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卷一)
    (李通判)
    (廣西李通判者,巨富也。)
    (家蓄七姬,珍寶山積。)
    (通判年二十七疾卒。)
    (有老僕者,素忠謹,傷其主早亡,與七姬共設齋醮。)
    (忽一道人持簿化緣,老僕呵之曰)
老 僕:吾家主早亡,無暇施汝。
道 士:(道士笑曰)爾亦思家主復生乎?吾能作法,令其返魂。
    (老僕驚,奔語諸姬,群訝然。)
    (出拜,則道士去矣。)
    (老僕與群妾悔輕慢神仙,致令化去,各相歸咎。)
    
    
2**時間: 地點:
    (未幾,老僕過市,遇道士於途。)
    (老僕驚且喜,強持之請罪乞哀。)
道 士:我非靳爾主之復生也,陰司例:死人還陽,須得替代。恐爾家無人代死,吾是以
    去。
老 僕:請歸商之。
    (拉道士至家,以道士語告群妾。)
    (群妾初聞道士之來也,甚喜;繼聞將代死也,皆恚,各相視噤不發聲。)
老 僕:(老僕毅然曰)諸娘子青年可惜,老奴殘年何足惜?
道 士:(出見道士曰)如老奴者代,可乎?
道 士:爾能無悔無怖則可。
老 僕:能。
道 士:念汝誠心,可出外與親友作別。待我作法,三日法成,七日法驗矣。
    (老僕奉道士于家,旦夕敬禮。)
    (身至某某家,告以故,泣而訣別。)
    (其親友有笑者,有敬者,有憐者,有揶揄不信者。)
    (老僕過聖帝廟--素所奉也,入而拜且禱曰)
老 僕:奴代家主死,求聖帝助道士放回家主魂魄。
老 僕:(語未竟,有赤腳僧立案前叱曰)汝滿面妖氣,大禍至矣!吾救汝,慎弗泄。
道 士:(贈一紙包曰)臨時取看。
    (言畢不見。)
    (老僕歸,偷開之:手抓五具,繩索一根。)
    (遂置懷中。)
    (俄而三日之期已屆,道士命移老僕牀與家主靈柩相對,鐵鎖扃門,鑿穴以通飲
    (食。)
    (道士與群姬相近處築壇誦咒。)
    (居亡何,了無他異。)
    (老僕疑之。)
    (心甫動,聞牀下颯然有聲,兩黑人自地躍出:綠睛深目,通體短毛,長二尺許
    (,頭大如車輪。)
    (目睒睒視老僕,且視且走,繞棺而行,以齒齧棺縫。)
    (縫開,聞咳嗽聲,宛然家主也。)
    (二鬼啟棺之前和,扶家主出。)
    (狀奄然若不勝病者。)
    (二鬼手摩其腹,口漸有聲。)
    (老僕目之,形是家主,音則道士。)
老 僕:(愀然曰)聖帝之言,得無驗乎!
    (急揣懷中紙。)
    (五爪飛出,變為金龍,長數丈,攫老僕於室中,以繩縛樑上。)
    (老僕昏然,注目下視:二鬼扶家主自棺中出,至老僕臥牀,無入焉者。)
老 僕:(家主大呼曰)法敗矣!
    (二鬼猙獰,繞屋尋覓,卒不得。)
    (家主怒甚,取老僕牀帳被褥,碎裂之。)
    (一鬼仰頭,見老僕在梁,大喜,與家主騰身取之。)
    (未及屋樑,震雷一聲,仆墜於地,棺合如故,二鬼亦不復見矣。)
    (群妾聞雷,往啟戶視之。)
    (老僕具道所見。)
    (相與急視道士。)
    (道士已為雷震死壇所,其屍上有硫磺大書「妖道煉法易形,圖財貪色,天條決
    (斬如律令」十七字。)
    (蔡書生)
    (杭州北關門外有一屋,鬼屢見,人不敢居,扃鎖甚固。)
    (書生蔡姓者將買其宅。)
    (人危之,蔡不聽。)
    (券成,家人不肯入。)
    (蔡親自啟屋,秉燭坐。)
    (至夜半,有女子冉冉來,頸拖紅帛,向蔡伏拜,結繩於梁,伸頸就之。)
    (蔡無怖色。)
    (女子再掛一繩,招蔡。)
    (蔡曳一足就之。)
女 子:君誤矣。
老 僕:(蔡笑曰)汝誤才有今日,我勿誤也。
    (鬼大哭,伏地再拜去。)
    
    
3**時間: 地點:
    (自此,怪遂絕,蔡亦登第。)
    (或云即蔡炳侯方伯也。)
    (南昌士人)
    (江南南昌縣有士人某,讀書北蘭寺,一長一少,甚相友善。)
    (長者歸家暴卒,少者不知也,在寺讀書如故。)
老 僕:(天晚睡矣,見長者披闥入,登牀撫其背曰)吾別兄不十日,竟以暴疾亡。今我
    鬼也,朋友之情不能自割,特來訣別。
    (少者畏懼,不能言。)
老 僕:(死者慰之曰)吾欲害兄,豈肯直告?兄慎弗怖。吾之所以來此者,欲以身後相
    托也。
老 僕:(少者心稍定)托何事?
女 子:吾有老母,年七十餘,妻年未三十,得數斛米,足以養生,願兄周恤之,此其一
    也。吾有文稿未梓,願兄為鎸刻,俾微名不泯,此其二也。吾欠賣筆者錢數千,
    未經償還,願兄償之,此其三也。
    (少者唯唯。)
女 子:(死者起立曰)既承兄擔承,吾亦去矣。
    (言畢欲走。)
女 子:(少者見其言近人情,貌如平昔,漸無怖意,乃泣留之)與君長訣,何不稍緩須
    臾去耶?
    (死者亦泣,回坐其牀,更敘平生。)
女 子:(數語復起曰)吾去矣。
    (立而不行,兩眼瞠視,貌漸醜敗。)
女 子:(少者懼,促之曰)君言既畢,可去矣。
    (屍竟不去。)
    (少者拍牀大呼,亦不去,屹立如故。)
    (少者愈駭,起而奔,屍隨之奔。)
    (少者奔愈急,屍奔亦急。)
    (追逐數里,少者逾牆仆地,屍不能逾牆,而垂首牆外,口中涎沫與少者之面相
    (滴涔涔也。)
    (天明,路人過之,飲以薑汁,少者蘇。)
    (屍主家方覓屍不得,聞信,舁歸成殯。)
識 者:人之魂善而魄惡,人之魂靈而魄愚。其始來也,一靈不泯,魄附魂以行;其既去
    也,心事既畢,魂一散而魄滯。魂在,則其人也;魂去,則非其人也。世之移屍
    走影,皆魄為之,惟有道之人為能制魄。
    (曾虛舟)
    (康熙年間,有曾虛舟者,自言四川榮昌縣人,佯狂吳、楚間,言多奇中。)
    (所到處,老幼男婦環之而行。)
    (虛舟嬉笑嫚罵,所言輒中人隱。)
    (或與人好言,其人大哭去;或笞罵人,人大喜過望。)
    (在問者自知之,旁人不知。)
    (杭州王子堅先生知瀘溪縣事,罷官後,或議其祖墳風水不利。)
    (子堅意欲遷葬而未果,聞虛舟來,走問之。)
    (適虛舟持棒登高阜,眾人環擠,子堅不得前。)
    (虛舟望見子堅,遙擊以棒,罵曰)
先 生:你莫來!你莫來!你來便想摳屍盜骨了!行不得!行不得!
