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蚰蜒精奉旨作亂)
    (青雲渺渺紫雲現,嘉慶皇爺登金殿。)
    (十二纔官造監石,此書名為《紅風傳》。)
    (四句提綱敘過,引出一部《紅風傳》來。)
    
    
2**時間: 地點:
    (話說,道光皇爺駕坐北京七年上,朝中有位中書出身大臣,姓江名百萬,做過
    (山東三年主考。)
    (自幼娶妻徐氏,所生二子一女,長子江嵐,濟南府裡做佈政司。)
    (次子江峒,宛平縣裡做知縣,一女許配山東榮大人為婚。)
    (江嵐無後。)
    (江峒也是無後,身邊所生一女,名喚秀英,年方一十七歲,有沈魚落雁之容,
    (閉月羞花之貌。)
    (江老爺在宛平縣做知縣,不曾帶著家眷,夫人小姐們住在山西洪洞縣。)
    
    
3**時間: 地點:
    (單說道光皇爺駕坐北京七年,正月十七,適逢太山廟裡大會。)
小 姐:我父親在宛平縣裡作官二年,未曾回家,今日逢太山廟大會,咱母女二人前去降
    香,進廟求籤問卜,一來問我父親官星可現,二來保佑父親官星。
AAA:(老夫人說)兒呀,言之有理。你回繡樓梳洗打扮,叫家童喚上轎來,前去降香
    。
    (老夫人堂前以下停殘步,叫聲家郎院子恁聽我言,只因為千金姑娘來把香降,
    (眾人侍候不許托延。)
    (街上買賣都攆走,不得貼近姑娘前。)
    (家童兩旁來喝道,防止閑人偷眼看,老夫人一聲吩咐回宅轉,再說小姐和丫鬟
    (。)
    (眾位明公,單說小姐領四個丫鬟冬梅。)
    (春香、秋菊、海棠,來到繡樓,把那梳頭家夥擺在桌中,打開頭上青絲,長有
    (三尺,好不愛殺人得緊呀。)
    (一頭青絲如墨涂,梳又梳來盤又盤,左梳右挽盤螺髻,右梳左挽抹雲端,前梳
    (燕子三點水,後梳猛虎歸山林,中間閃掇亂頭,一堆堆個菊花心。)
    (那根小簪別十字,鍍金耳環墜耳輪。)
    (南京宮粉淨了面,蘇州胭脂點嘴脣。)
    (上穿日月龍風襖,下束山河地裡裙。)
    (織金褲腿描走獸,鴛鴦帶子紮兩根,三尺白綾把金蓮裹,紅緞花鞋足下穿。)
    (小姐打扮停當,帶領四個丫鬟,一同母親下了繡樓,穿堂過院,來到大門以外
    (,上了轎車方纔落座。)
    
    
4**時間: 地點:
    (單說家童吆喝一聲,催騾馬順著大街,穿街越巷,來到廟門以外住下。)
    (一同下了轎車,進了山門,來到大殿以裡求籤問卜,把他寄在大殿以裡,這且
    (不表。)
    
    
5**時間: 地點:
    (再說,山西洪洞縣離城十五里,有個毛家寨,寨北有個地穴,穴內有個妖精,
    (有人說是蚰蜒精。)
    (蚰蜒怎麼成精?受過日精月華,百年的道行,變化人形,頭上有角,肚下有鱗
    (,一百零八條腿。)
    (只為東鬥星臨凡,紅鸞星降世,他夫妻隔著路途遙遠,不能成其夫婦,上皇玉
    (帝傳下旨意,差下城隍土地使出蚰蜒精作亂。)
    (嘉慶十四年正月十七,天到午時,蚰蜒正在地穴修真養性,忽聽城隍土地有令
    (,領了玉皇爺敕旨,使東鬥星夫妻團圓。)
    (蚰蜒精把威一抖,只聽的一聲響亮,平地陷個地坑,有數十餘丈,驚動男女一
    (齊觀看,只聽裡邊鬼哭神號,笙琴百樂,狂風大起,從裡冒出一股黑煙來,上
    (至天下至地,先掛龍後刮紅風,只刮的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那些男男女女各
    (自回家,生意買賣關門閉戶。)
    
