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三〇
  • 第三一  至  第四〇
  • 第四一  至  第五〇
  • 第五一  至  第六〇
  • 第六一  至  第七〇
  • 第七一  至  第八〇
  • 第八一  至  第九〇
  • 第九一  至 第一〇〇
  • 第一〇一 至 第一一〇
  • 第一一一 至 第一二〇
  • 第一二一 至 第一三〇
  • 第一三一 至 第一四〇
  • 第一四一 至 第一五〇
  • 第一五一 至 第一六〇
  • 第一六一 至 第一七〇
  • 第一七一 至 第一八〇
  • 第一八一 至 第一九〇
  • 第一九一 至 第二〇〇
  • 第二〇一 至 第二一〇
  • 第二一一 至 第二二〇
  • 第二二一 至 第二三〇
  • 第二三一 至 第二四〇
  • 第二四一 至 第二五〇
  • 第二五一 至 第二六〇
  • 第二六一 至 第二七〇
  • 第二七一 至 第二八〇
  • 第二八一 至 第二九〇
  • 第二九一 至 第三〇〇
  • 第三〇一 至 第三一〇
  • 第三一一 至 第三二〇
  • 第三二一 至 第三三〇
  • 第三三一 至 第三四〇
  • 第三四一 至 第三五〇
  • 第三五一 至 第三六〇
  • 第三六一 至 第三七〇
  • 第三七一 至 第三八〇
  • 第三八一 至 第三九〇
  • 第三九一 至 第四〇〇
  • 第四〇一 至 第四一〇
  • 第四一一 至 第四二〇
  • 第四二一 至 第四三〇
  • 第四三一 至 第四四〇
  • 第四四一 至 第四五〇
  • 第四五一 至 第四六〇
  • 第四六一 至 第四七〇
  • 第四七一 至 第四八〇
  • 第四八一 至 第四九〇
  • 第四九一 至 第五〇〇
  • 第五〇一 至 第五〇九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卷一)
        (考城隍)
        (予姊丈之祖,宋公諱燾,邑廩生。)
        
        
    2**時間: 地點:
        (一日,病臥,見吏人持牒,牽白顛馬來)
    吏 人:請赴試。
        (公言)
    宋 公:文宗未臨,何遽得考?
        (吏不言,但敦促之。)
        (公力疾乘馬從去。)
        (路甚生疏。)
        (至一城郭,如王者都。)
        (移時入府廨,宮室壯麗。)
        (上坐十餘官,都不知何人,惟關壯繆可識。)
        (簷下設几、墩各二,先有一秀才坐其末,公便與連肩。)
        (几上各有筆札。)
        (俄題紙飛下。)
        (視之,八字云:『一人二人,有心無心』。)
        (二公文成,呈殿上。)
        (公文中有云:『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無心為惡,雖惡不罰』。)
        (諸神傳贊不已。)
        (召公上,諭曰)
    吏 人:河南缺一城隍,君稱其職。
        (公方悟,頓首泣曰)
    宋 公:辱膺寵命,何敢多辭。但老母七旬,奉養無人,請得終其天年,惟聽錄用。
        (上一帝王像者,即命稽母壽籍。)
        (有長鬚吏,捧冊翻閱一過,白)
    長鬚吏:有陽算九年。
        (共躊躇間,關帝曰)
    長鬚吏:不妨令張生攝篆九年,瓜代可也。
        (乃謂公)
    冥 王:應即赴任;今推仁孝之心,給假九年,及期當復相召。
        (又勉勵秀才數語。)
        (二公稽首並下。)
        (秀才握手,送諸郊野。)
        (自言長山張某。)
        (以詩贈別,都忘其詞,中有『有花有酒春常在,無燭無燈夜自明』之句。)
        (公既騎,乃別而去。)
        (及抵里,豁若夢寤。)
        (時卒已三日。)
        (母聞棺中呻吟,扶出,半日始能語。)
        (問之長山,果有張生,於是日死矣。)
        (後九年,母果卒。)
        (營葬既畢,浣濯入室而歿。)
        (其岳家居城中西門內,忽見公鏤膺朱幩,輿馬甚眾,登其堂,一拜而行。)
        (相共驚疑,不知其為神。)
        (奔訊鄉中,則已歿矣。)
        (公有自記小傳,惜亂後無存,此其略耳。)
        (耳中人)
        (譚晉玄,邑諸生也。)