    (子堅悚然而歸。)
    (後子堅子文璿官至御史。)
    (鍾孝廉)
    (余同年邵又房,幼從鍾孝廉某,常熟人也,先生性方正,不苟言笑,與又房同
    (臥起。)
    (忽夜半醒,哭曰)
孝 廉:吾死矣。
孝 廉:(又房問故)吾夢見二隸人從地下聳身起,至榻前拉吾同行。路泱泱然,黃沙白
    草,了不見人。行數里,引入一官衙,有神烏紗冠,南向坐。隸掖我跪堂下,神
    曰:『汝知罪乎?』曰:『不知。』神曰:『試思之。』我思良久,曰:『某知
    矣。某不孝,某父母死,停棺二十年,無力卜葬,罪當萬死。』神曰:『罪小。
    』曰:『某少時曾淫一婢,又狎二妓。』神曰:『罪小。』曰:『某有口過,好
    譏彈人文章。』神曰:『此更小矣。』曰:『然則某無他罪。』神顧左右曰:『
    令渠照來。』左右取水一盤,沃其面,恍惚悟前生姓楊,名敞,曾偕友貿易湖南
    ,利其財物,推入水中死。不覺戰慄,匐伏神前曰:『知罪。』神厲聲曰:『還
    不變麼!』舉手拍案,霹靂一聲,天崩地坼,城郭、衙署、神鬼、器械之類,了
    無所睹;但見汪洋大水,無邊無岸,一身渺然,飄浮於菜葉之上。自念葉輕身重
    ,何得不墜?回視己身,已化蛆蟲,耳目口鼻,悉如芥子,不覺大哭而醒。吾夢
    若是,其能久乎?
先 生:(又房為寬解曰)先生毋苦,夢不足憑也。
    (先生命速具棺殮之物。)
    (越三日,嘔血暴亡。)
    (南山頑石)
    (海昌陳秀才某,禱夢於肅愍廟。)
    (夢肅愍開正門延之,秀才逡巡。)
先 生:(肅愍曰)汝異日我門生也,禮應正門入。
先 生:(坐未定,侍者啟)湯溪縣城隍稟見。
    (隨見一神峨冠來。)
先 生:(肅愍命陳與抗禮)渠屬吏,汝門生,汝宜上坐。
    (秀才惶恐而坐。)
    (聞城隍神與肅愍語甚細,不可辨,但聞「死在廣西,中在湯溪,南山頑石,一
    (活萬年」十六字。)
    (城隍告退,肅愍命陳送之。)
    (至門,城隍)
城 隍:向與于公之言,君頗聞乎?
先 生:但聞十六字。
城 隍:(神曰)志之,異日當有驗也。
    (入見肅愍,言亦如之。)
    (驚而醒,以夢語人,莫解其故。)
    (陳家貧,有表弟李姓者,選廣西某府通判,欲與同行。)
城 隍:(陳不可)夢中神言『死在廣西』,若同行,恐不祥。
先 生:(通判解之曰)神言『始在廣西』,乃始終之『始』,非死生之『死』也。若既
    死在廣西矣,又安得『中在湯溪』乎?
    (陳以為然,偕至廣西。)
    (通判署中西廂房,封鎖甚秘,人莫敢開。)
    (陳開之,中有園亭花石,遂移榻焉。)
    (月餘無恙。)
先 生:(八月中秋,在園醉歌曰)月明如水照樓台。
空 中:(聞空中有人拊掌笑曰)『月明如水浸樓台』,易『照』字便不佳。
    (陳大駭,仰視之,有一老翁,白藤帽,葛衣,坐梧桐枝上。)
    (陳悸,急趨臥內。)
    (老翁落地,以手持之曰)
老 翁:無怖。世有風雅之鬼如我者乎?
空 中:翁何神?
老 翁:勿言。吾且與汝論詩。
    (陳見其鬚眉古樸,不異常人,意漸解。)
    (入室內,互相唱和。)
    (老翁所作字,皆蝌蚪形,不能盡識。)
老 翁:(問之)吾少年時,俗尚此種筆畫,今頗欲以楷法易之,緣手熟,一時未能驟改
    。
    (所云少年時,乃媧皇前也。)
    
    
4**時間: 地點:
    (自此每夜輒來,情甚狎。)
    (通判家僮常見陳持杯向空處對飲,急白通判。)
老 翁:(通判亦覺陳神氣恍惚,責曰)汝染邪氣,恐『死在廣西』之言驗矣。
    (陳大悟,與通判謀歸家避之。)
    (甫登舟,老翁先在,旁人俱莫見也。)
    (路過江西,老翁謂曰)
老 翁:明日將入浙境,吾與汝緣盡矣,不得不傾吐一言:吾修道一萬年,未成正果,為
    少檀香三千斤,刻一玄女像耳。今向汝乞之,否則將借汝之心肺。
老 翁:(陳大驚)翁修何道?
空 中:斤車大道。
空 中:(陳悟「斤」、「車」二字,合成一「斬」字,愈駭)俟歸家商之。
空 中:(同至海昌,告其親友)肅慰所謂『南山頑石』者,得毋此怪耶?
    (次日,老翁至。)
老 翁:(陳曰)翁家可住南山乎?
老 翁:(翁變色,罵曰)此非汝所能言,必有惡人教汝。
    (陳以其語語友。)
老 翁:(友曰)然則拉此怪入肅愍廟可也。
    (如其言,將至廟,老翁失色反走。)
    (陳兩手挾持之,強掖以入。)
    (老翁長嘯一聲,沖天去。)
    
    
5**時間: 地點:
    (自此,怪遂絕。)
    (後陳生冒籍湯溪,竟成進士。)
    (會試房師,乃狀元于振也。)
    (酆都知縣)
    (四川酆都縣,俗傳人鬼交界處。)
    (縣中有井,每歲焚紙錢帛鏹投之,約費三千金,名「納陰司錢糧」。)
    (人或吝惜,必生瘟疫。)
    (國初,知縣劉綱到任,聞而禁之,眾論嘩然。)
    (令持之頗堅。)
老 翁:(眾曰)公能與鬼神言明乃可。
空 中:(令曰)鬼神何在?
