朱公,稱賀道)
撫 院:大人鴻纔碩德,障此狂瀾,奠安陵寢,生民樂業,福山祿海,當與淮、黃並永。
    敬賀,敬賀!
    (朱公接杯,謙遜道)
朱 公:弟荷聖主威靈,承諸位大人教益,偶而僥幸,敢叨佳譽?愧赧之至!
    (朱公也轉奉了撫院酒。)
    (各院彼此酬酢過,然後司道並各官奉酒相賀。)
    (朱公也一一酬畢,方入席。)
    (常下各官皆分班告坐。)
    (上過頭湯,戲子參堂演戲。)
    (雖無炮鳳烹龍,端的是肉山酒海,簫韶疊奏,鑼鼓齊嗚,飲至申時,各院起身
    (,于堂上擺設香案,向北謝恩,相讓上轎而去。)
    (府縣等收拾花緞桌席,具手本分送各衙門交割,一齊散了。)
    (次日,朱公上本舉荐管河官員,並求河工新舊諸神廟額。)
    (不日旨下:加朱公太子太保、工部尚書,蔭一子入監。)
    (各官皆加二級,惟黃達績勞獨多,升為兩淮鹽運同知,兼管河務。)
    (有詩道他們的好處道:
    (  砥柱狂瀾建大功,洪恩千載在淮東。)
    (封妻蔭子皆榮顯,始信男兒當自雄。)
    (朝廷又差了臨淮侯李言恭、禮部尚書徐階,祭告二陵,並分祀河神。)
    (朱公聞信,即起馬往臨清候接。)
    (二人祭告畢,回京覆命。)
    (路過臨清,來拜朱公。)
    (是時正值冬盡春回,臨清打點迎春。)
    
    
8**時間: 地點:
    (卻說臨清地方,雖是個州治,到是個十三省的總路,名曰「大馬頭」。)
    (商賈輳集,貨物駢填。)
    (更兼年豐物阜,三十六行經紀,爭扮社火,裝成故事。)
    (更兼諸般買賣都來趕市,真是人山人海,挨擠不開。)
    (次日正值迎春,知州率領眾官郊外迎春,但見)
    (和風開淑氣,細雨潤香塵。)
    (當街鮑老盤旋,滿市傀儡跳躍。)
    (蓮臺高聳,參參童子拜觀音;鶴雙聯翩,濟濟八仙拱老壽。)
    (雙雙毛女,對對春童。)
    (春花插鬢映烏鈔,春柳侵袍迎綠綬。)
    (災丹亭唐王醉楊妃,採蓮船呆王擁西子。)
    (步蟾宮三元及第,佔鰲頭五子登科。)
    (呂純陽飛劍斬黃龍,趙玄壇單鞭降黑虎。)
    (數聲鑼響,紛紛小鬼鬧鐘馗;七陣旗開,隊隊武侯擒孟獲。)
    (合城中旗幡亂舞,滿街頭童叟齊喧。)
    (斗柄回寅,萬戶笙歌行樂事;陽鈞轉泰,滿墀桃李屬春官。)
    (是日,朱公置酒于天妃宮,請徐、李二欽差看春。)
    (知州又具春花、春酒並迎春社火,俱到宮裏呈獻,平臺約有四十餘座,戲子有
    (五十餘班,妓女百十名,連諸般雜戲,俱具大紅手本。)
    (巡捕官逐名點進,唱的唱,吹的吹,十分鬧熱。)
    (及點到一班叫做靺鞨技,自靺鞨國傳來的,故叫做靺鞨技,見一男子,引著一
    (個年少婦人並一個小孩子。)
    (看那婦人,只好二十餘歲,生得十分風騷。)
    (何以見得?有詞為證:
    (  嫣嫣潤潤,裊裊婷婷。)
    (不施朱粉,自然體態輕盈;懶御鉛華,生就天姿秀媚。)
    (眼含一眶秋水,眉灣兩道春山。)
    (慣尋普救西廂月,善解臨邛月下琴。)
    (那男子上來叩了頭,在階下用十三張桌子,一張張疊起。)
