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海爭奇記·兵書峽 -- 討論
返回 首頁 >> 本站書目 >> 雲海爭奇記·兵書峽 >> 雲海爭奇記·兵書峽 討論區 建議留言 搜索留言 版主管理

40     留言者: 張家沙    [2015-01-29 14:22:46]
原文:第七回
  坐定之後;堂倌泡上茶來,堯民他酒量飯量都好,吃了許多酒菜。吃完,....
新民笑道:「這位朋友如此盡心保護,我們一點沒有謝意,反倒擾了越想張福素來謹....只得把椅子端開,在旁陪坐。
良夫道:「此君與我們已成患難道義之
修改:
  坐定之後;堂倌泡上茶來。堯民越想素來謹慎小心,此舉不類他的為人....只得把椅子端開,在旁陪坐。他酒量飯量都好,....張福人未離開,說走只有由窗戶跳下,不知他怎會到了前面,恐堂倌話沒傳明,想往櫃上去問,老爺師爺便來了。
二人一聽,泥中人果然出現,不由驚喜交集...
新民笑道:「這位朋友如此盡心保護,我們一點沒有謝意,反倒擾了他。」
良夫道:「此君與我們已成患難道義之...

回應﹕

39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8 15:43:49]
原文:第二回
    葦村、舜民也未求甚解,賞了廟祝二兩銀子,匆匆陪他師徒一同登舟。賽韓康師徒只向船頭上坐定,不肯進入艙內。讓過兩次,只得任之。間他兩個丐徒名姓,搖頭不答。
修改:
    葦村、舜民也未求甚解,賞了廟祝二兩銀子,匆匆陪他師徒一同登舟。賽韓康師徒只向船頭上坐定,不肯進入艙內。讓過兩次,只得任之。『問』他兩個丐徒名姓,搖頭不答。

回應﹕

38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8 15:43:22]
原文:第二回
    那小花子一張臉半紅半自,齊鼻中分,已經異相,又是個凹進去的扁臉,襯著濃眉大眼,闊鼻掀唇。下邊赤著泥足,衣衫破舊,甚是骯髒,直和畫兒上的鬼怪差不多。細看過去,已是成人,並非幼丐。聽乃師之言,將藥丸從懷中取出,神態頗為勉強。舜民原是拱手聽話,疑他想酬謝。剛一回顧從人,葦村已自覺察,暗扯了舜民一把向前說道:
修改:
    那小花子一張臉半紅半『白』,齊鼻中分,已經異相,又是個凹進去的扁臉,襯著濃眉大眼,闊鼻掀唇。下邊赤著泥足,衣衫破舊,甚是骯髒,直和畫兒上的鬼怪差不多。細看過去,已是成人,並非幼丐。聽乃師之言,將藥丸從懷中取出,神態頗為勉強。舜民原是拱手聽話,疑他想酬謝。剛一回顧從人,葦村已自覺察,暗扯了舜民一把向前說道:

回應﹕

37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2-18 15:38:01]
原文:第二回
    說罷,便喊徒兒將那餘剩的幾粒丸藥拿來。舜民入山時,早瞥見廊階下兩個花於一倚一坐,聞言便有一個走來應聲道:「師父那粒丸藥現在囊內,這幾粒丸藥不是給徒兒了嗎,如何又都送別人?」
修改:
    說罷,便喊徒兒將那餘剩的幾粒丸藥拿來。舜民入山時,早瞥見廊階下兩個花『子』一倚一坐,聞言便有一個走來應聲道:「師父那粒丸藥現在囊內,這幾粒丸藥不是給徒兒了嗎,如何又都送別人?」

