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卷)
    (神農以赭鞭鞭百草,盡知其平毒寒溫之性,臭味所主,以播百穀,故天下號神
    (農也。)
    (赤松子者,神農時雨師也,服冰玉散,以教神農,能入火不燒。)
    (至崑崙山,常入西王母石室中,隨風雨上下。)
    (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俱去。)
    (至高辛時,復為雨師,遊人間。)
    (今之雨師本是焉。)
    (赤將子轝者,黃帝時人也。)
    (不食五穀,而啖百草華。)
    (至堯時,為木工。)
    (能隨風雨上下。)
    (時於市門中賣繳,故亦謂之繳父。)
    (寧封子,黃帝時人也。)
    (世傳為黃帝陶正,有異人過之,為其掌火。)
    (能出五色煙。)
    (久則以教封子,封子積火自燒,而隨煙氣上下。)
    (視其灰燼,猶有其骨。)
    (時人共葬之寧北山中。)
    (故謂之寧封子。)
    (偓佺者,槐山採藥父也。)
    (好食松實。)
    (形體生毛,長七寸。)
    (兩目更方。)
    (能飛行逐走馬。)
    (以松子遺堯,堯不暇服。)
    (松者,簡松也。)
    (時受服者,皆三百歲。)
    (彭祖者,殷時大夫也。)
    (姓錢,名鏗。)
    (帝顓頊之孫,陸終氏之中子。)
    (歷夏而至商末,號七百歲。)
    (常食桂芝。)
    (歷陽有彭祖仙室。)
    (前世云:禱請風雨,莫不輒應。)
    (常有兩虎在祠左右。)
    (今日祠之訖地,則有兩虎跡。)
    (師門者,嘯父弟子也。)
    (能使火。)
    (食桃葩。)
    (為孔甲龍師。)
    (孔甲不能修其心意,殺而埋之外野。)
    (一旦,風雨迎之。)
    (山木皆燔。)
    (孔甲祠而禱之,未還而死。)
    (前週葛由,蜀羌人也。)
    (周成王時,好刻木作羊賣之。)
    (一旦,乘木羊入蜀中,蜀中王侯貴人追之,上綏山綏山多桃,在峨眉山西南,
    (高無極也。)
    (隨之者不復還,皆得仙道。)
AAA:(故里諺曰)得綏山一桃,雖不能仙,亦足以豪。
    (山下立祠數十處。)
    (崔文子者,泰山人也。)
    (學仙於王子喬。)
    (子喬化為白蜺,而持藥與文子。)
    (文子驚怪,引戈擊蜺,中之,因墮其藥。)
    (俯而視之,王子喬之屍也。)
    (置之室中,覆以敝筐。)
    
    
2**時間: 地點:
    (須臾,化為大鳥。)
    (開而視之,翻然飛去。)
    (冠先,宋人也。)
    (釣魚為業。)
    (居睢水旁,百餘年,得魚,或放,或賣,或自食之。)
    (常冠帶,好種荔,食其葩實焉。)
    (宋景公問其道,不告,即殺之。)
    (後數十年,踞宋城門上,鼓琴,數十日乃去。)
    (宋人家家奉祠之。)
    (琴高,趙人也。)
    (能鼓琴。)
    (為宋康王舍人。)
    (行涓彭之術,浮游冀州、涿郡間二百餘年。)
    (後辭入涿水中,取龍子,與諸弟子期之。)
AAA:(曰)明日皆潔齋候。
    (於水旁設祠屋。)
    (果乘赤鯉魚出,來坐祠中。)
    (且有萬人觀之。)
    (留一月,乃復入水去。)
    (陶安公者,六安鑄冶師也。)
    (數行火。)
    (火一朝散上,紫色沖天。)
    (公伏冶下求哀。)
    
    
3**時間: 地點:
    (須臾。)
AAA:(朱雀止冶上)安公!安公!冶與天通。七月七日,迎汝以赤龍。
    (至時,安公騎之,從東南去。)
    (城邑數萬人,豫祖安送之,皆辭訣。)
AAA:(有人入焦山七年,老君與之木鑽,使穿一盤石,石厚五尺)此石穿;當得道。
    (積四十年,石穿,遂得神仙丹訣。)
    (魯少千者,山陽人也。)
    (漢文帝嘗微服懷金過之,欲問其道。)
    (少千拄金杖,執象牙扇,出應門。)
    (淮南王安,好道術。)
    (設廚宰以候賓客。)
    (正月上午,有八老公詣門求見。)
AAA:(門吏曰王,王使吏自以意難之)吾王好長生,先生無駐衰之術,未敢以聞。
    (公知不見,乃更形為八童子,色如桃花。)
    (王便見之,盛禮設樂,以享八公。)
AAA:(援琴而弦,歌曰)明明上天,照四海兮。知我好道,公來下兮。公將與余,生
    羽毛兮。升騰青雲,蹈梁甫兮。觀見三光,遇北斗兮。驅乘風雲,使玉女兮。
    (今所謂淮南操是也。)
    (劉根,字君安。)
    (京兆長安人也。)
    (漢成帝時,入嵩山學道。)
    (遇異人授以秘訣,遂得仙。)
    (能召鬼。)
    (潁川太守史祈以為妖,遣人召根,欲戮之。)
AAA:(至府,語曰)君能使人見鬼,可使形見。不者,加戮。
AAA:(根曰)甚易。
    (借府君前筆硯書符,因以叩幾;須臾,忽見五六鬼,縛二囚於祈前。)
    (祈熟視,乃父母也。)
府 君:(向根叩頭曰)小兒無狀,分當萬死。
AAA:(叱祈曰)汝子孫不能光榮先祖,何得罪神仙,乃累親如此。
    (祈哀驚悲泣,頓首請罪。)
    (根默然忽去,不知所之。)
    (漢明帝時,尚書郎河東王喬,為鄴令。)
    (喬有神術,每月朔,嘗自縣詣台。)
    (帝怪其來數,而不見車騎;密令太史候望之。)
    (言其臨至時,輒有雙鳧,從東南飛來。)
    (因伏伺,見鳧,舉羅張之,但得一雙舄。)
    (使尚書識視,四年中所賜尚書官屬履也。)
    (薊子訓,不知所從來。)
    (東漢時,到洛陽見公卿,數十處,皆持斗酒片脯候之。)
府 君:(曰)遠來無所有,示致微意。
    (坐上數百人,飲啖終日不盡。)
