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漢帝得夢選妃 奸相貪財逼美)
    (詩曰:
    (  月貌花容最可親,漢宮曾說有佳人。)
    (一生種下風流債,直使多情悟夙因。)
    
    
2**時間: 地點:
    (話說自古及今,奇男子與奇女子,雖皆天地英靈之氣所鍾,奇處各有不同:奇
    (男子重忠、孝二字,做一番掀天播地的事業,名貫古今。)
    (奇女子重節、義二字,完一生冰清玉潔的堅貞,名重史冊。)
    (你道那奇女子是何人?就出在漢朝十一帝。)
    (相傳元帝在位,其時天下太平,百姓安樂,文有宰相張文學、翰林院掌院學士
    (蘇武;武有元帥李廣、總兵李陵、都督李虎,一班文武忠良輔佐漢主,治得國
    (家盜賊不起,旱澇不興,要算有道的氣象。)
    (只因寵任一個奸臣毛延壽,其人狡猾異常,善迎主意,貪財愛寶,無所不為,
    (這也不在話下。)
    
    
3**時間: 地點:
    (且說越州地方,有一位太守,姓王名忠,乃本京人氏,一身清正,愛民如子。
    ()
    (夫人姚氏,年俱半百,膝下無子,只生一女,取名皓月,又叫昭君,生得有沉
    (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
    (女工針指,自不必說,且精通翰墨,又善曉音律,父母愛如掌上珍珠,不肯輕
    (於議婚,所以昭君年方十七,尚待字閨中。)
    (那年八月中秋佳節,一家同坐飲酒賞月,但見一天月色,照得如同白晝,令人
    (開懷暢飲。)
    (昭君多飲了兩杯,有些醉意,告別雙親,先進香閨,和衣上牀,朦朧睡去。)
    (得一奇夢,兆她一生奇緣。)
    (就是當今漢天子,也於此夜睡在龍牀夢見芍藥階前、太湖石畔,有一美貌女子
    (冉冉而來,生得那:
    (  比花花解語,比玉玉生香。)
    (漢王見此美貌女子,就是三宮六院,也找不出這個絕色來,由不得渾身酥軟,
    (心中沉醉,急急搶步向前,把美人的袖子扯住)
漢 王:美人住居何處,姓什名誰,青春多少,可曾婚聘?
心 中:(那女子回道)奴住在越州,姓王名嬙,乳名皓月昭君,年方十七,尚未適人。
    (漢王聽說大喜,叫聲)
漢 王:美人,孤只有正宮林後、東宮張后,西宮尚缺妃子,孤欲把美人選進西宮,以伴
    寡人,不知美人意下如何?
心 中:(那女子道)只怕奴家沒福,若王爺不嫌奴容顏醜陋,可到越州召取奴家便了。
    (漢王見她依允,此刻春情難鎖,便叫聲)
漢 王:美人,既蒙你憐愛寡人,奈水遠山遙,一時難以見面,今夜且赴佳期去罷。
    (說著要來摟抱美人。)
    (那女子被漢王糾纏不過,心生一計,便叫)
漢 王:陛下放手,後面有內侍來了。
    (哄得天子回頭一看,她就用力把漢王一推,漢王叫聲)
漢 王:不好!
    (一跤跌倒在地驚醒。)
    (漢王南柯一夢,睡在龍牀,心中一想)
心 中:此夢好奇遇也!美人明明說了名姓地方,等早朝時分,差官到越州訪問,自有下
    落。
    (想罷,天色已明。)
    (漢王登殿,文武拜呼丹墀,漢王連呼平身,眾臣口稱萬歲,站起分班侍立。)
    (漢王先召圓夢官,當殿訴說夢境。)
漢 王:(圓夢官回奏)夢是心頭想,有是心必有是夢,有是夢必有是人。此夢上吉,吾
    主傳旨召選,夢自遂心。
    (漢王聞奏大喜,打發圓夢官下殿,便問兩班文武)
漢 王:哪位卿家,代孤到越州訪取皓月昭君?
    (話言未了,班內閃出奸相毛延壽,俯伏金階)
俯伏金:臣願往越州走遭。
漢 王:(漢王大喜道)卿到越州,選取應夢美人,如選得來時,加官進爵外,賞黃金萬
    兩。只不許私受買囑,有負寡人重托。
    (延壽領旨謝恩,退出朝門,回了相府,料理家務一番,不敢耽擱,帶了二十名
    (長班跟隨,上馬出京。)
    (一路地方文武官員都來迎接饋送,好不十分暢意。)
十 分:(又思)昏君得了此夢,認定將假作真,我往越州,此差乃是一件好買賣,哪管
    昭君真不真。
    (打算已定。)
    (在路行程非只一日,到了越州,也不先行報程,就到金亭館驛下馬。)
十 分:(入內坐定,便連喚驛丞,只嚇得驛丞急忙出來迎接,雙膝跪下,口稱)相爺在
    上,小官叩見。
奸 相:(奸相假意喝道)好大膽狗官,明知欽差入境,不來遠接,理當問不敬上之罪,
    法當取斬!
十 分:(驛丞連叩響頭道)相爺請休怒,容小官告稟:一來相爺未打報帖;二來驛丞官
    卑職小,不敢擅專;三來本府無文差委,故此得罪相爺,望乞海涵寬恕。
奸 相:(奸相點點頭道)也罷,恕你罪名。速喚知府前來見我。
奸 相:(驛丞連聲答應,站起上馬,離了館驛,飛星來到府衙,下馬入內,跪稟知府道
    ()今朝廷差了毛延壽到來,選取后妃,未行報帖。現在館驛,立請大老爺相見
    (,作速便行。
    (這一報不打緊,只嚇得王太守面皮失色,急急起身上馬,帶了驛丞,來到金亭
    (館驛。)
    (下馬入內,投了稟帖,見了奸相口稱)
奸 相:趙州知府王忠稟見相爺。
    (說著,跪將下去。)
奸 相:(奸相把臉一沉道)如此大膽!明知朝廷旨意,到你地方選取昭君娘娘,不來遠
    接,該當何罪?
