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太元境群仙高會 軟紅塵五俠尋徒)
    (三尺霜鋒神鬼驚,向人慣作不平鳴;世間只惜真傳少,正氣誰擔俠士名。)
    (這一首七言絕句詩,乃海上劍癡慕古來劍俠一流人,俱秉天地正氣,能為人雪
    (不平之事,霜鋒怒吼,雨血橫飛,最是世間第一快人,第一快事,只是真傳甚
    (少。)
    (世人偶然學得幾路拳,舞得幾路刀,便嚴然自命為俠客起來,不是貽禍身家,
    (便是行同盜賊,卻把個俠字壞了,說來甚可慨然。)
    (這真正劍俠的一等人,世間雖少,卻也不能說他竟是沒有。)
    
    
2**時間: 地點:
    (如今閒話休提。)
    (單講宋朝高宗年間,有十位劍仙在太元境高會,煉得五花寶劍,下界收徒,傳
    (授幾個劍俠正宗,要使天下後世企慕劍俠之人,不致有錯認門逕的一段故事。
    ()
    (愛看書的且請放明著眼看我道來。)
    (正是:
    (    新書閒讀多奇趣,古劍重磨起俠心。)
    
    
3**時間: 地點:
    (話說上界太虛山虯龍洞有位劍仙,即世傳風塵三俠中的虯髯公,自從升真得道
    (,在此山中修心煉性,不復干預塵世間事。)
    (逮至宋朝高宗南渡,奸相秦檜擅權,朝中大臣有大半皆其私黨,作威作福,倚
    (勢害人,弄得天下不平的事日多。)
    
    
4**時間: 地點:
    (一日,虯髯公偶然靜中思動,要想重下紅塵,再做些行俠仗義之事,稍儆奸邪
    (。)
    (又因其時宋刻的書卷甚多,那書中也有胡說亂道講著義俠的事兒,卻是些不明
    (事理的筆墨,竟把頂天立地的大俠弄得像是做賊做強盜一般,插身多事,打架
    (尋仇,無所不為,無孽不作。)
    (倘使下愚的人看了,只怕漸漸要把一個俠字,與一個賊字、一個盜字並在一塊
    (,再也分不出來,實於世道人心大有關係。)
    (虯髯公不看也罷,看了之時,不禁怒上心來。)
    
    
5**時間: 地點:
    (一日,令道童傳個柬兒,擇期邀請列代得道劍仙,在度恨天太元境高會,要議
    (一個妥善法兒,不使後人把義俠的聲名壞了。)
    (是日,到的共有黃衫客、崑崙摩勒、精精兒、空空兒、古押衙、公孫大娘、荊
    (十三娘、聶隱娘、紅線女等,連虯髯公共是十位,相見禮畢。)
    (虯髯把那小說誤人、急當想個善策挽回大道、並自己再想重歷紅塵幹些俠事的
    (話說了一遍。)
空空兒:既是小說誤人心術,只消飛劍把小說的板兒一概劈了,豈不乾淨。
AAA:(虯髯笑道)道兄說那裡話來。大凡書本風行一時,自然是散佈天下多有的了。
    我等寶劍雖利,只怕要劈他的板兒,卻是劈不勝劈。何況這一部劈了,難保不又
    刊出那一部來,將來伊於胡底。
AAA:(崑崙摩勒道)既這樣說,須把那班著書的人,略略儆戒他一二個,使他們以後
    不敢胡亂動筆,豈不是好。
虯髯公:做書的人,他也未嘗無一腔熱血,一片熱心,要把行俠作義的事極力摹寫出來。
    只是認差了路,以致無一筆是處。若欲稍加懲創,普天之下著書的人甚多,卻從
    那一個懲起,亦且有傷天地之和,豈可使得。
空空兒:(古押衙道)虯道兄如此說來,難道就罷了不成?
黃衫客:依我想來,虯道兄既有下山之意,須要幾位道兄、道姑同到紅塵,各收幾個嫡派
    門徒,令他們行些真實俠義的事與世人看了,知道象這樣的才算義俠,後來或者
    有人也把此事做成說部,留傳世上,那時自然曉得俠客與劇盜、飛賊是兩樣的。
    這種胡言亂語的書,方可不滅自滅。但是,收徒一事談何容易。第一須要擇人,
    第二又須煉劍,這卻怎樣才好?