    (去後,皆見白雲起,從旦至暮。)
    (時有百歲公說:小兒時見訓賣藥會稽市,顏色如此。)
    (訓不樂住洛,遂遁去。)
府 君:(正始中,有人於長安東霸城,見與一老公共摩挲銅人,相謂曰)適見鑄此,已
    近五百歲矣。
AAA:(見者呼之曰)薊先生小住。
    (並行應之。)
    (視若遲徐,而走馬不及。)
    (漢陰生者,長安渭橋下乞小兒也。)
    (常於市中丐,市中厭苦,以糞灑之。)
    (旋復在市中乞,衣不見污如故。)
    (長吏知之,械收繫,著桎梏,而續在市乞。)
    (又械欲殺之,乃去。)
    (灑之者家,屋室自壞,殺十數人。)
府 君:(長安中謠言曰)見乞兒與美酒,以免破屋之咎。
    (谷城鄉平常生,不如何所人也。)
    (數死而復生。)
    (時人為不然。)
    (後大水出,所害非一,而平輒在缺門山上大呼言:平常生在此。)
    (雲復雨,水五日必止。)
    (止,則上山求祠之。)
    (但見平衣杖革帶。)
    (後數十年,復為華陰市門卒。)
    (左慈,字符放,廬江人也。)
    (少有神通。)
府 君:(嘗在曹公座,公笑顧眾賓曰)今日高會,珍羞略備。所少者,吳松江鱸魚為膾
    。
AAA:(放曰)此易得耳。
    (因求銅盤貯水,以竹竿餌釣於盤中,須臾,引一鱸魚出。)
    (公大拊掌,會者皆驚。)
府 君:(公曰)一魚不週坐客,得兩為佳。
    (放乃復餌釣之。)
    
    
4**時間: 地點:
    (須臾,引出,皆三尺餘,生鮮可愛。)
    (公便自前膾之,周賜座席。)
府 君:(公曰)今既得鱸,恨無蜀中生薑耳。
AAA:(放曰)亦可得也。
府 君:(公恐其近道買)吾昔使人至蜀買錦,可敕人告吾使;使增市二端。
    (人去,須臾還,得生薑。)
府 君:(又云)於錦肆下見公使,已敕增市二端。
    (後經歲餘,公使還,果增二端。)
府 君:(問之)昔某月某日,見人於肆下,以公敕敕之。
    (後公出近郊,士人從者百數,放乃賚酒一罌,脯一片,手自傾罌,行酒百官,
    (百官莫不醉飽。)
    (公怪,使尋其故。)
    (行視沽酒家,昨悉亡其酒脯矣。)
    (公怒,陰欲殺放。)
    (放在公座,將收之,卻入壁中,霍然不見。)
    (乃募取之。)
    (或見於市,欲捕之,而市人皆放同形,莫知誰是。)
    (後人遇放於陽城山頭,因復逐之。)
    (遂走入羊群。)
    (公知不可得,乃令就羊中告之)
從 者:曹公不復相殺,本試君術耳。今既驗,但欲與相見。
從 者:(忽有一老羝,屈前兩膝,人立而言曰)遽如許。
府 君:(人即云)此羊是。
    (競往赴之。)
府 君:(而群羊數百,皆變為羝,並屈前膝,人立)遽如許。
    (於是遂莫知所取焉。)
老 子:吾之所以為大患者,以吾有身也;及吾無身,吾有何患哉。
    (若老子之儔,可謂能無身矣。)
    (豈不遠哉也。)
    (孫策欲渡江襲許,與於吉俱行、時大旱。)
    (所在熇厲,策催諸將士,使速引船,或身自早出督切。)
    (見將吏多在吉許。)
老 子:(策因此激怒)我為不如吉耶?而先趨附之。
老 子:(便使收吉至,呵問之曰)天旱不雨,道路艱澀,不時得過。故自早出,而卿不
    同憂慼,安坐船中,作鬼物態,敗吾部伍。今當相除。
    (令人縛置地上暴之,使請雨若能感天,日中雨者,當原赦;不爾,行誅。)
    (俄而雲氣上蒸,膚寸而合;比至日中,大雨總至,谿澗盈溢。)
    (將士喜悅,以為吉必見原,並往慶慰。)
    (策遂殺之。)
    (將士哀惜,藏其屍。)
    (天夜,忽更興雲覆之。)
    (明旦往視,不知所在。)
    (策既殺吉,每獨坐,彷彿見吉在左右。)
    (意深惡之,頗有失常。)
    (後治瘡方差,而引鏡自照,見吉在鏡中,顧而弗見。)
    (如是再三。)
    (撲鏡大叫,瘡皆崩裂,須臾而死。)
    (吉,瑯琊人,道士。)
    
    (介琰者,不知何許人也。)
    (住建安方山,從其師白羊公杜受玄一無為之道。)
    (能變化隱形。)
    (嘗往來東海,暫過秣陵,與吳主相聞。)
    (吳主留琰,乃為琰架宮廟,一日之中,數遣人往問起居。)
    (琰或為童子,或為老翁,無所食啖,不受餉遺。)
    (吳主欲學其術,琰以吳主多內御,積月不教。)
    (吳主怒,敕縛琰,著甲士引弩射之。)
    (弩發,而繩縛猶存不知琰之所之。)
    (吳時有徐光者,嘗行術於市里:從人乞瓜,其主勿與,便從索瓣,杖地種之;
    (俄而瓜生,蔓延,生花,成實;乃取食之,因賜觀者。)
    (鬻者反視所出賣,皆亡耗矣。)
    (凡言水旱甚驗。)
    (過大將軍孫綝門,褰衣而趨,左右垂踐。)
    (或問其故。)
老 子:(答曰)流血臭腥不可耐。
    (綝聞惡而殺之。)
    (斬其首,無血。)
    (及綝廢幼帝,更立景帝,將拜陵,上車,有大風蕩綝車,車為之傾。)
    (見光在松樹上拊手指揮嗤笑之,綝問侍從,皆無見者。)
    (俄而景帝誅綝。)
    (葛玄,宅孝先,從左元放受九丹液仙經。)
老 子:(與客對食,言及變化之事,客曰)事畢,先生作一事特戲者。
府 君:(玄曰)君得無即欲有所見乎?
    (乃嗽口中飯,盡變大蜂數百,皆集客身,亦不螫人。)
    (久之,玄乃張口,蜂皆飛入,玄嚼食之,是故飯也。)
    (又指蝦蟆及諸行蟲燕雀之屬,使舞,應節如人。)
    (冬為客設生瓜棗,夏致冰雪。)
    (又以數十錢使人散投井中,玄以一器於井上呼之,錢一一飛從井出。)
    (為客設酒,無人傳杯,杯自至前,如或不盡,杯不去也。)
府 君:(嘗與吳主坐樓上,見作請雨土人,帝曰)百姓思雨,寧可得乎?
老 子:(玄曰)雨易得耳!
    (乃書符著社中,頃刻間,天地晦冥,大雨流淹。)
老 子:(帝曰)水中有魚乎?
