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廉老兒念風雪冷濟饑人 葛神仙乘天災巧指吉地)
    (詩曰:
    (  富貴功名命所遭,命遭絕不爽分毫。)
    (王侯縱貴時能遇,飲啄雖微數莫逃。)
    (石季不謀偏獲利,劉蕢苦讀也徒勞。)
    (試思造命憑何計,惟有施仁積善高。)
    
    
2**時間: 地點:
    (話說前朝,湖廣孝感縣城外鴻漸村地方,有一鄉民,姓廉名野,表號小村。)
    (其妻潘氏,早生一子,取名潔兒。)
    (夫妻三口,是磨豆腐為生,又兼賣些冷酒過日。)
    (這廉小村為人忠誠樸實,雖是一個窮漢,卻專喜行些善事。)
    (見人饑餓,便肯留他來家來吃飯;見人寒冷,便肯將舊衣服與他穿著。)
    (故此遠近之人,皆稱他為廉善人。)
    (我且問你,他一個做小生意之人,只好日趁日活,如何得能有餘,行此善事?誰知行善
    (只論心不論人。)
    (這廉小村本心生來惻隱,每日做了生意,到晚來結帳,將一日所賺的銀錢,扣定了一日
    (食用盤纏,餘下的他便盡著為施捨濟人之用。)
    (正所謂『存心無大小,積德不嫌多』。)
    (又喜得妻子潘氏,也一心一意幫助丈夫,連她績麻拈苧的銀錢,俱湊著與廉小村作善事
    (濟人。)
    (如此行善,已非一日。)
    (忽一年深冬時候,一日彤雲密布,朔風透體,早霏霏揚揚降下一場大雪。)
    (怎見得?但見:柳絮漫漫,梨花片片。)
    (四下裡朔風緊,亂煽鵝毛;半空中陰氣濃,碎裁鶴翅。)
    (投林鳥東西飛,沒處尋巢;行道人南北走,從何覓路?縷縷銀絲,銀絲結就玉樓台;紛
    (紛玉屑,玉屑妝成銀世界。)
    (團成陣,壓損溪梅不放花;結作冰,凍癡簷雀無聲叫。)
    (果然是:
    (  日月無光冷氣侵,埋藏青綠蓋紅塵。)
    (已掩大地冬收盡,不信乾坤還有春。)
    (這一場大雪,只下得連宵達旦,將廉小村磨豆腐的水缸都凍成一塊。)
    
    
3**時間: 地點:
    (此時路絕人稀,哪個還想做什麼生意。)
    (廉小村夫妻、母子坐在門前,只將些榾櫝柴煨做地爐烘火。)
    (正燃烘著,忽見一個人。)
    (破衣破帽,像花子一般,赤著雙腳,在雪中走過。)
    (廉小村看見心中甚是不忍,連忙招手道)
廉小村:走路的老兄,這樣大雪,你在雪中行走,可不凍壞了。且請到我家歇息歇息,吃碗熱茶,
    等雪緩些再走何如?
    (那人聽見便回過頭來,笑嘻嘻)
葛仙翁:原來你老人家倒有些善心,可敬,可敬,只得要領情了。
    (因走上階頭。)
    (廉小村見他肯來,不勝歡喜。)
廉小村:(因在爐中斟一杯熱茶與他吃)我看你身上單薄,可到裡面來,火上烘烘,也得些暖氣。
葛仙翁:(那人道)我是個窮人,又是個外人,怎好進來烘火。今感你好意,我只在此階簷站立,
    等雪略住些就去,也就夠了。
廉小村:人身俱是一樣,有什窮富,何分生疏。況且這等大雪,哪個頂著鍋灶走,你到哪裡去覓食
    。不如暫住我家,粗茶淡飯,住一日。等天好了去也不遲。
    (便一手將這人扯了進門,到火邊大家同烘。)
    (那人不勝歡喜。)
    (過不多時,潘氏就去洗鍋抹灶,收拾飯來。)
    (廉小村竟與這人共桌同吃。)
    (吃完,到了夜間,就在外面一間,將些稻草與他做鋪,和衣而睡。)
    (正是:
    (  堆金積玉有時虛,積德從來不負吾。)
    (吐火葛翁來示引,犁牛早已育麟駒。)
    (你道這窮人是誰?原來是葛仙翁。)
    (他見瑞雪飛揚,變幻了道相,來踏這些玉屑瓊瑤,以作道家遊戲,不期遇著廉小村。)
    (見他有些善念,久種善根,因動了個救度他的念頭。)
    (但以道眼觀之,卻見廉小村夫婦心雖好善,卻非修真了道的骨格,又無超凡入聖的根基
    (。)
葛仙翁:(因想)看他廣種福田,只好為子孫功名計耳。
    (又看潔兒,也只平常。)
葛仙翁:(因又想)他既種善根善緣,固自有在。但遇我一番,又憐寒推食有些善心,何不指他一
    條富貴榮華之路,以啟後人精進向善之功。
    (算計定了,方才睡下。)
    (睡便睡下,因見他單牆薄壁,夫婦三人怕寒畏冷。)
    (他便在草鋪中暗暗的將口張開,吐放出三昧火氣。)
    (頃刻間,滿屋中熱氣騰騰的起來。)
    (廉小村三人一覺醒來,覺得暖氣蒸人,微微汗出。)
廉小村:(廉小村因對媽媽說道)我們蓋了棉被,又蓋上衣服,故此暖熱,那人和衣睡在草鋪上,
    不知怎麼樣冷哩。
潘 氏:你也想得是,何不將我們蓋的衣服揭了去,與那人蓋蓋也好。我們有棉被,料想也不冷了
    。
廉小村:這說得是。
    (因爬起來穿上棉襖,卷了兩件蓋的衣服,走到外間,要與那人遮蓋。)
    (不期走到外間,只覺外間的熱氣騰騰比房中的更暖,再走近鋪前,早聽見那人鼻息如雷
    (,睡的甚熟,知道他不甚冷,遂不打動他,仍抱了衣服進房,對媽媽說道)
廉小村:原來天氣變了,外間並不冷。那人睡得濃濃的,我故不去打動他。
潘 氏:天氣變,明日定然天晴,好做生意。
    (二人說罷,依舊睡了。)
    (到了天明,葛仙翁恐怕露相,忙斂氣熄火。)
    (及廉小村起來,依舊寒氣侵入,還是一天風雪,心下大驚。)
廉小村:(因忙到外間問那人道)你昨夜可冷麼?