虯髯公:此說果然愜當。但這擇人、煉劍的兩件事,多不是一朝一夕做得來的。如之奈何
    ?
公孫大:若說擇人傳授,我因近在丹房煉霜鍔丸未成,尚需時日。若說煉劍,我處卻有已
    經煉就的五花寶劍五口,盡可傳人。眾位道長如有果願下界去的,吾可取來使大
    眾一觀。
虯髯公:(回頭喚侍女英英)速回飛雲山丹室中取八寶革囊前來。
公孫大:(又囑)沿途不可耽誤。
    (英英唯唯,遵命如飛而去。)
    (不多一刻,即使回來,呈上革囊。)
    (大娘解開囊口,用手一招,飛出五把劍來,光分青、黃、赤、黑、白五色,恍
    (如五道彩霞,射入眼目。)
    (虯髯公等接來看時,每柄均長三尺左右,闊約寸餘,薄只一分不到,權其株兩
    (甚輕,不知怎的,揮動時,卻又十分沉重。)
    (劍尖劍口,鋒利無比,更不必說,真是神劍,無不嘖嘖稱贊。)
公孫大:此五花劍,我在丹房採日精、月魄、電火、霜花並雷霆正氣而成,其質非 鋼非
    鐵,乃是落花之液釀成。每花只取乍落的第一瓣,故得先天第一肅殺之氣,和以
    鉛汞,計凡千煉始成。劍質可以吹毛使斷,濡血無痕,削鐵如泥,砸石成粉。這
    青的乃芙蓉劍,最難運用。黃的是葵花劍,赤的是榴花劍,黑的蘚花劍,白的是
    桃花劍,無甚高下。
虯髯公:原來如此。足見道姑精心向道,歷久不衰,乃得煉此利器。
公孫大:這算怎麼,不過是費些辛苦罷了。如今劍是有了,但不知是那幾位道長下界走一
    回兒?
虯髯公:我與黃衫道兄是首議此事之人,自然當去。不知還有何人願往?
    (道言未了,聶隱娘與紅線女俱說願去,古押衙與精精兒也要去時,卻被空空兒
    (先已允了。)
    (虯髯公不勝歡喜。)
    (公孫大娘遂把五柄寶劍掣在乎中,令五位劍仙各自選取。)
    (紅線遂取了一柄桃花劍,隱娘取了榴花劍,黃衫客取的是葵花劍,虯髯公是蘚
    (花劍,只剩一把青芙蓉劍,因公孫大娘說最難運用,眾皆不敢受領,自然是空
    (空兒的了。)
    (大娘隨將五劍應如何展舞,如何吐納的法兒,略略述了一遍。)
大 娘:(又道)諸位道長下山,倘然得遇有緣,千萬須看此人的心術若何,然後傳他絕
    技,不要誤授了外君子內小人的人兒,那時仗著本領高強,又倚寶劍利害,妄作
    妄為起來,不但有玷師門,只怕為禍不小。況道長等此去授徒,原欲闡揚正道,
    使人不入歧途,倘若誤授匪人,其害何堪設想。諸宜留心在意為是。
虯髯公:道姑的高見不差。我想我們此去,果遇可傳之人,亦只先授他些拳家的正逕與著
    劍法的宗傳,且莫把這吐納絕技任意投人,並不是吝而不傳,且待他們功行成時
    ,再行補授未遲。
    (黃衫客點頭稱是。)
    (公孫大娘遂將空囊提交英英攜著,起身向虯髯公打一稽首,告辭回山。)
    (崑崙摩勒、古押衙、精精兒、荊十三娘也要去了。)
    (虯髯公等送出境外方回。)
黃衫客:(黃衫客問虯髯公道)不知虯道兄等現擬先往何處,且於何日動身?
虯髯公:燕趙古稱多慷慨悲歌之士,吾想先到燕趙各地走一回兒,看看有無緣法,再定行
    止,明日即須下山,不知眾位如何?
