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陸都管輔孤忠幼主 冷於冰下第產麟兒)
    (詞曰:
    (  輔幼主,忠義不尋常,白雪已侵髮鬚緣,青山不改舊肝腸,千古自流芳。
    ()
    (困棘闈,毛穎未出囊;解名雖屈龍虎榜,麟兒已產麝蘭芳,接續舊書香。)
    (右調《知足樂》)
    
    
2**時間: 地點:
    (且說明朝康靖年隊直錄廣平府成安縣,有一紳士,姓冷,名鬆,字後調。)
    (其高祖冷謙,深明道術,在洪武時天下知名,亦周顛、張三丰之流亞也。)
    (其祖冷延年,精通歧黃,兼能針灸,遠近有神仙之譽;由此發家,廣置田產生
    (意,遂成富戶。)
    (他父冷時雪,棄醫就學,得進士第,仕至大常寺正卿,生冷鬆兄妹二人。)
    (女嫁於同寅少卿江西饒州府萬年縣周懋德之子周通為妻,冷鬆接續書香,由舉
    (人選授山東青州府昌樂縣知縣,歷任六年,大有清正之名。)
    (只因他賦性古樸.不徇情面,同寅們都厭惡他,當面都稱他為冷老先生,不敢
    (以同寅待他;背間卻不叫他冷鬆,卻叫他是冷冰。)
    (他聽知冷冰二字,甚是得意。)
    (後因與本管知府不和,兩下互揭起來,俱各削職回籍。)
    (這年,他妻吳氏,方生一子,夫妻愛如珙壁。)
    (到七歲時,生得秋水為神,白玉作骨,雙瞳炯炯。)
    (瞻視非常,亦且穎慧絕倫。)
    (凡詩歌之類,冷鬆只口授一兩遍,他就再不忘;與他講解,他就會意。)
知 縣:(冷鬆常向吳氏道)此子將來不愁不是科甲中人。得一科甲,便是仕途中人。異
    日身涉宦海,能守正不阿,必為同寅上憲所忌,如我便是好結局了;若是趨時附
    勢,不過有玷家聲,其得禍更為速捷,我只願他保守祖業,做一富而好禮之人,
    吾願足矣!我當年在山東做知縣時,人都叫我做冷冰,這就是生前的好名譽,死
    後的好諡法。我今日就與兒子起個官名,叫做冷於冰。冷於冰三字,比冷冰更冷
    ,他將來長大成人,自可顧名思義。且此三字刺目之至,斷非仕途人所宜,就是
    家居,也少交接幾個朋友,勾引他混鬧,也是好處。我再與他起個字,若是定再
    拈住冷丁冰三字做關合,又未免冷上添冷了,可號為不華,亦黜華尚實之義也。
    (於冰到了九歲上,方與他請個先生姓王,名獻述,字岩耕,江寧上亢縣人,因
    (會試不中,羈留在京。)
    (此人極有學問,被本城史監生表叔胡舉賢慕名請來,與史監生做西賓,教讀子
    (姪,年出修儀八十兩。)
    (只教讀了六七個月,史監生便嫌館金太多,沒個辭他的法子,只得日日將飲食
    (、茶飯核減起來,又暗中著人道意)
只 得:若王先生肯少要些修金,便可長久照前管待。
    (獻述聽了大笑,立即將行李搬移在本城關帝廟暫住,一邊僱覓牲口,要起身入
    (都。)
    (冷鬆素知王獻述才學,急遣人約請,年出修金一百兩,教讀於冰。)
    (於冰到了十二歲,於經、史、詩、賦、引跋、記傳、詞歌、四六、古作之類,
    (無不通曉;講「八股」二字,奇正相生,竟成大家風味。)
    (光陰苒苒,於冰孝服已滿,是年該會試年頭。)
    (陸芳差柳國賓跟隨王獻述入都,三年修金之外,更贈盤費。)
陸 芳:(陸芳叮矚國賓)若先生中了,可速回達知道;如是不中,務必請他回來。
    (柳國賓領命去了。)
    (不意獻述文章房官薦了兩次,不中大主考之目:獻述恚憤兩日,決意回南。)
    (怎奈得柳國賓再四跪情,獻述一則戀於冰是大成之器,二則想自家是個窮儒,
    (回到家中也不過以教學度日,到只怕遇不著這樣好東家。)
    (遂拿定主意,等候下科,托同鄉將修儀寄與他兒子收領,復回成安縣來,與於
    (冰雞窗燈火,共相琢磨。)
    (於冰到十四歲,竟成了個文壇宿將,每有著作,獻述也不能指摘破綻,惟有擇
    (其尤佳者圈之而已。)
    (到考童生時,獻述道)
於 冰:你這名諱,做田舍翁則可,若求功名,真是去不得。我若與你改了名諱,又違了
    你父命名之意,今將你的字不華應考如何?