    (玄復書符擲水中,須臾,有大魚數百頭。)
    (使人治之。)
    (吳猛,濮陽人。)
    (仕吳,為西安令,因家分寧。)
    (性至孝。)
    (遇至人丁義,授以神方;又得秘法神符,道術大行。)
    (嘗見大風,書符擲屋上,有青烏銜去。)
    (風即止。)
    (或問其故。)
老 子:(曰)南湖有舟,遇此風,道士求救。
    (驗之果然。)
老 子:(西安令於慶死,已三日,猛曰)數未盡,當訴之於天。
    (遂臥屍旁,數日,與令俱起。)
    (後將弟子回豫章,江水大急,人不得渡;猛乃以手中白羽扇畫江水,橫流,遂
    (成陸路,徐行而過,過訖,水復。)
    (觀者駭異。)
    (嘗守浔陽,參軍周家有狂風暴起,猛即書符擲屋上,須臾風靜。)
    (園客者,濟陰人也。)
    (貌美,邑人多欲妻之,客終不娶。)
    (嘗種五色香草,積數十年,服食其實。)
    (忽有五色神蛾,止香草之上,客收而薦之以布,生桑蠶焉。)
    (至蠶時,有神女夜至,助客養蠶,亦以香草食蠶。)
    (得繭百二十頭,大如甕,每一繭繅六七日乃盡。)
    (繅訖,女與客俱仙去,莫知所如。)
    (漢,董永,千乘人。)
    (少偏孤,與父居肆,力田畝,鹿車載自隨。)
    (父亡,無以葬,乃自賣為奴,以供喪事。)
    (主人知其賢,與錢一萬,遣之。)
    (永行,三年喪畢,欲還主人,供其奴職。)
老 子:(道逢一婦人曰)願為子妻。
    (遂與之俱。)
老 子:(主人謂永曰)以錢與君矣。
府 君:(永曰)蒙君之惠,父喪收藏,永雖小人,必欲服勤致力,以報厚德。
老 子:(主曰)婦人何能?
府 君:(永曰)能織。
老 子:(主曰)必爾者,但令君婦為我織縑百疋。
    (於是永妻為主人家織,十日而畢。)
老 子:(女出門,謂永曰)我,天之織女也。緣君至孝,天帝令我助君償債耳。
    (語畢,凌空而去而去,不知所在。)
    (初,鉤弋夫人有罪,以譴死,既殯,屍不臭,而香聞十餘里。)
    (因葬雲陵,上哀悼之。)
    (又疑其非常人,乃發冢開視,棺空無屍,惟雙履存一云。)
    (昭帝即位,改葬之,棺空無屍,獨絲履存焉。)
    (漢時有杜蘭香者,自稱南康人氏。)
    (以建業四年春,數詣張傳。)
    (傳年十七,望見其車在門外,婢通言)
自 稱:阿母所生,遺授配君,可不敬從?
    (傳,先名改碩,碩呼女前,視,可十六七,說事邈然久遠。)
    (有婢子二人:大者萱支,小者松支。)
    (鈿車青牛上,飲食皆備。)
作 詩:阿母處靈岳,時游雲霄際。眾女侍羽儀,不出墉宮外。飄輪送我來,豈復恥塵穢
    。從我與福俱,嫌我與禍會。
    (至其年八月旦,復來,作詩)
作 詩:逍遥雲漢間,呼吸發九嶷。流汝不稽路,弱水何不之。
作 詩:(出薯蓣子三枚,大如雞子)食此,令君不畏風波,辟寒溫。
    (碩食二枚,欲留一,不肯,令碩食盡。)
作 詩:(言)本為君作妻,情無曠遠,以年命未合,且小乖,大歲東方卯,當還求君。
    (蘭香降時,碩問禱祀何如。)
作 詩:(香曰)消魔自可愈疾,淫祀無益。
    (香以藥為消魔。)
    (魏濟北郡從事掾弦超,字義起,以嘉平中夜獨宿,夢有神女來從之。)
自 稱:天上玉女,東郡人,姓成公,字知瓊,早失父母,天帝哀其孤苦,遣令下嫁從夫
    。
    (超當其夢也,精爽感悟,嘉其美異,非常人之容,覺寤欽想,若存若亡,如此
    (三四夕。)
    (一旦,顯然來游,駕輜軿車,從八婢,服綾羅綺繡之衣,姿顏容體,狀若飛仙
    (,自言年七十,視之如十五六女。)
    (車上有壺榼,青白琉璃五具。)
    (食啖奇異,饌具醴酒,與超共飲食。)
自 稱:(謂超曰)我,天上玉女,見遣下嫁,故來從君,不謂君德。宿時感運,宜為夫
    婦。不能有益,亦不能為損。然往來常可得駕輕車,乘肥馬,飲食常可得遠味,
    異膳,繒素常可得充用不乏。然我神人,不為君生子,亦無妒忌之性,不害君婚
    姻之義。遂為夫婦。
自 稱:(贈詩一篇,其文曰)飄浮勃逢敖,曹雲石滋芝。一英不須潤,至德與時期。神
    仙豈虛感,應運來相之。納我榮五族,逆我致禍菑。
    (此其詩之大較,其文二百餘言,不能盡彔。)
    (兼注易七卷,有卦,有象,以彖為屬。)
    (故其文言既有義理,又可以占吉凶,猶揚子之太玄,薛氏之中經也。)
    (超皆能通其旨意,用之占候,作夫婦經。)
    (七八年,父母為超娶婦之後,分日而燕,分夕而寢,夜來晨去,倏忽若飛,唯
    (超見之,他人不見。)
    (雖居闇室,輒聞人聲,常見蹤跡,然不睹其形。)
    (後人怪問,漏泄其事;玉女遂求去。)
作 詩:(云)我,神人也。雖與君交,不願人知,而君性疏漏,我今本末已露,不復與
    君通接。積年交結,恩義不輕;一旦分別,豈不愴恨?勢不得不爾。各自努力!
    (又呼侍御下酒,飲啖,發簏,取織成裙衫兩副遺超。)
    (又贈詩一首,把臂告辭,涕泣流離,肅然升車,去若飛迅。)
    (超憂感積日,殆至委頓。)
    (去後五年。)
    (超奉郡使至洛,到濟北魚山下,陌上西行,遥望曲道頭有一馬車,似知瓊。)
    (驅馳至前,果是也。)
    (遂披帷相見,悲喜交切。)
    (控左援綏,同乘至洛。)
    (遂為室家,克復舊好。)
    (至太康中,猶在。)
    (但不日日往來,每於三月三日,五月五日,七月七日,九月九日旦,十五日輒
    (下,往來經宿而去。)
    (張茂先為之作神女賦。)
    (第二卷)
    (壽光侯者,漢章帝時人也。)
    (能劾百鬼眾魅,令自縛見形。)
    (其鄉人有婦為魅所病,侯為劾之,得大蛇數丈,死於門外,婦因以安。)
    (又有大樹,樹有精,人止其下者死,鳥過之亦墜。)
    (侯劾之,樹盛夏枯落,有大蛇,長七八丈,懸死樹間。)
    (章帝聞之,征問。)
作 詩:(對曰)有之。
自 稱:(帝曰)殿下有怪,夜半後,常有數人,絳衣,披髮,持火相隨。豈能劾之?
