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後記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二七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卷一)
        (丁令威,本遼東人,學道於靈虛山。)
        (後化鶴歸遼,集城門華表柱。)
        (時有少年,舉弓欲射之。)
    AAA:(鶴乃飛,徘徊空中而言曰)有鳥有鳥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歸。城郭如故人民
        非,何不學仙冢壘壘。
        (遂高上沖天。)
        (今遼東諸丁雲其先世有升仙者,但不知名字耳。)
        (嵩高山北有大穴,莫測其深,百姓歲時游觀。)
        (晉初,嘗有一人誤墮穴中。)
        (同輩冀其儻不死,投食於穴中。)
        (墜者得之,為尋穴而行。)
        (計可十餘日,忽然見明。)
        (又有草屋,中有二人,對坐圍棋。)
        (局下有一杯白飲。)
        (墜者告以饑渴,棋者)
    棋 者:可飲此。
        (遂飲之,氣力十倍。)
    棋 者:汝欲停此否?
        (墜者不願停。)
    棋 者:從此西行,有天井,其中多蛟龍。但投身入井,自當出。若餓,取井中物食。
        (墜者如言,半年許,乃出蜀中。)
    棋 者:(歸洛下,問張華,華曰)此仙館大夫。所飲者,玉漿也,所食者,龍穴石髓也
        。
        (會稽剡縣民袁相、根碩二人獵,經深山重嶺甚多,見一群山羊六七頭,逐之。
        ()
        (經一石橋,甚狹而峻。)
        (羊去,根等亦隨渡,向絕崖。)
        (崖正赤,壁立,名曰赤城。)
        (上有水流下,廣狹如匹布,剡人謂之瀑布。)
        (羊逕有山穴如門,豁然而過。)
        (既入,內甚平敞,草木皆香。)
        (有一小屋,二女子住其中,年皆十五六,容色甚美,著青衣。)
        (一名瑩珠,一名潔玉。)
    棋 者:(見二人至,忻然云)早望汝來。
        (遂為室家。)
        (忽二女出行,雲復有得婿者,往慶之。)
        (曳履於絕岩上行,瑯瑯然。)
        (二人思歸,潛去歸路。)
    棋 者:(二女已知,追還,乃謂曰)自可去。
    棋 者:(乃以一腕囊與根等,語曰)慎勿開也。
        (於是乃歸。)
        (後出行,家人開視其囊,囊如蓮花,一重去,一重複,至五蓋,中有小青鳥,
        (飛去。)
        (根還知此,悵然而已。)
        (後根於田中耕,家依常餉之,見在田中不動,就視,但有殼如蟬蛻也。)
        (滎陽人,姓何,忘其名,有名聞士也。)
        (荊州辟為別駕,不就,隱遁養志。)
        (常至田舍,人收穫在場上。)
        (忽有一人,長丈余,蕭疏單衣,角巾,來詣之。)
    棋 者:(翩翩舉其兩手,並舞而來,語何云)君曾見『韶舞』不?此是『韶舞』。
        (且舞且去。)
        (何尋逐,逕向一山,山有穴,才容一人。)
        (其人即入穴,何亦隨之入。)
        (初甚急,前輒閒曠,便失人,見有良田數十頃。)
        (何遂墾作,以為世業。)
        (子孫至今賴之。)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
        (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華鮮美,落英
        (繽紛。)
        (漁人甚異之(漁人姓黃名道真)。)
        (復前行,欲窮其林。)
        (林盡水源,便得一山。)
        (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
        (便捨舟,從口入。)
        (初極狹,才通人。)
        (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曠空,屋舍儼然。)
        (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
        (阡陌交通,雞犬相聞。)
        (男女衣著,悉如外人。)
        (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
        (見漁人,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
        (便要還家,為設酒殺雞作食。)
        (村中人聞有此人,咸來問訊。)
        (自雲先世避秦難,率妻子邑人至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隔。)
        (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
        (此人一一具言所聞,皆為歎惋。)
        (余人各復延至其家,皆出酒食。)
        (停數日,辭去。)
    此 人:(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處處志之。)
        (及郡,乃詣太守,說如此。)
        (太守劉歆,即遣人隨之往,尋向所志,不復得也。)
        (南陽劉驎之,字子驥,好遊山水。)
        (嘗採藥至衡山,深入忘反。)
        (見有一澗水,水南有二石囷,一閉一開。)
        (水深廣,不得渡。)
        (欲還,失道,遇伐薪人,問逕,僅得還家。)
        (或說囷中皆仙方、靈藥及諸雜物。)
        (驎之欲更尋索,不復知處矣。)
        (長沙醴陵縣有小水,有二人乘船取樵,見岸下土穴中水逐流出,有新砍木片逐
        (流下,深山中有人跡,異之。)
    有 人:(乃相謂曰)可試如水中看何由爾?
