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盂蘭盆佛爺揭諦 補陀山菩薩會神)
    (詞曰:
    (  春到人間景異常,無邊花柳競芬芳。)
    (香車寶馬閒來往,引卻東風入醉鄉。)
    (釃剩酒,臥斜陽,滿拚三萬六千場。)
    (而今白髮三千丈,還記得年來三寶太監下西洋。)
    (粵自天開於子,便就有個金羊、玉馬、金蛇、玉龍、金虎、玉虎、金鴉、鐵騎
    (、蒼狗、鹽螭、龍纏、象緯、羊角、鶉精,漉漉虺虺、瀼瀼稜稜。)
    (無限的經緯中間,卻有兩位大神通:一個是秉太陽之真精,行周天三百六十五
    (度,一日一周;一個是秉太陰之真精,行周天三百六十五度,盈虧圓缺。)
    (正所謂「日行南陸生微暖,月到中天分外明」也。)
    (地辟於丑,分柔分剛,便就有個三社、三內、三界、四履、四裔、四表、五字
    (、五服、五遂、六詔、六狄、六幕、七墠、七壤、七陘、八塹、八紘、八埏、
    (九京、九圍、九垓、十鎮、十望、十緊、大千億萬,閻浮嵕雉,膴膴莽莽,峨
    (峨嶪嶪嶪嶪,無限的町疃中間,也有兩位大頭目:一個是形勢蜿蜒磅且礴,奇
    (奇怪怪色蒼蒼,靜而有常,與那仁者同壽;一個是列名通地紀,疏派合天津,
    (動而不括,與那智者同樂。)
    (正所謂「山色經年青未改,水流竟日聽無聲」。)
    (有天地然後有萬物。)
    (故人生於寅,便就有個胎生、卵生、形生、氣生、神生、鬼生、濕生、飛生,
    (日積月累,盈天地之間者。)
    (唯萬物林林總總,億千萬劫,便又分個儒家、釋家、道家、醫家、風水家、龜
    (卜家、丹青家、風鑒家、琴家、棋家,號曰「九流」。)
    (這九流中間,又有三個大管家:第一是儒家,第二是釋家,第三是道家。)
    (哪一個是儒家?這如今普天下文廟裡供奉的孔夫子便是。)
    (這孔夫子又怎麼樣的出身?)
    
    
2**時間: 地點:
    (卻說這個孔夫子生在魯之曲阜昌平鄉闕裡,身長九尺二寸,腰大十圍,凡四十
    (九表,眉有一十二彩,目有六十四理。)
    (其頭似堯,其顙似舜,其項似臯陶,其肩似子產。)
    (學貫天人,道窮秘奧,龜龍銜負之書,七政六緯之事,包羲、黃帝之能,堯、
    (舜、周公之美,靡不精備。)
    (刪《詩》《書》,定禮樂,贊《周易》,修《春秋》。)
    (授於洙南泗北門徒三千,博徒六萬,達者七十二人。)
    (歷代詔封他做大成至聖文宣王。)
    (我朝嘉靖爺登基,止稱至聖先師孔子。)
    (這孔夫子卻不是小可的,萬世文章祖,歷代帝王師,是為儒家。)
    (有贊為證,贊曰:
    (  孔子之先,冑於商國。)
    (弗父能讓,正考銘勒。)
    (防叔來奔,鄒人倚立。)
    (尼父誕聖,闕裡生德。)
    (七十升堂,四方取則。)
    (卯誅兩觀,攝相夾谷。)
    (歎鳳遽衰,泣麟何促,九流仰敬,萬古欽躅。)
    (唐睿宗御制贊曰:
    (  猗歟夫子,實有聖德。)
    (其道可學,其儀不忒。)
    (刪《詩》定樂,百王取則。)
    (吾豈匏瓜,東南西北。)
    (宋太宗御制贊曰:
    (  王澤下衰,文武將墜,尼父挺生,海岳標異。)
    (祖述憲章,有德無位。)
    (哲人其萎,鳳鳥不至。)
    
    
3**時間: 地點:
    (卻說哪一個是釋家?這如今普天下寺院裡供奉的佛爺爺便是。)
    (這佛爺爺怎麼樣出身?原來這佛爺爺叫做個釋迦牟尼佛。)
    (他當初生在西天舍衛國剎利王家,養下地來,便就放大智光明,照十方世界,
    (地湧金蓮華,捧住他兩隻腳,他便指天划地,作獅子吼聲。)
    (長大成人,修道於檀特山中,乞法煉心,乞食資身,投托阿藍迦藍鬱頭藍佛處
    (做弟子。)
    
    
4**時間: 地點:
    (一日三,三日九,能伏諸般外道,結成正果。)
    (佛成之日,號為天人師。)
    (轉四諦法輪,說果演法,普度眾生。)
    (先度忻陳如等五人,次度三迦葉並徒眾一千人,次度舍利弗一百人,次度目干
    (連一百人,次度耶舍長者五十人,到今叫做阿羅世尊菩薩。)
    (佛爺爺身長一丈六尺,黃金色相,頂中佩日月光,能變能化,無大無不大,無
    (通無不通。)
    (後一千二百一十七年,教入中國,即漢朝明帝時也。)
    (漢明帝夜來得一夢,夢見一個渾金色相的人,約有一丈多長,頭頂上放光,如
    (日月之象。)
    
    
5**時間: 地點:
    (明日升殿,訪問百官,百宮中有一個叫傅毅,曉得是西天佛爺爺降臨東土,當
    (日稟明。)
    (漢明帝便就差郎中蔡忄音齎一道詔書,逕到天竺國,問他的道,得他的書,又
    (領了許多的沙門來。)
    (傳到如今,日新月盛,這便叫做釋家。)
    (有詩為證,詩曰:
    (  國開兜率在西方,號作中天淨梵王,妙相端居金色界,神通大放玉毫光。
    ()
    (閻浮檀水心無染,優缽曇花體自香。)
    (率土蒼生皈仰久,茫茫苦海泛慈航。)
    (僧詩曰:
    (  浮杯萬里達滄溟,遍禮名山適性靈。)
    (深夜降龍潭水黑,新秋放鶴野田青。)
    (身無彼此那懷土,心會真如不讀經。)
    (為問中華披剃者,幾人雄猛得寧馨?)
