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溯源流書生說法 警癡頑菩薩化身)
    
    
2**時間: 地點:
    (話說我們中國的宗教,向來分為儒、釋、道三大支派。)
    (三教之中,除了儒教、道教是中國本部所創始,釋教卻是由西域傳入的。)
    (因為它拿覺世度人為宗旨,信仰的人,也就不少,勢力也與儒教、道教鼎足而
    (三,一直流傳到現在,依然保持著它的地位。)
    (在佛家的區分,把全世界划成四大部洲,稱為東勝神洲、南瞻部洲、西牛賀洲
    (、北俱蘆洲。)
    (我們中國,是屬於南瞻部洲的。)
    (南瞻部洲有四座名山,號稱佛國。)
    (這四座山就是九華、五台、峨嵋、普陀。)
    (管領這四座山的就是地藏王菩薩、普賢菩薩、文殊菩薩、觀音菩薩等四位大士
    (。)
    (故九華禮地藏王,稱為大行,五台禮文殊,稱為大智,峨嵋禮普賢,稱為大勇
    (,普陀禮觀音,稱為大慈,領域也是很分明的。)
    (在這四位大士裡邊,最受一般人所敬禮的,無疑的要首推觀世音菩薩。)
    (因為我們若然在人群中提起她的法號,端的是老幼咸知,婦孺都曉,差不多人
    (人的腦海裡,都深深地嵌著一尊觀世音菩薩的法像。)
    (這種普遍的敬禮,是觀音法力所感化的麼?這卻未必,其中倒有九分以上是迷
    (信的觀念所造成的。)
    (他們的理想,並且與觀音大士相反。)
    (觀音的宗旨,是要使世人大澈大悟,共登覺岸。)
    (照《法華經》上說:苦惱眾生,一心稱名,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以
    (是名觀世音。)
    (我們看了這幾句話,就可以知道世尊的宗旨。)
    (可是現在我們看見那一班信仰觀音的人,誰不在迷信裡討生活哩?他們以為,
    (只要相信了觀音,隨便自己的作為如何,觀音就會來保佑的,一切不遂的慾望
    (,觀音也會賜予圓滿的。)
    (他們最怕的是死,就以為只消平日多燒香,多念佛號,便可以卻病延年。)
    (最怕的死了打入地獄,永不超生,就以為只消平日多持齋,多誦經卷,便可以
    (死後到天堂佛國中去享樂。)
    (甚而至於一切的罪惡,都可以念幾聲觀世音菩薩,就可以完事的。)
    (因此,念佛人的心理,就不免弄壞了,以至會有「若要心兇人,念佛淘裡尋」
    (的兩句俗語來了。)
    (相信觀音的人,存了這種自私自利的心理,就鬧出許多畸形怪狀的供奉來了。
    ()
    (尋常求福求壽的,供著白衣觀音,求子的,供著送子觀音;漁戶人家求打魚利
    (市,便供著魚籃觀音。)
    (形形色色的附會著,越是如此,越是與佛理相去窟遠。)
    (故世人崇奉觀世音的,雖然多似牛毛,卻沒有個能登正覺,這的確是很可歎息
    (的。)
    (閒言少敘,我搖筆做這部《觀世音傳奇》,並不是提倡迷信:一則是將觀世音
    (菩薩的前後事跡,介紹給世人,使他們有相當的認識,二來揭出佛經的奧旨,
    (使一班誤走迷途的佛門弟子能夠大澈大悟,同登覺岸。)
    (但是,雖然有此宏願,還不知一枝抽筆,可能助我達到目的哩?)
