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聚仙臺諸真論道 虛無子四境游神)
    (黃龍初,道君身臨八卦臺中,宣諸真而諭之曰)
道 君:道本無私,而世之傳道者,何多私相授受也。
    (一時紫霞真人、紫雲真人、紫氣真人暨諸真等伏地請曰)
諸 真:師言私授者何?
道 君:夫道也者,先天地而有,原本氣之自然以行,無所事事,至易也,行無奇也。胡
    世之求吾道者,不以正道是從,作一切非道,以亂吾道。既亂吾道,即壞吾道,
    所以慕吾道而學吾道者,終其身於非道之中,反以吾道為索隱行怪之為,鉤深致
    遠之術。流弊若此,不幾阻人以進道路乎?吾奉王母懿旨,欲命一弟子闡明大道
    於天下,爾等以為如何?
紫 霞:如師所言,是道之壞,壞於野方外術也。若不闡之,道何能明?願師命遣吾輩,
    以正大道於天下,庶使後之學道者不至再入歧途。然師不面命其人,則任事弗專
    ,道終難還其本體。
道 君:爾輩親受吾道,備嘗艱苦,由習而成,吾欲遣之,欲心不忍。諸弟子內,惟紫霞
    門徒最多,爾歸命一托化於世,以救正吾道,功莫大焉。
    (道君囑畢,退入宮中。)
    (紫霞與諸真人拱手而別,歸至洞府,遂登聚仙臺,高豎朱幡,以招諸徒。)
    (但見朱幡搖動,仙鶴飛鳴,萬道祥光,直繞天際。)
諸弟子:(各洞弟子睹而驚曰)霞彩拂拂,瑞氣騰騰,自東而來,必是聚仙臺朱幡高豎,
    招聚吾等,以示大道也。
    (於是虛無子、淨塵子、無垢子、清心子、抱道子以及諸子,各駕祥光,同到聚
    (仙臺前。)
    (一一拜禮畢,鴛班鷺序,左右分行。)
    (紫霞真人身居寶座,高聲言曰)
紫 霞:曩者吾侍八卦臺中,道君悲道不明,俾吾闡發於人世。爾弟子等有能代師而行者
    乎?
虛無子:(虛無子出班言曰)弟承師教,指示頻頻,幸而功成,仙品得登,師勞弟願代之
    。但不知闡道若何,乞師詳示。
紫 霞:欲闡是道,當托生紅塵,由粗及精,由精入妙,為好道者循循善誘,庶幾道理條
    分,道無歧二焉。
虛無子:天下之好道者眾矣,獨吾托生塵世,烏能逐一援引,同入正道耶?
紫 霞:天下至廣,生靈至眾,放而言之,何異恒河沙數,不可屈指。至於引人入道,其
    間支分流衍,自可一以累萬,奚慮人繁乎?
虛無子:如是弟子托生塵世,道由何入,祈師此際詳為指陳,庶免他時歧途是誤。
紫 霞:道在人身,不假外求,以人治人,唾手可得,何誤之有?
虛無子:師言道在人身,宜乎不造而得矣,胡為乎必使面壁功深,然後道為之得?
紫 霞:人之初生,虛靈附之,既生以還,物欲擾之。物欲既擾,先天道大不從,而復愈
    墜愈下,見人不見道矣。所以道者之尊又開入道法門,俾世之見人不見道者,從
    而入道,以復其初焉。
虛無子:以失道之人而還其載道之本,所以人者,誰為首乎?
紫 霞:入道莫先治心,治心乃入道之源也。
虛無子:治心若何?
紫 霞:心為一身主,如上天北極然。任雷雨風雲,紛擾多端,毫無轉移,而日居其所,
    眾星聽令,是北極雖無為而若有為也,有為而亦若無為也。所以靜而不動,而道
    無不從此出焉。人心亦北極也,其先使之挺立乎中,一切聲色貨利不能忄彩想淨
    ,而天理周流,運行不息,所以運之行之者,子臣弟友之道也。久之,子臣弟友
    之道,純任自然,無絲忽矜持,則大道已得。大道既得,儼若至誠,善必先知,
    不善亦必先知。由此而大而化之,即是聖人矣。豈若世之道本不識,或以食臭採
    戰為大道,養陰養陽為人道,日陷此身於鬼蜮,求道反以背道哉!故師受道君所
    托,而托之於爾。爾入塵世,能復大道本體,弗使好道者誤入迷途,則功倍他,
    真不可思議。
    (紫霞言已,群真喜曰)
群 真:道再不明,天下幾無道矣。
    (言竟而散。)
    (虛無子拜辭紫霞,歸洞默坐。)
    (靜塵子、無垢子等入而笑曰)
虛無子:師弟得道數年,大任即肩,真吾輩所不及。
虛無子:弟承諸兄指示,得受道旨,幸而仙班忝列,抱愧殊多。今師命弟此生援引好道之
    人,吾恐本根為世所迷,不如坐守洞府之為愈也。
紫 霞:(靜塵子曰)待爾他日身入塵寰,迷而不悟之時,兄等自然隨在切指,引還大道
    ,不過投生凡境鍛鍊一番。
虛無子:兄等所言,弟自銘心刻骨至切。指迷途之語,須勿忘之。
紫 霞:(無垢子曰)師弟不必深囑,但托生何時,兄等當為一餞。
虛無子:弟也未入紅塵,思欲神遊八部,歷觀幻境,然後辭師以及眾兄,亦未可造次而行
    也。
紫 霞:(淨塵子曰)弟若神遊四境,切勿與外方野道結其冤纏。
虛無子:吾之游神也,為道計耳,何暇結冤?
紫 霞:(無垢子曰)冤結無心,每多不覺。先為弟斟破,自然冤來而知所解焉。
    (言竟辭出。)
    (虛無子靜坐洞中,神遊相外,俯視林林總總,紛至沓來,不為名即為利,初未
    (見有修真好道者立乎其間,驅動雲車,向東而去。)
    (雲車剛駐息老松下,遙見北角白雲一縷,冉冉而來,覆於松梢,不行不墜。)
    (虛無子慧目凝視,雲內立一偉漢,頭戴白帽,鱗甲滿身,手執金磚,怒目下視
    (。)
虛無子:雲頭之上持磚而立者,神乎?仙乎?抑亦山精水怪乎?如不速隱身軀,仙法略施
    ,死亡立見矣。
    (持磚者聞言,按下雲頭,立於虛無子之側)
虛無子:爾乃繡雲洞中紫霞門徒,煉道不過百載,成道不過三年,敢任大道之傳,援引其
    世。吾聞不服,特來與爾試試高低。
虛無子:爾欲試者何道哉?
紫 霞:(持磚者曰)仙法甚伙,吾與爾聊化異像,以定優劣。如爾所化不逮乎吾,此道
    讓吾闡之。
虛無子:可。
    (持磚者大吼一聲,倒地化為銅山,高約百丈,金光射目,彩色炫人。)
虛無子:(虛無子暗思)銅山乃鄧通之寶,吾且化鄧通形以破之。
虛無子:(意計定時,扭身化作富翁,指銅山而詈曰)老拙為爾費盡心血,沒入陰曹,不
    知爾屬何人?今幸相逢,完璧歸趙矣。
虛無子:(銅山一躍,仍還本相,笑謂虛無子曰)爾又將何以為化乎?
虛無子:銅山之化被吾識透,吾化一陣,爾如能破,願拜下風。
紫 霞:(持磚者曰)小小道童,仙骨未堅,敢設陣門?老仙修道數萬年,豈能畏爾!
    (虛無子不復與言,口噓正氣,霞生四境,掉身化作高城。)
    (城辟八門,門內悉屬衣冠子弟,笑容可掬,分立兩旁。)
    (持磚者亦化為青面獠牙,闖地而入城門。)
    (甫近,一聲霹靂,額現斗大『孝』字,萬道白光,持磚者怯不敢入,繞向南行
    (。)
    (將抵南門,一色藍光突從內出,持磚者倒退數武,手指城內,疾聲詈曰)
以手指:吾今日不能勝爾,他年必擾爾道焉。
    (詈已,化作白氣一縷,向西竟去。)
    (虛無子將陣收回,知此地多妖,向南而逝。)
    (雲頭按下,墜於市廛,其間抱布貿絲之儔往來不絕。)
    (周視一遍,人民雖眾,俱皆遍體銅臭,初無一身有道根者。)
    (默然良久,度出市外,遙望蘆花一帶,高插青簾,心愛是地幽深,欲入其中一
    (睹勝景。)
    (舉足行去,則溪繞如蛇,兩岸翠竹參天,濃蔭密布,水聲隱約,忽斷程途,欲
    (渡無由,沿岸直上。)
    (行未里許,舍已成焉。)
    (步過橋頭,粉垣在望,傍垣而過,轉至垣東,瞥見一石如牛,高聳竹外,石上
    (眠一巨漢,鼻息如雷。)
    (虛無子恐彼知覺,輕移步履,緩緩行之。)
    (行至石前,巨漢倏立,顧謂虛無子曰)
巨 漢:吾待君已久,君何行步如鼠,恐人知之乎?
虛無子:吾歸心似箭,故爾山水慵看。
巨 漢:子休誑吾,知爾仔肩大任,竊欲一聆雅訓,俾吾得入正道之中。他日有成,即君
    惠也。
虛無子:吾道尚未能明,何敢為人訓。
巨 漢:子毋謙遜,子欲闡道以教天下,何於吾而獨吝之耶?
    (遂執其袂,力邀入室。)
    (虛無子見彼情詞婉轉,意不忍拂,同之而去。)
    (入室坐已,巨漢呼僕捧觥獻茗,其香撲鼻,非麝非蘭,試飲之味甘如飴。)
虛無子:(虛無子思曰)是乃紅友,非茗也。
    (忽棄於案。)
    (巨漢慇懃勸飲,虛無子力卻之。)
巨 漢:(巨漢怒曰)吾以盛情待爾,爾何棄吾如遺。敢與吾一試高下乎?
虛無子:吾與爾素無仇隙,相鬥何來?
巨 漢:爾輩入道,輒鄙吾為壞道;吾果為壞道也者,則天既生道,不應生吾;既生乎吾
    ,皆為道助。天不我棄,爾反絕吾,今日相逢,吾正欲觀爾道為何如耳。
    (虛無子知是野魔,避而他適。)
    (巨漢手向地指,倏成一湖,湖中浪滾波翻,酒氣逼人,不堪悶絕。)
    (虛無子將欲陷身湖內,忙吹正氣,倒地化為千萬酒瓶,口吐金光,圍著湖岸。
    ()
    (巨漢張口亂噴,酒墜如雨,酒瓶群相爭吸。)
    (未逾一刻,湖已涸而無存。)
    (巨漢忿然,手持利刃,與虛無子雲端大戰。)
    (虛無子力難取勝,化一巨饔,從空拋下。)
巨 漢:(巨漢逃而詈曰)今朝為爾所敗,他年不壞爾道,誓不立於天地。
    (只見一縷濁氣,直向塵世散而無蹤。)
虛無子:吾又結一冤矣。將捨西北不游乎,然塵世之境,未能歷遍,他日任道,安知何者
    皆敗道物也。
    (躊躇已久,轉向西北游之。)
    (游至常武山中,席地而坐,耳聞山下漁鼓簡板,唱道聲聲,心欲一晤其人,以
    (談妙道,而是人已由麓至頂,近前拱手)
拱 手:道兄胡來?
