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平台灣荷國首通商 爭澳門英人初肇釁)
    
    
2**時間: 地點:
    (話說西洋各國,大的小的,亦不能盡行說出。)
    (最大的幾國叫俄羅斯、英吉利、法蘭西、德意志、意大利、美利堅,此外又有
    (荷蘭、比利時、奧士地利亞、瑞士、西班牙、葡萄牙、瑞典、挪威、墨西哥等
    (國。)
    (與我們中國同洲,有日本、高麗二國,都是卓卓有名的。)
    (在康熙年間,先有荷蘭國人到來,幫助國家攻打台灣,因此他就在廣東的澳門
    (地方通商。)
    (後來英吉利國人也到澳門來做生意。)
    (直到雍正年間,英國商人都因他們運來之洋貨,廣東關上索賄要錢,暗地裡遷
    (到浙江舟山地方,買了或租了我們中國人地皮,造了洋房住下。)
    (到了乾隆年間,英國人到舟山的越來越多,那時中國人見了外國人十分希奇,
    (因此地方上稍有不安。)
    (那時國家下令,不准他們在舟山居住,因此英國人便不滿意。)
    (乾隆皇帝八十萬壽這一年,英吉利國特派一欽差,名叫馬甘尼,只說到天津進
    (貢,卻上了一道表文,請在舟山、天津兩處通商。)
    (那時皇上下詔不准,他們就也罷了。)
    (到了嘉慶年間,又生出許多事情來了。)
    (原來澳門是一個海島,外國人中,葡萄牙人居多,英國人就想起念頭,要趕出
    (葡人,獨一個占住澳門。)
    (嘉慶十三年,英國派一個偏將,名叫度路利,帶了兵船,只說法國人要奪澳門
    (,因此特來保護。)
    (一面就麾兵登岸,占住民間房屋。)
    (澳門的百姓不及防備,見外國兵肩荷洋槍,十分驚怕,登時罷市,紛紛逃避。
    ()
    (廣東總督吳制台探得這個消息,立刻調兵防備。)
    (不料英將度路利驀地兒就帶了三隻兵船,闖進廣東的虎門,直抵省城,麾兵登
    (岸。)
    (那時合城大驚。)
    (吳制台和那孫撫台,再有那合城的文武大小官員,正在面面相覷,嚇得手忙腳
    (亂的無法可施,忽聽得城外炮聲大起,煙燄迷天。)
    (急遣細作出探。)
    (不多時細作回報道,原來是碣石鎮的黃總兵帶了兵船,從小路抄出,把外國兵
    (船半路截住,轟死外國兵一名,打傷三名,因此外國兵船就退出黃埔了。)
    (此黃埔在廣東,莫誤為上海黃埔。)
AAA:(吳制台一聞此言,大喜,正待出城閱看,巡捕官進來稟道)驛站飛馬遞到皇上
    聖旨一道在此。
    (吳制台立刻跪下開讀。)
    (那聖旨寫道:
    (  著廣東總督速即開仗剿辦,欽此!)
    (那時官兵已集有二千五百名,無奈吳制台與孫撫台都是怕事的人,趁英國船主
    (到來,兩面調停,便將就了事,照舊和好通市了。)
    (一面把這番情形奏了一本。)
    (那時嘉慶皇上下了聖旨,切責吳制台等不依詔旨,含糊了事,就把吳制台和孫
    (撫台都撤了任,另派新總督辦理善後事情。)
    (這一場起釁,也非英國國王的本意,原來那英國公司中大班名叫喇佛,向來不
    (安本分,遇事生風,趁英將度路利從越南到來,約他起事。)
    (後來國王把喇佛革了大班的職,就此謝了中國。)
    (此後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第二回 入覲圓明園使臣辭疾 擴充公司局通事被拿)
    