聶隱娘:江南山明水秀,其間應鍾毓奇人,我欲先至江南,然後沿江而下。
紅 線:我想先到齊魯之間走走。
黃衫客:我也是這個意兒。
空空兒:我想到臨安去,一來求訪人才,二來宋帝南渡以後建都於此,也好探探秦檜一班
    大奸的近日作為如何。
虯髯公:既這樣說,我等此去,自然俱是行蹤無定的了。但是萬里求才,頗非容易,斷難
    三日五日便可先後回山,將來倘要聚首,須先定個地方,免得彼此無從尋覓。
黃衫客:此言甚善。
聶隱娘:我在江南,多則一年,少或五六個月,難保不到山左一行,那時與道長相逢,也
    未可知。
虯髯公:這本來是說不定的。譬如我到燕趙,若無可以傳道之人,也難保不改赴江南各處
    。就是黃衫道兄等,也不一定到了何處竟是何處,或在途中聚晤,亦未可知。但
    不能竟定在何日、何時、何方見面。難道覓得傳人,即便授他劍術同著回山,不
    使他們略略行些功果,使眾道兄道姑等見見不成?
黃衫客:貧道據虯髯兄之言想來,臨安現為建都之地,空空道兄他又本來要去探秦檜一班
    奸賊作為,不如後來竟在臨安相會,定以一年為期,彼時即使覓不得門徒,也須
    到了臨安再尋機會如何?
虯髯公:(眾劍仙皆稱)使得。
    (虯髯公與黃衫客又略略談了些話,五位仙俠攜著五口寶劍,分手回山而去。)
    (到了明日,一個個束裝起程。)
    (若說仙家的行止,本與凡俗不同,出行時須帶著許多衣服鋪陳,又有那家人話
    (別、親友餞行等事,極其累贅。)
    (這虯髯公等皆是飛行了道的真仙,本來乘風駕霧,可以瞬息千里,來去自如。
    ()
    (此番只因要下界去尋覓真才,藉傳大道,不得不徒步而行,可以慢慢的隨處留
    (神,仔細偵訪。)
    (故此各攜著五花寶劍與護身仙劍之外,又隨身帶些丹爐初煉的金創起死回生丹
    (,並那仙山深處所產的靈芝、仙求、鐘乳、空青各種妙藥,以便到下界時易錢
    (使用,並可療人疾病。)
    (時在大宋高宗紹興七年三月中旬暮春時候,眾仙俠下得山時,一路之上看不盡
    (柳暗花明,玩不盡山輝川媚。)
    (就中黃衫客與紅線女是同到山東去的,雖黃衫客修真之處在飛雲洞,紅線女在
    (一線天,卻俱在太玄境的西北方上,相去不過三十餘里之遙。)
    (是日,不先不後同時下山,恰在半途相遇,彼此各打一個稽首。)
紅 線:(紅線女問黃衫客道)未知道長此去,取道東南而行還是望西北進發?
黃衫客:我想先赴西北,然後繞道東南,未識道姑若何?
紅 線:道長既由西北繞至東南,我不妨由東南折至西北,想來若大一個山東省城,四下
    裡兜抄轉來,未必竟無一二可造之才,不知道長以為然否?