        (篤信導引之術,寒暑不輟,行之數月,若有所得。)
        
        3**時間: 地點:
        (一日,方趺坐,聞耳中小語如蠅,曰)
    小 人:可以見矣。
        (開目即不復聞;合眸定息,又聞如故。)
        (謂是丹將成,竊喜。)
        (自是每坐輒聞。)
        (因思俟其再言,當應以覘之。)
        
        4**時間: 地點:
        (一日,又言。)
        (乃微應曰)
    小 人:可以見矣。
        (俄覺耳中習習然,似有物出。)
        (微睨之,小人長三寸許,貌獰惡如夜叉狀,旋轉地上。)
        (心竊異之,姑凝神以觀其變。)
        (忽有鄰人假物,扣門而呼。)
        (小人聞之,意張皇,遶屋而轉,如鼠失窟。)
        (譚覺神魂俱失,不復知小人何所之矣。)
        (遂得顛疾,號叫不休,醫藥半年,始漸愈。)
        (尸變)
        (陽信某翁者,邑之蔡店人。)
        (村去城五六里,父子設臨路店,宿行商。)
        (有車夫數人,往來負販,輒寓其家。)
        
        5**時間: 地點:
        (一日昏暮,四人偕來,望門投止。)
        (則翁家客宿邸滿。)
        (四人計無復之,堅請容納。)
        (翁沈吟思得一所,似恐不當客意。)
        (客言)
    客人甲:但求一席廈宇,更不敢有所擇。
        (時翁有子婦新死,停尸室中,子出購材木未歸。)
        (翁以靈所室寂,遂穿衢導客往。)
        (入其廬,燈昏案上;案後有搭帳衣,紙衾覆逝者。)
        (又觀寢所,則複室中有連榻。)
        (四客奔波頗困,甫就枕,鼻息漸粗。)
        (惟一客尚矇矓。)
        (忽聞靈床上察察有聲。)
        (急開目,則靈前燈火,照視甚了:女尸已揭衾起;俄而下,漸入臥室。)
        (面淡金色,生絹抹額。)
        (俯近榻前,遍吹臥客者三。)
        (客大懼,恐將及己,潛引被覆首,閉息忍咽以聽之。)
        
        6**時間: 地點:
        (未幾,女果來,吹之如諸客。)
        (覺出房去,即聞紙衾聲。)
        (出首微窺,見僵臥猶初矣。)
        (客懼甚,不敢作聲,陰以足踏諸客;而諸客絕無少動。)
        (顧念無計,不如著衣以竄。)
        (裁起振衣,而察察之聲又作。)
        (客懼,復伏,縮首衾中。)
        (覺女復來,連續吹數數始去。)
        (少間,聞靈床作響,知其復臥。)
        (乃從被底漸漸出手得,遽就著之,白足奔出。)
        (尸亦起,似將逐客。)
        (比其離幃,而客已拔關出矣。)
        (尸馳從之。)
        (客且奔且號,村中人無有警者。)
        (欲叩主人之門,又恐遲為所及。)
        (遂望邑城路,極力竄去。)
        (至東郊,瞥見蘭若,聞木魚聲,乃急撾山門。)
        (道人訝其非常,又不即納。)
        (旋踵,尸已至,去身盈尺。)
        (客窘益甚。)
        (門外有白楊,圍四五尺許,因以樹自幛;彼右則左之,彼左則右之。)
        (尸益怒。)
        (然各寖倦矣。)
        (尸頓立。)
        (客汗促氣逆,庇樹間。)
        (尸暴起,伸兩臂隔樹探撲之。)
        (客驚仆。)
        (尸捉之不得,抱樹而僵。)
        (道人竊聽良久,無聲,始漸出。)
        (見客臥地上。)
        (燭之死,然心下絲絲有動氣。)
        (負入,終夜始甦。)
        (飲以湯水而問之,客具以狀對。)
        (時晨鐘已盡,曉色迷濛,道人覘樹上,果見僵女。)
        (大駭,報邑宰。)
        (宰親詣質驗。)
        (使人拔女手,牢不可開。)
        (審諦之,則左右四指,並捲如鉤,入木沒甲。)
        (又數人力拔,乃得下。)
        (視指穴如鑿孔然。)
        (遣役探翁家,則以尸亡客斃,紛紛正譁。)
        (役告之故。)
        (翁乃從往,舁尸歸。)
        (客泣告宰曰)
    客人丁:身四人出,今一人歸,此情何以信鄉里?