於 冰:字、諱皆學生父親所命,即以字作名,亦無不可。
    (商議停當。)
    (到縣考時,取在第一;次後府考,又取在第一。)
    (成安縣哄傳了冷家娃子,小小年紀,真是個才子。)
    (次年學院黃崇禮案臨廣平,於冰又入在第一;復試時學院大加獎譽)
於 冰:不華文字,不但領袖廣平,定必大魁天下!
陸 芳:(又向諸生道)你等拭目俟之,他中會只三五年內。
於 冰:(又囑於冰道)你年未成丁,即具如此才學,此蓋天授,非人力所能為也!入學
    後,切勿下鄉試場,宜老其才為殿試地。我意你入場必中,中必會,會後不能置
    身鼎甲,不但屈你之才,亦且屈你之貌。若止中一散進士,我又代你受屈!從古
    至今,從未有十六七歲人就做了狀元者,你須二十歲外則可以入仕途矣!
    (科考又拔取為第一。)
    (從此文名遠播,通省皆知。)
    (那些紳衿富戶見乾冰人才俊雅,學問淵博,況兼家道豐裕,誰家不想他做個女
    (婿?)
    
    
3**時間: 地點:
    (自此媒妁往來,日夕登門。)
    (陸芳也願小主人早偕花燭,完他輔孤心事。)
    (與先生相商,獻述道)
先 生:學生才十四歲,到十七八歲完婚也不遲。況娶親太早,未免剝削元氣,使此子不
    壽,皆你我之過也。你只可留心一門當戶對、才貌兼全女子,預先行聘為是。
    (陸芳深以為然。)
    (凡議親的來,皆以好言回覆,卻暗中探訪著卜秀才的女兒,年方十五歲,是有
    (一無兩人物;又使家中七八個婦女以閒遊為名,到卜秀才家去了兩次,相得皆
    (名實相符,然後遣媒作合,一說立即應許,擇日下了定禮。)
    (這個卜秀才名復拭,為人甚是忠厚;妻鄭氏亦頗淑賢。)
    (夫妻二人年四十多歲,止有一子一女:女兒乳名瑤娘,兒子才三歲。)
    (家中有二頃徐日,也還將就過得。)
    (今日將女兒許配於冰,夫妻喜出望外。)
    
    
4**時間: 地點:
    (再說於冰到第二年七月間,同王獻述入都下鄉試場,跟隨了四個家人起身,師
    (徒二人寓在東河沿店內。)
    
    
5**時間: 地點:
    (彼時已七月二十左近,於冰忽然破起腹來,諸藥皆止不住;到了八月初間,於
    (冰日夜泄瀉,連行動的氣力俱無,出入憑人扶掖,王獻述也愁得沒法了。)
    (到初十後,乾冰的肚不知怎麼就好了。)
    (眼看得別人進二三場,他雖是個少年娃子,卻深以功名為意,常向人說)
於 冰:人若過了二十中狀元,便索然了。
    (其立志高大如此。)
    (今日不得入場,他安得不氣死,恨死!獻述再三寬慰,方一同回家,逐日裡愁
    (眉淚眼。)
先 生:(獻述道)我自中後,屈指十二年,下了四次場:一次污了卷,那二次倒都是薦
    卷,俱被主考撥回。你是富戶人家,我家一個寒士,別無生意,只有從中會內博
    一官半職,為養家餬口地步;若象你這樣氣起來,我久矣就該氣死了!你今年十
    五歲,就便再遲兩科不中,才不過是二十一二的人,何年未弱冠便於祿慕名到這
    步田地!你再細想,你父親與你起冷於冰名字是何意思,論理不該應試才是。
    (這幾句話,說得冷乾冰俯首認罪,此後放開懷抱。)
    (至下年二月中旬,獻述去下會試場,到四月柳國賓回來,知獻述中了第三名會
    (魁,心下大喜;後聽到無力營謀,不得身列詞林,以知縣即用,已選人河南祥
    (符縣,又不覺的氣恨起來。)
    (柳國賓說完,將獻述書字取出。)
    (於冰看了,無非是深謝感情的話,隨與相商:備銀三百兩,緞紗各二匹作賀禮
    (,又差國賓星夜入都,直打發的獻述上任去了方回。)
    (陸芳又要與於冰延請名師,於冰笑道)
於 冰:此時人與我師,亦難乎其為師;經史俱在,即吾師也,又何必再請?
