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朝秘史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三〇
  • 第三一  至  第四〇
  • 第四一  至  第五〇
  • 第五一  至  第六〇
  • 第六一  至  第七〇
  • 第七一  至  第八〇
  • 第八一  至  第九〇
  • 第九一  至 第一〇〇
  • 第一〇一 至 第一一〇
  • 第一一一 至 第一二〇
  • 第一二一 至 第一三〇
  • 第一三一 至 第一四〇
  • 第一四一 至 第一五〇
  • 第一五一 至 第一六〇
  • 第一六一 至 第一七〇
  • 第一七一 至 第一八〇
  • 第一八一 至 第一九〇
  • 第一九一 至 第二〇〇
  • 第二〇一 至 第二一〇
  • 第二一一 至 第二二〇
  • 第二二一 至 第二三〇
  • 第二三一 至 第二四〇
  • 第二四一 至 第二五〇
  • 第二五一 至 第二六〇
  • 第二六一 至 第二七〇
  • 第二七一 至 第二八〇
  • 第二八一 至 第二九〇
  • 第二九一 至 第三〇〇
  • 第三〇一 至 第三一〇
  • 第三一一 至 第三二〇
  • 第三二一 至 第三三〇
  • 第三三一 至 第三四〇
  • 第三四一 至 第三五〇
  • 第三五一 至 第三六〇
  • 第三六一 至 第三七〇
  • 第三七一 至 第三八〇
  • 第三八一 至 第三九〇
  • 第三九一 至 第四〇〇
  • 第四〇一 至 第四一〇
  • 第四一一 至 第四一八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蘇妲己驛堂被魅 雲中子進斬妖劍)
        
        
    2**時間: 地點:
        (話說紂王名受辛者,帝乙之幼子,湯王之二十八代孫也。)
        (都朝歌,國號商。)
        (帝乙有三子,長曰微子啟,次曰微仲衍,皆是庶出,三曰受辛,乃正宮所生。
        ()
        (帝乙嘗欲立微子啟為太子,群臣皆諫,宜立正宮之子。)
        (於是,立受辛為太子。)
        (及帝乙既崩,群臣奉受辛即位為紂王。)
        (紂王生性聰明,才力過人,手能格猛獸,身能跨駿馬,智足拒諫,言足飾非,
        (常自以天下之人皆出己下。)
        
        
    3**時間: 地點:
        (當時天下小鎮諸侯有八百餘國,四方各設一大鎮,為諸侯之伯,每歲一貢,三
        (年一朝。)
        (各方大鎮,率其小國入商,兩班文武,有王子比乾、微子、微仲、箕子、膠鬲
        (、梅伯、雷開、商容、蜚廉、惡來、費仲等,相與輔弼。)
        (即位七年,是歲癸丑,諸侯合當大朝。)
        (東伯侯姜桓楚,西伯侯姬昌,南伯侯鄂宗禹,北伯侯崇侯虎,各率本方小國,
        (齎寶入朝。)
        
        
    4**時間: 地點:
        (當時,紂王好聲色,不理國政,及諸侯來朝,紂令各貢美女五十名,選入後宮
        (灑掃。)
    崇侯虎:(北伯侯崇侯虎出班奏曰)臣聞冀侯蘇護,有女儀容絕世,美貌無雙,可充掖庭
        歌舞。
        (紂王大悅,即詔蘇護歸國,送女入朝。)
    蘇 護:(蘇護出朝謂同僚曰)主上荒淫必致敗亡,吾女豈作宮廷之妾,而陷喪身之禍乎
        ?
        (遂回冀州,絕貢不朝。)
        (不覺一年,各方俱進美女,獨蘇護之女不至,又絕一年之貢。)
    蜚 廉:蘇護故違王旨,不進宮女,又絕朝貢,王如不征,難以統馭列國。
        (紂王然之,遂令蜚廉,操練將卒,發駕親征。)
    紂 王:(左司空箕子諫曰)蘇護誠有大罪,不可不征,然調本方侯伯征之足矣,何必親
        勞聖駕。
        (紂王納其言,遂詔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兩鎮合兵,以征蘇護。)
        (使者至岐州,姬昌接旨,管待王使,謂群下曰)
    使 者:蘇護忤旨失貢,天子詔我合兵征之。兵者兇器,不可輕動,今欲遺書,令其入商
        待罪,誰願一往?