葛仙翁:(那人笑道)冷是冷,我卻不知道。
廉小村:你可熱麼?
葛仙翁:(那人又笑道)熱是熱,我也不知道。
廉小村:做個人,怎麼冷熱俱不知?
葛仙翁:(那人又笑說道)我們是熬煉就的身軀,總不受陰陽相摩,寒暑剝復,故不知也。
    (廉小村聽了不解其意,便去開門看天。)
    (早見雪壓天低,四下裡俱變了銀妝成粉鋪就的世界,雪尚不止。)
    (廉小村忙將門關上,伺候飯煮熟,同著那人吃了。)
    (廉小村遂取了一個小布袋,又取了雨具,因對那人說道)
廉小村:你在此坐坐,我到前面買了豆子便回。
    (說罷,就出門去了。)
    (那人見他去遠,因對潔兒說道)
葛仙翁:我也要到前村,尋一個人說話,去了就來的。
    (也竟自去了。)
    (過不多會,廉小村回家將豆子放下,抖去了身上的雪,卻不見了那人。)
廉小村:(便問媽媽與潔兒道)那個人哪裡去了?
潔 兒:(潔兒道)爹爹出門,他也出門去了,說是就來的。
廉小村:(廉小村聽了甚是不悅道)真是妳們婦人孩子家識見淺薄,一個窮人能吃得我家多少,這
    雪又不是整年下的。況且這般寒冷天氣,這人身上衣服又少,如何放他出門。畢竟是妳娘
    兒兩個咕噥了幾句,他住得不安穩,故此冒雪而行了。若是有人收留還好,倘若沒人留他
    ,他又忍氣不肯回來。只怕凍死在荒郊,也是有的。
    (遂將媽媽並兒子埋怨不了。)
    
潘 氏:(潘氏只得說道)我母子在家,並不曾與他說話。他自己要去,又不曾趕他。他原說就來
    的,你不要錯怪了人。
廉小村:(廉小村聽了冷笑道)一個人能鑒貌辯色,他又不是娃子家,難道看不出人的嘴臉。古語
    說得好,禮貌衰則客去。妳們的嘴臉,想是有些難看。他見了自然坐不住,何必要趕。妳
    只看他如今可來了。
廉小村:(過了一會)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妳也不想想,妳若在雪中行走,冷也不冷?只怕你如
    今烘著火,還叫冷哩。
    (媽媽被老兒瑣碎了一番,只得忍氣吞聲,不敢言語。)
    (正是:
    (  真人絕不與人知,去去來來任所之。)
    (若有一誠能感動,便教去了有來時。)
    (到了次日,雪霽天晴。)
    (廉小村依舊做生意過日。)
    (不知不覺已過了殘年。)
    (到了正月初三,廉小村同著媽媽、潔兒正在堂中吃飯,忽聽得門前有人叫道)
葛仙翁:老善人在家嗎?
    (潔兒連忙走出去一看,卻就是去年不見的那個人。)
潔 兒:(便滿心歡喜,意似拾了一件寶貝的一般,連忙回身叫將進來道)爹爹你舊年怪我不留的
    那個人,今日喜得又回來了。如今在外面叫哩。
    (廉小村同媽媽聽了,連忙放下碗箸,慌忙出來見他。)
    (那人見了,將手一拱,笑嘻嘻的說道)
葛仙翁:老爹、奶奶,新年納福,不作揖了。
廉小村:你舊年為何不別而行?倒叫我記念不了。
潘 氏:(潘氏也說道)只因你去後,我被這老兒日日埋怨,說我不留你打發你走的。
葛仙翁:(那人笑道)老爹不要錯怪,奶奶也不要著惱。當日我去時原打帳就來,不期有事耽擱,
    直至今日方來見你。
    (廉小村喜之不勝,就留他吃飯。)
    (那人也不推辭,竟坐下就吃。)
    
葛仙翁:(吃完忽抬頭見後屋點著香燭)裡面是供養著什麼菩薩?
廉小村:不是菩薩,是先母的靈柩。因是新年節下,方才拜過,香燭還不曾點完。
葛仙翁:(那人道)我看你年將五十,為何不使先人安葬,尚然露柩停棺。況且入土為安,為子的
    焉可不念?
廉小村:非是不念。只因家貧無力,一時又尋不著塊地土,故至今尚不能如願。
葛仙翁:(那人道)你既要葬,我倒有塊好地,指與你葬了母親吧。
廉小村:(廉小村忙問道)你的地在哪裡?要價多少?容我慢慢設法。
葛仙翁:(那人笑道)我一個窮人。如何得有寸土。這塊地乃是一個鄉宦人家的。
廉小村:(廉小村笑道)你來耍我了。我一個做小生意的人,如何有這力量,要得大人家的地土做
    墳?只好做夢罷了。
葛仙翁:(那人笑道)我不耍你。這塊地雖然他家不肯賣,卻有一段機緣,包管你唾手而得,只當
    承你與我相處一場,作個謝禮。
葛仙翁:(因說道)這地在雲夢縣葛藤山中,寅山辛向。我曾訪過這塊地,是你東村毛推官家的。
    他家不出十日之內就有禍事。你到那時備幾個盒兒送他,後來你討他這塊地,他自然肯送
    的。你得了地,那時我自來指點你葬就是了。
    (廉小村聽了,口中雖然答應道)
廉小村:多承你好情。
    (心內好生不然,還打算再細細問他,那人說完早立起身來要走。)
    (廉小村再三留他過夜,那人不肯,竟自徜徉而去。)
潘 氏:(潘氏因對廉小村說道)這人今日為何說這些謊話?現今毛鄉官家好端端的,怎知他家有
    事?就是有此事,我們一個小人家,也不好送盒與他。況他又不是什麼神仙,如何曉得。
    只好當做笑話罷了。
廉小村:他方才說毛家十日內有禍,且過十數日,看他應驗不應驗。
    (於是大家不題。)
    (遂不知不覺已過八日,又是十三上燈時節,家家點燈,慶賀元宵。)
    
    
4**時間: 地點:
    (卻說這毛推官,名羽,字用吉。)
    (少年及第,曾做過福建延平府推官。)
    (因他有些愛錢任性,又被仇口生釁,當道參劾了歸家。)
    (他雖然歸家,而家中的山場田地倉庫連廒卻有無數。)
    (只恨年近五十,房中姬妾雖多,並無生育,只得奶奶白氏生了一個女兒,尚未週歲。)