        (一人便以笠自障,入穴,穴才容人。)
        (行數十步,便開明朗,然不異世間。)
        (平樂縣有山臨水,岩間有兩目,如人眼,極大,瞳子白黑分明,名為「目岩」
        (。)
        (始興機山東有兩岩,相向如鴟尾。)
        (石室數十所。)
        (經過皆聞有金石、絲竹之響。)
        (中宿縣有貞女峽。)
        (峽西岸水際有石如人影,狀似女子。)
        (是曰「貞女」。)
        (父老相傳,秦世有女數人,取螺於此,遇風雨晝昏,而一女化為此石。)
        (臨城縣南四十里有蓋山,百許步有姑舒泉。)
        (昔有舒女,與父析薪於此泉。)
        (女因坐,牽挽不動,乃還告家。)
        (比還,唯見清泉湛然。)
    有 人:(女母曰)吾女好音樂。
        (乃作弦歌,泉湧洄流,有朱鯉一雙,今人作樂嬉戲,泉故湧出。)
        (卷二)
        (吳舍人名猛,字世雲,有道術。)
        (同縣鄒惠政迎猛,夜於家中庭燒香。)
        (忽有虎來抱政兒,超籬去。)
    有 人:(猛語云)無所苦,須臾當還。
        (虎去數十步,忽然復送兒歸。)
        (政遂精進,乞為好道士。)
        (猛性至孝,小兒時,在父母傍臥,時夏日多蚊蟲,而終不搖扇。)
    有 人:(同宿人覺,問其故)懼蚊蟲去噆我父母爾。
        (及父母終,行服墓次。)
        (蜀賊縱暴,焚燒邑屋,發掘墳壠,民人迸竄。)
        (猛在墓側,號慟不去。)
        (賊為之感愴,遂不犯。)
    有 人:(謝允從武當山還,在桓宣武座,有言及左元放為曹公致鱸魚者,允便云)此可
        得爾。
        (求大甕盛水,朱書符投水中。)
        (俄有一鯉魚鼓鰭水中。)
        (錢塘杜子恭,有秘術。)
    有 人:(嘗就人借瓜刀,其主求之,子恭曰)當即相還耳。
        (既而刀主行至嘉興,有魚躍入船中。)
        (破魚腹,得瓜刀。)
        (太興中,衡陽區純作鼠市:四方丈余,開四門,門有一木人。)
        (縱四五鼠於中,欲出門,木人輒以手推之。)
        (晉大司馬桓溫,字元子。)
        (末年,忽有一比丘尼,失其名,來自遠方,投溫為檀越。)
        (尼才行不恒,慍甚敬待,居之門內。)
        (尼每浴,必至移時。)
        (溫疑而窺之。)
        (見尼裸身揮刀,破腹出髒,斷截身首,支分臠切。)
        (溫怪駭而還。)
        (及至尼出浴室,身形如常。)
    有 人:(溫以實問,尼答曰)若逐凌君上,形當如之。
        (時溫方謀問鼎,聞之悵然。)
        (故以戒懼,終守臣節。)
        (尼後辭去,不知所在。)
        (沛國有一士人,姓周,同生三子,年將弱冠,皆有聲無言。)
    有 人:(忽有一客從門過,因乞飲,聞其兒聲,問之曰)此是何聲?
    此 人:是僕之子,皆不能言。
    有 人:(客曰)君可還內省過,何以至此?
        (主人異其言,知非常人。)
    有 人:(良久出云)都不憶有罪過。
    此 人:(客曰)試更思幼時事。
    此 人:(入內,食頃,出語客曰)記小兒時,當牀上有燕巢,中有三子,其母從外得食
        哺,三子皆出口受之,積日如此。試以指內巢中,燕雛亦出口承受。因取三薔茨
        ,各與食之。既而皆死。母還,不見子,悲鳴而去。昔有此事,今實悔之。
    此 人:(客聞言,遂變為道人之容)君既自知悔,罪今除矣。
        (言訖,便聞其子言語。)
        (周亦忽不見此道人。)
        (天竺人佛圖澄,永嘉四年來洛陽,善誦神咒,役使鬼神。)
        (腹傍有孔,常以絮塞之。)
        (每夜讀書,則拔絮,孔中出光,照於一室。)
        (平旦,至流水側,從孔中引出五臟六腑洗之,訖,還內腹中。)
        (石虎鄴中有一胡道人,知咒術。)
        (乘驢作估客,於外國深山中行。)
        (下有絕澗,窅然無底。)
        (忽有惡鬼,偷牽此道人驢,下入絕澗。)
        (道人尋跡咒誓,呼諸鬼王。)
        
        
    2**時間: 地點:
        (須臾,即驢、物如故。)
        (曇游道人,清苦沙門也。)
        (剡縣有一家事蠱,人啖其食飲,無不吐血死。)
        (游嘗詣之。)
        (主人下食,游依常咒願。)
        (雙蜈蚣,長尺余,便於盤中跳走。)
        (游便飽食而歸,安然無他。)
        (高悝家有鬼怪,言詞呵叱,投擲內外,不見人形。)
        (或器物自行再三發火。)
        (巫祝厭劾而不能絕。)
        (適值幸靈,乃要之。)
        (至門,見符索甚多,並取焚之。)
        (惟據軒小坐而去。)
        (其夕鬼怪即絕。)
        (趙固常乘一匹赤馬以戰征,甚所愛重。)
        (常系所住齋前,忽腹脹,少時死。)
        (郭璞從北過,因往詣之。)
    此 人:(門吏云)將軍好馬,甚愛惜。今死,甚懊惋。
    有 人:(璞便語門吏云)可入通,道吾能活此馬,則必見我。
        (門吏聞之驚喜,即啟固。)
        (固踴躍,令門吏走往迎之。)
    有 人:(始交寒溫,便問)卿能活我馬乎?
    此 人:(璞曰)我可活爾。
    此 人:(固欣喜,即問)須何方術?