王 忠:因相爺未曾報帖,卑府有誤公務,還望相爺寬宥。
毛 相:且饒不究。這裡有告示一道,速拿至人煙雜處張掛,著地方總甲舉保美貌女子,
    自十一二歲起至十七八歲止,盡行報名,要選取皓月昭君,如有隱匿,以欺君罔
    法論罪。
    (王忠接了告示,退出館驛,回到衙內,一面差人送席打掃館驛,張燈結綵,一
    (面將告示散佈地方總甲,四門張掛。)
    (退到私衙,夫人接住,分賓主坐定)
鐵花夫:相公有何心事不快,面帶憂容?
王 忠:夫人有所不知,只是漢王差了毛丞相到此,要選取皓月昭君,此名乃是女兒乳名
    ,眼見要來選取女兒了。你我夫妻只生此女,後來靠她收成,若選進宮,今生就
    不能見面了。
鐵花夫:我女名叫昭君,外人並不知曉,只吩咐家人不許泄漏。
    (王忠連聲有理。)
    (只說地方總甲,在外逐戶細查,並無昭君。)
    (回報太守,太守即來稟知奸相。)
    (奸相因見王忠不曾有金銀來打點,心中已是著惱,又見王忠回說沒有昭君,不
    (禁大怒道)
奸 相:哪裡沒有昭君?顯見狗官不用心細查,違逆聖旨。左右與我將狗官拿下。
    (下面一聲吆喝,好似鷹捉燕雀一般。)
    (未知王忠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太守被責獻女 昭君用計辱奸)
    (詩曰:
    (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還四季不飲酒,空負人間好時節。)
    
    
4**時間: 地點:
    (話說太守王忠,見奸相發怒,吩咐左右動手拿他,急急叫聲)
便吩咐:相爺且慢,容卑職告稟。
奸 相:你做一個黃堂太守,管轄萬民,連一個昭君沒處找尋,怎麼回覆旨意?你還有什
    麼分辯?
王 忠:非是卑府不用心細查,乃查了一月,在城在鄉並無昭君名字,還望相爺原宥。
    (奸相聽說,好不耐煩道)
奸 相:欽限緊急,任你慢騰騰的性兒,誰擔此違背聖旨之罪?你這狗官不用追比,焉肯
    將昭君找尋出來!左右與我將狗官扯下去打。
奸 相:(下面一聲吆喝答應,嚇得王忠只叫)相爺開恩,容寬限三日,卑府好去細查。
    (奸相坐在上面,佯作不睬,左右虎狼動手,可憐王忠被捺在地,輪替四十荊條
    (大棍,打得王忠哀聲不止,肉綻皮開。)
    (打畢放起,奸相又叫聲)
奸 相:王忠,再限三日,如有昭君,萬事休提。三日外再無昭君,定取狗官首級,決不
    寬貸。
    (王忠聽說,嚇得魂飛天外,魄散九霄,只得諾諾而退,連聲答應,一步一拐,
    (出了館驛。)
    (有家丁扶著,也騎不得馬,喚一乘小轎抬進衙門。)
    (可憐王太守,眼淚汪汪,下轎入內,有姚夫人接至房內坐定,見老爺這等狼狽
    (,問起緣由。)
    (太守未曾開言,先歎了一口氣)
太 守:夫人,想我堂堂四品黃堂之職,今日撞見奸相,這個對頭星,因我不將昭君查出
    ,打了四十大棍,又限三日,若無昭君,定要典刑。夫人呀!看來女兒是要獻出
    的了,若再隱匿,只怕我這條老性命就活不成了。
    (姚夫人見說,由不得目瞪口呆,暗想)
姚夫人:女兒這等聰明伶俐,怎生捨得她遠離他方!若把女兒前去應選,丟得我夫妻二人
    膝下冷清,日後倚靠何人收成結果;若不把女兒獻出,又伯老爺受罪不起。
    (由不得一陣心酸,兩眼淚如雨下。)
    (王太守也是含悲痛哭,且自慢表。)
    (再言昭君,自從酒醉睡去,夢中與漢王相會,面約終身,她就癡心妄想,志不
    (改更。)
    (到了次日,天明起來,梳洗已畢,不帶丫環,出了香房,獨自步進花園,對天
    (雙膝跪下,暗暗禱告)
昭 君:念信女王嬙,昨夜夢中相會漢王,漢王面許奴家選進西宮,若是奴家有后妃之福
    ,但求天遂人願;若是奴家福薄,漢王不來召取為妃,奴寧老死香閨,再不他適
    。
    (祝罷一番,將身站起,歸了香房,每日只是悶悶沉沉,坐在房中思想漢王,癡
    (心等守,茶飯頓減,容顏消瘦,毫無一點歡情。)
    
    
5**時間: 地點:
    (那日因在房中閒會,取了一雙大紅繡鞋,用針刺繡雙飛鴛鴦。)
    (正要繡成,忽然線斷針折,因大吃一驚)
大吃一:難道奴與漢王無緣,不能應三更之夢了嗎?
