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孤俠 -- 討論
返回 首頁 >> 本站書目 >> 萬里孤俠 >> 萬里孤俠 討論區 建議留言 搜索留言 版主管理

14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28 22:59:15]
原文:第二回
    回房洗漱後,正覺腹饑,主人已得信趕來,說不兩句,下人端上饅首稀飯和幾盆菜餚,也頗精美。
修改:
    回房洗漱後,正覺腹饑,主人已得信趕來,說不兩句,下人端上饅『頭、』稀飯和幾盆菜餚,也頗精美。

回應﹕

13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2 22:53:52]
原文:第四回
    燕玉道:「我從小隨師,武功本來比你強得多,就你後來巧遇奇緣,蒙盧老前輩看出你天生神力,根骨稟賦與常入迥不相同,將你氣穴開通,又習《三元圖解》,表面是比我強得多,功夫還是我較純厚。以此對敵,固然尋常人不能近身,但是江湖上異人甚多,老的兩個對頭交遊眾多,還是一些正經成名人物,小賊所交同黨極少善良,互相勾引,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就許是他請出來的黨羽,多大本領也非敵手,如何不令人擔心呢?」
修改:
    燕玉道:「我從小隨師,武功本來比你強得多,就你後來巧遇奇緣,蒙盧老前輩看出你天生神力,根骨稟賦與常『人』迥不相同,將你氣穴開通,又習《三元圖解》,表面是比我強得多,功夫還是我較純厚。以此對敵,固然尋常人不能近身,但是江湖上異人甚多,老的兩個對頭交遊眾多,還是一些正經成名人物,小賊所交同黨極少善良,互相勾引,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就許是他請出來的黨羽,多大本領也非敵手,如何不令人擔心呢?」

回應﹕

12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2 22:52:24]
原文:第四回
    余式見愛妻連日魂夢不寧,面有憂容,知不放心嵩山敵人,老恐被其追上,船入川峽第二大起便是杯弓蛇影,草木皆兵,越看越憐愛,溫言撫慰道:「燕妹怎的如此多慮?那夜賊巢獸阱我連殺三虎你曾看見,自蒙盧老前輩大恩,將我本身真力發動,又蒙左老前輩傳我《三元圖解》,日期雖然不多,功力實已大進。
修改:
    余式見愛妻連日魂夢不寧,面有憂容,知不放心嵩山敵人,老恐被其追上,船入川峽第二『天』起便是杯弓蛇影,草木皆兵,越看越憐愛,溫言撫慰道:「燕妹怎的如此多慮?那夜賊巢獸阱我連殺三虎你曾看見,自蒙盧老前輩大恩,將我本身真力發動,又蒙左老前輩傳我《三元圖解》,日期雖然不多,功力實已大進。

回應﹕

11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2 22:47:57]
原文:第四回
    余式見那少婦正是黃三姑,才知先前所提乃是蚊頭,連忙起立,三姑笑說:「這大雷雨如何走法?二位暫且少候,我去拿兩把傘來。如非我功力不夠,便帶二位走了。」
修改:
    余式見那少婦正是黃三姑,才知先前所提乃是『蛟』頭,連忙起立,三姑笑說:「這大雷雨如何走法?二位暫且少候,我去拿兩把傘來。如非我功力不夠,便帶二位走了。」

回應﹕

10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2 22:45:50]
原文:第四回
    二人這才看出那只獨目似乎只能噴射光氣,抵抗雷火,全憑靈性感應,不能真個見物;又發現那蛟經過好些時的強掙,頭頸一段已離樹縫三四尺,中段被夾之處下面樹木也被帶向前面,擠在一起,水中樹根多半泥土上拱,快要全數連根拔起。蛟頭一露,頸問一條白痕隨同現出,長約尺許,有二指寬,並無鱗片掩蔽,知是要害所在。
修改:
    二人這才看出那只獨目似乎只能噴射光氣,抵抗雷火,全憑靈性感應,不能真個見物;又發現那蛟經過好些時的強掙,頭頸一段已離樹縫三四尺,中段被夾之處下面樹木也被帶向前面,擠在一起,水中樹根多半泥土上拱,快要全數連根拔起。蛟頭一露,頸『間』一條白痕隨同現出,長約尺許,有二指寬,並無鱗片掩蔽,知是要害所在。

回應﹕

9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2 22:45:15]
原文:第四回
    惡蛟急怒攻心,痛極神昏,匆忙中竟未看清形勢,來勢過猛,一下連鬆帶石全被撞斷,只聽喀嚓噗啦一連串樹折石斷之聲,一松一石首被撞斷,惡蛟也受了傷,越發負痛情急,暴怒如狂,心又兇殘猛惡,認定人沒牠快,更夾有大片洪水,漫山遍野而來,至不濟也將仇人淹死,並且服有內丹,另具特長,再待一會仍能尋到仇人吞吃泄憤,不料又受重傷,頭額震痛甚巨,皮鱗又被樹石擦破了一大片。再往前一猛躥,穿入前面大木叢中。
修改:
    惡蛟急怒攻心,痛極神昏,匆忙中竟未看清形勢,來勢過猛,一下連『松』帶石全被撞斷,只聽喀嚓噗啦一連串樹折石斷之聲,一松一石首被撞斷,惡蛟也受了傷,越發負痛情急,暴怒如狂,心又兇殘猛惡,認定人沒牠快,更夾有大片洪水,漫山遍野而來,至不濟也將仇人淹死,並且服有內丹,另具特長,再待一會仍能尋到仇人吞吃泄憤,不料又受重傷,頭額震痛甚巨,皮鱗又被樹石擦破了一大片。再往前一猛躥,穿入前面大木叢中。