    (黃衫客點頭稱是。)
    (二仙俠談談說說,行了一程,俯視下界,紅塵滾滾,濁浪茫茫。)
紅 線:(紅線女道)此地相隔凡塵尚遠,我們何不乘風而下,各自分途,免勞跋涉。
黃衫客:使得。
    (二仙俠遂又打個稽首,各縱祥光分頭下墜。)
    (紅線女使的乃是金遁,十分飛速,一霎時已蹤跡杳然。)
    (黃衫客在仙山腳下撮一些土,借土遁法往西北而行。)
    (不消片刻,但見汪洋大水,一碧無涯,已是混元湖地界。)
    (此湖周圍三萬六千里,按週天三百六十度之數,每度百里,深不見底,乃仙丹
    (交界所在。)
    (黃衫客來到湖邊,收了土遁,正欲借水遁渡湖,忽聽得豁喇喇一陣狂風,只吹
    (得沙飛石走。)
    (風過處,見湖心湧起一陣怪浪,好似山移岳動一般,借著風勢,望岸上直撲過
    (來。)
    (浪花中隱隱見有一物,渾身雪白,四足騰波,在那裡張口吐沫。)
    (這浪頓時愈湧愈高,不下千尋峭壁。)
    (黃衫客知是湖中出了妖物,急忙將袍袖一揚,想把浪頭拂將回去。)
    (不料那怪見了,十分惱怒,越越的推波助瀾起來,離岸只一箭之遙。)
    (黃衫客見來勢太猛,不敢遲延,慌把兩足一登,離地有十丈多高,駕著半雲半
    (霧,定睛向湖中細看,究竟何等妖魔,膽敢如此興波作浪?正是:
    (    何來倒海翻江怪,敢阻乘雲駕霧仙。)
    (畢竟不知黃衫客遇的何妖,如何渡得湖去,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黃衫客一劍誅妖 紅線女單身殺盜)
    
    
6**時間: 地點:
    (話說黃衫客自飛雲洞借土遁法來至混元湖邊,湖中忽起大風,來一怪物,張口
    (作浪,急舉袍袖拂時,退他不得。)
    (看看逼近岸旁,黃衫客忙將兩足一登,踏空而起,往下瞧看是何妖物。)
    (那怪已似覺察,昂起斗大頭顱,兩目灼灼,宛如兩道金光,直沖霄漢。)
    (霎時間,忽又把頭向水底一低,支咧咧大吼一聲,湧起一陣急浪,足有數十丈
    (高,向黃衫客直淹過來。)
黃衫客:不好。
    (在著空中使個大鵬展翅之勢,滴溜溜向東南方旋了開去。)
    (這怪見仍舊淹不著他,又在水中昂起頭來,把口對著黃衫客一張,噴出一股冷
    (氣,好似雪練般一條,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慄。)
    (且此冷氣之中,隱隱似有巨靈掌一般大的五個指爪,斜刺裡向黃衫客抓來。)
    (黃衫客到此地步,暗想)
黃衫客:我因憐這妖魔,不知修煉幾千百年始得在此混元湖中仙凡交界之處占穴而居,再
    數百年,功行到時未必難成正果,所以不忍傷害於他。如今這樣肆惡,若再讓時
    ,深恐反遭不測。只不知他究竟是個水族中怎麼東西,有此怪異,未可輕敵。
    (遂雙手向空打一稽首,說一)
說 一:上蒼好生,不是偏我黃衫好殺,但今日水怪興波,逼人太甚,不得不一開殺戒,
    願為當世除妖。
    (說罷,伸手向袍袖中一招,颼的飛出一把劍來。)
    (但見一道寒光,向著那怪口中所噴冷氣直冒過去,敵個正住。)
    
    
7**時間: 地點:
    (其時,半空中恍如有兩條白龍在那裡廝鬥,約有半個時辰,不分勝負,黃衫客
    (見了大怒,起右手並著三個指頭向那仙劍一指,口中喝一聲)
黃衫客:捷!
    (說也奇怪,這劍起在空中打了三個盤旋,向那白氣中直衝而進。)
    (那怪大驚,慌忙把口一閉,收回白氣,又將四足向水面用力一伏,竄入波心而
    (去,黃衫客焉肯容他,借著劍光護體,使一個寒鴉撲水之勢,把身子往下一逼
    (,躍入水中,緊緊追趕。)
    (那怪慌了手腳,只想鳧水而逃,又恨被寒光逼住,不敢行動。)
    (黃衫客看看將近趕到,拼指向劍光連指數指,這劍望著那怪頂門直劈下來。)
    (那怪此時愈加著急,使一個鯉魚攻水之勢,掉轉身軀挺著四足,向黃衫客狠命
    (撲來。)
    (黃衫客微微一笑,喝聲)
黃衫客:孽畜,休得猖獗!