    (說著撲籟籟地淚滴香腮,連聲歎息,不禁心中有感,吟詩一首:
    (  寂寞無聊坐繡房,尖尖十指繡鴛鴦。)
    (鴛鴦繡到雙飛處,線斷針殘淚兩行。)
    (吟詩方了,耳畔內忽聽遠遠地上房一片嘈嚷之聲,心中好不十分詫異,便叫丫
    (環)
心 中:你聽,夫人房中為什事這等吵鬧?速速前去,且看一看,回來報我知道。
    (丫環答應。)
心 中:(去不多時,急忙回報小姐道)不知為什麼事情,老爺和夫人坐在一處,痛哭不
    止。
    (昭君聞知大驚,即命丫環拿梳具過來,打扮一番,要到上房探問消息。)
    (你道昭君怎生打扮?但見她:
    (  面對菱花挽烏雲,手理青絲髮萬根。)
    (高梳一個蟠龍髻,鳳釵金簪髻邊橫。)
    (柳葉眉彎如新月,秋波秀眼黑白分。)
    (脂粉不施生來媚,耳上金環左右分。)
    (穿一件團花錦繡襖,係一條碧水波浪裙。)
    (翠手鐲雙龍取寶,金戒指八寶裝成。)
    (紅繡鞋剛剛三寸,白綾帶裹住摺根。)
    (行一步裙不動人真愛惜,笑一笑齒不露價值千金。)
    (遠看她分明是廣寒仙女,近看她好一似南海觀音。)
    (昭君打扮已畢,出了香閨,來到上房,見了爹娘,叫聲萬福。)
    (老爺、夫人)
姚夫人:吾兒少禮,一旁坐下。
昭 君:孩兒告坐。
昭 君:(坐定,便問爹娘)為什麼事情這等傷心?可說與孩兒知曉。
    (王太守見問,料難隱瞞,便將朝廷欽差毛相來到越州,命為父的四門大張皇榜
    (,要選昭君,因為父的捨不得將吾兒花名報去,回言越州沒有此女,惱了奸相
    (,把為父的打了四十棍,還限三日定要昭君,如再沒有昭君,就要致死為父,
    (所以與你母親在此傷心的話說了一遍。)
    (昭君聽說,心中又恨又喜:恨的是奸相太不留情,喜的是夢真靈驗。)
昭 君:(便叫聲)爹娘,休要煩惱,事到其間,只管把孩兒報去充選,一可救爹爹性命
    ,二使兒進皇宮,一家富貴。爹爹且去見奸相,只說昭君有了,要赦卑職無罪,
    方敢說明。他自然叫爹爹直說,爹爹回他,卑府一身無子,只生一女,名曰昭君
    ,情願入宮充選,他自然改容相待爹爹。
    (王太守見女兒肯去充選,即刻出房,上馬來到館驛。)
    (見了毛相,毛相便問)
毛 相:昭君有了麼?
    (王太守就照女兒的話回了一遍。)
    (毛相忙站起扶住知府,口稱)
毛 相:恭喜知府。
昭 君:(並陪罪道)如今是國丈大人了,方才多多得罪,望乞國丈寬宥。
王 忠:(王忠連稱)不敢。
毛 相:可用暖轎將令媛抬來一看。
    (王忠答應。)
    (回到府衙,說與夫人、女兒知曉。)
昭 君:既是天子選兒為妃,還怕奸相不來朝見,豈有君妃見小臣之禮?爹爹去對他說,
    一個不出閨門的繡女,怎肯輕於出去見人,請相爺到府衙一看,不怕他不來,等
    他來時,女兒也代爹爹出一口氣。
    (太守聽說,連稱)
太 守:有才女子勝於男兒!
    (便出了衙門,趕到館驛,回明了毛相。)
毛 相:(毛相暗想)我原是假意試他一試,他若肯來,就失了貴人的身分,如今不來,
    方是正理。且住,難道我反求見於她麼?
    (腹內沉吟。)
    (未知他肯去否,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美人圖奸臣點痣 魯家莊金定掉包)
    (詩曰:
    (  休怪清官心滯澀,一生如水人忠直。)
    (奸邪不識愛芳名,只顧貪財掩美色。)
    
    
6**時間: 地點:
    (話說毛相雖然心下沉吟,到底奉旨而來,既有昭君,不得不親去一看。)
    (沒奈何,與太守來到府衙下馬,太守)
太 守:請相爺迎賓館稍坐,容卑官通報。
    (說罷進內。)
昭 君:毛延壽可來了麼?
太 守:來了。
昭 君:不要叫他就進來,等女兒打扮完備,再著他進來,還要他拜這麼幾拜!
太 守:他是當朝太師,怎麼拜起你來?
昭 君:可恨這廝,前日將爹爹打了四十棍,定要他拜奴八拜,只算服禮。
    (說著起身,來到自己房中,吩咐一眾丫環扮做宮娥采女,先將聖旨朝南供在廳
    (中,面前擺了香案,但等奸相來到,使他下禮;他若不跪,喝罵欺君。)
    (眾丫環答應,忙去打點。)
    (昭君也是宮妝打扮,帶領丫環出了香閨,來到廳上,先拜聖旨,連呼萬歲,拜
    (畢起來,便叫聲)
昭 君:爹爹,可請毛延壽到裡面來相見。
    (太守依言,出來相請毛相。)
    (毛相同了太守,一路行來,心內暗想)
毛 相:這丫頭仗西宮貴妃,我去見她,倘不低頭下拜,定說我是欺君;若去拜她,我乃
    一品宰相,屈膝於女子,哎,都怪我前日不是,打了她父親,她今記恨在心,分
    明作弄於我。
    (想著,已到廳上,但見中間供著聖旨,旁邊坐著一位宮妝美人,兩旁彩娥宮女
    (二十餘個,分為左右,已是吃驚。)
毛 相:(忽聽上面一聲吆喝道)聖旨在上,娘娘在下,還不下拜麼?
    (只嚇得奸相雙膝跪下,先呼萬歲,後稱千歲,拜了八拜,上面喚了平身,方敢
    (起來。)
    (站在一旁,偷眼把這位娘娘細看一看)
奸 相:果是畫中人物!
昭 君:不敢久留,請大人外邊坐罷。
    (毛相告別而出,昭君又叫父親隨他出去,看他說些什麼?)