作 詩:(侯曰)此小怪,易消耳。
    (帝偽使三人為之。)
    (侯乃設法,三人登時僕地,無氣。)
作 詩:(帝驚曰)非魅也,朕相試耳。
    (即使解之。)
作 詩:(或云)漢武帝時,殿下有怪常見,朱衣,披髮,相隨,持燭而走。帝謂劉憑曰
    :『卿可除此否?』憑曰:『可。』乃以青符擲之,見數鬼傾地。帝驚曰:『以
    相試耳。』解之而蘇。
    (樊英,隱於壺山。)
作 詩:(嘗有暴風從西南起,英謂學者曰)成都市火甚盛。
    (因含水嗽之。)
作 詩:(乃命計其時日,後有從蜀來者)是日大火,有雲從東起,須臾大雨火遂滅。
    (閩中有徐登者,女子化為丈夫,與東陽趙昺,並善方術。)
    (時遭兵亂,相遇於溪,各矜其所能。)
    (登先禁溪水為不流,昺次禁楊柳為生稊。)
    (二人相視而笑。)
    (登年長,昺師事之。)
    (後登身故,昺東入長安,百姓未知,昺乃升茅屋,據鼎而爨。)
    (主人驚怪,昺笑而不應,屋亦不損。)
    (趙昺嘗臨水求渡,船人不許。)
    (昺乃張帷蓋,坐其中,長嘯呼風,亂流而濟。)
    (於是百姓敬服,從者如歸。)
    (長安令惡其惑眾,收殺之。)
    (民為立祠於永康,至今蚊蚋不能入。)
    (徐登、趙昺,貴尚清儉,祀神以東流水,削桑皮以為脯。)
    (陳節訪諸神,東海君以織成青襦一領遺之。)
    (宣城邊洪,為廣陽領校,母喪歸家。)
    (韓友往投之,時日已暮,出告從者)
從 者:速裝束,吾當夜去。
從 者:今日已暝,數十里草行,何急復去?
作 詩:(友曰)此間血覆地,寧可復住。
    (苦留之,不得。)
    (其夜,洪欻發狂,絞殺兩子,并殺婦。)
    (又斲父婢二人,皆被創,因走亡,數日,乃於宅前林中得之,已自經死。)
    (鞠道龍,善為幻術。)
作 詩:(嘗云)東海人黃公,善為幻,制蛇,御虎。常佩赤金刀。及衰老,飲酒過度。
    秦末,有白虎見於東海,詔遣黃公以赤刀往厭之;術既不行,遂為虎所殺。
    (謝糾,嚐食客,以朱書符投井中,有一雙鯉魚跳出,即命作膾。)
    (一坐皆得遍。)
    (晉永嘉中,有天竺胡人,來渡江南。)
    (其人有數術:能斷舌復續,吐火。)
    (所在人士聚觀。)
    (將斷時,先以舌吐示賓客,然後刀截,血流覆地,乃取置器中,傳以示人,視
    (之舌頭,半舌猶在,既而還取含續之。)
    (坐有頃,坐人見舌則如故,不知其實斷否。)
    (其續斷,取絹布,與人合執一頭,對翦中斷之;已而取兩斷合視,絹布還連續
    (,無異故體。)
    (時人多疑以為幻,陰乃試之,真斷絹也。)
    (其吐火,先有藥在器中,取火一片,與黍餹合之,再三吹呼,已而張口,火滿
    (口中,因就爇取以炊,則火也。)
    (又取書紙及繩縷之屬,投火中,眾共視之,見其燒爇了盡;乃撥灰中,舉而出
    (之,故向物也。)
    (扶南王范尋養虎於山,有犯罪者,投與虎,不噬,乃宥之。)
    (故山名大蟲,亦名大靈。)
    (又養鱷魚十頭,若犯罪者,投與鱷魚,不噬,乃赦之,無罪者皆不噬。)
    (故有鱷魚池。)
    (又嘗煮水令沸,以金指環投湯中,然後以手探湯:其直者,手不爛,有罪者,
    (入湯即焦。)
作 詩:(戚夫人侍兒賈佩蘭,後出為扶風人段儒妻)在宮內時,嘗以弦管歌舞相歡娛,
    競為妖服以趨良時。十月十五日,共入靈女廟,以豚黍樂神,吹笛,擊筑,歌上
    靈之曲。既而相與連臂踏地為節,歌赤鳳皇來,乃巫俗也。至七月七日,臨百子
    池,作於闐樂,樂畢,以五色縷相羈,謂之『相連綬』。八月四日,出雕房北戶
    ,竹下圍棋。勝者,終年有福;負者,終年疾病。取絲縷,就北辰星求長命,乃
    免。九月,佩茱萸,食蓬餌,飲菊花酒,令人長命。菊花舒時,并採莖葉,雜黍
    米饟之,至來年九月九日始熟,就飲焉,故謂之『菊花酒』。正月上辰,出池邊
    盥濯,食蓬餌,以祓妖邪。三月上已,張樂於流水。如此終歲焉。
    (漢武帝時,幸李夫人,夫人卒後,帝思念不已。)
    (方士齊人李少翁,言能致其神。)
    (乃夜施帷帳,明燈燭,而令帝居他帳遥望之。)
    (見美女居帳中,如李夫人之狀,還幄坐而步,又不得就視。)
    (帝愈益悲感,為作詩)
作 詩: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婀娜,何冉冉其來遲!
    (令樂府諸音家弦歌之。)
    (漢北海營陵有道人,能令人與已死人相見。)
作 詩:(其同郡人婦死已數年,聞而往見之)願令我一見亡婦,死不恨矣。
從 者:(道人曰)卿可往見之。若聞鼓聲,即出,勿留。
    (乃語其相見之術。)
    (俄而得見之;於是與婦言語,悲喜恩情如生。)
    (良久,聞鼓聲,恨恨不能得住,當出戶時,忽掩其衣裾戶間,掣絕而去。)
    (至後歲餘,此人身亡。)
    (家葬之,開冢,見婦棺蓋下有衣裾。)
    (吳孫休有疾,求覡視者,得一人,欲試之。)
    (乃殺鵝而埋於苑中,架小屋,施牀幾,以婦人屐履服物著其上。)
從 者:(使覡視之)若能說此冢中鬼婦人形狀者,當加厚賞,而即信矣。
    (竟日無言。)
從 者:(帝推問之急,乃曰)實不見有鬼,但見一白頭鵝立墓上,所以不即白之。疑是
    鬼神變化作此相,當候其真形而定。不復移易,不知何故,敢以實上。
    (吳孫峻殺朱主,埋於石子岡。)
    (歸命即位,將欲改葬之,冢墓相亞,不可識別。)
    (而宮人頗識主亡時所著衣服,乃使兩巫各住一處,以伺其靈,使察鑒之,不得
    (相近。)
    (久時,二人俱白見一女人,年可三十餘,上著青錦束頭,紫白袷裳,丹綈絲履
    (,從石子岡上半岡,而以手抑膝長太息,小住須臾,更進一冢上,便止,徘徊
    (良久,奄然不見。)
    (二人之言,不謀而合。)
    (於是開冢,衣服如之。)
    (夏侯弘自云見鬼,與其言語。)
    (鎮西謝尚所乘馬忽死,憂惱甚至。)
從 者:(謝曰)卿若能令此馬生者,卿真為見鬼也。
從 者:(弘去良久,還曰)廟神樂君馬,故取之。今當活。
    (尚對死馬坐,須臾,馬忽自門外走還,至馬屍間,便滅,應時能動,起行。)
從 者:(謝曰)我無嗣,是我一身之罰。
    (弘經時無所告。)
從 者:(曰)頃所見,小鬼耳,必不能辨此源由。
    (後忽逢一鬼,乘新車,從十許人,著青絲布袍。)
從 者:(弘前提牛鼻,車中人謂弘曰)何以見阻?