陸 芳:老奴只伯相公恃才務遠,考證無人;又怕為外物遷引,將前功盡棄。今相公既不
    願請師,老奴也不敢相強,只求做一始終如一人,上慰老主人。老主母在天之靈
    ,至於中會,自有定命,相公做相公的事業,老奴盡老奴的心思;日後不怕相公
    不做個官,老奴不怕不多活幾年。
於 冰:(於冰笑道)你居心行事可對鬼神,怕你不活幾千歲麼?
陸 芳:老奴今已六十八歲,再活十年就是分外之望,世上那有活幾千歲人?除非是神仙
    !
    (說罷,兩人都笑了。)
    (此後於冰於詩書倍加研求,比王獻述在日更精進幾分。)
    (到了十六歲。)
    (陸芳相商,要與於冰完婚。)
於 冰:等我中會後,完婚也不遲。
陸 芳:(陸芳相商笑道)老奴前曾說過,中會自有定命,遲早也勉強不得。老奴叫相公
    完婚,實有深意:一則相公無三兄兩弟;二則老奴是風前之燭,死之一字,不定
    早晚,眼裡見見新生母也是快事;三則中饋主持還是未事,使各房家人媳婦有統
    屬,方算得一全美人家。老奴立意在今年四月娶,相公須要依允。
於 冰:你所言亦是。況男女婚嫁,是五倫中不得少的,你可代我慎選吉期舉行罷了。
    (陸芳大喜!先擇吉過茶通信,然後定日完婚。)
    (於冰追想父母,反大痛起來。)
    (合巹後,郎才女貌,其樂可知。)
    (次早拜祖先堂,瑤娘打扮出來,於冰再行細看,比昨晚又豔麗幾分。)
    (但見:
    (  鼻倚瓊瑤,娥眉帶春山之翠;牙排珠玉,墾眼凝秋水之波。)
    (布帛隊裡生成,自厭豪華氣魄;詩禮人家長大,定須雅淡梳妝。)
    (身段兒不短不長,俏龐兒宜肥宜瘦;纖纖素手,恍如織女臨凡,蹙蹙金蓮,疑
    (是潘妃出世。)
    (於冰看了,倍加欣喜。)
    (過了滿月後,瑤娘便主持內政,他竟能寬嚴並用,輕重得宜,一家男女俱各存
    (畏敬之心,不敢以十六七婦人待他。)
    (時光易過,又屆鄉試之期。)
    (於冰將卜秀才夫婦都搬來一同住,拿定這一去再無不中之理,帶了許多銀兩,
    (備見老師、會同年,刻硃卷、賞報子費用,一路甚是高興。)
    (到京嫌西河沿店內人雜,於香爐營兒租了戶部王經承前院住房安歇。)
    (三場完後,得意到一百二十分,大料直隸解元除了姓冷的,沒第二個人敢當此
    (任。)
    (及至放榜日,音信音然,等候到日中,還不見消息。)
    (差人打探,不想滿街都是賣題名錄的,陸永忠買了一張送與於冰,於冰從頭到
    (尾看了一回,不但無自己名字,連個姓冷的也沒有,只氣得手腳麻軟,昏倒在
    (牀上。)
    (幸得國賓等喊叫不絕,待了一好會,方說道)
國 賓:快去領落卷來。
    (直等到第四日,方將落卷領出。)
    (於冰見卷面上打著個印記,是第二房同考試官翰林孫閱薦。)
    (看頭一加著許多藍圈,大主考批了兩句道)
於 冰:雖有佳句,奈精力已竭何!