    (哪一個是道家?這如今普天下觀裡供奉的太上老君的便是。)
    (這太上老君卻怎麼樣出身?原來老君住在太清道境,乃元氣之祖宗,天地之根
    (本。)
    (他化身周歷塵沙,也不可計數。)
    (自從盤古鑿開混沌以來,傳至殷湯王四十八年上,這老君又來出世,乘太陽日
    (精,化做五色玄黃,如彈丸般樣的大。)
    (時有玉女當晝而寢,他便輕輕的流入玉女的口中,玉女不覺,一口吞之,遂覺
    (有孕。)
    (懷了八十一年,直到武丁九年歲次庚辰,剖破玉女右脅而生。)
    (生下地時,頭髮已自欺霜賽雪,就是個白頭公公,因此上人人叫他做老子。)
    (老子生在李樹下,指李樹為姓,故此姓李,名耳,字伯陽。)
    (到秦昭王九年,活了九百九十六歲,娶了一百三十六個婆娘,養了三百六十一
    (個兒子。)
    (忽一日吃飽了飯,整整衣,牽過一隻不白不黑、不紅不黃、青萎萎的兩角牛來
    (,跨上牛背,竟出函谷關而去。)
    (那一個把關的官也有些妙處,一手擋住關,一手挽著牛,只是不放。)
老 子:恁盤詰奸細麼?
AAA:(那官道)不是。
老 子:俺越度關津麼?
AAA:(那官道)也不是。
老 子:左不是,右不是,敢是要些過關錢?
AAA:(那官道)說個要字兒倒在卯,只是錢字又不在行。
老 子:要些甚麼?
AAA:(那官道)要你那袖兒裡的。
老 子:袖裡止有一本書。
AAA:(那官道)正是這書。
    (老子不肯,那官要留。)
    (挨了一會,老子終是出關的心勝,只得拽起袖來,遞書與了那官,老子出關去
    (了。)
    (這個書就是《道德經》。)
    (上下二篇:上篇三十七章,下篇八十章。)
    (道教大行於東土,和儒釋共為三教,這是道家。)
    (有詩為證,詩曰:
    (  玉女度塵嘩,和丸咽紫霞。)
    (時憑白頭老,去問赤鬆家。)
    (瑤砌交芝草,星壇繞杏花。)
    (青牛函谷外,玄鬢幾生華。)
    (道詩曰:
    (  占盡乾坤第一山,功名長揖謝人間。)
    (晝眠鬆壑雲瑛暖,夜漱芝泉石髓寒。)
    (曲按宮商吹玉笛,火分文武煉金丹。)
    (榮華未必仙翁意,自是黃冠直好閒。)
    (這三教中間,獨是釋氏如來在西天靈山勝境,婆娑雙林之下,雷音寶剎之中,
    (三千古佛,五百阿羅,八大金剛,大眾菩薩,幢幡寶蓋,異品仙花。)
    (你看他何等的逍遙快活,何等的種因受果!正是:
    (  無情亦無識,無滅亦無生。)
    (一任閻浮外,桑田幾變更。)
    (爾時七月十五日孟秋之望,切照常年舊例,陳設盂蘭盆會。)
    (盆中百樣奇花,千般異果。)
    (佛祖高登上品蓮台,端然兀坐,諸佛阿羅揭諦神等,分班皈依作禮。)
    (禮畢,阿儺捧定寶盆,迦葉布散寶花,如來微開喜口,敷衍大法,宣暢正果,
    (剖明那三乘妙典、五蘊楞嚴等。)
    (眾各各聳聽皈依。)
    (講罷,如來輕聲問道)
如 來:游奕官何在?
    (原來佛祖雖在西天,卻有一個急腳律令,職居四大部洲游奕靈官,每年體訪四
    (大部洲眾生善惡,直到盂蘭會上,回報所曹,登錄文簿,達知靈霄寶殿玉帝施
    (行。)
故 此:(故此如來問道)游奕官何在?