    有 人:(璞云)得卿同心健兒二三十人,皆令持竹竿,於此東行三十里,當有邱陵林樹
        ,狀若社廟。有此者,便當以竹竿攪擾打拍之。當得一物,便急持歸。既得此物
        ,馬便活矣。
        (於是左右驍勇之士五十人使去。)
        (果如璞言,得大叢林,有一物似猴而飛走。)
        (眾勇共逐得,便抱持歸。)
        (此物遥見死馬,便跳樑欲往。)
        (璞令放之。)
        (此物便自走往馬頭間,噓吸其鼻。)
        (良久,馬起,噴奮奔迅,便不見此物。)
        (固厚貲給,璞得過江左。)
    有 人:(王文獻曾令郭璞筮己一年吉凶,璞曰)當有小不吉利。可取廣州二大罌,盛水
        ,置牀張二角,名曰'鏡好',以厭之。至某時,撤罌去水。如此其災可消。
        (至日忘之。)
        (尋失銅鏡,不知所在。)
        (後撤去水,乃見所失鏡在於罌中。)
        (罌口數寸,鏡大尺余。)
        (王公復令璞筮鏡罌之意。)
    有 人:(璞云)撤罌違期,故致此妖。邪魅所為,無他故也。
        (使燒車轄,而鏡立出。)
        (中興初,郭璞每自為卦,知其凶終。)
        (嘗行經建康柵塘,逢一趨步少年,甚寒,便牽住,脫絲布袍與之。)
    有 人:(其人辭不受,璞曰)但取,後自當知。
        (其人受而去。)
        (及當死,果此人行刑。)
        (旁人皆為求屬,璞曰)
    此 人:我托之久矣。
        (此人為之歔欷哽咽。)
        (行刑既畢,此人乃說。)
        (高平郗超,字嘉賓,年二十余,得重病。)
        (廬江杜不愆,少就外祖郭璞學易卜,頗有經驗。)
        (超令試占之。)
    此 人:(卦成,不愆曰)案卦言之,卿所恙尋愈。然宜於東北三十里上官姓家,索其所
        養雄雉,籠而絆之,置東簷下,卻後九日景午日午時,必當有野雌雉飛來,與交
        合。既畢,雙飛去。若如此,不出二十日,病都除。又是休應,年將八十,位極
        人臣。若但雌逝雄留者,病一周方差。年半八十,名位亦失。
    此 人:(超時正羸篤,慮命在旦夕,笑而答曰)若保八十之半,便有餘矣。一周病差,
        何足為淹。
        (然未之信。)
        (或勸依其言索雄,果得。)
        (至景午日,超臥南軒之下觀之。)
        (至日晏,果有雌雉飛入籠,與雄雉交而去。)
        (雄雉不動。)
    此 人:(超歎息曰)管、郭之奇,何以尚此!
        (超病逾年乃起,至四十,卒於中書郎。)
        (卷三)
        (程咸(一作程武)字咸休。)
    此 人:(其母始懷咸,夢老公投藥與之)服此當生貴子。
        (晉武帝時,歷位至侍中,有名於世。)
        
        (袁真在豫州,遣女妓紀陵送阿薛、阿郭、阿馬三妓與桓宣武。)
        (既至經時,三人半夜共出庭前月下觀望,有銅甕水在其側。)
        (忽見一流星,夜從天直墮甕中。)
    此 人:(驚喜共視,忽如二寸火珠,流於水底,炯然明淨,乃相謂曰)此吉祥也,當誰
        應之。
        (於是薛郭二人更以瓢杓接取,並不得。)
        (阿馬最後取,星正入瓢中,便飲之。)
        (既而若有感焉,俄而懷桓玄。)
        (玄雖篡位不終,而數年之中,榮貴極矣。)
        (臨淮公荀序,字休玄。)
        (母華夫人,憐愛過常。)
        (年十歲,從南臨歸,經青草湖,時正帆風駛,序出塞郭,忽落水。)
        (比得下帆,已行數十里,洪波淼漫,母撫膺遠望。)
    此 人:(少頃,見一掘頭船,漁父以楫棹船如飛,載序還之)送府君還。
        (荀後位至常伯、長沙相,故雲府君也。)
        (廬陵巴邱人文晁(一作周冕)者,世以田作為業。)
        (年常田數十頃,家漸富。)
        (晉太元初,秋收已過,刈獲都畢,明旦至田,禾悉復滿,湛然如初。)
        (即便更獲,所獲盈倉。)
        (於此遂為巨富。)
        (上虞魏全,家在縣北。)
    此 人:(忽有一人,著孝子服,皂笠,手巾掩口,來詣全家,詣曰)君有錢一千萬,銅
        器亦如之,大柳樹錢在其下,取錢當得爾。於君家大不吉。僕尋為君取此。
        (便去。)
        (自爾出三十年,遂不復來。)
        (全家亦不取錢。)
        (元嘉元年,建安郡山賊百餘人破郡治,抄掠百姓資產、子女,遂入佛圖,搜掠
        (財寶。)
        (先是,諸供養具別封置一室。)
        (賊破戶,忽有蜜蜂數萬頭,從衣簏出,同時噬螫。)
        (群賊身首腫痛,眼皆盲合,先諸所掠,皆棄而走。)
        (蔡裔有勇氣,聲若雷震。)
        (嘗有二偷兒入室,裔拊牀一呼,二盜俱隕。)
        (昔有一人,與奴同時得腹瘕病,治不能愈。)
        (奴既死,乃剖腹視之,得一白鱉,赤眼,甚鮮明。)
        (乃試以諸毒藥澆灌之,並內藥於鱉口,悉無損動,乃係鱉於牀腳。)
        (忽有一客來看之,乘一白馬。)
        (既而馬尿濺鱉,鱉乃惶駭,欲疾走避尿,因系之不得去,乃縮藏頭頸足焉。)
    此 人:(病者察之,謂其子曰)吾病或可以救矣。
        (乃試取白馬尿以灌鱉上,須臾便消成數升水。)
        (病者乃頓服升余白馬尿,病豁然愈。)
        (太尉郗鑒,字道徽,鎮丹徒。)
        (曾出獵,時二月中,蕨始生。)
        (有一甲士,折食一莖,即覺心中淡淡(一作潭潭)欲吐。)
        (因歸,乃成心腹疼痛。)
        (經半年許,忽大吐,吐出一赤蛇,長尺余,尚活動搖。)
        (乃掛著屋簷前,汁稍稍出,蛇漸焦小。)
        (經一宿視之,乃是一莖蕨,猶昔之所食。)
        (病遂除差。)
        (桓宣武時,有一督將,因時行病後虛熱,更能飲復茗,必一斛二斗乃飽。)
        (才減升合,便以為不足。)
        (非復一日。)
        (家貧。)
        (後有客造之,正遇其飲復茗,亦先聞世有此病,仍令更進五升,乃大吐,有一
        (物出,如升大,有口,形質縮縐,狀如牛肚。)
        (客乃令置之於盆中,以一斛二斗復茗澆之。)
        (此物歙之都盡,而止覺小脹。)
        (又加五升,便悉混然從口中湧出。)
        (既吐此物,其病遂差。)
    此 人:(或問之)此何病?