    (我現在既決意替觀世音菩薩作傳,在這開宗明義的第一回,有兩個疑問,卻不
    (容不先解決。)
    (第一點,觀世音菩薩究竟是男身還是女身?我們現在所看見的觀世音法像,或
    (是畫像,很不一致。)
    (有的打扮似男身,有的裝束似女身,就引起了這一個疑問。)
    (依著世俗的見解,都當他是女身,所以有許多人還會稱他「觀音娘娘」哩!但
    (是,據胡石麟《筆叢》,王鳳洲《觀音本紀》,又都指觀音菩薩是男身,說得
    (有憑有據。)
    (另一方根據了叫《北史》的記載,徐子才病中所見,以及北齊武成皇帝夢中所
    (見的觀世音菩薩,又都是美婦人變的。)
    (因此,這疑問究不易解決。)
    
    (不過,根據了觀世音菩薩的前後事跡,這疑問也就不難迎刃而解。)
    (因為觀世音憫念眾生,隨緣普護,曾經三十三度化身,到各處去點化眾生,到
    (處都現化著不同的莊嚴寶相。)
    (或者化為菩薩學徒宰官玉人、天龍神鬼,因時地變換,便利他點化的工作。)
    (因此,世人所看見的觀世音寶像,也就或男或女,或老或少,各個不同了!這
    (不是我無稽之談,《冰署筆談》裡面也明明載著這些事跡。)
    (到此,觀音男身女身的疑問可以擱過。)
    (第二點,就是觀世音菩薩只有一位,如何會有許多不同的頭銜出來呢?象什麼
    (「白衣觀世音」、「高王觀世音」、「送子觀世音」、「魚籃觀世音」等名目
    (,法相也就因之互異。)
    (這許多頭銜不同的觀世音,還就是南海普陀落迦山紫竹林中的那一位觀世音菩
    (薩呢?還是另外有這不同的幾位觀世音菩薩呢?)
    (關於這一點,我敢說就因為當初應化時所現的法相不同。)
    (譬如,他老人家在這一個地方化身的是一位美女,穿著白素的衣服,去設法點
    (化眾生。)
    (到臨了,人家知道這位白衣美女是菩薩化身,造像供奉,自然依著他們所看見
    (的法相,於是後世就有了白衣觀世音。)
    (因東海鼇魚為害,海邊的居民不能安居樂業,觀世音菩薩就化身為漁婦,前去
    (降鼇,以救眾生。)
    (於是就有了魚籃觀音的法像。)
    (其餘種種的寶像,也都是化身時留下的,後人不察,就發生種種附會了。)
    (這並不是做書的胡說亂道,諸君不信,待我在正傳的前面,先舉一段觀世音化
    (身的歷史,來做個引子,證明以上的說話。)
    (我現在別處的觀音寶像都不說,單說少林寺裡那一尊法像,又是與眾不同。)
    (塑得環眼巨鼻,闊口廣顙,頭上邊亂髮如蓬,兩隻耳朵長大無比,穿著一對粗
    (而且大的金環,直垂兩肩,衣折痕也散亂不整,赤著一雙大腳,手中還斜支著
    (一條黃金寶棍。)
    (這尊法像倒象五百羅漢裡邊的鳩摩羅多尊者,凡胎俗眼的人,誰也不會當它是
    (觀音大土。)
    (但少林寺中,卻又明明地將它供在觀音閣中,僧徒們也都認為是觀世音菩薩。
    ()
    (這不是很奇怪麼?可是少林寺的觀世音法像,所以塑得這般模樣,中間也有一
    (段故事,待我慢慢講來。)
    (少林寺本是中國一大叢林,有很悠久的歷史。)
    (自從六祖達摩禪師開山以來,非但禪乘遠搖,就是武功也極著名。)
    (但是在初建的時候,卻並沒有觀音閣。)
    (直到元朝時代,天下大亂,兵禍蔓延到中州,有個首領李全,他深知少林寺的
    (武功,要想招致寺中僧徒,收為已用。)
    (不料少林寺僧眾都是嚴守戒律,不肯殺生的人,拒絕相從。)
    (因此,李全匣老羞成怒,率眾圍攻少室山,聲稱非掃滅少林寺不肯罷休。)
    (那時,少林寺僧雖說是擅長武功,到底眾寡懸殊,勢不能敵,竭力防守,後來
