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卷一)
    (狼軍師)
    (有錢某者,赴市歸晚,行山麓間。)
    (突出狼數十,環而欲噬。)
    (迫甚,見道旁有積薪高丈許,急攀躋執㭾,爬上避之。)
    (狼莫能登,內有數狼馳去。)
    (少焉,簇擁一獸來,儼輿卒之舁官人者,坐之當中。)
    (眾狼側耳於其口傍,若密語俯聽狀。)
    (少頃,各躍起,將薪自下抽取,枝條幾散潰矣。)
    (錢大駭呼救。)
    (良久,適有樵伙聞聲共喊而至,狼驚散去,而舁來之獸獨存,錢乃與各樵者諦
    (視之。)
    (類狼非狼,圓睛短頸,長喙怒牙,後足長而軟,不能起立,聲若猿啼。)
良 久:(錢曰)噫!吾與汝素無仇,乃為狼軍師謀主,欲傷我耶!
    (獸叩頭哀嘶,若悔恨狀。)
    (乃共挾至前村酒肆中,烹而食之。)
    (几上弓鞋)
    (余同年儲梅夫宗丞得子晚,鍾愛備至。)
    (性頗端重,每見余,執子姪禮甚恭,恂恂如也。)
    (家貧,就館京師某都統家,賓主相得。)
    
    
2**時間: 地點:
良 久:(一日早起,見几上置女子繡鞋一隻,大怒,罵家人曰)我在此做先生,而汝輩
    几上置此物,使主人見之,謂我為何如人?速即擲去!
    (家人視几上並無此鞋,而儲猶痛詈不已。)
    (都統聞聲而入,儲即逃至牀下,以手掩面曰)
家 人:羞死,羞死!我見不得大人了!
    (都統方為辨白,而儲已將牀下一棒自罵自擊,腦漿迸裂。)
    (都統以為瘋狂,急呼醫來,則已氣絕。)
    (白龍潭)
    (彌勒縣舊城集漢夷雜處,環山而居。)
    (山麓有白龍潭,寬可數畝,有良田千頃,築土壩以蓄水。)
    (俯臨大河,水溢,則啟閘以泄。)
    (雨時二龍相鬥,狀如小蛇,或見巨木一段,蒙青苔而豎游,每每衝決壩岸。)
    
    
3**時間: 地點:
    (一日,眾農栽秧,值細雨中,飛魚大小成對,如擺隊伍,有絳衣女子持扇揮之
    (,偕至潭中,隨即不見。)
    (相傳龍女歸寧云。)
    (夷人儂二家,天將暮,忽來衣孝服者,云來投宿。)
    (問其所需,則索臥房一間,一大缸滿貯清水而已。)
    (儂疑客浴,遂如所請,並欲為備酒食。)
家 人:(客曰)不必,惟有一事相煩,更當重謝。
良 久:(儂問)何事?
家 人:(客曰)此地龍潭後有大樹,君往伐之。俟其將斷,先用巨繩縛住,俟潭中有兩
    羊相鬥。即斷繩倒樹。
    (儂許之。)
    (黎明伐樹,果見潭中水沸如潮,有黑白二羊出鬥。)
    (儂思當是此時,乃斷繩而倒樹,黑羊躍出,水亦平復。)
    (急歸,欲告客以請功,客竟遁矣。)
家 人:(問妻,妻曰)客在房,未嘗出戶。
    (乃共搜之。)
    (疑其在缸,啟覆觀之,則黃金滿焉,始知客即白龍化身,爭潭求助者。)
    (於是潭遂以白龍名,而儂家至今稱首富。)
    (露水姻緣之神)
    (賈正經,黔中人,娶妻陶氏,頗佳。)
家 人:(清明上墳,同行至半途,忽有旋風當道,疑是鬼神求食者,乃列祭品瀝酒祝曰
    ()倉卒無以為獻,一尊濁酒,毋嫌不潔。
    (祭畢,然後登墓拜掃而歸。)
    (次春,賈別妻遠出。)
    