    有 人:此病名斛二(二或作茗)瘕。
        (桓哲字明期,居豫章時,梅元龍為太守,先已病矣,哲往省之。)
    有 人:(語梅云)吾昨夜忽夢見作卒,迎卿來作泰山府君。
    有 人:(梅聞之愕然)吾亦夢見卿為卒,著喪衣,來迎我。
        (經數日。)
    有 人:(復同夢如前)二十八日當拜。
        (至二十七日晡時,桓忽中惡腹滿,就梅索麝香丸。)
        (梅聞,便令作凶具。)
        (二十七日,桓便亡;二十八日而梅卒。)
        (平原華歆,字子魚,為諸生時,常宿人門外。)
        (主人婦夜產。)
    有 人:(有頃,兩吏來詣其門,便相向辟易,欲退,卻相謂曰)公在此。
        (因踟躕良久。)
    有 人:(一吏曰)籍當定,奈何得住?
        (乃前向子魚拜,相將入。)
    有 人:(出,並行共語曰)當與幾歲?
    此 人:(一人云)當與三歲。
        (天明,子魚去。)
        (後欲驗其事,至三歲,故往視兒消息,果三歲已死。)
    此 人:(乃自喜曰)我固當公。後果為太尉。
        (宋時有一人,忘其姓氏,與婦同寢。)
        (天曉,婦起出。)
        (後其夫尋亦出外。)
        (婦還,見其夫猶在被中眠。)
        
        
    3**時間: 地點:
    此 人:(須臾,奴子自外來)郎求鏡。
        (婦以奴詐,乃指牀上以示奴。)
    此 人:(奴云)適從郎間來。
        (於是馳白其夫。)
        (夫大愕,便入。)
        (與婦共視,被中人高枕安寢,正是其形,了無一異。)
        (慮是其神魂,不敢驚動。)
        (乃共以手徐徐撫牀,遂冉冉入席而滅。)
        (夫婦心怖不已。)
        
        
    4**時間: 地點:
        (少時,夫忽得疾,性理乖錯,終身不癒。)
        (董壽之被誅,其家尚未知。)
        (妻夜坐,忽見壽之居其側,歎息不已。)
    此 人:(妻問)夜間何得而歸?
        (壽之都不應答。)
        (有頃,出門繞雞籠而行,籠中雞驚叫。)
        (妻疑有異,持火出戶視之,見血數升,而壽之失所在。)
        (遂以告姑,因與大小號哭,知有變,及晨,果得凶問。)
        (宋時有諸生遠學。)
    此 人:(其父母燃火夜作,兒忽至前,歎息曰)今我但魂爾,非復生人。
    此 人:(父母問之,兒曰)此月初病,以今日某時亡。今在瑯邪任子成家,明日當殮。
        來迎父母。
    有 人:(父母曰)去此千里,雖復顛倒,那得及汝?
    此 人:(兒曰)外有車乘,但乘之,自得至矣。
        (父母從之,上車若睡,比雞鳴,已至所在。)
        (視其駕乘,但柴車木馬。)
        (遂與主人相見,臨兒悲哀。)
        (問其疾消息,如言。)
        (卷四)
        (晉時,東平馮孝將為廣州太守。)
    此 人:(兒名馬子,年二十余,獨臥廄中,夜夢見一女子,年十八九)我是前太守北海
        徐玄方女,不幸早亡。亡來今已四年,為鬼所枉殺。案生彔,當八十余,聽我更
        生,要當有依馬子乃得生活,又應為君妻。能從所委,見救活不?