    (只因這日是上燈之夜,與奶奶及姬妾們飲酒,叫人競放花炮,不期一個火星爆在梁鬥之
    (內,人俱不知,既而酒完,各人安寢。)
    (到了三更時分,那火星在梁鬥中發作起來。)
    (一場大火,端的非凡。)
    (只見:
    (  烈燄為災,一霎時照得滿天雪亮;祝融作禍,頃刻間燒得遍地通紅。)
    (乍見了,還疑是火樹上放出銀花;再看時,早已知星橋邊焚熔鐵鎖。)
    (驚欲死,鼇山上降來赤帝;嚇殺人,花燈裡滾出火龍。)
    (最怕是金蛇萬道上下飛,可畏是烈電千層前後閃。)
    
    
5**時間: 地點:
    (忽然的烽火五更,端不減咸陽三月。)
    (霎時間風添火勢,火乘風威,一家人俱在夢中驚醒,爬起來手忙腳亂,都來救護。)
    (爭奈風大火烈,救了這邊那邊又著,竟沒一頭處。)
    (又是半夜三更,雖有附近居鄰曉得是毛家失火,又因毛羽往日為人不睦鄰里,故此只有
    (人來看火,並不用力救火。)
    (雖有些家人,又只顧收拾自己房中的物件,一任他逐處延燒。)
    (毛羽沒法,只得保著家眷,躲避在三間小破房中,婦女哭哭啼啼。)
    (燒到天明,許多廳屋樓房,竟成了一塊白地。)
    (這夜大火遠近皆驚,家家俱起來觀望。)
    (廉小村夫婦也驚醒了起來,只見滿天通紅,不勝驚駭,連忙問人,俱說)
居 鄰:是毛推官家失火,房屋盡皆燒完,這是天報他也。
    (廉小村聽了甚是驚訝,因對媽媽說道)
廉小村:那人之言絲毫不爽。就不是神仙,也有些意思。明早只得要依他了。
    (到了天明,廉小村果然買了四樣吃食,自己挑著,望火場上走來。)
    
    
6**時間: 地點:
    (此時煙火尚未盡熄,只存得西邊幾間小房。)
    (廉小村曉得做官的住在裡面,遂一逕挑入,將盒盤歇下。)
    (毛羽正在那裡勸解奶奶。)
廉小村:(廉小村忽叫一聲道)老爺、奶奶昨夜受驚。
    (毛羽看見,認得是賣豆腐的老兒)
毛 羽:你來做什麼?
廉小村:小人忝在鄰居,久蒙老爺護庇,今見老爺回祿,心甚不忍,聊獻野人之芹,以展寸念。望
    老爺奶奶飭收。
    (毛羽聽了,暗想)
毛 羽:我今早在火場上走著,這些小人俱說這或是天報我家。不但不來歎息,反生歡喜之心,使
    我好生不快。就是我往日這些親族中,這時候也不見著人來問一聲。這個老兒,往常又無
    恩惠到他,倒有個憐我之意。不意塵埃中原有好人。
毛 羽:(遂不勝感激道)我遭此一變,向來受我恩惠者頗多,今見我至此,遂不相顧。你卻與我
    素不相識,從無好處到你。你為何倒有些好心,肯來看我?真不啻漂母一飯。我不好卻你
    的好意,且領你高情,日後再謝吧。
    (廉小村見他肯收,便千歡萬喜道)
廉小村:老爺說這話,小人怎敢當也。
    (毛羽遂著人收進。)
    (眾姬妾丫鬟僕婦亂了一夜,腹中正然饑餒。)
    (忽見有人送進飲食來,便一齊來收,各人分吃。)
    (打發了這老兒去後,毛羽問明,方知是前村磨豆腐廉老兒送來的。)
    (奶奶也甚感他。)
    (正是:
    (  交人若在患時交,些小慇懃念不消。)
    (何事世人偏不悟,專從熟處去呵泡。)
    (原來毛推官房屋器用雖被燒燬,喜得官資黃白之物,卻埋藏地下,未曾打動。)
    (只得取出來,連夜鳩工蓋造,不兩月成功,依舊蓋得畫棟雕樑,亭台樓閣,比前更覺華
    (麗。)
    (毛羽既經了這番火災,親耳中聽見這些人笑他罵他,也就漸漸回心改過從善,結好鄰里
    (。)
    (有幾個親戚朋友,最稱相好,自被回祿之後,竟疏疏冷冷,不來探問。)
    (今見他重新興頭,方才買禮物來親熱。)
    (毛羽撇不過情面,只得治酒留飲,心下待要輕薄他幾句,又恐怕傷了厚道。)
    (欲要一昧包容,又恐他不知慚愧。)
    (因想個主意,等酒席備完了,隨叫人去請賣豆腐的廉老爹來。)
    (廉小村見請,慌忙走來問道)
廉小村:不知毛老爺有何事呼喚?
毛 羽:向日遭火,承你送盒高情,甚是感激。今又蒙諸親下顧,故薄治一杯,請你來同坐坐,以
    表寸心。
廉小村:(廉小村聽了驚遜道)小老兒一介小人,怎敢與老爺相公同飲。
毛 羽:我敬你是個不趨炎棄冷的高人,所以請你,你不消謙得。
    (況鄉黨敘齒,竟叫他坐了首席。)
    (廉小村推辭不得,只得將椅子扯偏些坐了。)
    (眾親友看見,殊覺沒趣,卻無法奈何,也只得坐下同飲。)
    (大家飲了半晌,毛羽先問些外邊的閒話,然後問及廉老兒家事)
毛 羽:你做此生意殊覺辛苦,倘有用力的所在,不妨與我商量。
廉小村:(廉小村連忙說道)小人自幼經營此業,幸喜食少用疏,遣過歲月,倒也相安。只有一事
    在心,日夜不安。
毛 羽:(毛羽忙問道)你有何事?可對我說。
廉小村:只因家貧,無力葬母,近日尋了幾塊地,又因價高,故此憂愁。
毛 羽:這有甚難處之事。我家山場田地各處俱有,你若要地,揀中意的送你一塊何如?
    (廉小村聽了,不勝大喜道)
廉小村:若得老爺天恩,賜得寸地,存沒沾恩矣。
毛 羽:你去看,中意了,來對我說。
    (廉小村吃完酒,別了來家,心中甚是快活。)
廉小村:(因對媽媽說道)果不出那人所言。我明日去見,只得要他這塊地了。
    (過了數日,廉小村遂來見毛羽說道)
廉小村:前蒙老爺吩咐。小人已看了葛藤山中一塊小地,是寅山辛向,四址俱開明白。只不知老爺
    心下如何?