    (道猶未了,只見一位尊者:
    (  長身闊臂,青臉獠牙。)
    (手掄月斧,腳踏風車。)
    (停一停,抹過了天堂地府;霎一霎,轉遍了海角天涯。)
    (原本是陰司地府中一個大急腳律令,而今現在佛祖寶蓮台下,職授四大部洲游
    (奕靈官波那。)
    (他一聞佛祖慈音,忙來頂禮)
如 來:有,有。
如 來:爾時四部洲一切眾生,作何思惟?為我說。
故 此:(靈官啟道)東勝神洲,敬天禮地如故。此俱蘆洲,性拙情疏如故。我西牛賀洲
    ,養氣潛靈,真人代代衣缽如故。獨是南膳部洲,自從傳得如來三藏真經去後,
    大暢法門要旨,廣開方便正宗。為此有一位無上高尊,身長九尺,面如滿月,鳳
    眼龍眉,美髯紺髮,頂九氣玉冠,披鬆羅皂服,離了紫霄峰,降下塵凡治世。
    (如來聽知,微微笑道)
微 微:原來高尊又臨凡也。
菩 薩:(當有大眾菩薩齊聲上啟道)是哪位高尊?
如 來:是玉虛師相玄天上帝。
菩 薩:(眾菩薩又啟道)玄天何事又臨凡?
如 來:當日殷紂造罪,惡毒恣橫,遂感六大魔王,引諸煞鬼,傷害下界眾生。元始乃命
    皇上帝降詔紫微,陽命武王伐紂,陰命玄帝收魔。爾時玄帝披髮跣足,金甲玄袍
    ,皂纛黑旟,統領丁甲,下降凡世,與六大魔王戰於洞陰之野。魔王以坎離二氣
    ,化蒼龜巨蛇。變現方成,玄帝赫顯神通,躡於足下;又鎖阿呵鬼眾在酆都大洞
    ,故此才得宇宙肅清。今日南膳部洲,因為胡人治世,箕尾之下,那一道腥羶毒
    氣尚且未淨,玄帝又須佈施那戰魔王躡坎離的手段來也。只一件來,五十年後,
    摩訶僧祗遭他厄會,無由解釋。
    (道猶未了,原來諸佛菩薩慈悲為本,方便為門,只因如來說了這兩句話,早又
    (驚動了一位老祖。)
    (這老祖卻不是等閒的那謨。)
    (前一千,後一千,中一千,他就是三千古佛的班頭;一萬、十萬、百萬、千萬
    (、萬萬,他就是萬萬菩薩的領袖。)
    (怎見得他是三千古佛的班頭,萬萬菩薩的領袖?)
    
    
6**時間: 地點:
    (卻說當日有十六個王子,一個出家為沙彌,年深日久,後來都得如來之慧,最
    (後者,就是釋迦牟尼佛也。)
    (在前早有八個王子出家,拜投妙光為師,皆成佛道,最後成佛者,燃燈古佛是
    (也。)
    (釋迦如來是諸釋之法王,燃燈古佛是如來授記之師父。)
    (有詩為證,詩曰:
    (  嘗聞釋迦佛,先授燃燈記。)
    (燃燈與釋迦,只論前後智。)
    (前後體非殊,異中無一理。)
    (一佛一切佛,心是如來地。)
    (這驚動的老祖,卻就是燃燈古佛,又名定光佛。)
    (你看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頂上光明直衝千百丈,爾時在
    (無上跏跌,一聞如來)
如 來:五十年後,摩阿僧祗遭他厄會,無由解釋。
    (他的慈悲方寸如醉如癡,便就放大毫光,廣大慧力,立時間從座放起飛鳥下來
    (。)
    (一見了如來,便就說道)
如 來:既是東土厄難,我當下世為大千徒眾解釋。
如 來:(如來合掌恭敬)善哉,善哉!
菩 薩:(諸佛阿羅菩薩等眾齊聲道)善哉,善哉!無量功德。
    (老祖即時喚出摩訶薩、迦摩阿二位尊者相隨。)
    (金光起處,早已離了雷音寶剎,出了靈山道場,香風渺渺,瑞氣氳氳。)
    (一個老祖,兩個尊者,師徒們慢騰騰地踏著雲,躡著霧,磕著牙。)
摩訶薩:師父,此行還用真身,還用色身?
老 祖:要去解釋東土厄難,須索是個色身。
摩訶薩:既用色身,還要個善娘麼?
老 祖:須索一個善娘。
摩訶薩:須用善娘,還要個善爹麼?
老 祖:須索一個善爹。
摩訶薩:既要善爹、善娘,還要個善地麼?
老 祖:須索一個善地。
去摩阿:(迦摩阿)弟子理會得了,一要善娘,二要善爹,三要善地。師父、師兄且慢,
    待弟子先到南膳部洲,挨尋一遍,擇其善者而從之。
老 祖:不消你去。南海有一位菩薩,原是靈山會上的老友,大慈大悲救苦難,南膳部洲
    哪一家不排香列案供奉著他?哪一個不頂禮精虔皈依著他?我且去會他一會,諦
    問一處所,一個善男子,一個善女人,以便住世。
    (道猶未了,按下雲頭,早到了一座山上。)
    (這山在東洋大海之中,東望高麗、日本、琉球、新羅,如指諸掌,西望我大明
    (一統天下,兩京十三省,圖畫天然。)
    (自古以來叫做梅岑山。)
    (我洪武爺登基,改名補陀落迦山。)
    (山上有個觀音峰、靈鷲峰、掛天峰、九老峰、筆架峰、香爐峰,又有個三摩岩
    (、大士岩、海月岩、玩月岩、真歇岩、弄珠岩,又有個潮音洞、善才洞、槊陀
    (洞、縣龍洞、華陽洞,又有個百丈泉、嘯吟泉、喜客泉、八公泉、溫泉、弄丸
    (泉、掛珠泉。)
    (山後怪石崚嶒,吞雲吸霧。)
    (山前平坦,中間有一座古寺,前有掛錫卓峰,左有日鐘,右有月鼓,後有觀星
    (聳壁,古來叫做普陀寺。)
    (我洪武爺登基,改名補院寺。)
    (名山古寺,東海一大觀處。)
    (有詩為證,詩曰:古寺玲瓏海澨中,海風淨掃白雲蹤。)
    (誰堪寫出天然景?十二欄杆十二峰。)
    
    
7**時間: 地點:
    (卻說老祖按下雲頭,早到了這補陀落迦山上,領著那摩訶薩、迦摩阿二位尊者
    (,指定了補陀寺,直恁的走將進來。)
    (進了一天門、二天門,再進了上方寶殿。)
    (只見兩廊之下,奇花異卉,獻秀呈樣;雀巢雉,各相乳哺。)
老 祖:(老祖心裡想道)果好一片洞天福地也。
    (摩訶薩輕輕的咳嗽一聲,只見寶蓮座下轉出一位沙彌來。)
    (摩訶薩早已認得他了,叫聲)
摩訶薩:惠岸,你好因果哩!