老 翁:井底即鬼神所居,無人敢往。
空 中:(令毅然曰)為民請命,死何惜?吾當自行。
    (命左右取長繩,縛而墜焉。)
    (眾持留之,令不可。)
空 中:(其幕客李詵,豪士也,謂令曰)吾欲知鬼神之情狀,請與子俱。
    (令沮之,客不可,亦縛而墜焉。)
    (入井五丈許,地黑復明,燦然有天光。)
    (所見城郭宮室,悉如陽世。)
    (其人民藐小,映日無影,蹈空而行,自言)
其 人:在此者不知有地也。
其 人:(見縣令,皆羅拜曰)公陽官,來何為?
空 中:(今曰)吾為陽間百姓請免陰司錢糧。
空 中:(眾鬼嘖嘖稱賢,手加額曰)此事須與包閻羅商之。
其 人:(令曰)包公何在?
空 中:在殿上。
    (引至一處,宮室巍峨,上有冕旒而坐者,年七十餘,容貌方嚴。)
群 鬼:(群鬼傳呼曰)某縣令至。
群 鬼:(公下階迎,揖以上坐)陰陽道隔,公來何為?
空 中:(令起立拱手曰)酆都水旱頻年,民力竭矣。朝廷國課,尚苦不輸,豈能為陰司
    納帛鏹,再作租戶哉?知縣冒死而來,為民請命。
包 公:(包公笑曰)世有妖僧惡道,借鬼神為口實,誘人修齋打醮,傾家者不下千萬。
    鬼神幽明道隔,不能家喻戶曉,破其誣罔。明公為民除弊,雖不來此,誰敢相違
    ?今更寵臨,具徵仁勇。
    (語未竟,紅光自天而下。)
包 公:(包公起曰)伏魔大帝至矣,公少避。
    (劉退至後堂。)
    (少頃,關神綠袍長髯,冉冉而下,與包公行賓主禮,語多不可辨。)
少 頃:(關神曰)公處有生人氣,何也?
    (包公具道所以。)
包 公:(關曰)若然,則賢令也,我願見之。
    (令與幕客李,惶恐出拜。)
    (關賜坐,顏色甚溫,問世事甚悉,惟不及幽冥之事。)
包 公:(李素戇,遽問曰)玄德公何在?
    (關不答,色不懌,帽髮盡指,即辭去。)
    (包公大驚,謂李曰)
包 公:汝必為雷擊死,吾不能救汝矣。此事何可問也!況於臣子之前呼其君之字乎!
    (令代為乞哀。)
包 公:但令速死,免致焚屍。
    (取匣中玉印方尺許,解李袍背印之。)
    (令與幕客李拜謝畢,仍縋而出。)
    (甫到酆都南門,李竟中風而亡。)
    
    
6**時間: 地點:
    (未幾,暴雷震電,繞其棺槨,衣服焚燒殆盡,惟背間有印處不壞。)
    (骷髏報仇)
    (常熟孫君壽,性獰惡,好慢神虐鬼。)
包 公:(與人遊山,脹如廁,戲取荒塚骷髏,蹲踞之,令吞其糞)汝食佳乎?
少 頃:(骷髏張口曰)佳。
    (君壽大駭,急走。)
    (骷髏隨之滾地,如車輪然。)
    (君壽至橋,骷髏不得上。)
    (君壽登高望之,骷髏仍滾歸原處。)
    (君壽至家,面如死灰,遂病。)
少 頃:(日遺矢,輒手取吞之,自呼曰)汝食佳乎?
    (食畢更遺,遺畢更食,三日而死。)
    (骷髏吹氣)
    (杭州閔茂嘉,好弈,其師孫姓者,常與之弈。)
    (雍正五年六月,暑甚,閔招友五人,循環而弈。)
少 頃:(孫弈畢)我倦,去東廂少睡,再來決勝。
    (少頃,聞東廂有叫號聲。)
    (閔與四人趨視之,見孫伏地。)
    (涎沫滿頤。)
    (飲以薑汁,蘇,問之。)
少 頃:(曰)吾牀上睡未熟,覺背間有一點冷,如胡桃大,漸至盤礫大,未幾而半席皆
    冷,直透心骨,未得其故。聞牀下咈咈然有聲,俯視之,一骷髏張口隔席吹我,
    不覺駭絕,遂仆於地。骷髏竟以頭擊我。聞人來,始去。
    (四人咸請掘之。)
    (閔家子懼有禍,不敢掘,遂扃東廂。)
    (趙大將軍刺皮臉怪)
    (趙大將軍良棟,平三藩後,路過四川成都,川撫迎之,授館於民家。)
    (將軍嫌其隘,意欲宿城西察院衙門。)
將 軍:(撫軍曰)聞此中關鎖百餘年,頗有怪,不敢為公備。
將 軍:(將軍笑曰)吾蕩平寇賊,殺人無算,妖鬼有靈,亦當畏我。
    (即遣丁役掃除。)
    (置眷屬於內室,而己獨佔正房,枕軍中所用長戟而寢。)
    (至二鼓,帳鉤聲鏗然,有長身而白衣者垂大腹障牀面,燭光青冷。)
    (將軍起,厲聲喝之。)
    (怪退行三步,燭光為之一明,照見頭面,儼然俗所畫方相神也。)
    (將軍拔戟刺之,怪閃身於梁;再刺,再走,逐入一夾道中,隱不復見。)
    (將軍還房,覺有尾之者,回目之,此怪微笑躡其後。)
    (將軍大怒,罵曰)
將 軍:世哪得有此皮臉怪耶!
    (眾家丁起,各持兵仗來,怪復退走。)
    (過夾道,入一空房,見沙飛塵起,簇簇有聲,似其醜類共來格鬥者。)
    (怪至中堂,挺然立,作負嵎狀。)
    (家丁相視無敢前。)
    (將軍愈怒,手刺以戟,正中其腹,膨亨有聲,其身面不復見矣,但有兩金眼在
    (壁上,大如銅盤,光睒睒射人。)
    (眾家丁各以刀擊之,化為滿房火星,初大後小,以至於滅,東方已明。)
    (將軍次日上馬行,以所見語闔城文武,咸為咋舌,終不知何怪。)
    (狐生員勸人修仙)
    (趙大將軍之子襄敏公總督保定,夜讀書西樓,門戶已閉,有自窗縫中側身入者
    (,形甚扁;至樓中,以手搓頭及手足,漸次而圓,方巾朱履,向上長揖拱手曰
    ()
將 軍:生員狐仙也,居此百年,蒙諸大人俱許在此。公忽來讀書,生員不敢抗天子之大
    臣,故來請示。公必欲在此讀書,某宜遷讓,須寬限三日。如公見憐,容其卵息
    於此,則請扃鎖如平時。
將 軍:(趙公大駭,笑曰)爾狐矣,安得有生員?