        (大夫散宜生出班願往,姬昌即遣宜生往冀州,一面又遣使止北伯崇侯虎之兵。
        ()
        (散宜生直投冀州,蘇護延入府堂,分賓主而坐。)
    蘇 護:大夫辱臨敝邑,有何見諭?
    宜 生:賢侯累失朝貢,天子詔西伯,加兵征伐,西伯體好生之德,按甲未動,先命宜生
        督公入朝,公能從之,入商待罪,庶可保全首領。
    蘇 護:主上失道,聞吾女頗有姿色,前歲入朝,挾吾進女後宮,此吾所以惡其失道,故
        絕進貢,今召西伯征吾,吾寧死於西伯台下,豈肯更入無道之朝?
    宜 生:主上既慕令愛姿色,明公即送入宮,女受掖庭之寵,公為掖庭之貴,豈不美哉!
        何必拒王命以取大禍?
    蘇 護:(護沉思良久曰)吾本誓不朝商,今承西伯明教,敢不奉從。願大夫復命,來日
        即親送小女入商待罪。
        (散宜生大喜,相辭而別。)
        (次日,蘇護收金帛,修謝表,香車輦,壯士二百名,親送愛女入商。)
        (其女名妲己,年方十七,姿色冠世,繡工音樂,無不賅備。)
        (登車之日,父母兄弟,俱各痛哭,不忍分別,護即麾車馬出城。)
        (行不數日,至恩州館驛安歇。)
    父 母:(本驛首領告曰)此驛幽僻,淫邪所聚之地,往來游宦被魅者多矣!賢侯不宜寢
        之於內。
    蘇 護:(蘇護叱曰)吾送后妃入朝,天子有詔在此,何魅之有?
        (即令妲己寢於正堂,數十婢妾,各持短劍,密衛榻之左右,燃燭焚香,親封其
        (戶。)
        (戶外又令壯士,持利器,互相替換,巡視不息。)
        (將至半夜,忽有一陣怪風,從戶隙而入中堂。)
        (侍妾有不臥者,見一九尾狐狸,走近臥榻,其妾揮劍斬之,忽燈燭俱滅,其妾
        (先被魅死。)
        (狐狸盡吸妲己精血,驅其魂魄,托其軀殼,臥於帳中。)
        (殆及天明,蘇護啟戶,問夜來動靜,見妲己依然如故,令壯士巡搜驛內前後,
        (果見一妾被其魅死。)
        (蘇護大驚,遂不少留,即登車馬起程,不知妲己早被狐狸所魅。)
        (車馬行至朝歌,先進表章,待罪朝外。)
        (紂王覽罷表章,宣妲己入朝,見其儀容妖姣,花貌絕倫,不勝歡悅)
    紂 王:此女足贖前罪,何必齎金帛!
        (遂赦蘇護,官復原職,又遣使齎金帛,賞分姬昌。)
        (崇侯虎聞知,怨姬昌專功受賞,遂有陷害姬昌之意。)
        (紂王即日立妲己為貴妃,妲己謝恩侍宴。)
        (紂王熟視其貌,卓冠宮庭,令其歌,操百樂,無所不通。)
        (紂王大喜,因妲己如天仙下降,遂另建受仙宮,與妲己朝夕喧歌。)
        (令師涓作靡靡之樂,其音隱寓北鄙殺伐之意。)
        (每令師涓歌彈,妲己嬌舞,紂王即鼓掌大笑)
    紂 王:觀卿等歌舞,真為世所罕有!
