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三〇
  • 第三一   至   第四〇
  • 第四一   至   第五〇
  • 第五一   至   第六〇
  • 第六一   至   第七〇
  • 第七一   至   第八〇
  • 第八一   至   第九〇
  • 第九一   至  第一〇〇
  • 第一〇一  至  第一一〇
  • 第一一一  至  第一二〇
  • 第一二一  至  第一三〇
  • 第一三一  至  第一四〇
  • 第一四一  至  第一五〇
  • 第一五一  至  第一六〇
  • 第一六一  至  第一七〇
  • 第一七一  至  第一八〇
  • 第一八一  至  第一九〇
  • 第一九一  至  第二〇〇
  • 第二〇一  至  第二一〇
  • 第二一一  至  第二二〇
  • 第二二一  至  第二三〇
  • 第二三一  至  第二四〇
  • 第二四一  至  第二五〇
  • 第二五一  至  第二六〇
  • 第二六一  至  第二七〇
  • 第二七一  至  第二八〇
  • 第二八一  至  第二九〇
  • 第二九一  至  第三〇〇
  • 第三〇一  至  第三一〇
  • 第三一一  至  第三二〇
  • 第三二一  至  第三三〇
  • 第三三一  至  第三四〇
  • 第三四一  至  第三五〇
  • 第三五一  至  第三六〇
  • 第三六一  至  第三七〇
  • 第三七一  至  第三八〇
  • 第三八一  至  第三九〇
  • 第三九一  至  第四〇〇
  • 第四〇一  至  第四一〇
  • 第四一一  至  第四二〇
  • 第四二一  至  第四三〇
  • 第四三一  至  第四四〇
  • 第四四一  至  第四五〇
  • 第四五一  至  第四六〇
  • 第四六一  至  第四七〇
  • 第四七一  至  第四八〇
  • 第四八一  至  第四九〇
  • 第四九一  至  第五〇〇
  • 第五〇一  至  第五一〇
  • 第五一一  至  第五二〇
  • 第五二一  至  第五三〇
  • 第五三一  至  第五四〇
  • 第五四一  至  第五五〇
  • 第五五一  至  第五六〇
  • 第五六一  至  第五七〇
  • 第五七一  至  第五八〇
  • 第五八一  至  第五九〇
  • 第五九一  至  第六〇〇
  • 第六〇一  至  第六一〇
  • 第六一一  至  第六二〇
  • 第六二一  至  第六三〇
  • 第六三一  至  第六四〇
  • 第六四一  至  第六五〇
  • 第六五一  至  第六六〇
  • 第六六一  至  第六七〇
  • 第六七一  至  第六八〇
  • 第六八一  至  第六九〇
  • 第六九一  至  第七〇〇
  • 第七〇一  至  第七一〇
  • 第七一一  至  第七二〇
  • 第七二一  至  第七三〇
  • 第七三一  至  第七四〇
  • 第七四一  至  第七五〇
  • 第七五一  至  第七六〇
  • 第七六一  至  第七七〇
  • 第七七一  至  第七八〇
  • 第七八一  至  第七九〇
  • 第七九一  至  第八〇〇
  • 第八〇一  至  第八一〇
  • 第八一一  至  第八二〇
  • 第八二一  至  第八三〇
  • 第八三一  至  第八四〇
  • 第八四一  至  第八五〇
  • 第八五一  至  第八六〇
  • 第八六一  至  第八七〇
  • 第八七一  至  第八八〇
  • 第八八一  至  第八九〇
  • 第八九一  至  第九〇〇
  • 第九〇一  至  第九一〇
  • 第九一一  至  第九二〇
  • 第九二一  至  第九三〇
  • 第九三一  至  第九四〇
  • 第九四一  至  第九五〇
  • 第九五一  至  第九六〇
  • 第九六一  至  第九七〇
  • 第九七一  至  第九八〇
  • 第九八一  至  第九九〇
  • 第九九一  至 第一〇〇〇
  • 第一〇〇一 至 第一〇一〇
  • 第一〇一一 至 第一〇二〇
