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濟公傳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三〇
  • 第三一  至  第四〇
  • 第四一  至  第五〇
  • 第五一  至  第六〇
  • 第六一  至  第七〇
  • 第七一  至  第八〇
  • 第八一  至  第九〇
  • 第九一  至 第一〇〇
  • 第一〇一 至 第一一〇
  • 第一一一 至 第一二〇
  • 第一二一 至 第一三〇
  • 第一三一 至 第一四〇
  • 第一四一 至 第一五〇
  • 第一五一 至 第一六〇
  • 第一六一 至 第一七〇
  • 第一七一 至 第一八〇
  • 第一八一 至 第一九〇
  • 第一九一 至 第二〇〇
  • 第二〇一 至 第二一〇
  • 第二一一 至 第二二〇
  • 第二二一 至 第二三〇
  • 第二三一 至 第二四〇
  • 第二四一 至 第二五〇
  • 第二五一 至 第二六〇
  • 第二六一 至 第二七〇
  • 第二七一 至 第二八〇
  • 第二八一 至 第二九〇
  • 第二九一 至 第三〇〇
  • 第三〇一 至 第三一〇
  • 第三一一 至 第三二〇
  • 第三二一 至 第三三〇
  • 第三三一 至 第三四〇
  • 第三四一 至 第三五〇
  • 第三五一 至 第三六〇
  • 第三六一 至 第三七〇
  • 第三七一 至 第三八〇
  • 第三八一 至 第三九〇
  • 第三九一 至 第四〇〇
  • 第四〇一 至 第四一〇
  • 第四一一 至 第四二〇
  • 第四二一 至 第四三〇
  • 第四三一 至 第四四〇
  • 第四四一 至 第四五〇
  • 第四五一 至 第四六〇
  • 第四六一 至 第四七〇
  • 第四七一 至 第四八〇
  • 第四八一 至 第四九〇
  • 第四九一 至 第五〇〇
  • 第五〇一 至 第五一〇
  • 第五一一 至 第五二〇
  • 第五二一 至 第五三〇
  • 第五三一 至 第五四〇
  • 第五四一 至 第五五〇
  • 第五五一 至 第五六〇
  • 第五六一 至 第五七〇
  • 第五七一 至 第五八〇
  • 第五八一 至 第五九〇
  • 第五九一 至 第六〇〇
  • 第六〇一 至 第六一〇
  • 第六一一 至 第六二〇
  • 第六二一 至 第六三〇
  • 第六三一 至 第六四〇
  • 第六四一 至 第六五〇
  • 第六五一 至 第六六〇
  • 第六六一 至 第六七〇
  • 第六七一 至 第六八〇
  • 第六八一 至 第六九〇
  • 第六九一 至 第七〇〇
  • 第七〇一 至 第七一〇
  • 第七一一 至 第七二〇
  • 第七二一 至 第七三〇
  • 第七三一 至 第七四〇
  • 第七四一 至 第七五〇
  • 第七五一 至 第七六〇
  • 第七六一 至 第七七〇
  • 第七七一 至 第七八〇
  • 第七八一 至 第七九〇
  • 第七九一 至 第八〇〇
  • 第八〇一 至 第八一〇
  • 第八一一 至 第八一一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顯神通智救張煜 鬥蟋蟀妙法驚人)
        (詩曰:
        (  小窗無計避炎氛,人手新編廣異聞。)
        (笑對癡人曾說夢,忻攜樽酒共論文。)
        (揮毫墨灑千峰雨,噓氣空騰五嶽云。)
        (色即是空空是色,槐南消息與平分。)
        
        
    2**時間: 地點:
        (話說濟公出臨安門,見對面來了一人,年約三旬,長吁短歎。)
        (那人姓張名煜,乃錢塘縣人,在家事母最孝,他妻子劉氏,一家三口度日。)
        (張煜在錢塘關天竺街,開設小器作木匠鋪,手藝精通,為人誠實,時常在各官
        (宅內作生活,收拾各種硬木桌椅等物。)
        (只因在羅丞相二公子宅內作工,常常來往,那日羅勛公子在客廳派家人收拾蟋
        (蟀,俗名謂之「蛐蟲」,性好鬥。)
        (羅公子有一蛐蟲王,名叫「玉金剛」,每出圈去鬥,必贏些銀子,愛如至寶。
        ()
        (張煜過去一看,那蟲由盆中跳出,即時通找,蹤跡不見。)
        (嚇得張煜汗流浹背,眾家人即稟公子。)
        (羅勛立刻把張煜捆上,痛打二百皮鞭,氣尚不息,弔在馬棚之內。)
        (幸張煜素日為人和順,這宅中家人替他求限三天,找不得那蟲王,叫他賠銀一
        (千兩作為罷論,才把張煜放了。)
        (張煜回家,又不敢將此事告訴母親、妻子。)
        (自己思想:無路湊辦這一千兩銀子,倘若羅公子惱了,也是被他打死;要尋短
        (見,又想老母妻子,無人照看,愁腸萬種。)
    AAA:(由家中到了他小器作鋪內,有伙友劉連,見他愁眉不展,連忙問道)張兄,你
        不在羅府作工,因為何故愁悶?