    有 人:(馬子答曰)可爾。
        (乃與馬子克期當出。)
        
        
    5**時間: 地點:
        (至期日,牀前地,頭髮正與地平,令人掃去,則愈分明,始悟是所夢見者。)
        (遂屏除左右人,便漸漸額出,次頭面出,又次肩項形體頓出。)
        (馬子便令坐對榻上,陳說語言,奇妙非常。)
        (遂與馬子寢息。)
    有 人:(每誡云)我尚虛爾。
    有 人:(即問何時得出)出當得本命生日,尚未至。
        (遂往廄中,言語聲音,人皆聞之。)
        (女計生日至,乃具教馬子出己養之方法,語畢辭去。)
        (馬子從其言,至日,以丹雄雞一隻,黍飯一盤,清酒一升,醊其喪前,去廄十
        (餘步。)
        (祭訖,掘棺出,開視,女身體貌全如故。)
        (徐徐抱出,著氈帳中,唯心下微暖,口有氣息。)
        (令婢四人守養護之。)
        (常以青羊乳汁瀝其兩眼,漸漸能開,口能咽粥,既而能語。)
        (二百日中,持杖起行,一期之後,顏色肌膚氣力悉復如常,乃遣報徐氏,上下
        (盡來。)
        (選吉日下禮,聘為夫婦。)
        (生二兒一女:長男字元慶,永嘉初,為秘書郎中;小男字敬度,作太傅掾;女
        (適濟南劉子彥,徵士延世之孫雲。)
        (干寶字令升,其先新蔡人。)
        (父瑩,有嬖妾。)
        (母至妒,寶父葬時,因生推婢著藏中。)
        (寶兄弟年小,不之審也。)
        (經十年而母喪,開墓,見其妾伏棺上,衣服如生。)
        (就視猶暖,漸漸有氣息。)
        (輿還家,終日而蘇。)
        (雲寶父常致飲食,與之寢接,恩情如生。)
        (家中吉凶,輒語之,校之悉驗。)
        (平複數年後,方卒。)
        (寶兄嘗病氣絕,積日不冷。)
        (後遂寤,雲見天地間鬼神事,如夢覺,不自知死。)
        (晉太元中,北地人陳良與沛國劉舒友善,又與同郡李焉共為商賈。)
        (後大得利,焉殺良取物。)
        (死十許日,良忽蘇活,得歸家。)
    有 人:(說死時,見友人劉舒,舒久已亡,謂良曰)去年春社日祠祀,家中鬥爭,吾實
        忿之,作一兕於庭前,卿歸,豈能為我說此耶?
        (良故往報舒家,其怪亦絕。)
        (乃詣官疏李焉而伏罪。)
        (襄陽李除,中時氣死。)
        (其父守屍。)
        (至於三更,崛然起坐,摶婦臂上金釧甚遽。)
        (父因助脫,既手執之,還死。)
        (婦伺察之,至曉,心中更暖,漸漸得蘇。)
    有 人:(既活)為吏將去,比伴甚多,見有行貨得免者,乃許吏金釧。吏令還,故歸取
        以與吏。吏得釧,便放令還。見吏取釧去。
        (後數日,不知猶在婦衣內。)
        (婦不敢復著,依事咒埋。)
    有 人:(鄭茂病亡,殯殮訖,未得葬,忽然婦及家人夢茂云)己未應死,偶悶絕爾,可
        開棺出我,燒車缸以熨頭頂。
        (如言乃活。)
        (晉時,武都太守李仲文在都喪女,年十八,權假葬郡城北。)
        (有張世之代為郡。)
    有 人:(世之男字子長,年二十,侍從在廄中,夜夢一女,年可十七八,顏色不常,自
        (言)前府君女,不幸早亡。會今當更生。心相愛樂,故來相就。
        (如此五六夕。)
        
        
    6**時間: 地點:
        (忽然晝見,衣服薰春殊絕,遂為夫妻,寢息衣皆有污,如處女焉。)
        (後仲文遣婢視女墓,因過世之婦相聞。)
        (入廄中,見此女一隻履在子長牀下。)
        (取之啼泣,呼言發冢。)
        (持履歸,以示仲文。)
    有 人:(仲文驚愕,遣問世之)君兒可由得亡女履耶?
        (世之呼問,兒具道本末。)
        (李、張並謂可怪。)
        (發棺視之,女體已生肉,姿顏如故,右腳有履,左腳無也。)
        (自爾之後遂死,肉爛不得生矣。)
    有 人:(道)萬恨之心,當復何言!
        (涕泣而別。)
        (魏時,尋陽縣北山中蠻人有術,能使人化作虎。)
        (毛色爪牙,悉如真虎。)
        (鄉人周眕有一奴,使入山伐薪。)
        (奴有婦及妹,亦與俱行。)
    有 人:(既至山,奴語二人云)汝且上高樹,視我所為。
        (如其言。)
        (既而入草,須臾,見一大黃斑虎從草中出,奮迅吼喚,甚可畏怖。)
        (二人大駭。)
    有 人:(良久還草中,少時,復還為人,語二人云)歸家慎勿道。
        (後遂向等輩說之。)
        (周尋得知,乃以醇酒飲之,令熟醉。)
        (使人解其衣服及身體,事事詳悉,了無他異。)
        (唯於髻發中得一紙,畫作大虎,虎邊有符,周密取彔之。)
        (奴既醒,喚問之。)
        (見事已露,遂具說本末云)
    此 人:先嘗於蠻中告糴,有蠻師雲有此術,乃以三尺布,數升米糈,一赤雄雞,一升酒
        ,授得此法。
        (魏清河宋士宗母,以黃初中夏天於浴室裡浴,遣家中子女闔戶。)
        (家人於壁穿中,窺見浴盆中有大鼋。)
        (遂開戶,大小悉入,了不與人相承當。)
        (先著銀釵猶在頭上。)
        (相與守之涕泣,無可奈何。)
        (出外去,甚駛,逐之不可及,便入水。)
        (後數日,忽還。)
        (巡行舍宅,如平生,了無所言而去。)
        (時人謂士宗應行喪,士宗以母形雖變,而生理尚存,竟不治喪。)
        (與江夏黃母相似)
        (卷五)
        (晉安帝時,侯官人謝端,少喪父母,無有親屬,為鄰人所養。)
        (至年十七八,恭謹自守,不履非法。)
        (始出居,未有妻,鄰人共愍念之,規為娶婦,未得。)
        (端夜臥早起,躬耕力作,不捨晝夜。)
        (後於邑下得一大螺,如三升壺。)
        (以為異物,取以歸,貯甕中。)
        (畜之數日。)
        (端每早至野還,見其戶中有飯飲湯火,如有人為者。)
        (端謂鄰人為之惠也。)
        (數日如此,便往謝鄰人。)
    鄰 人:吾初不為是,何見謝也。
        (端又以鄰人不喻其意,然數爾如此。)
        (後更實問,鄰人笑曰)
    鄰 人:卿已自取婦,密著室中炊爨,而言吾為之炊耶?