少 頃:群狐蒙太山娘娘考試,每歲一次。取其文理精通者為生員,劣者為野狐。生員可
    以修仙,野狐不許修仙。
將 軍:(因勸趙公曰)公等貴人,可惜不學仙耳。如某等,學仙最難。先學人形,再學
    人語。學人語者,先學鳥語;學鳥語者,又必須盡學四海九州之鳥語;無所不能
    ,然後能為人聲,以成人形,其功已五百年矣。人學仙,較異類學仙少五百年功
    苦。若貴人、文人學仙,較凡人又省三百年功苦。大率學仙者,千年而成,此定
    理也。
    (公喜其言,即於次日扃西樓讓之。)
    (此二事得於鎮遠太守諱之壇者,即將軍之孫)
將 軍:吾父後悔未問太山娘娘出何題目考狐也。
    (煞神受枷)
    (淮安李姓者與妻某氏琴瑟調甚。)
    (李三十餘病亡,已殮矣。)
    (妻不忍釘棺,朝夕哭,啟而視之。)
    (故事:民間人死七日,則有迎煞之舉,雖至戚,皆迴避。)
    (妻獨不肯,置子女於別室,己坐亡者帳中待之。)
    (至二鼓,陰風颯然,燈火盡綠。)
    (見一鬼紅髮圓眼,長丈餘,手持鐵叉,以繩牽其夫從窗外入。)
    (見棺前設酒饌,便放叉解繩,坐而大啖。)
    (每咽物,腹中嘖嘖有聲。)
    (其夫摩撫舊時几案,愴然長歎,走至牀前揭帳。)
    (妻哭抱之,泠然如一團冷雲,遂裹以被。)
    (紅髮神競前牽奪。)
    (妻大呼,子女盡至,紅髮神踉蹌走。)
    (妻與子女以所裹魂放置棺中,屍漸奄然有氣,遂抱至臥牀上,灌以米汁,天明
    (而蘇。)
    (其所遺鐵叉,俗所焚紙叉也。)
    (復為夫婦二十餘年。)
    (妻六旬矣,偶禱於城隍廟,恍惚中見二弓丁舁一枷犯至。)
    (眕之所枷者,即紅髮神也。)
城 隍:(罵婦曰)吾以貪饞故,為爾所弄,枷二十年矣!今乃相遇,肯放汝耶!
    (婦至家而卒。)
    (張士貴)
    (直隸安州參將張士貴,以公廨太仄,買屋於城東。)
    (俗傳其屋有怪。)
    (張素倔強,必欲居之。)
    (既移家矣,其中堂每夜聞擊鼓聲,家人惶恐。)
    (張乃挾弓矢,秉燭坐。)
    (至夜靜時,樑上忽伸一頭,睨而相笑。)
    (張射之,全身墜地,短黑而肥,腹大如五石匏;矢中其臍,入一尺許。)
    (鬼以手摩腹,笑曰)
家 人:好箭!
    (復射之,摩笑如前。)
    (張大呼,家人齊進,鬼升梁而走,詈曰)
家 人:必滅汝家!
    (次日天明,參將之妻暴卒;天暮,參將之子又卒。)
    (張棺殮畢,悲悔不已。)
    (居月餘,聞複壁中有呻吟聲,往視,即其所殯之妻、子也。)
    (飲以薑汁,揚揚如平生。)
家 人:(問之)吾未嘗死,但昏昏如夢,見兩大黑手,擲我於此。
    (開棺視之,蕩然無有。)
    (方知人死有命,雖惡鬼相怨,亦僅能以幻術揶揄之,不能殺也。)
    (杜工部)
    (四川杜某,乾隆丁巳進士,為工部郎,年五十餘,續取襄陽某氏。)
    (婚夕,同年畢集。)
    (工部行禮畢,將入房,見花燭上有童子,長三四寸,踞燭盤,以口吹氣,欲滅
    (其火。)
    (工部喝之,應聲走,兩燭齊滅。)
    (賓客驚視,工部變色,汗如雨下。)
    (侍妾扶之登牀,工部以手指屋之上下左右)
以手指:悉有人頭。
    (汗愈甚,口漸不能言,是夕卒。)
    (襄陽夫人出轎時,見有蓬髮女子迎問曰)
太夫人:欲鎸圖章否?
    (夫人怪其語不倫,不之應。)
    (及工部死,始知揶揄夫人者即此怪也。)
    (工部卒後,附魂於夫人之體,每食,必扼其喉,悲啼曰)
太夫人:捨不得。
以手指:(同年周翰林煌正色責之曰)杜君何憤憤!爾死與夫人何干?而反索其命乎?
    (鬼大哭絕聲,夫人病隨愈。)
    (胡求為鬼球)
    (方閣學苞有僕胡求,年三十餘,隨閣學入直。)
    (閣學修書武英殿,胡僕宿浴德堂中。)
    (夜三鼓,見二人舁之階下,時月明如晝,照見二人皆青黑色,短袖仄襟,胡恐
    (,急走。)
    (隨見東首一神,紅袍烏紗,長丈餘,以靴腳踢之,滾至西首。)
    (復有一神,如東首狀貌衣裳,亦以靴腳踢之,滾至東首,將胡當作拋球者然。
    ()
    (胡痛不可忍。)
    (五更雞鳴,二神始去。)
    (胡委頓於地。)
    (明旦視之,遍身青腫,幾無完膚。)
    (病數月始愈。)
    (江中三太子)
    (蘇州進士顧三典好食黿,漁者知之,每得黿,必售顧家。)
以手指:(顧之岳母李氏夜夢金甲人哀求曰)吾江中三太子也,為爾婿某所獲,倖免我,
    心不忘報。
    (次早,遣家人馳救,則廚人已解之矣。)
    
    
7**時間: 地點:
    (是年進士家無故火自焚,圖史散盡。)
    (未焚之夕,家畜一犬忽人立,以前兩足擎雙盂水獻主人。)
    (又見屋壁上有歷代祖宗,狀貌如繪。)
識 者:此陽不藏陰之像也,其將火乎?
    (已而果然。)
    (田烈妻)
    (江蘇巡撫徐公士林,素正直。)
    (為安慶太守時,日暮升堂,月色皎然,見一女子以黑帕蒙首,肩以上眉目不可
    (辨,跪儀門外,若訴冤者。)
識 者:(徐公知為鬼,令吏卒持牌喝曰)有冤者魂許進!