回應﹕

8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2 21:41:38]
原文:第四回
    劉明問故,燕玉笑道:「我的事你也知道,雖蒙車三叔作主,前途何等艱危?我師父那一關先不好過。就說師父能看車三叔和諸老情面,不與我這苦命人計較,那姓蕭的能饒我麼?我已無家可歸,也不怕姊姊笑話,師父不許回庵只好在此稍歇,回到庵前望門謝恩之後,便隨式哥人川去了。他也不想想事多難險,偌大一個人,連句正經話都沒有,多氣人呢!」
修改:
    劉明問故,燕玉笑道:「我的事你也知道,雖蒙車三叔作主,前途何等艱危?我師父那一關先不好過。就說師父能看車三叔和諸老情面,不與我這苦命人計較,那姓蕭的能饒我麼?我已無家可歸,也不怕姊姊笑話,師父不許回庵只好在此稍歇,回到庵前望門謝恩之後,便隨式哥『入』川去了。他也不想想事多難險,偌大一個人,連句正經話都沒有,多氣人呢!」

回應﹕

7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2 21:36:38]
原文:第四回
    燕玉神情似頗驚慌,因恐余式間話,又回手將口按住。余式始終不知何故,因覺燕玉的手涼滑柔細,便回手握住,放在口邊連親不已。燕玉也由他去。只朝外面偷覷。
修改:
    燕玉神情似頗驚慌,因恐余式『問』話,又回手將口按住。余式始終不知何故,因覺燕玉的手涼滑柔細,便回手握住,放在口邊連親不已。燕玉也由他去『,』只朝外面偷覷。

回應﹕

6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2 21:27:52]
原文:第四回
    那來的正是尹商同行的那只虎猩,同了黑白二猿自頂飛下,宛如彈丸斜射,神速異常,分三面各撲一個,正落在兩虎一犬身上。那只獨眼虎由側面偷襲過來,剛往崖上躥起,二女看出不妙。無奈三面受敵,每人手上只剩了兩鏢一箭,下面群賊的暗器又紛紛打來,這還是虎,犬在前,恐其誤傷,否則更多。
修改:
    那來的正是尹商同行的那只虎猩,同了黑白二猿自頂飛下,宛如彈丸斜射,神速異常,分三面各撲一個,正落在兩虎一犬身上。那只獨眼虎由側面偷襲過來,剛往崖上躥起,二女看出不妙。無奈三面受敵,每人手上只剩了兩鏢一箭,下面群賊的暗器又紛紛打來,這還是『虎、犬』在前,恐其誤傷,否則更多。

回應﹕

5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2 21:06:00]
原文:第二回
    白猿來勢也漸加快,未一套剛打完,忽聽一聲猿嘯,白自猿立往左側假山頂上縱去,同時,一條黑影也隨同猿嘯之聲凌空飛墜,正是黑猿。
修改:
    白猿來勢也漸加快,未一套剛打完,忽聽一聲猿嘯,『白猿』立往左側假山頂上縱去,同時,一條黑影也隨同猿嘯之聲凌空飛墜,正是黑猿。

回應﹕

4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2 19:35:54]
原文:第二回
    回房洗漱後,正覺腹饑,主人已得信趕來,說不兩句,下人端上饅首稀飯和幾盆菜餚,也頗精美。
修改:
    回房洗漱後,正覺腹饑,主人已得信趕來,說不兩句,下人端上饅『頭』稀飯和幾盆菜餚,也頗精美。

回應﹕

3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2 19:32:57]
原文:第二回
    陝客隨命上馬,余式方想謙謝,陝客把面色一沉道:「你真作死,如非想借馬用,那驢日的能整身子回去麼:我想這方法還不定行不行呢。」
修改:
    陝客隨命上馬,余式方想謙謝,陝客把面色一沉道:「你真作死,如非想借馬用,那驢日的能整身子回去麼『!』我想這方法還不定行不行呢。」

回應﹕

2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2 19:31:13]
原文:第二回
    老頭自從對方把手一揮,彷彿被人用力推了一下,連馬倒退,面帶驚異之容,轉眼恢復原狀,勒馬靜聽對方把話說完,方始含笑從容說道:「競是冉朋友麼?自從家兄華山回來談起閣下,久欲一見,不料在此巧遇。區區一馬,何必說借,只請到日光降便了。」說罷從容下馬。
修改:
    老頭自從對方把手一揮,彷彿被人用力推了一下,連馬倒退,面帶驚異之容,轉眼恢復原狀,勒馬靜聽對方把話說完,方始含笑從容說道:「『竟』是冉朋友麼?自從家兄華山回來談起閣下,久欲一見,不料在此巧遇。區區一馬,何必說借,只請到日光降便了。」說罷從容下馬。

回應﹕

1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8-13 18:03:48]
原文:第二回
    老人見余式聽出話因,又要下跪,笑止道:「這又虛了,你將這九藥白水服下,脫去鞋襪,臥到原床上去。」
  余式依言將老人手中一粒青丸接過,取水服下,道了「放肆」臥倒。
修改:
    老人見余式聽出話因,又要下跪,笑止道:「這又虛了,你將這『丸』藥白水服下,脫去鞋襪,臥到原床上去。」
  余式依言將老人手中一粒青丸接過,取水服下,道了「放肆」臥倒。

回應﹕

已回應建議:14 未回應:0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