    AAA:(張煜亦不肯吐露真情)羅府中生活亦完了,今日特來找你,咱二人吃酒商議一
        事:我把這個買賣給你作了,我一文錢也不要,只要你每日給我送母親的日用,
        候我回來,你我再算。我要同人出外,辦些楠木。
        (劉伙計也很願意。)
        (二人吃了一會悶酒,張煜自己出了舖子,想道:老母有人照著看顧,我今作不
        (孝之人,莫若我跳入西湖一死,也就完全了;若要不死,三天限滿,我又無銀
        (子,羅公子焉能饒我的?他勢力壓人,又惹不起。)
    老 母:(自己來到西湖邊)蒼天啊蒼天!我亦顧不得生身母親,我今投西湖一死,作為
        水中亡魂、河內怨鬼。
        (自言自語之間,忽見後面來了一憎人,光頭短髮,僧衣不整,酒醉風癲,來到
        (切近。)
        (張煜一看,認得是濟公長老活佛,夢化過皇太后,臨安軍民人等,皆知是一位
        (高僧。)
    濟 公:(張煜連忙行禮)濟公,你老人家從那裡來?
    太 后:(聖僧鼓掌大笑說)你跟我來, 我救你今日之急。 
        (張煌方要叩頭細說從前的原故,濟公擺手說)
    濟 公:我都知道,你跟我來,你腰中帶著那三百多錢給我。
        (張煜把錢給了濟公,跟在後面。)
        (走到中天竺街,見那邊有賣蛐蛐的,買了三個放在僧帽內,帶著張煜往東走來
        (。)
        (到一座大酒飯館門首,抬頭看上面字號,是「望江樓」,酒篩飄飄,旁寫的「
        (應時小賣,內有雅座」,濟公告訴張煜如此如此。)
        (說罷,轉身進了酒館,一直往後,到了後院,雅座之外,見有十幾個家人,是
        (羅相府的,在那裡站立,一見濟公同張煜來,彼此都認識)
    家 人:聖僧來此何干?
    濟 公:我要見你家公子。
        (家人進去回話。)
        (羅勛素日也知道濟公,連忙請進來,見禮已畢)
    濟 公:聖僧來此何事?
    濟 公:為張煜而來。他給你放跑了一個蟲王,我找著了,替他送來,你把他饒了罷。
    公 子:(羅公子)濟公說情,只要有好蟋蟀給我找就,我可不與他作對了。
        (濟公從袖中掏出一個蛐蟲,腦項甚大,皮毛又好。)
    公 子:(公子一見甚喜)這個可是好!但不知能鬥否?
    濟 公:我的這蛐蟲能鬥公雞。
    哈 哈:(羅勛哈哈大笑)聖僧別說笑話,那有蛐蟲能鬥公雞之理?如要能鬥雞,我輸給
        你一千兩銀子。
    濟 公:如不能咬敗了雞,我給你一千兩銀子。我這蛐蟲名叫金頭大大王,還有兩個也是
        好的,一個叫銀頭二大王,一個叫鎮山五彩大將軍。
        (羅公子聽了,心中半疑半信,叫家人到外邊買了一隻大公雞來,放在地下,濟
        (公把蛐蟲一指,也放在地下。)
        (那雞最愛吃這些東西,一嘴啄去,並未啄得著,那蛐蟲一跳,即跳在公雞頭上
        (,一口咬住雞冠之上,咬得那雞咯咯的只管叫。)
        (羅勛大喜,連忙親自把蛐蟲取下來,賞玩了多時)
    跳下來:聖僧,我也不叫張煜賠我的蛐蟲了。你老人家,他這三個蛐蟲,皆賣給我罷。
    濟 公:我就賣給你,給我兩個的銀子,那一個算我替張煜賠你,你就給我二千銀子,替
        我送到淨慈寺,給那些窮和尚換換衣服。
        (羅勛滿口應允立派家人往淨慈寺送銀子去。)
        (濟公把三個蛐蟲皆給了羅公子,尉叫張煜來當面說明了。)
        (張煜千恩萬謝去了,濟公也自回廟不表。)
        
        
    3**時間: 地點:
        (單說那羅公子得了三個蟲王,那日在秦宅同眾惡少賭賽,贏了幾百兩銀子,回
        (到家中,把這三個蟲王放在內書房桌上,派人照看他。)
        (偶一失神,那三個蟲皆跳出落在地下,遍找無蹤,急的他抓月撓腮。)