    (漸漸不支,正在危急的時候,忽然殺出一個莽和尚來,手提鐵棍,直衝到李全
    (隊裡。)
    (眾人看時,卻正是新來的掛單和尚。)
    (只見他寶棍起處,如同疾風猛雨--般,寒光萬道,殺得那李全軍馬仰人翻,
    (聲聲叫苦。)
    (就是那為首的鐵槍李全,也大敗虧輸,率眾遠遁。)
    (那時,眾人都覺跟前金光一閃,就失了那莽和尚的所在。)
    (四下探望,才見他正站在嵩山御寨之上,現出丈六法身,自稱是觀音大士化身
    (緊羅那王,來解厄的。)
    (於是少林寺就依他現化的寶相,塑成此像,蓋造觀音閣供養。)
    (這件事在《少林寺志》上也載得明明白白,可見並非虛造了。)
    (也可知觀世音所以有種種不同寶像,正是現化時遺蹟了。)
    (欲知觀世音的一生事跡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第二回 濁酒三杯涼亭小宴 明珠一顆好夢投懷)
    
    
3**時間: 地點:
    (話說時在周朝的末年,中原列國,互相征伐,刀兵相乘,連結不解,正鬧得人
    (無安枕,野無淨土。)
    (那時西方興林國卻正值承平之世,端的風調雨順,國泰安民。)
    (講起這個興林國,在西域諸國中,可稱是巍然獨立的大國,領袖各邦。)
    (但因地勢關係,與中原素來不通往來,雙方隔絕.這也只為兩國中間,隔著一
    (座須彌山。)
    (這一座山,高可按天,廣袤有數千里,橫亙在西北高原上,好似天生的界限一
    (般。)
    (在當時,交通不便,中原人雖知道有這座名山,只因為此山幽深險阻,氣候又
    (異常寒冷,山上的積雪,就是盛暑的天氣,也一般地不會融化,終於沒人敢去
    (冒險西行。)
    (那興林國又恰恰建在須彌山的西北,在閉塞的當時,自然不會與中國相通了。
    ()
    (這興林國在西方諸部落中,歷史最為久遠,開化也比較早些,又占著三萬六千
    (里的國土,幾十萬人民,自然雄長一世,惟我獨尊,各小部落不容不臣服了。
    ()
    (那時在位的國王,名叫婆迦,年號妙莊,倒是個賢明之主,統治著數十萬人民
    (,使得男耕女織,各安生業,在位十多年,把一個興林國治理得國富民豐,蒸
    (蒸日上。)
    (妙莊王是一國之主,安富尊榮自不必說。)
    (正宮王後,名叫寶德,又是個賢良的婦人,與妙莊王十分敬愛,家庭方面也充
    (滿了和融氣象。)
    (但是,天下無十全十美的事,人生雖富貴無雙,到底不能沒有缺陷。)
    (妙莊王貴為國主,富有天下,只是有一樁事情,不是國王威力所能攫取,也不
    (是金銀所能買到的,卻是膝下只有二位公主,並沒有一個太子。)
    (妙莊王已是六十多歲的人,嗣位無人,自然望子情殷。)
    (為著此事,常使他悶悶不樂,有時不免要長吁短歎。)
    (俗話說得好,「於息是有錢買不到,有力使不出的」,他縱然煩惱,也終歸無
    (用。)
    (他在希望和焦急愁悶的環境中,一天天地過去。)
    (春去秋來,匆匆的又是數年。)
    (那時,正是妙莊王十七年的夏季,御花園中的一池白蓮,正迎風爭放,香霧輕
    (浮。)
    (寶德王後因這幾天來覺得妙莊王愁悶不樂,便在蓮池的涼亭之中設下筵席,請
    (妙莊王飲酒散悶,當下夫妻二人,在亭中分上下首坐定,官娥采女,分班斟酒
    (送菜。)
    (妙莊王心中,雖然為著子嗣問題不自在,但深體寶德后的一片好意,不免強顏
    (歡笑。)
    (一方面看著池中的萬朵白蓮,參差地開放著,襯著碧綠的荷蓋,清雅可愛。)
    (微風過處,輕輕地顫動著,好象含羞欲語的神情。)