虛無子:無事閒遊耳。
其 人:道兄識我乎?
虛無子:不識。
其 人:當日兄從紫霞,弟從赤霞,為魔妖擾亂武陵,吾師奉命往討,曾到繡雲洞搬及爾
    師,弟隨師來,與兄洞後一晤。自兄道成後,吾道亦成,故未與兄常相覿面。
虛無子:兄既成道,又何游及人間?
其 人:前者僅造內功,而外善毫無。今之逆遊人間者,為外善計也。
虛無子:兄何道號,願祈示之。
其 人:拂塵子是也。
虛無子:兄今奚往?
其 人:(拂塵子曰)將歸洞府耳。
虛無子:如此,則歸有侶矣。
    (遂各駕雲車,相依而行。)
    (正樂意談道時,南北角上罡風忽起,旋吹旋勁,二子雲車若不自持,各運正氣
    (以敵之。)
    (殊知罡風猛烈,竟將二子拆散。)
    (虛無子墜至一山,形如鼓圓,靜鎮可愛。)
    (剛登絕頂,旁來女娘三四,低聲詢曰)
女 娘:子其駕雲車以游空際,遇罡風而墜落者乎?
虛無子:(虛無子怒曰)男女各別,何容詢為?
女 娘:見子道門裝束,知為學道者也。吾輩雖屬巾幗,亦曾道學老姥,子何輕於視人如
    此耶?
虛無子:爾學爾道,吾行吾途,李下瓜田,不可不謹。
女 娘:妾見君意起憐愛,君見妾視如寇仇,彼此用心,何左若是?吾姊妹等不妨與得道
    之士一試法力,庶使天下男子知女流之不敢小視焉。
女 子:(一女子)知道童能依吾言,效蘭房之雙棲,又何必試?
虛無子:爾屬落花有意流水,吾係金剛之體,百鍊難熔。汝其遠行,不然法力展時,恐傷
    爾命。
    (女娘怒形於色,指地成坑。)
    (虛無子身陷坑中,左撞右衝,總不能出,於是口吹正氣,化作金光。)
    (殊光愈高,其坑愈深,用盡生平法術,只能出乎坑半,而不能越出坑外焉。)
    (虛無子無可如何,踏著巽門,急力一吹,正氣頻升,坑化烏有。)
    (女娘不服,執劍相鬥,虛無子捏定掌訣,向女娘拋之。)
    (霎時雷震半空,女娘各吐一線紅光而沒。)
    (北角上突來一偉漢,怒氣勃勃,吼謂虛無子曰)
怒氣勃:爾恃爾道,婦人女子亦不容耶?
    (舉動鐵牙板向頂拋來,只覺地慘天愁,聲如霹靂。)
    (虛無子急避雲腳,以孝光吹去。)
    (偉漢搖搖不定,墜向西南,隱聞恨聲所言,皆他日壞道之意。)
虛無子:吾往素遊行,清平無礙,何獨今日不同於昔乎?須至繡雲洞中,一詢吾師以解之
    。
    (播轉祥光,竟向洞前徐徐墜下。)
    (入洞禮畢,呆立師側,啞然如不出諸其口。)
紫 霞:弟子何來,其來何詢?
虛無子:師命弟子闡道人間,弟子不識人間景況若何,因神遊四境,以擬道之所闡,何者
    為先。胡以初遇大漢,化銅山萬仞;繼遇醉漢,化酒海千尋;終遇女娘,鬥於霄
    漢;女娘伏矣,外患復加,幾喪其身於鐵牙板下。此何說也?
紫 霞:道高則魔至,無魔安能見道哉?
虛無子:是魔也,何法力若斯之毒乎?
紫 霞:天下生靈被此四魔毒盡,吾道之難成者,皆此四魔阻之耳。
虛無子:四魔足以害道,上天諸神諸聖何不除之?
紫 霞:上天之留此四魔者,亦衛道意也。無此四魔,不足以治天下;有此四魔,乃能見
    道之深。學道者果將四魔降伏,可以入道矣。
虛無子:四魔不去,道終難入。師命吾托生入世援引好道者,得其正大之途,恐弟子法力
    低微,難與是魔相敵,反自墜也,請辭之。
紫 霞:道君以闡道之任托師,師以闡道之任托爾,爾既應而復改,豈有身列仙班而信字
    亦不存乎?
虛無子:紅塵擾擾,陷人之坑,一入其中,四魔攻擊,將迷途何日返也?
紫 霞:爾托化人間,師命爾同學諸友隨在指示,自然仙位可復焉。
虛無子:師命弟不敢傲,但弟入紅塵,師時以渡弟為心,弟之望也。
紫 霞:爾入塵凡,即墜百丈深坑,師定以手援之,誓不爾負。如引人甚眾,師於洞外高
    豎繡雲閣,待爾率弟歸來,同住閣中,為不生不滅之地。
    (言至此,虛心子忽自外入)
虛心子:虛無子不願苦受輪回,鍛鍊仙軀,弟請代師一往。
紫 霞:吾許彼久矣,爾尚有待焉?
    (虛心子見紫霞不許,恨虛無子淺淺道術,為大道仔肩,他日投生,吾必俾彼迷
    (途不返,仙根墜落,始遂乃心。)
    (暗抱不平,出洞而去。)
    (紫霞默會其意,慨然歎曰)
紫 霞:大道之難也,今已見矣。
    (忙呼淨塵子捧葫蘆出,傾金丹三粒,與虛無子食之。)
    (食已,紫霞)
紫 霞:服此金丹,仙根弗壞矣。但托化時須忌空亡,必擇神鑒日乃可。
    (虛無子謹凜受教,辭師歸洞。)
    
    
2**時間: 地點:
    (一日,洞外祥光繚繞,光內金甲神祗,向地而指者三。)
    (虛無子心知師旨下促,托化其時,急請道弟道兄,將所居洞府托為管理,一一
    (交轄,拜辭紫霞暨同學諸人,揮淚而別。)
    (神隱雲腳,詳擇善地以投生。)
    (第二回 遵師言投生擇地 游冥府奉命提魂)
    (虛無子自領師命,二次神遊空中,選視積善之家,以為投生計。)
    (殊意神飛天外,俯察塵寰,散處居民。)
    (雖繡錯星羅,類皆黑霧漫空,毫無祥光發現。)
暗 自:(暗自思曰)此方不谷,非吾投生之地。
    (雲頭播轉,向西而行。)
    (西地紫霧蒙臧,結成一片,周詳審視,究難分善者之所居。)
    (將袖拂之,倏起一陣微風,吹紫霧為七段,一段投西之北,三段投西之東,再
    (三段旋繞空中無有定所。)
虛無子:紫霧凝結,其地必臧。但不能室辨芝蘭,安可輕將吾神墮入凡胎?
    (於是按下雲頭,墜於雪煉山嶺。)
    (雲頭剛墜,當方見而迎曰)
當 方:仙子其神遊相外,覽山水之奇乎?
虛無子:非也。前日道祖身登八卦臺,傷大道之不明,特聚仙真臨臺囑咐,選一道根深蘊
    者托化入世,一則闡明大道,除卻旁敷;一則鍛鍊仙根,登諸上品。有紫霞真人
    者,道祖長弟,即吾師也,奉命歸來,高豎聚仙旗於繡雲洞外。俄而旗尖飄舉,
    霞生五色,金鈴響徹,雲集眾仙。師道其由,盡皆啞然不答。久之,呼吾至座,
    囑以投世之言。吾恐其任難勝,力辭弗許。紫霞曰:『師觀弟子中,惟爾道根深
    厚,闡道一事,輪次在爾。爾不應諾,必遭天譴。』吾祈師寬時日,四境游神。
    細察紅塵,皆陷仙之窟。今限已滿,應合投生。先睹乎東,黑霧迷天;轉西而行
    ,紫霧遙結,知西之勝於東也多矣。但紫霧入目,雖知是地為善地,究不知尤善
    者為誰。爾司當方,應識此境居民誰為善,誰為尤善,一一指陳,俾吾有地投生
    。他日闡明大道,爾功不小。
當 方:仙子所言,吾何敢輕。以吾管轄計之,共一萬零三百六十八戶。冊中善惡注明無
    紊,敬呈仙子,隨所擇而投焉。
    (言已,將冊呈上。)
    (虛無子詳細披閱,其中八德有缺四五者,有缺三四與二三者。)
    (合冊觀畢,絕無有八德俱全之人。)
虛無子:(因拭淚言曰)世人多矣,求一全善者而不得,將何以復吾師命哉?
當 方:八德中能全一二,即是善人矣,奚必求全若是?
虛無子:仙子投生,不過暫為鍛鍊,終亦必成上品。既成上品,九玄七祖,皆可超升,八
    德不全,何敢當此?
當 方:如是,則小神所轄,無可以當仙子親矣。
虛無子:西之北其善如何?
當 方:是宜詢諸北地當方焉。
    (虛無子將神一展,向北而去,駐於黃鶴溪邊。)
    (見一女娘沿溪直下,身懷六甲,面帶愁容,頭上祥光時時出現。)
    (虛無子欲詢其詳,奈神人相隔,不能與語。)
    (口訣吟動,當方拜而迎曰)
當 方:仙子呼小神何遣?
虛無子:特呼爾來詢此婦為何人,與其人之行為若何耳?
當 方:母家耿氏,所配者常老次子。於歸三載,常子病亡,此婦誓守節操,心如鐵石,
    兼之翁姑性躁,每加呵斥,毫無怨恨。姑今疾矣,幾次彌留,割股者再,有是節
    孝,神欽鬼敬。不知仙子何意於此婦而詢之?
    (虛無子當將投生事訴厥由來。)
當 方:如仙子言,此婦功行可為母否?
虛無子:可則可耳,但吾之生也,宜擇吉日。何日大吉,爾其為吾卜之。
當 方:是月廿三,乃天恩主照,投生此日,吉莫大焉。
虛無子:如是,廿三日爾來導吾常宅投生,毋誤此大事也可。
    (當方唯唯。)
    (言談及此,東角上金光一縷,閃閃而來。)
    (虛無子以為師遣神祗促彼投生,近而視之,虛心子也。)
虛無子:(謂虛無子曰)兄領師命托化凡塵,今尚濡滯在茲,其命不幾有負?
虛無子:師命何承負。所以不即投生者,以善人之室驟未能得,今始得之也。
虛心子:誰氏?
虛無子:即溪右常老之次媳耳。
虛心子:卜吉何日?
虛無子:是月廿三,無可待矣。
虛心子:兄此一行,功滿登天,不生不滅,吾輩庸庸碌碌,不知何日乃能及兄。
虛無子:兄道甚高,即不鍛鍊,亦是上品。
    (虛心子未及回言,虛無子已神飛天際,歸得洞府。)
    (眾友問其投生有地,皆煮黃粱以為賀。)
    (無何,廿三已至,虛無子拜辭紫霞、眾友,直投常宅。)
    (未見當方,口訣一吟,當方由常宅出。)
虛無子:命爾導吾,爾其忘耶?