    (即在丹田穴中運出一股氣來,向著那怪一呵。)
    (此氣乃是先天三昧真火蘊結而成,比著凡火有百倍之熱。)
    (這怪怎能抵擋得住,頓時在水中縮做一團,動彈不得。)
    (黃衫客把手又向劍光一指,這劍直飛下來,將怪腰斬水中,分為兩截,鮮血直
    (冒,湖水變紅。)
黃衫客:(黃衫客十分過意不去)善哉,善哉。可惜爾數千百年修持,一旦化為烏有,皆
    爾不守正道,妄思圖害生靈所致。
    (口說著話,把手扔將袍袖一揚,收回仙劍。)
    (因念怪雖斬了,奈在水中,看不出究竟是甚妖邪,十分利害,何不取上岸去瞧
    (個仔細。)
    (遂一手提著一截,遠遠先自撩上岸去,然後將身透出水面,慢慢的踏波而行。
    ()
    (果然仙家妙用,衣服冠履,毫無水跡沾濡。)
    (逮至到得岸邊,定睛向此物看時,並非別的水怪,乃是一隻極大白獺。)
    (牙長似戟,爪利於鉤,身約丈餘,毛濃寸許,自頭至尾,一白如銀,並無半點
    (雜色。)
黃衫客:(黃衫客暗忖道)原來是這孽畜,怪不道方才口吐白氣。那氣中如有五個指爪,
    卻是他驅魚的長技。但白獺髓乃金創中第一聖藥,不論如何血流皮破,只須合琥
    珀屑熬膏敷治,立刻便能止血生肌,將來且無一些斑點。《酉陽雜俎》及《拾異
    記》中載:吳主孫和寵鄧夫人,一日和醉,舞玉如意,誤擊夫人頭角,額破血流
    。太醫奏請以重金覓白獺髓和琥珀末敷治始痊,此是明證。惟調敷時因琥珀太多
    ,以致脫痂之後留有一點血痕,殷紅奪目,後人相傳為獺髓妝,播作美談。這是
    下藥時銖兩未稱,乃至於此。否則色澤均勻,可以毫無破綻。況世傳獺肝能治肝
    胃等疾,亦極神驗。我今何不把他剖了取作藥籠中物,留著醫治世人,豈不大妙
    。
    (主意定了,甚是歡喜,探手袖中,取出仙劍,先把胸腹割開,取出肝來。)
    (大凡飛禽走獸的肝葉,本來皆一葉的,獨有獺肝按月而生,一月一葉,此時正
    (在三月,故有三葉之多。)
    (黃衫客即取湖水洗滌一過,再運丹田真氣向肝連呵數回,把那水濕之氣吸乾,
    (收入懷中豹皮囊內。)
    (又把足骨及頭尾各骨敲開,傾出好些髓來,白膩如膏,也用先天真火炙乾,一
    (並收入囊中。)
    (餘下的皮肉等物,依舊拋入水內,任他隨波逐流而去。)
    (從此為混元湖除了一患,免得後來或有凡間甫經得道之人,欲渡此湖,被其吞
    (噬,且免湖中水族傷殘殆盡,其造福卻也不小。)
    (黃衫客既將白獺收拾已畢,把豹皮囊揣入懷中,藏好仙劍,起一個穴底擒龍之
    (勢,飛身下湖,用水遁法,不多一會渡過仙湖,早登彼岸。)
    (但見一片荒郊,絕無人跡,因仍駕著土遁,走有百里之遙,看看紅日西沉,依
    (然前不把村後不著店。)
    (黃衫客連夜趲程,也不稍歇,直走了一日一夜,不知經過幾重惡嶺,幾道毒泉
    (,始覺漸有人煙,到了登州地界。)
    (我且按下慢表。)
    
    
8**時間: 地點:
    (再說那紅線女,自駕金遁與黃衫客分途之後,他雖是往東南去的,卻也要過混
    (元湖而行。)
    (只因當初共工氏與顓頂爭帝,共工頭觸不周山,天傾西北,地陷東南,後來雖
    (得女蝸氏煉石補天,那地卻未曾補得,所以混天湖的湖面東南方比西北方有數
    (十倍之大。)
    (紅線女到得岸邊,看見一片汪洋,茫無涯涘,欲使水遁之法,深恐湖面大了,
    (未免費力,故把蓮鉤一蹬,起在半空,駕著半雲半霧而過。)