  • 第一〇二一 至 第一〇三〇
  • 第一〇三一 至 第一〇三二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宴桃園豪傑三結義 斬黃巾英雄首立功)
        
        
    2**時間: 地點:
        (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周末七國分爭,并入於秦。)
        (及秦滅之後,楚、漢分爭,又并入於漢。)
        (漢朝自高祖斬白蛇而起義,一統天下。)
        (後來光武中興,傳至獻帝,遂分為三國。)
        (推其致亂之由,殆始於桓、靈二帝。)
        (桓帝禁錮善類,崇信宦官。)
        (及桓帝崩,靈帝即位,大將軍竇武、太傅陳蕃,共相輔佐。)
        (時有宦官曹節等弄權,竇武、陳蕃謀誅之,作事不密,反為所害。)
        (中涓自此愈橫。)
        (建寧二年四月望日,帝御溫德殿。)
        (方陞座,殿角狂風驟起,只見一條大青蛇,從梁上飛將下來,蟠於椅上。)
        (帝驚倒,左右急救入宮,百官俱奔避。)
        
        
    3**時間: 地點:
        (須臾,蛇不見了。)
        
        
    4**時間: 地點:
        (忽然大雷大雨,加以冰雹,落到半夜方止,壞卻房屋無數。)
        (建寧四年二月,洛陽地震﹔又海水泛溢,沿海居民,盡被大浪捲入海中。)
        (光和元年,雌雞化雄。)
        (六月朔,黑氣十餘丈,飛入溫德殿中。)
        (秋七月,有虹現於玉堂﹔五原山岸,盡皆崩裂。)
        (種種不祥,非止一端。)
        (帝下詔問群臣以災異之由,議郎蔡邕上疏,以為蜺墮雞化,乃婦寺干政之所致
        (,言頗切直。)
        (帝覽奏歎息,因起更衣。)
        (曹節在後竊視,悉宣告左右﹔遂以他事陷邕於罪,放歸田里。)
        (後張讓、趙忠、封諝、段珪、曹節、侯覽、蹇碩、程曠、夏惲、郭勝十人朋比
        (為奸,號為「十常侍」。)
        (帝尊信張讓,呼為「阿父」,朝政日非,以致天下人心思亂,盜賊蜂起。)
        (時鉅鹿郡有兄弟三人:一名張角,一名張寶,一名張梁。)
        (那張角本是個不第秀才,因入山採藥,遇一碧眼童顏,手執藜杖,喚角至一洞
        (中,以天書三卷授之曰)
    老 人:此名太平要術。汝得之,當代天宣化,普救世人﹔若萌異心,必獲惡報。
        (角拜問姓名。)
    老 人:吾乃南華老仙也。
        (言訖,化陣清風而去。)
        (角得此書,曉夜攻習,能呼風喚雨,號為「太平道人」。)
        (中平元年正月內,疫氣流行,張角散施符水,為人治病,自稱「大賢良師」。
        ()
        (角有徒弟五百餘人,雲游四方,皆能書符念咒。)
        
        
    5**時間: 地點:
        (次後徒眾日多,角乃立三十六方,大方萬餘人,小方六七千,各立渠帥,稱為
        (將軍﹔訛言「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令人各以白土,
        (書「甲子」二字於家中大門上。)
        (青、幽、徐、冀、荊、揚、兗、豫八州之人,家家侍奉大賢良師張角名字。)
        (角遣其黨馬元義,暗齎金帛,結交中涓封諝,以為內應。)
    揚 鞭:(角與二弟商議曰)至難得者,民心也。今民心已順,若不乘勢取天下,誠為可
        惜。
        (遂一面私造黃旗,約期舉事﹔一面使弟子唐州,馳書報封諝。)
        (唐州乃逕赴省中告變。)
        (帝召大將軍何進調兵擒馬元義,斬之﹔次收封諝等一干人下獄。)
    揚 鞭:(張角聞知事露,星夜舉兵,自稱「天公將軍」,張寶稱「地公將軍」,張梁稱
        (「人公將軍」﹔申言於眾曰)今漢運將終,大聖人出。汝等皆宜順天從正,以