    (太守點首出來,見了毛相)
太 守:小女可充得選麼?
毛 相:令愛雖有幾分姿色,但未進皇上,未知中意,須要三張美人圖:一張坐像,一張
    睡像,一張行像。將此圖進呈皇上,若看中了,方做得西宮妃子。我現在帶畫工
    在此,你快收拾五百金,送與畫工以作筆資,好代你畫圖。
    (說畢,起身回他的公館。)
    (太守送了毛相出去,轉身入內,將毛相吩咐的話說了一遍。)
    (昭君聽說,罵一聲)
昭 君:大膽奸賊,分明貪財愛寶,借此圖畫為由,索詐金銀,令人可恨!
罵 一:(便叫聲)爹爹,他既要圖畫進呈,待女兒自己畫罷,也不用費爹爹一文半鈔。
太 守:(太守笑道)你怎知畫法?這是要進呈的,不可兒戲。
昭 君:孩兒自幼學的畫法,且畫了呈與爹爹看。
    (說畢,進房坐下,叫丫環抬了一面穿衣鏡對著自己,又取了文房四寶,將色料
    (、畫筆放到桌上,鋪下粉綾,細細對鏡將三張畫圖描成。)
    (不到半日,圖已畫成,畫得筆路分明,真是高手。)
    (有詩三首,贊這畫圖的妙處:
    (  美人坐圖:
    (  渾如大士坐蓮池,瑞靄千層入定時。)
    (畢現全身無色相,善財龍女兩相隨。)
    (美人睡圖:
    (  總為春情暗自傷,銷魂早入夢甜鄉。)
    (吳宮恃寵巫山後,疲怯西施在象牀。)
    (美人行圖:
    (  身軀嫋娜下瑤台,疑是廣寒謫降來。)
    (步步蓮鉤虛著地,空階踏月正徘徊。)
    (昭君將這三張美人圖描完折好,出房送與太守。)
    (太守展開一看,稱羨不已,並道)
太 守:女兒,你畫雖畫得好,只是毛丞相多少路程到此選你,又拜你八拜,也該略送他
    些薄敬,方盡地主之情。
    (昭君點頭稱是。)
    (太守便叫夫人進房,連首飾頭面共湊成了二百兩銀子,交與太守,連三張畫圖
    (,一並拿至迎賓館。)
    (見了毛相,呈上圖畫。)
    (毛相一見吃驚,忙接過展開一看,假意連聲道好,便問)
毛 相:還是你自己畫的,還是托人畫的?
太 守:是小女畫的。
毛 相:(毛相冷笑幾聲道)好個聰明娘娘,天上無雙,地下少有。
毛 相:(說著,見桌上一包東西)這是什麼意思?
太 守:(太守陪笑道)這是卑職些須菲敬,送與相爺買茶果吃。
    (毛相不聽猶可,一聽時陡然怒從心上起,暗想)
毛 相:我許多路途到此選妃,又拜你女兒八拜,只有這點東西送我,還不夠我賞人的。
毛 相:(想著,怒衝衝地拿了美人圖,向後堂而去,口內不住罵著)你既輕人,我有主
    意,叫左右取筆硯過來,就在昭君每張圖畫眼下點了芝麻大一點黑痣,若聖上看
    見,待找啟奏,此乃是傷夫滴淚痣,命主損三夫,聖上若娶此女,恐江山不利。
    那時聖上心疑,自然不用,使他父女分離,方泄我心頭之恨。
毛 相:(想罷出來,假意堆笑,口稱)盛情斷不敢領。卜於九月十三日乃黃道吉日,請
    貴人動身。
    (太守答應,拿了禮物回府。)
昭 君:那毛相說些什麼?
    (大守便將他見圖稱贊,禮物不收,已擇日子起身的話說了一遍。)
昭 君:他不收此禮,想必嫌輕。爹爹,凡事皆由天定,豈為人謀?女兒進京,須要爹爹
    送女兒去,哪怕他奸計百出。
    (太守言稱有理,便與夫人打點收拾不提。)
    (且言毛奸相,暗恨王知府不知進退,自恃聰明,叫女兒畫圖,送我薄禮,只消
    (在此生一妙計,另選美人,也畫三圖,勝似昭君,漢王一見,定然收用。)
    (囑咐此女,哄奏君王,將昭君貶入冷宮,方知毛爺的手段利害。)
    (便喚二個心腹家丁,一叫孫龍,一叫趙保,叫到跟前,附耳悄悄吩咐道,如此
    (如此,這般這般。)
    (孫龍、趙保聽得吩咐,稟回)
孫 龍:小的們知道了,相爺只管放心。
    (說罷,二人出了館驛,不敢怠慢,回路細訪。)
    (訪到第二日,打聽出越州南鄉有一個大財主,姓魯,地名就叫魯家莊,莊內這
    (位有錢的魯員外,娶妻趙氏,院君齊年四十以外。)
    (家中豪富,廣有金銀,只可恨膝下無子,單生一女,年方二九,十分伶俐聰明
    (,雖貌減昭君,卻也體態風流。)
    (孫、趙二人訪著此女,心中大喜,急急找到魯家莊要去掉包。)
    (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使奸計太守被誑 苦分離昭君上路)
    (詩曰:
    (  昨夜陽台夢到家,醒來依舊在天涯。)
    (思親枕上流珠淚,兩目昏花亂似麻。)
    
    
7**時間: 地點:
    (話說孫龍、趙保訪到南鄉魯家莊上,即問)
孫 龍:門上有人麼?
    (裡面走出一個老門公,見他二人差官打扮,叫聲)
便吩咐:二位爺,到此有何貴幹?