    (女子冉冉入,跪階下,聲嘶如小兒,吏卒不見,但聞其聲。)
    (自言姓田,寡居守節,為其夫兄方德逼嫁謀產,致令縊死。)
    (徐公為拘夫兄,與鬼對質。)
    (初訊時,殊不服;回首見女子,大駭,遂吐情實。)
    (乃置之法,一郡嘩以為神。)
    (公作《田烈婦碑記》以旌之。)
    (時泰安趙相國國麟為巡撫,責徐公)
女 子:為此事作訪聞足矣,何必托鬼神以自奇?
    (徐公深以為愧。)
    (然其事頗實,不能秘也。)
女 子:(徐公未遇時,往京師,路上有同行客忽稱背痛,跪地叩首曰)我響馬賊也,利
    公之財,將手劍公。忽有金甲神以捶擊我,遂仆於地。公日後非凡人也。
    (言畢死。)
    (鬼著衣受網)
    (廬州府舒城縣鄉民陳姓者妻,忽為一女鬼所憑,或扼其喉,或縛其頸,旁人不
    (能見,婦甚苦之。)
    (時將手抓領內,多出麻草繩索。)
女 子:(夫授以桃枝一束)來即擊之。
    (鬼怒,鬧更甚。)
    (夫無可奈何,乃入城求葉道士,贈以二十金,延之家中,設壇作法。)
    (布八卦陣於四方,中置小瓶;以五色紙剪成女衣十數件,置瓶側。)
    (道士披髮持咒。)
    (漏三下,婦人)
婦 人:鬼來矣,手持豬肉。
    (夫以桃枝迎擊之,果空中墜肉數塊。)
道 士:(道士告婦人曰)如彼肯穿我紙衣,便好拿矣。
    (少頃,鬼果取衣。)
少 頃:(婦故意喝曰)不許竊衣。
群 鬼:這樣華服,理該我著。
    (乃盡服之。)
    (衣化為網,重重包裹,始寬後緊,遂不能出其陣中。)
    (道士書符作咒,以法水一杯當頭打去,水潑而杯不破。)
    (鬼在東,杯擊之於東;鬼在西,杯擊之於西。)
    (杯碎,而鬼頭亦裂矣。)
    (隨即擒納瓶內,封以法印五色紙,埋桃樹下。)
    (復以二符入絳香末,搓為二團,付婦人)
婦 人:此鬼亦有丈夫,半月內必來復仇,以此擊之,可無患矣。
    (越數日,果有男鬼猙獰而來。)
    (婦如其法,鬼乃逃去。)
    (阿龍)
    (蘇州徐世球,居木瀆,幼入城中,讀書於韓其武家。)
    (朝有僕曰阿龍,年二十,侍書室頗勤。)
    (一夕,徐讀書樓上,命阿龍下取茶。)
    (少頃,阿龍失色而至)
少 頃:某見一白衣人在樓下狂走,呼之不應,殆鬼耶?
    (徐笑而不信。)
    (次夕,阿龍不敢上樓,徐命柳姓者代其職。)
    (至二更,柳下取茶,足有所觸,遂仆地,視之,阿龍死於階下。)
    (柳大呼,徐與韓氏諸賓客共來審視,見阿龍頸下有手搦痕,青黑如柳葉大,耳
    (目口鼻盡塞黃泥,屍橫而氣未絕。)
少 頃:(飲以薑汁,乃蘇)吾下階時,昨白衣者當頭立,年可四十餘,短髯黑面,向我
    張嘴,伸其舌,長尺許。吾欲叫喊,遂為所擊,以手夾我喉。旁有一老者,白鬚
    高冠,勸曰:『渠年少,未可欺侮。』我爾時幾欲氣絕,適柳某撞我腳上,白衣
    者衝屋去矣。
    (徐命眾人扶之登牀,牀上鬼燈數十,如極大螢火,徹夜不絕。)
    (次日,阿龍癡迷不食,韓氏召女巫眕之。)
少 頃:(巫曰)取縣官堂上硃筆,在病者心上書一『正』字,頸上書一『刀』字,兩手
    書兩『火』字,便可救也。
    (韓氏如其言。)
    (書至左手「火」字,阿龍張目大叫曰)
張 目:勿燒我!我即去可也。
    
    
8**時間: 地點:
    (自此怪遂絕。)
    (阿龍至今猶存。)
    (大樂上人)
    (洛陽水陸庵僧,號大樂上人,饒於財。)
    (其鄰人周其充縣役,家貧,承催稅租,皆侵蝕之。)
    (每逢比期,輒向上人借貸,數年間,積至七兩。)
    (上人知其無力償還,不復取索。)
張 目:(役頗感恩,相見必曰)吾不能報上人恩,死當為驢馬以報。
    (居無何,晚,有人叩門,甚急。)
張 目:(問為誰)周某也,來報恩耳。
    (上人啟戶,了不見人,以為有相戲者。)
    (是夜,所畜驢產一駒。)
    (明旦訪役,果死。)
    (上人至驢旁,產駒奮首翹足,若相識者。)
    (上人乘之一年。)
    (有山西客來宿,愛其駒,求買之。)
    (上人弗許,不忍明言其故。)
張 目:(客曰)然則借我騎往某縣一宿,可乎?
    (上人許之。)
張 目:(客上鞍攬轡,笑曰)吾詐和尚耳。我愛此驢,騎之未必即返。我已措價置汝几
    上,可歸取之。
    (不顧而馳。)
    (上人無可奈何,入房視之,几上白金七兩,如其所負之數。)
    (山西王二)
    (熊翰林滌齋先生為余言:康熙年間游京師,與陳參政議、計副憲某飲報國寺。
    ()
    (三人俱早貴,喜繁華,以席間不得聲妓為悵,遣人召女巫某唱秧歌勸酒。)
    (女巫唱終,半席腹脹,將溲焉,出至牆下。)
    (少頃返,則兩目瞪視,跪三人前呼曰)
少 頃:我山西王二也,某年月日為店王趙三謀財殺死,埋骨於此寺之牆下。求三長官代
    為伸冤。
    (三人相顧大駭,莫敢發聲。)
少 頃:(熊曉之曰)此司坊官事,非我輩所能主張。
張 目:(女巫曰)現任司坊官俞公與熊爺有交,但求熊爺轉請俞公到此掘驗足也。
少 頃:(熊曰)此事重大,空言無信,如何可行?