作 詩:(弘曰)欲有所問。鎮西將軍謝尚無兒。此君風流令望,不可使之絕祀。
從 者:(軍中人動容曰)君所道正是僕兒。年少時,與家中婢通誓約不再婚,而違約;
    今此婢死,在天訴之,是故無兒。
    (弘具以告。)
從 者:(謝曰)吾少時誠有此事。
    (弘於江陵,見一大鬼,提矛戟,有隨從小鬼數人。)
    (弘畏懼,下路避之。)
從 者:(大鬼過後,捉得一小鬼)此何物?
作 詩:殺人以此矛戟,若中心腹者,無不輒死。
從 者:(弘曰)治此病有方否?
作 詩:(鬼曰)以烏雞薄之,即差。
從 者:(弘曰)今欲何行?
作 詩:(鬼曰)當至荊、揚二州爾。
    (時比日行心腹病,無有不死者,弘乃教人殺烏雞以薄之,十不失八九。)
    (今治中惡輒用烏雞薄之者,弘之由也。)
    (第三卷)
    (漢永平中,會稽鐘離意,字子阿,為魯相。)
    (到官,出私錢萬三千文,付戶曹孔訴,修夫子車。)
    (身入廟,拭幾席劍履。)
    (男子張伯除堂下草,土中得玉璧七枚,伯懷其一,以六枚白意。)
    (意令主簿安置幾前,孔子教授堂下牀首有懸甕,意召孔訴問)
孔 子:此何甕也?
作 詩:夫子甕也。背有丹書,人莫敢發也。
孔 子:(意曰)夫子,聖人。所以遺甕,欲以懸示後賢。
    (因發之。)
孔 子:(中得素書,文曰)後世修吾書,董仲舒。護吾車拭吾履,發吾笥,會稽鐘離意
    。璧有七,張伯藏其一。
作 詩:(意即召問)璧有七,何藏一耶?
    (伯叩頭出之。)
    (段醫,字符章,廣漢新都人也。)
    (習易經,明風角。)
    (有一生來學。)
    (積年,自謂略究要術,辭歸鄉里。)
作 詩:(醫為合膏藥,并以簡書封於筒中,告生曰)有急,發視之。
    (生到葭萌,與吏爭度津。)
    (吏撾破從者頭。)
從 者:(生開筒得書)到葭萌,與吏鬥,頭破者,以此膏裹之。
    (生用其言,創者即愈。)
    (右扶風臧仲英,為侍御史。)
    (家人作食,設案,有不清塵土投污之。)
    (炊臨熟,不知釜處。)
    (兵弩自行。)
    (火從篋簏中起,衣物盡燒,而篋簏故完。)
從 者:(婦女婢使,一旦盡失其鏡;數日,從堂下擲庭中,有人聲言)還汝鏡。
    (女孫年三四歲,亡之,求,不知處;兩三日,乃於圊中糞下啼。)
    (若此非一。)
從 者:(汝南許季山者,素善卜卦,卜之)家當有老青狗物、內中侍御者名益喜,與共
    為之。誠欲絕,殺此狗,遣益喜歸鄉里。
    (仲英從之,怪遂絕。)
    (後徙為太尉長史,遷魯相。)
    (太尉喬玄,字公祖,梁國人也。)
    (初為司徒長史,五月末,於中門臥,夜半後,見東壁正白,如開門明。)
    (呼問左右。)
    (左右莫見。)
    (因起自往手捫摸之,壁自如故。)
    (還牀,復見。)
    (心大怖恐。)
    (其友應劭,適往候之,語次相告。)
從 者:(劭曰)鄉人有董彥興者,即許季山外孫也。其探賾索隱,窮神知化,雖眭孟,
    京房,無以過也。然天性褊狹,羞於卜,筮者間來候師。
    (王叔茂謂往迎之。)
    
    
5**時間: 地點:
    (須臾,便與俱來。)
    (公祖虛禮盛饌,下席行觴。)
從 者:(彥興自陳)下土諸生,無他異分。幣重言甘,誠有踧踖。頗能別者,願得從事
    。
從 者:(公祖辭讓再三,爾乃聽之)府君當有怪,白光如門明者。然不為害也。六月上
    旬,雞明時,聞南家哭,即吉。到秋節,遷北行,郡以金為名。位至將軍三公。
作 詩:(公祖曰)怪異如此,救族不暇,何能致望於所不圖?此相饒耳。
    (至六月九日,未明。)
    (太尉楊秉暴薨。)
    (七月七日,拜鉅鹿太守。)
    (「鉅」邊有金。)
    (後為「度遼將軍」,歷登三事。)
    (管輅,字公明,平原人也。)
    (善易卜。)
    (安平太守東萊王基,字伯輿,家數有怪,使輅筮之。)
作 詩:(卦成,輅曰)君之卦,當有賤婦人,生一男,墮地,便走入灶中死。又,牀上
    當有一大蛇,銜筆,大小共視,須臾便去。又,烏來入室中,與燕共鬥,燕死,
    烏去。有此三卦。
從 者:(基大驚曰)精義之致,乃至於此,幸為占其吉凶。
作 詩:(輅曰)非有他禍,直客(一作官)舍久遠,魑魅罔兩,共為怪耳。兒生便走,
    非能自走,直宋無忌之妖將其入灶也。大蛇銜筆者,直老書佐耳。烏與燕鬥者,
    直老鈴下耳。夫神明之正,非妖能害也。萬物之變,非道所止也。久遠之浮精,
    必能之定數也。今卦中見象,而不見其凶,故知假托之數,非妖咎之征,自無所
    憂也。昔高宗之鼎,非雉所雊;太戊之階,非桑所生。然而野鳥一雊,武丁為高
    宗;桑谷暫生,太戊以興焉。知三事不為吉祥,願府君安身養德,從容光大,勿
    以神奸,污累天真。
    (後卒無他。)
    (遷安南督軍後,輅鄉里乃太原,問輅)
從 者:君往者為王府君論怪云:『老書佐為蛇,老鈴下為烏,』此本皆人。何化之微賤
    乎?為見於爻象出君意乎?
