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狄龍子 -- 討論
返回 首頁 >> 本站書目 >> 大俠狄龍子 >> 大俠狄龍子 討論區 建議留言 搜索留言 版主管理

66     留言者: 張家沙    [2015-01-25 16:13:38]
原文:第三回
  方丈隨請用面,果然味美,
修改:
  方丈隨請用麵,果然味美,

回應﹕

65     留言者: 張家沙    [2015-01-25 16:10:27]
原文:第二回
  舟中三人又都打坐人睡,
修改:
  舟中三人又都打坐入睡,

回應﹕

64     留言者: 張家沙    [2015-01-25 15:51:29]
原文:第二回
  快為他制辦行裝吧。
修改:
  快為他製辦行裝吧。

回應﹕

63     留言者: 張家沙    [2015-01-25 15:51:02]
原文:第二回
  將這丸丹藥,人口化咽,事完再見
修改:
  將這丸丹藥,入口化咽,事完再見

回應﹕

62     留言者: 張家沙    [2015-01-25 15:40:29]
原文:第一回
  後來我追師父人林,他說我不該生心
修改:
  後來我追師父入林,他說我不該生心

回應﹕

61     留言者: 張家沙    [2015-01-25 15:36:55]
原文:第一回
  沈煌見那牧童競知孝母,大為感動
修改:
  沈煌見那牧童竟知孝母,大為感動

回應﹕

60     留言者: 張家沙    [2015-01-25 15:29:05]
原文:第一回
  強自掙起,再想打入,已痛得不由自主
修改:
  強自掙起,再想打人,已痛得不由自主

回應﹕

59     留言者: 張家沙    [2015-01-25 15:25:41]
原文:第一回
  當年清明忽令老家人請見,說愛於體弱,習武始能強健
修改:
  當年清明忽令老家人請見,說愛子體弱,習武始能強健

回應﹕

58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22:31:00]
原文:第二十三回
    公孫改從旁說道:「改娃來時,已先向二位老人家的徒弟送信,連去過兩家,令其按照路程遠近,另外派人通知。是那靠得住的人,均經指明姓名,大約不久就到。來時我已繞過一圈,因我戴有面具,他們看不出來。我本領還不到家,不能像爹娘那樣將本來面目隱起,變成老年夫婦,少時到了那裡,千萬不要當人喊我名字。城裡差人也是我往送信,玄都觀在桂湖這面,後院仙桃觀更近一點,離城也有三十來裡,他們就是在騎了快馬趕去,預計也要天明才能趕到。此時剛交二鼓,大師叔和二位老人家等人一到就走,正好趕上。」
修改:
    公孫改從旁說道:「改娃來時,已先向二位老人家的徒弟送信,連去過兩家,令其按照路程遠近,另外派人通知。是那靠得住的人,均經指明姓名,大約不久就到。來時我已繞過一圈,因我戴有面具,他們看不出來。我本領還不到家,不能像爹娘那樣將本來面目隱起,變成老年夫婦,少時到了那裡,千萬不要當人喊我名字。城裡差人也是我往送信,玄都觀在桂湖這面,後院仙桃觀更近一點,離城也有三十來裡,他們就是在騎了快馬趕去,預計也要天明才能趕到。此時剛交二鼓,『太』師叔和二位老人家等人一到就走,正好趕上。」

回應﹕

57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22:22:34]
原文:第二十三回
    屠蕾、李長生聽完前言,只在一旁尋思,毫無表示。
修改:
    屠『著』、李長生聽完前言,只在一旁尋思,毫無表示。

回應﹕

56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9:21:20]
原文:第十九回
    師徒二人談完經過,冰如考問了一陣,又將《白陽圖解》後半部,連同峨嵋劍訣一齊傳授,令其加緊用功。由此師徒二人同在下面洞中居住。轉眠大雪封山,天寒地凍,後山一帶終日悲風怒號,奇冷徹骨。
修改:
    師徒二人談完經過,冰如考問了一陣,又將《白陽圖解》後半部,連同峨嵋劍訣一齊傳授,令其加緊用功。由此師徒二人同在下面洞中居住。轉『眼』大雪封山,天寒地凍,後山一帶終日悲風怒號,奇冷徹骨。

回應﹕

55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9:19:30]
原文:第十九回
    回到觀中,胡亂吃飽,按照師傳內功口訣,練到申西之交。二次登崖練劍,又練到斜陽返照,繁霞麗空,倦鳥歸林,瞑煙浮動,方始歸吃夜飯。為嫌觀中孤寂,特將功課改作三次,內功打坐均在日落黃昏之後;不是天雨多霧,日問均在崖頂練武學劍。
修改:
    回到觀中,胡亂吃飽,按照師傳內功口訣,練到申西之交。二次登崖練劍,又練到斜陽返照,繁霞麗空,倦鳥歸林,瞑煙浮動,方始歸吃夜飯。為嫌觀中孤寂,特將功課改作三次,內功打坐均在日落黃昏之後;不是天雨多霧,日『間』均在崖頂練武學劍。

回應﹕

54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9:02:20]
原文:第十八回
    這時快要分手,袁和尚無意之中回問二妮:「你這樣高太多力,你那本領我也見過,如其從師習武,豈不比誰都強?卻去種田,多可惜呢。」
修改:
    這時快要分手,袁和尚無意之中回問二妮:「你這樣高『大』多力,你那本領我也見過,如其從師習武,豈不比誰都強?卻去種田,多可惜呢。」

回應﹕

53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8:58:29]
原文:第十八回
    二妮自覺以前助紂為虐,心中不安,老恐對方敵視輕視,不料一朝回頭,全都成了親人;這些老少英俠待她極好;淑華、明霞更是樣樣關心,體貼周到,飯食又好;還未吃完,淑華便提議飯後為她添制衣服;晏瑰因她生得高大,又特意把同院人家一問較高大的平房借來與她居住,用長木板將鋪搭起,起居飲食,從頭到腳,沒有一樣不代想到。
修改:
    二妮自覺以前助紂為虐,心中不安,老恐對方敵視輕視,不料一朝回頭,全都成了親人;這些老少英俠待她極好;淑華、明霞更是樣樣關心,體貼周到,飯食又好;還未吃完,淑華便提議飯後為她添制衣服;晏瑰因她生得高大,又特意把同院人家一『間』較高大的平房借來與她居住,用長木板將鋪搭起,起居飲食,從頭到腳,沒有一樣不代想到。