    
4**時間: 地點:
    (一日將暮,旅舍尚遠,深怯荒野無可棲止。)
家 人:(忽有青衣伺於道旁問曰)來者賈相公耶?奉主命,相候久矣。
良 久:為誰?
家 人:到彼自知。
    (遙指有燈光處是其村落,私心竊喜,遂隨之去。)
    (約行里許,主人已在門迓客,道服儒巾,風雅士也。)
    (樓閣雲橫,皆飾金碧。)
主 人:(賈敘寒暄問曰)暮夜迷途,忽蒙寵召,從未識荊,不解何以預知,遠勞尊紀?
家 人:舊歲路中把晤,叨領盛情,曾幾何時,而遽忘耶?
    (賈益不解。)
主 人:去年清明日,賢夫婦上墓祭掃,旋風當道者即我也。
家 人:(賈曰)然則君為神歟?
主 人:非也,地仙也。
主 人:(問所職司)言之慚愧,掌人間露水姻緣事。
家 人:(賈戲云)僕頗多情,敢煩一查,今生可有遇合否?
家 人:(仙取簿翻閱,笑曰)奇哉!君今生無分,目下尊夫人大有良緣。
    (賈不覺汗下,自思妻方少艾,若或有此,將為終身之恥,乃求為消除。)
家 人:(仙曰)是注定之大數,豈予所得更改?
    (賈復哀求,仙仰天而思,良久)
良 久:善哉!善哉!幸而尊夫人所遇庸奴也,貪財之心勝於好色。汝速還家,可免閨房
    之醜,不過損財耳。
    (賈屈指計程,業出門四日矣,恐歸無及,又思為蠅頭微利而使妻失節,斷乎不
    (可。)
    (乃辭仙而歸,晝夜趕行。)
    (離家僅四十里,忽大雨如注,遂不得前。)
    (明午入門,則見臥房牆已淋坍,鄰有單身少年相逼而居,回憶仙言,不覺歎恨
    (。)
良 久:(妻問)何歎?
家 人:牆坍壁倒,兩室相通。彼此少年獨宿,其事尚可言?而來問我乎!
良 久:(妻曰)君為此耶,事誠有之,幸失十金而免。
良 久:(賈詢其故)牆倒後,少年果來相調,予逃往鄰家,不料枕間藏金遂被竊去。今
    渠怕汝歸,業已遠颺。
    (問金何來,則某家清償物也。)
    (賈鳴官擒少年笞之,而金卒難追。)
    (此事程惺峰為予言。)
    (縊鬼申冤)
    (新安趙天如,授徒黃氏。)
    (酷暑畏熱,夜不成寐,向居停請易臥室。)
    (居停為指數處,皆不當意,惟一樓院內多花樹,清風徐來,趙喜之,黃似不可
    (。)
良 久:(趙疑切近內室,黃曰)非也。上有鬼魅,故未敢令先生居。
家 人:(趙云)無妨。
    (遂移榻焉。)
    (秉燭以待。)
    (夜半,忽聞梁間有聲,觀之,則弓鞋雙垂而下,年二十許之美人也,凴欄望月
    (,取妝奩作梳沐狀。)
    (復行至廂樓,揭起覆瓦數溝,取出白鏹六封攤几上,展玩歎息。)
    (仍復包裹藏瓦溝中,覆蓋如故,轉身至趙榻前,將掀帷幕。)
    (趙下榻叱逐,直至樓下。)
    (入後園竹林中而沒。)
    (窺之,內有新厝棺,心知即此祟。)
    
