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聞僕報趕奔金陵 見世兄得授圖章)
    (詞曰:
    (  富貴五更春夢,功名一片浮雲,眼前骨肉亦非真。)
    (恩愛反成仇恨。)
    (莫把金枷套頸,休將玉鎖纏身,清心寡慾脫凡塵。)
    (快樂風光本分。)
    (這首詞叫人看破名利,少要為惡,免得後來沒有收稍結果。)
    (卻引出一善一惡的故事來。)
    (這件事發生在大宋徽宗年間,建康府溧水縣城根下,住了位老爺,這官員曾在
    (朝居兵部大司馬之職,姓李名永福,曾擋金兵,死在鋼鞭之下。)
    (夫人吳氏,年已半百,留下兩位公子。)
    (大公子名雷,字振遠,娶妻陸氏。)
    (二公子名電,字鳴遠,已定王氏,尚未過門。)
    (止有一個老家人李善,主僕五人自京中逃奔到此住下,三間草房,可憐日無呼
    (雞之食,夜無鼠耗之糧。)
    (也是天無絕人之路,虧得西門小街上有位相公,姓林名實,字孔昭,仗義與他
    (每日三錢銀子度日,養他母子夫妻,這且不表。)
    
    
2**時間: 地點:
    (且說那日老家人李善上街買物,偶聽得人說京都新放下一位七省軍門馮大老爺
    (,名承受,在南京上任,好不威嚴。)
    (李善聞聽,忙回家報知大公子李雷。)
    (李雷大喜,忙告知太太)
李 雷:這馮大人原是父親一手提拔起來的,平素交往密切。我如今借些盤纏,去見馮世
    兄大人,必可謀一差事,以為一家生計。
    (太太同意,這李雷便帶了老家人來到西街林孔昭家,孔昭接入中堂敘座)
林孔昭:大哥光降寒門,不知有何見諭?
    (李雷便將上項事說了一遍。)
    (講了欲借盤纏之意。)
    (孔昭聞言,只得進內與娘子商量。)
    (誰知林孔昭妻子,在屏後瞧見李雷舉止不端,忙對丈夫說)
林孔昭:此人不可與他久交,且送些銀兩,讓他去吧。
    (就取了五十兩銀子,又拿了兩套衣服,讓孔昭送將出來,面交李雷。)
李 雷:(李雷千恩萬謝)此行如能富貴,決不相忘大德。
    (當下出門回家,用了午飯,叫李善老家人收拾行李,一同來到碼頭僱船,直赴
    (南京。)
    (卻遇著順風天氣,傍晚已抵南京碼頭。)
    (李雷下船,僱了一乘小轎坐了,李善挑起行李緊跟,竟往大人轅門。)
    (只見兩邊柵欄一雙旗桿高接青雲奏樂萬分為左右,好不氣派。)
    (李雷將至頭門口,下了轎,早有旗牌官上前喝問。)
李 善:(李善忙回道)我家主人是溧水李大公子,名雷,與你家大人乃是世兄弟,敢煩
    稟報。
    (旗牌官聞聽,忙對李雷行了全禮,請至官廳獻茶。)
旗 牌:(說道)現下天色已晚,軍門大人已回內宅,不便稟報。且到賓館安歇一宵,明
    早大人升堂時,再請公子相見罷。
    (李雷也覺旅途疲勞,便點頭應允。)
    (當下旗牌便差人封了臨近一所寺院,送李大公子暫住。)
    (早有眾僧接入,辦了晚齋,用過安寢,一夜無詞。)
    (次日天明起身,梳洗已畢,帶了李善來至轅門上官廳等候。)
    (不一時眾文武官員齊集,只聽得三聲大炮,擊鼓奏樂,發梆開門。)
    (旗牌官員牙皂三班站了班,大人升堂。)
    (稍時傳李雷進見。)
    (李雷告進,大人問了底細原由,即刻退堂,著人邀李雷進內書房,世弟兄相見
    (,敘禮坐下,童兒獻茶畢,馮大人開言道)
馮大人:世弟,老恩師母在府納神福否?
李 雷:托大人福庇粗安。
大 人:二世弟與尊嫂好麼?
李 雷:托福都好。
大 人:世弟,看你光影,形容枯槁,不知家下可過得去?