回應﹕

52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6:16:11]
原文:第十八回
    袁和尚早有準備,見凶僧未取兵刃,便以空手應敵,口中笑喝:「倪師父不要怪我,這兩禿賊實在可惡:我將他們打個半死,再賠你們傢伙便了。」
修改:
    袁和尚早有準備,見凶僧未取兵刃,便以空手應敵,口中笑喝:「倪師父不要怪我,這兩禿賊實在可惡『,』我將他們打個半死,再賠你們傢伙便了。」

回應﹕

51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6:14:28]
原文:第十八回
    小師父本沉著一張臉,眉目之間隱蘊殺氣,等面下好,凶僧索討菌筍油,居然裝上一盆,並還親自推過。
修改:
    小師父本沉著一張臉,眉目之間隱蘊殺氣,等『麵』下好,凶僧索討菌筍油,居然裝上一盆,並還親自推過。

回應﹕

50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6:12:07]
原文:第十八回
    二凶僧當時一呆,凶燄立斂,轉面笑說:「我不願驚吵你們,否則這小禿驢休想活命!快些把面煮好,陪我們吃上一碗,包有好處。這個便是麵錢。」
修改:
    二凶僧當時一呆,凶燄立斂,轉面笑說:「我不願驚吵你們,否則這小禿驢休想活命!快些把『麵』煮好,陪我們吃上一碗,包有好處。這個便是麵錢。」

回應﹕

49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6:08:27]
原文:第十八回
    這時,因見當日遊山人少,賣麵的布招青簾剛剛挑起,難得身邊錢多,打算吃她兩大碗,乘此無人,再加兩盆最愛吃的菌筍油,免得別的吃客見了也要買吃,使她師徒為難。剛剛走過,便見小師父出取乾柴,麵鍋便在庵旁竹林之外,還有一張長板桌、兩條板凳,側顧袁和尚走來,低聲笑問:「小師兄,這幾天沒有看見,可有什麼高興的事麼?」
修改:
    這時,因見當日遊山人少,賣麵的布招青簾剛剛挑起,難得身邊錢多,打算吃『它』兩大碗,乘此無人,再加兩盆最愛吃的菌筍油,免得別的吃客見了也要買吃,使她師徒為難。剛剛走過,便見小師父出取乾柴,麵鍋便在庵旁竹林之外,還有一張長板桌、兩條板凳,側顧袁和尚走來,低聲笑問:「小師兄,這幾天沒有看見,可有什麼高興的事麼?」

回應﹕

48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6:06:47]
原文:第十八回
    袁和尚心想:「雙方素無來往,又有僧尼之分,如何大雪黃昏送面上門?」
修改:
    袁和尚心想:「雙方素無來往,又有僧尼之分,如何大雪黃昏送『麵』上門?」

回應﹕

47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5:55:29]
原文:第十七回
    他二人已奉師命拜在蒼山三友門下,暫時沒有拘束,師父又在入定,龍子平日最感激母親和周老師,又想打聽他娘狄大娘的情況,所以剛一得信便連夜趕來。珊兒和他至交,照例形影不離,也跟在一起。
修改:
    他二人已奉師命拜在蒼山三友門下,暫時沒有拘束,師父又在入定,龍子平日最感激『沈煌母親』和周老師,又想打聽他娘狄大娘的情況,所以剛一得信便連夜趕來。珊兒和他至交,照例形影不離,也跟在一起。

回應﹕

46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5:49:01]
原文:第十六回
    「寒萼谷飲食雖極精美,昨日煌姪尚在養病,恐也未必儘量飽餐,今朝天色剛明便起身來此,料已腹饑,小娃兒家多半口饞,不久從師學劍,又是長期清苦生活。我真愛惜這娃兒,就這三兩天工夫,讓我親自傲些東西,請你吃上幾頓,我們快進去吧。」說罷,長幼五人一同回轉,下面三人已走得望不見影子。何芸叟也一去不回。
修改:
    「寒萼谷飲食雖極精美,昨日煌姪尚在養病,恐也未必儘量飽餐,今朝天色剛明便起身來此,料已腹饑,小娃兒家多半口饞,不久從師學劍,又是長期清苦生活。我真愛惜這娃兒,就這三兩天工夫,讓我親自『熬』些東西,請你吃上幾頓,我們快進去吧。」說罷,長幼五人一同回轉,下面三人已走得望不見影子。何芸叟也一去不回。

回應﹕

45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5:47:18]
原文:第十六回
    說完,回顧晏瑰,一雙火眼金睛雙瞳炯炯。正望著自己點頭歎息;何芸叟不知想起什事,忽朝冰如師徒追去;三姑和紫楓相對說笑,直未把此事放在心上;料這男女雙方心都傷透,都是自己沒有主意,為舊家禮教所誤,否則文麟固早如願雙棲,彼此終生均可快樂,三姑如知文麟娶了妻室,她決不肯與人為妾,也不會有此痛心之事,越想越覺三姑可憐,又恐晏瑰看破,剛走過去想要開口。
修改:
    說完,回顧晏瑰,一雙火眼金睛雙瞳炯炯『,』正望著自己點頭歎息;何芸叟不知想起什事,忽朝冰如師徒追去;三姑和紫楓相對說笑,直未把此事放在心上;料這男女雙方心都傷透,都是自己沒有主意,為舊家禮教所誤,否則文麟固早如願雙棲,彼此終生均可快樂,三姑如知文麟娶了妻室,她決不肯與人為妾,也不會有此痛心之事,越想越覺三姑可憐,又恐晏瑰看破,剛走過去想要開口。

回應﹕

44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5:37:59]
原文:第十六回
    冰如便把文麟喊在一旁,道:「馮村這場惡鬥暫時已算揭過,明年雪山鬥寒一戰,還有一年多的光陰,到場的人全是正邪兩方能手,龍子等幾個小兄妹,在蒼山三友傳授勤練之下,限於天資,到時能否都去,此時還難預料。你年既較長,就肯用功,也恐未必勝任。晏瑰正打算勸淑華母子在閬中一帶開墾出一片土地,準備招集流亡,使那些窮苦的人得安所業。蔡三姑也要同去,此女對你甚是情癡,你意如何?」
修改:
    冰如便把文麟喊在一旁,道:「馮村這場惡鬥暫時已算揭過,明年雪山鬥寒一戰,還有一年多的光陰,到場的人全是正邪兩方能手,龍子等幾個小兄妹,在蒼山三友傳授勤練之下,限於天資,到時能否都去,此時還難預料。你年既較長,就肯用功,也恐未必勝任。晏瑰正打算勸淑華母子在『閒』中一帶開墾出一片土地,準備招集流亡,使那些窮苦的人得安所業。蔡三姑也要同去,此女對你甚是情癡,你意如何?」