於 冰:(又看二篇三篇,並二場三場表判策論,也加著許多藍圈,再看房官批語道)光
    可燭天,聲可擲地,熔經鑄史,典貴高華,含蓋一切矣!
    (旁邊又加著一行小字,上寫)
上 寫:餘於十二日三鼓時,始得此卷,幸喜榜首必出吾門,詎意加圈大多,反生猜忌,
    爭論累次,疑餘與該生有關節也。功名遲早有分,幸勿懈厥操觚,當為鄉科作冠
    冕地,即為殿試作鼎甲地。勉之!勉之!勿負餘言!
    (於冰看罷,大哭了一場,令柳國賓等收拾行李回家。)
    (這一年,瑤娘十月間生了個兒子。)
    (於冰雖然未中,然得此子,心上大是快活,與他起個乳名,叫做「狀元兒」;
    (此後又埋頭經史文章,作下科地步。)
    (第二回 做壽文才傳僉士口 充幕友身入宰相家)
    (詞曰:
    (  班楊雄略,李杜風華,聽屬求筆走龍蛇,無煩夢生花。)
    (才露爪牙,蒙權臣招請,優禮相加,群推是玉筍蘭芽。)
    (右調《菊綻黃金》)
    
    
6**時間: 地點:
    (話說冷於冰生了兒子,起名「狀元兒」,至此時將愁鬱開放,瞬息間又到了鄉
    (試年頭。)
    (於冰要早入都中,揣摩文章風氣,二月就起了身。)
    (先在旅店內住下,又叫柳國賓、陸永忠二人尋房;尋了幾處,不是嫌大,就是
    (嫌小,通不如意。)
    (前此住得王經承家房子,又被一候送官住了。)
    
    
7**時間: 地點:
    (一日,尋到餘家衚衕,得了一處房子,甚是乾淨寬敞,講明每月三兩銀子。)
    (房主子姓羅,名龍文,現做內閣中書,係中堂嚴嵩門下辦事的一走狗,凡嚴嵩
    (父子贓銀過付,大半皆出其手,每每仗勢作威福害人。)
    (他這房與他的住房止隔一牆,通是一條巷內出入。)
    (國賓等看的中式,回到寓處,請於冰同去觀看。)
    (於冰見外院正中是一座門樓,門樓內有兩扇屏門。)
    (轉過屏門,看上面是一堂兩屋,三間正屋:東西廈各有房;南面是三間廳子,
    (倒也寬敞。)
    (各裡都是漆桌椅、板凳、杌子等項俱全,又是新油洗出的。)
    (房後還有廚房幾間。)
    (於冰看了,甚是中意,隨即與了定銀並茶錢。)
    (次日早,即搬來住下。)
    (過了兩天,柳國賓向於冰道)
柳國賓:房人羅老爺就住在西隔壁,每天車馬盈門,看來是個有作用的人;早晚大爺中會
    了,也是交識,該拜他一拜才是。
於 冰:我早已想及於此,但他是個現任中書,我是個秀才,又少,不好與他眷弟帖;寫
    個晚生帖,我心不願意。
國 賓:世途路上何妨。做秀才且行做秀才的事,將來做了大官,怕他不遞手本麼?
    (於冰笑了。)
    (到次早寫帖拜望,管門人將帖留下,以出門回覆。)
    (於冰等了三四天,總不回拜,甚是後悔。)
    (直到第五天,大章兒跑來說道)
於 冰:隔壁羅老爺來拜!
    (於冰見寫的是眷弟帖,日前晚生帖也不見璧回。)
    (少刻,柳國賓)
柳國賓:羅老爺已到門前了!
    (於冰整衣相迎,但見:
    (  一隻貓眼睛,幾生在頭頂心中;兩道蝦米眉,竟長在腦瓜骨上。)
    (談笑時仰面朝天,交接處目中無物。)
    (魚腮雕口短鬍鬚,絕象風毛;猿臂蛇腰細身軀,幾同掛面。)
    (兩人到庭上,行禮坐下,龍文問了於冰籍貫,又問了幾句下場的話;只呷了兩
    (口茶,便將鐘兒放下,去了。)
    (於冰送了回來,向國賓等道)
於 冰:一個中書也算不得甚麼顯職,怎他這樣個看人不在眼裡?