    
5**時間: 地點:
家 人:(明日晤居停)後園之鬼,得無自縊者乎?為君家誰?
家 人:(黃不覺泣下)死者為吾愛妾張氏,性最敏慧,掌出納銀錢。一日收某處租三百
    兩,甫交未幾,及吾急需,則烏有矣。予一時盛怒,以污蔑之言罵之。詎知渠忿
    ,竟尋短見。
良 久:(趙曰)是君暴急之過。然其事可得終明乎?
家 人:未也。
良 久:有子否?
    (則現拜門牆者是也。)
良 久:(趙曰)請為白其冤。
    (拉黃登樓,揭瓦溝取金出,果然原物也。)
    (其夜,見鬼復下如前作梳沐狀,取筆題詩於牆,向榻前再拜而去。)
良 久:(詩曰)小婢偷金去,私藏瓦上溝。今朝冤始雪,我恨亦全休。
    (自後,此樓安靜矣。)
    (執錫二童)
    (順治進士蔣封翁,名伊,求嗣於靈岩。)
    (夢禪僧指執錫二童為之子,因舉長子,名之曰陳錫,後為雲貴總督。)
良 久:(晚年嘗曰)吾命中尚應得一子。
    (久之,夢其中堂曝錦被一牀,一龍蟠裹其間。)
    (適佃戶曹姓者送租,並攜其女至,甫十餘歲,裹舊錦衣嬉笑。)
    (公見大驚,遂留納之,生文肅公。)
    (趙氏三世為神)
    (常州趙恭毅公為康熙名臣,人所共知。)
    (薨後,有蘇州過姓者嘗識公於生前,後泛舟洞庭,薄暮,見大舸順風而來,旗
    (燈皆書湖廣城隍司,心竊異之。)
    (及迫視,則公危坐舟中,方據案視事。)
    (又陸先生子靜,善敕勒之術。)
    (嘗伏壇至二天門外,見公亦在二天門奏事。)
良 久:(其子侍讀公,以大臣子弟效力肅州軍前,恭毅公薨,恩許奔喪,侍讀哀毀遘疾
    (,病中每目詫曰)嘔吐滿地,使人難堪,吾何為居此職耶!
良 久:(眾問其職)痰火司也。
    (家人不知痰火司為何神。)
    (越日,禱於東嶽行宮,則兩廡果有痰火司神。)
    (病革,人見痰火司燈籠入門,遂瞑。)
良 久:(其子副使公沒後,逾年,洪氏姑病昏不省人事,恍惚至一衙署,見公自內出,
    (訝曰)妹何為來此?
    (延入,談家事甚悉。)
良 久:(姑問)兄現作何官?
家 人:巡海道也。事繁,刻欲他出,不能留汝。
良 久:汝嫂亦不久人間,家中多事,可屬兩姪慎之。
    (遣二役持香送歸。)
    (及蘇,室中尚有餘香。)
    
    
6**時間: 地點:
    (未幾,族人以立嗣興訟,彌年不寧。)
    (又未幾,其嫂黃恭人下世。)
    (張少儀觀察為桂林城隍神)
    (長洲顧某,以父久病禱於神,願以身代。)
    
    
7**時間: 地點:
    (一日,夢城隍神遣隸攝至署前,不得即入。)
    (見有肩輿遠來,顧側立以待,乃其師也。)
良 久:(自輿中出,執手慰勞)余已為某方土地,生何事至此?
良 久:(顧具以告,曰)此大孝,吾當為汝白之。
良 久:(良久出曰)今日神有事,當改期。
    (遂蘇。)
良 久:(越日,隸攝如前,至則神召入,問其父病狀)骨瘦如柴。
    (神大怒,趣隸杖之。)
    (顧不解,呼冤。)
    
    
8**時間: 地點:
良 久:(未幾,內送一紙條出,神見之,色始霽)汝父設藥肆,某年大疫,不索藥值,
    功德甚大,且憐汝孝,可以延壽一紀。
良 久:(顧謝而出,問旁人)神何以怒?
家 人:獸中惟豺最瘦,世人多訛作『柴』。神始聞之,以為比父於獸,故怒。賴幕客辨
    明,乃免。
    (署前所見諸人,皆其鄉先輩以刑辟死者,一人被縲紲,一人將遞解遠行。)
家 人:(顧不識,問之)此原任知府某,為其部民所訴,張公為桂林府隍神移牒取之耳
    。
良 久:張公何人?
家 人:余亦忘其名,嘗任雲南糧儲道,今河南巡撫畢公舅氏也。
    (張名鳳孫,字少儀,長洲人,與余同舉鴻詞科,少時有「張三子」之目。)
    (三子者,孝子、君子、才子也。)
    (生平多厚德,宜其為神。)
    (然冥中不知其名,但以戚黨官位相炫耀,毋怪人之好談顯者矣。)
    (屍合)
    (山東王倫之亂,臨清焚殺最慘,男女屍填河,高於岸者數尺。)
    (賊既平,啟閘縱屍順流而下,無賴者竊剝其衣,故屍多裸露。)
    (忽一女屍,年可十七八,裸仰水面,流至閘側,左足掛閘而止。)
    (俄一男屍,年略相似,裸流而下。)
    (甫至閘間,忽躍水而起,與女屍合抱,頸股交壓。)
    (眾以篙撥之,竭力不能開。)
    