回應﹕

43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5:26:57]
原文:第十六回
    邊說邊往前引,相隔還有三四丈,估計人在丈許左右,查牤只一舉手便可成功,忽然雙腳點地,飛身而起,口中急呼:「查二叔幫我一幫!我人大小,賊黨太多。」
修改:
    邊說邊往前引,相隔還有三四丈,估計人在丈許左右,查牤只一舉手便可成功,忽然雙腳點地,飛身而起,口中急呼:「查二叔幫我一幫!我人『太』小,賊黨太多。」

回應﹕

42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5:19:32]
原文:第十六回
    文麟忙請三女停住,一問來意。珊兒先朝眾人禮見,隨說昨夜何芸叟因知賊黨意欲先下手為強,仗著幾個會劍術的異派餘孽,妄想出其不意趕往寒萼谷暗算諸俠,就便一探虛實;激動義憤,想要出手,正覺人單勢孤,忽遇老友繡髮翁齊元,說近在昆明遇見白眉和尚兄弟,談起近年各收一個徒弟,一名狄龍子,一名袁和尚,均有兼人才力膽勇,靈慧非常,只惜一個性大剛暴,一個更是古怪刁鑽,因想佛家原重濟世救人,這兩個門徒都是孤兒,又是生具才智,力大無窮,任其長大流浪,難免流為盜賊在外作惡。
修改:
    文麟忙請三女停住,一問來意。珊兒先朝眾人禮見,隨說昨夜何芸叟因知賊黨意欲先下手為強,仗著幾個會劍術的異派餘孽,妄想出其不意趕往寒萼谷暗算諸俠,就便一探虛實;激動義憤,想要出手,正覺人單勢孤,忽遇老友繡髮翁齊元,說近在昆明遇見白眉和尚兄弟,談起近年各收一個徒弟,一名狄龍子,一名袁和尚,均有兼人才力膽勇,靈慧非常,只惜一個性『太』剛暴,一個更是古怪刁鑽,因想佛家原重濟世救人,這兩個門徒都是孤兒,又是生具才智,力大無窮,任其長大流浪,難免流為盜賊在外作惡。

回應﹕

41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5:17:33]
原文:第十六回
    只為天性凶野,心尚不服,又覺女賊本領既高,毒針厲害,向無敵手,早晚殺死二女便可趕來相助,及聽二妮大聲疾呼,偷眼一看,女賊業已逃走,二妮也被敵人逼得手忙腳亂,二女同了猛獸大黃手指自己說笑,似要趕來圍攻,眼前兩小兄妹已是吃力,再要加上兩個強敵、一個猛魯,如何能當?不由情虛膽怯,才用蠻語和二妮厲聲問答。
修改:
    只為天性凶野,心尚不服,又覺女賊本領既高,毒針厲害,向無敵手,早晚殺死二女便可趕來相助,及聽二妮大聲疾呼,偷眼一看,女賊業已逃走,二妮也被敵人逼得手忙腳亂,二女同了猛獸大黃手指自己說笑,似要趕來圍攻,眼前兩小兄妹已是吃力,再要加上兩個強敵、一個猛『獸』,如何能當?不由情虛膽怯,才用蠻語和二妮厲聲問答。

回應﹕

40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4:54:18]
原文:第十四回
    最奇是袁和尚業已將那件又破又髒又長又人又是用草繩攔腰繫住的僧衣脫掉,從頭到腳乾乾淨淨,彷彿剛洗過澡神氣,身穿一套短衣短褲,腳底一雙新草鞋似剛結成,人也改了態度,因室中諸人不是尊長也比他大兩歲,對人恭恭敬敬,那件半截肥大的僧衣脫去以後,換了短裝,越發顯得瘦小枯乾,猢猻一樣。
  良珠看去好笑,便問冰如:「可要備酒?」冰如含笑點頭。良珠雖是少女,因其人最聰明,喜歡自己動手,什麼事都拿得起來,人又能幹,老早便將酒菜預備停當,不消片刻,便全擺好,請眾人座。
修改:
    最奇是袁和尚業已將那件又破又髒又長又『大』又是用草繩攔腰繫住的僧衣脫掉,從頭到腳乾乾淨淨,彷彿剛洗過澡神氣,身穿一套短衣短褲,腳底一雙新草鞋似剛結成,人也改了態度,因室中諸人不是尊長也比他大兩歲,對人恭恭敬敬,那件半截肥大的僧衣脫去以後,換了短裝,越發顯得瘦小枯乾,猢猻一樣。
  良珠看去好笑,便問冰如:「可要備酒?」冰如含笑點頭。良珠雖是少女,因其人最聰明,喜歡自己動手,什麼事都拿得起來,人又能幹,老早便將酒菜預備停當,不消片刻,便全擺好,請眾人座。

回應﹕

39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4:51:04]
原文:第十四回
    雷四先生接口笑答:「這位黑衣女俠方才已來過了,她還要到別處去有事,車老三十九撲空。好在我們都不會餓,等他師徒來了同飲,多一酒友,興趣還要好些。只小和尚說什麼也不旨動葷,請主人準備一點素菜好了。」
修改:
    雷四先生接口笑答:「這位黑衣女俠方才已來過了,她還要到別處去有事,車老三十九撲空。好在我們都不會餓,等他師徒來了同飲,多一酒友,興趣還要好些。只小和尚說什麼也不『肯』動葷,請主人準備一點素菜好了。」

回應﹕

38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4:49:28]
原文:第十四回
    「和我說完便追了去,走前並說他那平生惟一忘年至交黑衣女俠晏瑰,家住青峰頂,離此只十多里,多年未見,不知她昔年所發雄心大願。事業如何、歸途也許還要訪她,就便同來。這位女俠最善烹調,酒菜極好。托我轉告,主人不必等他師徒,大約再有一兩個時辰也快到了。」
修改:
    「和我說完便追了去,走前並說他那平生惟一忘年至交黑衣女俠晏瑰,家住青峰頂,離此只十多里,多年未見,不知她昔年所發雄心大願『,』事業如何『?』歸途也許還要訪她,就便同來。這位女俠最善烹調,酒菜極好。托我轉告,主人不必等他師徒,大約再有一兩個時辰也快到了。」