張 目:(巫曰)論理某當自陳,但某形質朽爛,須附生人而言,諸位老爺替我籌之。
    (言畢,女巫仆地。)
    (良久醒,。)
    (問之,茫然無知。)
良 久:(三公謀曰)我輩何能替鬼訴冤?訴亦不信。明日盍請俞司坊官共飲此處,召女
    巫質之,則冤白矣。
    (次日,招俞司坊至寺飲,告之故。)
    (召女巫,巫大懼,不肯復來。)
    (司坊官遣役拘之,巫始至。)
    (既入寺門,言狀悉如昨日。)
    (司坊官啟巡城御史,發掘牆下,得白骨一具,頸下有傷。)
土 人:(詢之土人)從前此牆係山東濟南府趙三安歇客寓之所,某年捲店逃歸山東。
    (乃移文專差關提至濟南,果有其人。)
    (文到之日,趙三一叫而絕。)
    (大福未享)
土 人:(蘇州羅姓者,年二十餘,元旦夢其亡祖謂曰)汝於十月某日將死,萬不能免,
    可速理後事。
    (醒後語其家人,群驚怖焉。)
    
    
9**時間: 地點:
    (至期,眾家人環而視之,羅無他恙,至暮如故。)
    (家人以為夢不足信。)
    (二更後,羅溲於牆,久而不返。)
    (家人急往視,衣離其身矣。)
    (取燈照之,裸死於牆東,去衣服十餘步;心口尚溫,不敢遽殮。)
土 人:(次夜蘇,告家人曰)冤業耳。我奸妻婢小春,有胎不認,致妻拷掠而亡。渠訴
    冥司,親來拘我。適我至牆,渠以手剝我衣,如我曩時淫彼之狀。我昏迷不省,
    遂同至陰司城隍衙門。正欲訊鞫,適渠亦以前生別事發覺,為山西城隍所拘。陰
    官不肯久繫獄囚,故仍令還陽。恐終不免也。
良 久:(羅父問曰)爾亦問陽間事乎?
土 人:我自知死不可逭,恐老父無養,故問管我之隸:『吾父異日何如?』隸笑曰:『
    念汝孝心,爾父大福未享。』
    (家人聞之,皆為老翁喜,翁亦竊自負。)
    (未逾月,羅父竟以臌脹亡,腹大如匏,始知「大福」者,大腹之應。)
    (其子又隔三年乃死。)
    (觀音堂)
    (余同官趙公諱天爵者,自言為句容令時,下鄉驗屍。)
    (薄暮,宿古廟。)
土 人:(夢老嫗,面有積塵,髮脫左鬢,立而請曰)萬藍扼我咽喉,公為有司,須速救
    我。
    (趙驚醒張目,燈前隱隱猶有所見。)
    (急起逐之,了無所得。)
    (次早閒步,見廟側有觀音堂,旁塑一老婦,宛如夢中人。)
    (堂前溝巷狹甚,為民房出入之所。)
觀 音:(呼廟僧問曰)汝里中得毋有萬藍乎?
老 婦:(僧曰)在觀音堂前出入者,即萬藍家也。
老 婦:(喚藍至)爾屋祖遺乎?
觀 音:非也。此屋本從前觀音堂大門出入之地,今年正月,寺僧盜售於我,價二十金。
    (趙亦不告以夢,即捐二十金為贖還基址,加修葺焉。)
    (是時,趙年四十餘,尚無嗣。)
    (數月後,夫人有身。)
    (將產之夕,夢老嫗復來,抱一兒與之。)
    (夫人覺,夢亦如公,遂產一兒。)
    (常格訴冤)
    (乾隆十六年八月初三日,閱邸抄。)
    (見景山遺失陳設古玩數件,內務府官疑挑土工人所竊,召執役者數十人,立而
    (訊之。)
觀 音:(一人忽跪訴曰)我常格也,係正黃旗人,年十二歲。赴市買物,為工人趙二圖
    奸不遂,將刀殺死,埋我於厚載門外堆炭地方。我家父母某,尚未知也。求大人
    掘驗伸冤。
    (言畢仆地。)
    (少頃,復躍而起曰)
少 頃:我即趙二,殺常格者我也。
    (內務府大人見其狀,知有冤,移交刑部掘驗,屍傷宛然。)
少 頃:(訪其父母)我家兒遺失已一月,尚未知其死也。
    (隨拘詢趙二,盡吐情實。)
少 頃:(刑部奏)趙二自吐凶情,跡似自首,例宜減等;但為冤鬼所憑,不便援引此例
    ,擬斬立決。
    (奉旨依議。)
    (蒲州鹽梟)
    (岳水軒過山西蒲州鹽池,見關神祠內塑張桓侯像,與關面南坐。)
    (旁有周將軍像,怒目猙獰,手拖鐵練,鎖朽木一枝,不解何故。)
土 人:(土人指而言曰)此鹽梟也。
土 人:(問其故)宋元祐間,取鹽池之水,熬煎數日,而鹽不成。商民惶惑,禱於廟。
    夢關神召眾人謂曰:『汝鹽池為蚩尤所據,故燒不成鹽。我享血食,自宜料理。
    但蚩尤之魄,吾能制之;其妻名梟者,悍惡尤甚,我不能制,須吾弟張翼德來,
    始能擒服。吾已遣人自益州召之矣。』眾人驚寤。旦,即在廟中添塑桓侯像。其
    夕風雷大作,朽木一根,已在鐵練之上。次日,取水煮鹽,成者十倍。
    (始悟今所稱「鹽梟」,實始於此。)
    (靈璧女借屍還魂)
    (王硯庭知靈璧縣事。)
    (村中有農婦李氏,年三十許,貌醜而瞽,病臌脹十餘年,腹大如豕。)
    (一夕卒,夫入城買棺。)
    (棺到,將殮,婦已生矣,雙目盡明,腹亦平復。)
    (夫喜,近之。)
    (婦堅拒,泣曰)
丈 夫:吾某村中王姑娘也,尚未婚嫁,何為至此?吾之父母姊妹,俱在何處?
    (其夫大駭,急告某村,則舉家哭其幼女,屍已埋矣。)
    (其父母狂奔而至。)
    (婦一見泣抱,歷敘生平,事皆符合。)
    (其未婚之家亦來眕視,婦猶羞澀,赤見於面。)
    (遂兩家爭此婦,鳴於官。)
    (硯庭為之作合,斷歸村農。)
    (乾隆二十一年事。)
    (漢高祖弒義帝)
    (山東驛鹽道盧憲觀暴卒,已而復甦,云前身本九江王英布也。)
    (弒義帝,乃高祖使之,非項羽所使也。)
    (高祖陰弒義帝,嫁名項羽,而偽與諸侯討弒義帝者。)
    (羽訟於上帝,須布為質。)
    (質明,果係高祖所弒。)
    (陳平六出奇計,此其一也。)
    (故盧死而復甦。)
丈 夫:(問)何以遲二千年而讞始定?