    (俯視湖中,甚是風和浪靜。)
    (惟西北角隱隱似有一道殺氣直沖霄漢,正黃衫客劍斬白獺之時。)
    (紅線女因急欲趲程,也不去仔細看他。)
    (及至渡過湖面,有五百餘里沙漠之地,不但人跡不到,連鳥獸樹木也是沒有。
    ()
    (直待過了此處,方見遠遠的有幾點青山,卻有大海阻隔。)
    (那山乃在大海之東,正是山東曹州境界。)
    (紅線無心觀玩,依舊縱起雲光,片刻間過了海面,始慢慢的將身一晃,落下塵
    (埃,款步而行。)
    
    
9**時間: 地點:
    (其時已是申牌時分,大約又走有三、五十里之遙,見有一座高山擋路。)
    (這山周圍三百餘里,共有三十六個高峰,一個個高插雲表,所以名截雲山,十
    (分險惡。)
    (紅線見了,心下躊躇。)
    (正想再縱云頭越過此山,忽聽得山凹裡有一片哭喊之聲,心下大疑,急忙將身
    (一縱,來在一個小小峰頭往下瞧看。)
    (但見來了一伙大盜,約有二三百人,為首的身長九尺,向外一張鍋底臉兒,身
    (穿元色綢軟銷,腰束黑績戰裙,頭上邊皂色襆頭,足上穿一雙元青緞扒山虎薄
    (底快靴,兩手提著兩把潑風刀,押著一個愁眉淚眼的女子,過山繞道而去。)
紅 線:(紅線暗忖道)看這光景,分明是伙酒色強徒。但這女子,獨自一人來此深山何
    事。若說他有同行親屬,或被強盜殺了,因何地上不見屍骸,好不令人難解。我
    今既到紅塵,正要行些俠事,何不看個明白。若這女子果有冤情,何妨殺了強盜
    ,救他下山。一來泄個不平,二來可與行人除害。
    (主意一決,跳下峰來,探手胸前,取出一個胡桃大小的劍丸,臨風一晃,化作
    (一道寒光,隱著身形,尾隨群盜而去。)
    (抄過了十數個峰頭,便是山寨,約有一百餘間房屋,也有是瓦蓋的,也有是草
    (編的。)
    (又轉了兩個山灣,方是大寨,共是九開間七進高廳,乃依山傍嶺而成,所以一
    (進高似一進。)
    (那黑臉的盜,押著女子,直到第七進廳中。)
    (紅線仍舊借著劍光隱在廳前屋簷之下,舉目望廳上看時,只見正中間坐著一人
    (,八尺以外身材,一張淡黃色臉,兩道疙瘩眉,一雙蜂目,顴高耳陷,口闊鼻
    (低,腮下邊一部短髭不到半寸,身披杏黃罩衫,內襯秋葵色短襖,頭上戴一頂
    (鬧龍紮巾,腦後雙飄雉尾,腰間懸著一口三尺長的佩劍,足登粉底豹皮靴,分
    (明是個盜首模樣。)
    (回頭,只見那黑臉盜先自上廳,說了幾句言語,聽不甚楚。)
    (這盜首便傳女子進廳,高聲問道)
紅 線:看你小小年紀,倒有這般大膽,究竟姓甚名誰,從何處來,到何處去,從實來說
    ,或者免爾一死。
    (女子只是嚶嚶啜泣,絕不作聲。)
紅 線:(盜首因冷笑道)你縱不說,我也知道。你來的那一條路,除是往臥虎營去,別
    處不通,明明是在營中秦大人那裡逃出來的。本來你年紀尚輕,貌也不錯,可以
    收留在山。只是大人與我頗有交情,今雖被吳頭目拿汝上山,還當著吳頭目送汝
    到臥虎營去,聽候大人發落。
    (這女子不聽此言猶可,聽了之時,柳眉倒豎,杏眼圓睜,帶淚罵一)
罵 一:狗強盜!原來與負國強徒往來。不幸我乍離虎穴,又入龍潭,也是命該如此,只
    苦的不知我父母生死若何。
    (話尚未完,看他搶上一步,將頭向著盜首的腰間直撞過來,乘著勢兒,雙手找
    (他佩劍,要想拼一個你死我活。)
    (盜首見了,哈哈大笑,喝一)
喝 一:賤人,休得無禮。眾英雄何在!