        (於是,紂王遂荒朝政,日與妲己宴游不息。)
        (時,終南山有煉氣之士,號雲中子者,一日出遊,見冀州之分,妖氣上衝室壁
        (,即令道童取照魔鏡引之,其妖乃千年老狐之狀,落在商都。)
    雲中子:(雲中子歎曰)吾不掃除此魔,則陷民喪國。
        (遂令道童砍山下枯柏木,削成劍,佩帶入朝歌。)
    雲中子:(道童曰)吾師欲除邪魔,用此枯木之劍如何?
    雲中子:千年老狐,非千年枯木,不能以觸其形神。
        (遂扮為遊方道士,直往朝歌,遍觀都內之氣,其妖出於宮掖。)
        (次日,具表獻劍,紂王宣入,問其何來,雲中子)
    雲中子:小道方外煉氣之士,昨觀妖氣衝於室壁,及小道至京師,遍詢下落,此妖已入大
        王宮掖,特請除之!
    紂 王:(紂王笑曰)先生之言妄矣!朕深宮縝密,羽林虎賁,殺氣騰騰,縱有妖穢,從
        何而入?
    道 士:臣觀此妖非小,若不早除,後主覆亡家國!
    紂 王:(紂王大驚曰)先生何術可除?
    道 士:臣進神劍一口,大王請懸宮中,百魅自然消滅。
        (紂王受劍,欲行賞賜,道士)
    道 士:臣獻此劍,特為社稷生民而進,非圖富貴而來!
        (遂謝恩出朝。)
        (紂王即將木劍懸於後宮。)
        (妲己實係老狐成精,假枉人形,聞紂王帶劍入宮,即昏臥於榻。)
        (紂王聞之,即入省視。)
    妲 己:小妾生長深閨,睹劍戟心驚目駭,恐懼成疾,萬乞除之。
    紂 王:此遊方道士獻木劍,與朕驅邪,何必驚懼?
    妲 己:大王玉堂金屋,有何祟魅?此方外邪術,蠱惑聖聰,乞王火速焚之,勿陷其迷。
    紂 王:善!
        (即令焚劍於宮外。)
    紂 王:(次日,太史杜元銑奏曰)妖氣直貫紫微,乞搜宮禁邪魅。
        (紂王又以此說問於妲己,妲己)
    妲 己:妾幼頗習星歷,略達天文,妾觀數夜以來,紫微輝朗,並無妖氣,此太史與方士
        交結,誣言傾陷社稷,請先斬元銑,以禁妖言,再建高樓於宮中,凡百災祥,妾
        願逐一明奏。
        (紂王從之,令斬杜元銑之首,號令都城,再有妖言者,夷三族。)
        
        
    5**時間: 地點:
        (卻說雲中子未歸終南山,只在都城,見宮中妖氣未除,再欲入朝,及聞斬太史
        (,號令都城。)
    仰 天:(仰天歎曰)不二十年,都城即為戰場矣!
        (遂書二十四字於西門外而去:妖氛穢亂宮廷,聖德播揚西岐。)
        (要知血浸朝歌,戊寅歲中甲子。)
        (百姓爭視其句,莫知意味,恐紂聞知,即塗抹之。)
        (時,宮中建樓,高十餘丈,號摘星樓,朝夕與妲己游宴其上。)
        (紂王悅其舉止,已有廢皇后、立妲己為正宮之意。)
        
        
    6**時間: 地點:
        (一日詔正宮皇后會宴於受仙宮。)
        (皇后姓姜氏,東伯侯姜桓楚之女,性好雅重,不樂荒淫。)
        (見妲己諂媚得寵,本不欲往,然聞詔只得強赴。)
        (妲己親迎就宴。)
        (酒數巡後,紂王令師涓拊節而歌,妲己舉袖而舞,紂王左顧右盼,不勝歡悅。
        ()
        (獨姜後俯首不觀,紂王)
    紂 王:師涓善歌,妲己善舞,誠若天樂當前,爾何不樂觀聽耶?
    姜 後:妾聞明王所重在賢人君子,未聞以淫樂邪色為尚者,若尚淫邪,必有宮闈之患!
        (紂王聞之,頗有怒色。)
    姜 後:太史累奏,灰貫紫微,其氣落在深宮,大王全然不省,反聽妲己邪色,信師涓淫
        樂,斬杜元銑,以塞忠諫之路,妾憂社稷傾亡之不暇,何暇觀此淫邪乎?