        樂太平。
        (四方百姓,裹黃巾從張角反者四五十萬。)
        (賊勢浩大,官軍望風而靡。)
        (何進奏帝火速降詔,令各處備禦,討賊立功﹔一面遣中郎將盧植、皇甫嵩、朱
        (雋,各引精兵,分三路討之。)
        
        
    6**時間: 地點:
        (且說張角一軍,前犯幽州界分。)
        (幽州太守劉焉,乃江夏竟陵人氏,漢魯恭王之後也﹔當時聞得賊兵將至,召校
        (尉鄒靖計議。)
    許 靖:賊兵眾,我兵寡,明公宜作速招軍應敵。
        (劉焉然其說,隨即出榜招募義兵。)
        (榜文行到涿縣,引出涿縣中一個英雄。)
        (那人不甚好讀書﹔性寬和,寡言語,喜怒不形於色﹔素有大志,專好結交天下
        (豪傑﹔生得身長七尺五寸,兩耳垂肩,雙手過膝,目能自顧其耳,面如冠玉,
        (脣若塗脂﹔中山靖王劉勝之後,漢景帝閣下玄孫﹔姓劉,名備,字玄德。)
        (昔劉勝之子劉貞,漢武時封涿鹿亭侯,後坐酎金失侯,因此遺這一支在涿縣。
        ()
        (玄德祖劉雄,父劉弘。)
        (弘曾舉孝廉,亦嘗作吏,早喪。)
        (玄德幼孤,事母至孝﹔家貧,販屨織蓆為業。)
        (家住本縣樓桑村。)
        (其家之東南,有一大桑樹,高五丈餘,遙望之,童童如車蓋。)
    玄 德:(相者云)此家必出貴人。
        (幼時,與鄉中小兒戲於樹下)
    玄 德:我為天子,當乘此車蓋。
    玄 德:(叔父劉元起奇其言,曰)此兒非常人也!
        (因見玄德家貧,常資給之。)
        (年十五歲,母使游學,嘗師事鄭玄、盧植﹔與公孫瓚等為友。)
        (及劉焉發榜招軍時,玄德年已二十八歲矣。)
        (當日見了榜文,慨然長歎。)
    玄 德:(隨後一人厲聲言曰)大丈夫不與國家出力,何故長歎?
        (玄德回視其人,身長八尺,豹頭環眼,燕頷虎鬚,聲若巨雷,勢如奔馬。)
        (玄德見其形貌異常,問其姓名。)
    其 人:某姓張,名飛,字翼德。世居涿郡,頗有莊田,賣酒屠豬,專好結交天下豪傑。
        適纔見公看榜而歎,故此相問。
    玄 德:我本漢室宗親,姓劉,名備。今聞黃巾倡亂,有志欲破賊安民,恨力不能,故長
        歎耳。
    飛 馬:吾頗有資財,當招募鄉勇,與公同舉大事,如何?
        (玄德甚喜,遂與同入村店中飲酒。)
        (正飲間,見一大漢,推著一輛車子,到店門首歇了﹔入店坐下,便喚酒保)
    玄 德:快斟酒來吃,我待趕入城去投軍。
        (玄德看其人,身長九尺,髯長二尺﹔面如重棗,脣若塗脂﹔丹鳳眼,臥蠶眉﹔
        (相貌堂堂,威風凜凜。)
        (玄德就邀他同坐,叩其姓名。)
    其 人:吾姓關,名羽,字壽長,後改雲長,河東解良人也。因本處勢豪,倚勢凌人,被
        吾殺了﹔逃難江湖,五六年矣。今聞此處招軍破賊,特來應募。
        (玄德遂以己志告之。)
        (雲長大喜,同到張飛莊上,共議大事。)
    張 飛:吾莊後有一桃園,花開正盛﹔明日當於園中祭告天地,我三人結為兄弟,協力同
        心,然後可圖大事。
        (玄德、)
    雲 長:如此甚好。
        (次日,於桃園中,備下烏牛白馬祭禮等項,三人焚香,而說誓曰)
    再 拜:念劉備、關羽、張飛,雖然異姓,既結為兄弟,則同心協力,救困扶危﹔上報國
        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實鑒此
        心。背義忘恩,天人共戮。
        (誓畢,拜玄德為兄,關羽次之,張飛為弟。)
        (祭罷天地,復宰牛設酒,聚鄉中勇士,得三百餘人,就桃園中痛飲一醉。)
        (來日收拾軍器,但恨無馬匹可乘。)
        (正思慮間,人報有兩個客人,引一夥伴儅,趕一群馬,投莊上來。)
    玄 德:此天佑我也!