        (端默然心疑,不知其故。)
        (後以雞鳴出去,平早潛歸,於籬外竊窺其家中,見一少女,從甕中出,至灶下
        (燃火。)
        (端便入門,逕至甕所視螺,但見女。)
    鄰 人:(乃到灶下問之曰)新婦從何所來,而相為炊?
    鄰 人:(女大惶惑,欲還甕中,不能得去)我天漢中白水素女也。天帝哀卿少孤,恭慎
        自守,故使我權為守舍炊烹。十年之中,使卿居富得婦,自當還去。而卿無故竊
        相窺掩,吾形已見,不宜復留,當相委去。雖然,爾後自當少差。勤於田作,漁
        彩治生。留此殼去,以貯米谷,常不可乏。
        (端請留,終不肯。)
        (時天忽風雨,翕然而去。)
        (端為立神座,時節祭祀。)
        (居常饒足,不致大富耳。)
        (於是鄉人以女妻之。)
        (後任至令長。)
        (雲今道中素女祠是也。)
        (晉太康中,謝家沙門竺曇遂,年二十余,白皙端正,流俗沙門。)
        (常行經清溪廟前過,因入廟中看。)
    鄰 人:(暮歸,夢一婦人來,語云)君當來作我廟中神,不復久。
    此 人:(曇遂夢問)婦人是誰?
    鄰 人:(婦人云)我是清溪廟中姑。
        (如此一月許,便病。)
    鄰 人:(臨死,謂同學年少曰)我無福,亦無大罪,死乃當作清溪廟神。諸君行過,當
        看之。
        (既死後,諸年少道人詣其廟。)
        (既至,便靈語相勞問,聲音如昔時。)
    鄰 人:(臨去云)久不聞唄聲,思一聞之。
        (其伴慧覲便為作唄訖。)
        (其神猶唱贊。)
    鄰 人:(語云)岐路之訣,尚有悽愴。況此之怪,形神分散。窈冥之歎,情何可言。
        (既而歔欷不自勝,諸道人等皆為涕泣。)
        (王導子悅為中書郎,導夢人以百萬錢買悅,導潛為祈禱者備矣。)
        (尋掘地,得錢百萬,意甚惡之,一一皆藏閉。)
        (及悅疾篤,導憂念時至,積日不食。)
        (忽見一人,形狀甚偉,被甲持刀。)
    鄰 人:(問是何人)僕,蔣侯也。公兒不佳,欲為請命,故來爾。公勿復憂。
        (導因與之食,遂至數升。)
    鄰 人:(食畢,勃然謂導曰)中書命盡,非可救也。
        (言訖不見。)
        (悅亦隕絕。)
        (會稽鄖縣東野有女子姓吳,字望子,路忽見一貴人,儼然端坐,即蔣侯像也。
        ()
        (因擲兩橘與之。)
        (數數形見,遂隆情好。)
        (望子心有所欲,輒空中得之。)
        (常思膾,一雙鯉自空而至。)
        (孫恩作逆時,吳興分亂,一男子忽急突入蔣侯廟。)
        (始入門,木像彎弓射之,即卒。)
        (行人及守廟者:無不皆見。)
        (晉太元中,樂安高衡為魏郡太守,戍石頭。)
        (其孫雅之在廄中,雲有神來降。)
        (自稱白頭公,拄杖光輝照屋。)
        (與雅之輕舉宵行,暮至京口來還。)
        (後雅之父子為桓玄所殺。)
        (永和中,義興人姓周,出都,乘馬,從兩人行。)
        (未至村,日暮。)
        (道邊有一新草小屋,一女子出門,年可十六七,姿容端正,衣服鮮潔。)
    鄰 人:(望見周過,謂曰)日已向暮,前村尚遠。臨賀詎得至?