作 詩:(輅言)苟非性與天道,何由背爻象而任心胸者乎?夫萬物之化,無有常形;人
    之變異,無有定體。或大為小,或小為大,固無優劣。萬物之化,一例之道也。
    是以夏鯀天子之父,趙王如意,漢高之子,而鯀為黃熊,意為蒼狗,斯亦至尊之
    位,而為黔喙之類也。況蛇者協辰巳之位,烏者棲太陽之精,此乃騰黑之明象,
    白日之流景。如書佐、鈴下,各以微軀,化為蛇烏,不亦過乎。
    (管輅至平原,見顏超貌主夭亡。)
    (顏父乃求輅延命。)
作 詩:(輅曰)子歸,覓清酒鹿脯一斤,卯日,刈麥地南大桑樹下,有二人圍位,次但
    酌酒置脯,飲盡更斟,以盡為度。若問汝,汝但拜之,勿言。必合有人救汝。
    (顏依言而往,果見二人圍碁,頻置脯,斟酒於前。)
    (其人貪戲,但飲酒食脯。)
    (不顧數巡,北邊坐者忽見顏在,叱曰)
其 人:何故在此?
    (顏惟拜之。)
其 人:(南面坐者語曰)適來飲他酒脯,寧無情乎?
作 詩:(北坐者曰)文書已定。
其 人:(南坐者曰)借文書看之。
其 人:(見超壽止可十九歲,乃取筆挑上語曰)救汝至九十年活。
    (顏拜而回。)
其 人:(管語顏曰)大助子,且喜得增壽。北邊坐人是北斗,南邊坐人是南斗。南斗注
    生,北斗主死。凡人受胎,皆從南斗過北斗;所有祈求,皆向北斗。
    (信都令家婦女驚恐,更互疾的。)
    (使輅筮之。)
其 人:(輅曰)君北堂西頭有兩死男子:一男持矛,一男持弓箭。頭在壁內,腳在壁外
    。持矛者主刺頭,故頭重痛不得舉也;持弓箭者主射胸腹,故心中懸痛不得飲食
    也。晝則浮游,夜來病人,故使驚恐也。
    (於是掘其室中,入地八尺,果得二棺:一棺中有矛;一棺中有角弓及箭,箭久
    (遠,木皆消爛,但有鐵及角完耳。)
    (乃徙骸骨去城二十里埋之,無復疾病。)
    (利漕民郭恩,字義博,兄弟三人,皆得躄疾。)
    (使輅筮其所由。)
其 人:(輅曰)卦中有君本墓,墓中有女鬼,非君伯母,當叔母也。昔饑荒之世,當有
    利其數升米者,排著井中,嘖嘖有聲,推一大石下,破其頭,孤魂冤痛,自訴於
    天耳。
    (淳於智,字叔平,濟北廬人也。)
    (性深沈,有思義。)
    (少為書生,能易筮,善厭勝之術。)
    (高平劉柔,夜臥,鼠齧其左手中指,意甚惡之。)
    (以問智。)
書 生:(智為筮之)鼠本欲殺君而不能,當為使其反死。
    (乃以朱書手腕橫文後三寸,為田字,可方一寸二分,使夜露手以臥。)
    (有大鼠伏死於前。)
書 生:(上黨鮑瑗家多喪病貧苦,淳於智卜之)君居宅不利,故令君困爾。君舍東北有
    大桑樹。君逕至市,入門數十步,當有一人賣新鞭者,便就買還,以懸此樹。三
    年,當暴得財。
    (瑗承言詣市,果得馬鞭懸之。)
    (三年,濬井,得錢數十萬,銅鐵器復二萬餘,於是業用既展,病者亦無恙。)
    (譙人夏侯藻,母病困,將詣智卜,忽有一狐當門向之嗥叫。)
    (藻大愕懼。)
    (遂馳詣智。)
書 生:(智曰)其禍甚急。君速歸,在狐嗥處,拊心啼哭,令家人驚怪,大小畢出,一
    人不出,啼哭勿休。然其禍僅可免也。
    (藻還如其言,母亦扶病而出。)
    (家人既集,堂屋五間拉然而崩。)
    (護軍張劭母病篤。)
    (智筮之,使西出市沐猴繫母臂。)
    (令傍人搥拍,恒使作聲,三日放去。)
    (劭從之,其猴出門,即為犬所咋死,母病遂差。)
    (郭璞,字景純,行至廬江,勸太守胡孟康急回南渡。)
    (康不從,璞將促裝去之,愛其婢,無由得,乃取小豆三斗,繞主人宅散之。)
    (主人晨起,見赤衣人數千圍其家,就視,則滅。)
    (甚惡之,請璞為卦。)
書 生:(璞曰)君家不宜留此婢,可於東南二十里賣之,慎勿爭價,則此妖可除也。
    (璞陰令人賤買此婢,復為投符於井中,數千赤衣人一一自投於井。)
    (主人大悅。)
    (璞攜婢去,後數旬,而廬江陷。)
    (趙固所乘馬忽死,甚悲惜之,以問郭璞。)
書 生:(璞曰)可遣數十人持竹竿,東行三十里,有山林陵樹,便攪打之。當有一物出
    ,急宜持歸。
    (於是如言,果得一物,似猿。)
    (持歸,入門,見死馬,跳樑走往死馬頭,噓吸其鼻。)
    (頃之,馬即能起。)
    (奮迅嘶鳴,飲食如常。)
    (亦不復見向物。)
    (固奇之,厚加資給。)
    (揚州別駕顧球姊,生十年,便病,至年五十餘,令郭璞筮,得大過之升。)
書 生:(其辭曰)大過卦者義不嘉。冢墓枯楊無英華。振動遊魂見龍車。身被重累嬰妖
    邪。法由斬祀殺靈蛇。非己之咎先人瑕。案卦論之可奈何。
    (球乃跡訪其家事,先世曾伐大樹,得大蛇,殺之,女便病。)
    (病後,有群鳥數千,迴翔屋上,人皆怪之,不知何故,有縣農行過舍邊,仰視
    (,見龍牽車,五色晃爛,其大非常,有頃遂滅。)
    (義興方叔保得傷寒,垂死,令璞占之,不吉,令求白牛厭之。)
    (求之不得,唯羊子玄有一白牛,不肯借。)
    (璞為致之,即日有大白牛從西來,逕往臨,叔保驚惶、病即愈。)
    (西川費孝先善軌革,世皆知名,有大若人王旻,因貨殖至成都,求為卦。)
書 生:(孝先曰)教住莫住,教洗莫洗。一石谷搗得三斗米。遇明即活,遇暗即死。
    (再三戒之,令誦此言足矣。)
    (旻志之。)
書 生:(及行,途中遇大雨,憩一屋下,路人盈塞,乃思曰)教住莫住,得非此耶?
    (遂冒雨行,未幾,屋遂顛覆,獨得免焉。)
    (旻之妻已私鄰比,欲媾終身之好,俟旋歸,將致毒謀。)
書 生:(旻既至,妻約其私人曰)今夕新沐者,乃夫也。
    (將哺,呼旻洗沐,重易巾幯。)
書 生:(旻悟曰)教洗莫洗,得非此耶?
    (堅不從。)
    (妻怒,不省,自沐。)
    (夜半反被害。)
    (既覺,驚呼鄰里共視,皆莫測其由。)
    (遂被囚繫考訊。)
    (獄就,不能自辨。)
    (郡守彔狀,旻泣言死即死矣,但孝先所言,終無驗耳。)
    (左右以是語上達。)
    (郡守命未得行法乎旻。)
書 生:(問曰)汝鄰比何人也?