        (紂王默默不語。)
        (姜後辭歸本宮。)
        (嬖臣費仲,知王有廢立之意,乘機奏曰)
    費 仲:姜後嫉忌,妄誹聖樂,大王豈可置而不問?
    紂 王:吾欲廢后而立蘇氏久矣!正恐群臣諫諍,令其抗拒多端,吾必廢之!
        (次日姜後復具諫表,直上摘星樓,劾奏妲己為妖邪,師涓為讒佞。)
        (紂王覽罷,擲表於地,唾詈)
    紂 王:妒婦何敢妄謗吾否?
        (喝令左右斬之!姜後叱退武士,大詈)
    姜 後:無道昏君!寵嬖妾而斬正宮,焉能守社稷?
        (紂王大怒,左手攬衣,右手揪發,震其四股,仰投十丈樓下。)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西伯人商得雷震 西伯陷囚羑里城)
        (姜後墜於樓下,頭破腦裂,頃刻而殂。)
        (時,太子商郊,年方十三,聞母后被刑,直奔樓下,抱屍號哭。)
    紂 王:(紂王撫慰曰)爾母嫉忌忤旨,故自殞於樓下,不必痛哭,以傷情性。
    太 子:母后未聞失德,父王信讒而陷至死,今又不收葬其屍,何棄結髮而絕重倫耶!
        (紂王聞言餘為動情,即收姜後之屍,以厚禮葬之。)
        (遂立蘇氏為正宮,太子慟母死於非罪,又見立妲己為正宮,晝夜號哭不止。)
    費 仲:姜後之父姜桓楚,為東方侯伯,鎮大兵雄,若聞大王殺皇后,立妲己,太子哀思
        ,必興兵乘機謀反,不如詐稱國有大政,宣四侯伯入朝同議。桓楚若至,即擒斬
        首,以絕後患,有何不可?
        (紂王大悅,即時遣使,宣四方侯伯。)
        
        
    7**時間: 地點:
        (卻說西伯侯,姓姬名昌,乃太王之孫,王季之子。)
        (其父生得龍顏虎眉,身長一丈,有四乳,口角豐隆。)
        (承祖父遺政,佈德行仁,專恤鰥寡孤獨,小邦諸侯,各傾心服德,兩班群臣有
        (太顛、閡天、散宜生、辛甲、鬻子等,皆賢明君子,以輔相治道。)
        (及聞紂王失德,每欲入朝進諫而未及暇。)
        (忽聞王使至,問群下曰)
    紂 王:商王此詔,非宣議政,當有異論。吾嘗觀先天之數,吾有七年之厄。此行倘陷不
        測,爾等宣德布政,匡扶西土,不必遣人訪我。若待災滿,自磽閬︿。
    群 臣:主公既知此行不吉,辭而勿往何如?
    西 伯:君命所召,焉敢故拒?
        (即日發駕出岐州,群臣餞送於城外,伯邑考擁住馬頭哭曰)
    伯邑考:吾父不可前去!
    西 伯:(西伯撫慰曰)吾兒不必憂慮,爾兄弟和睦,共守國家,不日吾即西歸,斷勿以
        我為念!
        (邑考只得放行。)
        
        
    8**時間: 地點:
        (一日,行至燕山下,西伯止住從者,暫停筠亭,少刻當有大風雨至。)
    從 者:今乃日正中天,雲收四塞,風雨從何而來?
    西 伯:吾演先天之數,今日乙巳辰,若遇己卯時,不但有大風雨,抑且當有蓋世英雄從
        地而出!
        (從者詳問其故,西伯言猶未訖,雷霧四合,暴雨淋漓,平地水滿三尺。)
        (忽聽燕山西北一聲霹靂,火光散亂,林中有胎兒啼哭。)
        (西伯急令巡之,見古墓穴中,雷震棺木,有女屍破胎,墜一嬰兒,呱呱而泣。
        ()
    西 伯:(西伯謂從者曰)此子非尋常之人,他日必為西方出力。
        (乃詢本處鄉村之人乳之。)
        (行至數里,未得乳婦,忽前有道士將近車前,長揖曰)
    道 士:侯伯何往?