        (三人出莊迎接。)
        (原來二客乃中山大商:一名張世平,一名蘇雙,每年往北販馬,近因寇發而回
        (。)
        (玄德請二人到莊,置酒款待,訴說欲討賊安民之意。)
        (二客大喜,願將良馬五十匹相送﹔又贈金銀五百兩,鑌鐵一千斤,以資器用。
        ()
        (玄德謝別二客,便命良匠打造雙股劍。)
        (雲長造青龍偃月刀,又名冷豔鋸,重八十二斤。)
        (張飛造丈八點鋼矛。)
        (各置全身鎧甲。)
        (共聚鄉勇五百餘人,來見鄒靖。)
        (鄒靖引見太守劉焉。)
        (三人參見畢,各通姓名。)
        (玄德說起宗派,劉焉大喜,遂認玄德為姪。)
        (不數日,人報黃巾賊將程遠志統兵五萬來犯涿郡。)
        (劉焉令鄒靖引玄德等三人,統兵五百,前去破敵。)
        (玄德等欣然領軍前進,直至大興山下,與賊相見。)
        (賊眾皆披髮,以黃巾抹額。)
        (當下兩軍相對,玄德出馬,左有雲長,右有翼德﹔大罵)
    揚 鞭:反國逆賊,何不早降!
        (程遠志大怒,遣副將鄧茂出戰。)
        (張飛挺丈八蛇矛直出,手起處,刺入鄧茂心窩,翻身落馬。)
        (程遠志見折了鄧茂,拍馬舞刀,直取張飛。)
        (雲長舞動大刀,縱馬飛迎。)
        (程遠志見了,早吃一驚﹔措手不及,被雲長刀起處,揮為兩段。)
        (眾賊見程遠志被斬,皆倒戈而走。)
        (玄德揮軍追趕,投降者不計其數,大勝而回。)
        (劉焉親自迎接,賞勞軍士。)
        (次日,接得青州太守龔景牒文,言黃巾賊圍城將陷,乞賜救援。)
        (劉焉與玄德商議。)
    玄 德:備願往救之。
        (劉焉令鄒靖將兵五千,同玄德、關、張,投青州來。)
        (賊眾見救軍至,分兵混戰。)
        (玄德兵寡不勝,退三十里下寨。)
        (謂關、張曰)
    玄 德:賊眾我寡,必出奇兵,方可取勝。
        (乃分關公引一千軍伏山左,張飛引一千軍伏山右,鳴金為號,齊出接應。)
        (次日,玄德與鄒靖,引軍鼓譟而進。)
        (賊眾迎戰,玄德引軍便退。)
        (賊眾乘勢追趕,方過山嶺,玄德軍中一齊鳴金,左右兩軍齊出,玄德麾軍回身
        (復殺。)
        (三路夾攻,賊眾大潰。)
        (直趕至青州城下,太守龔景亦率民兵出城助戰。)
        (賊勢大敗,剿戮極多,遂解青州之圍。)
        (龔景犒軍畢,鄒靖欲回)
    玄 德:近聞中郎將盧植與賊首張角戰於廣宗,備昔曾師事盧植,欲往助之。
        (於是鄒靖引軍自回,玄德與關、張引本部五百人投廣宗來。)
        (至盧植軍中,入帳施禮,具道來意。)
        (盧植大喜,留在帳前聽調。)
        (時張角賊眾十五萬,植兵五萬,相拒於廣宗,未見勝負。)
    謂玄德:(植)我今圍賊在此,賊弟張梁、張寶,在潁川與皇甫嵩、朱雋對壘。汝可引本
        部人馬,我更助汝一千官軍,前去潁川打探消息,約期剿捕。
        (玄德領命,引軍星夜投潁川來。)
        (時皇甫嵩、朱雋領軍拒賊,賊戰不利,退入長社,依草結營。)
    玄 德:(嵩與雋計曰)賊依草結營,當用火攻之。
        (遂令軍士,每人束草一把,暗地埋伏。)
        (其夜大風忽起。)
        (二更以後,一齊縱火,嵩與雋各引兵攻戰,賊寨火焰張天。)
        (賊眾驚慌,馬不及鞍,人不及甲,四散奔走。)
        (殺到天明,張梁、張寶引敗殘軍士,奪路而走。)
        (忽見一彪軍馬,盡打紅旗,當頭來到,截住去路。)
        (為首閃出一將,身長七尺,細眼長鬚﹔官拜騎都尉﹔沛國譙郡人也﹔姓曹,名
        (操,字孟德。)
        (操父曹嵩,本姓夏侯氏﹔因為中常侍曹騰之養子,故冒姓曹。)
        (曹嵩生操,小字阿瞞,一名吉利。)
        (操幼時,好游獵,喜歌舞﹔有權謀,多機變。)
        (操有叔父,見操游蕩無度,嘗怒之,言於曹嵩。)
        (嵩責操,操忽心生一計:見叔父來,詐倒於地,作中風之狀。)
        (叔父驚告嵩,嵩急視之,操故無恙。)
    操視之:(嵩曰)叔言汝中風,今已愈乎?