土 人:羽以坑咸陽卒二十萬,上帝震怒,戮於陰山受無量罪。今始滿貫,方得訴冤。
    (按王阮亭《池北偶談》載張巡妾報冤事,亦遲至千年。)
    (蓋張以忠節故,而報復難;項以慘戮故,而申訴亦難也。)
    (地窮宮)
    (保定督標守備李昌明暴卒,三日,屍不寒,家人未敢棺殮。)
    (忽屍腹脹大如鼓,一溺而蘇,握送殮者手曰)
家 人:我將死時,苦楚異甚,自腳趾至於肩領,氣散出,不可收。既死,覺身體輕倩,
    頗佳於生時。所到處,天色深黃,無日色,飛沙茫茫。足不履地,一切屋舍、人
    物,都無所見。我神魂飄忽,隨風東南行。許久,天色漸明,沙少止。俯視東北
    角,有長河一條,河內牧羊者三人;羊白色,肥大如馬。我問:『家安在?』牧
    羊人不答。又走約數十里,見遠處隱隱宮殿,瓦皆黃琉璃,如帝王居。近前,有
    二人靴帽袍帶立殿下,如世上所演高力士、童貫形狀。殿前有黃金扁額,書『地
    窮宮』三字。我玩視良久,袍帶者怒,來逐我曰:『此何地,容爾立耶?』我素
    剛,不肯去,與之爭。殿內傳呼曰:『外何喧嚷?』袍帶者入,良久出曰:『汝
    毋去,聽候諭旨。』二人環而守之。天漸暮,陰風四起,霜片如瓦。我凍久戰慄
    ,兩守者亦瑟縮流涕,指我怨曰:『微汝來作鬧,我輩豈受此冷夜之苦哉!』天
    稍明,殿內鐘動,風霜亦霽。又一人出曰:『昨所留人,著送歸本處。』袍帶者
    拉以行。仍過原處,見牧羊人尚在。袍帶者以我授之曰:『奉旨交此人與汝,送
    他還家,我去矣。』牧羊人毆我以拳。懼而墜河,飲水腹脹,一溺遂蘇。
    (言畢後,盥手沐面,飲食如常。)
    (後十日餘,仍卒。)
    (先是,李之鄰張姓者,睡至三更,牀側聞人呼聲。)
    (驚起,見黑衣四人,各長丈餘)
人 呼:為我引路至李守備家。
    (張不肯,黑衣人欲毆之,懼而同行。)
    (至李門,先有二人蹲於門上,貌更獰惡。)
    (四人不敢仰視,偕張穿籬笆側路以入,俄而哭聲內作。)
    (此事傅卓園提督所言,李其友也。)
    (獄中石匣)
    (越州周道灃以難蔭選陝西隴州知州,抵署後,循例按獄。)
    (獄中有石匣,長尺許,封鎖甚固。)
    (周欲開視。)
人 呼:(獄吏固持不可)相傳自明季即有此匣,不知所藏何物,但記有道人云:『開則
    不利於官。』
    (周素愎,必欲開視。)
    (乃斧其匣,得人影半幅,赤身帶血,面目模糊,冷氣襲人。)
    (周諦視未畢,有硫黃氣自匣中起,卷幅燒燬,紙灰騰空而去。)
    (周大悸得病,卒於隴。)
    (竟不知何怪。)
    (周蘭坡學士為余言,州牧即其從孫也。)
    (第卷)
    (張元妻)
    (河南偃師縣鄉人張元妻薛氏歸寧母家返,小叔迎之。)
    (路過古墓,樹木陰森,薛氏將溲焉。)
    (牽所乘驢與小叔,使視之,而掛所衣紅布裙於樹。)
    (溲畢返,裙失所在。)
    (歸家,與夫宿,侵晨不起。)
    (家人撞門入,窗牖宛然,而夫婦有身無首。)
    (告之官,不能理。)
    (拘小叔訊之,具道昨日失裙事跡。)
    (至墓所,墓旁有穴,滑溜如常有物出入者。)
    (窺之,紅布裙帶在外,即其嫂物。)
    (掘之,兩首具在,並無棺槨。)
    (穴甚小,僅容一手。)
    (官竟不能讞也。)
    (蝴蝶怪)
    (京師葉某,與易州王四相善。)
    (王以七月七日為六旬壽期,葉騎驢往祝。)
    (過房山,天將暮矣。)
丈 夫:(一偉丈夫躍馬至)將何往?
    (葉告以故。)
丈 夫:(丈夫喜曰)王四,吾中表也。吾將往祝,盍同行乎?
    (葉大喜,與之偕行。)
    (丈夫屢躡其背,葉固讓前行,偽許,而仍落後。)
    (葉疑為盜,屢回顧之。)
    (時天已黑,不甚辨其狀貌,但見電光所燭,丈夫懸首馬下,以兩腳踏空而行。
    ()
    (一路雷與之俱。)
    (丈夫口吐黑氣,與雷相觸,舌長丈餘,色如硃砂。)
    (葉大駭,卒無奈何,且隱忍之,疾驅至王四家。)
    (王出與相見,歡然置酒。)
丈 夫:(葉私問)與路上丈夫何親?
人 呼:此吾中表張某也,現居京師繩匠衚衕,以熔銀為業。
    (葉稍自安,且疑路上所見眼花耳。)
    (酒畢,葉就寢,心悸,不肯與同宿。)
    (丈夫固要之,不得已,請一蒼頭伴焉。)
    (葉徹夜不寐,而蒼頭酣寢矣。)
    (三鼓燈滅,丈夫起坐,復吐其舌,一室光明。)
    (以鼻嗅葉之帳,涎流不已。)
    (伸兩手,持蒼頭啖之,骨星星墜地。)
    (葉素奉關神,急呼曰)
丈 夫:伏魔大帝何在?