    
6**時間: 地點:
    (單說江秀英小姐主僕來到廟門以外,纔要上車,那大風呼聲來到,只聽一聲響
    (亮,把小姐刮去了,老夫人丫鬟也刮去了。)
    
    
7**時間: 地點:
    (單說蚰蜒精托著小姐把威風一抖,「喀叉」一聲響亮,起在半虛空中,這可了
    (不得了。)
    (上方刮到梭羅村,回頭稍帶鬥牛宮,往東刮到東洋海,回頭稍帶雷音寺。)
    (刮的渾身流虛汗,二目緊閉不能睜。)
    (刮了三天並三夜,刮到江南蘇州城。)
    (列位明公,洪洞縣到蘇州有多少路途,有三千餘里,怎麼刮這麼遠,上節書已
    (交代明白,玉皇爺差蚰蜒精送紅鸞星與東鬥星團圓,所以纔刮恁樣。)
    (閑言不必多敘,書歸正傳,蚰蜒精仍還到毛家寨修真養性。)
    
    
8**時間: 地點:
    (單說江小姐刮到蘇州大街以上,停了多時,方纔還陽。)
    (舉目抬頭一看,也不是洪洞縣的光景,又不是太山廟的光景,也不是江家亭的
    (光景。)
小 姐:(小姐自己叫自己的名字說)江秀英呀!
      你本是女流之輩,年方一十七歲,不出家門,最不該出頭露面前去降香,偶
    遇大風刮到外鄉,休說想到回家,只怕你貞節難保。
小 姐:(江秀英想到這裡,長叫一聲)蒼天呀!天呀!
    (不由的滿眼落淚。)
    (小姐哭了多時,抬頭一看,路北有個土地廟,求告)
小 姐:土地老爺,與我母親托上一夢,俺娘知道我在這裡,差一家童帶上轎去,把我接
    回來家去。
    (小姐想到這裡,欠身起來往前緊走幾步,來到土地廟內。)
江老爺:(土地老爺大吃一驚)小鬼,你急速出去,小姐本是狀元之妻,無有我的坐處,
    那有你的坐處。
    (小鬼站在廟門以外,小姐雙膝跪下,尊聲)
小 鬼:土地老爺在上容稟,把你的神靈顯一顯,搭救小奴回轉洪洞縣去。
    (土地爺不知我家何處住,細聽小奴表姓名。)
    (家住山西洪洞縣,城南十里江家亭。)
    (先祖名字江百萬,三任主考在山東。)
    (伯父名字叫江嵐,濟南府裡作布政。)
    (我父江峒官職小,宛平縣裡受朝封。)
    (無生多兒共多女,生下一女江秀英。)
    (正月十七把香降,不料西北起紅風,刮了三天並三夜,刮到江南蘇州城。)
    (我好比喪家之犬無處奔,斷線風箏無根繩。)
    (土地爺你把神顯一顯,搭救小姐轉洪洞。)
    (保佑母親團圓了,翻改廟字塑金身。)
    (江小姐土地廟內來祝告,土地老爺吃一驚。)
    (欲知後來怎麼樣,下回書裡說分明。)
    (第二回 籌盤費馬小當衫)
    