    
9**時間: 地點:
    (須臾流去,亦不辨其誰氏子也。)
    (葛先生)
    (河南汲縣李秀才,就館村落。)
    (夕行迷路,遠望叢木間燈火,趨之,見一茅舍,隱隱有讀書聲。)
    (叩其門,主人出迎,年四十許,見李延入,自稱葛姓,素好讀書,厭塵市囂雜
    (,故隱此僻處。)
    (且言其妻在家乏食,為妻母逼嫁,明日將投河,惟君能救,望乞垂援。)
    (言之泣下,李唯唯。)
    (因就止宿,茵褥精潔。)
    (既明,身臥塚上,並無屋舍,李駭極趨歸。)
    (道遇一婦,衣綠衣,行且泣,臨水將自投。)
    (李挽止之,詢其所以,則葛姓妻也,孀居乏食,父母欲奪其志,故覓死耳。)
    (李以去舍不遠,邀歸,與嫗共述其異,養為己女。)
    (李年邁已五十餘,忽舉一子,視其眉目,酷肖所遇葛姓者。)
    (戲以「葛先生」呼之,兒輒笑投其懷。)
    (天后)
    (林遠峰曰:天后聖母,余二十八世姑祖母也,未字而化,靈顯最著,海洋舟中
    (,必虔奉之。)
    (遇風濤不測,呼之立應。)
    (有甲馬三,一畫冕旒秉圭,一畫常服,一畫披髮跣足仗劍而立。)
    (每遇危急,焚冕旒者輒應,焚常服者則無不應,若焚至披髮仗劍之幅而猶不應
    (,則舟不可救矣。)
    (或風浪晦冥,莫知所向,虔禱呼之,輒有紅燈隱現水上。)
    (隨燈而行,無不獲濟。)
    (或見后立雲際揮劍分風,風分南北。)
    (船中神座前必設一棍,每見群龍浮海上,則風濤將作,焚字紙羊毛等物,不能
    (下,便令舟中稱棍師者焚香請棍,向水面舞一周,龍輒戢尾而下,無敢違者。
    ()
    (若爐中香灰無故自起,若線向空而散,則船必不保。)
    (余族人之父某,言其幼時逢漳郡官兵征台灣,祭纛教場中,某隨父往視,見后
    (端坐纛上,貌豐而身甚短。)
    (急呼父視之,已不見。)
    (陰氏妹)
    (吳郡申衙前陰某,有妹才十二歲。)
    (時方中秋,家人方共飲,聞比鄰婦逆其姑,詬誶聲甚厲。)
    (妹忽變色起,持刀直入其家,毀其几案,捉婦將刃之。)
    (家人奔救,女力甚猛,五六人持之方得脫。)
    (挾歸問其故,猶拗怒咆哮,厲聲曰)
家 人:我必殺此婦報其母。
    (家人強之臥,則鼾睡矣。)
    (醒而詰之,慚汗啜泣,不自知其故。)
    (虎投河)
    (紹興西鄉,溪水甚深。)
    (一兒戲溪上,見虎來,兒竄入水,泅而出沒,且覘之。)
    (虎坐岸上眈視良久,意甚躁急,涎流於吻。)
    (忽躍起撲兒,遂墮水中,憤迅騰擲,溪水為沸,數躍數墮,竟不能起。)
    (兒獲免而虎溺死。)
    (武夷君)
    (大興朱竹君學士,督學安徽。)
    (夢上帝召復武夷君位,先生以文集未成泣辭,帝許之。)
    (醒而述其事於貴池令林夢鯉,聞者共異之。)
    (後視學閩中,謁武夷君廟,廟內施設位置,與夢中一一吻合,心益異焉。)
    (任滿復命,無疾而終。)
    (余按:宋人說,楊文公初生時,遍身紫毛長一尺,自呼「武夷君」,與竹君先
    (生相似。)
    (九華山)
    (九華山最著神異。)
    (相傳明季海公剛峰雨中皮靴登山,同伴告以皮靴乃牛皮所作,是葷非素,不可
    (著也。)
    (乃易草履,隨眾參神。)
家 人:(指廟中鼓問神曰)此亦皮也,寧非葷耶?
    (言畢,忽霹靂從廟起,將鼓擊碎,至今廟鼓無敢用皮,以布代焉。)
    (有江南太平人顧翁,生一子一女,皆成立而妻死,塊然老鰥。)
    (為子娶農家女姜氏,年十七,性仁孝,翁愛之。)
    (亡何,翁疾作,而子未歸,姜聞呻吟聲,稟請延醫。)
家 人:(翁曰)我足疾也,但須溫暖便差。
良 久:(姜曰)果若是,又何難?
    (乃為翁抱足眠,蓋惟知盡孝,不解瓜李嫌者。)
    (次春子歸,道經妹家,妹以嫂孝告之。)
    (不能無疑,而難於發口,乃暮而抱襆被於別室,不與姜眠。)
    (姜心疑駭,問其夫。)
良 久:(夫曰)汝聞世上有翁媳同眠者乎?
良 久:(姜始大悟)吾哀翁老病,實與同眠,此心惟天佛知之耳。
    (其子笑而不答。)
    