    西 伯:吾承王詔入朝歌,先生何方人氏?
    道 士:小道終南山煉氣之士,號雲中子。
        (西伯慌忙下車相見,便問何往,雲中子)
    雲中子:小道因觀天象,見妖氣落於商王宮內,吾進木劍,請掃除之,不料商王昏德,反
        斬太史,以禁方士,所以吾欲遍遊天下,尋破魅之士。今觀將星落在燕山之西,
        故來此以詢所在。星辰霹靂,發於木方,此象從雷而出,今尋至此,卻又隱而不
        見。
        (西伯聞其有符嬰兒之事,即抱嬰,度與雲中子曰)
    西 伯:先生所尋將星者,莫非此子耶?
    雲中子:(雲中子視其丰神骨節大異)賢侯從何而得此子?
        (西伯以雷震之事相告。)
    雲中子:此子非俗,他日長大,必能蕩商家氛穢,但民間不能養育,小道願收入本山,恩
        養成人,教其演習兵機,以候扶真主,破妖魅,拯險溺之民。
    西 伯:然則可呼何名?以為他年相會之記?
    雲中子:即以雷震呼之,有何不可?
    西 伯:(西伯欣然曰)先生命名最為合義。
        (遂相辭而別。)
        (西伯行至數日,車馬遂入朝歌。)
        (時,姜桓楚、鄂宗禹、崇侯虎陸貫到京,四侯伯會次日入朝。)
        (時京城百姓,皆哀姜後死於非罪,惡妲己立為正宮,議論紛紛,傳於桓楚耳中
        (。)
        (桓楚聞知姜後被投摘星樓而死,放聲大哭。)
        (次日,即具表入朝,數紂王斬正宮,寵妲己,嬖費仲,荒國政四事。)
    紂 王:(紂王大怒曰)朕欲除此老賊,尚未降詔,焉敢先謗吾過!
        (喝令斬之。)
    紂 王:(姬昌、鄂宗禹及滿朝文武皆諫)桓楚為東方侯伯,縱使有罪,不可極刑,況所
        諫皆是,大王何可加以重罪?
        (紂王猶豫不決,妲己在簾內忙告紂王曰)
    妲 己:群臣皆桓楚之黨,大王若不醢桓楚之屍,何以示法?
        (紂即令醢桓楚為肉醬,貶其子姜文煥備守潼關,以楊越奇為東方侯,代守青州
        (。)
        (又下令群臣,再諫者梟首示眾,群臣俱退。)
        (鄂宗禹會同姬昌、崇侯虎)
    崇侯虎:吾等世食國祿,今主上溺於酒色,妄廢皇后,而醢大臣,豈可懼死,甘於坐視?
        明日必合表極諫,共黜妲己,以理國政,雖加以斧鉞,亦所弗恤。
    妲 己:(姬昌曰)吾觀商德將衰,不出三十年後,有革命之象。公言雖是,只恐主上執
        迷不悟耳!
    崇侯虎:(宗禹曰)天命雖有常數,然為臣當盡其職,吾必冒死而諫!
        (崇侯虎心本懼死,又恨西伯專功受賞。)
        (次日,崇侯虎先奏紂王曰)
    崇侯虎:大王昨醢姜桓楚,群臣皆服,獨鄂宗禹與姬昌互相誹謗,且姬昌妄稱能演先天之
        數,言國家不出三十年而喪。若不除此二侯,終為大王之患!