    (把那一位沙彌倒吃了一驚,他心裡自忖道)
老 祖:這等面生遠來的和尚,如何就認得我,如何就曉得我的名字?好惱人也!
    (心裡雖然著惱,面皮兒卻也要光。)
老 祖:(好個小沙彌,一時間便回嗔作喜,陪個問訊問)長老緣何認得弟子?如何曉得
    弟子的賤名!
摩訶薩:且莫說你,連你的父親我也認得他,我也曉得他名字。
老 祖:(小沙彌道)也罷,你認得我父親是甚麼人?你曉得我父親叫做甚麼名字?
摩訶薩:你父親叫做個托塔李天王。原是我一個老道友,我怎麼不認得他?我怎麼不認得
    你?
    (小沙彌看見說得實了,他愈加恭敬,再陪一個問訊)
一 個:原來是父執之輩,弟子有眼不識泰山,望乞恕罪!敢問老師父仙名?
摩訶薩:在下不足,法名摩訶薩。
摩訶薩:(小沙彌笑了一笑)好個摩訶薩,果真如今天下事只是摩訶薩。敢問那一位師父
    甚麼仙名?
摩訶薩:師弟叫做個迦摩阿。
摩訶薩:(小沙彌又笑了一笑)也是會摩阿。敢問那一位老師父甚麼法名?
摩訶薩:那一位是俺們的師父,卻就是燃燈古佛。
    (惠岸聽說是燃燈老祖,心裡又吃了一驚,把個頭兒搖了兩搖,肩膀兒聳了三聳
    (,慢慢的)
慢慢的:徒弟到都摩訶薩,師父卻不摩訶薩也。
摩訶薩:少敘閒談。師父何在?
慢慢的:(沙彌道)俺師父在落迦山紫竹林中散步去了。
    (摩訶薩同了惠岸轉身便走,出門三五步,望見竹蔭濃,只見竹林之下一個大士
    (:
    (  體長八尺,十指纖纖,唇似抹朱,面如傅粉。)
    (雙鳳眼,巧蛾眉,跣足櫳頭,道冠法服。)
    (觀盡世人千萬劫,苦熬苦煎,自磨自折,獨成正果。)
    (一腔子救苦救難,大慈大悲。)
    (左傍立著一個小弟子,火燄渾身;右傍立著一個小女徒,彌陀滿口。)
    (綠鸚哥去去來來,飛繞竹林之上;生魚兒活活潑潑,跳躍團藍之中。)
    (原來是個觀世音,我今觀盡世間人。)
    (原來是個觀音菩薩。)
    (這座補陀落迦山,正是菩薩發聖之地,故此老祖說道南海有一位菩薩,原是靈
    (山會上的老友,會他一會,諦問東土作何善惡。)
    
    
8**時間: 地點:
    (卻說這菩薩高張慧眼,早已知道老祖下臨,抽身急轉蓮台之上。)
    (兩家相見,分賓主坐。)
    (坐定閒敘。)
    (敘及阿耨會、多羅會、蟠桃會、兜率會、九老會、須菩會,各各種因,各各證
    (果。)
    (爾時惠岸站在邊廂,輕輕啟道)
菩 薩:相見未須愁落莫,想因都是會中人。
老 祖:勝會不常,樂因須種。
    (即時撤座而起,步出山門。)
    (一個老祖和一個菩薩,把個補陀落迦山細游細玩,慢挨慢詳。)
    (游罷玩罷,直上那靈鷲峰的絕頂說經台上跏趺而坐。)
    (左有老祖,右有菩薩,談經說法,密諦轉輪。)
    (惠岸直上香爐峰上,焚起龍腦噴天香。)
    (摩訶薩走上石鍾山上,撞起石鐘來。)
    (迦摩阿走上石鼓山上,撞起石鼓來。)
    (頃刻之間,只見滿空中瑞靄氤氳,天花亂落如雨。)
    (說經台下聽講的,恰有四個異樣的人,頭上盡有雙角,項下俱有逆鱗,只是面
    (貌迥然不同。)
    (第一個青臉青衣,數甲道乙;第二個紅臉朱衣,指丙躡丁;第三個白臉素衣,
    (呼庚吸辛;第四個黑臉玄衣,頂壬禮癸。)
    (惠岸近前去打一看,原來不是別的,卻是四海龍王。)
    (面青的是東海龍王敖廣,面紅的是南海龍王敖欽,面白的是西海龍王敖順,面
    (黑的是北海龍王敖潤。)
    (爾時摩訶薩、迦摩阿位列下班,聽講已畢,看見天花亂落。)
    (龍王各各聽講,輕輕問道)
龍 王:老祖、菩薩說法天雨花,龍王聽講,是何神通?