李 雷:苦不盡言!家徒壁立,難過韶光。虧得朋友仗義周濟,勉強餬口。不然我李某安
    能存在人間。今聞世兄大人特放江南經略,故爾趕奔憲轅,求大人念先君有世誼
    之分,轅門上大小事派點與李某身上,足感其情。
    (說罷一躬到地。)
    (大人見他如此窮困苦惱,想了一下)
大 人:愚兄這次出京,有專查七省叛黨草寇贓官污吏之事,今就專委世弟擔任協辦這項
    事務。
    (說畢,取出一顆金圖章來,雙手遞給李雷。)
李 雷:(說)此乃查辦七省叛黨草寇的金印。有了此印,各府州縣官都可調遣,誰敢不
    遵?如有事可隨時稟報本院,用此印蓋上為憑,本院立刻執法施行。如能查獲叛
    黨大盜,本院自當保奏,升遷官職。且任查辦事宜,本院自當定期撥發活動經費
    。世弟也可依此寬裕度日。
    (李雷聽畢,喜不自勝。)
    (假意虛謙一番,方才收下金印。)
    (當下留了酒飯,送李雷出來,此刻李雷真如平地登仙,頓時趾高氣揚起來。)
    (步出二門,早有值日旗牌迎接道喜,請至官廳上座,祝賀道)
旗 牌:大人托李大老爺辦理七省叛黨事宜,此事是第一件要緊大事,權力極大,可賀可
    賀!
    (李雷聞言,更加喜歡,立時擺起架子來)
李 雷:這件事既係大人委辦,李某自當竭力搜捕叛黨贓官。諸位,李某還有一言相告,
    我等都是受朝廷俸祿,若有一點徇私,我李某不知便罷,若還知其一二,即刻回
    了大人,重則割去首級,輕則丟官棄職。那時莫怪李某無情。
    (眾人聞聽,盡皆吃驚,暗想這個人可得罪不得)
這 個:是是。
    (李雷見諸人對自己如此懼怕,更加自得。)
    (坐了一會,竟自回寺院安歇。)
    (次日,又到轅門向大人謝委。)
大 人:如今老恩師母住在何處?
李 雷:(李雷稟道)大人休問,苦不盡言。若問住處,暫借三間草房棲身。
    (大人聞聽,即傳旗牌官劉洪進見,吩咐他道)
大 人:著你星夜速到溧水,告知知縣藍橋,代我世弟尋一處地方,造個府第。
    (劉洪答應退下,自往溧水縣不提。)
    (當下李雷辭過大人出來,來到官廳。)
    (眾官員見馮經略對李雷如此器重優待,哪個不來奉承?紛紛前來套拉交情。)
李 雷:(李雷當下說道)諸位老哥,我李某有一事相托,哪一位代我辦一頂錫頂紗窗四
    角拖須大轎?冬夏轎圍齊全,一色檳榔木的,撫手要楠木包銅,轎夫一色胸褲,
    高身長大,要會走溜步才好。
旗 牌:(有一個旗牌官立即答應道)小弟辦!
李 雷:哪一位代我尋找四樓教習?要一色嶄方大身子,武藝高超,都要山陝河南人方好
    。
旗 牌:(又一位官員答應道)我辦,我辦。
李 雷:哪一位代我挑選少年小伙子隨從跟班?要俏俏俊俊的,不點不麻,乾乾淨淨才好
    。
    (又一位官員答應去了。)
李 雷:哪一位代我辦匹牲口?要膘肥肉壯的,純白馬腳,鐙鞍鞒要一色新鮮才好。
    (又一位答應下去。)
    (李雷心中歡喜,自回公館不表。)
    
    
3**時間: 地點:
    (且說那溧水知縣藍橋,接到劉洪傳來馮經略大人諭示,為李大公子建造府第。
    ()
    (哪敢怠慢,立刻升堂,傳出朱票,傳值日快頭回話。)
    (不一時快頭傳進,藍老爺吩咐)
劉 洪:爾等快去李府城根前後,將民房查看若干,作為興造李府宅基。
    (快頭領票,協同牙人坊保到達城根,沿門逐戶挨房細查,共相九十六家。)
    (問明房價,快頭和牙人同回了知縣,知縣即發出銀兩官價估值分派了,各戶各
    (家得銀,另行搬去。)
知 縣:(又傳官匠頭道)本縣傳你等,非為別事。今因李大老爺在省,大人吩咐下來,
    起造府第。定要加速完工,本縣少不得有賞。若有稍怠,本縣立刻重處,那時反
    為不美。
    (官匠頭答應而去。)
    (回到下處,拿了曆日,遂擇吉日,乃是二月十六上好良辰。)
    (到了那一日,溧水縣藍老爺黎明起身,淨面嗽口,用過參湯,冠帶齊全,出了
    (宅門,上轎擺開道來東城腳根,轉身下轎,吩咐點齊香燭,鋪下紅氈,行過大
    (禮,焚化紙馬已畢,早有匠人破了土。)
    (上轎回衙不提。)
    (且言眾匠人興工動作,第二日縣主又來城腳監工,只見眾匠人動手打梅花樁。
    ()
    (正打之間,忽聽忽喇喇一聲怪響,地面裂開一穴,冒出一陣黑煙,好似團團黑
    (霧。)
    (眾人吃了一驚,齊聲喊)
喊了一:不好了!