毛 羽:這塊地,我已叫人看過,俱說不佳。你為何揀了?
廉小村:老爺是科甲流芳,墳山必要來龍雄壯,氣象軒昂,方得合局。今小人只不過使先母入土為
    安,又焉論地脈。
毛 羽:(毛羽點頭說道)即是如此,你去安葬罷了。
廉小村:為母求地,必求老爺示價,方得有據,後來便於子孫奉祀,免人議論。
毛 羽:(毛羽聽了躊躇道)你這話倒也不差。我今日與你一個憑據。
毛 羽:(遂走到書房中寫了一張賣山文券,付與廉小村道)你執此為據,不須疑慮了。
    (廉小村見他慷慨寫紙,連忙雙手接了,就在地下磕頭道)
廉小村:蒙老爺施恩,慨贈墳山,不獨生人感德,先人亦感恩於地下矣。
毛 羽:(毛羽連忙扶起道)些小之事,何消如此。
    (又坐了半晌,方才謝別而歸。)
    (正是:
    (  深山未必沒奇阡,有福之人方穩眠。)
    (若不行仁並積德,空教好穴臥啼猿。)
    (廉小村得了這張文契,如得了異寶,禮貌回家。)
    (只因這一番,有分教:
    (  久矣蕭條陋巷,突然甲地連雲。)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蔭功獲報老蚌生珠 明眼識人野蒹倚玉)
    (詞云:
    (  天雖有竇,因果從來不漏。)
    (莫笑牛犁,體嫌蚌老,偏產承家華冑。)
    (眼兒即溜,早識他是個麒麟在廄。)
    (有時展足,一旦沖霄,方知不謬。)
    (右調《柳梢青》)
    
    
7**時間: 地點:
    (話說廉小村得了毛家這張賣山文契,滿心歡喜,忙作謝回家,細細對潘氏說道)
廉小村:前日那個人,真是個活神仙,言言皆驗,句句不爽。這塊地定有些妙處。今既得了,但不
    知他幾時來指引我安葬,又沒處去通個消息去尋他。
潘 氏:他原說得了地再來。他前言既準,後來自然不差。你且將下葬的事料理起來,等他罷了。
廉小村:這也說得是。
    (遂將這些下葬之事細細料理。)
    (不消數日,一應停當。)
葛仙翁:(正然盼望,忽見那人三不知走到面前,叫一聲)廉善人,你的福緣到了,我來也。
    (廉小村突然看見,不勝歡喜。)
廉小村:(連忙請了他進來說道)你不但是一位前知的神仙,竟又是一位有恩有信的聖人了。怎知
    我諸事齊備,恰恰走來?
葛仙翁:(那人道)既許了你,怎麼不來。
廉小村:其餘件件俱完,只有方向時日,候你來指明。
葛仙翁:(那人道)寅山辛向,久已對你說明。若問時日,不消另選,隨你幾時到山,你只看但有
    一個帶鐵帽子的人走過,便是吉時。你就安葬蓋土罷了。
廉小村:(廉小村聽了暗想道)一個人怎麼帶起鐵帽來?
    (因見他從前說話句句驗過,便不好細問,只得半信半疑。)
廉小村:(因又說道)我蒙你指示,得地葬母,其恩非淺。我一向混混帳帳,也不曾請問你姓名住
    處,求你說明,我也好時時感念你一聲。
葛仙翁:(那人聽了哈哈大笑道)你要問我家鄉姓名,待我寫出來念與你聽。
    (廉小村因取了一幅素紙,那人一面寫,一面念與他聽道:
    (  我雖是草裡安身,便渴殺了也點水不沾唇。)
    (要問名,何足問,只不過是個山人。)
    (若論爵在侯伯之上,奈何飛不去,將兩翅壓在下,若相並之魚鱗。)
    (世上人,我眼昏昏認不多幾個。)
    (他若是識得我,想將來決不是個凡民。)
    (佛菩薩一昧空,笑我貪生怕死;孔聖人大居正,又錯怪我走錯了旁門。)
    (誰知我有些影,未必全假;無定形,又未必全真。)
    (若肯向此中細味,則我依稀彷彿已現了元神。)
    (那人寫完念完,廉小村聽了竟茫然不懂,又不好再問。)
    (因拿著那幅紙,只管沉吟。)
葛仙翁:(那人笑道)你不必沉吟,等你新養的兒子中了舉,你將此字問他,他自然知道。
    (廉小村只得將他寫的紙兒,折一折收了,又叫潘氏收拾飯請他。)
葛仙翁:(那人道)我今日有人請我,改日再來擾你。
    (說罷就走。)
    (廉小村再三留他不住,只得)
廉小村:你幾時再來走走?
葛仙翁:(那人笑道)等你兒子做官、你做封君,那時機緣到日,我自然再來會你。
    (說罷如飛而去。)
    (廉小村見了,不勝驚又不勝喜,凡事不敢不依他。)
    (過了兩日,因將母親的棺材僱人槓抬出殯,就有左近親鄰曉得廉小村出喪,俱來相送。
    ()
    (不一時送出村口,廉小村再三拜辭了眾人,自同潘氏與潔兒扶著靈柩,望葛藤山來。)
    (不消半日,早已抬到。)
    (眾人知道廉小村不揀時辰,便七手八腳墾開土穴,就要下棺。)
    (廉小村見了,連忙上前止住道)
廉小村:列位且慢些。我落葬雖不揀時辰,卻要等一個人來。
    (眾人聽了只得住了手,等了一會不見人來,眾人都不耐煩起來道)
抬棺甲:一個荒山之內,除了我們這起出殯,還有哪個人走來,不知你等的是個什麼人?
廉小村:(廉小村只得說道)我要等一個戴鐵帽子的人來,即便入土。
抬棺甲:(眾人聽了一齊大笑道)你老人家想是呆了。等了半日,連人影也不見一個走動,怎能得
    有戴鐵帽的人走來。若說戴鐵帽,除非是戴盔。這裡又不下操,又不廝殺,誰人戴盔走路
    。
    (廉小村見眾人著急,只得安慰他們道)
廉小村:列位不要性急,總是今日一日的事,回去請你們。
抬棺甲:(眾人說道)要等等何妨,只怕空等了。且問你等的這個人,還是你約下的,還是他來送
    殯的?