    
3**時間: 地點:
    (話說那英國人在廣東做生意的,大家公議設了一個公司局,那公司局的頭兒就
    (叫做大班。)
    (廣東向來有一個海關,關上這許多當差的都是狠命要錢。)
    (外國商家販貨進口,都要抽他規費,甚至有十倍二十倍的,因此外國商家都想
    (控告。)
    (起初控在撫台衙門,那撫台不肯著緊,因循了事。)
    (到嘉慶二十一年,英國國王又派了兩個欽差,一個到廣東,名叫加拉威禮,到
    (了廣東,謁見制台。)
    (向來中國的規矩,都是叩頭行禮的,加拉威禮不肯,那時制台姓董,就也並不
    (苛求,依他外國除帽的規矩行禮了事。)
    (還有一個欽差,名叫羅爾美,跟著一個副欽差名叫馬禮遜,到了天津,只說入
    (貢,就想在皇上面前控告廣東關上要錢的情形。)
    (那時皇上派一位大臣官名叫和世泰,是滿洲人,官做戶部尚書,和尚書得旨,
    (就到天津,奉了恩命,賞那英國欽差酒席一台。)
    (向來官場規矩,皇帝賞席,須要一跪三叩謝恩,那欽差不肯跪下,這天就禮也
    (不成。)
    (歇了一天,正要進京,和尚書預先吩咐英欽差,見了皇上,照中國的規矩,必
    (須跪下。)
    (英欽差不肯答應。)
    (那時聖駕住在圓明園。)
    (這回和尚書因英欽差如此無禮,心內想難他一難,立刻催他起程,一日一夜到
    (了圓明園,因此英欽差的衣服行李都落在後面。)
    (英欽差沒有行禮,慌慌張張,就推辭患病了。)
AAA:(這一天皇上御殿傳呼,和尚書便奏道)使臣患玻。
    (更召副使,副使又不到來。)
    (天威赫怒,立刻就命還他的貢禮,派理藩院把使臣押到通州。)
    (這回事情決裂,一則英欽差不守規矩,二則和尚書也有些不是。)
    (後來天子探得這番情形,就把和尚書降了官職,一面酌量收他幾種貢禮,一面
    (著廣東制台用好話安慰英欽差了事。)
    (這回英欽差沒有覲見,因此關上要錢情形依舊無從控告,後來就弄出許多嫌隙
    (來了。)
    (到道光七八年間,廣東城外大火,燒去房屋不下千餘間,沿城一片都是荒場白
    (地。)
    (那時外國商家的公司局,就趁此多占些空地,以便多造洋房,占下空地約有裡
    (許。)
    (後來本地百姓要找自己的地皮,預備重建房屋,卻多被外國人占去了。)
    (因此百姓不服,在制台衙門控了一狀。)
    (那制台是個姓李的,因因循循,也不留心理會。)
    (後來制台走了,又控在撫台衙門。)
    (撫台姓朱名叫桂楨,卻極有威名,外國人都怕他的。)
    (那時朱撫台看了稟帖,立刻著南海縣派了差役,拆去洋房,把所占的地皮全數
    (給還百姓。)
    (一時百姓歡聲動地,都稱道好官難得。)
    (你道外國人為何見了凶就怕的?原來地理上做起,自然人人都服。)
    (那怕事的官一味糊塗,專講巴結,豈知越弄越壞?若使從道光年間直到如今,
    (個個好像朱撫台一般辦法,目下中國何至如此吃虧?可惜中國十八省,好像朱
    (撫台一般的官,十個中也無一二個。)
    (目下外人要東就東,要西就西。)
    (鬧教的事,多是這許多愚民聽信謠言,或與教為仇,聚眾鬧事,燒燬教堂,總
    (是弄得不可收拾。)
    (到後來不問情由,將為首的正法,賠款無數,電報一到,總理衙門立刻行文。
    ()
    (若然外國人占了中國人地皮,就沒處可告,告了也不准,准了也不趕緊查辦,
    (辦了也不過勸洋人賠幾百塊洋錢。)
    (因此小民積恨,往往弄成大事,你道是否?)
    (第三回 朱撫軍嚴辦司事 盧總督復召大班)
    
    
4**時間: 地點:
    (卻說那時在廣東的洋商,照例都不准隨帶家眷,自從設了公司,立了大班,漸
    (漸兒出入自便,不受中國的管束起來了。)
    (道光八年,有一位大班從西洋到來,帶了一個外國女人,一同住在洋行內。)
    (可恨那一個東裕洋行司事姓謝的,極會巴結洋人,特地替那個大班僱了一乘綠
    (呢大轎。)
    (因此大班和那個外國女人,天天乘轎進出,大搖大擺放肆起來。)
    (那時廣東朱撫台親身察訪,探得這種情形,立刻派差把那姓謝的司事拿到,發
    (交南海縣拷訊,加了腳鐐手拷,下在內監,不長久姓謝的就在監裡死了。)
    (那時大班有了這種光景,就故意把一尊大炮架在洋行門外,派人保守,聲稱不
    (肯罷休。)
    (朱撫台得了信息,便和制台商量。)
AAA:(制台道)只怕弄出事情,倒不好看。
AAA:(朱撫台道)他們外國人一味不講道理,我料他們也沒有甚麼本領放得出來。
AAA:(那制台道)據小弟看來,辦事寧可謹慎為妙。
    (朱撫台至此,也不便再說,只得傳喚洋行通事進來,和他委曲商量,才把大炮
    (撤去。)
    (那外國女人依舊留在洋行,只說大班患病,須要人乳,暫且留祝那時官府也含
    (糊了事。)
    (你道當年洋商不過多帶一個外國女人,並不是實在犯禁的東西,朱撫台尚然如
    (此不依,與目下的洋商,豈不是前後大不相同。)
    