    (四散躲開。)
喊了一:(藍老爺問道)何事如此大驚小怪?
一聲喊:(匠頭回稟道)稟上太爺,小的們正在打樁,忽見地底冒出一團黑霧,竟像些沒
    頭的人一樣。
    (老爺聞言,走到坑邊看時,黑霧已漸散去。)
    (往下看去,陰森森寒氣逼人,不覺身上寒毛直豎。)
一聲喊:(忙吩咐眾人)與我往下挖。
    (眾人發一聲喊,鍁鍬齊動,挖有五尺多深,只見內中一個大石匣,看九尺寬,
    (八尺長,石上鎸有古老蝌蚪文字,卻無人識得。)
    (藍老爺叫人抬將上來,放在別處,待府第完工,掛在正樑上鎮壓風水。)
    (足足造了二個月,那一日完工,縣主謝過土神,唱了三本戲,遂先請李老夫人
    (並二公子進新府第安住。)
    (老家人李善在省內來,也跟進宅去。)
    (然後藍老爺親赴南京,稟報府第完工。)
    
    
4**時間: 地點:
    (且說那李雷,自得了委辦擒拿叛黨的差事,領了經費,有錢有勢,哪個官員不
    (來奉承?清淡了好多年,如今方得享受。)
    (盡日吃喝嫖賭,忙個不亦樂乎。)
    
    
5**時間: 地點:
    (這日藍知縣來拜,說起府第已成,問李雷何時回府。)
李 雷:少不得辭了大人,即便回去。貴縣先請回府。
    (知縣去了。)
    (李雷吩咐手下人收拾行李。)
    
    
6**時間: 地點:
    (此時眾旗牌官代李雷辦得轎馬人夫,清秀長隨,四樓教習,樣樣齊全。)
    (李雷寫了書啟,辭過大人,大人准他回去,吩咐用心捉拿叛黨。)
    (李雷答應,回到公館收拾停當,李雷與眾教習上了牲口,後面帶著庖廚茶擔,
    (轎馬紛紛,好不熱鬧。)
    (浩浩蕩蕩直奔碼頭下船,眾官員送到岸邊而回。)
    (一路無詞,當日到了溧水縣,棄舟登岸。)
    (早有知縣開道,迎接進城。)
    (李雷乘馬來到府第門首,早有門客邵青馬前叩見。)
    (下了馬,家人引路,領李雷進內觀看府第擺設。)
    (你道那門客邵青從何而來?乃是知縣舉薦來的。)
    (此人是本地一個壞鬼,因他面貌醜陋,心術又壞,卻稱他為畜生臉。)
    (因知縣聘他來與大老爺做個門客,以為討好,誰知此人不來猶可,若收了這只
    (畜生臉,真個是:虎下高山難遮擋,平地受害不非輕。)
    
    
7**時間: 地點:
    (且說李雷進了大門,上面乃五間大廳,一轉皆是走廊。)
    (走了福祠天井,進了腰門,乃是甬道,轎子可出入。)
    (進了二重門,過了天井,到了五間正廳,只見廣錫立台分為左右,擺下一張真
    (楠木香幾,上擺古銅大王鼎,大理石插牌,掛一軸名人圖畫,對聯掛在兩邊左
    (右。)
    (紫檀雕花太師椅,二十四張炕桌,茶几俱全,天井內鋪就瑪瑙石。)
    (一直進腰門上二廳,只見好似蓬萊宮闕,一言難盡。)
    (一進到了後面上房,套房各處共有九十九所。)
    (李雷大喜,真如平地登仙。)
    (這李雷平日本是不好,再有邵青從中挑弄,逐漸任意施為,無所不致。)
    (搶擄人家婦女,霸佔民人田地,行些喪天害良之事。)
    (此行為傳出,百姓紛紛講論。)
    (有溧水縣幾個百姓到山東賣貨,一時閒談,說到河南出了一個大惡人,狠極到
    (頂,人皆稱之為活閻羅的李雷李大麻子,真正是姦淫不論男女,慘殺無分老幼