    操視之:兒自來無此病﹔因失愛於叔父,故見罔耳。
        (嵩信其言。)
        (後叔父但言操過,嵩並不聽。)
        (因此,操得恣意放蕩。)
    操視之:(時人有橋玄者,謂操曰)天下將亂,非命世之才不能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
        ?
    操視之:(南陽何顒見操)漢室將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
        (汝南許劭,有知人之名。)
    操視之:(操往見之)我何如人?
        (劭不答。)
    操視之:(又問,劭曰)子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也。
        (操聞言大喜。)
        (年二十,舉孝廉,為郎,除洛陽北都尉。)
        (初到任,即設五色棒十餘條於縣之四門。)
        (有犯禁者,不避豪貴,皆責之。)
        (中常侍蹇碩之叔,提刀夜行,操巡夜拏住,就棒責之。)
        (由是,內外莫敢犯者,威名頗震。)
        (後為頓丘令。)
        (因黃巾起,拜為騎都尉,引馬步軍五千,前來潁川助戰。)
        (正值張梁、張寶敗走,曹操攔住,大殺一陣,斬首萬餘級,奪得旗旛、金鼓、
        (馬匹極多。)
        (張梁、張寶死戰得脫。)
        (操見過皇甫嵩、朱雋,隨即引兵追襲張梁張寶去了。)
        
        
    7**時間: 地點:
        (卻說玄德引關、張來潁川,聽得喊殺之聲,又望見火光燭天,急引兵來時,賊
        (已敗散。)
        (玄德見皇甫嵩、朱雋,具道盧植之意。)
    玄 德:(嵩曰)張梁、張寶勢窮力乏,必投廣宗,去依張角。玄德可即星夜往助。
        (玄德領命,遂引兵復回。)
        (到得半路,只見一簇軍馬,護送一輛檻車﹔車中之囚,乃盧植也。)
        (玄德大驚,滾鞍下馬,問其緣故。)
    盧 植:我圍張角,將次可破﹔因角用妖術,未能即勝。朝廷差黃門左豐前來打探,問我
        索取賄賂。我答曰:『軍糧尚缺,安有餘錢奉承天使?』左豐挾恨,回奏朝廷,
        說我高壘不戰,惰慢軍心﹔因此朝廷震怒,遣中郎將董卓來代將我兵,取我回京
        問罪。
        (張飛聽罷,大怒,要斬護送軍人,以救盧植。)
    玄 德:(急止之曰)朝廷自有公論,汝豈可造次?
        (軍士簇擁盧植去了。)
    關 公:盧中郎已被逮,別人領兵,我等去無所依,不如且回涿郡。
        (玄德從其言,遂引軍北行。)
        (行無二日,忽聞山後喊聲大震。)
        (玄德引關、張縱馬上高岡望之,見漢軍大敗,後面漫山塞野,黃巾蓋地而來,
        (旗上大書「天公將軍」。)
    玄 德:此張角也!可速戰!