    (那一陣陣淡遠的清香,也從風中傳播過來,沁人心脾。)
    (妙莊王在這種環境裡邊,也覺別有天地,很是有趣,心上的一片愁悶,早被清
    (風吹散,蓮香蕩盡。)
    (就此與寶德後互相傳杯,開懷暢飲,有說有笑起來。)
    (寶德後見他快樂,也自歡喜,親自執壺斟酒,又命群姬當筵歌舞。)
    (正是:笑聲縱,樂聲揚,風光異樣。)
    (如此一鬧,早就是明月西斜。)
    (妙莊王酒已過量,不覺玉山頹矣,乘著一團酒興,命撤了席,扶著宮娥,攜了
    (寶德後,逕回寢宮安息去了。)
    (一覺醒來,已是紅日滿窗。)
    (寶德後早已梳洗完畢,便服侍妙莊王起身,讓他洗盥之後,一面端整飲食,一
    (面向妙莊王道)
寶德后:妾昨夜得一奇夢,未知主何吉凶?夢到一處地方,正是海邊模樣,一片白茫茫的
    ,無邊無岸,波浪滔滔,很是怕人。
    (正看間,忽然『訇』的一聲響亮,海中就湧出一朵金色蓮花。)
    (初出水時,大小與尋常蓮花無異,離水面也很近。)
    (不料這金色蓮花,卻愈長愈高,愈放愈大,金光也越發耀目生花,連眼也睜不
    (開來。)
    (於是,便將眼合了一會兒,待到重新睜開來時,哪裡有什麼金色蓮花?兀立在
    (海中的,卻是好端端一座神山,山上卻縹縹緲緲的似有許多重疊的樓閣,以及
    (那寶樹珍禽,天龍白鶴。)
    (這許多景象,究竟距離得遠,倏隱倏現的,看不真切。)
    (中間只有一座山頭上,湧出一坐七級浮屠。)
    (浮屠頂上,端端正正安放著-顆明珠,放出千萬道奇光異彩,十分莊嚴。)
    
寶德后:我正看得出神,那一顆明珠,忽然冉冉地升空,轉瞬之間變得一輪旭日,漸漸逼
    近海岸,不多時巳高高地懸在我的頂上。又是『轟』的一聲響亮,那輪旭日竟拋
    拋滾滾地落到我懷中來。我嚇得忙了手足,欲待逃去罷,兩足又好似生了根的一
    般。我不覺拚命一掙,竟自掙醒過來,好端端地睡在牀上,哪裡有什麼海,有什
    麼山和一切的景象?到此,始知是南柯一夢。這種夢不知是何予兆,主何吉凶?
    (妙莊王聞言,心中暗暗歡喜,向寶德後安慰道)
妙莊王:御妻夢中所見,分明是佛國極樂世界的真形,凡人難遇,自然是大吉之兆。再說
    那明珠,分明是佛家舍利,化為旭日,就是陽象;投入懷中,不消說是孕育之兆
    了。御妻得此夢征,今番懷孕,一定生男無疑,正是大可慶幸哩!
    (寶德後聽了這一番話,自然歡喜不盡。)
    (此事傳遍宮中,於是合宮上下都存著萬分的希望。)
    
    
4**時間: 地點:
    (再說寶德後自從這天起,懷孕的象徵逐一地顯露出來,經過了兩三月時間,腹
    (部電顯著地膨亨起來。)
    (可是自從懷孕之後,身體倒很強健,只是有一樁,凡是魚肉一類的葷腥,一點
    (也不能入口。)
    (就是平日間最愛吃的東西,只要是葷的,一見了便要起噁心,勉強吃得一點兒
    (,包管會連苦膽汁都嘔將出來。)
    (這也是孕婦常有的事情,大家也不以為怪,又哪裡知道內中卻另有一番奧妙哩
    (?)
    (如此一天天地過去,不覺又是冬盡春來,寶德後的產褥之期,也愈迫愈近,妙
    (莊王滿擬今番--定生男,非常地高興,忙著先預備起慶賀的事情來。)
    (合宮上下,也自有一番忙碌,不在話下。)
    (直到妙莊十八年二月十九那一天,妙莊王婆迦正在園中觀賞美妙的春天景物,
    (出神地幻想,忽有宮女岔息奔到面前奏說)
妙莊王:王後在辰時三刻,又添了一位公主,請賜題名。
    (妙莊王一聽生的又是一個女孩子,就把心頭的高興早消滅了一半,但這也是無
    (可如何的事,只怪自己前世沒有修透,才致如此。)
妙莊王:(當下便向宮女問起)王後生產後可安好如常?