孫 龍:煩你通告員外一聲,有件機密事要見。
便吩咐:(門公道)爺們上姓大名,好待小的通報。
孫 龍:當面見了員外,自然分曉,你不必再三盤問。
    (門公入內,只得報知員外。)
    (員外不知頭腦,心中十分疑惑,急忙出來迎接,也認不得二人,遂請到廳上見
    (禮,分賓主坐定,有家人送茶。)
    (茶畢,員外便問)
員 外:二位光降寒舍,有何見教?
孫 龍:員外,我們話雖有一句,府上管家在此,不好說得。
    (員外吩咐家人外面伺候。)
孫 龍:今日我們造府,送一件大富貴與員外的:因當今天子差了毛丞相來到貴地,要選
    西宮妃子,已看定本府王忠之女,名叫昭君,才貌無雙,已描三張畫圖,只為禮
    送菲了些,怠慢丞相。丞相大怒,將她畫圖改換,命我二人另訪美女,抵換昭君
    。一路訪求,聞知府上有一位美貌小姐,特來驚動。員外若肯將令媛充選,只要
    黃金千兩送我丞相,丞相自將令媛畫圖呈於皇上,包管聖上選她入宮。那時,令
    媛做了貴人,員外還怕不是一位國丈皇帝?
孫 龍:(這一席話,說得員外好不高興)二位請少坐,容去商量。
孫 龍:員外請便。
    (員外笑吟吟地進來,對院君說知此事。)
    (院君聽說,心也動火,吩咐丫環叫女兒出來。)
    (見禮已畢,一旁坐定。)
    (員外又向女兒說了一遍,金定道)
員 外:爹娘說哪裡話來,女兒婚姻應從父母之命,怎問女兒行與不行?
    (員外聽說大喜,即到前廳吩咐家人,安擺酒席款待。)
    (又問了二人的姓名。)
    (用畢酒飯,員外取出黃金千兩)
員 外:相煩送與相爺,外白銀四百兩,送與二位,望乞丞相面前幫襯一聲。
    (孫、趙二人心中甚是暢快)
孫 龍:好個仁義的員外!只管放心,包在我二人身上。快請畫師,將令暖的坐、行、睡
    畫圖,要畫三張。
    (員外即吩咐家人,在隔壁鄰莊請了一位善丹青的畫師到廳,大家見禮,送茶坐
    (定。)
    (員外邀請畫師到內室,說知畫圖進呈的話)
員 外:先具花銀十兩,相送先生潤筆,若是畫圖選中,再當重謝。
孫 龍:(畫師道)不消員外吩咐,快請令媛出來好動筆。
    (員外答應,忙叫女兒換了衣襟,一身鮮豔,叫了出來。)
    (一見畫工,道過萬福,畫工回禮。)
    (即與金定對面坐定,細細將她上下一看,暗贊道)
員 外:魯老頭好個標緻有福氣的女兒!
    (一面將顏料調好,動起筆來。)
    (細心留神,加意描寫,不到半日,畫已完成。)
    (金定起身回房,畫工出廳告別,員外相送,回來拿了畫圖,與孫、趙二人一看
    (,果然畫得美貌超群。)
    (看畢,將圖交代,又囑咐一番,孫、趙二人連稱知道。)
    (告辭起身,抬了黃金,銀子揣在懷中,一同出了莊門。)
    (員外相送,把手一拱,邁步長行。)
    (不到一刻,進城來至館驛,打發抬人腳力去了,孫、趙二人自己抬了黃金入內
    (,見了奸相,先將畫圖呈上。)
奸 相:(奸相將圖一看)果然畫得好,不知此是何人之女?
孫 龍:(孫龍稟道)啟相爺,南鄉有一魯員外,所生一女,名叫金定,年方十八,才貌
    超群。現送相爺黃金千兩,小的們另送銀四百兩。
    (奸相聽說,十分歡喜)
奸 相:這個員外,方是個知趣的。可將禮物、圖畫收了,爾等去備花船兩隻,快船、官
    船四隻,以備伺侯應用。不必去向那知府說。
    (孫、趙二人答應下來。)
奸 相:(奸相又暗想)將魯金定掉包,怕的昭君上路,知府同行,到了京都,露出馬腳
    ,大有不便,不如再施小計,方得周密。
    (即差一心腹家人,扮了欽差,又帶八名校尉,假傳聖旨一道,趕到府衙。)
    (一聲旨下,嚇得太守忙披朝服,擺了香案,迎接聖旨進來。)
奸 相:(假欽差開讀聖旨道)朕今差毛相到越州選取昭君,但有昭君,只將本女召選進
    京見駕,其父母等不用相送,如違聖旨,全家抄斬。
太 守:(太守連稱)願吾皇萬歲萬歲!
    (站起來接過聖旨,送了欽差回去。)
    (可憐太守不知真假,來到後廳,脫去朝服,夫人、小姐接住坐定)
太 守:聖旨到來,卻為何事?
    (太守含著一包眼淚,訴說一遍。)
    (夫人聽見不許父母相送,抱住小姐放聲大哭道)
姚夫人:姣兒呀!叫為娘的怎捨得你一個人前去呀!
太 守:(小姐也是哀哀啼哭道)爹娘呀!此乃奸臣未得受賄行的毒計,不許父母同行。
    爹娘休生煩惱,且待孩兒進京見駕,自知聖旨真假,若是假的,奸賊不死,也叫
    他吃一大驚。
太 守:(太守勸道)冤家宜解不宜結,我兒休要如此。
    (不表府衙之事。)
太 守:(且言奸相見吉期已到,差人送信魯家)也不用親丁相送,都有我照應,就是一
    般快些收拾,好上花船動身。
    (員外得信,忙命院君代女兒打扮。)
    (已畢,拜別父母,也不免灑了幾點分離眼淚,上了花轎,員外親送登船。)
    (到了花船下轎,另有選的一班繡女,接至艙中,員外囑托幾聲,回他莊子不表
    (。)
    (再言府衙內見九月十三日已到,當不得奸相只是著人催促起身,太守夫人又代
    (女兒打點收拾,由不得苦在心頭。)
    (內廳餞行,酒席已擺列現成,只等小姐梳洗已畢,換了衣衫出來,先是珠淚紛
    (紛,哭拜父母告別。)
    (太守夫婦一見,好似萬箭攢心,苦哀哀叫聲)
太 守:姣兒少禮,且坐了少飲幾杯。今日與兒分手,不知何年月日得見姣兒?