        (宰與之牒,齎送以歸。)
        (噴水)
        (萊陽宋玉叔先生為部曹時,所僦第,甚荒落。)
        (一夜,二婢奉太夫人宿廳上,聞院內撲撲有聲,如縫工之噴衣者。)
        (太夫人促婢起,穴窗窺視,見一老嫗,短身駝背,白髮如帚,冠一髻,長二尺
        (許,周院環走,竦急作鶴步,行且噴,水出不窮。)
        (婢愕返白。)
        (太夫人亦驚起,兩婢扶窗下聚觀之。)
        (嫗忽逼窗,直噴櫺內;窗紙破裂,三人俱仆,而家人不之知也。)
        (東曦既上,家人畢集,叩門不應,方駭。)
        (撬扉入,見一主二婢,駢死一室。)
        (一婢鬲下猶溫。)
        (扶灌之,移時而醒,乃述所見。)
        (先生至,哀憤欲死。)
        (細窮沒處,掘深三尺餘,漸露白髮;又掘之,得一尸,如所見狀,面肥腫如生
        (。)
        (令擊之,骨肉皆爛,皮內盡清水。)
        (瞳人語)
        (長安士方棟,頗有才名,而佻脫不持儀節。)
        (每陌上見游女,輒輕薄尾綴之。)
        (清明前一日,偶步郊郭。)
        (見一小車,朱茀繡幰;青衣數輩,款段以從。)
        (內一婢,乘小駟,容光絕美。)
        (稍稍近覘之,見車幔洞開,內坐二八女郎,紅妝豔麗,尤生平所未睹。)
        (目眩神奪,瞻戀弗舍,或先或後,從馳數里。)
        (忽聞女郎呼婢近車側)
    女 郎:為我垂簾下。何處風狂兒郎,頻來窺瞻!
        (婢乃下簾,怒顧生曰)
    婢女甲:此芙蓉城七郎子新婦歸寧,非同田舍娘子,放教秀才胡
        覷!
        (言已,掬轍土颺生。)
        (生眯目不可開。)
        (纔一拭視,而車馬已渺。)
        (驚疑而返。)
        (覺目終不快。)
        (倩人啟瞼撥視,則睛上生小翳;經宿益劇,淚簌簌不得止;翳漸大,數日厚如
        (錢;右睛起旋螺,百藥無效。)
        (懊悶欲絕,頗思自懺悔。)
        (聞光明經能解厄,持一卷,浼人教誦。)
        (初猶煩躁,久漸自安。)
        (旦晚無事,惟趺坐捻珠。)
        (持之一年,萬緣俱淨。)
        (忽聞左目中小語如蠅,曰)
    女 郎:黑漆似,?耐殺人!
        (右目中應云)
    婢女甲:可同小遨遊,出此悶氣。
        (漸覺兩鼻中,蠕蠕作癢,似有物出,離孔而去。)
        (久之乃返,復自鼻入眶中。)
        (又言曰)
    女 郎:許時不窺園亭,珍珠蘭遽枯瘠死I
        (生素喜香蘭,園中多種植,日常自灌溉;自失明,久置不問。)
        (忽聞其言,遽問妻)
    方 棟:蘭花何使憔悴死?