廉小村:(廉小村搖手道)都不是,我是有個高人指點我等的。他說話每每靈驗,故只得依他。
    (眾人聽了俱掩口笑他被人耍了。)
抬棺乙:(也有人說)他老實,不會說謊。或者有得來也不可知。我們總是回去還早。
    (眾人無奈,只得耐著性兒,往左近前後閒走耍弄。)
    (不期四月黃梅天氣,風雨常多。)
    (一陣風雨卷來,眾人沒處藏躲,連忙走回,躲在棺材旁邊。)
    (正躲之間,忽見一個人遠遠的在雨中走來,下半截像人,上半截竟是一團黑氣。)
    (眾人見他走得古怪,忙一齊爭看。)
    (原來這人在城中買了一隻鐵鍋回來,遇了大雨沒得遮蓋,就將這鐵鍋頂在頭上遮雨,遂
    (慢慢的轉彎去了。)
抬棺乙:(眾人便一齊說道)這不是戴鐵帽的人過去了。
    (廉小村聽了也看見有些相像,忽然大悟道)
廉小村:正是他,正是他。煩列位替我下葬吧。
    (說不完,早風息雨止,現出一輪紅日。)
    (眾人看見,盡驚喜以為奇,遂一齊用力,將棺放下,蓋上黃土,築成一座墳墓。)
    (正是:
    (  既是山真水又真,如何馬鬣不封親。)
    (須知天理通人意,吉地應知葬福人。)
    (廉小村一個小人,怎敢想得毛推官貴人之地,就是得了地,也不知庚辛方向與戴鐵帽人
    (走過的吉時。)
    (原來都是葛仙翁念廉小村往日行善,並感他雪中留宿一段真誠,故尋了這塊吉地,埋葬
    (母親,使他子孫后來簪纓不絕。)
    (他暗立雲端中看他葬畢,完了一件報善之事,便撥轉雲頭,自往蓬萊洞府,做仙家之事
    (去了不題。)
    
    
8**時間: 地點:
    (且說廉小村將母親葬畢,便同了妻子回家,也不曉得是神仙指引,但喜完了人生一件大
    (事。)
    (遂歡歡喜喜夫妻、母子過日。)
    (不知不覺過不幾月,忽然這潘氏身粗氣促,喜酸愛甜起來。)
    (廉小村知是妻子懷孕,因驚喜說道)
廉小村:妳今五十,癸水該絕之時,為何又得起孕來?真是奇事。
    (潘氏也自驚。)
    (不覺到了十月滿足,竟又生下一個兒子。)
    (潘氏便包包裹裹,過了三朝,潘氏就下牀來,幫廉小村做生活。)
    (倏忽過了滿月。)
    (又倏忽過了週年。)
    (廉小村見這小兒子生得眉目秀麗,種種愛人,竟不像個小戶人家的兒子,因取名清兒。
    ()
    (真是光陰迅速,不知不覺這清兒早已長成六歲。)
    (父母見他舉動乖巧,說話驚人,便時常教他些百家姓、千字文。)
    (廉清只一兩遍就會。)
    
    
9**時間: 地點:
    (此時哥哥正讀著孝經、小學。)
    (哥哥苦讀不熟,他在旁竊聽了,早已朗朗背誦。)
    (廉小村見他聰敏異常,甚是歡喜,曉得此子後來不是鄉野庸流,因要送他上學。)
潘 氏:潔兒讀了幾年書,上帳的字還寫不出。況且這先生年老,學生又多,讀不出好來。不如另
    尋一個先生,送去方好。
廉小村:這也說得是。只是我村中沒有好先生。我聞得幽蘭里趙先生是個飽學,卻嫌他住得甚遠,
    也說不得了。
潘 氏:好是好,但孩子小,路上沒有照管,往來不便。等他再大些,明年送去吧。
    (因此廉清沒先生拘管,故終日出去玩耍。)
    (但他玩法與眾小兒不同,有一種驚人之處。)
    (正可謂:
    (  小兒何所愛,愛者是官職。)
    (更欲附飛龍,上天看紅日。)
    (這廉清任意游嘻已非一日。)
    (忽一日同著幾個小兒成群合伙,竟一路走到幽蘭里見幸尚書門首空闊,有個井亭,他們
    (就在亭中玩耍。)
    (玩了多時,這廉清忽對眾小兒說道)
廉 清:我們如此玩法,沒什趣味,我想這個幸尚書也不過是個人。他既做得官,難道我們就做不
    得官。何不像做戲的一般,也做個耍子,豈不快活。
小兒甲:作官耍子,果然快活。但大家都在此,哪個肯讓哪個做?
廉 清:這不打緊。這做官也不是輕易做的,原有做官的一種道理。是哪個講得出做官的道理來,
    便讓他做如何?
小兒甲:(眾小兒都歡喜道)這個有理。
巫 良:(便有一個小兒搶先說道)我想做官是個人上人了。哪個不來奉承我?我要銀子便有銀子
    ,我要貨物便有貨物,惟有放下老面孔來,貪些贓,回家去與妻子受用。這便是做官天下
    通行的大道理了。我講得如何?這官人可讓我做。
強之虎:(又有一個小兒擠出來說道)你講得做官不盡情,這官你如何做得。待我講來與你聽。既
    做官,誰不思量貪贓?但須思想善財難捨。天下的銀子貨物盡有,卻誰肯輕輕送你?若讓
    我做官,我不是板子就是夾棍,直打得他皮開肉綻,直夾得他腿斷腳折。那時人人怕我,
    我雖不貪贓,而贓自至矣。我講的道理,豈不比他的更好?
小兒甲:(眾小兒聽了俱歡喜道)這講得妙。又貪財,又酷刑,大合時宜。這官該讓你做。
    (這個小兒見眾小兒服他,便欣然將身子左一搖,右一擺,要打帳做官。)
廉 清:(只見廉清笑嘻嘻說道)若依你二人這等講來,這不是做官,是尋死了。
巫 良:(二小兒聽了驚道)哪個貓兒不吃腥,怎便是尋死?
廉 清:你只知做官可以自由自在,哪曉得官若做得小,還有大官管著哩。
巫 良:我做一個知縣,為民父母,大不過了。終不成還有人管我。
廉 清:怎沒人管,你原來全不知道,待我一氣與你說了吧。做知縣有知府管,做知府有道官管,
    做道官有都堂管,做都堂有六部管,做六部有宰相管,做宰相大極了還有皇帝管他哩。若
    像你二人講的貪贓酷刑,這些事情倘被人參奏到皇帝面前,便要拿問,拿問了,或絞或斬
    ,豈不是尋死?
巫 良:(二小兒聽了吐舌道)這等說來,這做官倒是一件苦事了。
廉 清:做官原有做官的樂處,怎說是苦?
