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小梅村衡才施德 大江口方山遇孩)
    (詞曰:暑往寒來春又至,四時運轉不窮。)
    (兩輪日月照乾坤,生出多少事,須臾便成空。)
    (童年斯壯壯斯老,幾回柳綠桃紅。)
    (光陰似箭不長存,早醒青雲志,休戀春霄夢。)
    
    
2**時間: 地點:
    (話說古往今來,世事無窮。)
    (然鑒史之外可傳者,百難舉一矣。)
    (大明時,江西省吉安府吉水縣小梅村。)
    (有一富翁,姓張,字盈川,當時善人也。)
    (客湖南,子二,長名博,字衡才;次名高,字昆山,俱隨父客湖南。)
    (盈川於湖南病卒,二子扶柩歸。)
    (纔數里至前陽山坡,柩槓齊斷,後數十人不能抬,祇得買此地安葬。)
    (二子居喪三年畢,歸家奉母。)
李 氏:(母李氏囑二子曰)我死後,當移我柩合葬於爾父墓側。
    (二子如命,後遂葬母於湖南前陽山。)
李 氏:(父母俱亡,其弟乃謂張博曰)父母遠葬千里,弟當立業於彼,庶不失祭掃。然
    祖宗丘墓均在吉水,慎終追遠,弟又不能兩全。不若兄回吉水,弟則永居湖南,
    方不失木本水源之思。
    (博善其言,乃從之。)
    (於是兄弟分居,各富且貴焉。)
    
    
3**時間: 地點:
    (且說張博,自幼聰明。)
    (最肯濟困扶危,恤孤拎貧。)
    (積豐年之粟,救凶歲之飢。)
    
    
4**時間: 地點:
    (當時遠近皆感其德,盡稱為張員外。)
    (娶妻何氏,即同邑孝廉何舒公之女。)
    (舒公生二女,此其長也。)
    (其次女嫁白雲村,姓夏名松,字孟賢者為妻。)
    (二女皆有淑德,人稱為何大姑、何二姑。)
    (夏松自幼客蘇州,與張博最契。)
    (歸娶後,即將家眷帶往蘇州。)
    
    
5**時間: 地點:
    (卻說張博家資巨萬,莊田四十餘處。)
    (一連十三年,年歲豐熟。)
    (博家之粟,疊積如山。)
    (忽一年江西大旱,河中絕流,田土失種。)
    (然因連年歲豐,人皆有餘,尚不覺荒。)
    (明年復如是,於是人皆有飢色。)
    (博乃將所積之粟,分濟群生。)
    (遠近投食者均得安飽。)
    (祇是博年四十,未生子女。)
    
    
6**時間: 地點:
    (一日晝寢,夢一人金盔金甲,手執紅旗。)
李 氏:(厲聲叫曰)爾本無嗣。上帝察爾功德浩大,今使少微星以接爾後。
    (將手一拋,見一星自袖中出,其大如斗,清光滿室。)
    (驚覺乃將所夢與妻言。)
李 氏:(其妻何氏曰)妾連日身子不快,想已懷孕矣。
    (於是二人暗喜。)
    (明年果生一子,秀美非常,產時異香滿室。)
    (明年冬又生一女,皆不凡之品。)
    (其子取名朋祖,字庭瑞,其女取名蘭英。)
    (自是,張博燕居無事。)
    
    
7**時間: 地點:
    (一日有客拜訪,博出迎接。)
    (見其人衣巾樸素、春風滿面。)
    (同入客堂,禮畢坐定。)
    (然後詢知來由,乃同姓兄弟也。)
    (名宏字毓秀,自幼飄蕩江湖,未能成立。)
    (近日歸家,故來拜訪。)
    (博留宏晝飲,席間見宏言辭謹慎,甚悅之。)
    
    
8**時間: 地點:
    (當時辭去,自此常來閑談。)
    (假作殷勤之狀,張博愈加愛惜。)
    