        (妻詰其所自知,因告之故。)
        (妻趨驗之,花果槁矣。)
        (大異之。)
        (靜匿房中以俟之,見有小人自生鼻內出,大不及豆,營營然竟出門去。)
        (漸遠,遂迷所在。)
        (俄,連臂歸,飛上面,如蜂螘之投穴者。)
        (如此二三日。)
        (又聞左言曰)
    女 郎:隧道迂,還往甚非所便,不如自啟門。
        (右應云)
    婢女甲:我壁子厚,大不易。
        (左曰)
    女 郎:我試闢,得與而俱。
        (遂覺左眶內隱似抓裂。)
        (有頃,開視,豁見几物。)
        (喜告妻。)
        (妻審之,則脂膜破小竅,黑睛熒熒,纔如劈椒。)
        (越一宿,幛盡消。)
        (細視,竟重瞳也,但右目旋螺如故,乃知兩瞳人合居一眶矣。)
        (生雖一目眇,而較之雙目者,殊更了了。)
        (由是益自檢束,鄉中稱盛德焉。)
    異史氏:鄉有士人,偕二友於途,遙見少婦控驢出其前。戲而吟曰:『有美人兮!』顧二
        友曰:『驅之!』相與笑騁。俄追及,乃其子婦。心赧氣喪,默不復語。友偽為
        不知也者,評騭殊褻。士人忸怩,吃吃而言曰:『此長男婦也。』各隱笑而罷。
        輕薄者往往自侮,良可笑也。至於眯目失明,又鬼神之慘報矣。芙蓉城主,不知
        何神,豈菩薩現身耶?然小郎君生闢門戶,鬼神雖惡,亦何嘗不許人自新哉。
        (畫壁)
        (江西孟龍潭,與朱孝廉客都中。)
        (偶涉一蘭若,殿宇禪舍,俱不甚弘敞,惟一老僧挂搭其中。)
        (見客入,肅衣出迓,導與隨喜。)
        (殿中塑誌公像。)
        (兩壁圖繪精妙,人物如生。)
        (東壁畫散花天女,內一垂髫者,拈花微笑,櫻唇欲動,眼波將流。)
        (朱注目久,不覺神搖意奪,恍然凝想。)
        (身忽飄飄,如駕雲霧,已到壁上。)
        (見殿閣重重,非復人世。)
        (一老僧說法座上,偏袒繞視者甚眾。)
        (朱亦雜立其中。)
        (少間,似有人暗牽其裾。)
        (回顧,則垂髫兒,囅然竟去。)
        (履即從之。)
        (過曲欄,入一小舍,朱次且不敢前。)
        (女回首,舉手中花,遙遙作招狀,乃趨之。)
        (舍內寂無人;遽擁之,亦不甚拒,遂與狎好。)
        (既而閉戶去,囑勿咳,夜乃復至,如此二日。)
        (女伴覺之,共搜得生,戲謂女曰)
    女伴甲:腹內小郎已許大,尚髮蓬蓬學處子耶?
        (共捧簪珥,促令上鬟。)
        (女含羞不語。)
        (一女曰)
    女伴乙:妹妹姊姊,吾等勿久住,恐人不歡。
        (群笑而去。)
        (生視女,髻雲高簇,鬟鳳低垂,比垂髫時尤豔絕也。)
        (四顧無人,漸入猥褻,蘭麝熏心,樂方未艾。)
        (忽聞吉莫靴鏗鏗甚厲,縲鎖鏘然。)
        (旋有紛囂騰辨之聲。)
        (女驚起,與生竊窺,則見一金甲使者,黑面如漆,綰鎖挈槌,眾女環繞之。)
        (使者曰)
    使 者:全未?
    女伴甲:已全。
    使 者:如有藏匿下界人,即共出首,勿貽伊戚。
        (又同聲言)
    女伴甲:無。
        (使者反身鶚顧,似將搜匿。)
        (女大懼,面如死灰。)
        (張皇謂朱曰)
    仙 女:可急匿榻下。
        (乃啟壁上小扉,猝遁去。)
        (朱伏,不敢少息。)
        (俄聞靴聲至房內,復出。)
        
        7**時間: 地點:
        (未幾,煩喧漸遠,心稍安;然戶外輒有往來語論者。)
        (朱跼蹐既久,覺耳際蟬鳴,目中火出,景狀殆不可忍,惟靜聽以待女歸,竟不
        (復憶身之何自來也。)
        (時孟龍潭在殿中,轉瞬不見朱,疑以問僧。)
        (僧笑曰)
    寺 僧:往聽說法去矣。
    孟龍潭:何處?
    寺 僧:不遠。
        
        8**時間: 地點:
        (少時,以指彈壁而呼曰)
    寺 僧:朱檀越何久遊不歸?
        (旋見壁間畫有朱像,傾耳佇立,若有聽察。)
        (僧又呼曰)
    寺 僧:遊侶久待矣!