國 賓:想來做京官的都是這個樣兒!
    (於冰將頭搖了搖,心上大是然。)
    (又過了七八天,於冰正在房中看文字,只聽得大章兒在院外說道)
於 冰:羅老爺來了。
    (於冰嗔怪他驕滿,隨口答道)
於 冰:回他罷,你說我不在家!
    (不意羅龍文便衣幅中,跟著兩個極鮮衣俊秀的小子,已到面前。)
    (於冰忙取大衣服要穿,龍文擺手道)
龍 文:不必!
    (於冰也就不穿了,相讓坐下。)
龍 文:忝係房東,連日少敘之至!皆因太師嚴大人時刻相招,又兼各部院官兒絮咕,把
    個身於弄得無一刻閒暇。前日匆匆一面,也沒有問年兄青年多少。
於 冰:十九歲了。
龍 文:好!
於 冰:年兄八股自然是好的了,不知也學過古作沒有?
於 冰:二者俱無一。
龍 文:弟所往來者,仕宦人多,讀書人少。年兄是望中會的人,自然與他們有交識,不
    知此刻都中能古作者誰為第一。
於 冰:人以類聚,物以群分。晚生和瞽者一般,海內名士誰肯下交於我?況自入都,從
    不出門,未敢妄舉。
龍 文:(龍文將膝一拍道)咳!
於 冰:老先生諄諄以古作是求,未知何意?
龍 文:(羅龍文)如今通政使趙大人文華,新授了工部侍郎,他止有一個公子,諱思義
    ,字龍岩,今年二十歲,趙大人愛得了不得,凡事無不從其所欲。這公子酒色上
    倒不聽得,專在名譽上用意。本月二十九日,是他的誕辰,定要做個整壽。九卿
    科道內,已有了二三十位與他送屏,他又動了個念頭,要求嚴太師與他編壽文,
    做軸懸掛起來,誇耀誇耀,煩都堂王大人道達了幾次。嚴大師與趙大人最好,情
    面上卻不過,著幕賓並門下走動的人做了十幾篇,不是嫌譽揚太過,就是嫌失於
    寒酸,總不像他的體局口氣,目下催他們另做。我聽了這個風聲,急欲尋人做一
    篇,設或中他的目孔,於我便大有榮光。
於 冰:(於冰笑道)凡人到耄耋期頤之年,有些嘉言懿行,親朋方制錦相祝,那有個二
    十歲就做整壽的道理?
龍 文:如今是這樣時勢,年兄倒不必管他;只是刻下無其人奈何!
於 冰:自宰相公侯以及於庶人,名位雖有尊卑,而祝壽文詞,寫來寫人,不過是幾句通
    套譽揚話,倒極難出色。這二十歲人題目既新,看來見好還不難。
龍 文:(龍文笑道)你也體要看得太容易了!太師府中,各樣人才俱有,今我採訪到外
    邊來,其難可想而知!
於 冰:就這止用太師身分,與一二十歲同寅於姪下筆是了。
龍 文:大概作家通知此意,只講到行文便大有差別;年兄既如此說,何不做一篇領教?
於 冰:如老先生眼前乏人,晚生即做一篇呈覽。
龍 文:極好!但是離他壽日,只有五天,須在一兩天內做便,才好早些定規。
於 冰:何用一兩天!
    (於是取過一兩張竹紙來,提筆就寫。)
    (頃刻而就,送與龍文過目。)
龍 文:(龍文心裡說道)這娃子倒敏捷,不知胡說些什麼在上面。
    (接過來一看,見字跡瀟灑,筆力甚是遒勁。)
    (看壽文道:
    (  客有為少司空長男龍岩世兄壽者,征言於餘,問其年則僅二十也。)
龍 文:(時座有齒高爵尊者,私詢於餘)古者八十始稱壽,謂之開秩,前此未足壽也。
    禮三十曰壯有室。今龍岩之齒甫壯矣!律之以禮,不得以壽稱也,明甚!且人子
    之事親也,恒言不稱老i聞司空趙公年僅四十有五,龍岩二十而稱壽,無乃未揆
    於禮乎?