回應﹕

37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4:46:21]
原文:第十四回
    「這些賊黨,除卻偷盜凶殺,殘害善良,有的還要勾結貪官惡霸,做朝中親貴爪牙,代約同黨,增加威勢,怎會有什好的路道?當然不敢明說。老和尚偏是神目如電,間得更細,賊黨的來蹤去跡,是什門路,全都知道,瞞他不過。老和尚雖是溫言細語,極有耐心,彷彿好朋友做了惡事被他曉得,盡朋友之義好言勸告。
修改:
    「這些賊黨,除卻偷盜凶殺,殘害善良,有的還要勾結貪官惡霸,做朝中親貴爪牙,代約同黨,增加威勢,怎會有什好的路道?當然不敢明說。老和尚偏是神目如電,『問』得更細,賊黨的來蹤去跡,是什門路,全都知道,瞞他不過。老和尚雖是溫言細語,極有耐心,彷彿好朋友做了惡事被他曉得,盡朋友之義好言勸告。

回應﹕

36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4:43:17]
原文:第十四回
    「其實車老三一直掩在小和尚的身後,見他深入賊巢,打著自己旗號在外闖禍,非但不怪,反更憐愛,小和尚逃時他並未走,因聽二老賊說話大狂,不由動了肝火,當時沒有發作,跟在兩老賊之後,也全仗此一來,小和尚才未遭毒手。
修改:
    「其實車老三一直掩在小和尚的身後,見他深入賊巢,打著自己旗號在外闖禍,非但不怪,反更憐愛,小和尚逃時他並未走,因聽二老賊說話『太』狂,不由動了肝火,當時沒有發作,跟在兩老賊之後,也全仗此一來,小和尚才未遭毒手。

回應﹕

35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4:24:12]
原文:第十四回
    良珠聞言,又驚又怒,方說:「爹娘明知馮賊父於不是東西,偏說對方洗手隱居業已多年,只不過分為惡,便由他去。最氣人是老賊馮越不知我家來歷,妄自尊大,還想就便結交,後來看出雙方道路不同,爹娘又常避而不見,方始息了妄念。那年我兄妹與蔡三姑爭鬥,他出來和解,口氣強硬,爹爹只想息事寧人,未與計較,他父子越發自以為是。
修改:
    良珠聞言,又驚又怒,方說:「爹娘明知馮賊父『子』不是東西,偏說對方洗手隱居業已多年,只不過分為惡,便由他去。最氣人是老賊馮越不知我家來歷,妄自尊大,還想就便結交,後來看出雙方道路不同,爹娘又常避而不見,方始息了妄念。那年我兄妹與蔡三姑爭鬥,他出來和解,口氣強硬,爹爹只想息事寧人,未與計較,他父子越發自以為是。

回應﹕

34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14:21:08]
原文:第十三回
    這日剛做完了早課,想起珊兒出外時久,心中懸念,借著彩果為由,帶了金狒出洞,想往崖上探看。還未走出雲層之上,便聽猛獸怒吼,聲震山谷。忙即趕上,正遇黃猩子當頭,後面還有三隻凶犀和幾隻猛獒風馳追來,珊兒形勢危急,便和金拂一同上前。
修改:
    這日剛做完了早課,想起珊兒出外時久,心中懸念,借著『採』果為由,帶了金狒出洞,想往崖上探看。還未走出雲層之上,便聽猛獸怒吼,聲震山谷。忙即趕上,正遇黃猩子當頭,後面還有三隻凶犀和幾隻猛獒風馳追來,珊兒形勢危急,便和金拂一同上前。

回應﹕

33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09:15:40]
原文:第十三回
    龍子見她說時,目光時朝左側偷覷,留心一看,似有兩點烏光一閃即隱,當時驚覺,暗忖:「守洞靈猿身高力大,動作如飛,如是常人,休說藏身一旁,洞口先進不來,再說靈猿耳目何等敏銳,斷無不見之理,如何明知不聞?不是雷四先失,必是另一相識異人。」
修改:
    龍子見她說時,目光時朝左側偷覷,留心一看,似有兩點烏光一閃即隱,當時驚覺,暗忖:「守洞靈猿身高力大,動作如飛,如是常人,休說藏身一旁,洞口先進不來,再說靈猿耳目何等敏銳,斷無不見之理,如何明知不聞?不是雷四先『生』,必是另一相識異人。」

回應﹕

32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00:29:53]
原文:第十三回
    彼時珊兒週身是傷,伏在地下哀聲求告,寧死不肯離去。老尼盛怒之下,固執不允。珊兒連痛帶急,哭暈死去了兩次。眼看不可開交,老尼人已立起,要將珊兒抓出,明霞忽由前山歸來,代珊兒跪哭求饒,願以身代,受那未打完的三百蛟鞭,滿臉都是惶急之容,才將老尼感動,收回成命,兔予逐出。
修改:
    彼時珊兒週身是傷,伏在地下哀聲求告,寧死不肯離去。老尼盛怒之下,固執不允。珊兒連痛帶急,哭暈死去了兩次。眼看不可開交,老尼人已立起,要將珊兒抓出,明霞忽由前山歸來,代珊兒跪哭求饒,願以身代,受那未打完的三百蛟鞭,滿臉都是惶急之容,才將老尼感動,收回成命,『免』予逐出。

回應﹕

31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7 00:28:11]
原文:第十三回
    「明日你去是必去,得到傳授之後必須速回,最好不要多事。四先生如有使命,你只把我所說的話明言轉告,一切仍就聽命而行,不可違背。只珊兒暫時不可和你一起,以後出洞必須請命,經我允許方能起身,再似今日乘我人定私自出外,便受責了。」
修改:
    「明日你去是必去,得到傳授之後必須速回,最好不要多事。四先生如有使命,你只把我所說的話明言轉告,一切仍就聽命而行,不可違背。只珊兒暫時不可和你一起,以後出洞必須請命,經我允許方能起身,再似今日乘我『入』定私自出外,便受責了。」