    (忽訇然有鐘鼓聲,關帝持巨刃排梁而下,直擊此怪。)
    (怪化一蝴蝶,大如車輪,張翅拒刃。)
    (盤旋片時,又霹靂一震,蝴蝶與關神俱無所見。)
    (葉昏暈仆地,日午不起。)
    (王四啟門視之,具道所以。)
    (地有鮮血數斗,牀上失一張某與一蒼頭矣。)
    (所騎馬宛然在廄。)
    (急遣人至繩匠衚衕蹤跡張某,張方踞爐燒銀,並無往易州祝壽之事。)
    (白二官)
    (常州王姓者,以幕游為業。)
    (歲暮歸里,慕張氏青山莊園林之美,袱被往游。)
    (遇白二官於園中--素所狎戲旦也,甚喜。)
    (游畢,同宿於園。)
    (王神思恍惚,不能成寢,見白二官伸頭吹燈。)
    (燈離白所臥處二丈餘,而白伸頭亦長二丈餘,吹燈而滅。)
    (王大駭,以被裹首而寢。)
    (白至其牀前揭被,以手上下量之,所按處其冷如鐵。)
    (王驚呼,無人答應。)
    (忽窗西有一黑物,豬臉毛爪,從外跳入,與白二官對搏甚凶,不知勝負。)
    (俄而天明,地上見鮮血一片,死蟒一條。)
    (急往白二官家詢之:二官得蠱疾半年,一旦而愈。)
    (其疾愈之時,即王姓遇白二官之時也。)
    (關東毛人以人為餌)
    (關東人許善根,以掘人參為業。)
    (故事:掘參者須黑夜往掘。)
    (許夜行勞倦,宿沙上。)
    (及醒,其身為一長人所抱,身長二丈許,遍體紅毛。)
    (以左手撫許之身,又以許身摩擦其毛,如玩珠玉者。)
    (然每一摩撫,則狂笑不止。)
    (許自分將果其腹矣。)
    (俄而抱至一洞,虎筋、鹿尾、象牙之類,森森山積。)
    (置許石榻上,取虎鹿進而奉之。)
    (許喜出望外,然不能食也。)
    (長人俯而若有所思,既而點首若有所得,敲石為火,汲水焚鍋,為烹熟而進之
    (。)
    (許大啖。)
    (黎明,長人復抱而出,身挾五矢,至絕壁之上,縛許於高樹。)
    (許復大駭,疑將射己。)
    (俄而,群虎聞生人氣,盡出穴,爭來搏許。)
    (長人抽矢斃虎,復解縛抱許,曳死虎而返,烹獻如故。)
    (許始心悟:長人養己以餌虎也。)
    (如是月餘,許無恙,而長人竟以大肥。)
    (許一日思家,跪長人前涕泣再拜,以手指東方不已。)
    (長人亦潸然。)
    (復抱至採參處,示以歸路,並為歷指產參地,示相報意。)
    (許從此富矣。)
    (平陽令)
    (平陽令朱鑠,性慘刻,所宰邑,別造厚枷巨梃。)
    (案涉婦女,必引入姦情訊之。)
丈 夫:(杖妓,去小衣,以杖抵其陰,使腫潰數月)看渠如何接客!
    (以臀血塗嫖客面。)
丈 夫:(妓之美者加酷焉,髡其髮,以刀開其兩鼻孔)使美者不美,則妓風絕矣。
丈 夫:(逢同寅官,必自詫曰)見色不動,非吾鐵面冰心,何能如此!
    (以俸滿遷山東別駕。)
    (挈眷至茌平旅店,店樓封鎖甚固,朱問故。)
店 主:樓中有怪,歷年不啟。
店 主:(朱素愎)何害!怪聞吾威名,早當自退!
    (妻子苦勸不聽。)
    (乃置妻子於別室,己獨攜劍秉燭坐至三鼓,有扣門進者,白鬚絳冠,見朱長揖
    (。)
店 主:(朱叱)何怪?
老 人:某非怪,乃此方土地神也。聞貴人至此,正群怪殄滅之時,故喜而相迎。
店 主:(且囑曰)公,少頃怪至,但須以寶劍揮之,某更相助,無不授首矣。
    (朱大喜,謝而遣之。)
    
    
10**時間: 地點:
    (須臾,青面者、白面者以次第至。)
    (朱以劍斲,應手而倒。)
    (最後有長牙黑嘴者來,朱以劍擊,亦呼痛而隕。)
    (朱喜自負,急呼店主告之。)
    (時雞已鳴,家人秉燭來照,橫屍滿地,悉其妻妾子女也。)
家 人:(朱大叫曰)吾乃為妖鬼所弄乎!
    (一慟而絕。)
    (不倒翁)
    (蔣生某往河南,過鞏縣,宿焉。)
    (店家有西樓,灑掃極淨,蔣愛之,以行李往。)
店 主:(店主笑曰)公膽大否?此樓不甚安。
家 人:(蔣曰)椒山自有膽。
    (秉燭坐至夜深,聞几下如竹桶泛水聲,有躍出者:青衣皂冠,長三寸許,類世
    (間差役狀。)
    (睨蔣許久,叱叱而退。)
    (少頃,數短人舁一官至,旗幟馬車之類,歷歷如豆。)
    (官烏紗冠危坐,指蔣大詈,聲細如蜂蠆。)
    (蔣無怖色。)
    (官愈怒,小手拍地,麾眾短人拘蔣。)
    (眾短人牽鞋扯襪,竟不能動。)
    (官嫌其無勇,攘臂自起。)
    (蔣以手撮之,置於几上,細視之,世所賣不倒翁也。)
    (塊然僵仆,一土偶耳。)
    (其輿從俯伏羅拜,乞還其主。)
少 頃:(蔣戲曰)爾須以物贖。
家 人:諾。
    (牆穴中嗡嗡有聲,或四人輦一釵,或二人扛一簪。)
    (頃刻,首飾金帛之屬布散於地。)
    (蔣取不倒翁擲與之,復能舉動如初。)
    (然隊伍不復整矣,奔竄而散。)
    (天漸明,店主大呼)
店 主:失賊!
    (問之,則樓上贖官之物,皆三寸短人所偷店主物也。)
    (算命先生鬼)
    (平望周姓,以撐舟為業。)
    (舟過湖州橋下,篙觸骨罈落水,至家而妹病,呼曰)
人 呼:我湖州算命先生徐某。在生時,督撫司道貴人,誰不敬我!汝何人,敢投我骨於
    水!
    (女素不識字,病後能讀書,喜為人算命。)
    (寫八字與之,其推排悉合世上五行之說,亦不甚驗也。)
    (周具牒訴於城隍。)
忽一日:(女臥一日醒曰)見二青衣拘一鬼與我質於神前,鬼跪訴毀骨之事。神曰:『其
    兄觸汝而責之於妹,何畏強欺弱耶!汝自稱能算命,而不能自護其朽骨,其算法
    不靈可知。生前哄騙人財物,不知多少矣!笞二十,押赴湖州。』
    (女自此不復識字,亦不能算命矣。)
    (鬼借力制兇人)
    (俗傳兇人之終,必有惡鬼,以其力能相制也。)
    (揚州唐氏妻某,素悍妒,妾婢死其手者無數。)
    (亡何,暴病,口喃喃詈罵,如平日撒潑狀。)
    (鄰有徐元,膂力絕人,先一日昏暈,鼾呼叫罵,如與人角鬥者,逾日始蘇。)
忽一日:(或問故)吾為群鬼所借用耳。鬼奉閻羅命拘唐妻,而唐妻力強,群鬼不能制,
    故來假吾力縛之。吾與鬥三日,昨被吾拉倒其足,縛交群鬼,吾才歸耳。
    (往視唐妻,果氣絕,而左足有青傷。)
    (馬盼盼)
    (壽州刺史劉介石,好扶乩。)
    (牧泰州時,請仙西廳。)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