心 裡:餘之壽之也,信其人非信其年也。
龍 文:(諸公曰)請述龍岩之可信者。
心 裡:餘之信之者,又非獨於其人,於其人之友信之,所以深信於其人也。
龍 文:(諸公曰)因友以信其人,亦有說乎?
心 裡:說在《小雅》之詩矣。《小雅》自《鹿鳴》而下,《湛露》而上,凡二十有二章
    ,其中如《伐木》之燕朋友。《南咳》、《白華》之事親,悉載焉。蓋上古之世
    ,朋友輯睦,賢才眾多,相與講明孝弟之誼,以事其君親類如此。由此觀之,則
    事親之道,得友而益順,豈徒在盥漱饋問之節哉!龍岩出無鬥雞、走狗、打彈、
    擊丸之行,入無錦帳、玉蕭、粉黛、金釵之娛,惟以誠敬事親為務,亦少年之鮮
    有者乎?察其所與游者,皆學優、品正,年長以倍之人,而雁行肩隨者絕少。夫
    老成之士,其才識必奇,其操行必醇謹,其言語必如布帛菽粟,可用而不可少,
    此非酒醴之分所能羅致也。今龍岩皆得而友之,非事親有以信其友,孰能強而壽
    之哉!昔孔子你不齊已:『有父事者三人,可以教孝;有兄事者五人,可以教弟
    ;有友事者十二人,可以教學。』餘於龍岩亦云。宮、貴、壽均所自有,而餘為
    祝者,亦為與其友明事親之道,自服食器用,以至異日服官蒞民之大,無不恪尊
    其親而乃行焉,庶有合於《南陔》、《白華》之旨,而不失餘頌禱之意也。如是
    即稱壽焉,奚不可?
龍 文:(諸公曰)善!
    (餘遂書之,以復於客。)
龍 文:(後有觀青,其必曰)年二十而稱壽者,自餘之與龍岩世兄始。
    (龍文從首到尾看了一遍,隨口說道)
龍 文:少年有此才學,又且敏捷,可羨,可畏!我且拿去著府中眾先生看看如何。
於 冰:雖沒什麼好處,也不至文理荒謬,任憑他們看去罷。嚴大師問起來,斷不可說是
    晚生做的。
龍 文:他的事體甚多,若是不中意,就立刻丟在一邊,斷不至問起年兄姓名來。放心,
    放心!
    (說罷,笑著一拱而別。)
    (又過了兩天,這日於冰正在院中閒步,只見龍文從外院屏風前入來,滿面笑容
    (。)
    (見了於冰,先作一揖,遂即跪下去了;於冰亦連忙跪扶,二人起來就坐。)
龍 文:(龍文拍手大笑道)先生真奇才也!日前那篇壽文,太師用了。果不出先生所料
    ,竟問及先生姓名,大抵有著實刮目之意,小弟日後受庇無窮!左右已將先生名
    諱,在太師前舉出;府中七太爺也極會寫字,他說先生的字有美女簪花之態,亦
    欣羨得了不得。小弟心上快活!
    (說罷,又拍手大笑起來。)
於 冰:這七太爺是誰?
龍 文:(龍文將舌頭一伸道)先生求功名人,還不曉得他麼?此人是太師總管,姓閻,
    諱年,是個站著的宰相;同今九卿道,有大半都稱他是萼山先生。
    (說著又將椅子與於冰椅一並,向於冰耳邊低聲道)
向於冰:日前我在七太爺前,將先生才學極力保舉。他說府中有書啟先生是蘇州人,叫做
    費封,近日病故。刻下有人舉薦了許多,又未試出他們才學好醜,意思要將此席
    屈先生,托小弟道達此意,黃金難買好機綠也!先生以為如何?
龍 文:大後日是太皇后的祭辰,此日不理刑名,不辦事務,大師也不到內閣去,正是個
    空閒日子;著我引先生到府前守候,準備傳見等語。
    (說罷,又將於冰的臂輕輕的拍了兩下,又大笑道)
又 大:小弟替先生快活,明年一甲第一是姓冷的了!
於 冰:我是讀書人,焉肯與人作幕賓?