當 方:吾候久矣。仙子不至,恐其別有所投。轉瞬間一道祥光落於宅內,小神驚而入視
    ,而牀頭呱呱,已產子焉。
虛無子:此何鬼妖,竊吾投生之所?
    (袖中默會,知是虛心子,跌足言曰)
虛心子:吾今而知言宜謹也。
當 方:(當方慰之曰)別豈無善地乎?
    (虛無子無可如何,只得神立雲頭,又往異地而擇之。)
    (向南四望,遙觀南面黑霧內白光突起,挺立千尋。)
    (神墜其間,乃一帶柳林,林外翠竹青松,交相掩映;轉從東去,紅垣在目,耳
    (聞垣內書聲隱隱。)
    (當誦口訣,當方見而跪迎曰)
當 方:仙子何來?
虛無子:吾見此宅白光挺立,不識宅中有何善人,特呼爾而一詢耳。
當 方:是宅李翁所住。翁世代孝友,故有此光。
虛無子:翁有子乎?
當 方:只一子,名榮慶,年始十六,已服青衿,今三旬矣,因科名未就,尚日日吟哦。
    仙子所聞書聲者,即其人也。
虛無子:榮慶有幾子耶?
當 方:弄瓦者一,弄璋尚有待之。
虛無子:(虛無子喜曰)吾欲入世投生,此宅正合吾意。
當 方:論翁富豪,可甲一郡;論翁孝友,可以動天。仙子如欲投生,則榮慶之妻已負孕
    十月矣。
虛無子:果爾,吾筮吉臨塵,爾可為吾先導。
    (當方諾,虛無子遂隱神光於宅內,候其時至而蒂落焉。)
    (韶光易逝,誕期已臨。)
虛無子:(無垢子忽然而至曰)吾奉師命來與爾言。爾入胎降地時,須將『塵根易墜、仙
    體難還』八字,常記於心,切不可稍去諸懷以自誤也。
    (言已,乘雲而去。)
虛無子:(虛無子謂當方曰)投生是其時乎?
當 方:是其時矣。
    (虛無子即赴母懷,霎時墜地。)
    (丫輩見產麟兒,喜報李翁,翁命僕婦溫水洗潔。)
當 方:(洗左能以左臂就洗,右亦能以右臂將,僕婦笑曰)始出母懷,似知人事,此子
    後日的是非凡。
    (及母以乳哺之,不食,再哺,再不食。)
當 方:(母驚曰)兒有疾耶?何乳之不食也?
其 子:兒無疾,只畏將師父『塵根易墜、仙體難還』八字忘卻,故口常誦而忘饑耳。
    (其母駭而他適。)
    (家人驚詢,母以乳子能言告,自此畏近其子矣。)
    (李翁聞之異,於門外詢曰)
家 人:汝妖乎?鬼乎?可為吾告之。
其 子:吾非妖鬼,乃仙也。
家 人:(翁曰)仙子何入凡胎?
其 子:為闡道計,不得不然。腹饑矣,母可以胡麻飼我。
    (李翁駭,家人亦駭。)
家 人:(僕婦曰)此必怪也,不除終為家害。
其 子:(丫環曰)相公望嗣多年,如其死之,安知復能產子否也。
家 人:(僕婦曰)乳子能言,千古罕有,留之,始而以言駭人,終而以口噬人矣,吾輩
    安能逃乎?
其 子:(丫環曰)此必世之多言而辯者,初來投生,尚禁不慣嘴兒,不如留以長成,為
    吾鄉作一說客。
家 人:(僕婦曰)乳子即能嚼舌,待長成時必顛倒此方是非。且請之翁,看將若何?
其 子:(翁曰)誅之。
    (僕婦聞言,撩袖之室。)
其 子:(乳子曰)爾色怒甚,意欲何為?
家 人:(僕婦曰)誅怪耳。
其 子:(乳子曰)爾乃真怪,不自誅己,反欲誅吾耶?
家 人:(僕婦曰)吾怪安在?
其 子:(乳子曰)絕人血食,毒如蛇蠍,非怪而何?
    (僕婦忿然,以手緊逼其喉,乳子氣無所伸而命絕。)
    (魂離軀殼,暗自恨曰)
暗 自:不生爾室,別豈無可投之家乎?
    (遂離李宅,向前徐行。)
    (約行十里,見數童子遊戲松下。)
    (虛無子亦坐於是,謂童子曰)
虛無子:爾輩在此何幹?
童 子:遊戲耳。
虛無子:手執花幡,又將何用?
童 子:引魂耳。
虛無子:職司引魂,吾問爾陰曹究何光景?
童 子:陰曹地面,寬闊無際,隨所之而皆有勝境焉。
虛無子:吾與爾輩偕行可乎?
童 子:有胡不可,但不知爾屬何界人物?
虛無子:平常者流,何足掛齒。
童 子:如是隨吾行之。
    (路過火風山下,遙見猛火飛逐行人。)
虛無子:(虛無子駭然曰)是火也,胡為乎向人而逐乎?
童 子:火由地生,蓋自天派,司火神將,管束嚴謹,火亦不敢肆焉。其向人而逐者,是
    人在世必忤逆父母,不顧庭幃之養,沒入此間,猛火無故飛騰,毀濫身軀,以昭
    逆報也。
    (虛無子立視良久,童子催促前進。)
    (行至寬廣之地,見一犢高大異常,凡遇來人,觸之以角,觸碎而食,喉似雷鳴
    (。)
虛無子:犢厲如是,其殆世之稱犟犢而不通人事者歟?
童 子:君言過矣。
虛無子:以吾思之,世之一理不知,橫逆加人,而自號為豪傑者,比於是犢,殆有甚焉。
童 子:是犢也,陰曹特設以報食犢脯、殺犢軀者,世豈有是犢哉?
虛無子:爾之言犢,吾已知矣。而左旁犬子盈千累萬,遇人而嚼者,其亦世之守財犬以及
    騰口食人者所化歟?
童 子:否。是犬也。天地生之以報擊犬而食犬者也。
虛無子:前之暗無天日、黑霧瀰漫者,即世所謂枉死城耶?
童 子:然。上之騰騰紫氣、音樂嗷嘈者,又何所哉?
童 子:升仙國耳。
虛無子:升仙國中何榮若此?
童 子:人生斯世,能敦倫紀,見善即行,縱不能拔宅飛升,亦必名列仙班,以彰為善之
    報。
虛無子:升仙之說,其在是矣。前山古洞中龜行如蟻,是物也,何如是之多乎?
童 子:是洞由轉輪車內而出,龜也,其實皆人所化耳。
虛無子:人胡以化龜耶?
童 子:世之毀人器具而匿其形者化之,交友不信、遇患難而縮首者化之,不顧廉恥、一
    味縱淫薦枕、詠及新臺者化之。
虛無子:北面矮室內剖人腹而抽其腸者,何哉?
童 子:世之使詐懷裡而害人性命者,剖之也。
虛無子:山麓牛馬成群,又來何自?
童 子:此則世之痞騙錢銀而離人妻子、間人骨肉者所化焉。
    (虛無子尚欲問詢,童子)
童 子:陰曹之事,一言難盡,一時難窺。爾欲何之,吾將歸矣。
    (撒手而去。)
    (虛無子途程不識,左走右奔,適被銅頭鬼王見之,知為仙子臨凡,真性迷卻。
    ()
鬼 王:(竊自喜曰)吾專司七百里野鬼,難以統攝,不如收此人於麾下,伏彼珊珊仙骨
    鎮壓鬼魂,俟到時有可乘,好統吾部屬投生,以為世擾。
    (計議已決,化一少年男子,約與偕行。)
    (虛無子正畏迷逃難返,當即隨歸鬼窟。)
    (投生闡道之命,自此已忘。)
    (紫霞真人默會得知,遂書法旨,命淨塵子身入冥府,提返真魂。)
    (淨塵子得命前來,直向鬼王索齲鬼王曰)
鬼 王:吾奉玉旨管轄鬼魂,政務甚煩,何時得遇上界仙子?
童 子:(淨塵子曰)爾言未遇,胡鬼窟中一縷祥光,直射窟外?
鬼 王:祥光發現,即仙子哉?鬼中能存善念,又豈無祥光乎?
    (淨塵子見其言語支吾,將麈一揮,鬼王連跌二次,忙將陰風駕動,與淨塵子鬥
    (於天半。)
    (酣戰良久,鬼王力不能敵,取出觸仙銅錘,向空拋之。)
    (淨塵子敗回洞府,稟之紫霞。)
    (紫霞乘五色祥雲,直逐鬼王。)
    (鬼王不服,復與相鬥。)
    (紫霞怒,拋下紫霞瓶,吞鬼王於瓶內。)
    (鬼王於內一變,化蠅而逃。)
    (紫霞口吐金光,照耀大千世界。)
    (鬼王知難逃遁,手捧玉旨,竟到凌霄,奏紫霞恃仙欺鬼。)
    (紫霞隨至,俯伏金階,將闡道源流暨鬼王隱匿虛無子之情,一一奏之。)
    (上皇斥責鬼王不應匿闡道仙真,打入陰幽受罪,敕將虛無子真魂提出,以便臨
    (凡。)
    (紫霞得旨,金光下照鬼窟,群鬼護送虛無子而來焉。)
    (虛無子見紫霞真人,似曾相識,而又忘之者。)
紫 霞:(紫霞拍其額而呼曰)塵根易墜今何墜,仙體難還務要還。
    (虛無子聞此二語,恍然悟曰)
虛無子:爾吾師耶?吾何護世而猶在此耶?
紫 霞:(紫霞詳言所以)生限已違一次,爾宜急急投世,毋得再誤焉。
虛無子:紅塵甫入,首迷之厲如斯;若久在人間,其迷我者更不知何如也。吾不願入世矣
    。
紫 霞:前諾後悔,有是理哉?
    (用袖揮之,虛無子神飄天外,倚雲而泣曰)
虛無子:仙降紅塵,欲得一生,而艱難若是,豈吾非仔肩大道者,而乃有此挫折也。
虛無子:(正悲泣間,赤霧真人穿雲而至,笑謂虛無子曰)爾尚在仙界耶?
    (虛無子立道其由。)
虛無子:(赤霧曰)乳子能言,人多為怪,見怪思斃,常情乃爾。如再投世,須謹言焉。
虛無子:善家難得,今古同慨,又將誰投?
紫 霞:(赤霧曰)自孩軀喪後,吾命仙童納丹口中,俟爾二次神附其體,奚必另擇他所
    乎?
    (言訖,即導虛無子直投孩墓。)
紫 霞:(榮慶妻自知子嗣艱難,日守孩墓,泣曰)為娘艱於得嗣,兒即早言,亦願撫之
    。此皆僕婦斃兒,悔何及乎?