        (紂王大怒,正欲令武士監捉二侯,二侯早合表來諫,其表曰:具諫表臣鄂宗禹
        (、臣姬昌,誠惶誠恐,稽首頓首,百拜上表。)
        (臣聞聖人御極,行正道以防心;天子司民,握乾綱而宅志。)
        (所以唐堯不下階而治,虞舜惟垂拱而理。)
        (未聞有嬖寵姦淫,殄絕夫婦,斬醢大臣,妄斬太史而能平理天下者也。)
        (伏自大王御極以來,災星歷變於天下,妖氣屢出乎宮中,正大王憂國愛民之秋
        (,防心宅志之日。)
        (是故皇后乃母儀天下,無瑕玷而加極刑;妲己穢污宮室,有妖媚而寵重位。)
        (刑不上大夫,則醢姜侯,而虧先王之典;官不曠太史,則梟元銑,以失司天之
        (監。)
        (內聽師涓之樂,蠱惑聖聰;外信費仲之言,盲蔽電眼。)
        (且臣聞明王不自治,而聽治於民;不自德,而信德於天。)
        (今大王廢朝綱,變典法,上激天變,下興民怨,社稷危亡,在於旦夕。)
        (故臣等不避斧鉞之誅,直進逆耳之言,伏望繼明主之行,恢聖人之德,親君子
        (而遠費仲,黜妲己以贈正官。)
        (廣納忠諫,痛革前非,如此則天變可消,民怨可弭,而社稷穩如泰山,國祚安
        (如磐石。)
        (臣等不勝戰慄,奉表以聞。)
        (紂王覽罷,裂碎表章,大詈)
    紂 王:匹夫焉敢妄進謗言!
        (令有司推出斬首,鄂宗禹大罵不止。)
    群 臣:(群臣諫曰)姬昌素有德政,以服諸侯。大王今宣入朝,一旦殺之,西土軍民,
        必然生變。
          萬乞寬然,以赦其死。
        (紂王令斬鄂宗禹,解還姬昌。)
    紂 王:(紂謂昌曰)本欲將汝同斬,姑念汝有德西民,暫赦歸國,毋得曠我朝貢!
        (姬昌再拜謝恩而退。)
        (崇侯虎、費仲獨奏曰)
    費 仲:姬昌善理先天之數,能知未來之事,況其國大兵強,此來不殺而赦其西歸,何異
        縱虎歸山,放龍入海,後欲制之難矣!
    紂 王:吾已赦之,焉可反覆?
    崇侯虎:姬昌西歸,城中士夫必行餞送,臣請行餞,觀其有怨望之言,可乘此殺之,以絕
        後患!
        (紂王然之。)
        (次日,西伯發駕西歸,滿朝士夫,果設餞於朝天橋,崇侯虎亦在其中。)
        (酒至數巡,西伯告眾士夫曰)
    西 伯:主上偏信妲己而殃社稷,不出二十年中,其身定作煨燼矣!
        (群臣聽皆失色,不敢出言,晏罷相辭而別。)
        (崇侯虎即以姬昌之言告紂王,紂王大怒,即令雷開,率數十刀斧手,追捉姬昌
        (。)
        (時,姬昌出城三十里,在馬上自思)
    在馬上:身有七年之厄,又何安樂而回?
        (正疑思間,馬後喊聲連天,一彪人馬追至。)
        (西伯視之,乃殿前都校尉雷開也,知其是來捉己,面上並無懼色,驅馬回入朝
        (歌,與雷開見紂王。)
    紂 王:(紂王大詈)匹夫!吾赦汝回,焉得反謗吾喪於煨燼?
    西 伯:(西伯頓首對曰)非臣敢謗,此乃天數已定。
    紂 王:汝數應絕於何地?
    西 伯:臣之氣數過十二年後安休而死。
    紂 王:吾為萬乘之君,尚沒煨燼之下,汝卻安休而死,何其誣妄之甚!