        (周便求寄宿。)
        (此女為燃火作食。)
        (向一更中,聞外有小兒喚阿香聲,女應諾。)
    鄰 人:(尋云)官喚汝推雷車。
    鄰 人:(女乃辭行)今有事當去。
        (夜遂大雷雨。)
        (向曉,女還。)
        (周既上馬,看昨所宿處,止見一新冢,冢口有馬尿及余草。)
        (周甚驚惋。)
        (後五年,果作臨賀太守。)
        (豫章人劉廣,年少未婚。)
    鄰 人:(至田舍,見一女子)我是何參軍女,年十四而夭,為西王母所養,使與下土人
        交。
        (廣與之纏綿。)
        (其日,於席下得手巾,裹雞舌香。)
        (其母取巾燒之,乃是火浣布。)
        (桓大司馬從南州還,拜簡文皇帝陵,左右覺其有異說。)
    鄰 人:(登車,謂從者曰)先帝向遂靈見。
        (既不述帝所言,故眾莫之知。)
        (但見將拜時,頻言「臣不敢」而已。)
        (又問左右殷涓形貌。)
    有 人:涓為人肥短,黑色甚醜。
    鄰 人:(桓云)向亦見在帝側,形亦如此。
        (意惡之。)
        (遂遇疾,未幾而薨。)
        (卷六)
        (漢時,會稽句章人至東野還,暮,不及至家,見路旁小屋燃火,因投宿止。)
        (有一少女,不欲與丈人共宿,呼鄰人家女自伴,夜共彈空篌。)
        (問其姓名,女不答,彈弦而歌曰)
    鄰 人:連綿葛上藤,一綏復一緪。欲知我姓名,姓陳名阿登。
        (明至東郭外,有賣食母在肆中,此人寄坐,因說昨所見。)
        (母聞阿登,驚曰)
    此 人:此是我女,近亡,葬於郭外。
        (漢時諸暨縣吏吳詳者,憚役委頓,將投竄深山。)
        (行至一溪,日欲暮,見年少女子來,衣甚端正。)
    此 人:(女曰)我一身獨居,又無鄰里,唯有一孤嫗。相去十餘步爾。
        (詳聞甚悅,便即隨去。)
        (行一里余,即至女家,家甚貧陋。)
        (為詳設食。)
    此 人:(至一更竟,忽聞一嫗喚云)張姑子。
    鄰 人:(女應曰)諾。
    鄰 人:(詳問是誰)向所道孤獨嫗也。
        (二人共寢息。)
        (至曉雞鳴,詳去,二情相戀,女以紫手巾贈祥,詳以布手巾報之。)
        (行至昨所應處,過溪。)
        (其夜大水暴溢,深不可涉。)
        (乃回向女家,都不見昨處,但有一冢爾。)
        (廬江箏笛浦,浦有大舶,覆在水中,雲是曹公舶船。)
        (嘗有漁人,夜宿其旁,以船系之,但聞箏笛弦節之聲及香氣氤氳。)
    鄰 人:(漁人又夢人驅遣云)勿近官船。
        (此人驚覺,即移船去。)
        (相傳雲曹公載數妓,船覆於此,今猶存焉。)
        (盧充獵,見獐便射,中之。)
        (隨逐,不覺遠。)
    鄰 人:(忽見一里門如府舍,問鈴下,鈴下對曰)崔少府府也。
    鄰 人:(進見少府,少府語充曰)尊府君為索小女婚,故相迎耳。
        (三日婚畢,以車送充至家。)
        (母問之,具以狀對。)
        (既與崔別後,四年之三月三日,充臨水戲。)
        (遥見水邊有犢車,乃往開車戶。)
        (見崔女與三歲兒共載,情意如初。)
        (抱兒還充,水與金鋺而別。)
        (王伯陽家在京口,宅東有大冢,相傳雲是魯肅墓。)
        (伯陽婦,郗鑒兄女也,喪亡,王平其冢以葬。)
        (後數年,伯陽白日在廳事,忽見一貴人,乘平肩輿,與侍從數百人,馬皆浴鐵
        (。)
    鄰 人:(逕來坐,謂伯陽曰)我是魯子敬,安冢在此二百許年。君何故毀壞吾家?
    此 人:(因顧左右)何不舉手!
        (左右牽伯陽下牀,乃以刀環擊之數百而去。)
        (登時絕死。)
        (良久復甦,被擊處皆發疽溃,尋便死。)
        (一說王伯陽亡,其子營墓,得一漆棺,移至南岡。)
    此 人:(夜夢肅怒云)當殺汝父。
    此 人:(尋,復夢見伯陽云)魯肅與吾爭墓,若不如我,不復得還。
        (後於靈座褥上見血數,疑魯肅之故也。)
        (墓今在長廣橋東一里。)
        (承儉者,東莞人。)
    此 人:(病亡,葬本縣界,後十年,忽夜與其縣令夢云)沒故民承儉,人今見劫,明府
        急見救。
        (令便敕內外裝束,作百人仗,便令馳馬往冢上。)
        (日已向出,天忽大霧,對面不相見,但聞冢中哅哅破棺聲。)
        (有二人墳上望,霧暝不見人往。)
        (令既至,百人同聲大叫,收得冢中三人。)
        (墳上二人遂得逃走。)
        (棺未壞,令即使人修復之。)
    此 人:(其夜,令又夢儉云)二人雖得走,民悉志之:一人面上有青志,如藿葉;一人
        斷其前兩齒折。明府但案此尋覓,自得也。
        (令從其言追捕,並擒獲。)
    此 人:(荊州刺史殷仲堪,布衣時,在丹徒,忽夢見一人,自說)己是上虞人,死亡,
        浮喪飄流江中,明日當至。君有濟物之仁,豈能見移?著高燥處,則恩及枯骨矣
        。
        (殷明日與諸人共江上,看見一棺,逐水流下,飄飄至殷坐處。)
        (即令人牽取,題如所夢。)
        (即移著岡上,酹以酒飯。)
        (是夕,又夢此人來謝恩。)
        (晉昇平中,徐州刺史索遜乘船往晉陵。)
        (會暗發,回河行數裡,有人求索寄載)
    有 人:我家在韓冢,腳痛不能行,寄君船去。
        (四更時至韓冢,此人便去。)
        (遜遣人牽船,過一渡,施力殊不便,罵此人曰)
    此 人:我數裡載汝來,逕去,不與人牽船。
        (欲與痛手。)
        (此人便還與牽,不覺用力而得渡。)
        (人便逕入諸冢間。)
        (遜疑非人,使竊尋看。)
        (此人經冢間,便不復見。)
        
        
    7**時間: 地點:
    此 人:(須臾復出,至一冢呼曰)載公。
        (有出應者。)
    此 人:我向載人船來,不與共牽,奴便欲打我。今當往報之,欲暫借甘羅來。
    有 人:(載公曰)壞我甘羅,不可得。
    此 人:無所苦,我試之耳。
        (遜聞此,即還船。)
        
        
    8**時間: 地點:
    此 人:(須臾,岸上有物來,赤如百斛龠,長二丈許,逕來向船,遜便大呼)奴載我船
        ,不與我牽,不得痛手!方便載公甘羅,今欲擊我。今日即打壞奴甘羅。
        (言訖,忽然便失,於是遂進。)
        (晉元熙中,上黨馮述為相府吏,將假歸虎牢。)
        (忽逢四人,各持繩及杖,來赴述。)
        (述策馬避,馬不肯進。)
        (四人各捉馬一足,倏然便到河上。)
    四 人:(問述)欲渡否?