回應﹕

30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6 23:57:09]
原文:第十三回
    那和老賊動手的,是個貌相清秀、膚如玉雪的白髮老婦,手持兩柄長約三尺似斧非斧的奇怪兵器,看年紀似在六旬以上,身手卻極輕靈,縱躍如飛。上來老賊似還能夠支持,幾個照面過去,忽然手法散漫,驚慌起來,二女看不一會,便被自發老婦逼得手忙腳亂,守多攻少,漸有不支之勢。
修改:
    那和老賊動手的,是個貌相清秀、膚如玉雪的白髮老婦,手持兩柄長約三尺似斧非斧的奇怪兵器,看年紀似在六旬以上,身手卻極輕靈,縱躍如飛。上來老賊似還能夠支持,幾個照面過去,忽然手法散漫,驚慌起來,二女看不一會,便被『白』發老婦逼得手忙腳亂,守多攻少,漸有不支之勢。

回應﹕

29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6 19:57:57]
原文:第五回
    冰如隨說:「那虎墜崖時被人救去,知是我師徒所收,又不願留,本意派人送來,恰值有人在旁,說此虎乃是異種,靈警猛惡,比別的虎強得多,知我常年在外修積善功,無暇馴養,料定是你意思,恐三月之後小虎長大,這類靈虎雖然靈巧感恩,對主忠義,無奈性太凶野,一旦發了野性,決定制它不住,為此將它引去,先用靈藥消去它的惡性,稍微長大再行還你。你聽虎嘯時,正由崖下經過。此虎已轉禍為福,暫時無須往尋,人家自會送來,你只用功便了。」
修改:
    冰如隨說:「那虎墜崖時被人救去,知是我師徒所收,又不願留,本意派人送來,恰值有人在旁,說此虎乃是異種,靈警猛惡,比別的虎強得多,知我常年在外修積善功,無暇馴養,料定是你意思,恐三月之後小虎長大,這類靈虎雖然靈巧感恩,對主忠義,無奈性太凶野,一旦發了野性,『決』制它不住,為此將它引去,先用靈藥消去它的惡性,稍微長大再行還你。你聽虎嘯時,正由崖下經過。此虎已轉禍為福,暫時無須往尋,人家自會送來,你只用功便了。」

回應﹕

28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6 19:53:26]
原文:第五回
    沈煌因外面大冷,探頭一望,雪花如潮,滿空飛舞,什麼也看不見,見那紙條尚在案上,冰如正指點文麟的臥處,近前一看,上寫:「私淑弟子秦棄、秦紫雲,恭祝夫子大人喬居之喜。」寥寥兩行,筆酣墨飽,甚是秀勁,方想探詢姓秦的是誰,是否方才所說異人,方麟恐其絮聒,使冰如不快,忙使眼色止住。
  沈煌不敢再問,只得罷了。
修改:
    沈煌因外面大冷,探頭一望,雪花如潮,滿空飛舞,什麼也看不見,見那紙條尚在案上,冰如正指點文麟的臥處,近前一看,上寫:「私淑弟子秦棄、秦紫雲,恭祝夫子大人喬居之喜。」寥寥兩行,筆酣墨飽,甚是秀勁,方想探詢姓秦的是誰,是否方才所說異人,『文』麟恐其絮聒,使冰如不快,忙使眼色止住。
  沈煌不敢再問,只得罷了。

回應﹕

27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6 15:15:30]
原文:第五回
    沈煌喜道:「那猴於是師父家養的麼?」
修改:
    沈煌喜道:「那猴『子』是師父家養的麼?」

回應﹕

26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6 14:33:36]
原文:第五回
    「當地是片平岡,下有曠野,那虎必被龍子打死,不曾追去。總算此廟和尚運氣,否則虎太猛惡,如無龍子於和我在此,今夜必有人受傷無疑了。廟中住持與我相識多年,我那兩處茅篷十分隱秘,不願人知,每有外人來此,多借此廟相見。以前崖溝深險,猿猱均難飛渡,常人本過不去,三年前,山中忽然有大雷雨將崖谷震斷,倒將下來,恰好橫擱兩岸之上,雖可通行,有的地方仍甚艱險。你途中不曾睡好,可速安眠,天色黎明便起身了。」
修改:
    「當地是片平岡,下有曠野,那虎必被龍子打死,不曾追去。總算此廟和尚運氣,否則虎太猛惡,如無『龍子』和我在此,今夜必有人受傷無疑了。廟中住持與我相識多年,我那兩處茅篷十分隱秘,不願人知,每有外人來此,多借此廟相見。以前崖溝深險,猿猱均難飛渡,常人本過不去,三年前,山中忽然有大雷雨將崖谷震斷,倒將下來,恰好橫擱兩岸之上,雖可通行,有的地方仍甚艱險。你途中不曾睡好,可速安眠,天色黎明便起身了。」

回應﹕

25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6 14:30:26]
原文:第五回
    冰如邊走邊答道:「莫小看你狄大哥,此子之母無夫而孕;本是龍種,稟賦甚為奇異,自來身輕力大,又精水性,從小便能在水面上踏波飛馳,並在水中睜目捉魚,多遠都能看到,多險惡的水勢他也不怕。三四歲上被我無心發現,知其天賦異稟,根骨特佳,本想收到門下,無如此於性情太剛,須要磨折一番才能成器。
修改:
    冰如邊走邊答道:「莫小看你狄大哥,此子之母無夫而孕『,』本是龍種,稟賦甚為奇異,自來身輕力大,又精水性,從小便能在水面上踏波飛馳,並在水中睜目捉魚,多遠都能看到,多險惡的水勢他也不怕。三四歲上被我無心發現,知其天賦異稟,根骨特佳,本想收到門下,無如此『子』性情太剛,須要磨折一番才能成器。

回應﹕

24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6 14:24:31]
原文:第五回
    「阿童奉有師祖之命,不令三人久留,當時便催下山,由此二雕便隨師伯同修。你們所見穿黃葛衣的道士,也是一位異人,那兩黑雕,凶僧、惡道昔年曾吃過它們太苦,深知厲害,況又見到這位前輩異人,自然望風而逃,連什麼都不顧了。聽師父說,簡師怕武功驚人,舉世無雙,並還精通劍術,好些神奇之處,只是他老人家隱跡風塵,閱歷已深,不肯顯露罷了。你做他的徒弟,真是福氣,此去務要格外用功,遇事小心,莫惹他老人家生氣。包你不久便可成就。」
修改:
    「阿童奉有師祖之命,不令三人久留,當時便催下山,由此二雕便隨師伯同修。你們所見穿黃葛衣的道士,也是一位異人,那兩黑雕,凶僧、惡道昔年曾吃過它們太苦,深知厲害,況又見到這位前輩異人,自然望風而逃,連什麼都不顧了。聽師父說,簡師『伯』武功驚人,舉世無雙,並還精通劍術,好些神奇之處,只是他老人家隱跡風塵,閱歷已深,不肯顯露罷了。你做他的徒弟,真是福氣,此去務要格外用功,遇事小心,莫惹他老人家生氣。包你不久便可成就。」