        (喝令斬之。)
    紂 王:(大司徒膠鬲奏曰)大王以昌言為妄,可令其演察目前禍福,驗則赦之,不驗,
        斬亦未遲。
    紂 王:(紂即命姬昌占朝廷今日主何吉凶,姬昌即占一課曰)以臣占之,今日酉時,成
        湯宗廟,當有火災。
        (紂王弗信,囚昌於南牢,以驗吉凶。)
        (殆及黃昏,巡城兵馬果奏宗廟發火。)
        (紂王盡發衛士救之。)
        (風火相激,不能救止。)
        
        
    9**時間: 地點:
        (須臾間,七廟皆成焦土。)
        (紂王默羨姬昌之神。)
        (次日欲放西歸,費仲)
    費 仲:西伯精靈,終成大患,王既不殺,亦請囚之,待其臣子來贖,然後赦回,庶幾服
        其叛意。
        (紂王納其言。)
        (次日,降詔囚昌於羑里城。)
        (膠鬲苦諫,紂皆不聽。)
        (西伯謝罪,入於羑里城中,仰天自歎曰)
    仰 天:七年之厄,誠有定數,吾敢怨君而私民乎?
        (遂杜門不出,取伏羲氏六十四卦,次序而演之,為卦下之辭,垂世立教。)
        
        
    10**時間: 地點:
        (卻說紂王自醢姜桓楚,斬鄂宗禹,又囚西伯侯,留崇侯虎在朝議政。)
        (滿朝文武,皆緘口不言,其所言者,有祟侯虎、費仲、蜚廉、雷開、惡來一班
        (佞臣而已。)
        (故紂王略無忌憚,無所不為。)
        (畢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宋賢道原劉先生有詩云:七載艱難羑里城,卦爻禍福辨分明。)
        (玄機打透失天秘,萬古傳名號聖人。)
        (唐人韓退之作文曰:目窈窕兮其凝其重,神肅肅兮聽不聞聲,朝不日出兮,夜
        (不見乎月與星,有知無知兮為死為生,嗚呼臣罪當誅兮天王聖明。)
        (第三回 紂王作酒池肉林 西伯脫囚歸歧周)
        (紂王每欲建造高台,廣開苑囿,又恐群臣諫議,先修宗廟,復遣蜚廉、費仲,
        (在都城南陽社,環三里之地築台。)
        (高千尺,上造玉門瓊室,盡飾金珠白璧;下建瓊林御庫,收貯貨物。)
        (又令在都城,建造鉅橋,大倉數千餘間。)
        (三年未能成就,紂王不悅。)
    崇侯虎:以萬乘之君,造一台榭,何憂不就!臣請將外郡糧稅戶役,各增一倍,都城百姓
        ,則稅役不增,但調其用工服役。如此財力具備,不上三年,台榭可成,庫藏亦
        滿。
        (紂王大喜,即出詔書,重斂勞民。)
        (費仲、蜚廉將畿內之民,三丁抽一,單丁獨役。)
        (富者雖少壯則賣而不調,貧者雖老弱必驅而用之。)
        (替換督工,晝夜不息,民間不勝疲苦,勞死於台下者,縱橫枕藉。)
        (外不勝重斂者,賣妻鬻子,至於逃亡。)
        (及至七年,始得成功。)
        (費仲、蜚廉請紂王遊玩。)
        (紂王駕至台上,一見此台,高聳廣闊,畫飾瑯玕,白玉皆格,翡翠珠璣,欣然
        (歎曰)
    紂 王:非崇侯虎獻謀,費仲蜚廉效力,安得有此高台?
        (遂名其台為鹿台,封崇侯虎為大司徒,費仲、蜚廉為左右鎮殿大將軍,使其重
        (斂民財,以充鹿台之庫;厚收粟麥,以實鉅橋之倉。)
        (日與妲己賞宴於上,自謂天下崇台美室,皆不能及。)
        (然不知乃焚燎天下之財,疲苦萬民之力,始能成就。)
        (怎生見得?後人曾有四六之詞一篇,以譏之云:台高插漢,榭聳凌云。)
        (九曲闌干,飾玉雕金光采采;千層樓閣,朝星映月影溶溶。)
        (輕卉奇花,香馥四時不卸;珍禽異獸,聲揚千里傳聞。)
        (游宴者,姿情歡樂;供力者,勞悴艱辛。)
        (涂壁脂泥,盡是萬民之膏血;華堂彩色,皆收百姓之精神。)
        (絲穎錦席,空盡織女機杼;絲竹弦歌,變作野夫啼哭。)
        (真個以天下奉一人,須始信獨夫公萬姓。)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