菩 薩:是爾眾撞鐘撞鼓的因緣。
摩訶薩:如何是我等撞鐘撞鼓的因緣?
菩 薩:我這個鐘不是小可的鐘,我這個鼓不是小可的鼓。
    (卻不知怎麼不是小可的鐘,怎麼不是小可的鼓,還有甚麼神通,還有甚麼鬼怪
    (,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補陀山龍王獻寶 湧金門古佛投胎)
    (鐘詩曰:
    (  既接南鄰磬,還隨百里笙。)
    (平陵通曙響,長樂警宵聲。)
    (秋至含霜動,春歸應律鳴。)
    (欲知常待扣,金簴有餘清。)
    (鼓詩曰:
    (  軒制傳匏質,堯年韻土聲。)
    (向樓疑欲擊,震谷似雷驚。)
    (虓虎迎風起,靈鼍帶水鳴。)
    (樂雲行已奏,禮日冀相成。)
摩訶薩:(觀音菩薩說道)我這個鐘不是小可的鐘,其質本石,其形似鐘。白天開於子,
    那一團的輕清靈秀,都毓孕在這塊石頭上,故此這個石鐘,左有日月文,右有星
    辰象,燥則天朗氣清,潤則晦明風雨。其聲上,上通於三十三天。適來鐘響,驚
    動天曹,為此天花墜落。這個石鼓不是小可的鼓,其質本石,其形似鼓。自地辟
    於丑,那一股的重厚氣魄都融結在這塊石頭上,故此這個石鼓,左有山嶽?,右
    有河海形,燥則河清海宴,潤則浪滾濤翻。其聲下,下通於七十二地。適來鼓響
    ,驚動海神,為此龍王聽講。
    (摩訶薩、迦摩訶合掌齊聲道)
摩訶薩:善哉,善哉!無量功德。
    (爾時已過了七七四十九日,老祖撤講下台,菩薩欠身施禮。)
老 祖:玄天上帝臨凡,摩訶僧祗遭他厄難,何由解釋?
菩 薩:須索老祖下世,為大眾解釋。
老 祖:何是善地?何是善爹?何是善娘?爾菩提為我釋說。
    (原來觀世音菩薩顯化南膳部洲,故此南膳部洲家家頂禮,個個皈依,善的善,
    (惡的惡,好的好,歹的歹,拙的拙,巧的巧,毒的毒,慈的慈,卻都在菩薩慧
    (眼之中,正是「暗室虧心,神目如電」。)
    (菩薩要個善地,要個善爹,要個善娘,一時就有了。)
菩 薩:(合掌恭敬回覆老祖道)南膳部洲有個古蹟,名叫做杭州。自古道:上有天堂,
    下有蘇杭。這是個善地。
老 祖:有了善地,沒有善爹。
菩 薩:杭州城湧金門外左壁廂,有個姓金的員外,他原是玉皇案下金童,思凡下世,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這是個善爹。
老 祖:有了善爹,沒有善娘。
菩 薩:金員外的妻室姓喻氏,他原是玉皇案下玉女,思凡下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這又是個善娘。
    (老祖一得了善地,二得了善爹,三得了善娘,飛身便起。)
老 祖:(只見摩訶薩高聲叫道)弟子願隨師父下世,也須得善地、善爹、善娘。
去摩阿:(迦摩阿也叫聲道)弟子願隨師父下世,須得個善地、善爹、善娘。
老 祖:這都在菩薩身上。
    (菩薩也不開口,也不回話,袖兒裡取出兩個錦囊,便一人交付一個與他。)
    (老祖看見兩位尊者有了錦囊,飛身便走。)
    (又只見那四個龍王一字兒跪著,高聲叫道)
龍 王:佛爺爺且住且住!
    (那老祖是個慈悲方寸,看見龍王恁的吆喝,分明是要去得緊,暫且駐驊停驂,
    (微微笑道)
微 微:怎麼叫且住且住?法門無住。
龍 王:(那四個龍王齊聲叫道)弟子兄弟們今日個得聞爺爺的三乘妙典,五蘊楞嚴,免
    遭苦海沉淪,都是爺爺的無量功德,各願貢上些土物,表此微忱。
老 祖:貪根不拔,苦樹常在,這卻不消。
龍 王:(四個龍王又齊聲叫道)多羅多羅,聊證皈依之一念。
    (老祖未及開口,菩薩從傍贊相道)
菩 薩:一念虛,念念虛;一心證,心心證。
老 祖:哪裡個善菩薩,愛人些些。
菩 薩:(菩薩笑了笑)豈不聞『海龍王少了寶』?
老 祖:(只見那四個龍王又齊聲叫道)聞知爺爺下世,少不得借肉住靈。弟子們曾聞得
    五祖一株鬆,不圖妝影致,也要壯家風;曾聞得六祖一隻碓,踏著關捩子,方知
    有與無。伏望爺爺鑒受。無量功德,無量生歡喜。
    (老祖起頭一看,只見第一班跪著的青臉青衣,數甲道乙,手裡捧著一掛明晃晃
    (的珍珠。)
老 祖:(老祖微開善口)第-位是誰?