    此 人:水深不測,既無舟楫,如何得渡?君正欲見殺爾。
    四 人:不相殺,當持君赴官。
        (遂復捉馬腳涉河而北。)
        (述但聞波浪聲,而不覺水。)
        (垂至岸,四人相謂曰)
    四 人:此人不淨,那得將去。
        (時述有弟喪服,深恐鬼離之,便當溺水死,乃鞭馬作勢,逕得登岸。)
    四 人:(述辭謝曰)既蒙恩德,何敢復煩勞。
        (安豐侯王戎,字濬衝,瑯邪臨沂人也。)
        (嘗赴人家殯殮。)
        (主人治棺未竟,送者悉入廳事上。)
        (安豐作車中臥。)
        (忽見空中有一異物,如鳥。)
        (熟視,轉大漸近,見一乘赤馬車,一人在中,著幘,赤衣,手持一斧,至地下
        (車,逕入王車中。)
    四 人:(回幾容之,謂王曰)君神明清照,物無隱情。亦有事,故來相從。然當為君一
        言:凡人家殯殮葬送,苟非至親,不可急往,良不獲已,可乘赤車,令髯奴御之
        ,及乘白馬,則可禳之。
    此 人:(因謂戎)君當致位三公。
        (語良久。)
        (主人內棺當殯,眾客悉入,此鬼亦入。)
        (既入戶,鬼便持斧行棺牆上。)
        (有一親趨棺,欲與亡人訣。)
        (鬼便以斧正打其額,即倒地。)
        (左右扶出。)
        (鬼於棺上,視戎而笑。)
        (眾悉見鬼持斧而出。)
        (李子豫,少善醫方,當代稱其通靈。)
        (許永為豫州刺史,鎮歷陽。)
        (其弟得病,心腹疼痛十餘年,殆死。)
    此 人:(忽一夜,聞屏風後有鬼謂腹中鬼曰)何不速殺之。不然,李子豫當從此過。以
        赤丸打汝,汝其死矣。
    四 人:(腹中鬼對曰)吾不畏之。
        (及旦,許永遂使人候子豫,果來。)
        (未入門,病者自聞中有呻吟聲。)
    四 人:(及子豫入視)鬼病也。
        (遂於巾箱中出八毒赤丸子與服之。)
        
        
    9**時間: 地點:
        (須臾,腹中雷鳴鼓轉,大利數行,遂差。)
        (今八毒丸方是也。)
        (宋元嘉十四年,廣陵盛道兒亡,托孤女於婦弟申翼之。)
        (服闋,翼之以其女嫁北鄉嚴齊息,寒門也,豐其禮賂,始成婚。)
    四 人:(道兒忽空中怒曰)吾喘唾之氣,舉門戶相托。如何昧利忘義,結婚微族。
        (翼之乃大惶愧。)
        (晉淮南胡茂回,能見鬼。)
        (雖不喜見,而不可止。)
        (後行至揚州,還歷陽。)
        (城東有神祠,中正值民將巫祝祀之。)
    四 人:(至須臾頃,有群鬼相叱曰)上官來。
        (各迸走出祠去。)
        (回顧,見二沙門來入祠中。)
        (諸鬼兩兩三三相抱持,在祠邊草中伺望。)
        (望見沙門,皆有怖懼。)
        
        
    10**時間: 地點:
        (須臾,二沙門去後,諸鬼皆還祠中。)
        (回於是信佛,遂精誠奉事。)
        (有一傖小兒,放牛野中,伴輩數人。)
        (見一鬼依諸叢草間,處處設網,欲以捕人。)
        (設網後未竟,傖小兒竊取前網,仍以罨捕,即縛得鬼。)
        (廬江杜謙為諸暨令。)
        (縣西山下有一鬼,長三丈,著赭衣褲穿褶,在草中拍張。)
        (又脫褶擲草上,作「懊惱歌」。)
        (百姓皆看之。)
        (會稽朱弼為國郎中令,營立第舍,未成而卒。)
        (同郡謝子木代其事,以弼死亡,乃簿書多張功賞,長百餘萬,以其贓誣弼。)
        (而實自入。)
        (子木夜寢,忽聞有人道弼姓字者。)
        (俄頃而到子木堂前,謂之曰)
    有 人:卿以枯骨腐專可得誣,當以某日夜更與對證。
        (言終,忽然不見。)
        (夏侯綜為安西參軍,常見鬼騎馬滿道,與人無異。)
    有 人:(嘗與人載行,忽牽人語,指道上有一小兒云)此兒正須大病。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