    (倚墓而泣,已歷半月。)
    (是夜更深,赤霧呼雷劈開孩墓,暴其軀於荒野,遣群鶴展翅覆之。)
    (次日,榮慶妻率丫環數人,又臨墓所獻果品之屬。)
    (剛至其地,群鶴飛鳴,乳孩呱呱。)
驚 而:(丫環驚而近視曰)公子生矣。
    (榮慶妻喜出望外,急抱歸去。)
    (李翁恐為家害,令居異地。)
    (候至數日,無異常孩,始命歸來,同居一室,竟至七八載未嘗出一語焉。)
    (李翁以為啞也,更其名曰三緘。)
    (三緘樂觀書史,日夜不倦。)
    (翁惜其啞不能言,為之廣積陰功,以祈神佑。)
    (祈禱甚久,毫無應驗,已置諸度外矣。)
    (是歲,李翁七秩虛度,遍辭賓客,以酒燕之費為寒衣之施。)
    (衣始施餘,門外來一老道,鳴木魚唱偈。)
    (李翁迓入,食以齋供。)
    (食已,詢及龍孫,翁以啞不能言為終身恨。)
老 姥:是何足憂?今夜命彼同吾一室,明晨即能言矣。
    (李翁如命。)
    (老道於人靜候,私謂三緘)
謂三緘:爾何不言?
三 緘:言恐必死。
老 姥:向之言太早耳,今其時矣。
老 姥:(李翁聞之,悉入室,喜曰)孫能言耶?
    (遂命家人厚備禮儀以謝老道。)
老 姥:謝吾不受。他年如許爾孫與吾結冰水之緣,其願足矣。
    (言罷,飄然而去。)
    (李翁於是命子榮慶聘請名士,以訓三緘。)
    (第三回 三緘觀劇遇狐狸 七竅乘舟見毒龍)
    (榮慶自三緘能言後,急欲聘一品學兼茂之人,以為館師,而驟不能得。)
    (韶光易逝,三緘年已十二矣。)
    (時逢春正,客來不速,詢其鄉貫,乃西省秀士,遭兵燹而流離在外者。)
    (榮慶見其溫文爾雅,吐屬不俗,遂約戚友子弟,師事其人於別墅。)
    (三緘性最聰敏,誦讀數載,文理精通。)
    (先生無不以大器期之。)
    (父母鐘愛甚深,不忍驟冀其成。)
    (在館月餘,必命家人呼歸,餌以美味。)
    (凡三緘所欲,靡不如意而予。)
    (裡有古剎,名埋龍觀,每歲春耕,村人演劇敬神,祈求歲稔,曆數十載以為陳
    (規。)
    (四月望日,是剎演劇,正值三緘歸家,父母恐其得聞外出閒遊,變遷心性,秘
    (囑僕輩掩其演劇之談。)
    (三緘在家數日,故未聞之。)
    
    
3**時間: 地點:
    (一日心忽不樂,呼春童小僕,偕彼遊園玩賞,以遣愁懷。)
    (春童聞呼,遂攜茶鐺,步履相隨。)
    (行至園中,極目望之,惟紅榴甚豔。)
    (三緘手舞足蹈,扳枝摘下數朵,意於持歸館內養之於瓶,心戀紅榴,留連不捨
    (。)
春 童:公子何喜此花如是?
三 緘:紅榴開放,依天時而得地力,兼之鮮姘奪目,毫塵不染,吾故喜之。
春 童:僕聞女貌如花,設有女色當前,豔若紅榴,恐公子心中不捨更甚。
三 緘:榴花豔色,自天而生,豈有女子容顏豔逾花色?
春 童:殆有過之。
三 緘:是說吾未之信,爾烏得強辯如此。
    (春童畏而不語。)
    (三緘見日西墜,亦惰游將歸,逕由紫荊樹下。)
    (春童攜鐺,忽觸花枝,鏗然作響,笑曰)
春 童:是鐺之聲,真無異埋龍剎之樂器。
三 緘:埋龍剎內樂器何來?
春 童:裡人祈年演劇,僕昨日命奉公公,專送禮儀到姑祖家下,轉至剎內觀望片刻,是
    以知之。
三 緘:演劇者所演何事?
春 童:演古人之成敗興衰,象其形而舞之耳。
三 緘:如是,待吾明日與爾往觀。
春 童:(春童跪而稟曰)演劇一事,公公切囑勿泄,公子聆僕言而欲往,僕必受笞楚矣
    。
三 緘:吾不言爾所道,吾自知之,吾自往之,與爾何尤?
    (談談論論,已至堂前,父母早囑家人設膳以待。)
    (三緘食後,神倦而臥,父母亦歸寢所。)
    (是夜月影微明,春童複游園內,見紅榴枝下,一白髮老叟手持竹杖,怒目)
怒 目:爾春童耶?
應 之:然。
老 叟:爾公公戒勿以演劇事聞之公子,爾何違命,盡吐其實?
春 童:一時失口耳。然吾家公子即觀劇一二日,何礙之有?
老 叟:吾與爾囑,公子觀劇,切不可許爾歸稟公公,須力阻之。他日大道成時,功亦不
    小。
春 童:爾為誰,其殆盜類乎?
老 叟:吾非盜類,久坐園中。
春 童:何昔未一見,而今始見之耶?
    (老叟不答,直向花臺趨去。)
    (追蹤而往,他無所見,惟花枝露滴、葉卷陰風而已。)
    (春童毛髮俱豎,急將柴扉掩卻,歸臥牀頭,心念老叟所言,愁思不斷,但輾轉
    (設策,以阻公子觀劇之行。)
    (久則力倦神疲,沉沉入夢矣。)
    (埋龍剎外有一古洞,深不可測。)
    (洞之左右林木茂密,往來樵子常於洞下息肩,每見洞中狐狸出入,而以為山深
    (野曠多有此種,亦不畏之。)
    (殊知此洞老狐能化人形,久有出塵之想,奈機緣未就,埋沒其間。)
    (四月中旬,老狐壽期,凡百餘里山精木怪,皆稱觴拜祝,宴罷而歸,獨一女狐
    (欲去仍留者再。)
老 狐:(老狐詢曰)爾何洞仙子,何眾皆去而獨遲遲其行耶?
而 詢:(女狐曰)吾乃雲封洞老狐次女,小字榴姑,道積數百年,恨其異類長居,不能
    獸皮脫去。望狐姑垂憫,指點迷途,倘得功成,恩銘肺腑。
老 狐:爾求指示,爾亦知獸類成道,與人類成道進修雖別,及其成功則一乎?
而 詢:(榴女曰)獸類進修,吾久知矣,而成道之說,則未嘗聞。敢祈狐姑明以教我。
老 狐:成道之說,人類在乎功深。煉得精氣神團團聚聚,堅如玉、潔如水,一旦出神,
    將四海九州,自不難一蹴而及。所以水不能溺,火不能焚,皆凝聚功深,乃能如
    是。至於異類成道,有自煉而成者,有竊人精以補己精而後成者。夫竊精成道,
    雖屬捷徑,究有害於人,此道斷不可行之。
老 狐:(言猶未已,榴女曰)狐姑之言捷徑者,亦如人類之旁門異道而採戰食臭者乎?
老 狐:(老狐喜曰)爾聰敏如斯,成道終有可望。
    (榴女亦喜己求道,頗得其妙於狐姑,乃拜謝指點之恩,乘風而返。)
    (剛至五老山巔,見一隊女娘游於山半。)
    (榴女庸心細察,是非人間女眷,似亦同類而未出塵世者,因將妖風撤去,徐徐
    (墜下,雜入隊中。)
    (諸女娘亦未驚覺,共登峰頂,息於松蔭。)
    (先一女娘倚松而眠,嬌容媚態,無殊西子,笑倚牀頭。)
    (群女至茲,皆拜跪於其前。)
    (拜已,松下女娘)
女 娘:爾輩來從何自?
老 狐:(群女曰)山半閒遊,採果屬而充饑耳。
女 娘:平日教爾輩苦煉道功,惰而不勤,故精氣散溢,口食之物不能禁之。吾不食果屬
    已十餘載,精神尤加健旺者,豈有他哉,氣足故也。如得一仙骨兒童配為夫婦,
    成吾大道,只在轉瞬。較諸爾輩,不相去什佰乎?
老 狐:(群女曰)松姑何不一覓其人,以成仙品?
松 姑:吾游神默相,其人已得,所恨者常在學館不能驟奪之歸。
老 狐:(群女曰)學館內諒無神祗管轄,奪之何難?
松 姑:彼師乃凌虛真人所化,道法極大,難與較量高低。如有隙可乘,妖風捲入吾洞,
    媚以色態,必盜其精以煉吾精,而仙境可登,紅塵可棄矣。
老 狐:(群女曰)是人為誰?
松 姑:此地多妖,吾若漏泄,恐被先奪,而吾道難成。
老 狐:(群女曰)松姑道高法熟,何妨言及,俾吾等一識其名。
松 姑:是人名喚三緘,其姓吾且秘之。
    (甫言至此,口呵青氣,直入雲霄。)
    (松姑隨氣而升,移時已渺。)
    (榴女亦乘風歸洞,入面老母,備道松姑之言。)
老 狐:(老狐驚曰)道君慮大道不明,欲闡其說,以除異道於天下,始造繡雲閣數十楹
    ,為群仙他日居之。紫霞真人奉道君命,遍選弟子有能任此職者,投生人世,為
    闡道倡。門徒雖多,半皆根基淺陋,不能肩此巨任。獨虛無子歷世十八,皆為孝
    友,今劫玉樓有分,詔為仙真。惜煅煉未深,終不免紅塵一轉。群仙議定,下世
    仍如凡胎,以闡道旨,待道闡明,收入繡雲閣中,永不墮落。凡我同類,俱當保
    之護之,妖狐何敢盜其精而奪其人?吾欲將身隱於三緘宅前,以為左右護持,爾
    願去否?
驚 而:(榴女曰)願。
    (於是母女乘風而至三緘之宅,留心保護,不敢疏虞。)
    (松姑日在雲頭偷覘,欲得三緘為配,以成大道。)
    (忽值三緘瞞彼父母,獨向埋龍觀觀劇遣愁。)
    (止止行行,遙聞一陣香風,似桂非桂。)
三 緘:(三緘訝曰)是非秋也,桂胡為而噴香若是?豈山野之地,別有如桂而放此異香
    者乎?
    (正疑間,松姑已在雲頭,望見三緘仙風道骨,心甚不捨,遂呼小狐化作丫環,
    (隨彼緩緩墜於三叉。)
    (三緘追香而至,見二幼女並坐道旁,媚態嬌容,古稱美人亦所不及。)
三 緘:(三緘暗想)閨中少女亦樂觀劇,殊少家法,然瓜田李下,須避嫌疑。
    (急急轉身,斜向左行,松姑忙遣丫環阻其去路,托問姓氏於鄰家。)
    (三緘恐被人見,反生譏談,若為父母所知,難免受責,置之不顧,低頭鼠竄,
    (竟向埋龍剎內而來。)
    
    
4**時間: 地點:
    (其時梨園子弟正演《藍橋》一曲,觀劇者無不疊肩誇賞。)
    (三緘自思有陰陽然後有男女,男乘天地之陽氣而有,女稟天地之陰氣而生,何
    (梨園矯揉造作,以男為女,而變陰陽之妙,心甚非之,意欲出剎歸舍。)
    (剛出剎門,三叉路前之嬌女已至,瞥見三緘,笑容可掬)
三 緘:公子觀劇未終,何歸之早?