    
9**時間: 地點:
AAA:(一日謂宏曰)吾友夏松在蘇州,生意頗好。吾當薦賢弟到彼,或者可以發跡,
    亦末可知。
AAA:(宏起謝曰)得蒙提舉,幸莫大焉。
    (博遂寫了薦書付宏,又贈與路費數金。)
    (宏臨起身,乃來博家辭行,博留飲於書屋。)
李 氏:(席間宏笑曰)弟往蘇州,不須一月。吾兄閑坐家中,未免寂寞,何不同往一遊
    ?
    (博念夏松亦切,一時高興,遂願同往。)
    (於是收拾鋪蓋與宏同行,身邊更不帶一人。)
    (不尚一月,已到蘇州,夏松接著甚喜。)
    (張宏在松店生意。)
    (張博嬉游幾日,遂辭歸。)
    (何二姑恐博冷淡,乃與夫夏松商議,原著張宏送歸。)
    (於是博與宏僱過快船歸家,船戶處皆言是同胞兄弟。)
    (宏因見博衣箱內有珍珠手串,價值萬金,遂有意謀害,頓起不良之心。)
    (不數日,船至南康,即令船戶將船灣入朱子壋內。)
    (宏乃進城,買些酒肉菜蔬,暗製毒藥,藏於袖中。)
    (轉到船上將菜蔬烹熟,與博對飲甚歡。)
AAA:(宏假意曰)兄酒量甚微,宜少飲些。
AAA:(博曰)愚與賢弟共飲,可謂酒逢知己。當此壯年,何必介意。
AAA:(宏曰)兄既喜飲,弟亦當盡一醉。
    (於是二人開懷暢飲,博醉,乃伏几而睡。)
    (於是,宏乃將毒藥暗置於餘酒中,乃叫曰)
二 人:兄醉矣,可飲盡餘酒,以便收拾安睡?
    (博即一飲而盡。)
    (宏乃收拾碗盞,以及開鋪,扶張博安睡。)
    (自己亦連忙就寢,假作睡著。)
    
    
10**時間: 地點:
二 人:(未幾,博大叫曰)痛死我也。
    (宏在前艙,總不答應,驚起船戶近前,但見博七孔流血。)
    (船戶急出前艙,叫醒張宏。)
    (宏近前看時,博氣已絕矣。)
    (宏慌忙奔出船頭,大叫救命。)
    (驚出同幫客商,問其故。)
二 人:(宏曰)船戶適間害死我哥哥,又來前艙害我。幸我得免於難,幾乎性命不保。
    (引得同幫客人俱來。)
    (看時,果見張博死於非命。)
二 人:(宏曰)敢煩列公,做個見證。明日進城報明,一張便了。
    (嚇得那船戶叫冤,內中一老客認得此船戶者。)
二 人:(乃勸曰)此位船家,老夫向來相識,不是謀財害命之人。天有不測風雲,人有
    旦夕禍福,不要冤了好人。
李 氏:(宏乃借此話轉口曰)我看老板果然忠厚,祇是我哥哥頃刻如此,必然總有冤枉
    。我若不報明,如何見我嫂嫂?
    (言畢,抱尸痛哭不已,眾人苦勸方息。)
    (天明,入城買取棺木,殯殮畢。)
    (暗藏過珍珠手串,遂開船望吉安進發。)
    (一路假意傷悲,將此一段冤情拋過天外。)
    (船至吉水,張宏先到博家報喪。)
    (時何大姑正在閑坐,見張宏身穿白布衣大哭而來。)
    (見了大姑,遂哭拜於地下)
大 姑:兄長同我自蘇州轉身,不料來到南康,霎時無病辭世矣。
    (大姑聞言大叫一聲,昏絕於地。)
    (宏急救醒,痛哭不已。)
    (宏乃使其僕同往,迎柩至花園中暫停。)
    (遠近聞知,莫不痛慘。)
    (其妻何大姑一連三日,點水不進。)
    (諸凡事務,任從宏主持。)
    (博家親友俱謂宏是個好人。)
    (喪事既畢,何大姑乃用宏主持家事。)
    (四十餘處莊田,盡是張宏掌管。)
    (宏於中取利,不到兩年,妻奴田屋皆有。)
    (宏在湖南時,與人妾私通,生有一子。)
    (宏乃帶歸撫養,已三歲矣。)
    (因其眉清目秀,遂取名美玉,不題。)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