        (忽聽見在牆壁之中,叫拆牆,把牆拆完,追尋無有。)
        (又聽見在那北上房台階之內,立派人起了石頭,自謂可以找著,左拆右拆,蹤
        (跡全無。)
        (眾家人整忙了三天,把羅相府的西院拆了有八十餘間,並無下落。)
        (再叫人找濟公,誰知濟公自那日回廟,見了眾僧,方丈德輝說道)
    濟 公:有人替你送來二千兩銀子。
    濟 公:(濟公一笑說)留著廟中辦公事罷。
        (過了一日,濟公下山,進了錢塘門,正往前走,自己信口作歌:
        (  人生百歲古來少,先出少年後出老。)
        (中間光景不多時,又有閒愁與煩惱。)
        (月過了中秋月不明,花過了三春花不好。)
        (花落花開能幾時,不如且把金樽倒。)
        (世上財多用不盡,朝內官多做不了;官大財多能幾時,惹的自己白頭早。)
        (濟公正唱山歌,只見從對面來了一人,身高九尺以外,膀闊腰圓,頭帶青壯巾
        (,身披青大氅,足登快靴,面似烏金紙,黑中透亮,環眉虎目,半部剛髯。)
        (一見濟公,連忙叩頭)
    濟 公:你老人家從那裡來?弟子正自愁悶。
        (聖僧一看,原來是趙斌,綽號「探囊取物」,乃是濟公的徒弟。)
    趙 斌:(問道)趙斌,你因何故,這等的模樣?
    趙 斌:(趙斌歎了一聲說道)一言難盡。只因老母舊病復發,醫藥不效,半載之久,我
        在家中侍奉,銀錢衣物當賣一空。昨日我母親已死,我窮困至此,連棺材葬殮全
        不能辦,打算找幾個朋友,又未見著。此事該當如何?
    濟 公:你往家中等我,我去給你抬一口棺材來。
        (趙斌亦知道濟公神通,連忙答應,自己回家,等候濟公。)
        (約有兩個時辰,聽見外面)
    外 面:到了,抬進來罷!
        (趙斌到外邊一看,是二十四個抬著,後跟著聖僧。)
        (看那壽材,是沙木的十三元,外邊漆的光亮。)
        (書中交代,濟公是從那裡找了這口棺材呢?只因趙斌去後,聖僧到了清河坊的
        (東邊小衚衕內路北大門裡邊,房舍整齊,亦似官宅內的樣式。)
        (聖僧站立門首正望裡看,只見從裡院出來一位管家,一見濟公,慌忙施禮說)
    濟 公:聖僧長老,你來此何干?
    濟 公:我來找你家主人,快叫他出來見我!
    那家人:我家主人今日不能會客。只因我家主母病甚重,看看要死,已派人去抬壽材了。
    濟 公:我正為你主母之病而來:『彈打無命鳥,藥治有緣人。』
        (那家人聽了,連忙說)
    那家人:好好!我去叫主人出來。
    那家人:(說罷,轉身入內,走到裡院)主人,外邊來了濟公長老,要給我主母治病。
        (這本宅主人乃秦相府管家名叫秦安。)
        (只因結髮之妻韓氏老病復發,看看垂危,已請過無數的名醫,皆未能治好,今
        (日派人到三官廟內抬壽材去了。)
        (這壽材是早已買的,漆過十數次,在三官廟。)
    那家人:(秦安正在室中,見韓氏已經嗚呼哀哉,正自悲傷,只見家人連升進來說)濟公
        來給主母治病。
    那家人:(秦安知道聖僧的神通,迎接出來,讓進內宅書房,行禮已畢)你老人家來遲了
        ,吾的妻室已死,如何是好?
    濟 公:我要早來,又不顯我的能為。我把你妻子治活了,你謝我什麼?
    那家人:(秦安道)你老人家吩咐,我總聽命!只要人活,要什麼我都給你!
    濟 公:你給我那口棺材罷,我立刻把死人救活了!
        (秦安應允,請濟公到上房。)
        (只見韓氏躺在牀上,眾人正要掛引魂幡、燒引魂車。)
        (聖人把眾人止住,用手一指,口念真言,施行佛法,大展神通,把死人治活。
        ()
        (正是:
        (  閻王造定三更死,誰人留得到天明?)