    
9**時間: 地點:
小 鬼:(話說,土地爺說)小鬼,你看,江小姐她是一人,咱是一神,東關有個馬小,
    你去把他叫來搭救小姐出去。
    (小鬼聽說不敢怠慢,一溜旋風來在東關。)
    (馬小正在東關大街賣豆腐,賣了一半,還剩一半,街南有個王二叫他喝酒,大
    (街傍邊石條上正然飲酒。)
    (小鬼一陣旋風把豆腐架掀倒。)
    (馬小說好大旋風,把豆腐都掀翻了。)
    (沙土窩裡吹也吹不的,打也打不的。)
    (馬小氣的把豆腐丟下,扛起架子回家去了,放下豆腐架子,回到大街閑游去了
    (。)
    (正往前走,小鬼催著來到土地廟停足站住,抬頭一看,廟內有個幼女啼哭,年
    (紀不過十六七歲。)
馬 小:此女不是受了公婆的氣,必是遭了父母之懮。
馬 小:大姐,你在家必是受氣,把你家的居處向我說明,我好送你回家,再不受氣了。
    (小姐往外一看,門外站著一人,年紀不大,身粗頭細,兩個蝙蝠耳,一對老鼠
    (眼。)
小 姐:該死的奴才,你走你的路,我上我的弔,男女授受不親,你莫非懷著不良之心?
馬 小:我是一片好意,問明你家的居處,好送你回家。未曾說什麼打混的幾句話。
    (聽此人說話順情順理,小姐)
小 姐:請問兄長貴姓?
馬 小:賤姓馬。
小 姐:請問台甫?
馬 小:馬濬。
小 姐:家中還有什麼人?
馬 小:家有八旬老母。
小 姐:馬兄在上,聽我說來。
    (拜一拜來跪流平)
    (馬兄在上仔細聽)
    (家住山西洪洞縣。)
馬 小:我的娘呀!你是那家的,難道是風刮來的?
小 姐:正是,這裡甚麼地方?
馬 小:俺是蘇州城。
小 姐:常聽我父親說,山西洪洞縣到蘇州三千餘里。
    (小姐不由的眼中落下淚來。)
小 姐:馬兄長,一言難盡了呀!
    (小姐聞言淚兩傾,馬兄在上仔細聽。)
    (家住山西洪洞縣,城南十里江家亭。)
    (先祖名字江百萬,三任主考在山東。)
    (伯父名字叫江嵐,濟南府裡作布政。)
    (我父名字叫江峒,宛平縣裡受朝封。)
    (我父無兒只一女,單生一女江秀英。)
    (太山廟裡把香降,西北朝天起狂風。)
    (刮了三天並三夜,刮到江南蘇州城。)
    (又無三親並六眷,那裡去把身來停。)
    (馬兄若肯發慈念,搭救小奴轉洪洞。)
    (母女若得重相見,一層恩報你十層。)
    (小姐哭著訴一遍,馬小就把姑娘稱。)
    (列位明公,馬小叫他姑娘,真正不錯。)
馬 小:(馬小聞聽是江老爺的閨女)姑娘不哭罷,跟我上俺家去罷,住上三五天,我好
    送你回家。
    (小姐聞聽欠身而起。)
    (馬小在前,小姐在後,往前走有五六家人家。)
馬 小:俺娘不用紡花了,不用賣豆腐了。
老 婆:(老婆子說)奴才,咱不紡花賣豆腐,靠著什麼度日?
馬 小:俺娘不知道,山西有個洪洞縣,城南十里江家亭,有個江老爺之女,正月十七太
    山廟裡降香,被大風刮到咱這裡。
      我把他留在咱家,住上三五天,我給他送書傳信,江老爺知道小姐在這裡,
    好來接他回去。江老爺見愛,把我帶到他家,江老爺上金殿奏一本,嘉慶爺把我
    大小封個官職,你老人家就是老太太了。再不賣豆腐紡綿花。
馬 小:(陳氏聞言滿心歡喜)我兒,那人現在那裡?
馬 小:現在門外站著。
    (老陳氏聞聽此言欠身出來,一把拉住小姐)
小 姐:大姐,在我草舍避難。
    (小姐進了草房,陳氏說)
小 姐:兒呀!你搬條板凳與恁姑娘坐下。
    (小姐進草堂裡落了座。)
馬 小:姑娘,你吃飯沒有吃?
小 姐:我那天降香吃了早飯。
馬 小:聽說今已三天了。
    (馬小到了街上,買了二升米半斤豆腐,來到草房。)
    (他娘做的大米乾飯,熬的豆腐湯。)
    (他娘兒兩個與小姐用了一頓飯,把那空虛之心去了。)
小 姐:馬兄長,上山西送信幾時起身?
馬 小:弄些盤費纔能起身。
小 姐:(小姐想)他是窮人,至山西三千餘里路途遙遠,他怎能有這盤費?
小 姐:兄長,你要起身就有盤川。
馬 小:盤川在那裡?
小 姐:我有一件衣裳,拿了當去,到了當鋪要一千銀子,沒有一千還要八百。
馬 小:是什麼衣裳,怎麼值這多?
小 姐:珍珠汗衫,你不信我脫下與你看。
    (敢說列位明公,大家人脫衣不與幸的人一樣脫法,幸的人先解鈕釦,那大家的
    (人脫衣如蛇退皮,一卷手把描花腕伸在袖裡,把珍珠衫脫下來,遞與馬校馬小
    (接過看了一看,不認的是什麼衣裳。)
小 姐:你不認得麼?
馬 小:從未見過。
小 姐:這是珍珠汗衫。
馬 小:敢是什麼寶物?
小 姐:正是我父親在京作官,嘉慶皇爺見愛,親賜一件珍珠汗衫,上頭有明珠四顆,闢
    風珠、闢火珠、闢塵珠、滾盤珠,三個生金扣,二個生玉扣,拿去當了罷,要當
    三百兩銀子,就夠你的盤川。
馬 小:是了。
    (馬小拿著珍珠汗衫,出了頭門往東一拐,往當鋪來了。)
    (來到櫃檯外邊停身站祝說了聲噹噹,就把那珍珠汗衫遞上去了。)
小 郎:(小郎接在手裡問)要多少錢?
馬 小:要三百銀子。
小 郎:還你個五百錢。
    (把當返出去了。)
    (馬小不當,拿在手裡說)
馬 小:這珍珠汗衫只值數百個錢,就是粗布衣,也還多值一文。
    (抖一抖出亂了,只見珠放光華。)
掌 櫃:(掌櫃的說)好像奇寶放光,拿來,我看看!
    (馬小又把汗衫遞上去了,掌櫃的接在手裡,仔細看看,是件珍珠汗衫。)
    (再往櫃檯外看,見馬小身粗頭細,兩個蝙蝠耳,一雙老鼠眼。)
    (看這來人,必是大盜,把那家太太珍珠汗衫偷盜來了。)
    (嘉慶皇爺知道,著那家大人前來私訪,損了當鋪連一個釦子也賠不起。)
皇 爺:(喊道)小郎們與我拿住,送到衙門,見太爺發落罷。
    (只聽掌櫃一言方出口,關上頭門上了閂,前後門一聲響亮人都到,八十個打手
    (往外迎。)
    (長的桿子短的棍,還有鐵尺與鉤叉,光亮鋼刀幾十把,還有多少白蠟桿。)
    (吆喝一聲往外跑,把馬小圍在正中間。)
    (眼睜睜馬小無人救。)
    (下回再把馬小表一番。)
    (第三回 賣秀英馬小暗算)
    