    (說著,放聲大哭。)
    (昭君聽說,,點酒不能下咽,只是含悲叫聲)
昭 君:爹娘,且請寬心,孩兒進京,若僥倖得伴君主,少不得奏上當今,差官召迎雙親
    進京,同享榮華。那時骨肉自然聚會,爹娘且免憂悲。
便吩咐:(又吩咐家中一切僕婦人等)自奴進京去後,爾等須要小心慇懃服侍主人、主母
    ,不可因其寬厚,放膽行事。
    (眾人答應。)
昭 君:(昭君又叫聲)母親,孩兒有句心腹之言,原不應說,女兒今日分別,故而向母
    親說知。
    (未知說出什麼,且聽下回分解。)
    (第五回 獻圖謊奏惑君 妒美追舟遇貶)
    (詩曰:
    (  淡淡光陰日日長,金銀買囑好時光。)
    (鮮花埋沒深閨內,秀氣香風透小房。)
    
    
8**時間: 地點:
    (話說夫人見女兒有句話要講,便道)
姚夫人:吾兒有話,但說何妨。
昭 君:爹娘在此,孩兒大膽,若日後生下弟妹,雙親休要取名,孩兒今日留下兩個名,
    不知雙親意下如何?
太 守:(太守夫婦道)吾兒只管留名,總依你便了。
昭 君:若靠天福庇生一兄弟,王氏有了後代,可名金虎,取長生之義;若生一妹子,可
    名王娉,稱賽昭君,勝似姐姐之義。
    (太守夫婦聽說,正在點頭贊好,忽見家人稟道)
太 守:欽差毛相爺押了繡女花轎已到。
    (太守聽說,連忙出來迎接,到廳見禮,分賓坐下,有家人送茶。)
    (茶畢,毛相)
毛 相:令媛不必耽擱,快些收拾,上轎起身,錯了良辰,反為不美。
太 守:小女即刻起身,相爺請少坐。
太 守:(說罷,站起入內,叫聲)我兒,欽差在外催促,不消耽擱,快些收拾起身罷。
    (昭君聽說,此刻不免滾油煎心,珠淚紛紛,只得朝上拜別父母,大哭一場,沒
    (奈何來到前廳,上了花轎。)
    (夫人送到門口,見花轎抬去,夫人痛哭回後。)
    (外面三聲大炮,太守陪了毛相上馬,一路押著花轎到船。)
    (昭君下轎進艙。)
毛 相:(毛相吩咐一班繡女)好生服侍娘娘。
    (眾繡女答應。)
太 守:(太守對毛相打一躬)小女年輕,還望相爺照拂。
毛 相:(毛相點首道)貴府請回,只管放心。
    (太守告別而去。)
    (且言毛相下了官船,吩咐一聲,放炮起行,眾水手答應,只聽得大炮三聲,解
    (纜開船。)
    (前面魯金定的花船,後面王昭君的花船,中間夾著毛相的座船。)
    (他坐在官艙內,微微冷笑道)
微微冷:可恨昭君自逞聰明,擅描畫圖,還要我拜她八拜;知府王忠,十分怠慢於我,今
    日到京,權在我手,管使昭君貶入冷宮,知府充軍遼陽,方消我心頭之恨。
    (一路想著,船走得快。)
    (毛相又吩咐星夜趕到長安,將兩隻花船分泊東西兩邊碼頭,一叫孫龍監押,一
    (叫趙保監押,使兩下不許走漏風聲。)
    (毛相離船上馬,來到午門外復旨,漢王業已退朝,只得托黃門官轉奏。)
    (黃門官見毛相已回,不敢怠慢,逕達穿宮內監。)
    (恰值漢王坐在正宮,思想三更美人,又不見毛相回朝復旨,心中正在納悶,忽
    (見內監跪下奏道)
心 中:啟萬歲爺,今有黃門官奏道:『欽差丞相毛延壽,現自越州選召昭君娘娘到京,
    在午門外繳旨,不敢擅入,請旨定奪。』
    (漢王聞奏,心中大悅,即刻登殿宣召毛相。)
    (毛相領旨,進殿拜倒,口稱萬歲。)
漢 王:毛卿到越州選召昭君,今在何處?
毛 相:臣奏旨到越州選召娘娘,十家一牌,逐戶訪尋,各將花名報來,選中兩名,今有
    圖像在此,共呈御覽,便知分曉。
    (奏畢,將二圖呈上。)
    (有內監接過,鋪在龍案上面,打開畫圖。)
    (漢王細心留神,先看昭君圖,後看金定圖,便叫聲)
漢 王:毛卿,據孤看來,夢中佳人一絲不錯,二圖卻有幾分姿色,遠不及昭君端莊。
昭 君:(嚇得毛延壽連忙奏道)吾主未曾細看,頭圖有點弊病:那昭君眼下有一點黑痣
    ,名為傷夫滴淚痣,國家若用此女,恐於主上不利,主有刀兵不息、萬民愁苦之
    患。伏乞吾主三思,不用此女,似覺為妙,不如第二圖的好。
    (漢王聞奏,大吃一驚,暗想)
漢 王:夢中之約,還以頭圖為是。又聽毛相一番利害之言,不用頭圖,用了二圖,豈不
    辜負夢內昭君?若一概不用,費了幾多心機,訪得佳人,豈不可惜?也罷,江山
    為重,便依毛臣所奏,用了第二圖罷!