宮 女:(那宮女道)啟奏我王,娘娘當生產的當兒,有許多異色良禽,集在庭樹爭鳴,
    如奏仙樂。屋中也有奇香發現,氤氳陣陣。隔不多時,便產生了三公主。如今大
    小平安,娘娘精神健旺,公主啼聲也自洪亮。
    (妙莊王聽了此話,暗想仙禽集樹,異香繞室;又想起寶德後懷孕時的一夢,遮
    (莫此兒有些來歷,生具夙根,也未可知!他便題取「妙善」二字做三公主的名
    (字,因為上肩兩位公主。)
    (一名妙音,一名妙元,都拿自己年號的首字來排行的。)
    (當下便親用金箋硃筆書就,付與宮女去了。)
    (正是)
    (惟善堪稱妙,兒生有慧根。)
    (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第三回 怪老人妙舌說慈航 小公主停哭聽佛偈)
    
    
5**時間: 地點:
    (話說妙莊王在先聽說又生了一個女兒,心中老大有些不高興。)
    (及至聽得生時有許多異兆,想起寶德後懷孕時的夢境,暗想這孩子遮莫有些來
    (歷,心中才寬慰了不少。)
    (就挨著妙字的排行,替她取名叫妙善。)
    (朝野的臣民,聞知宮中又新添了一位公主,大家都歡欣鼓舞,鬧起慶祝的大典
    (來。)
    (妙莊王就在宮中大宴群臣三日。)
    (在這三天裡面,興林國端的舉國如狂,到處懸燈結綵,演劇開筵,喜氣沖天,
    (歡聲雷動,好一派昇平氣象。)
    (本來百姓在承平豐稔之餘,又逢到如此喜慶之事,自然值得快樂了。)
    (閒言休表,再說妙莊王在宮歡宴的第三天,命宮女將妙善公主抱到殿上與群臣
    (相見。)
    (不料這小孩子在宮中倒也無事,一到殿上,見了群臣酒醺肉炙的情形,馬上放
    (聲大哭起來,再也休想住口,連乳她都沒用。)
    (鬧得乳娘慌了手腳,群臣停了杯箸,妙莊王滿腹不快。)
    (正在此時,忽有黃門上殿奏說)
黃 門:朝門外有一位龍鐘老叟,說是有物獻與公主,求見我王。
    (妙莊王便命宣到殿上,只見那老叟仙風道骨,品貌不凡。)
妙莊王:(妙莊王便向他問道)老人家,你姓甚名誰?何方人氏?今天到此,有什麼事情
    ?快快從實說來。
老 人:我王且休問老拙姓名來歷,先把我今天來此的原因,講給我王知曉。老拙聞說我
    王新添了一位妙善三公主,大宴群臣,故而特地趕來,一則替我王道賀,二來要
    將這位公主的來歷,告知我王。須知這位公主,是慈航降生,來救世間萬劫。我
    王不要小看了這位公主,她會將現在人王的國家,將來化作佛王的國家哩!
妙莊王:(妙莊王聽了這一番玄妙的話不覺哈哈大笑道)看不出你若大年紀,倒會胡說打
    謊!那慈航大土不在西方極樂世界裡享受清福,倒肯重墮塵劫,托生到這裡來,
    做個凡夫俗子,這豈是情理以內的事?還說什麼人王國、佛王國哩!根本就是你
    這老頭兒編的謊言,你想騙得信孤家嗎?
老 人:我王有所不知,佛門之內,雖大都是抱出世觀的,但也未始沒有抱入世觀的。慈
    航大士因為看了世人塵劫深重,苦厄難消,故發了尋聲救苦的宏願,今番投胎入
    世,豈是偶然?老拙何人,敢在我王面前打謊?此事委實是真。
妙莊王:就算老兒的話是有些來歷,縱使慈航大士發願入世救劫,也該化作男身,不合投
    生一個女兒,這也出於常情之外啊!我終有點不信。
    (老者聞說,連稱)
老 者:善哉,善哉!此中因緣,豈能一一向我王說明?不信只索由你不信,但到將來,
    終有分曉的一天,如今老拙也正不必分辯。
    (正在說話之時,那位抱在乳娘懷中的妙善公主,哭得益發厲害了。)
    (妙莊王聽了小兒的哭聲,不覺心頭一動,接著向老者道)
妙莊王:如此說來,你這位老人家既然知道此兒宿世之因,想來是個有道之人。現在這小
    兒如此狂啼大哭,究竟為了什麼,你可知道不知道?