        (遂飄忽自壁而下,灰心木立,目瞪足耎。)
        (孟大駭,從容問之,蓋方伏榻下,聞叩聲如雷,故出房窺聽也。)
        (共視拈花人,螺髻翹然,不復垂髫矣。)
        (朱驚拜老僧,而問其故。)
        (僧笑曰)
    寺 僧:幻由人生,貧道何能解。
        (朱氣結而不揚,孟心駭而無主。)
        (即起,歷階而出。)
    異史氏:幻由人生,此言類有道者。人有淫心,是生褻境;人有褻心,是生怖境。菩薩點
        化愚蒙,千幻並作,皆人心所自動耳。老婆心切,惜不聞其言下大悟,披髮入山
        也。
        (山魈)
        (孫太白嘗言:其曾祖肄業於南山柳溝寺。)
        (麥秋旋里,經旬始返。)
        (啟齋門,則案上塵生,窗間絲滿。)
        (命僕糞除,至晚始覺清爽可坐。)
        (乃拂榻陳臥具,扃扉就枕。)
        (月色已滿窗矣。)
        (輾轉移時,萬籟俱寂。)
        (忽聞風聲隆隆,山門豁然作響。)
        (竊謂寺僧失扃。)
        (注念間,風聲漸近居廬,俄而房門闢矣。)
        (大疑之。)
        (思未定,聲已入屋;又有靴聲鏗鏗然,漸傍寢門。)
        (心始怖。)
        (俄而寢門闢矣。)
        (忽視之,一大鬼鞠躬塞入,突立榻前,殆與梁齊。)
        (面似老瓜皮色;目光睒閃,遶室四顧;張巨口如盆,齒疏疏長三寸許;舌動喉
        (鳴,呵喇之聲,響連四壁。)
        (公懼極。)
        (又念咫尺之地,勢無所逃,不如因而刺之。)
        (乃陰抽枕下佩刀,遽拔而斫之,中腹,作石缶聲。)
        (鬼大怒,伸巨爪攫公。)
        (公少縮。)
        (鬼攫得衾,捽之,忿忿而去。)
        (公隨衾墮,伏地號呼。)
        (家人持火奔集,則門閉如故。)
        (排窗入,見狀大駭。)
        (扶曳登床,始言其故。)
        (其驗之,則衾夾於寢門之隙。)
        (啟扉檢照,見有爪痕如箕,五指著處皆穿。)
        (既明,不敢復留,負笈而歸。)
        (後問僧人,無復他異。)
        (咬鬼)
        (沈麟生云:其友某翁者,夏月晝寢,矇矓間,見一女子搴簾入,以白布裹首,
        (縗服麻裙,向內室去。)
        (疑鄰婦訪內人者;又轉念,何遽以凶服入人家?正自皇惑,女子已出。)
        (細審之,年可三十餘,顏色黃腫,眉目蹙蹙然,神情可畏。)
        (又逡巡不去,漸逼臥榻。)
        (遂偽睡以觀其變。)
        (無何,女子攝衣登床,壓腹上,覺如百鈞重。)
        (心雖了了,而舉其手,手如縛;舉其足,足如痿也。)
        (急欲號救,而苦不能聲。)
        (女子以喙嗅翁面,顴、鼻、眉、額殆遍。)
        (覺喙冷如冰,氣寒透骨。)
        (翁窘急中,思得計,待嗅至頤頰,當即因而齧之。)
        
        9**時間: 地點:
        (未幾,果及頤。)
        (翁乘勢力齕其顴,齒沒於肉。)
        (女負痛身離,且掙且啼。)
        (翁齕益力。)
        (但覺血液交頤,溼流枕畔。)
        (相持正苦,庭外忽聞夫人聲,急呼有鬼,一緩頰而女子已飄忽遁去。)
        (夫人奔入,無所見,笑其魘夢之誣。)
        (翁述其異,且言有血證焉。)
        (相與檢視,如屋漏之水,流枕浹席。)
        (伏而嗅之,腥臭異常。)
        (翁乃大吐。)
        (過數日,口中尚有餘臭云。)
        (捉狐)
        (孫翁者,余姻家清服之伯父也。)
        (素有膽。)
        
        10**時間: 地點:
        (一日,晝臥,彷彿有物登床,遂覺身搖搖如駕雲霧。)
        (竊意無乃魘狐耶?微窺之,物大如貓,黃毛而碧嘴,自足邊來。)
        (蠕蠕伏行,如恐翁寤。)
        (逡巡附體:著足,足痿;著股,股耎。)
        (甫及腹,翁驟起,按而捉之,握其項。)