    (乃將頭圖發還毛相。)
    (毛相見准了他的本,心中好不喜歡。)
    (又見漢王傳旨,選召第二圖魯金定入朝見駕。)
    (毛相謝恩遵旨,召進魯金定進朝。)
    (當殿鶯聲嚦嚦、燕語嚬嚬,口呼萬歲,跪倒丹墀。)
    (漢王龍目定睛一看,見金定姿容難及夢中王氏之女,卻也生來風流俊俏,十分
    (可人,便當殿封魯氏為西宮。)
    (袍袖一展,散朝退殿,挽了魯氏到了西宮。)
    (宮中喜筵擺列現成,漢王上坐,魯妃一旁賜坐,宮娥斟酒相勸,吃得漢王十分
    (大醉,同魯妃同入羅衾不表。)
    (再言毛相退朝,回到相府,獨坐廳上,暗想)
毛 相:魯妃雖立為西宮,花船上尚有昭君,怎生發落?將她發回原地,破了機關,我命
    休矣。須要與魯妃暗暗商議,將昭君貶入冷宮,方得平安無事。
    (主意已定,一宿已過。)
    (次日早朝,天子登殿,毛相俯伏金階奏道)
毛 相:臣啟萬歲,今越州選到娘娘兩個,一人進宮入選,一人還在花船,請旨發落。
漢 王:卿奏昭君有痣,不利孤家,已納魯妃,把昭君發回不用。
毛 相:(毛相謝恩)願吾皇萬歲萬萬歲!
    (天子退朝,回了西宮,魯妃遠接到了宮中,一同入席,魯妃勸酒。)
    (天子在燈下細看魯妃,雖然容貌生得難描難畫,到底不及三更夢裡佳人,心中
    (甚丟不下去,酒也吃不下咽。)
    (魯妃見漢王不肯飲酒,便問)
魯 妃:陛下有何心事,推杯不飲?
    (天子見問,微微含笑道)
天 子:愛卿有所不知,孤因傳旨越州選召愛卿與昭君二人,姻緣大事皆有前定,孤今與
    卿成親,丟下王氏昭君,孤很過意不去。
魯 妃:(魯妃乘機奏道)陛下如何發落昭君?
天 子:已命毛卿打發昭君回歸。
    (魯妃此刻生了妒心,怕的昭君放走,露出馬腳,心中一想)
心 中:昭君回家,她父母必然知情,倘泄漏風聲,必要連累毛丞相吃罪不起。奴為西宮
    ,全蒙毛相莫大之恩,奴在宮中不略施小計,害了昭君,連奴西宮之位也有些不
    穩。
心 中:(眉頭一皺,計上心來,便帶笑叫聲)陛下,想昭君既與臣妃同選到京,臣妃蒙
    恩收用,豈忍令她獨自發回?宮中空房頗多,不如召她進宮居住,就是不利於陛
    下,只不許她相見,一日三餐、冬夏衣衫,俱照奴管待,也不枉同來入選一場。
    (天子聽說,連聲贊道)
天 子:難得愛卿有此美意。明日可傳孤旨出去,召收昭君入宮。
    (魯妃大喜,又將天子灌得大醉,扶去龍牀,先去安寢,她這裡連夜安排計策,
    (要害昭君。)
    (且聽下回分解。)
    (第六回 真冷宮昭君受苦 假聖旨太守充軍)
    (詩曰:
    (  垂楊深處曉鶯啼,芳草青時乳燕迷。)
    (杜鵑聲哀偏遠叫,玉樓入醉馬聲嘶。)
    
    
9**時間: 地點:
    (話說魯妃在燈下忙寫了一道密書,交付一個心腹內監,送與毛丞相照旨行事,
    (內監答應去了。)
    (又喚兩個宮娥,吩咐)
便吩咐:來日有個昭君女,抬至後宰門,你二人可領她到冷宮鎖禁。倘有人問你,只說昭
    君私畫人圖,獻媚聖上,罪應賜死,西宮娘娘保奏,免其死罪,貶入冷宮。
    (兩個宮娥領了魯妃計策,自去等候不提。)
便吩咐:(且言毛相接到西宮密旨,打發內監去後,來到書房,將密旨拆開,從頭細看,
    (但見上寫)哀家魯氏拜上毛丞相:卿可將昭君追回,抬至後宰門,那裡自有宮
    (娥等候,將昭君送入冷宮,須要悄悄行事,不可泄漏風聲。事成,免生後患。
    (留心云云。
便吩咐:(看畢大喜,暗想)魯娘娘這道密旨正合吾意。事不宜遲,明日五更,照旨行事
    便了。
    (一宿已過,次日就差孫龍假扮欽差,齎了一道假旨,備了一隻快船,飛星趕追
    (昭君的花船。)
    (花船走得慢,昭君暗想)
昭 君:漢王與奴有三生之約,召奴進京,怎麼又將奴發回不用?奴好命苦呀!
    (想罷,珠淚紛紛。)
    (正在船中嗟歎,孫龍快船已到,高叫)
孫 龍:花船慢行,有聖旨下來。
    (眾水手聽說,忙攏住船。)
    (孫龍命將快船撥近,跳上花船,高叫)
孫 龍:報與昭君,快快接旨。
    (船上的人不敢怠慢,傳知繡女,繡女報知昭君,昭君慌忙出艙跪接聖旨。)
孫 龍:(孫龍捧著假旨高宣綸音)皇帝詔曰:王氏昭君,不遵聖旨,私自畫圖,未進宮
    中,先有獻媚惑君之意,著貶入冷宮,治以應得之罪,欽哉謝恩。
昭 君:(昭君口稱)萬歲萬萬歲!