龍 王:弟子是東海小龍神敖廣。
老 祖:手兒裡捧著甚麼?
龍 王:是一掛東井玉連環。
老 祖:何處得來的?
龍 王:這就是小神海中驪龍項下的。大凡龍老則珠自褪,小神收取他的。日積月累,經
    今有了三十三顆,應了三十三祖之數。
老 祖:有何用處?
龍 王:(老王道)小神海水上咸下淡,淡水中吃,鹹水不中吃。這個珠兒,它在驪龍王
    項下,年深日久,淡者相宜,咸者相反。拿來當陽處看時,裡面波浪層層;背陰
    處看時,裡面紅光射目。舟船漂海,用它鋪在海水之上,分開了上面鹹水,卻才
    見得下面的淡水,用之烹茶,用之造飯,各得其宜。
    (老祖點一點頭,想是心裡有用它處,輕輕的)
輕輕的:吩咐它在南膳部洲伺候。
    (龍王把個手兒朝上拱一拱,好個東井玉連環,只見一道霞光,燭天而去。)
    (第二班跪著的紅臉朱衣,指丙躡丁,手裡捧一個毛鬆鬆的椰子。)
老 祖:第二位是誰?
龍 王:弟子是南海小龍神敖欽。
老 祖:手兒裡捧著甚麼?
龍 王:是一個波羅許由迦。
老 祖:是何處得來的?
龍 王:這椰子長在西方極樂國摩羅樹上,其形團,如圓光之象。未剖已前,是謂太極;
    既剖已後,是謂兩儀。昔年羅墮闍尊者降臨海上,貽與水神。
老 祖:有何用處?
龍 王:小神海中有八百里軟洋灘,其水上軟下硬。那上面的軟水就是一匹鳥羽,一葉浮
    萍,也自勝載不起,故此東西南北船隻不通。若把這椰子鋸做一個瓢,你看它比
    五湖四海還寬大十分。舟船漂海到了軟洋之上,用它取起半瓢,則軟水盡去,硬
    水自然上升。卻不是撥轉機輪成廓落,東西南北任縱橫?
    (老祖也點一點頭,想是也有用它處,輕輕的)
輕輕的:吩咐它到南膳部洲答應。
    (龍王把個手兒朝上拱一拱,好個波羅許由迦,只見一道青煙,抹空而去。)
    (第三班跪著的白臉素衣,呼庚吸辛,手兒裡捧著一個碧澄澄的滑琉璃。)
老 祖:第三位是誰?
龍 王:弟子是西海小龍神敖順。
老 祖:手兒裡捧著甚麼?
龍 王:是一個金翅吠琉璃。
老 祖:是何處得來的?
龍 王:這琉璃是須彌山上的金翅鳥殼,其色碧澄澄,如西僧眼珠子的色。道性最堅硬,
    一切諸寶皆不能破,好食生鐵。小神自始祖以來,就得了此物,傳流到今,永作
    鎮家之寶。
老 祖:要它何用?
龍 王:小神海中有五百里吸鐵嶺,那五百里的海底,堆堆砌砌,密密層層,盡都是些吸
    鐵石,一遇鐵器,即沉到底。舟船浮海,用它垂在船頭之下,把那些吸鐵石子兒
    如金熔在型,了無滓渣,致令慈航直登彼岸。
    (老祖也點一點頭,想是也有用它處,輕輕的)
輕輕的:吩咐它南膳部洲發落。
    (龍王把個手兒望上拱一拱,你看好個金翅吠琉璃,只見它一道清風,掠地而去
    (。)
    (第四班跪著的黑面玄裝,頂壬履癸,手裡捧著一隻黑云云的禪履。)
老 祖:第四位是誰?
龍 王:弟子是北海小龍神敖潤。
老 祖:手兒裡捧著甚麼?
龍 王:是一隻無等等禪履。
老 祖:何處得來的?
龍 王:這禪履是達摩老爺的。達摩老爺在西天為二十八祖。到了東晉初年,東土有難,
    老爺由水路東來,經過耽摩國、羯茶國、佛逝國,到了小龍神海中,猛然間颶飆
    頓起,撼天關,搖地軸,舟航盡皆淹沒,獨有老爺兀然坐在水上,如履平地一般
    。小神近前一打探,只見坐的是只禪履。小神送他到了東土,求下他這只禪履,
    永鎮海洋。老爺又題了四句詩在禪履上,說道:
      吾本來茲土,傳法覺迷津。
      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
老 祖:有何用處?
龍 王:小神自從得了這禪履之後,海不揚波,水族寧處。今後舟船漂海,倘遇颶飆,取
    它放在水上,便自風憩浪靜,一真湛寂,萬境泰然。
    (老祖也點一點頭,想也是有用它處,輕輕的)
輕輕的:吩咐它南膳部洲聽旨。
    (龍王把個手兒朝上拱一拱。)
    (好個無等等禪履,只見一朵黑雲,漫頭撲面而去。)
    (四龍王滿心歡喜,合掌跪著告回。)
    (老祖飛身又起,只見那水族隊裡,大千眾生一齊跪著,一齊高聲叫道)
老 祖:爺爺且慢去,且慢去!