    (然後從地下打一路飛腳,翻了幾個筋斗,從桌腳上一層層翻將上去,到絕頂上
    (跳舞。)
    (一回將頭頂住桌腳,直壁壁將兩腳豎起。)
    (又將兩腳鉤住桌腳,頭垂向下,兩手撒開亂舞。)
    (又將兩手按在桌沿上,團團走過一遍。)
    (看的人無不駭然,他卻猛從桌子中間空裏一一鑽過來,一些不礙手腳,且疾如
    (飛鳥。)
    (下來收去桌子,只用一張,那婦人走上去,仰臥在上,將兩腳豎起,將白花綢
    (裙分開,露出潞綢大紅裙子,腳上穿著白綾灑花膝衣,玄色絲帶,大紅滿幫花
    (平底鞋,只好三寸大,宛如兩鉤新月,甚是可愛。)
    (那男子將一條朱紅竿子,上橫一短竿,直豎在婦人腳心裏。)
    (小孩子爬上竿上去,騎在橫的短竿上跳舞。)
    (婦人將左腳上竿子移到右腳,復又將右腳移到左竿子,也絕不得倒。)
    (那孩子也不怕,舞弄了一會,孩子跳下來,婦人也下桌子。)
    (那男子又取了一把紅箸,用索子扣了兩頭,就如梯子一樣。)
    (那婦人拿一面小鑼「當當」的敲了數下,不知口裏念些甚麼,將那把紅箸望空
    (一拋,直豎著半空中。)
    (那孩子一層層爬上去,將到頂,立住腳,兩手左支右舞。)
婦 人:你可上天去取梅花來,奉各位大老爺討賞。
    (那孩子爬到盡頭,手中捻訣,向空畫符。)
    (婦人在下敲的鑼,唱了一會,只見那孩子在上作折花之狀。)
    (少頃,見空中三枝梅花應手而落,卻是一紅二白。)
    (那孩子一層層走下,到半中間,一路筋斗從箸子空中鑽翻而下。)
    (婦人拾起梅花來,上堂叩頭,獻上三位大人面前,遂取金杯奉酒。)
    (三公大喜。)
婦 人:(李公問道)今日迎春,南方纔得有梅花,北方尚早,你卻從何處來?
    (婦人只掩口而笑,不敢答應。)
    (徐公是個風月中人,即將自己手中酒遞與婦人。)
    (婦人不敢吃。)
朱 公:大人賞你的,領了不妨。
    (婦人纔吃了,叩頭謝賞,復斟酒奉過徐公。)
朱 公:你是那裏人?姓甚麼?
婦 人:(婦人跪下稟道)小婦姓侯,丈夫姓魏,肅寧縣人。
朱 公:你還有甚麼戲法?
婦 人:還有刀山、吞火、走馬燈戲。
朱 公:別的戲不做罷,且看戲。你們奉酒,晚間做幾出燈戲來看。
巡 捕:(傳巡捕官上來道)各色社火俱著退去,各賞新歷錢鈔,惟留昆腔戲子一班,四
    名妓女承應,並留侯氏晚間做燈戲。
    (巡捕答應去了。)
    (原來明朝官吏,只有迎春這日可以攜妓飲酒,故得到公堂行酒。)
    (翻席後,方呈單點戲,徐公點了本《浣紗》。)
    (開場,范蠡上來,果是人物齊整,聲音響亮。)
    (一出已畢,西施上來,那扮旦的生得十分標致,但見:
    (  豐姿秀麗,骨格清奇。)
    (艷如秋水湛芙蓉,麗若海棠籠曉日。)
    (歌喉宛轉,李延年浪佔漢宮春;舞態妖嬈,陳子高枉作梁家後。)
    (碎玉般兩行皓齒,梅花似一段幽香。)
    (果然秀色可為餐,誰道龍陽不傾國。)
    (一本戲完,點上燈時,住了鑼鼓。)
    (三公起身淨手,談了一會,復上席來。)
一 娘:(侯一娘上前稟道)回大人,可好做燈戲哩?