        (三人飛馬引軍而出。)
        (張角正殺敗董卓,乘勢趕來,忽遇三人衝殺﹔角軍大亂,敗走五十餘里。)
        (三人救了董卓回寨。)
        (卓問三人現居何職。)
    玄 德:白身。
        (卓甚輕之,不為禮。)
        (玄德出,大怒曰)
    張 飛:我等親赴血戰,救了這廝,他卻如此無禮﹔若不殺之,難消我氣!
        (便要提刀入帳來殺董卓。)
        (正是:人情勢利古猶今,誰識英雄是白身?安得快人如翼德,盡誅世上負心人
        (!畢竟董卓性命如何,且聽下文分解。)
        (第二回 張翼德怒鞭督郵 何國舅謀誅宦豎)
        
        
    8**時間: 地點:
        (且說董卓字仲穎,隴西臨洮人也,官拜河東太守,自來驕傲。)
        (當日輕慢了玄德,張飛性發,便欲殺之。)
    玄 德:(與關公急止之曰)他是朝廷命官,豈可擅殺?
    張 飛:若不殺這廝,反要在他部下聽令,其實不甘!二兄便要住在此,我自投別處去也
        !
    玄 德:我三人義同生死,豈可相離?不若都投別處去便了。
    張 飛:若如此,稍解吾恨。
        (於是三人連夜引軍來投朱雋。)
        (雋待之甚厚,合兵一處,進討張寶。)
        (是時曹操自跟皇甫嵩討張梁,大戰於曲陽。)
        (這裏朱雋進攻張寶,張寶引賊眾八九萬,屯於山後。)
        (雋令玄德為其先鋒,與賊對敵。)
        (張寶遣副將高昇出馬搦戰。)
        (玄德使張飛擊之,飛縱馬挺矛,與昇交戰,不數合,刺昇落馬。)
        (玄德麾軍直衝過去。)
        (張寶就馬上披髮仗劍,作起妖法。)
        (只見風雷大作,一股黑氣,從天而降﹔黑氣中似有無限人馬殺來。)
        (玄德連忙回軍,軍中大亂,敗陣而歸,與朱雋計議。)
    玄 德:(雋曰)彼用妖術,我來日可宰豬羊狗血,令軍士伏於山頭﹔候賊趕來,從高坡
        上潑之,其法可解。
        (玄德聽令,撥關公、張飛各引軍一千,伏於山後高崗之上,盛豬羊狗血並穢物
        (準備。)
        (次日,張寶搖旗擂鼓,引軍搦戰,玄德出迎。)
        (交鋒之際,張寶作法,風雷大作,飛砂走石,黑氣漫天﹔滾滾人馬,自天而下
        (。)
        (玄德撥馬便走,張寶驅兵趕來。)
        (將過山頭,關、張伏軍放起號炮,穢物齊潑。)
        (但見空中紙人草馬,紛紛墜地﹔風雷頓息,砂石不飛。)
        (張寶見解了法,急欲退軍。)
        (左關公,右張飛,兩軍都出,背後玄德、朱雋一齊趕上,賊兵大敗。)
        (玄德望見「地公將軍」旗號,飛馬趕來,張寶落荒而走。)
        (玄德發箭,中其左臂。)
        (張寶帶箭逃脫,走入陽城,堅守不出。)
        (朱雋引兵圍住陽城攻打,一面差人打探皇甫嵩消息。)
        (探子回報,說)
    玄 德:皇甫嵩大獲勝捷,朝廷以董卓屢敗,命嵩代之。嵩到時,張角已死﹔張梁統其眾
        ,與我軍相拒,被皇甫嵩連勝七陣,斬張梁於曲陽,發張角之棺,戮屍梟首,送
        往京師。餘眾俱降。朝廷加皇甫嵩為車騎將軍,領冀州牧。皇甫嵩又表奏盧植有
        功無罪,朝廷復盧植原官。曹操亦以有功,除濟南相,即日將班師赴任。
        (朱雋聽說,催促軍馬,悉力攻打陽城。)
        (賊勢危急,賊將嚴政,刺殺張寶,獻首投降。)
        (朱雋遂平數郡,上表獻捷。)
        (時又有黃巾餘黨三人══趙弘、韓忠、孫仲,聚眾數萬,望風燒劫,稱與張角
        (報讎。)
        (朝廷命朱雋即以得勝之師討之。)
        (雋奉詔,率軍前進。)
        (時賊據宛城,雋引兵攻之,趙弘遣韓忠出戰。)
        (雋遣玄德、關、張攻城西南角。)
        (韓忠盡率精銳之眾,來西南角抵敵。)
        (朱雋自縱鐵騎二千,逕取東北角。)
        (賊恐失城,急棄西南而回。)
        (玄德從背後掩殺,賊眾大敗,奔入宛城。)
        (朱雋分兵四面圍定,城中斷糧,韓忠使人出城投降。)
        (雋不許。)
    玄 德:昔高祖之得天下,蓋為能招降納順﹔公何拒韓忠耶?