    (三緘不答,默向坦途急走,松姑亦隨後急行。)
    (行未數程,將近三緘宅舍,松姑口吹青氣,迷其歸路,三緘繞向南去。)
    (松姑捏定手訣,妖風震動,竟將三緘捲入洞中。)
    (榴女見得青氣旋繞,知有狐怪半空遊行,亦起妖風游於空際。)
    (俯視良久,知松姑肆虐,將三緘迷負歸洞,忙稟老母,同至松姑洞前,婉言以
    (諭曰)
松 姑:大道之成,成於功深,壁面九年,河渡一葉,原有自然功效。若利己損人,即道
    能成,終非至道;況三緘命奉上天,仔肩闡道之任,爾如毒之,豈能爾容?不如
    同心保護,弗使山妖水怪毒其身軀,俟大道闡明,爾我功亦不小。
松 姑:(松姑怒目詈曰)爾未先得三緘,其心不服,因假托是說以誑吾耶?吾心豈爾輩
    所能轉乎?
    (榴姑母女知松姑急於成道,難醒以言詞,忿入洞中奪取三緘。)
    (松姑持劍相鬥,榴女與母執戟同攻,一時大起狂風,林木摧折。)
    (酣戰良久,松姑力怯,手訣向南一指,群妖共至。)
    (榴姑母女見彼爪牙甚眾,敗出洞外數十餘里。)
松 姑:(榴女息定,謂其母曰)松姑如此猖獗,將何妙策以救三緘?
老 母:(老母遲遲言曰)凌虛真人化身為三緘師,試往告之,看彼以為何若。
    (言已,乘風急返,墜於館前。)
    (無如館外毫光直射雲表,身不敢近,欲訴無從。)
老 母:(久之,榴女曰)兒聞李翁園內社令尊神,設自上天以保三緘者,吾母女胡不向
    彼告之乎?
老 母:然。
    (遂同至園,告之杜令。)
    (杜令聞說,當稟真人。)
老 母:(真人曰)此係闡道者應受折磨,吾自有以處此。
    (杜令復將榴姑母女保護三緘事,一一言之。)
凌 虛:彼獸精也,能知衛道,頗有功勛,他日大道闡明,亦屬道中之士。爾歸寄語,須
    宜急煉本根,以待其成焉。
    (杜令歸告母女,母女樂,同入本洞煉道不出。)
    (三緘父母自失兒身,四處訪尋,渺無音信,不知不覺已三日矣。)
    (計無所出,只得遣僕告之館師。)
凌 虛:(凌虛囫圇慰之曰)爾毋憂之,不久自返。
    (然日復一日,終是雁斷天邊影,月沉水底時。)
    (父母莫可如何,惟有朝夕悲啼、倚閭盼望而已。)
凌 虛:(時至四月下旬,忽聞雀噪庭前,犬吠門外,家僕出視,嘩然報入曰)公子還矣
    。
    (三緘父母疾趨出視,果見一子,年齒與子相似,而舉止亦如之。)
    (父母喜出望外,以為子也,近視則非。)
    (詢其為誰,其人)
其 人:吾族常氏,父號國用,沒已久矣。
    (詢其何名,其人)
其 人:小字七竅,孀母只吾一人,恐壯盛時壞此虛靈,故以七竅名之,呼吾名正以警吾
    心耳。
    (詢其為何至斯,七竅)
七 竅:因自舅氏家歸,道途遼遠,腹中饑甚,特來翁府祈賜一餐。
    (三緘父母聞其所說,心甚憐憫,忙導之入,與以酒食。)
    (食已欲去,則大雨如注,遂宿於其家焉。)
    (三緘父母目見是子,心念伊兒,愈加悲痛,爰命僕婢重整盤餐以待之。)
    (適館師來家,見七竅而驚曰)
館 師:此吾徒姪虛心子也。彼亦投生塵世,虛無子又多一壞道人矣。
    (乃乘三緘父母之內,以手加其額而拍之)
三 緘:爾識吾否?
    (七竅茫然,惟雙目瑩瑩,呆視凌虛不置。)
凌 虛:(凌虛笑曰)爾何偷生塵世,欲壞人道,以泄己忿,不知已先自壞其道矣。自壞
    安在,即爾塵世投生,敗德喪心,仙根墮落,是即自壞也。爾如將泄忿之衷,易
    而為輔道之念,尚有進境,不然必殆。
    (七竅聆言,若有所思,然自凡胎一轉,中多隔膜,不及為仙時之虛靈不昧焉。
    ()
    (凌虛指點數語,七竅未能了了,家僕已導入書齋安臥而去。)
    (三緘父母觸景傷情,泣向館師而求子歸之計。)
凌 虛:是不難,吾代爾子卜筮久矣。過此七日,自然歸來。
    (言已,仍歸館內。)
    (次早晨餐後,七竅辭去。)
    (時交滿月,凌虛暗化一鷹,飛至松姑洞前,以觀動靜。)
    (殊知洞深莫測,窺覘半日,毫無形影。)
    (凌虛易鷹為鼠,直入洞中。)
    (見得三緘與松姑奕,片刻之際,松姑累負數子,笑曰)
松 姑:郎君奕已習精,可無敵於人世。
三 緘:吾來爾洞,曆日久矣,意欲歸稟父母,然後擇其婚配,可乎?
松 姑:再遲三日,即導郎歸,但此三日內妾有遠行,郎毋出洞閒遊,恐為山妖攫去。
    (三緘諾。)
    (松姑囑罷,出洞速去。)
    (三緘獨坐無聊,呼一小奴而詢曰)
三 緘:爾松姑何往?
松 姑:(小奴曰)南海。
三 緘:往彼何事?
松 姑:(小奴曰)約與群仙子遨遊為樂耳。
    (左有青衣女娘,慎獨少言,志氣若超出乎群婢者。)
三 緘:(三緘謂小奴曰)青衣女婢,彼何人哉?
松 姑:(小奴曰)彼乃雪屏山洞仙長,松姑前日與戰七晝夜,擒獲歸來。自入洞中,雖
    任役使於松姑,原非彼志。
三 緘:爾且呼來,吾將詢之。
青 衣:(小奴即向青衣連聲呼曰)蓮娘來,蓮娘來,公子欲有所詢焉。
蓮 娘:以闡道之身,墜於獸類,不思插翅,反與狐群共相笑談,其負天命甚矣,尚有何
    說向人告訴乎?
三 緘:吾非不欲逃出陷阱,奈引導無人耳。
    (蓮娘不復言,緩步近前,低聲謂曰)
蓮 娘:爾暫入秘室,吾將小狐迷卻,有言告君。
    (三緘入,蓮娘作法,小狐盡入夢中。)
    (於是蓮步輕移,度入秘室,泣謂三緘)
謂三緘:吾習梨山正道已數百載,只冀掃盡妖狐,以開獸類仁心,以除人間大害。不意一
    時失察,墜落於此。
      爾亦任肩闡道,後乎吾而墜斯者,可見正道當絕,而異道當興矣。松姑異道
    ,狐也,心恨正道,先擒吾而及爾,天下正道孰能闡之?
    (言此大慟。)
    (三緘亦哭泣不止。)
蓮 娘:松姑此去,原非好意,彼久向虎頭山嶺,搬弄飛天雄虎來噬吾與爾焉。
三 緘:(三緘泣曰)爾不思逃乎?
蓮 娘:吾固能逃,但弗利爾,吾不忍爾入虎口,故遲遲於此,乘隙與爾言之。
    (三緘聞而駭然,跪求援救。)
蓮 娘:松姑異道精通,兼有虎妖相助,吾能逃去,實不能救爾,如之奈何?
三 緘:吾與彼何仇,彼必以毒心加我?
蓮 娘:異道中人,原與正道不合。且彼欲盜爾精髓,以求速效,爾抵死不如其意,是恨
    中添恨,仇外添仇,不碎爾屍,其心何滿?
    (三緘愈駭,牽衣號泣。)
    (蓮娘無奈,辟門而游。)
    (突見一線晶光,馥氣凝人,默會移時,知有仙真到此。)
    (轉入秘室,謂三緘)
謂三緘:洞中仙子已臨,爾有生路,須念吾一番指示,方便數言。他日有成,或可為闡道
    之一助。
    (三緘喜甚,謂蓮娘曰)
三 緘:仙真安在?
蓮 娘:爾被毒時,彼自爾救。
    (三緘於是靜坐以待,蓮娘左右弗離以衛之。)
    (次日,洞外腥風大卷,松姑果偕一巨漢入洞,吼謂三緘曰)
松 姑:爾為吾配,吾方爾容,倘仍推托如前,虎必噬爾。
    (三緘不允。)
    (巨漢化為虎形,直撲三緘。)
    (蓮娘掉身,化作鐵圍,以擋飛虎。)
    (松姑怒,手執鐵錘,重若泰山,向圍力擊。)
    (圍破,蓮娘無策。)
    (凌虛急急呵動道氣,滿洞金光,飛虎、松姑化為黑氣,奔出洞外。)
    (凌虛手持斬妖神劍,與之鬥於空際。)
    (二妖知不能敵,向西而遁。)
    (凌虛轉回洞內,呼出三緘。)
    (三緘叩謝畢,稟及蓮娘,凌虛繪一靈符,與彼吞之,以助法力。)
    (蓮娘辭去,凌虛亦渺,三緘望空拜謝。)
    (尋途歸里,父母欣喜不盡,仍命從師館內,禁不外出。)
    (七竅自離三緘府宅,行至中途,忽被狂風將身吹至天半,約有數刻,始落平原
    (。)
    (詢其家鄉,已隔數百里,然歸路必由水道,方能便捷。)
    (他日行至演水,浪巨不息。)
巨 漢:(眾舟人曰)殆矣,此江毒龍,每歲一出,必攫人數百,以肆鯨吞。今日浪巨如
    斯,正彼肆虐時也。
    (七竅聞之駭,犬臥艙中。)
    (無何,舟翻數十隻,呼救者悲聲不斷,慘切堪憐。)
    (紫霞真人閒遊天外,見之弗忍,因自歎曰)
紫 霞:江淮有此毒龍,則水必揚波,人心有此毒龍,則道無所就。吾恨已久,誓必除之
    。
    (當即按下雲頭,持劍向空擲之。)
    (劍入江內,將毒龍斬首,波浪遂平。)
    (演水舟人救活無算,焚香拜謝,陳祭牲酒者,實繁有徒。)
    (七竅得以生還,歸程緩緩。)
紫 霞:(途遇一道,皤然老矣,見七竅而語之曰)公子觀書,須與三緘同師,方能入道
    。
    (言罷飄然竟去。)
    (七竅歸,遍訪三緘,未知相聚同堂在於何日。)
    (第四回 訪友人誤入仙莊 遇蘇子巧生魔障)
    (七竅日思三緘,恨不能一時晤對,因稟告乃母,以為遍訪計。)
七 竅:(其母禁之曰)春風滿面,皆為朋友,何必僅以三緘為念。
      況吾年已老,兒訪友遠出,原無定所,倘有不虞,恐抱恨終天,悔無及矣。
    不如就塾從師,早晚得依膝下,以娛老母,是即兒孝之大焉。
七 竅:吾親尚康強無恙,待兒出訪,以一月為期,歸里閭時,諒不至庭枯萱草。
    (乃母見其去心已定,不忍拂之,命彼僕夫載其行李。)
    (七竅萱庭辭罷,向長途以遄征。)
    (他日足力疲甚,欲覓一村郭以為歇息之所,東張西望,四顧躊躇。)
    (紫霞真人立在空際,知七竅乃虛心子所化,原欲壞道而來,於是按下雲頭,將
    (袖一拂,頃刻霞生霧卷,化長途為江漢。)
    (七竅身入是境,亦不問其何地,信步而行。)
    (紫霞真人又將林木化作老少道者,往來於霞霧之中。)
    (七竅此時正屬迷途莫出,得見道士,暗喜問津有人。)
    (然道者往來,絕無一矚目於七竅。)
    (七竅柔聲下氣,執一道者袂而詢曰)
七 竅:此地何地,往來何人?祈為指明,以破吾昧。
三 緘:(道者曰)此地皆仙子所居,名曰仙莊,人惟大道是習,號曰道人。
七 竅:仙莊吾不論之,而道人之名,何所取義?