    
10**時間: 地點:
良 久:(一日,聞鄰嫗鳴鑼誦佛聲,出問)何作?
家 人:將朝九華。
    (姜即附伴同行。)
家 人:(焚香跪拜畢,見對山香爐峰懸崖絕壁)彼何名?
良 久:(老衲曰)此處名龍口香,心跡不能自明,可質證於鬼神者往焉。
    (姜聞大喜,執香前往。)
良 久:(老衲阻之曰)予作沙彌至今老矣,未見有敢登者。況娘子纖纖蓮步,豈可冒險
    者?
    (姜不聽,直抵其處,看者心悸。)
    (果及半山而墮,眾惜其已成齏粉矣。)
良 久:(鄰嫗歸,急告其翁,翁怪其謬)吾媳昨已返舍。
    (引鄰嫗入,果見姜瞑目盤膝坐蒲團上。)
良 久:(嫗等驚曰)此即活佛,何須更朝九華!
    (於是齊聲念佛而朝拜之。)
    (姜始張目而起,共驗蒲團,上有「九華山置」四字在焉。)
良 久:(共問翁)汝媳何時還家?
家 人:(翁曰)昨聞院中有聲,心疑為賊,偕子往視,則飛下吾媳也,目瞑若死,氣息
    奄奄,故抬諸室。問之,則曰:『媳欲表心跡,故含忿而往,並未慮及生死。不
    料山高千尋,足軟便墮,亦不知何由而歸家。』
    (嫗乃為翁父子述其事,於是夫妻相抱大哭,遠邇驚異。)
    (嗣後,朝九華者,先來禮姜云。)
    (張稿公)
    (張稿公者,滇南總督衙門掌稿吏也,誠樸無私,歷任制府多信服之。)
    (一夕早起開門,見縊屍高懸,細認為某甲,緣訟事求稿公左袒而本許者,因復
    (閉門靜坐,以聽外信。)
    (及朝暾上,再啟門,則縊屍已不見矣,私心竊喜。)
    (旁午,忽聞縣令出城相驗,訪死者為誰,則門上縊屍某甲也。)
    (始而駭,繼而疑,終莫解其故。)
家 人:(數月後,遇市上賣菜傭趙某問曰)某月之晨,君見縊者驚乎?
    (稿公聞之,招趙入室,款以酒食)
稿 公:何以知?
家 人:(趙曰)是予負去,安得不知?
稿 公:我爾不相識,何故負屍?且負屍甚早,城門柵欄未啟,奈何?
家 人:(趙曰)予亦不解其故。是日五更販菜,途遇友人,召予來此,曰:『汝負此屍
    到某處,必有厚利,勝於販菜。』予慮城柵未開,友曰:『無傷,但從我行。』
    從之,及柵柵開,至城城開。
稿 公:友人姓名為誰?
家 人:認其人,未問其姓,亦市上交好者也。借去煙插,至今尚未見還。
    (稿公出百金謝之,囑勿揚言而別。)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