老 者:(老者打個哈哈道)知道,知道!一切前因後果,無有不知道。公主的哭啊,這
    就叫做大悲!公主因為今天見了我王為了她誕生,大開筵席,不知共殘殺了多少
    牛羊雞豕、蝦蟹禽魚,傷了許多生命,供大家口腹之惠,增自己無窮之孽。因此
    大大不忍,故而啼哭不住。況且大悲的主旨,不僅限於人類,凡是有生機之物,
    一概包括在內,就是一草一木,也同樣地悲愍,又何況牛羊禽魚的生命呢?
妙莊王:既然如此,你老人家可有什麼方法,使這孩子住哭嗎?
老 者:有!有!有!待老拙念一偈她聽了,自然聽著會不哭。
    (他於是便走到妙善公主身旁,用手摩著她頂門,喃喃地念道)
妙莊王:莫要哭!莫要哭!莫要哭昏了神,閉塞了聰明,莫要忘了你大慈的宏願,入世的
    婆心。須識有三千浩劫,須由你去度;三千善事,須待你去行。莫要哭!聽梵音
    。
    (說也奇怪,那老者如此一念,那妙善公主,果然象懂得的一般,豎著耳朵聽,
    (睜著眼睛向老者看了一看,已理會得他的意思,立刻就止住了哭,兩隻小眼睛
    (卻盯住了老者。)
    (這麼一來,把妙莊王與合殿群臣,都驚疑得面面相覷,嘖嘖稱奇。)
    (正在此際,忽聽得老者)
老 者:如今公主哭是止了,老拙也不能在此久留,就此告辭了。
    (說罷向妙莊王打了一躬,兩袖一揮,輕輕起處,逕自揚長下殿而去。)
    (看他腰輕腳穩,健步如飛,不象是老人的行動。)
    (妙莊王到此,知道他是個有道高人,失之交臂,豈不可惜!)
妙莊王:(便吩咐值殿侍衛)快去追趕,將老人請回,說孤家還有事要請求指教,務必請
    他回轉。但是要善言相請,不可鹵莽得罪於他。
    (侍衛領命而去,直到朝門,已不見老人蹤影。)
    (於是大家乘著快馬,分東南西北四路出發追尋。)
    (可是尋遍了六街三市,終究沒有老者的影子。)
    (向眾百姓問吧,他們又處身在狂歡極樂的環境中,忙著飲宴取樂,誰也沒有留
    (心什麼老者不老者,因此也問不出一個究竟來。)
    (那一班侍衛,弄得沒有法子可想,只得再向四處尋訪了一番,依然不見,只索
    (回宮復命。)
妙莊王:(妙莊王向群臣道)分明看那老者走的,只一瞬間,就命他們去追,如何就會不
    見?難道那老者竟會插翅飛去不成?
妙莊王:(群臣個個驚異,大臣婆優門奏道)臣想今天百姓慶祝,六街三市熱鬧異常,老
    者又健步如飛,當他闖出朝門,混在人叢之中,自然一時不易尋覓,若著侍衛逐
    戶挨家地尋訪去,定有老者的著落。
    (話聲未絕,早有左相阿那羅接奏道)
阿那羅:使不得!使不得!今天百姓正自歡歡喜喜地慶祝盛典,若挨家逐戶地搜尋老者,
    豈不打斷了他們的高興,擾亂了大典?照老臣看來,那位老者,決非等閒之輩。
    只聽他剛才一番議論和來去的行動,就可以知其大概。他既不肯少留,尋訪也終
    於沒用,不如任他去罷!我看此位老者,多半是佛祖現身點化哩!
    (你道他如何指說老者是佛祖呢?原來這位年高有德的阿那羅丞相,卻是深信佛
    (法的,故無論何事,都會拿佛法來解釋的。)
    
    
6**時間: 地點:
    (再說妙莊王一聽了阿那羅的那一番說話,又將頃間之事,仔細思忖了一番,不
    (覺也有些將信將疑)
妙莊王:倘果如賢卿所言,難得佛祖降臨,十分有幸,只可惜肉眼凡夫,當面竟識不破。
    不然,多多請求沸祖指點,豈不是好?偏又當面錯過這種良機,不曾求到一點半
    點的指示,真是可惜!運算來都是孤家德薄所致,如今也沒得說了!