        (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濟公施法助孝子 趙斌葬母會群雄)
        (詩曰:
        (  父母恩情重,國家法度嚴。)
        (聖賢千萬卷,百善孝為先。)
        (施思不望報,受害莫結冤。)
        (且做癡呆漢,頭上有青天。)
        
        
    4**時間: 地點:
        (話說濟公長老用手一指韓氏,口念『唵嘛呢叭迷吽』六字真言。)
    忽 然:(那韓氏忽然呻吟說)來人,快給我取茶來吃,我渴死也!
    忽 然:(秦安一見,忙向聖僧叩頭說)多謝羅漢活命之恩!
    濟 公:不必謝,你把那口棺材送給我罷。
    忽 然:(秦安說)亦好。
        
        
    5**時間: 地點:
        (正說之間,聽見外面香尺響,外邊家人回話說)
    外 面:抬棺材來了。
    濟 公:我就走了,叫他們跟我抬去。
        (秦安送出大門,叫家人跟著抬棺材的送濟公去,回頭這裡領錢。)
        (眾人答應,隨著濟公到了青竹巷四條衚衕路北趙斌門首,叫人抬進去。)
        (趙斌連忙叩頭,求眾人幫助人殮已畢。)
    外 邊:(只聽外邊有人說道)你們快把棺材抬回去,咱們主母喝了一碗茶,說了兩句話
        ,仍然死了。秦都管派我追來,說濟公蒙了咱們的棺材去了。
    眾家人:那是白說的,這裡已然成殮完了,誰敢再把死人倒出來呢?
    濟 公:你們回去對秦安說,我化了他這口棺材了,叫他再買罷。
        (眾人無奈,只得回去了。)
    趙 斌:(趙斌千恩萬謝說)師父成就我,我想要送靈樞回故地,又沒有錢。我的朋友親
        戚都在原籍江西,此地我並未有深交之人。我老母一死,連一個弔祭之人皆無。
    濟 公:那有何難,少時自有人來弔喪。
    趙 斌:有錢難買靈前弔。我先去買點紙錁來燒了。
    濟 公:你別走,有人來祭靈。
        (趙斌一看,只見從外面來了一人,青衣小帽,年約半百,相貌魁梧,是買賣人
        (打扮,並不認識;手拿紙錁進門就哭,到了靈前行完了禮,扶柩大哭)
    趙 斌:老太太呀!痛死我也!
        (趙斌陪祭。)
        (書中交代,來者那人姓張,名文瑞,在這衚衕口外開雜糧店。)
        (今日吃完了早飯,正在門首站立,忽然打了一個寒噤)
    忽 然:這巷內死了人啦!我去弔孝。
        (買了份錁,來至趙斌家中,進門就哭,悲從心來。)
        (正然哭著,從外面進來了兩個人,是做小本經營的,到了門首,放下擔兒,買
        (了些紙錢,來院內祭了靈就哭。)
        (趙斌也不認識那裡來的。)
        (不多時又來了十數個,土農工商俱有,各送紙錁,都是上祭,一片哭聲。)
        (濟公把驗法一撤,那張文瑞等止住哭聲,一想)
    濟 公:我與這孝家並不認識,素無來往,今日無故來此弔祭,是何原故?心中一迷就哭
        了,這般痛苦,真乃奇怪!
        (想罷自己去了。)
        (那些人一明白過來,眾皆去了。)
        (只見從外進來一人,頭戴寶藍色紮巾,迎門茨菇葉高擎,身穿粉紅色戰袍,腰
        (束皮帶,藍色中衣,足登薄底靴,外罩藍緞英雄大氅;面似美玉,眉分八彩,
        (目如朗星,四字口,三山得配,五嶽停勻,頦下三綹黑鬍鬚飄灑在胸前。)
        (先給濟公叩頭施禮畢,方與趙斌講話。)
        (來者那人是振八方夜遊神楊明,自從前拜別濟公回家,他在玉山縣振遠鏢局內
        (自己照料,亦不管閒事,惟時常有朋友來訪。)
        
        
    6**時間: 地點:
        (這日楊明回家,到了鳳凰嶺如意村,直至老母房中請安。)
        (他妻滿氏、女兒英姐、兒子芸郎一家五口,使喚有家人楊安、楊順、楊順之妻
        (何氏,皆過來見了主人。)
    家 人:(老太太問楊明道)兒呀, 你這鏢行生理如何呢? 
    楊 明:托母親之福澤,生意甚好。
    老 母:你做這行買賣,皆你師父之力,你師父已死,尚有師母、師弟趙斌呢!你當時常
        照看他母子才是。
    楊 明:孩兒久有此心,只因這二年公事私事太忙,未能到臨安看望。昨日我族弟楊順來
        家,他說聽人傳言,我師母師弟等在臨安受困。我亦想著要去看看,順便把師母
        師弟接來,我就帶師弟趙斌保鏢去,亦是一條好路。
    老 母:吾兒應當如是,不知幾時起身?