        (物鳴急莫能脫。)
        (翁亟呼夫人,以帶縶其腰。)
        (乃執帶之兩端,笑曰)
    孫 翁:聞汝善化,今注目在此,看作如何化法。
        (言次,物忽縮其腹,細如管,幾脫去。)
        (翁大愕,急力縛之;則又鼓其腹,粗於碗,堅不可下;力稍懈,又縮之。)
        (翁恐其脫,命夫人急殺之。)
        (夫人張皇四顧,不知刀之所在。)
        (翁左顧示以處。)
        (比回首,則帶在手如環然,物已渺矣。)
        (荍中怪)
        (長山安翁者,性喜操農功。)
        (秋間荍熟,刈堆隴畔。)
        (時近村有盜稼者,因命佃人,乘月輦運登場;俟其裝載歸,而自留邏守。)
        (遂枕戈露臥。)
        (目稍瞑,忽聞有人踐荍根,咋咋作響。)
        (心疑暴客。)
        (急舉首,則一大鬼,高丈餘,赤髮鬡鬚,去身已近。)
        (大怖,不遑他計,踴身暴起,狠刺之。)
        (鬼鳴如雷而逝。)
        (恐其復來,荷戈而歸。)
        (迎佃人於途,告以所見,且戒勿往。)
        (眾未深信。)
        (越日,曝麥於場,忽聞空際有聲,翁駭曰)
    孫 翁:鬼物來矣!
        (乃奔,眾亦奔。)
        (移時復聚,翁命多設弓弩以俟之。)
        (翼日,果復來。)
        (數矢齊發,物懼而遁。)
        (二三日竟不復來。)
        (麥既登倉,禾?雜遝,翁命收積為垛,而親登踐實之,高至數尺。)
        (忽遙望駭曰)
    孫 翁:鬼物至矣!
        (眾急覓弓矢,物已奔翁。)
        (翁仆,齕其額而去。)
        (共登視,則去額骨如掌,昏不知人。)
        (負至家中,遂卒。)
        (後不復見。)
        (不知其何怪也。)
        (宅妖)
        (長山李公,大司寇之姪也。)
        (宅多妖異。)
        (嘗見廈有春凳,肉紅色,甚修潤。)
        (李以故無此物,近撫按之,隨手而曲,殆如肉耎。)
        (駭而卻走。)
        (旋回視,則四足移動,漸入壁中。)
        (又見壁間倚白梃,潔澤修長。)
        (近扶之,膩然而倒,委蛇入壁,移時始沒。)
        (康熙十七年,王生俊升設帳其家。)
        (日暮,燈火初張,生著履臥榻上。)
        (忽見小人,長三寸許,自外入,略一盤旋,即復去。)
        (少頃,荷二小凳來,設堂中,宛如小兒輩用梁?心所製者。)
        (又頃之,二小人舁一棺入,僅長四寸許,停置凳上。)
        (安厝未已,一女子率廝婢數人來,率細小如前狀。)
        (女子衰衣,麻綆束腰際,布裹首;以袖掩口,嚶嚶而哭,聲類巨蠅。)
        (生睥睨良久,毛森立,如霜被於體。)
        (因大呼,遽走,顛床下,搖戰莫能起。)
        (館中人聞聲畢集,堂中人物杳然矣。)
        (王六郎)
        (許姓,家淄之北郭。)
        (業漁。)
        (每夜,攜酒河上,飲且漁。)
        (飲則酹地,祝云)
    許漁人:河中溺鬼得飲。
        (以為常。)
        (他人漁,迄無所獲;而許獨滿筐。)
        (一夕,方獨酌,有少年來,徘徊其側。)
        (讓之飲,慨與同酌。)
        (既而終夜不獲一魚,意頗失。)
        (少年起曰)
    王六郎:請於下流為君敺之。
        (遂飄然去。)
        (少間,復返,曰)
    王六郎:魚大至矣。
        (果聞唼呷有聲。)
        (舉網而得數頭,皆盈尺。)
        (喜極,申謝。)
        (欲歸,贈以魚,不受,曰)
    王六郎:屢叨佳醞,區區何足云報。如不棄,要當以為常耳。
    許漁人:方共一夕,何言屢也?如肯永顧,誠所甚願;但愧無以為情。
        (詢其姓字,曰)
    王六郎:姓王,無字;相見可呼王六郎。
        (遂別。)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