    (。)
    (眾人正在酒肆中談論,個個切齒。)
    (只見隔壁席上一個人大叫一聲,雙手一拍,把桌子一掀,只聽得嘩朗朗一聲響
    (亮,盤碗滾落一地,桌子四足朝天。)
    (眾人大驚,不知此人姓甚名誰,且聽下文分解。)
    (第二回 張三聞報回溧水 教習擒拿沒毛虎)
    (詞曰:
    (  天上烏飛兔走,人間古往今來。)
    (況因屈指數英才,多少是非成敗。)
    (富貴歌樓無限,淒涼廢夢蒼苔,萬般回首化塵埃,惟有青山不改)
    
    
8**時間: 地點:
    (話說溧水縣有個地棍,姓張名海,排行第三。)
    (自稱三太爺,綽號叫做沒毛大蟲。)
    (生下來頭大辮子小,人稱他為大頭細脖子。)
    (張三太爺只因在山東訪友,正與朋友在酒肆吃牛肉,喝燒酒,吃得高興,聽得
    (鄉人說李大麻子如此橫行不法,不平之氣從心底往天靈直冒,大叫一聲)
張 三:李大麻子!你好好地離了溧水縣,三太爺與你萬事幹休。若牙崩半個不字,我張
    三回到溧水,扒掉你的龜窩,然後與你拼個雌雄!若要留你一點,我張三誓不叫
    沒毛大蟲。
    (說著把桌子掀起,碗盞杯盤打得粉碎。)
    (眾人嚇得尿滾屁流,都知張三武藝高強,誰敢出頭相勸?那張三站起身來,出
    (了店門,揚長而去。)
    (眾朋友定了神,只得算了酒帳,賠了傢伙散去)
    
    
9**時間: 地點:
    (且說張三打道回溧水鬥鬥李大麻子,離開山東,大步奔溧水而來。)
    (不數日,早到西門,已是一更時分。)
    (來到自家門首,用手敲門,門裡張媽媽正在思想兒子,忽聽敲門,叫聲)
張 三:媳婦,你可聽見外面有人叩門?叫溜兒點燈去看看何人。
張 三:(小童溜兒忙來門口)是哪個敲門?
張 三:是我。
太 爺:(溜兒道)可是三太爺回來了麼!
    (說著把門開了。)
    (張三走進大門,溜兒把包裹接過,一直喊進去說)
張 三:老太太,三爺回來了!
    (只見張三進內到面前,雙膝跪下)
張 三:母親,孩兒遠離膝下,有缺甘旨,望老娘恕罪。
太 太:我兒罷了,起來。
太 太:(叫溜兒打酒辦菜,溜兒拿了經折出門,來到酒館,把經折一摜)三太爺回來了
    ,快快與我辦幾樣菜。
    (那張三也是溧水一霸,店上聞聽,哪敢怠慢,七手八腳把幾樣菜弄好,著人送
    (去。)
    (溜兒又上街打了一弔子酒,打發他回去。)
    (他一家母子夫婦,一桌開懷暢飲。)
    (飲酒中,太太)
太 太:我兒呀,為娘有句話要告訴你,又怕你性子壞,生出事來,恐有性命之憂。
張 三:老娘,孩兒從來不曾忤逆你老人家,只管說來甚事。
太 太:自從你出外二年,溧水出了一個狠人,你道是誰?就是李大麻子。他自見了經略
    大人馮承受,說是與他是世兄弟,委他查拿叛黨不法之徒,還給他一方金圖章,
    連知縣都怕他,為他蓋了府第。家中現養有四樓教習,打手不計其數。姦淫不論
    男女,慘殺無分老幼,謀人田地,奪占房產,無人敢惹。如今百姓稱他為活閻羅
    。那一日李雷騎了牲口,帶領教習,經過間壁豆腐店門首,見了巧子有幾分姿色
    ,他叫教習搶了就走。可憐他老子捨不得只生一女,上前想奪,被李雷把手一推
    ,老頭子站不住,朝惡水缸上一撞,只見那兩腳一蹬,鼻孔流血,腦漿迸裂,死
    於非命!