回應﹕

23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6 14:08:53]
原文:第四回
    船又到了埠頭,冰如吩咐:「少時只管開船,不必等候。我如不能趕到,你們到了峨嵋,可在青桫坪前相待。如遇風雨,坪旁茅篷也可借坐。我不久自會趕到。到前有人找尋,只作不知,不可理睬。對方如間,可告以同行有人搭船姓尹,與你所說容貌一樣,並不姓簡。
修改:
    船又到了埠頭,冰如吩咐:「少時只管開船,不必等候。我如不能趕到,你們到了峨嵋,可在青桫坪前相待。如遇風雨,坪旁茅篷也可借坐。我不久自會趕到。到前有人找尋,只作不知,不可理睬。對方如『問』,可告以同行有人搭船姓尹,與你所說容貌一樣,並不姓簡。

回應﹕

22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6 02:12:59]
原文:第三回
    「我知繆三玄這惡道,內外功均到上乘境界,不是尋常所能抵敵,已為他忙了好幾天,昨日回船大晚便由於此。因你武功尚未練成,年紀更輕,好些話不能對你先說,故此雙方名姓均未明言,只說一個大概,免你納悶。少時,你只認清那頭戴鐵帽老道士的面貌,將其記下,萬一日後相遇,好有準備。
修改:
    「我知繆三玄這惡道,內外功均到上乘境界,不是尋常所能抵敵,已為他忙了好幾天,昨日回船『太』晚便由於此。因你武功尚未練成,年紀更輕,好些話不能對你先說,故此雙方名姓均未明言,只說一個大概,免你納悶。少時,你只認清那頭戴鐵帽老道士的面貌,將其記下,萬一日後相遇,好有準備。

回應﹕

21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6 02:11:45]
原文:第三回
    「偏又量小,性剛,明知此仇難報,仍作萬一之想,每日背人苦練,寒暑不斷。因聞對頭高僧在峨嵋後山走火坐僵,當年打坐,不能行動,妄以為前仇可報,連往峨嵋後山仇人打坐之處,意欲慘殺報仇。把峨嵋全山廟宇茅篷、大小崖洞一齊踏遍,始終不曾找見。後又聽說仇人已然坐化,多年打探,也未尋到埋骨之處。
修改:
    「偏又量小『、』性剛,明知此仇難報,仍作萬一之想,每日背人苦練,寒暑不斷。因聞對頭高僧在峨嵋後山走火坐僵,『常』年打坐,不能行動,妄以為前仇可報,連往峨嵋後山仇人打坐之處,意欲慘殺報仇。把峨嵋全山廟宇茅篷、大小崖洞一齊踏遍,始終不曾找見。後又聽說仇人已然坐化,多年打探,也未尋到埋骨之處。

回應﹕

20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6 02:09:20]
原文:第三回
    「主人互向雙方勸解不聽,只得仍照原約,事前言明以武會友,除那兩個不解之仇而外,餘人全借此會結交朋友,不問勝敗,一笑了事。我國內有兩個知友在內,那對頭楊衝是個江洋大盜,傷人甚眾,為了劫殺行旅,被我朋友打敗,羞惱懷恨,由此洗手,連下數年苦功,練成一身驚人本領和極厲害的暗器,到處尋找我那朋友報仇,均未尋見。
修改:
    「主人互向雙方勸解不聽,只得仍照原約,事前言明以武會友,除那兩個不解之仇而外,餘人全借此會結交朋友,不問勝敗,一笑了事。我『因』有兩個知友在內,那對頭楊衝是個江洋大盜,傷人甚眾,為了劫殺行旅,被我朋友打敗,羞惱懷恨,由此洗手,連下數年苦功,練成一身驚人本領和極厲害的暗器,到處尋找我那朋友報仇,均未尋見。

回應﹕

19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6 01:31:45]
原文:第一回
    「我因他老人家行蹤不定,走得又快,稍一轉眼人便不見,心正著急,怕他走去,今日發現他和向二痞子爭執,本來也想出手,因師父說過,不願收我就是防我不聽他話打架闖禍,不敢妄動,正躲樹後生乾氣,打算明日打他痞子一頓,你便出頭。後來我追師父人林,他說我不該生心打人,不收我這樣人做徒弟了。
修改:
    「我因他老人家行蹤不定,走得又快,稍一轉眼人便不見,心正著急,怕他走去,今日發現他和向二痞子爭執,本來也想出手,因師父說過,不願收我就是防我不聽他話打架闖禍,不敢妄動,正躲樹後生乾氣,打算明日打他痞子一頓,你便出頭。後來我追師父『入』林,他說我不該生心打人,不收我這樣人做徒弟了。

回應﹕

18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6 01:28:36]
原文:第一回
    玉珍淒然答道:「我知少爺母子均是善人,我自家生的孽種,還看不出他的行為?今天本定和他拼命,率性死在這孽種的面前,耳不見,心不煩,免得闖禍累我,少爺既然大量,幫他說話,姑且饒他這一回。」說著隨喚龍子:「該遭雷打的東西,還不與沈少爺磕頭賠禮,還要我打你麼!」
修改:
    玉珍淒然答道:「我知少爺母子均是善人,我自家生的孽種,還看不出他的行為?今天本定和他拼命,率性死在這孽種的面前,『眼』不見,心不煩,免得闖禍累我,少爺既然大量,幫他說話,姑且饒他這一回。」說著隨喚龍子:「該遭雷打的東西,還不與沈少爺磕頭賠禮,還要我打你麼!」