龍 文:先生差矣!先生下場,莫非為的是功名,這中會兩個字,固要才學,也要有命,
    就便拿得穩,將來做官,也出了太師手心否?這機會等閒人輕易遇不著,設或賓
    主相投,不但說中會,就是著先生中個狀元,也不過和滾鍋中爆個豆兒相同,何
    有費力?先生還要細想,還要著實細想!
於 冰:(於冰低頭沉吟了半晌)先生皆金玉之言,晚生敢不如命!
    (龍文大喜,連連作揖)
龍 文:既承俯就,足見小弟玉成有功。只是稱晚生,真是以豬狗待弟;若蒙不棄,你我
    今日換帖做一盟兄弟何如?
於 冰:承忘分下交,自應如命;換帖乃世俗常套,可以不必。
龍 文:如此說就是弟兄了!
    (一定要扯於冰到他那邊坐坐,連柳國賓等也叫了去,不想已設下極豐盛的席;
    (又硬扯於冰房內見了妻子,兩人叮嚀妥當。)
    (到第三日絕早,於冰整齊衣冠,同龍文到西江米巷在相府大遠就下了車。)
    (但見車轎馬跡,執帖的,稟見的,紛紛官吏,出入不絕。)
    (龍文叫於冰打點了一片至誠心,又盤算問答的話兒。)
    (等到交午時候,不但不見傳他,連龍文也不見叫。)
    (陸永忠買了幾個點心充饑,心上甚是煩燥。)
    (又過了一會,方見龍文慢慢的走來說道)
龍 文:今日有工部各堂官議運木料起造明霞殿,又留新放直隸巡撫楊順楊大人吃飯。還
    有……
    (話未完,只見好幾頂大轎從府中出來,裡面坐的是衣蟒腰玉之人,開著道子,
    (分東西兩路去了。)
龍 文:我再去打聽打聽!
    (於冰等到日西時分,門前官吏散了一大半,方見龍文走出來)
於 冰:七太爺不知回過此話沒有,老弟管情肚中饑餓了。
於 冰:看來不濟事,我回去罷。
龍 文:使不得!爽利等到燈後,方不落不是……
    
    
8**時間: 地點:
龍 文:(正說間,猛見府內跑出個人來,東張西望,大叫道)直隸廣平府冷秀才在何處
    ?太師爺要傳見哩!
    (急得龍文推送不迭。)
    (於冰走到那人跟前,通了名姓,那人把手招,引於冰到二門前,又換了兩個人
    (引道;於冰跟定了那人到一處地方,見四圍都是雕欄,那人說道)
於 冰:略站一站,我去回覆。
    (少頃,見那人用手相招,於冰到門前一看,見東邊椅子上坐著一人,頭帶八寶
    (九梁幅巾,身穿油綠色飛魚貂氅,足登五雲朱履,六十以外年紀,廣額細目,
    (一部大連鬢長鬚。)
於 冰:(於冰私忖道)這定是宰相!
    (上前先行拜跪,然後打躬。)
    (嚴嵩站起來,用手相扶,有意無意的還了半個揖)
嚴 嵩:秀才幾多歲了?
於 冰:生員直隸廣平府成安具人,現年十九歲了,名喚冷不華。
嚴 嵩:(嚴嵩笑了)原來才十九歲。
    (吩咐左右放個座幾與秀才坐。)
於 冰:太師大人位兼師保,職晉公孤,為天子倚托,平治之元老;生員茅茨小儒,今得
    瞻慈顏,已屬終身榮甚,何敢列坐於大人之前!
    (嚴嵩顯個愛奉承的人,見於冰丰神秀異,已有幾分歡喜;今聽聲音清朗。)
    
    
9**時間: 地點:
於 冰:(說話兒在行,不由得滿面笑容道)我與你名位無轄,秀才非在官者比,理合賓
    主相陪。
    (將手向客位一拱,這就是極其刮目了。)
    (於冰謙退再三,親自將椅兒取下來,打一躬,斜坐在下面。)
嚴 嵩:老夫綜理閣務,刻無寧晷;外省各官公私稟啟頗多。先有一蘇州人費姓,代為措
    辦,不意於月前病故,裁處乏人。門下屢言秀才品正行方,學富才優,老夫殊深
    羨愛。意欲以此席相煩,只是杯盤之水,恐非蛟龍遊戲之地也!