其 人:康七。
    (遂遣人捕之。)
其 人:(道)殺汝妻者,必此人也。
    (已而果然。)
其 人:(因謂僚佐曰)一石谷搗得三斗米,非康七乎。
    (由是辨雪,誠遇明即活之效。)
    (隗照,汝陰鴻壽亭民也。)
其 人:(善易,臨終,書板授其妻曰)吾亡後,當大荒。雖爾,而慎莫賣宅也。到後五
    年春,當有詔使,來頓此亭,姓龔,此人負吾金,即以此板往責之。勿負言也。
    (亡後,果大困,欲賣宅者數矣,憶夫言,輒止。)
    
    
6**時間: 地點:
    (至期,有龔使者,果止亭中,妻遂賚板責之。)
其 人:(使者執板,不知所言,曰)我平生不負錢,此何緣爾邪?
書 生:(妻曰)夫臨亡,手書板見命如此,不敢妄也。
書 生:(使者沈吟良久而悟,乃命取蓍筮之卦成,抵掌歎曰)妙哉隗生!含明隱跡,而
    莫之聞。可謂鏡窮達而洞吉凶者也。
其 人:(於是告其妻曰)吾不負金,賢夫自有金。乃知亡後當暫窮,故藏金以待太平。
    所以不告兒婦者,恐金盡而困無已也。知吾善易,故書板以寄意耳。金五百斤,
    盛以青罌,覆以銅柈,埋在堂屋東頭,去地一丈,入地九尺。
    (妻還掘之,果得金,皆如所卜。)
    (韓友,字景先,廬江舒人也。)
    (善占卜,亦行京房厭勝之術。)
    (劉世則女病魅,積年,巫為攻禱,伐空冢故城間,得狸鼍數十,病猶不差。)
    (友筮之,命作布囊,俟女發時,張囊著窗牖間。)
    (友閉戶作氣,若有所驅。)
    
    
7**時間: 地點:
    (須臾間,見囊大脹如吹。)
    (因決敗之。)
    (女仍大發。)
    (友乃更作皮囊二枚沓張之,施張如前,囊復脹滿,因急縛囊口,懸著樹,二十
    (許日,漸消。)
    (開視,有二斤狐毛。)
    (女病遂差。)
    (會稽嚴卿善卜筮。)
    (鄉人魏序欲東行,荒年,多抄盜,令卿筮之。)
其 人:(卿曰)君慎不可東行。必遭暴害。而非劫也。
    (序不信。)
其 人:(卿曰)既必不停,宜有以禳之。可索西郭外獨母家白雄狗,繫著船前。
    (求索,止得駁狗,無白者。)
其 人:(卿曰)駁者亦足。然猶恨其色不純。當餘小毒,止及六畜輩耳。無所復憂。
    (序行半路,狗忽然作聲,甚急,有如人打之者。)
    (比視,已死,吐黑血鬥餘。)
    (其夕,序墅上白鵝數頭,無故自死。)
    (序家無恙。)
    (沛國華佗,字符化,一名敷。)
    (瑯邪劉勛,為河內太守,有女,年幾二十,苦腳左膝有有瘡,癢而不痛,瘡愈
    (數十日復發,如此七八年。)
    (迎佗使視。)
其 人:(佗曰)是易治之。
    (當得稻糠,黃色犬一頭,好馬二匹。)
    (以繩繫犬頸,使走馬牽犬,馬極,輒易,計馬走三十餘里,犬不能行,復令步
    (人拖曳,計向五十里,乃以藥飲女。)
    (女即安臥不知人,因取大刀斷犬腹,近後腳之前,以所斷之處向瘡口,令二三
    (寸,停之須臾,有若蛇者,從瘡中出。)
    (便以鐵椎橫貫蛇頭,蛇在皮中動搖良久,須臾,不動,乃牽出,長三尺許,純
    (是蛇,但有眼處而無童子,又逆麟耳。)
    (以膏散著瘡中,七日愈。)
    (佗嘗行道,見一人病咽,嗜食不得下,家人車載,欲往就醫。)
其 人:(佗聞其呻吟聲,駐車往視語之曰)向來道邊,有賣餅家蒜虀大酢,從取三升飲
    之,病自當去。
    (即如佗言,立吐蛇一枚。)
    (第四卷)
    (風伯,雨師,星也。)
    (風伯者,箕星也。)
    (雨師者,畢星也。)
    (鄭玄謂:司中、司命,文星第四,第五星也。)
    (雨師:一曰屏翳,一曰號屏,一曰玄冥。)
    (蜀郡張寬,字叔文,漢武帝時為侍中。)
    (從祀甘泉,至渭橋,有女子浴於渭水,乳長七尺。)
    (上怪其異,遣問之。)
其 人:(女曰)帝後第七車者知我。
    (所來時,寬在第七車。)
其 人:(對曰)天星。主祭祀者,齋戒不潔,則女人見。
    (文王以太公望為灌壇令,期年,風不鳴條。)
    (文王夢一婦人,甚麗,當道而哭。)
    (問其故。)
其 人:(曰)吾泰山之女,嫁為東海婦,欲歸,今為灌壇令當道有德,廢我行;我行,
    必有大風疾雨,大風疾雨,是毀其德也。
    (文王覺,召太公問之。)
    (是日果有疾雨暴風,從太公邑外而過。)
    (文王乃拜太公為大司馬。)
    (胡母班,字季友,泰山人也。)
其 人:(曾至泰山之側,忽於樹間,逢一絳衣騶呼班云)泰山府君召。
    (班驚楞,逡巡未答。)
    (復有一騶出,呼之。)
    (遂隨行數十步,騶請班暫瞑,少頃,便見宮室,威儀甚嚴。)
其 人:(班乃入閣拜謁,主為設食,語班曰)欲見君,無他,欲附書與女婿耳。
書 生:(班問)女郎何在?
其 人:女為河伯婦。
書 生:(班曰)輒當奉書,不知緣何得達?
其 人:今適河中流,便扣舟呼青衣,當自有取書者。
    (班乃辭出。)
    (昔騶復令閉目,有頃,忽如故道。)
    (遂西行,如神言而呼青衣。)
    
    
8**時間: 地點:
    (須臾,果有一女僕出,取書而沒。)
    (少頃,復出。)
其 人:(云)河伯欲暫見君。
    (婢亦請瞑目。)
    (遂拜謁河伯。)
    (河伯乃大設酒食,詞旨慇懃。)
其 人:(臨去,謂班曰)感君遠為致書,無物相奉。
書 生:(於是命左右)取吾青絲履來!
    (以貽班。)
    (班出,瞑然忽得還舟。)
    (遂於長安經年而還。)
    (至泰山側,不敢潛過,遂扣樹自稱姓名,從長安還,欲啟消息。)
    
    
9**時間: 地點:
    (須臾,昔騶出,引班如向法而進。)
    (因致書焉。)
府 君:(府君請曰)當別。
    (再報班,語訖,如廁,忽見其父著械徒,作此輩數百人。)
府 君:(班進拜流涕問)大人何因及此?