    (當下阿那羅丞相又不免用言語將妙莊王安慰了一番,君臣又暢飲了一場,方才
    (歡然而散。)
    (不過那佛祖現化的一番事情,從此就傳遍了民間,大家都當一件奇事宣揚,幾
    (乎街談巷議,沒一個不拿此事來做談助。)
    (本來這興林國的百姓,根本早就被佛教所化,大部分都已傾信佛祖的。)
    (另外一小部分,雖非傾誠相信,但腦海裡也一般的有佛祖的印象存留著。)
    (故聞此事,都認起真來,還加上許多推測和許多附會,鬧得滿城風雨,通國皆
    (知,好象釋迦牟尼佛祖,竟坐了興林國的寶位一般。)
    (正是:
    (  眾生誠擾擾,我佛總閒閒。)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四回 物色乘龍欲傳大位 閒觀鬥蚊引動慈心)
    
    
7**時間: 地點:
    (話說自從阿那羅丞相幾句說話,把那尋覓不著的老者,認為佛祖現化以後,傳
    (說出去,興林國的百姓,沒有一個敢於不信。)
    (而且又不免加油添醬地加上許多穿鑿附會之談,鬧得通國人的心理,都移向佛
    (門。)
    (這也是西方佛教發達的開始。)
    (本來呢,自從釋迦牟尼創設佛教,立意要普度眾生以來,大家都視西土為佛國
    (。)
    (興林國與佛國甚為接近,早就有些同化,再經如此一鬧,自然益發要認真了。
    ()
    (話休絮煩,再說那一位妙善公主,由寶德後悉心撫育,漸漸長大,脫離了襁褓
    (,轉眼之間,已是三、四歲了。)
    (出落得美麗聰明,能說能笑,比了兩位姐姐更是高出一籌。)
    (不過她的脾氣,大大地與人不同。)
    (若是尋常的小孩子家,總是歡喜紅紅綠綠的衣服,喜吃美好的東西。)
    (她雖然小小年紀,對於那些繁華錦繡,山珍海味,一概不愛,只歡喜布草粗糲
    (。)
    (最奇怪的便是生來就吃素,不要吃葷腥。)
    (這並不是她不願吃,實在是不能吃,油膩葷腥-入口,立刻就哇的嘔吐出來,
    (再也不能下咽。)
    (寶德後見她如此情形,雖覺有些奇怪,但這正是無可如何的事情,又不忍使嬌
    (女嘔吐傷身,只索備淨素的食物給她吃,方才合她的意。)
    (六歲上學讀書,好似有夙慧的一般,端的是一教就朗朗上口,並且過目不忘,
    (遠出兩位姐姐之上。)
    (因此,妙莊王與寶德後都十分愛她,真視同掌上明珠一般,老懷也很安慰,以
    (為有女如此,也無異男兒。)
妙莊王:(妙莊王常向寶德後說)待妙善公主將來長大成人,一定要替她招一個文可安邦
    ,武可定國,十全十美的人物,來做她的駙馬。非但郎才女貌相配,就是到那時
    再不生太子的時候,那座興林國的寶位,也好傳與駙馬,還不至斬斷婆伽婆氏的
    血統.
    (寶德後對於這個主張,也非常贊成。)
    (夫妻兩個安了這個心眼兒,連望子之心也漸漸地冷淡下去,只顧暗中物色相當
    (的人才。)
    
    (這件事不知如何傳到了妙音、妙元兩位公主耳朵裡去,都不免自歎命薄起來。
    ()
    (有一:天,妙音、妙元兩位公主一同在花園中觀賞桃花,無意間走到仙人洞旁
    (邊.只見妙善公主蹲在地上,旁邊立著一個宮女,二人都默不作聲,不知在那
    (裡做些什麼?妙音、妙元二位公主,見了這種情形,不免動了好奇之心,。)
    (緩步走過去瞧看,卻原來是蟻鬥。)
    (那時,妙善也看見二人,便喊)
妙 善:兩位姐姐快來幫我將這些鬥死的螞蟻,掘潭埋葬!
    (妙音。)
    (妙元二人,相視地笑了一笑道)
妙 音:妹妹,你自去鬧吧。我們怕污了手,卻不耐幫你做這些爬地皮的玩藝.