    (猛見廳事兩旁來了百數十個人,一個個手持刀械飛奔上來,黑臉的盜也在其內
    (。)
    (紅線此時再耐不住,將身一現,喊聲)
紅 線:女子休要驚慌,俺來與你殺這一班強徒。
    (一道劍光向大廳上直逼進來。)
    (黑臉盜見半空中飛下一人,好生驚駭。)
    (後見也是一個女子,濟得甚事,提著潑風刀望紅線面門劈來。)
紅 線:(紅線喝一聲)止!
    (但見劍光一繞,這顆斗大的黑頭頓時落地,鮮血直流。)
    (眾盜見殺了同黨,那肯干休,發一聲喊,圍將攏來。)
紅 線:(盜首也拔出佩劍,大喊)何來潑婦,傷我弟兄,休要放他走了,倒了俺郝天彪
    一世威名。
紅 線:(紅線心中暗想)看此山寨,至少也有數百人,不能殺戮太多,有傷上天好生之
    德。諺言『擒賊擒王』,不如先把那自稱姓郝的盜首殺了,餘盜略略示些儆戒,
    使他們棄邪歸正,豈不是好。
    (因起三寸金蓮,打一個著地掃兒,把群盜跌出丈外,伸手並著兩個指頭,向劍
    (光連指兩指,這光直逼郝天彪頂門而來。)
    (那天彪是一個積盜,慣走江湖,見冷森森一道白光射來,曉得必是劍術十分利
    (害,急將兩腿一蹲,使個潛蛟出洞之勢,向外飛奔。)
    (誰想這劍如生著眼睛一般,呼的一旋,飛也似的跟了出來。)
紅 線:(天彪大驚,要想回身竄入人叢,或可幸避,奈已不及,只得大叫一聲)我命休
    矣!
    (急起佩劍,使一個五花蓋頂之勢,拼命保住頸項。)
    (那曉得耳根後颼的一聲,卻被紅線連劍連人斬於廳前地下。)
    (這把佩劍削成兩段,落在血泊之中。)
    (也是郝天彪為盜半生,姦淫婦女殺害人民,造孽過多,故此只落得這般結果。
    ()
    (眾盜此時嚇得一個個膽戰心寒,面如上色,丟下槍刀,一溜煙多想往外逃命。
    ()
    (誰知紅線又起兩個指頭,向劍光團中略指一指,那劍望著眾盜頭上直砍下來,
    (只得共叫一聲)
紅 線:饒命!
    (一線齊的跪地告求。)
    (正是:
    (    蟻螻尚然知惜命,為人焉有不貪生。)
    (畢竟不知眾強盜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 服仙丹素雲換骨 衍宗派紅線傳拳)
    
    
10**時間: 地點:
    (話說紅線女斬了郝天彪,又把劍光連指數指,向群盜頭上斬來,嚇得眾強徒一
    (個個哀呼饒命,跪了一地。)
紅 線:(那女子也苦苦代求道)且請仙姑息怒。此事罪魁禍首,乃黑臉盜與著這穿黃的
    盜魁,今既俱已伏誅,還望仙姑饒恕他們。勿因難女一人,有傷數十百人性命。
    (紅線一來本只要儆儆眾人的下遭,並不是定須斬盡殺絕;二來聽這女子苦求,
    (手也軟了好些。)
紅 線:(因對眾盜言道)爾等在此落草,平時罪惡不問可知。本當一概斬了,為民除害
    。姑念此女代求,暫饒爾等性命。以後須要改惡從善,勿再為非,免貽後悔。
    (說畢,將手一招,那劍冷颼颼打了一個盤旋飛了回來。)
    (只苦得劍光飛過之時,眾強盜不知不覺也有削去頭髮的,也有失去了鬚的,也
    (有飛去眉毛的,竟把這百數十人弄得無一個沒有記識。)
    (因此大眾戰兢兢的尚跪著,不敢起身。)
紅 線:爾等受此懲創,諒也不敢再作這強盜生涯。如今快把地下死屍收拾出去,傳話山
    上山下、山前山後一眾強徒,各自散伙,改邪歸正,不准再在此地逗留。如違,
    立斬不赦。
    (眾人聽了此言,好似半天裡得了恩詔一般,謝了一聲,各自起來,七手八腳將
    (郝天彪及吳頭目的屍首搬去掩埋,一面果然傳出話去。)
    (頃刻間,把截雲山五百餘名大小強人散個乾乾淨淨。)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