    (張三聞言,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
    (一山焉能容得二虎,只見他帽子底下細辮子滴溜溜豎將起來。)
    (太太看見,叫聲)
太 太:兒呀,不要動氣。此人有官府靠山,可是惹不得他的。
張 三:(張三忍氣道)老娘,孩兒明日要到蘇州公幹,你老人家早些安睡吧。
    (是晚各自安寢。)
    (次日天明,起身淨面漱口,只聽得敲門,叫溜兒開門,共有三四十位,都是街
    (坊上的地痞無賴,一哄而進。)
起 身:(說道)三太爺回來了!
張 三:眾位兄弟,今日好早呀。
起 身:(眾人回道)三太爺,早昨日三哥一更天進城,我等就得了信。想與三哥接風,
    又恐天晚了不便,特此今日大早來此,請三哥到韋馱殿,看繡球花飲酒。
    (張三穿上長衫,同了眾人出門。)
    (上得街來,只見街坊上的人喊聲一片,這個)
這 個:三太爺回來了!
那 個:(那個也說)三哥回來麼?
    (你道張三如何回答?只「回了」兩個字。)
    (說罷了,把頭一晃,揚長而去。)
    (不一時到達韋馱殿殿內,火工道人看見,飛報和尚。)
    (老和尚聞報張三太爺來了,嚇得魂不附體,只得勉強率領道人,顫顫驚驚迎接
    (出來,口稱)
只 得:三太爺,貧僧接遲恕罪。
張 三:和尚罷了。
    (同眾人進了山門,果見佛殿前有喏大一棵繡球花,開得正盛。)
    (眾人上了大殿,即刻在廊下擺開桌子,食盒內端出四大拼盤,各色食物,有密
    (臘金的牛肉,杯箸齊全。)
    (眾人拿壺斟酒,大塊牛肉吃個不止,大碗酒喝個不住。)
張 三:(旁邊道人看見,叫和尚說)你去攔一攔,佛地上吃不得牛肉。吃了牛肉,香煙
    就沒有了。
    (和尚叫道人去說,道人搖頭不敢。)
    (和尚只得上前,叫聲)
和 尚:三爺,大殿供的三尊古佛,三爺是敬佛的,佛殿上吃牛肉,不當人子…
張 三:(張三聞言大怒)我把你這禿狗驢!
    (把桌子一掀,傢伙打得粉碎。)
    (和尚一見,嚇得沒命飛跑。)
張 三:眾位兄弟,我們別處去吃罷。不在裡受此禿氣。
    (說著,領著眾無賴一同出了廟門,直奔杏花樓樓上。)
張 三:(店主一看,忙叫)張三太爺!
張 三:店東,你們發財了。
和 尚:(店主道)托三太爺福,倒也罷了。
    (陪眾人進店,上了樓,樓上食客盡是些生意人,見是張三來了,你也讓桌,我
    (也讓桌,紛紛會帳溜了。)
    (不一時空出四張桌子,走堂的上來揩抹桌子,擺上小菜)
張 三:請爺們點菜。
張 三:啰嗦什麼,直揀好的端上來擺!
    (不一會,酒菜俱全。)
    (眾人飲酒作樂,直吃至下午,都有八九分醉意,才起身下樓會帳,各自紛紛告
    (別散去。)
    
    
10**時間: 地點:
    (且說那張三一人,乘著酒興,踉踉蹌蹌來到西街,又奔東門大街。)
    (進了柵欄,抬頭一看,只見一座沖天照壁粉牆畫仙鶴,他就一晃進了大門,開
    (言罵道)
和 尚:呔!我把你這些龜子龜孫,有能事的出來會會你張三太爺!
    (這里正是李雷府第,門內坐著些看門家丁,平日作威作福慣了,乜著眼看了張
    (三一眼)
李 雷:你這大頭,哪裡來的?在我們李大爺門前擅敢罵起人來,想你活得不耐煩了。
    (張三又要開言,只見對面來了一個人,帶著一條惡犬。)
    (只見此犬,生得十分猙獰,身子足有八尺開外,渾身如黑漆一般,眼似銅鈴,
    (耳如削竹,齒若鋼鋒。)
    (用條銅鏈子鎖脖牽住,乃是一條西藏獒犬,力如獅虎。)
    (那牽狗的人,乃是山東派來送禮的。)
    (這位爺出來,正遇著張三在那罵人,他向張三道)
張 三:你敢在此撒野!可知此狗的厲害嗎。
張 三:(張三大喝一聲)囚攮的,誰怕這勞什子!