強之虎:既不許貪贓,又不許酷刑,你且說這做官的樂處在哪裡?
廉 清:皇帝設立百官,原要他分治百姓也。若做官治得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使四方向化,百姓
    不饑不寒,那時受朝廷的上爵上賞,食朝廷的大俸大祿,豈非樂處。
強之虎:你說便說得好聽,只怕到臨時又做不來。譬如宰相只得一人,天下的知縣無數,或賢或良
    ,或貪或酷,如何訪察得盡?若訪察不盡,豈不又是一本糊塗帳。
廉 清:宰相雖說總攝百揆,卻何須去察訪天下。只消一眼看定一個好吏部,宰相的事便完了一半
    。吏部若果好,則選出的官自然得人。吏部也不須去察訪天下,只消選擇十三個好都堂出
    去,則吏部的事又完了一半。都堂若果好,則道府、知縣自循良而百姓安矣,怎麼做不來
    ?
    (二小兒聽了,俱啞口無言。)
小兒乙:(眾小兒方歡歡喜喜說道)清哥講得好。這官該讓你做。但官既有許多,你卻做哪一等?
廉 清:宰相我也會做不,吏部、都堂我也會做,道府、知縣我也會做。今且由小而大,先做一個
    知縣,審事與你們看看何如?
小兒乙:妙妙,就讓你做知縣審事吧。
廉 清:要做,凡事要認真。俗語說得好,裝龍像龍,學虎似虎。我今日做了官,你們俱要依我行
    事。叫打就打,不可違我法令。若裝得不像,就不好看了。
小兒乙:這個自然。
    (即要審事,必須告狀。)
廉 清:(因對前爭做官的兩個小兒說道)你二人還會說話,可出去商量,捏造一件事情來告狀,
    看我可審得明白?
    (一小兒因廉清奪了他的官做,正要難他一難,使他斷不出方才快活。)
強之虎:(遂出去商量)必須如此如此。
    (這邊眾小兒各分扮衙役,假做擊鼓,請老爺升堂。)
    (廉清然後將青布小衣抖了一抖,裝出威風,隨使眾小兒分列兩旁,吆吆喝喝走到亭中井
    (欄上,坐下說道)
廉 清:今日我老爺坐堂理事,凡有民間冤枉不平者,衙役不得攔阻。
廉 清:(叫左右)可將這坊告牌,抬出去。
    (吩咐完,早有一個做皂隸的小兒,將稻草編成的一扇牌插在亭旁。)
    (只見兩個小兒劈胸扭住,亂打亂扯,高聲叫道)
巫 良:冤枉!救命!
廉 清:(廉清忙叫皂快道)外面什人喧嚷?與我拿來!
    (那皂快將二人拿了。)
    (分左右跪著。)
廉 清:你二人為何不守本分,有什冤情在此叫屈?可從真說來,看你誰是誰非,我老爺與你理直
    。
巫 良:(一個小兒說道)小的人命關天,求老爺為我做主。
廉 清:既是人命重情,你且說來。
巫 良:小的叫做巫良,是本村良善居民。忽於前日,忽遭地棍強之虎圖賴小的偷麥一橛斛,統領
    多人,抄家劫殺。彼時小的驚慌潛避,妻子出奔,幼女奔走不及被他致死。小的傷心入骨
    。故告到老爺台下,求老爺為小的申冤正法。
廉 清:你且跪在一邊。
廉 清:(隨叫強之虎上來問道)巫良告你逞凶逼殺幼女,事關人命。你有何說?
強之虎:老爺不可信他誣誑,屈陷無辜,小的鄉民,因本族甚多,推小的為族長。又因麥收刈之時
    ,被人偷割,十去二三,故今年小的為首,糾合本族中互相保護防盜。不期族姪強能前夜
    失麥,走訴小的。小的以為失去之麥,無非鄰近之人竊取。故此逐家察訪。不期姪兒之麥
    ,恰在巫良家搜出。巫良見搜出真贓,希冀潛逃免罪,竟不知王章國法:私竊田中五穀,
    國稅無償,實與盜賊同科。乞老爺緝盜安民,鄉村永遠得安矣。
廉 清:他告你逼死人命,可是有的麼?
強之虎:他幼女自行塘堰淹死。與小的無干。
廉 清:你收割麥子,還是只你一家人,還是家家如此。
強之虎:(二人同聲應道)目今正當收割,家家如此。
廉 清:這麥可是家家有的麼?
強之虎:家家種田,家家有麥。
廉 清:你家這麥,可有色認麼?
強之虎:五穀原無色認。
廉 清:既無色認,為何曉得是他偷取?
強之虎:只因他家切近麥田,故知他無疑。
    (廉清聽了,因指著強之虎罵道)
廉 清:你這奴才胡說!一個收穫之時,鄉村斗粟斛麥誰家不有,又無色認,只以附近麥田,妄加
    乎民以莫須有之罪。逞凶聚黨,沿門搜索,使他夫妻驚避,母子失散,以致幼女墜塘斃命
    。你說女自失足,非關你事,獨不思此塘不自今日有也,此女往來塘堰,亦不自今日始也
    ,為何他日不淹,而忽淹於今日?明明被逼驚奔也。雖非操刀成傷,卻『伯人由我而死』
    。我老爺欲盡其法,姑念無心;若欲施馳法,何以驚眾。合擬強之虎名下,追燒埋銀五兩
    ,巫良自行掩埋。重責強之虎以遏凶戾。自斷之後,不許兩家再生釁端。
    (因拔簽喝打三十。)
    (眾小兒聽了,將強之虎拖翻在地,打完畫供。)
    (廉清吩咐逐出。)
    (廉清與一群小兒,在亭中審事玩耍,圍擠著許多閒人觀看。)
    (不期早驚動了內中一個人,細細看在眼中,甚是稱奇。)
    (你道這是何人?)