道 士:道者天下之大道,未有天地,而大道自在人間,既有天地,大道賴為人習。人習
    乎道,道以明人,人道合一,不昧虛靈。故稱習道者為道中之人。
七 竅:道有捷徑乎?
道 士:大道原無捷徑,始自誠意正心,終則純任自然,以至於至誠地步,所謂不可知之
    者在此,所謂大而化之者亦在此,何有捷徑之說哉!
    (七竅聆言,若有會晤,而究不樂其所道,意將去而之他。)
    (紫霞欲指明之,以還道根,免使虛無子他年闡道為彼所壞,復驅山石化作臺閣
    (庭堂,待七竅入而息肩,再為點醒。)
    (七竅因厭道士之說,沉沉悶悶,不樂與言,竟向長途奔走不息。)
    
    
5**時間: 地點:
    (未幾,夕陽西墜,山鳥歸樹,入耳嘩然。)
七 竅:(七竅顧謂僕人曰)天已晚矣,途無廛市,何所棲身?
僕 人:家庭至樂,子不慣享,而乃於風塵內勞其步履,訪什麼三年,朝日奔馳,又不知
    三年居室何所,吾恐年逾四五,亦不得見也。以僕愚意,可早早歸家,庶免主婆
    倚閭而泣。
七 竅:吾別親時,原以一月為限,茲始十日,還餘二旬,如至二十日,其人不得,吾必
    歸去。今也時不待矣,爾前去覓一村莊,亦或古剎,俱所不擇,暫宿一夕,明日
    速行。
僕 人:如是,公子可於路旁少待,吾去遍覓古剎與村莊焉。
七 竅:爾去速返,毋勞吾望。
僕 人:是地盡屬荒涼,欲覓所在以棲身,恐需三四日耳。
七 竅:誠如爾言,吾不幾為莩鬼耶?
僕 人:(僕忿然曰)公子在家日享安樂,偏思遠遊受苦,是誰使之?
七 竅:為求良友,安辭遠遊?
僕 人:友胡稱為良哉?
七 竅:良者好也。
    (僕聞好字,大笑不止。)
七 竅:(七竅詈曰)爾癲耶,何癡笑如是?
僕 人:吾笑爾不識時務也。古來好友載諸書籍者,曾見幾人?
七 竅:管、鮑、羊、左,非良友而何?
僕 人:此數人外,誰為良友?
七 竅:古來良友有傳,有不傳,其中幸不幸之所分也。
僕 人:以今時而論,又孰為良友?
七 竅:吾年甚少,尚未遇之。
僕 人:子何迂也,今世豈尚有良友乎?
七 竅:爾何知?
僕 人:今世以財為命,謂其交稱莫逆,如兄如弟者,或兩皆貧而兩皆富,抑或兩皆貴而
    兩皆賤耳。假令一富而一貧,則富者目中無貧;一貴而一賤,則貴者目中無賤。
    即有好名之人,假稱能寄子托妻,可之楚游者;比其反,則不可問矣。況乎兩皆
    富貴貧賤,且有我富而嫉彼富,思欲敗彼之富;我貴而妒彼貴,思欲喪彼之貴。
    富貴如是,貧賤亦如是。面假親熱,中抱陰謀,今之所謂良朋,大抵若此。與其
    遠遊求友,何若歸去,親爾族之昆仲為愈乎?
七 竅:(七竅怒曰)僕敢多口!
僕 人:爾休遠遊。
七 竅:不游已游矣,爾速覓地以為安宿計焉。
    (僕不敢傲,忿恨而去。)
    (行約里餘,遙見萬綠叢中紅垣現出,僕喜)
僕 人:得毋古剎乎?
    (即便轉身呼公子同往。)
    (剛至林外,鐘聲一杵,鏗然落韻,主僕既得其所,緩緩而行。)
    (行將近剎,則晚也而不見其晚,反覺午煙起於村郭。)
公 子:(僕訝曰)此地之天不晚乎?
七 竅:(七竅亦驚曰)晚變為午,其不夜之仙莊耶?
僕 人:既其未晚,且向前征,奚必棲此剎中,與老禿為侶。
七 竅:可。
    (復尋舊路,轉出叢林。)
    (舉目望之,依然四野煙迷,星光隱約。)
七 竅:此地或早或晚,真無異人心之或善或惡,可仍從古剎而奔焉。
僕 人:其見古剎而晚欲奔之,繼見未晚而急欲去之,又無殊人之愛人加諸膝,惡人墜諸
    淵也。
    (言已,忙忙促促,奔至剎前。)
    (但見仙鶴雙雙飛鳴天半,蛺蝶閃閃咀嚼花間,鬱李碧桃,紅白相映。)
    (七竅觀望良久,謂其僕曰)
七 竅:時已冬矣,而胡有此春景哉?
僕 人:不但此也,身未近剎,其冷如水,近之則暖若圍爐,剎中必非凡侶。公子訪友而
    得此仙真,勝過三年遠矣。
七 竅:爾誤矣,吾所訪者名曰三緘,非三年也。
僕 人:三緘二字,義何所取?
七 竅:戒其多言也。
僕 人:多言何害?
七 竅:大則興戎,小則啟羞,三緘其口,斯戎羞不至矣。
僕 人:世有多言善惡果報者,未必亦興戎取辱乎?
七 竅:言之善也,不厭其多;言之為詆毀,為顛倒是非也,則厭其多耳。
僕 人:是人名喚三緘,其初殆亦多言而受辱者歟?
七 竅:以此取名,非無其因。不必深究,可急入剎以解饑渴。
    (僕諾,逞步前進。)
    (不時已到剎門,睨視其中,道裝者流往來不絕。)
    (七竅偕僕向道者而揖之。)
道 士:子何來歟?
七 竅:為訪友而至,特來仙觀祈借一宿,兼乞一餐。
道 士:一餐之食,為費幾許,但恐紅塵客不慣淡泊耳。
    (七竅尚未回言,僕曰)
七 竅:饑則甘食,即屬粗糲,亦無不可。
道 士:既甘粗糲,暫住殿內,待吾為黍與子食焉。
    (七竅主僕果於殿左靜坐以待。)
    (道士轉入後殿,耳聞喃喃細語,不辨所說何詞。)
    (頃一道童手攜竹籃向剎外而去,去不片刻,盛石卵數十枚傾於地,碎錘如黍。
    ()
    (僕見其異,近而詢)
而 詢:爾碎石何為?
道 童:黍耳。
僕 人:以石為黍,安能裹腹?
道 童:吾剎內朝日作食者,即此石也。
    (僕異之,而暗窺其若何烹之。)
    
    
6**時間: 地點:
    (未幾道童將石錘盡,攜入廚下,燃薪於灶,捧石於鼎,與煮黍無殊。)
    (煮約一時,薪已盡矣,呼彼師弟出剎持薪。)
道 童:(師弟曰)持薪烹石,往反殊難,以吾代之,可乎不可?
    (道童點首,即持小斧斷其四肢,入灶紛紛,烈如煤火。)
    (片刻黍熟,呼主僕而食之。)
    (僕心懷疑,弗忍舉箸,而七竅已食數盞矣。)
而謂之:(僕私謂之)味美乎?
七 竅:美。
    (僕始食,味果勝於常黍。)
七 竅:(食已,暗詢道童曰)爾剎以人為薪,恐黍食一生,人喪千萬矣。
道 童:爾何所見而謂曰喪人哉?
僕 人:吾見爾斧劈爾弟,燃於灶內,故云。
道 童:爾細看看,彼坐灶前者非吾師弟乎?
    (僕視果然,驚疑不定。)
    (陰語七竅,七竅亦來深信,僕常以自防,恐將已早餐而誤作炊黍之用。)
    (鼍更再報,道童掃除淨室,主僕安宿。)
    (昧爽,七竅起,拜見老道。)
老 母:爾言訪友,其訪道友乎,儒友乎?
七 竅:吾生平愛儒不愛道耳。
老 母:儒道一體,子何區分?
七 竅:習乎儒,可以取科名,享萬鐘。道烏能及?
老 母:道成則瀛洲是赴,為仙天上,何讓科名?況科名之榮,不及仙真之久。子如循循
    道內,吾願為子師焉。
七 竅:吾心極恨者此道,他年若專政治,必將胥是道而滅之,何反強吾習之乎?
    (老道怒,袍袖一展,群道伏地,化為猛虎,舞爪張牙,向主僕直追。)
    (二人呼救聲聲,惜無有救之者。)
    (追之已久,主僕分散。)
    (七竅被一虎爪摳衣,不能脫身,坐待其斃。)
    (久之未見動靜,舉目細視,乃荊棘勾衣耳。)
七 竅:(忙呼僕曰)此地多妖,可速行之。
    (奔至坦途,回望古剎,一無所有,主僕不勝驚異。)
    (急行數十里,逢人便問三緘之名。)
    (偶遇一叟,將七竅諦視良久)
三 緘:爾客歲借宿寒家之常公子耶!欲見三緘何為?