    張 飛:(雋曰)彼一時,此一時也。昔秦、項之際,天下大亂,民無定主,故招降賞附
        ,以勸來耳。今海內一統,惟黃巾造反﹔若容其降,無以勸善。使賊得利恣意劫
        掠,失利便投降:此長寇之志,非良策也。
    玄 德:不容寇降是矣。今四面圍如鐵桶,賊乞降不得,必然死戰。萬人一心,尚不可當
        ,況城中有數萬死命之人乎?不若徹去東南,獨攻西北。賊必棄城而走,無心戀
        戰,可即擒也。
        (雋然之,隨徹東南二面軍馬,一齊攻打西北。)
        (韓忠果引軍棄城而奔。)
        (雋與玄德、關、張率三軍掩殺,射死韓忠,餘皆四散奔走。)
        (正追趕間,趙弘、孫仲引賊眾到,與雋交戰。)
        (雋見弘勢大,引軍暫退。)
        (弘乘勢復奪宛城。)
        (雋離十里下寨,方欲攻打,忽見正東一彪人馬到來。)
        (為首一將,生得廣額闊面,虎體熊腰﹔吳郡富春人也﹔姓孫,名堅,字文臺﹔
        (乃孫武子之後。)
        (年十七歲,與父至錢塘,見海賊十餘人,劫取商人財物,於岸上分贓。)
    玄 德:(堅謂父曰)此賊可擒也。
        (遂奮力提刀上岸,揚聲大叫,東西指揮,如喚人狀。)
        (賊以為官兵至,盡棄財物奔走。)
        (堅趕上,殺一賊。)
        (由是郡縣知名,薦為校尉。)
        (後會稽妖賊許昌造反,自稱「陽明皇帝」,聚眾數萬﹔堅與郡司馬招募勇士千
        (餘人,會合州郡破之,斬許昌并其子許韶。)
        (刺史臧旻上表奏其功,除堅為鹽瀆丞。)
        (又除盱眙丞、下邳丞。)
        (今見黃巾寇起,聚集鄉中少年及諸商旅,并淮泗精兵一千五百餘人,前來接應
        (。)
        (朱雋大喜,便令堅攻打南門,玄德打北門,朱雋打西門,留東門與賊走。)
        (孫堅首先登城,斬賊二十餘人,賊眾奔潰。)
        (趙弘飛馬突槊,直取孫堅。)
        (堅從城上飛身奪弘槊,刺弘下馬﹔卻騎弘馬,飛身往來殺賊。)
        (孫仲引賊突出北門,正迎玄德,無心戀戰,只待奔逃。)
        (玄德張弓一箭,正中孫仲,翻身落馬。)
        (朱雋大軍,隨後掩殺,斬首數萬級,降者不可勝計。)
        (南陽一路,十數郡皆平。)
        (雋班師回京,詔封為車騎將軍,河南尹。)
        (雋表奏孫堅、劉備等功,堅有人情,除別郡司馬上任去了﹔惟玄德聽候日久,
        (不得除授。)
        (三人鬱鬱不樂,上街閒行,正值郎中張鈞車到。)
        (玄德見之,自陳功績。)
        (鈞大驚,隨入朝見帝曰)
    玄 德:昔黃巾造反,其原皆由十常侍賣官害民,非親不用,非讎不誅,以致天下大亂。
        今宜斬十常侍,懸首南郊,遣使者布告天下,有功者重加賞賜,則四海自清平也
        。
    關 公:(十常侍奏帝曰)張鈞欺主。
        (帝令武士逐出張鈞。)
    關 公:(十常侍共議)此必破黃巾有功者,不得除授,故生怨言。權且教省家銓注微名
        ,待後卻再理會未晚。
        (因此玄德除授中山府安喜縣尉,剋日赴任。)
        (玄德將兵散回鄉里,止帶親隨二十餘人,與關、張來安喜縣中到任。)
        (署縣事一月,與民秋毫無犯,民皆感化。)
        (到任之後,與關、張食則同桌,寢則同床。)
        (如玄德在稠人廣坐,關、張侍立,終日不倦。)
        (到縣未及數月,朝廷降詔,凡有軍功為長吏者當沙汰。)
        (玄德疑在遣中。)
        (適督郵行部至縣,玄德出郭迎接,見督郵施禮。)
        (督郵坐於馬上,惟微以鞭指回答。)
        (關、張二公俱怒。)
        (及到館驛,督郵南面高坐。)
        (玄德侍立階下。)
    督 郵:(良久)劉縣尉是何出身?