    (原來就是幸尚書。)
    (這幸尚書名居賢,別號希庵,少年登甲,累官直做到禮部尚書。)
    (只因素性高傲,敢做敢言,未免與時相違。)
    (幸得天子聖明,故他安然保位,做了幾年尚書,將近五十整,夫人早亡,並不曾生育。
    ()
    (因此宦興索然,遂致仕歸家。)
    (因娶了一位寧氏續弦。)
    (不上有年,早生一子。)
    (到了次年又生一女。)
    (這幸尚書半生無子,今一旦忽得了玉麟閨秀以娛晚景,其樂無涯。)
    (兒子取名雲路,字天寵。)
    (女兒取名昭華小姐。)
    (他兄妹二人到了六七歲上,俱長成得男如冠玉,女若天仙。)
    (而昭華小姐言語機見更覺勝於哥哥。)
    (故此幸尚書尤為鐘愛。)
    (因請了一個老明經文先生,教他二人讀書識字。)
    (二人愈加聰慧。)
    (這幸尚書忽於夜間睡著,夢見井亭中有一條似龍非龍、似蛇非蛇之物,盤在井上吸水,
    (忙要上前去捉他,不期那物早飛入他家門楣之上,朝幸尚書搖頭擺尾盤旋不已。)
    (幸尚書欣然觀看,忽聽一聲雷響,那物竟騰空張牙舞爪而去。)
    (幸尚書在夢中驚醒,與夫人說知,大家以為奇異。)
    (到了次日飯後,忽因送客出門,卻看見對面井亭上有許多人圍繞,不知何事。)
    (因悄悄也挨入人叢中偷看,原來是一群小兒在那裡爭做官,要講做官的道理。)
    (有兩個講得胡說,眾人俱聽了笑倒。)
    (獨有一個小兒,將做官愛國治民的道理俱講得津津有味。)
    (及讓他做官,他坐在井欄上審事,又判得井井有條。)
    (雖然是個小孩子,卻規模氣象竟像個真官。)
    (幸尚書心下以為應夢,甚是驚駭。)
幸尚書:(因又悄悄走回來問家人道)這個裝做官的小孩,你可認得是誰家之子?
家 人:小的們也不知道。但方才聽見人說是什麼做『右副』的兒子。不知是也不是。
幸尚書:(幸尚書想一想道)自然是了。你看他衣衫雖舊,卻氣概不同。若不出於『副使』人家哪
    有這般體格。但我孝感縣卻無一個做『右副』的鄉官,不知這是哪裡來的。
家 人:老爺不必狐疑。待小的去喚了他來,老爺細細一問,便自知端的。
幸尚書:這也說的是。但你去喚他須和顏悅色。小學生家,不要驚嚇了他才妙。
    (家人領命,便去分開眾人,到井欄旁用手將廉清扯住道)
家 人:我家老爺喚你說話。
    (廉清因回過頭來,正色說道)
廉 清:我老爺在此做官,連這井中水也不曾吃一口。你老爺請我,莫非要講分上?我清如水,明
    如鏡,卻是斷然不聽的。
家 人:(家人聽了笑道)我家老爺是從來不講分上的。但喚你去說話。
廉 清:如此方好。只不知你家老爺卻是誰人?
家 人:你在誰家門前,就知這家老爺是誰了。
廉 清:如此說來,定是尚書公,幸老先生了。他是朝廷柱石,大有聲名。我久仰其名,正要去拜
    他請教。既來見招,理合往見。
    (叫左右看轎,竟走起身來,大搖大擺的跟著家人而去。)
    (旁邊看的人見他說大話,說得有頭有腦,無不稱奇道妙,又都掩口而笑。)
    (真是:
    (  村在骨中挑不出,俏從胎裡帶將來。)
    (廉清這一去,有分教:
    (  豆中牽出紅絲,磨裡團成錦片。)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六歲兒嘻戲動春卿 八座官絲蘿攀野老)
    (詞云:
    (  兒年雖小,天性生來巧。)
    (信口人官鳥,大公卿都驚倒。)
    (市塵貧老,何殊道上草?一旦絲蘿牽了,誰敢笑他箕縞。)
    (右調《霜天曉角》)
    
    
10**時間: 地點:
    (話說廉清見幸尚書著人來叫他,便撇下眾小兒,戲顛顛說大話,跟著家人就走。)
    (走到門前,卻見幸尚書立在儀門之內,便不慌不忙走近身旁,恭恭敬敬作了一個揖道)
廉 清:小子只與豕鹿同游,木石為偶,何幸忽蒙大人呼喚,得瞻紫氣,實非常之遇也。不知有何
    吩咐?
    (幸尚書見他口氣驚人,滿心歡喜。)
幸尚書:(因用手攙著他問道)你這小學生是哪裡人,令尊姓什,為何不在家中,卻與小兒頑劣?
廉 清:小子祖居前村,父親姓廉,小子名喚廉清。只因年幼,尚未仰附宮牆,揖讓於俎豆之間,
    故先來幸府排衙遊戲,以做異日觀光之前茅,豈同頑劣比耶?
    (幸尚書聽了,愈加驚喜道)
幸尚書:你童年已有此大志,則你父親必是青氈舊族,故教養有素了。家中還有何人?可為我細細
    說知。
廉 清:不瞞老大人說,我父親甘居貧賤,實實是個不讀古人書的。欲耕又愧無歷山之田,欲仕近
    世又不舉賢良。惟仿版築之遺意,聊磨豆為腐以養天年。幸家兄愚魯,尚可折薪,以助其
    勞。此家庭醜狀,幸老先生勿哂。
幸尚書:(幸尚書聽了暗忖道)原來是磨豆腐,故誤傳作『右副』。這也罷了。但他一個豆腐之子
    ,卻如何有此聰明。
幸尚書:你父親既是一個高尚之人,你卻從誰為師,所讀何書,便能如此明理?
廉 清:小子今才六歲,實未從師,又何曾讀書,尚係朽木頑石。但思天地間的道理,總不出於人
    心。故隨心而發,想當然耳。
    (幸尚書聽了,一發大驚道)
幸尚書:據你如此說來,則你竟是一個神童了。可敬又可愛。
幸尚書:(因暗想)此子端的非凡,後來必成大器。莫若收養成人,以應前夢。只是我已有子,收
    留未必親切。
幸尚書:(又想)除非如此而行方妙。
幸尚書:(因又對廉清說道)你今具此天聰天明,自然是得山川之秀氣而生。但思玉不琢終不精美
    ,人不讀書到底不能用世。何況你生居鄉僻。入無義方,出無師友。若再華無文藻。則上
    達無階,焉能致君澤民?豈不空負你觀光之念。據我的意思,欲留你在此,與我的小兒同
    事良師,執經晰理,習成大儒。不知你有此志麼?
廉 清:(廉清聽了大喜道)讀書乃千古聖賢治國齊家之第義,怎敢不讀。不讀則雖致身青雲,亦
    不學無術,為人所羞。我小子不從師者,是無力從師也。未讀書者,乃無地可讀書也。非
    不願也,不得已也。倘蒙老大人提攜,得附令公子几席之末,少沾明師時雨,使小子異日
    免馬牛襟裾之誚,則老大人成身之恩,又出於生身之上矣。小子雖不肖,敢不勵志以從。
    若果確然,俟小子歸家告稟過父母長兄,再來如何?