    楊 明:兒定於後日初六日起身。
        (說罷,家人楊安之妻朱氏擺上飯來。)
        (楊明同母親吃完了飯,又把家中之事都吩咐了。)
        
        
    7**時間: 地點:
        (這日起身,由九江府坐船到杭州,在錢塘門外上岸進城,逢人便問,來至青竹
        (巷四條衚衕路北。)
        (路內聽見有人悲哭,好似趙斌的聲音,又看見濟公在那院內說話。)
        (楊明進去一問,方知是師母之世了,哭拜一回,方與趙斌商議,要接靈柩回江
        (西辦喪事。)
    趙 斌:我正愁無錢,兄長來此甚好。
    楊 明:濟公師父,我聽人說,不在靈隱寺住了。
    濟 公:我在淨慈寺廟中,西湖三教寺,我徒弟悟真在那裡,我亦不長在廟中。你二人回
        江西甚好,我還要訪一個故友。
        (濟公說罷就去了。)
        (楊明、趙斌把這裡諸事辦好,僱了一隻船,把靈樞抬到船上,順風相送,非止
        (一日。)
        (那一天到了玉山縣,把靈樞抬到如意村楊明的東院內停好,先派人到三十六友
        (之中的朋友處送信。)
        (定日開弔,高搭席棚,請高僧高道唸經。)
        
        
    8**時間: 地點:
        (那日來的是:黑虎海怪黃雲、鐵面夜叉馬靜、探海鬼馬誠、飛天火祖秦元亮、
        (立地瘟神馬兆熊、千里腿楊順、登平渡水陶芳、踏雪無痕柳瑞、順水推舟陶仁
        (、摘星步鬥戴奎、搖岳峰鮑雷、追雲燕子姚電光、過渡流星雷天化,孫明、孫
        (亮、韓龍、韓慶、雷鳴、陳亮、石成瑞、郭順等全來,皆是金蘭之友。)
        (眾人商議,念七七四十九日的經,然後破士安葬;先把趙斌家的老塋地,栽種
        (了樹木。)
        (眾人戴孝,連楊明的親友也來弔祭,卻忙了幾天。)
        (把經念完,擇日定葬之後,趙斌看墳守廬,柳瑞時常陪伴。)
    楊 明:(楊明把眾人留在家中說)自你我兄弟結拜,也算是小聚會,今日我治酒,大家
        宴樂三天,再分手各自歸家。
        (馬靜、黃雲等亦甚願意。)
        
        
    9**時間: 地點:
    楊 明:(這日早飯方完,只見家人慌慌張張進來回話說道)主人,可不好了!外面來了
        玉山縣知縣葉大老爺,同著城守營兵馬都監陸老爺,帶著好幾百官兵來到此處,
        把咱們宅院圍了。
    楊 明:(楊明一聽)無妨!我到外面看看。
    楊 明:(自己到了門首,只見無數官兵,各執刀槍器械)別放跑了楊明!
        (知縣座轎亦到門首,轎子放下。)
    楊 明:別要嚷,我並未做犯法之事。
    濟 公:(過去跪在轎前說)小民楊明,迎接父台大老爺。
        (知縣葉開甲一看楊明,認識是開振遠鏢局的東家,由湖北給老爺接過家眷;再
        (者楊明在這玉山縣一帶等處,村童野叟,盡皆知名。)
        (那城守營都監陸金標,素與楊明相善,今日一見楊明,不念故舊之好,先叫兵
        (丁把楊明圍住。)
    知 縣:先鎖了他!
        (早有衙役何永春抖鐵鏈把楊明鎖上。)
        (知縣下轎,陸老爺下馬,帶著手下親隨數十名,拉楊明到院內,吩咐外面把門
        (官兵)
    便吩咐:不准放走一人。倘有家人往外走,急速捆綁了,回我知道。
        (楊明一聽,心中思想:我又未做什麼犯法之事,何必這等利害!總是自己不虧
        (心,毫無懼色,跟著眾人到裡邊客廳之內。)
    便吩咐:(秦元亮等早已看見,回頭對眾人說)這事蹊蹺,無故把楊大哥鎖上了。你等不
        可粗魯,有話慢慢說。
        (馬靜、黃雲亦是這樣說,怕那陸通、馬兆熊等惹出事來。)
        (別人都聽,惟有萬里飛來陸通,一見楊明鎖上了,他可就急啦,性直口快,大
        (叫一聲)
    楊 明:氣死我也!我楊大哥犯了什麼王法?你這些害民賊,真正強盜你們拿不住,反把
        好百姓鎖了當賊!我不管什麼狗官,一棍打死就完了!