書 生:(父云)吾死不幸,見遣三年,今已二年矣。困苦不可處。知汝今為明府所識,
    可為吾陳之。乞免此役。便欲得社公耳。
    (班乃依教,叩頭陳乞。)
府 君:生死異路,不可相近,身無所惜。
    (班苦請,方許之。)
    (於是辭出,還家。)
    (歲餘,兒子死亡略盡。)
    (班惶懼,復詣泰山,扣樹求見。)
    (昔騶遂迎之而見。)
府 君:(班乃自說)昔辭曠拙,及還家,兒死亡至盡。今恐禍故未已,輒來啟白,幸蒙
    哀救。
府 君:(府君拊掌大笑曰)昔語君:死生異路,不可相近故也。
    (即敕外召班父。)
    
    
10**時間: 地點:
府 君:(須臾至,庭中問之)昔求還里社,當為門戶作福,而孫息死亡至盡,何也?
書 生:久別鄉里,自忻得還,又遇酒食充足,實念諸孫,召之。
    (於是代之。)
    (父涕泣而出。)
    (班遂還。)
    (後有兒皆無恙。)
    (宋時弘農馮夷,華陰潼鄉堤首人也。)
    (以八月上庚日渡河,溺死。)
    (天帝署為河伯。)
書 生:(又五行書曰)河伯以庚辰日死,不可治船遠行,溺沒不返。
    (吳餘杭縣南,有上湖,湖中央作塘。)
    (有一人乘馬看戲,將三四人,至岑村飲酒,小醉,暮還時,炎熱,因下馬,入
    (水中枕石眠。)
    (馬斷走歸,從人悉追馬,至暮不返。)
    (眠覺,日已向晡,不見人馬。)
書 生:(見一婦來,年可十六七)女郎再拜,日既向暮,此間大可畏,君作何計?
府 君:女郎何姓?那得忽相聞?
府 君:(復有一少年,年十三四,甚了了,乘新車,車後二十人至,呼上車)大人暫欲
    相見。
    (因回車而去。)
    (道中繹絡,把火見城郭邑居。)
府 君:(既入城,進廳事,上有信幡,題云)河伯信。
府 君:(俄見一人,年三十許,顏色如畫,侍衛煩多,相對欣然,敕行酒,笑云)僕有
    小女,頗聰明,欲以給君箕帚。
    (此人知神,不敢拒逆。)
    (便敕:備辦會就郎中婚。)
    (承白:已辦。)
    (遂以絲布單衣,及紗袷絹裙,紗衫褌履屐,皆精好。)
    (又給十小吏,青衣數十人。)
    (婦年可十八九,姿容婉媚,便成。)
府 君:(三日,經大會客拜閣,四日)禮既有限,發遣去。
    (婦以金甌麝香囊與婿別,涕泣而分。)
府 君:(又與錢十萬,藥方三卷)可以施功佈德。
書 生:(復云)十年當相迎。
    (此人歸家,遂不肯別婚,辭親出家作道人。)
    (所得三卷方:一卷脈經,一卷湯方,一卷丸方。)
    (周行救療,皆致神驗。)
    (後母老,兄喪,因還婚宦。)
    (秦始皇三十六年,使者鄭容從關東來,將入函關,西至華陰,望見素車白馬,
    (從華山上下。)
    (疑其非人,道住止而待之。)
書 生:(遂至,問鄭容曰)安之?
府 君:之咸陽。
書 生:(車上人曰)吾華山使也。願托一牘書,致鎬池君所。子之咸陽,道過鎬池,見
    一大梓,有文石,取款梓,當有應者。
    (即以書與之。)
    (容如其言,以石款梓樹,果有人來取書。)
    (明年,祖龍死。)
    (張璞,字公直,不知何許人也。)
書 生:(為吳郡太守,征還,道由廬山,子女觀於祠室,婢使指像人以戲曰)以此配汝
    。
書 生:(其夜,璞妻夢廬君致聘曰)鄙男不肖,感垂採擇,用致微意。
    (妻覺怪之。)
    (婢言其情。)
    (於是妻懼,催璞速發。)
    (中流,舟不為行。)
    (闔船震恐。)
    (乃皆投物於水,船猶不行。)
書 生:(或曰)投女。
    (則船為進。)
書 生:(皆曰)神意已可知也。以一女而滅一門,奈何?
府 君:(璞曰)吾不忍見之。
    (乃上飛廬,臥,使妻沈女於水。)
    (妻因以璞亡兄孤女代之。)
    (置席水中,女坐其上,船乃得去。)
府 君:(璞見女之在也,怒曰)吾何面目於當世也。
    (乃復投己女。)
    (及得渡,遥見二女在下。)
府 君:(有吏立於岸側)吾廬君主簿也。廬君謝君。知鬼神非匹。又敬君之義,故悉還
    二女。
    (後問女。)
府 君:(言)但見好屋,吏卒,不覺在水中也。
    (建康小吏曹著,為廬山使所迎,配以女婉。)
    (著形意不安,屢屢求請退。)
    (婉潛然垂涕,賦詩序別。)
    (并贈織成褌衫。)
府 君:(宮亭湖孤石廟,嘗有估客下都,經其廟下,見二女子)可為買兩量絲履,自相
    厚報。
    (估客至都,市好絲履,并箱盛之,自市書刀,亦內箱中。)
    (既還,以箱及香置廟中而去,忘取書刀。)
    (至河中流,忽有鯉魚跳入船內,破魚腹,得書刀焉。)
    (南州人有遣吏獻犀簪於孫權者,舟過宮亭廟而乞靈焉。)
府 君:(神忽下教曰)須汝犀簪。
    (吏惶遽不敢應。)
    (俄而犀簪已前列矣。)
府 君:(神復下教曰)俟汝至石頭城,返汝簪。
    (吏不得已,遂行,自分失簪,且得死罪。)
    (比達石頭,忽有大鯉魚,長三尺,躍入舟。)
    (剖之,得簪。)
    (郭璞過江,宣城太守殷佑,引為參軍。)
    (時有一物,大如水牛,灰色,卑腳,腳類象,胸前尾上皆白,大力而遲鈍,來
    (到城下,眾咸怪焉。)
    (佑使人伏而取之。)
府 君:(令璞作卦,遇遯之蠱,名曰)驢鼠。
    (卜適了,伏者以戟刺,深尺餘。)
    (郡紀綱上祠請殺之。)
府 君:(巫云)廟神不悅。此是䢼亭驢山君使。至荊山,暫來過我,不須觸之。
    (遂去,不復見。)
府 君:(廬陵歐明,從賈客,道經彭澤湖,每以舟中所有多少投湖中)以為禮。
府 君:(積數年後,復過,忽見湖中有大道,上多風塵,有數吏,乘車馬來候明)是青
    洪君使要。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