回應﹕

17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6 01:24:30]
原文:第一回
    牧童因被異人甩得昏頭脹腦,本就情急,立時惱羞成怒,大喝一聲,惡狠狠朝沈煌猛撲過來。舉手就抓。沈煌見那牧童生得異相,本就有些喜愛,見他不間情由動手就打,一面縱身閃避,口中喝道:「你這放牛娃,我又沒有惹你,有話好說,無故打人做啥子?」
修改:
    牧童因被異人甩得昏頭脹腦,本就情急,立時惱羞成怒,大喝一聲,惡狠狠朝沈煌猛撲過來『,』舉手就抓。沈煌見那牧童生得異相,本就有些喜愛,見他不『問』情由動手就打,一面縱身閃避,口中喝道:「你這放牛娃,我又沒有惹你,有話好說,無故打人做啥子?」

回應﹕

16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8-04 20:32:20]
原文:第二十三回
    自知不行,屠善首先強忍氣喘,說道:「周老前輩功力比我們深得多,最好先走一步。公孫老只兩夫婦,廟中徒黨太多,須防顧不過來呢。」
修改:
    自知不行,屠『著』首先強忍氣喘,說道:「周老前輩功力比我們深得多,最好先走一步。公孫老只兩夫婦,廟中徒黨太多,須防顧不過來呢。」

回應﹕

15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8-04 20:30:13]
原文:第二十三回
    公孫改從旁說道:「改娃來時,已先向二位老人家的徒弟送信,連去過兩家,令其按照路程遠近,另外派人通知。是那靠得住的人,均經指明姓名,大約不久就到。來時我已繞過一圈,因我戴有面具,他們看不出來。我本領還不到家,不能像爹娘那樣將本來面目隱起,變成老年夫婦,少時到了那裡,千萬不要當人喊我名字。城裡差人也是我往送信,玄都觀在桂湖這面,後院仙桃觀更近一點,離城也有三十來裡,他們就是在騎了快馬趕去,預計也要天明才能趕到。此時剛交二鼓,大師叔和二位老人家等人一到就走,正好趕上。」
修改:
    公孫改從旁說道:「改娃來時,已先向二位老人家的徒弟送信,連去過兩家,令其按照路程遠近,另外派人通知。是那靠得住的人,均經指明姓名,大約不久就到。來時我已繞過一圈,因我戴有面具,他們看不出來。我本領還不到家,不能像爹娘那樣將本來面目隱起,變成老年夫婦,少時到了那裡,千萬不要當人喊我名字。城裡差人也是我往送信,玄都觀在桂湖這面,後院仙桃觀更近一點,離城也有三十來裡,他們就是在騎了快馬趕去,預計也要天明才能趕到。此時剛交二鼓,『太』師叔和二位老人家等人一到就走,正好趕上。」

回應﹕

14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8-04 20:28:15]
原文:第二十三回
  屠蕾覺著方才響聲輕微,分明有人房上縱落,三娃雖得高人傳授,到底年幼,還無這等本領,何況自己家中,用不著這等舉動,同時瞥見三娃一手拿著兩隻鋼鏢,另一手還拿著乃父去年和他用精鐵打的那柄小鋼刀,料知有事,一面搖手止住長生。
修改:
  屠『著』覺著方才響聲輕微,分明有人房上縱落,三娃雖得高人傳授,到底年幼,還無這等本領,何況自己家中,用不著這等舉動,同時瞥見三娃一手拿著兩隻鋼鏢,另一手還拿著乃父去年和他用精鐵打的那柄小鋼刀,料知有事,一面搖手止住長生。

回應﹕

13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8-04 20:27:52]
原文:第二十三回
  屠蕾背朝門外,剛回過臉去,未及開口喝問,就這轉眼之間,颼的一聲,由門外縱進一條小黑影。
修改:
  屠『著』背朝門外,剛回過臉去,未及開口喝問,就這轉眼之間,颼的一聲,由門外縱進一條小黑影。

回應﹕

12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8-04 20:27:05]
原文:第二十三回
  屠蕾、李長生聽完前言,只在一旁尋思,毫無表示。
修改:
  屠『著』、李長生聽完前言,只在一旁尋思,毫無表示。

回應﹕

11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8-04 20:23:07]
原文:第二十三回
    「我也知道官家的事專一欺負實人,如尋到我們頭上,不答應他決辦不到,並非怪你,你下次遇事還要慎重,不知道的事不要看得太易,否則稍一疏忽便是身敗名裂。為了別人仗義拔刀也還罷了,我們一不吃糧二不當差為這班狗腿子去賣死命,敗固丟人,勝也沒體面,何苦來呢。
修改:
    「我也知道官家的事專一欺負『老』實人,如尋到我們頭上,不答應他決辦不到,並非怪你,你下次遇事還要慎重,不知道的事不要看得太易,否則稍一疏忽便是身敗名裂。為了別人仗義拔刀也還罷了,我們一不吃糧二不當差為這班狗腿子去賣死命,敗固丟人,勝也沒體面,何苦來呢。

回應﹕

10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8-04 20:00:09]
原文:第二十一回
    文麟聞言大喜,心仍以為人門大淺,年紀又長,不敢自信,後經冰如仔細解說,知道師父素無虛語,越發欣慰,感奮已極。由此起,每夜仍往玄都觀中獨宿,仗著服了六陽丸,業已不畏寒冷,頭幾夜還住在觀中,後來覺著所蓋被褥業已凍得冰硬,人睡上去毫不覺冷,被褥不久溫暖起來,與未上床以前簡直兩樣。
修改:
    文麟聞言大喜,心仍以為『入』門『太』淺,年紀又長,不敢自信,後經冰如仔細解說,知道師父素無虛語,越發欣慰,感奮已極。由此起,每夜仍往玄都觀中獨宿,仗著服了六陽丸,業已不畏寒冷,頭幾夜還住在觀中,後來覺著所蓋被褥業已凍得冰硬,人睡上去毫不覺冷,被褥不久溫暖起來,與未上床以前簡直兩樣。

回應﹕

9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8-04 19:06:16]
原文:第二十回
  候到大亮以後,賓主三人只顧說笑,不曾留意。又隔一陣,還是洪渤想起,無意中笑說:「天早大亮,周師叔如何還不見來?」
修改:
  候到『天』亮以後,賓主三人只顧說笑,不曾留意。又隔一陣,還是洪渤想起,無意中笑說:「天早大亮,周師叔如何還不見來?」