        (說罷,抄起那一百二十斤重的鐵棍,過去要打,唬得眾人往後倒退。)
    楊 明:(黃雲說)賢弟不可無禮,快把鐵棍放下。
    便吩咐:(陸通說)我怎麼無禮?他無故鎖好人,我還饒他呢?
    楊 明:陸通不可!凡事自有公論。
        (那知縣葉開甲一看,這些人面分青紅黃白紫綠藍,凶眉惡眼的人多,全不像安
        (善之人。)
        (回頭叫快手劉永、張明)
    知 縣:先代我把這些人拿下,不准放走一人。
    楊 明:回稟老爺,我犯了國法,我一人承當。那些人都是我的朋友,亦有鏢局同事之人
        ,我給師母開弔,他等前來弔祭,何必牽連好人。
    知 縣:那裡有好人?本縣為官,上不欺君,下不虐民,自到任二年之久,我一秉大公辦
        事。你明開鏢局為業,暗中影射匪人、窩藏大盜。你等所做之事,本縣全皆知曉
        ,你還敢說他等是好人呢!劉永、張明,快把那些人鎖上!
        (旁有數十名官兵頭役,抖開鐵鏈,把秦元亮、馬兆熊、雷鳴、陳亮等俱皆鎖上
        (;陸通被楊明說著,亦不敢嚷鬧。)
        (知縣與陸金標坐在大庭之上,兩旁官兵行役伺候。)
    知 縣:帶楊明上來,跪下。
    楊 明:(葉大老爺說)楊明你可知罪?
    楊 明:小人是安善良民、守分百姓;開設鏢局,安分求財。素日並不滋事,今日老爺來
        此,把小民捉住,如拿強盜的一般,我亦不明所因何故?求老爺明示,我那一件
        做錯,小人好領罪!
    知 縣:(那知縣微微一笑說)你家中窩藏這些形跡可疑之人,你所做之事,還不實說?
        你殺傷人命,搶去女子,還把本縣印信盜來,你還敢強辯呀?
        (楊明聽了知縣這些話,自己不解其中原故)
    楊 明:老爺。我殺人搶人盜印,有何為憑?
    知 縣:有憑據!你不必慌忙,我給你一個對證。
        (正是:
        (  福來未必先知道,禍到臨頭自不知。)
        (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 鄧素秋落鳳池避難 周公子勾欄院逢姣)
        (詩曰:
        (  放下琵琶便舉筋,曉風殘月九秋霜)
        (歌聲好似並州剪,要斷人間未斷腸。)
        
        
    10**時間: 地點:
        (話說知縣葉開甲,審問楊明殺人盜印搶人之事。)
        (楊明原是忠正之人,平日做事又謹慎,不知這禍從何而起)
    楊 明:求老爺明示,我殺人盜印,有何憑證?
    知 縣:有憑據。先派人搜察楊明的箱櫃。
    楊 明:大老爺要搜我印信,如搜得出來,小的認罪;如搜不出來,該當何如?
    知 縣:(知縣聽了大怒)好狗才!本縣要訪察不真,亦不能把你鎖拿。
        (叫親隨家人並那些官兵人役,即往各房箱櫃內細細搜找。)
        (及搜到內宅老太太房中,楊明跟著,只見從木箱之內,搜出一個包袱來,外面
        (透出血跡,打開一看,裡面是一個人頭。)
        (楊明一見,嚇得戰戰兢兢、汗流浹背。)
    楊 明:(說道)此事真奇怪了!我這木箱之內,那裡有這件東西?