    
10**時間: 地點:
    (話說,那當鋪裡掌櫃的吩咐一聲,眾小郎馬上前去,把馬小圍在中間。)
    (馬小好害怕,哭起來了。)
掌 櫃:不要打他,你們回去,等我問問他。
    (說罷,小郎回了後宅。)
掌 櫃:(掌櫃的說)噹噹的,你那衣裳那裡來的?是朋友送的,是你買的?
馬 小:不是送的,也不是買的。
掌 櫃:(掌櫃的說)住口!不是買的,不是送的,難道是風刮來的麼?
馬 小:正是大風刮來的。
掌 櫃:(掌櫃的說)你胡說!風怎麼能刮衣服來呢?
馬 小:不是這樣,是風刮一個人來的。
掌 櫃:(掌櫃的說)這就是了。
馬 小:山西有個洪洞縣城南十里江家亭,有個江大老爺他的閨女,那天降香被大風刮來
    ,刮到咱蘇州城裡,在土地廟上吊,我把他救下,領到俺家。他有珍珠汗衫,叫
    我與他當了作盤川,好上山西洪洞縣裡送信。
掌 櫃:(掌櫃的說)是了,你是好人。這件衣裳當多少銀子?
馬 小:要三百銀罷。
掌 櫃:(掌櫃的吩咐)小郎,給他罷,寫上當票,給他三百銀子。
    (小郎連銀帶票遞與馬校馬小接過銀子揣到懷裡,票子掖在腰裡。)
掌 櫃:(掌櫃的說)小郎們,開門放他出去。
    (小郎們忙把大門開放,馬小出了當鋪,這且不表。)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