回應﹕

8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7-04 00:18:55]
原文:第二十九回
    明霞笑說:「沈師弟他們怎玩得這佯起勁,一個也不回來?真水寒露一消,便要將這一塊鐵餅取上。我們這些寶劍均能削鐵如腐,分開雖似容易,到底還拿不准。此間不可久停,難得成功這樣圓滿,雖說遇見敵人可以就便除去,照簡太師伯所說,走得越快越好,可知不宜多生枝節,就此無事退去,豈不更是穩妥?天已不早,他們如何流連忘返呢?」
修改:
    明霞笑說:「沈師弟他們怎玩得這樣起勁,一個也不回來?真水寒露一消,便要將這一塊鐵餅取上。我們這些寶劍均能削鐵如腐,分開雖似容易,到底還拿不准。此間不可久停,難得成功這樣圓滿,雖說遇見敵人可以就便除去,照簡太師伯所說,走得越快越好,可知不宜多生枝節,就此無事退去,豈不更是穩妥?天已不早,他們如何流連忘返呢?」

回應﹕

7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7-04 00:18:08]
原文:第二十九回
    孫登、明霞都是常游名山大川的人,一心想使眾同門多點見識,借此散心,昨夜又曾分別出谷遊玩了一陣,非但不令替換,反請眾人帶了乾糧飲食同游,無須回谷,事情一完,自會分人前往告知準備起身,因此兩起六人都游得十分暢快,就這樣,也未將全景走完,只各照平日所聞幾處勝景走去。
修改:
    孫登、明霞都是常游名山大川的人,一心想使眾同門多點見識,借此散心,昨夜又曾分別出谷遊玩了一陣,非但不令替換,反請眾人帶了乾糧飲食同遊,無須回谷,事情一完,自會分人前往告知準備起身,因此兩起六人都游得十分暢快,就這樣,也未將全景走完,只各照平日所聞幾處勝景走去。

回應﹕

6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7-04 00:17:31]
原文:第二十九回
    依還嶺地勢廣大,崖壑幽深,花樹繁茂,風景奇麗,眾同門雖是走馬看花,走得又快,到底要經不少時候,內中只公孫改一人連得了許多奇珍利器,心花怒放,再三向眾力請去往崖頂守望,不須換班,好使各位師叔多游些時。眾人見他意誠,人又機警膽勇,也就聽之。
修改:
    依還嶺地勢廣大,崖壑幽深,花樹繁茂,風景奇麗,眾同門雖是走馬看花,走得又快,到底要經不少時候,內中只公孫改一人連得了許多奇珍利器,心花怒放,再三向眾力請去往崖頂守望,不須換班,好使各位師叔多遊些時。眾人見他意誠,人又機警膽勇,也就聽之。

回應﹕

5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7-04 00:14:09]
原文:第二十九回
    「萬一真有異派凶孽來此,索性發出信號,三面夾攻將其除去,只不使看破這條秘徑,就被逃走一兩個也可無妨。何況我們人多,異派凶孽大都存有私心;至多三數人一路,單這幾件寶劍寶鉤就占了許多便宜,十九不會被他逃走呢。」
修改:
    「萬一真有異派凶孽來此,索性發出信號,三面夾攻將其除去,只不使看破這條秘徑,就被逃走一兩個也可無妨。何況我們人多,異派凶孽大都存有私心,至多三數人一路,單這幾件寶劍寶鉤就占了許多便宜,十九不會被他逃走呢。」

回應﹕

4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7-04 00:08:46]
原文:第二十九回
    珊兒、袁和尚見上下相隔大高,將公孫改止住,一同縱落,照著所聞九子母的數目仔細查看,果是大小九支,一點不費事便代取上。公孫改先不想要,後經龍子等三人再三勸說,方始拿過,準備見了孫登等人,問明何物再行分配,因聽袁和尚說劍鉤已快取出,越發歡喜,一同飛馳,趕回靜瓊谷內,都是年輕好奇,急於先睹為快,一同擁進。
修改:
    珊兒、袁和尚見上下相隔太高,將公孫改止住,一同縱落,照著所聞九子母的數目仔細查看,果是大小九支,一點不費事便代取上。公孫改先不想要,後經龍子等三人再三勸說,方始拿過,準備見了孫登等人,問明何物再行分配,因聽袁和尚說劍鉤已快取出,越發歡喜,一同飛馳,趕回靜瓊谷內,都是年輕好奇,急於先睹為快,一同擁進。

回應﹕

3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7-04 00:04:14]
原文:第二十九回
    袁和尚走的是另一條路,因聽孫登說起分手之處,公孫改日裡又有想往幻波他查看靈跡之言,直接趕去,不知有事發生,又愛淘氣,所以雙方不曾相遇,無意中反倒成了上下夾攻之勢。
修改:
    袁和尚走的是另一條路,因聽孫登說起分手之處,公孫改日裡又有想往幻波池查看靈跡之言,直接趕去,不知有事發生,又愛淘氣,所以雙方不曾相遇,無意中反倒成了上下夾攻之勢。

回應﹕

2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7-04 00:00:58]
原文:第二十九回
    那列樹林都是千百年以上的鬆杉古木,行列雖稀,濃蔭廣被,差不多連成一條翠幕,中斷之處極少。凶僧先雖輕視敵人年幼,一面卻認出所用兵器來歷,覺著山中仇敵決不止這兩個小人,如將對方師長引出,孤身在此,仇報不成,還難逃命,這才變計,忍痛逃走,滿擬力大身輕,敵人決追不上。
修改:
    那列樹林都是千百年以上的松杉古木,行列雖稀,濃蔭廣被,差不多連成一條翠幕,中斷之處極少。凶僧先雖輕視敵人年幼,一面卻認出所用兵器來歷,覺著山中仇敵決不止這兩個小人,如將對方師長引出,孤身在此,仇報不成,還難逃命,這才變計,忍痛逃走,滿擬力大身輕,敵人決追不上。

回應﹕

1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7-03 23:58:08]
原文:第二十九回
    二人自不能容,忙即追去。不料凶僧力大無窮,道旁小樹一拔便起,隨手打將過來,無論石塊泥團全都成了晴器,邊逃邊往後打,狂風暴雨一般,縱得又高又遠,二人略一耽延,竟被逃遠了好幾丈,越發不易追上。
修改:
    二人自不能容,忙即追去。不料凶僧力大無窮,道旁小樹一拔便起,隨手打將過來,無論石塊泥團全都成了暗器,邊逃邊往後打,狂風暴雨一般,縱得又高又遠,二人略一耽延,竟被逃遠了好幾丈,越發不易追上。

回應﹕

已回應建議:66 未回應:0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