    (這個爺見張三罵他,心頭火起,用手朝狗面上一指,又打了一個哨子,將銅鏈
    (一鬆。)
    (那犬朝前一竄,把大頭聞了一聞。)
    (他此刻把張三太爺的一個肉頭,認做一個大肉圓子,吠一聲撲將過來!張三看
    (見)
張 三:不好!
    (把身子一閃,早已躲過側面,翻起一掌,夾著千斤氣力擊去,把狗打歪。)
    (搶過去,趁勢雙手將狗提起,握住兩隻後腿,嘶的一聲,竟把狗撕為兩半。)
    (鮮血淋淋,朝那位爺們劈面摔來。)
    (那人一看,魂飛天外,哪敢迎敵,沒命地跑著躲到裡面去了。)
張 三:(看門家丁見張三兇猛)不要放走了他!我們進去回了大老爺,自有主張。
    (早有幾個乖覺的,直奔南書房,見了李大麻子,雙膝跪下)
連忙跪:稟上大老爺,門外來了一個大頭人,自稱張三太爺,走到門樓,開言便罵大老爺
    ,言語十分不遜。小的們攔擋不住,又把山東送來的獒犬撕成兩半。小的們特來
    請大老爺示下。
    (李雷這時正在書房與邵青閒談,一聞此言,吃了一驚。)
李 雷:(忙問邵青道)老邵呀,這人膽敢罵我,情理難容。你可知道此人來歷?
邵 青:這人門下倒知道,乃是溧水縣一個地痞流氓,武藝倒十分了得,人稱為沒毛虎。
    他常糾結城內一伙無賴閒漢,到處鬧事,敲詐勒索,也算得一個地頭蛇。前年聽
    說他去了山東,地方上清靜一陣,卻不知如今什麼時候又回來了。
李 雷:老邵呀,他既是這等地棍,你要想個主見,治服了張三,才出我心中之氣。
邵 青:大老爺要治他不難,沒有別的,快傳四樓教習,帶了打手出去捉拿張三。那時聽
    大老爺發落。
李 雷:(李雷吩咐)快請四樓教習。
    (家人們去不多時,已將教習們傳到,見了李雷,叫一)
叫 一:大老爺。
李 雷:你等速去大門外,快快與我把那沒毛虎大頭張三活捉進來。
    (四樓教習答應一聲,帶上打手,一齊湧出來。)
    (到了大門,只見那張三仍在那亂罵,引人出來較量。)
    (只見他巴斗大的腦袋,上頭一根細辮子滴溜溜的豎在頭頂,生得十分威武。)
    (好似那:瘋魔癩象差多少,酒醉斑彪勝幾分。)
    (眾家教習齊齊吶喊一聲,團團圍住張三,施展拳腿,來捉拿張三。)
    (好個張三太爺,手疾眼快,跳竄便捷,那些教習哪裡是他的對手。)
    (從門內打到門外,張三手起打倒一個,腳飛踢翻一雙。)
    (端的拳如猛虎,腳似蛟龍!不一時把那些教習打手,打得東倒西歪,有的躺在
    (地下,哼聲不止。)
    (有的負傷而逃,幾個家人自知不敵,連忙將大門關上閂起。)
    (張三大罵不止,將門打了一會,不能得開,乃喊道)
張 三:張三太爺走了!明早再來扒這龜牢。
    (說著轉身而去。)
    (早有外邊幾個朋友,見張三走遠了,才敢露出身來敲門,裡面才將門開了。)
    (只見哼成一片,慌忙報知李雷。)
    (李雷聽說眾教習都被打傷,吃了一驚,叫人把受傷的人抬進內裡醫治,取山羊
    (血衝燒酒去吃,專治跌打損傷。)
    (李雷坐在書房,鬱鬱不樂。)
    (猛然想起一事,便叫喚邵青前來商議。)
    (不知李雷要向邵青說些什麼,且聽下文分解。)
    (第三回 張三被捉遭擒 邵青起造火牢)
    (詞曰:
    (  道罷三皇五帝,功名夏禹商周,英雄五霸鬧春秋,傾刻興亡罷首。)
    (青史幾行名利。)
    (白忙無數荒丘。)
    (前人留得後人收,說甚龍爭虎鬥。)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