    (幸尚書見他心肯,因滿心歡喜道)
幸尚書:你既有志,不消回去。我著人請你父親來,說知便了。
幸尚書:(因叫家人吩咐道)你可到鴻漸村去,請廉老爹來會我。
    (家人領命去了。)
    (幸尚書便攜著廉清一路入內,來見夫人與眾姬妾。)
    (廉清一一拜見。)
姬 妾:(眾姬妾見了俱贊道)好一個清秀學生。怎穿著這樣衣服?
幸尚書:妳們可領他去更換了。
    (眾姬妾見幸尚書吩咐,便領了廉清到房中去換。)
    (幸尚書因與夫人將今日所遇所見,許多奇處都細細說了一遍道)
幸尚書:此子恰與我昨夜夢中相合,後來必成大器。今我欲將他配妳韶華,已著人去請他父親來商
    量。夫人妳道如何?
    (寧氏聽了此話,心中甚是不悅,卻見幸尚書一團高興,稱說許多奇處,又說是應夢,便
    (不好阻攔。)
幸夫人:老爺之見,自然不差,或者後來有些好處。
    (不一時眾姬妾將廉清打扮得遍體綾羅,鞋鮮襪正。)
    (你道為何打扮得這等現成快當?只因廉清年紀與幸公子只小得一歲,故此衣服鞋襪俱可
    (穿得。)
    (今領著廉清走來,立在面前。)
幸夫人:(夫人見了說道)打扮起來,也還不俗。
    (過不一會,幸公子與韶華小姐在學中放回,幸尚書就使他三人拜見。)
    (因又指著廉清與公子、小姐說道)
幸尚書:這學生如今要與你們作同窗了。
    (二人聽了竟不怕生,看著廉清就像認得一般,略說說便玩在一起,遂引他到後邊去玩了
    (。)
家 人:(不一時家人進來稟道)廉老爹已請在外廳,候見老爺。
    (幸尚書聽了,隨即走出,笑嘻嘻的迎接。)
    (廉小村見了便要跪下去行大禮。)
幸尚書:(幸尚書忙一把扶住道)這太謙了。
廉小村:村野小人,進見八座大臣,敢不叩拜。
幸尚書:(幸尚書笑道)此禮只可行於公堂。今在鄉黨之間,如何使得。況且老親翁育此寧馨,貴
    可立待。我老夫今請你來,正有事相商,萬不可如此。
    (廉小村聽了,只得朝上深深作了一個揖,分東西賓主坐了。)
    (坐定茶過,幸尚書便開言說道)
幸尚書:從來才不易生,既生了,又恐沉埋在草莽中,無人拔識。今日我老夫偶見令郎,規模氣概
    ,種種超人,實天地山川秀氣所生之美才也。有此美才,稍加磨琢,自飛黃騰達,而羽儀
    於廟堂之上。老丈莫怪我說,只可恨生於老丈貧寒之家,不知其為英物,等閒埋沒,深為
    可惜。雖說是白屋出公卿,然無因無依,自能振起者,亦不一二;棄擲者,反有八九,往
    往令人扼腕。若是眼中不見,卻也無可奈何。今無意中恰與令郎相遇,明知駿足困於泥塗
    ,仍忍心不回伯樂之顧,豈不辜負了一番知己?故老夫特請老丈來相商,意欲留令郎在寒
    舍,與小兒共拜明師,互相砥礪,以為異日功名之地。不知老丈意內何如?
    (廉小村來時已問家人,略知大意,卻還不敢信以為真。)
    (今聽了幸尚書這些說話,已知是實,不覺大喜道)
廉小村:小老兒心事老爺已洞鑒如神明。只恐小犬村劣,未必能符老爺之望,怎敢過蒙老爺如此垂
    青?得能如此,則小兒凡人忽登天矣。我小老兒豈不樂從?
    (幸尚書見他一諾無辭,不勝歡喜。)
    (因叫家人備酒。)
    (不一時酒至。)
    (二人歡飲。)
    (飲酒中間,幸尚書見廉小村說的都是善人忠厚之言,又甚是敬他。)
    (不多時,幸公子與小姐並廉清在內裡玩了半晌,忽又玩出廳前,幸尚書看見,便叫公子
    (、小姐與廉小村見面禮。)
    (見過,就叫廉清坐在他父親身旁。)
    (又叫公子與小姐坐在自己左右。)
幸尚書:(因問廉小村道)令郎六歲是幾月所生?
廉小村:小兒是八月十五子時生的。
    (幸尚書聽了,不勝驚喜道)
幸尚書:這又奇了。原來令郎竟與小女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真又是奇緣了。
幸尚書:(因笑對廉小村道)我看令郎與小女二人才貌不分上下。更兼年、月、日、時皆同,今日
    不期而遇,此中大有機緣。我欲使他二人今日定盟,異日得為夫婦。我與老親翁,做一個
    兒女親家何如?
    (廉小村突然聽了,大驚不已,連忙立起身來說道)
廉小村:不敢,不敢,老爺說的是什話。老爺乃名門顯宦,小姐是千金貴質,小老兒不過是村莊庸
    賤,小兒無非是駑駘下隸。就是如今跟隨拂几拭硯,陪伴讀書,已上萬分僭妄。又焉敢越
    禮犯分,思附乘鸞。老爺只說此一聲,我小老兒也不敢當,還求老爺自貴,不可使人聽了
    作笑話。
幸尚書:(幸尚書也立起身說道)此乃世俗之論。我與你一個世外之交,豈可以貴賤貧富而定終身
    。況今日此意出之於我,我若無定見,豈肯輕言。親翁不必過謙,我意已決。
    (隨叫家人取出紅氈,請廉小村上坐。)
    (因使昭華小姐與廉清並立同拜。)
    (廉小村見小姐下拜,一時驚慌無措,就要跪下去答拜。)
    (幸尚書遂著家人扶定,不許答拜。)
    (廉小村急得沒法,身子又掙不動,只得滿口說道)
廉小村:罪過,罪過!折殺,折殺!
    (幸尚書只等小姐拜過兩禮,方叫家人放鬆,叫他還了小姐兩揖。)
    (拜完,幸尚書便自坐了,叫廉清同小姐並立,拜他四禮。)
    (他竟是全受。)
    (拜完又使他二人各自對拜。)
    (韶華小姐與廉清一聽幸尚書之命,只是嬉笑自若,全不以為異。)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