    
5**時間: 地點:
    (再說洋商所設的公司局,那大班往往把持生意,就是他們洋商自己也多恨他。
    ()
    (道光十年,英國國王就把公司大班都撤去了。)
    (你道這個機會,豈不是難得麼?一則洋商沒有頭兒管束,生意也好做些。)
    (一則大班走了,這班洋商中國官就壓得下去。)
    (廣東自從大班一去,便安靜無事。)
    (你道這個機會,豈不是難得麼?咳!不料道光十四年,來了一位盧總督,糊糊
    (塗涂,聽信了奸細的說話,倒反奏了一本,要請英國再派一個大班頭兒過來,
    (就此鬧出許多嫌隙了。)
    (話分兩頭。)
    
    
6**時間: 地點:
    (卻說英國國王原來並不定要派大班來,卻得了中國的照會,因此便立刻派了一
    (個領事,名叫律勞卑。)
    (原來領事就是做大班,從前叫大班,目下都叫做領事。)
    (那律勞卑到了廣東,匆匆沒有預先報明地方官。)
    (盧制台也不細心問明,只道那領事是私下來的,不肯收納,派人押到澳門。)
    (那律領事在澳門歇了幾天,便趁船回到英國,稟明瞭國王。)
AAA:(國王道)這也是你自己不照規矩,莫怪中國不肯收你。如今我另派人罷。
    (國王諭畢,律領事便退出來。)
    (第二天,國王下詔,再派了一位領事,名叫義律。)
    (那義律卻極有才幹,後來到了中國,糾纏不清,都是他弄出來的。)
    (你道當時兩個好機會,一件是不用大班,一件是派來這位沒用的律領事,不料
    (兩個好機會,都是錯過了,豈不可恨!)
    (第四回 設巡船私受規銀 派欽使大燒煙土)
    
    
7**時間: 地點:
    (卻說鴉片煙一物,出在印度,康熙年間,運來中國,只說是西洋藥材,因此叫
    (做洋藥。)
    (乾隆年間,每年外國運來鴉片煙土,不過二百多箱。)
    (嘉慶元年,就禁止不准進口。)
    (後來洋商私下售與中國人,每年約有二三千箱,都是躉在澳門的。)
    (道光初年,官府又嚴禁洋煙進口,洋商便把煙土寄在零丁洋海面躉船中,私下
    (運入內地。)
    (起初躉船不過五隻,煙土不過四五箱。)
    (道光六年,李制台設了幾只巡船,原要巡緝洋商私運煙土,不料巡船上每月反
    (私受洋商銀三萬六千兩,放他煙土進口,因此躉船多至二十五隻,煙土多至二
    (萬多箱。)
    (道光十二年,盧制台把巡船撤了。)
    (道光十七年,鄧制台依舊設了巡船,卻好又派著一個要錢的韓副將,外國人就
    (和韓副將通同作弊,言明私放一萬箱洋藥,特地送副將一百箱,只說拿獲的私
    (土,就此報功。)
    (韓副將因此反得了賞戴花翎,升了總兵,洋煙進口後來就有四五萬箱了。)
    (你道如韓副將這般要錢,中國事如何做得好?時勢敗壞,都是這班要錢的貪官
    (肇出禍來。)
    (目下時勢,京城裡的官,第一個要錢,一層一層都要錢,結底都在百姓身上敲
    (出。)
    (做京官的專靠外省炭敬,做督撫司道的專靠屬下孝敬,做知縣的專靠在錢糧上
    (沾一點光,做武官的專靠在兵餉上沾一點光。)
    (目下買辦槍炮的委員,竟有侵吞了銀子買了外國的舊槍就此了事。)
    (然後軍營內試了一試,都是沒用的,你道可恨不可恨?)
    