七 竅:欲同學耳。
老 叟:如是,三緘非他,即吾兒也。
    (七竅聞之,喜曰)
七 竅:果爾,不難晤矣。
李 老:吾兒前月得道長指示,須訪七竅其人而友之。彼云明日出訪公子,爾頗有緣,今
    必得晤。
    (七竅甚喜,隨歸李老府宅。)
    (李老呼僕煮酒作食,款待慇懃。)
    (七竅欲急晤三緘,詢諸李老。)
李 老:吾兒原語明日方出訪爾,適館師音來,云彼今晨已自館起程,不知去向矣。
    (七竅聞言,愀然不樂。)
    (次日拜辭李老,追訪三緘。)
    (連訪數朝,形影未見,且於一月之期將滿,又恐萱庭望眼幾穿,爰命僕人播轉
    (回車,向里門而行。)
    (行且止,歸見老母,團聚欣然。)
    (而三緘此時已至山陽矣。)
    (山陽之地水秀沙明,翠柏青松,極目皆是。)
    (三緘貪玩山水,不問前程遠近,信步而行。)
    (行至中途,天陰欲雨,三緘著急,策馬前征。)
    (無何,墨擁雲頭,雨點如彈,風聲大作,山色溟檬。)
    (三緘欲進不能,欲退不得。)
青 衣:(青衣小童稟曰)行李頗重,步驟難勝,可急覓村莊以避風雨。
三 緘:途無征夫,郭沒老農,雖欲訪之,又將誰訪?
小 童:如是,覓一大樹暫避,待雨止而後行。
三 緘:大樹亦無,幾窮人望。
小 童:前面林木森森,諒堪避之。
    (言已趨入。)
    (果一梓樹大約數圍,葉密枝繁,雨不能透。)
    (三緘下得坐騎,小童係定,主僕二人對坐石臺,其雨已傾盆矣。)
    (頃之,泉聲四起,交應山谷,而雨聲愈大,逞彼風勢之雄,雷電齊來,駭破征
    (人之膽。)
    (看看天色已晚,主僕心雖慌亂,而莫可如何。)
    (正躊躇間,忽聽山谷內啞然一聲,一人冒雨而來,袍服俱濕。)
小 童:(奔至樹底,將衣卸下,振之不已)今夕銀河傾倒耶,不然雨何如是之大也?
    (三緘暗窺其人風流儒雅,知非庸俗,遂進前而揖之)
三 緘:先生中濕矣。
    (其人見三緘面貌不凡,接之以禮,亦揖而詢曰)
其 人:先生族姓何氏,住居何地,征車何之,訪問何之,敢祈明以告我?
三 緘:敝族李氏,賤號三緘,本省住居,因訪友不遇而來茲耳。
其 人:先生求友可謂切矣。
三 緘:先生住居何所?
其 人:歷此不遠。
三 緘:族姓何氏?
其 人:蘇姓。
三 緘:儒號何名?
其 人:五常。
三 緘:佳名五常,知其為君子儒也。
五 常:願學之耳。
三 緘:吾來貴境,人地兩殊,不識前途有市鎮否?
五 常:市雖有而路遙,弗能蹴及。
三 緘:若然,今夜無所歸矣,可奈何!
五 常:不嫌茅屋,願為君子作一東道,可乎?
三 緘:蘇兄厚情如此,何日能酬?
五 常:止宿一夕,何堪言酬耶?雨已疏而不密矣,吾急歸家,命僕持燈迎君玉趾。
    (言罷,匆匆告別。)
五 常:(去逾一刻,燈光遙射林表,片時已至樹下,呼曰)李先生安在?
三 緘:(三緘應之曰)在此。
其 人:吾奉主命,特迎先生,可將行李付吾,代貴價一勝其任。
    (三緘諾,遂命小童付之,自乘驪駒,隨燈而去。)
    (甫至門外,五常嬉笑出迎。)
    (三緘登堂欲行拜見禮,五常謙遜曰)
五 常:不必,不必。今日遇雨,恐受風寒,吾命拙荊已設酒左廂矣。
    (即攜手同行,至於廂內,賓主對坐,暢飲壺觴,言語相投,稱為莫逆。)
    (飲罷,五常)
五 常:吾遇友人多矣,未有如吾兄之談心相得若是者。今夜良宵,且作一抵足之談。
    (遂命家人高點燈檠,導入書齋,同榻而臥。)
    (三緘終日勞頓,頃入夢中。)
    (五常見三緘臥熟,無與交談,一時思富想貴,並及美人金帛,連綿弗斷,久不
    (成眠。)
    (三緘一夢初醒,瞥見一人頭戴相冠,衣著龍袍,盤旋榻外,驚曰)
三 緘:室中有此貴者,蘇兄何輕視若斯?
    
    
7**時間: 地點:
    (轉眼間貴者渺矣。)
    (又一人手捧金帛,往來燈下。)
    (三緘異,偷覘其變,倏忽富者不見,而美人已立案側:雲橋高結,貌美如仙,
    (蓮步輕移,聲傳響屑。)
三 緘:(三緘暗思)貴者、富者以及美女,何由來耶?
    (思猶未終,耳聽五常喉鳴三匝,美人已設筵待坐矣。)
    (俄而門響簾開,一高大惡鬼恭身直入,目光四射,似欲攫食榻上之人。)
    (左旁突出清氣一縷,化為道童,以麈揮去,而美人惡鬼,已不知所之,惟此道
    (童繞榻而沒。)
    (村雞報曉,天色已明。)
    (三緘起,五常亦起。)
    (早餐後,三緘辭行,五常苦苦扳留,遂止征車。)
    (閒談之下,五常謂三緘曰)
五 常:吾宅左一山,山有小穴,俯而入內,其闊如堂,石几石牀,排列停妥,不知何人
    所設,訪諸村老,亦無知者。前日來一道長,居住其中。昨吾入洞消閒,試與交
    談,所言皆老子之道。今日天色尚早,吾且與兄同往視之,兄其願否?
三 緘:願。
    (於是穿林度逕,附葛牽蘿,輾轉紆徐,頃至洞下。)
    (仰望洞口,約有百級之高。)
    (二人接踵而登,直入洞所。)
    
    
8**時間: 地點:
    (其時老道正倚石酣眠,倏見二人,起立拱手)
拱 手:嘉客至斯,有失遠迎,望其恕罪。
    (二人遜謝數語,列坐其次。)
    (三緘見老道紅光滿面,精神爽利,知其不凡,因詢之曰)
三 緘:道長道貌仙顏,定可前知矣。
村 老:前知非易,惟至誠始克當此。貧道不過閒遊訪友,偶居是洞,不久將歸敝觀焉。
三 緘:道長之明,諒無不知,其不自居至誠者,皆自道之意也。
村 老:君其過譽,貧道實不敢當。
三 緘:吾有一瞻目之奇,道長如不吝指明,願鑄金以事。
村 老:君見何為?
三 緘:昨夜與蘇兄同榻,夢醒後燈光燦然,室內富貴美人,惡鬼酒筵,變幻不一。敢問
    道長是何故歟?
    (老道聞說,微顧五常而笑曰)
五 常:此即蘇君之心魔耳。
三 緘:何為心魔?
村 老:心有所思故耳。
三 緘:心有所思,何即現此魔乎?
村 老:思現乎魔,正以教未思者也。
三 緘:胡惡鬼牽簾而入,又有道童揮以麈耶?
村 老:道童者,心清之氣所觸而現也。
三 緘:心清之氣出自誰人?
村 老:蘇君思貴時則貴魔現,思富時則富魔現,思酒思色思氣時則酒魔色魔氣魔現。惟
    君無思慮,因之清氣發而道童現焉。
三 緘:群魔皆畏道童乎?
村 老:邪氣不敵正氣,魔鬼安抗正人,此天地之正理,亦天下之正道。
      奈何正道久湮,人皆入魔,即稍知習道者,亦為邪氣所染,久而清氣全失。
    故長生之術不能得,概夭其壽而入於鬼域之中,非邪氣為之,實自造之也。吾觀
    君身頗有清氣,但恨此際時非傳道,即言之津津,爾亦聽之藐藐焉。
    (言此化為清氣,直沖天外。)
    (二人驚訝良久,仍復下洞而歸。)
    (三緘自聆老道言,常存一學道之心於念內,歸來笑謂五常曰)
三 緘:蘇君昨夜究何思乎?
五 常:因身未貴,思及狀頭、宰相;因身未富,思及鄧通、石崇;因妻貌不揚,思及楊
    妃、西子;因腹稍餒,思及美酒佳餚;因與人仇,思及虎視鯨吞。此亦人情之常
    耳,孰意醜態竟現於榻外乎?君勿鄙吾,吾將清其心,以為入道計。
    (三緘不復深究,相談竟夕。)
    (次日,辭五常而他逝焉。)
    (第五回 背福海三妖喪命 遇不情七竅迷心)
    (山陽東百里許,有石壁數仞,埋沒於茂林之內,崖半一洞深遽難窺。)
    (洞外紅梅一株,大可合抱,每到十月,花開甚豔,香氣逼人,而且花盛開時,
    (洞口雲霞飛騰百丈。)
    (往來樵子見此奇異,有謂為狐怪所化者,有謂為蟒精所化者。)
    (不知老梅得日月精華,成一妖姑,自號宅女,常住洞內苦苦修煉,不貪塵世榮
    (華。)
    (煉道多年,飛升未獲,暗自恨曰)
暗 自:吾自煉道不辭艱苦,此身究不能飛升碧落,朝見上皇,封為仙真,殊不滿乎吾意
    。
      今日愁悶更甚,何妨駕動風車,四境閒遊,或得一同類以相參,而飛升有時
    ,未可知也。
    (意計已定,將袖一展,妖風微起,其身搖搖,竟至半空。)
    (游倦欲歸,忽見西南隅上黑雲一縷,直投東角,宅女諦視良久,奈雲黑如漆,
    (不見內面之仙。)
    (心恐上界仙真閒遊天外,如一觸犯不利,乃躬急將妖風拔下七分,向洞府奔回
    (。)
    (約奔數里途程,回視黑雲亦從而至。)
宅 女:(宅女暗計)吾將風車扭轉,以阻其路,視彼雲內究是何仙?
    (挺立片時,黑雲已至,中所立者,乃一女仙也。)
宅 女:(宅女呼曰)雲裡仙姑,其來何從?其去奚往?
暗 自:(女仙曰)爾欲詢吾行止,須將車駕品立,以便相談。
    (宅女果然搖動風車,兩相品立於雲表。)
    (見禮畢,低聲詢曰)
宅 女:仙姑道號何名,所居何a?
暗 自:(女仙曰)妾賤號意淫,所居洞府名曰意馬。
宅 女:煉道多年?
意 淫:已數百春秋矣。
宅 女:尚未飛升耶?
意 淫:未得同人參厥元機,故至今尚在妖部。
宅 女:爾言妖部何物所成?
意 淫:杜侍郎次子名號美仙,俊秀非常,生平意念好淫,以此殞命。侍郎恨甚,命僕舁
    至五牛山下,草草安厝。未逾三載,壙崩軀出,被虎吞食。因心隱壙底,未露其
    形,得日月照臨,能化人形貌,後遇吾師福海,教以煉道方兒,數百年來,始克
    駕霧乘風遍遊四境。此愚妹出身之醜,不堪為姊告也。而姊又屬何妖部乎?