    (老祖終是慈悲方寸,看見眾生恁般叫號,分明是要去得緊,又只得權時間解羽
    (回鱗,又微微笑一笑道)
只 得:怎麼叫慢去慢去?法門無去。
眾 生:(大千眾生齊聲叫道)眾生們願永受爺爺法戒,各各貢上土物,頂禮皈依。
    (老祖起頭看時,只見鯤鼇以頭獻,長鯨以口獻,靈鼍以鼓獻,蟠蛟以細頸獻,
    (蒼虯以稜髯獻,元龜以箕籌獻,尺鯉以錦梭獻,怪鱷以百卯獻,神以雲雨獻,
    (犀牛以獸狀獻,玳瑁以其甲獻,精衛以木石獻,蟲庸以蛇狀獻,蝤蛑以雙螯獻
    (,蟲隹螟以蛟巢獻,山滲以獨足獻,蚌蛤以夜明獻,南鱷以祭撰獻,巨蟲貝以
    (車渠木鬥鬥獻,猰貐以龍爪虎文獻,窫窳以人面蛇身獻,蟲禿蛇以朱冠紫衣獻
    (,魨魚以西施乳味獻。)
老 祖:善哉!善哉!爾眾生作甚麼因果?
眾 生:(眾生齊聲叫道)願各舍所有,頂禮皈依。
老 祖:不用爾眾生施捨。
眾 生:(眾生齊聲叫道)願佛爺爺鑒受。
老 祖:我這裡不受。
眾 生:(眾生齊聲叫道)不捨不受,眾生們怎麼得出離苦海?怎麼得超度慈航?
老 祖:善哉,善哉!諸法空相,無舍無受,無無舍,無無受。
眾 生:(於是向眾生而說偈曰)若以色見我,以聲音求我,
      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水族眾生捧著老祖的真言密諦,飛的飛,躍的躍,鼓的鼓,舞的舞,上的上,
    (下的下,遠的遠,近的近,一擁而退。)
    (老祖又飛身而起,只見那羽蟲、毛蟲兩族隊裡,大千眾生兩班跪著,兩班兒齊
    (聲叫道)
老 祖:佛爺爺且來,且來!
    (老祖到底是個慈悲方寸,看見兩班的眾生恁的跳叫,分明是勒馬登程,只得又
    (投鞭轉棹,又微微笑一笑道)
老 祖:怎麼叫且來且來?無去亦無來。
眾 生:(兩班大千眾生齊聲叫道)水族已受真言密諦,願普度眾生,免沉苦海。
    (老祖抬頭一看,只見羽蟲隊裡,鳳、鸞、鵷、鷺、雕、鶚、鵾、鵬、鷹、鸇、
    (鳧、鶴、雞、鶩、燕、鶯、鴻、鵠、鵝、鸛,以及鹚鵜、鷲鸕、鉤輈、邕鳥渠
    (鳥、粟鳥晉鳥、虞鳥、意鳥而鳥之輩,文翎彩羽,青質朱衣,濯濯冥冥,分行
    (逐隊。)
    (又只見毛蟲隊裡,麟、驥、虎、貔、豹、螭、彪、犢、兕、象、雉、夔、猩、
    (麂、蜚、貝鳥、貉、貘、猿、猱、馬、牛、犬、豕,以及雄虺、騶狳、合窳、
    (蟲居蟲諸、蟲多蚗、朐月忍、蟲尹蟲咸之朋,玉瓜金麟,霜蹄鉤距,綏綏㿥㿥
    (,作對成雙。)
老 祖:善哉,善哉!爾眾生作甚麼因果?
眾 生:(眾生齊聲叫道)願受真言超度,願從正果菩提。
老 祖:善哉,善哉!無修無證,無礙無說,無眾生可度,無菩提可人。
眾 生:(於是對眾生而說偈曰)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羽蟲、毛蟲兩班眾生捧著老祖的真言密諦,騰的騰,驤的驤,馳的馳,逐的逐
    (,嘯的嘯,叫的叫,啼的啼,吟的吟,一擁而退。)
    (老祖也自一躍而起,渾身上毫光萬道,直逼鬥牛,一邊吩咐摩訶薩、迦摩阿各
    (自投胎住世;一邊駕風車,張開煙幕。)
    (只見補陀山上天香馥鬱,草木爭妍,鳥雀環繞,大眾皈依。)
口 口:(惠岸口口叫著)佛爺爺!
口 口:(善才口口叫著)佛爺爺!
口 口:(龍女口口叫著)佛爺爺!
口 口:(諸徒眾口口叫著)佛爺爺!
口 口:(鸚哥兒也口口叫著)佛爺爺!
口 口:(就是淨瓶兒也口口叫著)佛爺爺!