    
8**時間: 地點:
    (卻說那時洋商通同巡船私運煙土,這個信息傳入京城,有一位鴻臚寺正卿黃公
    (,把這番情形奏了一本。)
    (道光皇帝就派了一位欽差大臣,姓林,官名叫則徐,福建的人,後來就稱林文
    (忠公。)
    (林欽差奉旨出京,到了廣東,立刻下令查辦。)
    (原來那販煙的洋商,一個名叫查頓,一個名叫顛地,那查頓聽見這個風聲,就
    (逃走了。)
    (那顛地沒有知道,被林欽差拿住,叫巡捕看守起來。)
    (一面用竹排把省河斷住,不准來往,發了一角文書,勒令把零丁洋念五隻躉船
    (所有煙土盡數獻出;一面把韓副將請旨革職;一時大快人心,洋商就此氣沮。
    ()
    (這年二月,各洋商把所有煙土,統共二萬二百八十三箱,差了幾個通事,押到
    (虎門。)
    (林欽差同鄧制台都親到收訖,每箱又格外賞了洋商茶葉三斤。)
    (那時林欽差奏了一本,說道煙土業已收齊,目下還是派人解送到京,還是就地
    (燒去,請旨施行。)
    (道光皇帝得了奏本,天顏大喜,下了一道諭旨:著即在廣東海口燒燬,欽此!
    ()
    (林欽差接到諭旨,立刻派了五百名兵勇,在海灘高堆上週圍做了棚子,中間開
    (了一個大池子,下面鋪了石灰,把那煙土堆得像小山一般,安排定妥,點起一
    (把火來。)
    (那時廣東的百姓,聽說火燒鴉片煙,大家歡天喜地。)
    (男的女的,老的小的,村的俏的,這一天人山人海,來看的不計其數。)
    (就是外國人,在海面上小舢板上看的,人也不少。)
    (只望見火光一片,烘烘烈烈,比失火還要利害些。)
    (不多時,將那二萬多箱的煙土,盡燒成了一堆煙灰。)
    (第二天,林欽差就命在那池子邊開了一個水門,通到海口,午刻時候來了二個
    (大潮頭,把這許多毒煙衝得乾乾淨淨,百姓個個拍手稱快。)
    (你道那時大燒煙土,中國何等體面,目下幾千幾萬箱聽憑他運來運去,沒人顧
    (問,豈不羞死?)
    (第五回 議章程稟命國王 停貿易勒交人犯)
    
    
9**時間: 地點:
    (卻說那時洋商大班律勞卑回國之後,國王改派義律到來。)
    (那義律是外國極能乾的人員。)
    (林欽差燒了煙土,一面下了一個號令:第一條,不准外國躉船停在海口。)
    (第二條,外國進口貨船,倘有夾帶鴉片,船貨一並充公。)
    (那西洋美利堅各國都肯依了,獨有義律第一條便不肯依,就要把躉船停在澳門
    (海口。)
    (林欽差不准。)
義 律:(那義律便見了林欽差)這個章程,須要稟明我們國王;目下且把貨船開回西洋
    ,暫停生意。
    (就把林欽差賞他的茶葉一齊差通事送還不要,這事就擱起了。)
    (此番林欽差不肯通融,也是失算。)
    (後來愈弄愈壞,不如就此寬他一步,我中國倒全了體面。)
    (譬道如今這種情形,有什麼條約,都是外國人作主的;若使林欽差生在今日,
    (氣也氣死,那裡看得過呢?)
    (照今日的情形,各省督撫之中,要找一位像林欽差不肯通融的,一般真也是難
    (得。)
    (京城裡總理衙門怕外國人如同老虎一般,無論外省一個教士,一個洋商,一些
    (事情,打一個電報到總理衙門,立刻照辦。)
    (官場中見了外國人案情,知縣搖頭,知府不管,道台不敢響,臬台不敢說,藩
    (台說聲外國人是,撫台說聲外國人不錯,就此好了了結,不好了也巴不得含糊
    (了結。)
    (若使林欽差生在今日,氣也氣死,那裡看得過呢?)
    
    
10**時間: 地點:
    (且說這年五月裡,忽有一隻英國的貨船行到尖沙嘴地方停船歇夜,有兩個外國
    (水手上岸遊玩,那鄉下百姓聽說有外國人來此,男男女女都來觀看。)
    (不料那外國水手不問情由,逢人便打,打死了一個鄉下人,姓林名叫維喜。)
    (那時水手自知弄出人命,事機不妙,便飛步奔回船中,開船逃走。)
    (後來姓林的苦主告到林欽差衙門,林欽差就下了一角文書,只得捉了五個黑皮
    (外國人拿了充數,那水手正凶到底不肯交出。)
義 律:(這年七月,林欽差又發了一道照會)英國人目下既不做生意,何用在澳門耽擱
    ?
    (那英領事義律就反轉面皮,帶了家眷,同了五十七家洋商,立刻由船出口。)
    (此番決裂,實是義律無理,不把兇手交出,林欽差卻沒有一些不是。)
    (外國人打死中國人,理應抵命,做領事的理應把兇手交出。)
    (況且兇手是貨船水手,有商家可查,又不是尋常閒民,查拿不易。)
    (何以義律只拿那黑皮外國人了事?豈不是故意釋放麼?目下外國人殺了中國人
    (,連了事的黑皮外國人也不肯交出,不過教兇手出了幾個錢給了苦主就此了案
    (。)
    (照此看來,像當年林欽差這種認真,豈不是難得麼?)
    (第六回 九龍山炮擊洋船 長沙灣火焚夷艇)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