    (說罷,呵呵的笑起來,於冰)
於 冰:生員器狹斗升,智昏菽麥,深慮素餐遺羞,有負委任;今蒙不棄葑菲,垂青格外
    ,生員敢不殫竭駑駘,仰酬高厚!但少年無知,諸事惟望訓示,指臂之勞,或同
    少分萬一!
嚴 嵩:(嚴嵩笑道)秀才不必過謙,可於明日帶隨身行李入館;至於勞金,老夫府中歷
    來無預定之例,秀才不必多心。
於 冰:(於冰打躬謝道)謹遵太師鈞命!
    (說罷,告退。)
    (嚴嵩送了兩步,就不送了。)
    (於冰隨原引的人出了相府,柳國賓接住盤問,於冰)
於 冰:你且僱輛車子來,回寓再說。
    (只見羅龍文張著口,沒命的從相府跑出來)
龍 文:事體有成無成?
    (於冰將嚴嵩吩咐的話,細說一邊,龍文將手一拍)
龍 文:如何?人生在世,全要活動;我是常向尊總們說,你家這老爺,氣魄舉動斷非等
    閒人,今日果然就扒到天上去了。我要認老弟不真,也不肯捨死忘生,象這樣作
    成。請先行一步,明早即去道喜!
    (次日,龍文早來,比往日又親熱了數倍:問明上館日期,又說起安頓家人們的
    (話。)
於 冰:也細細的打算過了:四個都帶夫,使不得;留下兩個,也要盤用;不如我獨自去
    倒省便,場後中不中再定規。小介等我也囑咐過了,還求老長兄不時教管,少耍
    胡走生事。
龍 文:老弟不帶總管們去,又達世故,又體人情,相府還怕沒人侍候麼?萬一總管們一
    茶一飯,與相府中人口角起來,倒是個大不好看。至於怕他們胡走生事,這卻一
    點不妨。老弟現住太師府中,總管們除謀反外,就是在京中殺下幾個人,也是極
    平常事。
    (本日又請了於冰到他家送行,與國賓等送過六樣菜,兩大碗酒來。)
    (次日早,於冰收拾被褥書箱;僱人擔了,國賓、王范兩人押著,同龍文坐車到
    (相府門旁下車。)
    (只見兩條大板凳上,坐著許多官兒並執事人等,見了於冰,竟有一半站起來。
    ()
    (內有一個帶將巾、穿札綢緞袍的,笑問道)
一 個:足下可是廣平冷先生麼?
龍 文:(龍文忙代答道)正是。
一 個:(那人道)太師爺昨晚吩咐:若冷師爺到,不必傳,著一直入來。先生且在大院
    等一等,我就來。
    (龍文同於冰到大院,只見那人走在二門前,點了點首,裡邊出來一個人,將於
    (冰導引;又著府內一個人擔著行李,轉彎抹角,來到一處院內:正面三間房,
    (兩間是打通的,擺設的極其精雅,可謂明窗淨幾。)
    (方才坐下,入來一個人,領著十六七的一個小廝,到於冰眼前)
一 個:小人叫王章,這娃子叫麗兒,都是本府七太爺撥來伺候師爺的。日後要茶水、飯
    食、炭火之類,只管喚小人們。
於 冰:我也不具帖,煩你們於七太爺前,代我道意。
    (第二日,即與嚴嵩家辦起事來。)
    (見往來內外各官的稟啟,不是乞憐的,就是送禮的,卻沒一個正經為國為民的
    (。)
    (於冰總以窺情順勢回覆,無一不合嚴嵩之意,賓主頗稱相得,這都是因一篇壽
    (文而起。)
    (正是)
    (酬應斯文事小,防微杜漸無瑕;豈期筆是釣餌,釣出許多咨嗟。)
    (第三回 議賑疏口角出嚴府 失榜首回心守故鄉)
    (詞曰:
    (  書生受人愚,誣信鑽勢趨,主賓激怒,立成越與吳。)
    (何須碎唾壺,棘圍自古多遺珠,不學干祿,便是君子儒。)
    (右調《落紅英》)
    
    
10**時間: 地點:
    (話說冷於冰在嚴嵩府中,經理書稟、批發等事,早過了一月有餘。)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