    玄 德:備乃中山靖王之後﹔自涿郡剿戮黃巾,大小三十餘戰,頗有微功,因得除今職。
    督 郵:(大喝曰)汝詐稱皇親,虛報功績!目今朝廷降詔,正要沙汰這等濫官汙吏!
        (玄德喏喏連聲而退,歸到縣中,與縣吏商議。)
    門 吏:督郵作威,無非要賄賂耳。
    玄 德:我與民秋毫無犯,那得財物與他?
        (次日,督郵先提縣吏去,勒令指稱縣尉害民。)
        (玄德幾番自往求免,俱被門役阻住,不肯放參。)
        
        
    9**時間: 地點:
        (卻說張飛飲了數盃悶酒,乘馬從館驛前過,見五六十老人,皆在門前痛哭。)
        (飛問其故,眾)
    老 人:督郵逼勒縣吏,欲害劉公﹔我等皆來苦告,不得放入,反遭把門人趕打!
        (張飛大怒,睜圓環眼,咬碎鋼牙,滾鞍下馬,逕入館驛,把門人那裏阻擋得住
        (。)
        (直奔後堂,見正坐廳上,將縣吏綁倒在地,飛大喝)
    督 郵:害民賊!認得我麼?
        (督郵未及開言,早被張飛揪住頭髮,扯出館驛,直到縣前馬樁上縛住﹔攀下柳
        (條,去督郵兩腿上著力鞭打,一連打折柳條十數枝。)
        (正納悶間,聽得縣前喧鬧,問左右)
    玄 德:張將軍綁一人在縣前痛打。
        (玄德忙去觀之,見綁縛者乃督郵也。)
        (玄德驚問其故。)
    張 飛:此等害民賊,不打死等甚!
    督 郵:玄德公救我性命!
        (玄德終是仁慈的人,急喝張飛住手。)
    關 公:(傍邊轉過來曰)兄長建許多大功,僅得縣尉,今反被督郵侮辱。吾思枳棘叢中
        ,非棲鸞鳳之所﹔不如殺督郵,棄官歸鄉,別圖遠大之計。
        (玄德乃取印綬,挂於督郵之頸)
    責 之:據汝害民,本當殺卻﹔今姑饒汝命。吾繳還印綬,從此去矣。
        (督郵歸告定州太守,太守申文省府,差人捕捉。)
        (玄德、關、張三人往代州投劉恢。)
        (恢見玄德乃漢室宗親,留匿在家不題。)
        
        
    10**時間: 地點:
        (卻說十常侍既握重權,互相商議,但有不從己者,誅之。)
        (趙忠、張讓差人問破黃巾將士索金帛,不從者奏罷職。)
        (皇甫嵩、朱雋皆不肯與,趙忠等俱奏罷其官。)
        (帝又封趙忠等為車騎將軍,張讓等十三人皆封列侯。)
        (朝政愈壞,人民嗟怨。)
        (於是長沙賊區星作亂。)
        (漁陽張舉、張純反﹔舉稱天子,純稱大將軍。)
        (表章雪片告急,十常侍皆藏匿不奏。)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