        (知縣看見是人頭,心中更有主見。)
        (又派人把院內的栽花缸俱是移開,叫按著放花缸之處挖下去尋;及挖在第三個
        (地方,由土內拉出一個紅綢包兒,打開一看,裡面是玉山縣的印緩。)
        (楊明一見,「呀嘎」一聲,魂驚千里。)
        (這叫)
        (閉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連那三十六友之內的朋友,都驚得呆呆發愣。)
        (書中交代,楊明這件事,皆因自己威名素著,結下了冤仇,那仇人使這移花接
        (木之巧計。)
        (只因玉山縣東門外,有一個營監院,開院的叫賈正,他妻鄭氏。)
        (那鴇兒很積下些銀錢,為親生的女兒素梅死了,那鴇兒愁腸萬結,因沒有本錢
        (了,同他老頭兒賈正商議了買一個女人。)
        (賈正托人各處訪找,要色技俱佳者才買呢。)
        (這一天有東門外開萬順寓的尤伙計,名叫尤奎,在店中當小二,為人最機靈,
        (亦時常同店中客人往這行院來的。)
        (知道花鴇兒夫婦兩個要買好女人,他特來尋賈正。)
        (到了院中,見了賈正說)
    花鴇兒:賈大哥!你要買女人的,我給你辦這件好事。我們店內住著一位被參的官長,姓
        鄧名叫文元。他來到店內就病了,昨日死了,就是一個女兒,名叫鄧素秋。這官
        長一死,該下我們店飯賬不少,又沒錢殮屍葬埋。昨日那姑娘托我母親代他找個
        人家,就是做妾他亦願意。我想你我這樣交情,特來與你說知,你要買了,定是
        一股好財呢。那身價還不貴,只要二百兩銀子,你要買,到那裡先看看,然後再
        議。千萬別露是勾欄的風聲。
    鄭 氏:(鄭氏同賈正二人甚喜)我要買妥,必要謝你的。
    二 人:(那尤奎說)咱們先走到那裡看去。
        (三人到了店東小院之內,北房兩間,屋裡躺著死屍。)
    二 人:(尤奎同二人進房來)鄧姑娘,我同人看你來。
        (只見從房內走出一個女子來,年約十六七歲,身材合中,頭上青絲髮,黑中透
        (亮,梳的髻兒如油滑;臉似桃花賽粉白,白中透潤;眉清目秀,鼻直口小,杏
        (眼含情,桃腮紅潤,牙排碎玉,唇若丹砂;身穿舊藍襖,乾乾淨淨,腰繫青綢
        (裙,齊齊整整;微露金蓮,又瘦又小,尖尖的約三寸有餘。)
        (真乃是:
        (  瑤池仙子臨凡世,月宮姮娥降天台。)
    二 人:(賈正夫妻看罷,滿心歡喜說)姑娘,我夫婦無兒無女,要買個女兒好度晚年。
        你要願意,我就給你銀子葬父。
        (那素秋本是知書明理之人,見鄭氏說的很好,自己也願意。)
        (大家說得明白:買棺材葬父之後,跟著你二位老人家走了。)
        (鄭氏夫妻給了尤奎二百銀子,那尤奎倒賺了一半,鄧素秋只得一百兩銀子。)
        (素秋先還了店飯錢,又買了棺材、做了孝衣,僱人把他父親埋葬後,賈正夫妻
        (二人,方把素秋接到院中。)
        (素秋一見是勾欄院,自己就要尋短見,放聲大哭。)
    鄭 氏:女兒你不必傷心痛哭,我夫妻在這勾欄院,也不是長久之道,不能叫你與那些妓
        女一般。我給你找一個財主人家,一夫一妻同偕到老,你也好,我們也好。
        (苦苦的一勸,把素秋勸好了,叫他另居一所院內,北房三間。)
        (每日賈正夫妻同他吃飯、彈弦子唱曲兒,哄的素秋感恩不盡,並叫他彈絲弦、
        (唱岔曲。)
        (過了有半載之久,這行院中就傳了出去:賈正夫妻買了一個女兒,比仙女還姣
        (。)
        (那些人給送了一個外號,叫「廣寒仙子」鄧素秋。)
        (那一日素秋獨在房中間坐無聊,自己思想老母早喪,父親又亡,孤苦零丁,身
        (已入在勾欄院之內,舉目無親。)
        (悲傷之際,信口吟詩一首:
        (  銀紅衫子半蒙塵,一盞孤燈伴此身。)
        (好似梨花經雨後,可憐零落不成春。)
        (鄧素秋當此孤燈寂寞,愁腸萬種,天有二鼓之時,半含眼睛,沉沉睡去。)
        (次日精神減少,懶言懶語。)
        (天有交午之候,只見花鴇兒笑嘻嘻的進來說道)
    花鴇兒:女兒,今有周公子來訪,要見你,我不能擋住了,他是此處的大鄉紳。他父親做
        過吏部尚書,現今告老在家;他兄長周鼎是兵部司官。這個公子是秀才,今年才
        二十歲,人品又好,就是脾氣大點。咱們開行院的,又不敢得罪他。女兒,若周
        公子進來,千萬別得罪他。
        (素秋聽花鴇這一席話,便說道)
    素 秋:媽媽,叫我見他是要作什麼呢?