    (說著便攜手走將開去。)
妙 元:(妙元低低地向妙音說道)姐姐,你看三妹妹專門歡喜乾這些爬泥掘土的村野勾
    當,父王母后倒當她寶貝一般,說什麼妥找一個文武全才的人,招為駙馬。萬一
    母后就此不再生育,駙馬還有繼承大統的希望,她還得做皇后娘娘哩!世上幾曾
    聽見過爬泥的公主?你想可笑不可笑!
妙 音:(妙音道)三妹妹的舉動,我也看她有點下流:只是父王母后偏愛著她,這就是
    沒法的事。只恨你我生得命薄,輪不到那些好處。這正是命中注定的啊!
    (她二人怨天尤命,我且不表。)
    
    
8**時間: 地點:
    (再說三公主妙善,她究竟在那裡乾些什麼?這倒不容不敘個明白。)
    (原來,那天妙善公主在宮中悶坐無聊,便帶了一名宮女到花園中閒遊,無意之
    (間就走到仙人洞旁。)
    (驀然間,瞥見地上一隊黃蟻,一隊黑蟻,在那裡鬥做一團,正在難解難分之際
    (,雙方死傷累累。)
    (妙善見於,好生不忍!暗想)
妙 善:這小小的螞蟻,就是安安穩穩地過日子,一生的性命,也巳短促透了,伺況還有
    異類的殘害,自保尚且不暇,為什麼還要自相爭鬥,自促壽命哩?你看那許多死
    傷的遺骸,是多麼悽慘啊?倒不如讓我替它們分解了吧!
    (於是就蹲下身去,欲待用手去拂,卻又住了不下手。)
    (你道為何?原來黃黑兩隊螞蟻,已入了混戰狀態,鬥成一團,身體又小,哪裡
    (分得清楚?若是捉對兒地替它們去分拆,分到何時方始可以終了?況且螞蟻這
    (件東西,不鬥便罷,若是鬥將起來,真是除死方休。)
    (並且,敵人如被它咬住,就是自己到力盡而死的時候,依然不肯放鬆。)
    (故每次蟻鬥以後,總有許多捉對兒同死的蟻骸發現在戰場上。)
    (若有人真的一對對去分拆時,兩蟻一定同時受傷,就算不受傷的話,你一鬆手
    (放下地去,它依舊會去找敵人死鬥。)
    (如此一對沒分開,一對又鬥起來,周流不息,永遠也分拆不完結。)
    (妙善公主想到這一層,不由她不縮住了手。)
    (她畢竟是個聰明絕頂的孩子,細細地一想,就被她想出一個方法來。)
    (她想螞蟻的爭鬥,無非是為了食物,只消雙方大家有了充分的食物,自然大家
    (各去搬運食物回洞,爭鬥就可以解開了。)
    (她於是就命宮女去取了許多香甜的餅屑,一方面又察看了兩隊螞蟻的窠穴,把
    (餅屑撒在洞口的四週。)
    (果然兩隊螞蟻後隊出來的生力軍,見了食物,不再前赴戰場,都來搬運糧食,
    (前敵的戰爭,也漸漸地鬆懈下來。)
    (她於是取過一把小帚兒,將鬥住的螞蟻,輕輕地撥掃,陣線散亂了,只見四面
    (地亂跑。)
    
    
9**時間: 地點:
    (此時後面傳令的螞蟻也來了,大家得了信,也都趕回後方去運糧,一場惡鬥才
    (算結果。)
    (可是戰地死傷的螞蟻,已有好幾百個,妙善看了那種折牙斷足的情形,好生傷
    (感!暗想,螞蟻雖然是個小小蟲兒,到底也是一條生命。)
    (只這麼一鬥,就塗炭了這許多生靈,不知它們前世造了什麼孽,要如此慘酷地
    (橫死。)
    
    
10**時間: 地點:
    (如今擱在這裡卻不妥,萬一被異類來啄食,豈不慘上加慘嗎?不免待我來掘潭
    (埋葬了吧。)
    (於是她就在近處掘了一個小小潭兒,正在收拾蟻屍去葬,恰好遇到妙音、妙元
    (二位姐姐走來,她便喊她們來幫忙。)
    (不料,她們竟不顧而去。)
    (她也不再呼喚,只將蟻屍完全撿得,再送到潭中,用土掩埋了,圓滿了這場功
    (德,方才帶著女侍回宮,心上才覺舒適。)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