    (站起身來,由不得兩淚交流,苦痛傷心。)
    (孫龍催著將花船撥回到岸押著,叫了轎子,抬了昭君登程,孫龍方復主命去了
    (。)
    (可憐昭君,坐在轎中,口內不語,心內暗想)
昭 君:人圖雖畫自奴手,漢王哪裡得知?一定又是毛賊使弄機關,暗箭傷人,且到宮中
    再作計較。
昭 君:(一路悲悲切切,到了後宰門,早有兩個宮娥向前問道)轎內可是昭君娘娘?就
    在此歇轎。
    (轎夫聽得,將轎歇下,昭君只得出轎。)
    (宮娥領著昭君到了冷宮門口,叫聲)
昭 君:娘娘請進此宮。
    (昭君聽說,抬頭一看,見宮門上寫著「冷宮」二字,止不住一陣心酸,淚流滿
    (面。)
    (沒奈何,淒淒切切,向內而行。)
    (兩個宮娥把冷宮鎖了,回覆西宮去了。)
    (昭君進了冷宮,見那四壁淒涼,舉目無親,頓足捶胸大哭,罵一)
罵 一:奸賊,奴與你何冤何仇,使這機謀,害奴到此地位?
昭 君:(又恨一聲)漢王,你真負心人也!實指望踐夢中之言,進京為妃,帶挈父母增
    光,誰知反落冷宮受罪,紅顏薄命,一至於此!可憐父母遠在天涯,並不知曉,
    這也是奴家前世修的不到,該當今也受苦。但進此冷宮,不知竟要何年月日,方
    把冤伸?
    (昭君想到傷心之處,哭倒在地,驚動管宮張內監,扶了昭君,到房中相勸不提
    (。)
    (且言王太守,自從女兒進京,與夫人放心不下,差了王文、王武,暗自隨了花
    (船一路進京探信。)
    (到了京都,打聽得聖上看人圖一番,依舊不用,仍將小姐發回原地。)
    (走到半路,又有聖旨將花船追回,把小姐貶入冷宮,問以私畫人圖之罪。)
    (探訪的確,不分星夜,趕回越州送信慢表。)
    (又談到毛相受到西宮的密旨,已將昭君送入冷宮,還怕斬草不除根,萌芽依舊
    (生,差了惡奴趙保,扮做差官,假傳一道聖旨,到越州問王太守之罪。)
    (可憐太守與夫人,並不知有人暗害,每日思想女兒,不住傷心,又兼探信兩個
    (家丁也不見回來,心內十分懸掛。)
    
    
10**時間: 地點:
    (那日太守夫婦正在房中閒談,忽見丫環報道)
太 守:京內王文、王武回來了,在廳上候見老爺。
    (太守即刻出來,朝南坐下。)
    (兩個家人向前跪倒,太守叫他們起來)
太 守:我差你們進京打聽小姐可曾進宮,怎麼今日方回?可將京中事情細細說與我知。
昭 君:(兩個家丁稟道)啟老爺,小的們投了下處,每日探聽小姐進宮的事情,細細察
    訪,因此來遲,伏乞老爺恕罪。
太 守:小姐在宮中可好麼?
昭 君:(家丁搖手道)小姐召進京中,並未西宮稱尊,仍把小姐發回不用。船到半路,
    忽有一道聖旨趕來,說小姐私畫人圖,逆旨欺君,有應得之罪,追回貶入冷宮,
    此刻小姐已在冷宮受苦了。
    (太守聽得,好比萬箭穿心。)
    (夫人在後堂一聞此言,只叫)
姚夫人:苦命姣兒,為娘怎捨得你受這般苦楚,叫為娘的心痛死也!
    (說著痛哭不止。)
太 守:(太守含悲吩咐兩個家丁)你們一路辛苦,每人賞銀二兩,外面歇息去。
    (家丁謝了老爺的賞,下去。)
    (太守回後,又與夫人痛哭一場,夫人)
姚夫人:女兒德性溫存,未見漢王,怎知圖是女兒自畫?只怕又是毛賊使的奸計,陷害吾
    兒。老爺不必耽擱,我和你快快收拾,趕上京中,舍死亡生,面見漢王,哭訴此
    事,定要將女兒救出冷宮。若是奸臣暗中謀害,舍了性命,與他一拼。
    (太守連稱有理。)
    (正要打點動身,忽家丁急急來報)
太 守:啟老爺,聖旨已下,欽差到了府門,快請迎接。
    (嚇得太守忙整衣冠出來,一面吩咐家丁開了正門,擺香案迎接欽差到廳上。)
    (欽差取出聖旨在香案正中一站,太守朝著聖旨三拜九叩首,口呼萬歲,俯伏塵
    (埃。)
太 守:(只聽欽差道)聖旨已下,跪聽宣讀。
    (詔曰:
    (  越州知府王忠,有女昭君選為西宮之妃,奈昭君在宮,性非幽閒,作事不
    (端,本當治以應得之罪,朕從寬典,貶入冷官。)
    (要知其女不賢,皆由爾父母平日在家教訓不嚴,越州知府王忠,削去冠帶免死
    (,與家屬俱發遼東充軍。)
    (著地方官限日解去,即速起身,欽哉謝恩。)
    (太守口稱願吾皇萬歲萬萬歲,站起請過聖旨,送出欽差上路而去,含著一泡眼
    (淚說知夫人。)
    (夫人聽說,魂都嚇掉,哭著說道)
姚夫人:聖旨難逆,不能進京,真令我們有屈無伸,好不痛殺人也!
    (正在悲悲切切,忽見家人又進來通報,太守更吃一驚。)
    (未知所報何事,且聽下回分解。)
    (第七回 彈琵琶月洞相思 歎五更冷宮訴怨)
    (詩曰:
    (  佳人行到藕池邊,想起君家去半年。)
    (池內荷花單照影,何時方結並頭蓮。)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