    花鴇兒:兒呀,你還問我麼?我想要給你找個人家,你終身有靠,比在院中勝似百倍呢。
        要是周公子看上你,買你做妾,我也得些錢養老。你到他家,使奴喚婢,自由自
        在了。
    素 秋:亦好,我就見他。
        (花鴇兒鄭氏聽了很樂。)
        (到了外面,不多時同著一位美少年公子進來,頭戴繡花文生巾,身披百花連子
        (袍;面似桃花,白中透潤,潤中透白;目似朗星,兩眉斜飛入鬢,準頭端正,
        (齒白唇紅;步履風流,若似乎胸藏二百,學富五車。)
        (後跟一青衣童子,亦甚俊雅。)
        (走到房中,周公子抬頭一看,見正面牆上掛著一軸畫,是半截美人,上有人題
        (詩一首,寫的是:
        (  百般體態萬般姣,不畫全身畫半腰。)
        (可恨丹青無妙筆,動人情處未曾描。)
        (兩旁各有對聯一條,上寫的是:
        (  名教中有樂地)
        (風月外無多談。)
        (公子看罷,方才落座。)
        (鄭氏送茶過來,叫女兒出來,見過公子。)
        (只聽東房內答應,是嬌聲燕語,由房中掀簾出來。)
        (周魁一看鄧素秋生的果然美貌,有詞一首贊雲)
        (淡淡梨花面,輕輕楊柳腰;朱唇一點美多姣,果然青春年少。)
        (身穿縞素,一張清水臉面,生的自來潔白;細彎彎兩道蛾眉,水凌凌一雙杏眼
        (,直丁丁鼻如懸膽,小寧寧口似櫻桃;輕搖玉體,慢款金蓮。)
        (來至周公子面前,深深萬福,問了姓名,在下邊坐下。)
        (那鄭氏就溜出去了。)
        (素秋見周公子五官清秀,舉止安詳,開口)
    開 口:公子青春幾何?
    素 秋:(周魁說)吾今二十一歲了。你今年多大年紀?來這院內多少日子?可曾見過人
        否?
    素 秋:我並未見過人。
        (就把自己從前之事說了一遍二人情投意合。)
    素 秋:公子既肯憐香惜玉,奴家情願終身相侍。
    周公子:我家中不能自主,有父親在堂,我娶有妻室,只因去歲死了,要給我續弦,我雲
        非目睹之人,我是不要的。你既有意,我自有安排。叫鴇兒來擺酒,我今日先與
        你海誓山盟。
        (鴇兒立刻擺上一桌乾鮮果品、雞魚鴨肉等菜,又暖了一壺黃酒。)
        (周魁與素秋對飲談心,情投意合,只恨相見之晚。)
    周公子:我今雖不能娶到家中,你候我父親百年之後,我定要接你家中去的。我今暫把這
        西園樓房租過來,給你住了,叫鴇兒僱人伺候。我也時常來往,從此亦不准你再
        見外人。 
    素 秋:我很願意。
        (又把鄭氏叫過來,對鄭氏說)
    鄭 氏:我告訴你知道,這素秋我要買他做一個妾。我今不便接到家中,俟我父親百年之
        後,我即帶素秋回家,現今暫在你這西院樓上居住;所有使費,我先給你三百兩
        銀子,他屋中應用物件、日用錢鈔,我自給他安置。
        (花鴇兒一聽,滿心歡喜,心內說:只要你不接他出院去,我就好辦。)
        (聽公子說完,他才笑嘻嘻的說)
    公 子:公子吩咐怎麼好,就怎麼辦。我這院中之事,也不瞞住公子,是都知道的。我那
        素梅女兒活著之時,還有些闊老爺來盤桓;自從他死之後,雖說前院中有桂紅、
        蓮青、碧桃、巧雲,那四人也籠不住人,只可混飯吃。我自接來這個素秋女兒,
        我也不教他在院中迎賓接客,只要有人娶他,照看我夫妻有飯吃,也就全好了。
        公子既是這樣吩咐,我就從命。今日是良辰吉日,公子別要走,我今預備一個合
        歡酒席,請公子多吃幾杯酒呢。
        (說罷轉身出去,到了外邊,又添了幾樣菜來。)
        (周公子派書憧青雲,把家人周坤叫到院中來。)
        (周公子派他到自己錢鋪之中,取了五百銀子,給了花鴇兒三百兩,留下二百兩
        (給素秋屋中零用。)
        (二人吃著酒,周公子看素秋果然花容月貌,心中甚喜。)
        (酒醉性狂,提筆作詩一首,寫的是:
        (  紅苞翠蔓冠時芳,天下風流屬此香。)
        (一月飽看三十日,花應笑我太輕狂。)
        (寫罷鼓掌大笑,素秋亦和詩一首,是:
        (  玉砌雕欄花一枝,相逢恰是未開時。)
        (姣姿未慣風和雨,囑咐東君好護持。)
        (吟罷,二人又吃了幾杯,天色已晚。)
        (正是:三杯花作合,酒是色媒人。)
        (周公子與素秋共入羅帳,誰想到:
        (  好花偏遇三更雨,明月忽來萬里云。)
        (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四回 孽海情牽如幻夢 迷花亂酒受災殃)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