    (老祖是一個不停,直恁去矣。)
    (惠岸聽知老祖臨行吩咐那二位尊者,叫了幾聲)
老 祖:摩阿,摩阿。
    (老祖去了。)
    (他倒笑上了幾聲,說道)
又吩咐:俺前日初見之時,只說是徒弟摩阿薩,原來今日臨別之際,師父也摩阿薩。
    (只見菩薩送了老祖,領了惠岸及各徒眾,歸真復命不提。)
    
    
9**時間: 地點:
    (且說老祖辭了補陀山,別了菩薩,駕起雲車,張開煙幕,呼吸之頃,早已過了
    (錢塘江上,進了杭州城裡。)
    (老祖起眼視之,果然好一個福地,十分美麗,東土無雙。)
    (有一曲《望海潮》詞為證。)
    (詞曰:
    (  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
    (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
    (雲樹繞堤沙,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
    (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競豪奢。)
    (重湖疊山獻清嘉。)
    (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釣叟蓮娃。)
    (千騎擁高牙。)
    (乘醉聽簫鼓,吟賞煙霞。)
    (異日圖將好景,歸去鳳池誇。)
    
    
10**時間: 地點:
    (須臾之間,步出湧金門外金員外的宅上借觀一番。)
    (這宅上雖則是個民居,卻不是小可的:占斷人間福,分來海上奇。)
    (後面枕著一個鳳凰山,山勢若鳳凰欲飛之狀,故取此名。)
    (有詩為證,詩曰:
    (  滄海桑田事渺茫,行逢遺老色荒涼。)
    (為言故國游麋鹿,漫指空山號鳳凰。)
    (春盡綠莎迷輦道,雨多蒼薺上宮牆。)
    (遙知汴水東流畔,更有平蕪與夕陽。)
    (又詩曰:
    (  荒山欲逐鳳凰騫,誰構浮圖壓寢園?)
    (土厚尚封南渡骨,月明不照北歸魂。)
    (海門有路雙龍去,沙漵無潮萬馬屯。)
    (莫向秋風重惆悵,梵王宮殿易黃昏。)
    (左側有個南高峰,右傍有個北高峰,相峙相親,如二人拱立之狀,俱有詩為證
    (,詩曰:
      南望孤峰入翠微,清泉白石可忘饑。)
    (雲中犬吠劉安過,樹杪春深望帝歸。)
    (白鶴曾留華表語,蒼宮合受錦衣圍。)
    (朱襦玉柙今何許?一笑人間萬事非。)
    (又詩曰:
    (  杳杳孤峰上,寒陰帶遠城。)
    (不知山下雨,奎鬥自爭別。)
    (又曰:
    (  翠出諸峰上,湖邊正北看。)
    (夜來雲霧散,獨臥鬥杓寒。)
    (前有西湖,山川秀髮,景物華麗,自唐朝傳到如今,為東南遊賞勝處。)
    (有詩為證,詩曰:
    (  湖上春來似畫圖,亂峰圍繞水平鋪。)
    (鬆排山面千重翠,月點波心一顆珠。)
    (碧毯線頭抽早稻,青羅裙帶展新蒲。)
    (未能拋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
    (又曰:
    (  混元神巧本無形,匠出西湖作畫屏。)
    (春水淨於僧眼碧,晚山濃似佛頭青。)
    (蓼蘋翠渚搖魚影,蘭桂煙叢閣鶯翎。)
    (往往鳴御與橫笛,斜風細雨不堪聽。)
    (湖心裡有一個孤山,獨印波心,一峰突起,愈加是湖山勝絕處。)
    (有詩為證,詩曰:
    (  樓台聳碧岑,一逕入湖心。)
    (不雨山長潤,無雲水自陰。)
    (斷橋荒蘚合,空院落花深。)
    (猶憶西窗夜,鐘聲出北林。)
    (這都說的是金員外宅上前後左右的形勝。)
    (老祖熟視了一回,無量生歡喜。)
    (正欲移步近前,只見湖上又有一個嶺阜,霞光燦爛。)
    (霞中有一道怨氣,直射鬥杓。)
老 祖:(老祖心裡想道)這還是恁般的怨氣未消?
    (好個老祖,定一定元神,睜一睜慧眼,卻原來是個棲霞嶺,嶺下是個岳武穆王
    (的墳,岳武穆王的祠堂。)
    (有詩為證。)
    (李閣老詩曰:
    (  苦霧四塞,悲風橫來。)
    (羲景縮地,下沉蒿萊。)
    (坤輿內折,鼎足中頹。)
    (大霆無聲,枯櫱槁荄)
    (羯虜騰突,狼風崔嵬。)
    (龍困沙漠,鱗傷角摧。)
    (齊仇九誓,楚戶三懷。)
    (姦宄賣國,忠臣受參。)
    (積毀消骨,遺禍成胎。)
    (命迫十使,功垂兩涯。)
    (盟城不恥,借寇終諧。)
    (重器同劇,群兒共咍。)
    (發豎檀冠,潮浮五骸。)
    (氣奮胡丑,殃流宋孩。)
    (英雄已死,大運成乖。)
    (魂作唐厲,形細漢台。)
    (天不祚國,人胡為哉!)
    (壯士擊劍,氣深殷雷。)
    (日落風起,山號海哀。)
    (樹若可轉,江為之回。)
    (乾坤老矣,歎息雄才。)
    (邵尚書詩曰:
    (  六橋行盡見玄宮,生氣如聞萬鬣風)
    (鬆檜有靈枝不北,江湖無恙水猶東。)
    (千年宋社孤墳在,百戰金兵寸鐵空。)
    (時宰胡為竊天意,野雲愁絕夕陽中。)
    (高學士詩曰:
    (  大樹無枝向北風,千年遺恨泣英雄。)
    (班師詔已成三殿,射虜書猶說兩宮。)
    (每憶上方誰請劍,空嗟高廟自藏弓。)
    (棲霞嶺上今回首,不見諸陵白露中。)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