朱 公:做罷。
    (一娘下來,那男子取過一張桌子,對著席前放上一個白紙棚子,點起兩枝畫燭
    (。)
    (婦人取過一個小篾箱子,拿出些紙人來,都是紙骨子剪成的人物,糊上各樣顏
    (色紗絹,手腳皆活動一般,也有別趣。)
    (手下人並戲子都擠來看,那唱旦的小官正立在桌子邊。)
    (侯一娘看見,欲要去調,又因人多礙眼,恐人看見不像樣。)
    (正在難忍之際,卻好那邊的人將燭花一彈,正落在那小官手上。)
    (那小官慌得往後一退,正退到侯一娘身邊。)
    (一娘就趁勢把他身上一捻,那小官回過臉來,向他一笑。)
    (一娘也將笑臉相迎,那小官便捱在身邊,兩個你挨我擦。)
    (直做至更深,戲纔完。)
    (二公起身,朱公再三相留。)
朱 公:(徐公道)再立飲一杯罷。
    (侯一娘上來先奉了徐公酒,妓女們也斟酒來奉朱、李二公。)
    (徐公扯住一娘的手,一遞一杯吃,妓女們來唱小曲。)
一 娘:(李公道)叫那唱旦的戲子來唱曲。
    (妓女下去說了。)
    (那小官尚未去,只得上來與諸妓並立,儼然一美姝也。)
一 娘:(那小旦奉了一巡酒,纔開口要唱,李公道)不必大曲,只唱小曲罷。
    (遞扇子與他打板,唱了一曲,徐公與他一杯酒。)
朱 公:(李公道)各與他一杯。
    (侯一娘也滿斟一杯遞與他,乘勢在他手上一抓,又丟了一個眼色。)
    (那小官也斟了一杯奉答,一娘就如痴了一般。)
    (飲了一會,二公叫家人賞眾戲子每名一兩,那小旦分外又是一兩,四妓女並侯
    (氏亦各賞一兩。)
    (眾人謝過賞,李、徐二公作謝上轎而去,眾人皆散。)
    (只纔是:只愁歌舞散,化作彩雲飛。)
    (有詩道得好:
    (  華堂今日好風光,鳳管鸞蕭列兩行。)
    (艷舞嬌歌在何處?空留明月照東牆。)
    
    
9**時間: 地點:
    (卻說那小官也姓魏,名子虛,字雲卿,蘇州人。)
    (自矜色藝,不肯輕與人相處。)
    
    
10**時間: 地點:
    (晚間自廟裏回到下處,思想那婦人風流可愛,且十分有情。)
    (想了一夜,恨未曾問得他姓名下處,心裏又想)
又 想:他是過路的人,不過只在馬頭上客店裏住,等天明了尋他一遭。
    (巴到天初明便起來,見同班的人俱未醒,他悄悄的叫打雜的往對門店裏買水來
    (,洗了臉,鎖上房門,竟往南門馬頭上來。)
    (見幾家店,卻不知下在誰家。)
    (是日正是新春,家家俱放爆竹燒利市。)
    (魏雲卿走來走去,又不好進店去問。)
    (原來北方人家,時節忌諱,不許生人進門。)
    (他又是個小官兒的性格,腼腆怕問人。)
    (走了幾遍,沒情趣,只得回來到下處。)
    (見班裏人都在那裏鬥牌,一個)
一 個:吊辰尋你燒子個利市,只道你上廁去了來,何以這樣齊整?上街做甚子?這樣早
    獨自一個行走,這臨清馬頭是烏豆換眼睛的地方,不要被人粘了去。
雲 卿:不妨,他只好粘我去做阿爺。
一 個:不是做阿爺,轉是要你去做阿媽哩!
    (雲卿笑將那人背上打了一拳,就坐下來看牌。)
    (正是:
    (  朝來獨自訪多情,空向桃源不遇春。)
    (默默芳心惟自解,難將衷曲語他人。)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