宅 女:妹屬紅梅所化,煉道有日,未能飛升,故駕風車訪求同志,不意與姊相晤,是修
    道有緣也。可訴造修之多寡,以定少長之稱呼。
    (意淫聞而喜甚,爭先訴之。)
宅 女:如是,則我居長矣。
    (遂相拜舞,結為姊妹。)
    (拜舞後,宅女)
宅 女:既已結盟,須朝夕共處,以煉大道,妹歸姊洞乎,姊歸妹洞乎?
意 淫:姊妹之道尚未深得,不如同拜福海,時聆訓誨,則道易入而仙易成焉。
宅 女:爾師福海居於何洞?
意 淫:洞名皮象,歷此不過百里。
    (言已,各乘風車,向皮象洞而來。)
    (行至中途,忽聞腥風捲動,宅女驚曰)
宅 女:此何風也?如是之狂?
意 淫:此噁心蟒也,常於是地害諸百姓,所食男女,實繁有徒,吾妖部中無不畏其酷烈
    。
宅 女:吾姊妹避向何地?
意 淫:(意淫遲遲言曰)暗從東去,可以避之。
    (殊意噁心蟒早知二妖女路過於茲,直向前來,持戟挺立,大聲吼)
大聲吼:二女妖將向何往?
意 淫:皮象洞中師參福海耳。
大聲吼:(噁心蟒笑曰)有其師參福海,不若投吾之為愈。
    (二女不服,驅風而行,惡蟒從後逼迫,不離不即。)
    (二女掉身相鬥,鬥未數合,勢不能敵,向北逃奔。)
    (正危急間,當頭綠雲卷動,青光按下,一紅眉大漢凜凜威風,謂二女曰)
大 漢:爾為何妖所逐?
二 女:噁心蟒耳。
大 漢:爾隱吾後,蟒來吾自伏之。
    (移時噁心蟒追至,突見大漢,俯首逃去。)
    (大漢馳追數里,不及而歸。)
二 女:(二女詢曰)噁心蟒何畏子之甚?
大 漢:毒甚於惡。蟒名噁心,不過得一惡名,心猶未毒,吾乃毒心蛇所化,彼烏能敵乎
    ?
二 女:果爾,既承君救,切毋起毒意於我輩。
大 漢:(毒心蛇曰)爾師福海,吾輩常被其恩,毒爾何對爾師。爾速去之,不然恐意外
    發生,無有救之如我者。
    (二女唯唯。)
    (拜罷大漢,真向皮象洞而趨。)
    (趨至洞前,將風車按下,入見福海。)
福 海:(福海問意淫曰)與爾同行者何人?
意 淫:梅妖,宅女也。
福 海:彼來何為?
意 淫:拜師為徒,祈傳煉道之方耳。
福 海:吾道甚淺,安能為人師?
宅 女:聞得妹妹言師道高法妙,故傾心羨慕,特來洞府,一沾化雨之施。
福 海:(福海笑曰)此皆意淫弟子一番虛譽,其實吾有何能。
意 淫:宅女姊姊求道甚誠,吾師何妨收入門下。
    (言已,目視宅女。)
    (宅女會意,恭身下拜。)
    (禮畢,福海)
福 海:妖部成道不比乎人,妖部學道亦不同乎人,爾可將平日所能者顯之,俾吾視其未
    能者而教之。
    (宅女聞言,向師拜舞,復向意淫一禮。)
    (度出洞外,將身化作厲鬼,行走如飛;異時又化為獸、為禽、為馬、為牛、為
    (犬豕之屬。)
    (化已,仍向師拜舞,立於其旁。)
福 海:爾欲求道,尚屬禽獸居心,無怪至今不能飛昇天府。
宅 女:何為禽獸居心?
福 海:心者,皮之象也,心在禽獸。故所化無不禽獸。爾等若欲飛升,可向後洞苦讀《
    黃庭》。待讀熟時,為師次第指陳,然後由淺入深,由深入妙,金丹大道方能成
    焉。
    (二女領師教諭,果讀《黃庭》於後洞。)
    (讀至數月,不得入道之方。)
    
    
9**時間: 地點:
    (一日,宅女獨至洞前,跪向師座詢曰)
向 師:弟子誦讀《黃庭》已數月矣,而乃毫無進境,其故何哉?
福 海:讀《黃庭》而不得其道,皆由於心之多雜,故膈膜如是。爾速歸洞,以清心為務
    。心清後,便日有以進之。
    (宅女遵命,復與意淫靜坐月餘,不堪納悶。)
二 人:(二人商議曰)如此拘執,實難安身,今日辭師前後山中遊玩片時,有何不可?
    (計定,辭別福海。)
福 海:學道人心宜活潑,不可執拘,但山水之間,頭頭是道,爾欲遊玩,須入目即悟,
    毋徒作山水觀也。
二 女:然。
    (將移步矣,福海)
福 海:毋得久游,別洞亦毋得濫入。
    (二女謹遵師教,各逞妖風而去。)
    (游至山後,突遇壞腸洞枯腑么姑乘風前來。)
    (二女見之,各相拜舞。)
么 姑:(么姑詢意淫曰)與爾偕行者,其梅妖乎?
意 淫:是矣。
么 姑:如是,請入吾壞腸洞中,共談妙道。
    (二女喜,擁風隨往。)
    (片時至洞,么姑導入,煮酒暢飲。)
    (飲至半酣,宅女)
宅 女:聞得么姑道甚高妙,何居塵世久未飛升?
么 姑:妖部飛升,必先煉道,道將煉成,不得男子陽元為之一助,難以得道。
宅 女:世間男子多矣,么姑胡不盜之。
么 姑:人無仙骨,陽元何用?如有仙子臨凡,得盜其精,飛升可立望耳。
宅 女:安得此人而助道乎?
么 姑:不患不得,特患不求,吾三人且結為姊妹,遍遊天下以尋之。
意 淫:其奈背師何?
么 姑:爾師之道練習甚難,不如就此捷途,得道最易。
    (三妖言畢,遊行空際,四境觀望。)
    
    
10**時間: 地點:
    (忽然清氣一股,若隱若現,若遠若近,若有若無,繞於天半,旋轉不定。)
    (三妖雲頭高上佇立諦視,見得前面大道之中,一弱稚書生揚鞭而至。)
么 姑:此書生姊姊知否?
二 女:不知。
么 姑:是人係虛無子,奉紫霞真人命臨凡闡道,名曰三緘。今游此地者,為訪七竅也。
宅 女:七竅又屬何仙所化?
么 姑:虛心子耳。
宅 女:此人元陽可盜乎?
么 姑:正欲覓之,何不可盜?
宅 女:盜之如何?
么 姑:男子所悅者美色,吾與汝化為絕色佳人,在於前途化一朱門大第,待其將至,吹
    氣成雨,彼必借大第以避之。姊妹於是媚獻,乘機盜彼元陽,何難之有?
宅 女:陽元既盜,彼得生乎?
么 姑:人世婦女盜精產子,盜之甚,生且不得,況吾妖部?
宅 女:何日盜之?
么 姑:此日可也。
    (言已,吹霧迷天,隱身而去。)
    (三緘自別五常,策馬加鞭,望山北進發。)
    (正思訪求七竅不得,口裡吁嗟。)
青 衣:(青衣小童曰)公子急行,天將雨矣,恐如大梓樹下抱膝而臥,安知此地又有五
    常其人乎?
    (三緘方欲加鞭,雨已當頭,轉過山坳,見一大第,未閉首門。)
    (主僕皇皇,避於其內。)
老 僕:(忽一老僕出而驚曰)爾盜耶,胡弗通問主人,而遽入室耶?
小 童:吾主僕途中遇雨,避身天地,偶爾門首暫為避之,爾即以盜視吾,何不情也!
老 僕:(老僕轉怒為喜)不識公子主僕臨此,言詞誤觸,須高見焉。然天已傍晚,公子
    貴人宿此何堪,吾家主翁極賢,待吾稟知,自請入室止宿一宵。
小 童:如是承情多矣。
    (老僕入,未逾片刻,果一老叟扶杖而出,問罷里居名號,即請升堂。)
    (香茗獻餘,邀至西廊,設筵相待。)
    (酒罷,導入臥室,牀榻帳被,精華可愛。)
    (老翁語言三兩,辟歸寢所。)
    (三緘一人獨坐榻中,不知小童又臥何處,身倦欲寢,突然簾鉤響亮,一美攜瓶
    (而入,笑謂之曰)
三 緘:吾父恐公子口焦思飲,特遣妾身送茗一甌,與君解渴。
    (三緘俯首羞澀不答。)
美 女:公子何誠篤乃爾。妾家男兒無幾,父遣妾攜茗者,是心愛公子也。妾未羞而公子
    羞之,豈男子尚欲避女子耶?
    (三緘愈俯首不答。)
    (美人置瓶案上,坐榻而戲。)
    (戲未一刻,又入二美,並坐身側,媚獻百般,三緘心中毫不一動。)
    (三美無奈,搴簾出室。)
宅 女:此子至誠若是,將如之何?
么 姑:現形以毒,縱弗能盜精,亦必能噬其肉焉。
二 女:妙,妙。
    (遂轉身進內各現醜形。)
    (紫霞默會得知,持麈化為丈八金身,六臂三頭,吼聲入室。)
    (三妖各持器械,相鬥紫霞。)
    (紫霞以雷訣震之,三妖避之不及,同喪於此。)
    (紫霞去,三緘蘇轉,舉目一視,銅鉦掛樹,大第茫然,主僕二人同臥老松樹下
    (。)
    (三緘呼僕,僕醒,見無大第,詫異不已,遂稟三緘曰)
三 緘:公子遠遊,為訪良友,然天下良友多矣,何必定在七竅?況異地又多妖屬,倘被
    吞噬,主公主母疇奉百年?以僕思之,不若仍返里閭緩緩訪尋,未為晚也。
    (三緘以昨夜遇妖故,心猶恐懼,即依小童所說,向梓里而歸。)
    (七竅因訪三緘,亦作長途之客,遇名山則登山觀望,遇古剎則居剎流連,行無
    (定方,止無定所,已不知幾經日月。)
    (時至簷飛冬雪,山外梅開。)
老 僕:冬盡臘來,歲將除矣,公子不歸,主母在家必倚閭而望。徒以一友之故而拋棄老
    母,孝於何有乎?況讀書士子,無友不可以交,何必聽瘋道一言,奔走風塵,受
    盡雪夜霜天之苦,試心捫午夜,恐為公子所不取耳。
七 竅:僕言金玉,吾深德之。但歷除夕,尚有月餘,再向山北一遊,或得倖遇良朋,亦
    未可卜。
老 僕:游更遠矣,歸期何時?
七 竅:准以冬盡為度。
老 僕:公子毋以遨遊之樂,而流連不返也。
七 竅:吾言不逛,爾可隨吾向北山而投焉。
    (僕諾。)
    (七竅策馬前征,游到山北,宿於旅舍,暫止征車。)
    (山北之西,有一巨潭,潭內一猿,能飛行半空,千里程途,頃刻可至。)
    (凡有來潭捕魚者,必先祝告,然後敢下網罟;不然,則波興浪起,多喪潭中。
    ()
    (此猿之名,漁人無不知之。)
    (潭上崖列如屏,中有老狐,修道千載,能知未來過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