回應﹕

36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21 21:27:44]
原文:第四二回
    但他性情古怪,不是尋他的人,任意遊玩決不過問,如是有心尋他,輕則受氣,重則還要吃上不少苦頭,來者再是惡人,休想整個回去。峰前住有二人,一名蘇同,乃獨叟吳尚承桃母家的堂侄,另一同伴名叫蕭森,乃師叔蕭山人之孫,因誤傷一人,被蕭師叔逐出,因和蘇同交好,結為兄弟,想拜壺公為師,費了許多心血,吃了好些苦頭,又在峰前守了好幾年,均未如願。
修改:
    但他性情古怪,不是尋他的人,任意遊玩決不過問,如是有心尋他,輕則受氣,重則還要吃上不少苦頭,來者再是惡人,休想整個回去。峰前住有二人,一名蘇同,乃獨叟吳尚承『挑』母家的堂侄,另一同伴名叫蕭森,乃師叔蕭山人之孫,因誤傷一人,被蕭師叔逐出,因和蘇同交好,結為兄弟,想拜壺公為師,費了許多心血,吃了好些苦頭,又在峰前守了好幾年,均未如願。

回應﹕

35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21 21:26:15]
原文:第四二回
    燕賊想起前受葛鷹三次大辱,命幾不保,雖未向外間傳說,自己天性喜動好色,為了這個剋星,家居十年,氣悶已極。便是這次受人之聘,也是偷偷摸摸,不敢露出本來名姓,葛鷹如在,永無出頭之日。對頭卻是天生異稟,無論何等功夫,均人化境,人又機警異常,無法近身,又練有內家罡氣,人在十步之外,舉手便倒,也無法近身,除非得有幹將、莫邪一類神物利器,休想傷他毫髮。
修改:
    燕賊想起前受葛鷹三次大辱,命幾不保,雖未向外間傳說,自己天性喜動好色,為了這個剋星,家居十年,氣悶已極。便是這次受人之聘,也是偷偷摸摸,不敢露出本來名姓,葛鷹如在,永無出頭之日。對頭卻是天生異稟,無論何等功夫,均『入』化境,人又機警異常,無法近身,又練有內家罡氣,人在十步之外,舉手便倒,也無法近身,除非得有『干』將、莫邪一類神物利器,休想傷他毫髮。

回應﹕

34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21 19:56:53]
原文:第四一回
    老人笑道:「我豈泊事的人?來這三賊雖非庸手,想要與我為敵尚差得多,怎會避他?只為壺公老人性情古怪,現在老一輩中,以他和覆盆老人年輩最高。中有一賊,並與相識。老人以前遊戲人間,無論老少男女,只是相識,稍微投機,便以平等相待,性情比我還怪,好些難測。我又隱跡在此,不願人知。如不理他,賊黨去往前途,必與另一異人相遇。
修改:
    老人笑道:「我豈『怕』事的人?來這三賊雖非庸手,想要與我為敵尚差得多,怎會避他?只為壺公老人性情古怪,現在老一輩中,以他和覆盆老人年輩最高。中有一賊,並與相識。老人以前遊戲人間,無論老少男女,只是相識,稍微投機,便以平等相待,性情比我還怪,好些難測。我又隱跡在此,不願人知。如不理他,賊黨去往前途,必與另一異人相遇。

回應﹕

33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21 19:50:57]
原文:第四一回
    小妹想起有氣,方要開口,半瓢己先說道:「我們老少共只凹人,加上奚醉鬼也只五個,全席不消,可將酒菜隨便拿來幾樣,帶一點酒,連這傢伙均由我們自己帶走。明日我再送還,免得駁你面子。但是她家寡婦孤女,一向不與外人來往,以後黃港村東南小松林周圍一帶卻不許人驚擾她們呢。」
修改:
    小妹想起有氣,方要開口,半瓢己先說道:「我們老少共只『四』人,加上奚醉鬼也只五個,全席不消,可將酒菜隨便拿來幾樣,帶一點酒,連這傢伙均由我們自己帶走。明日我再送還,免得駁你面子。但是她家寡婦孤女,一向不與外人來往,以後黃港村東南小松林周圍一帶卻不許人驚擾她們呢。」

回應﹕

32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21 18:58:42]
原文:第三四回
    黃生看了黑摩勒一眼,笑道:「這難怪他,人生本領知識原從學與問得來,學是學習,間是請教,不學不問,不是永不知道了麼?本該虛心才好。休說鐵牛,便是老弟,為了習武太勤,出道又早,對於文事,未必有暇學習,問問何妨?我們自己人,他又是小輩,不知道的原應留心。文章之事,就說無多實用,像這一類古今名賢,他的出身來歷和那有關世道人心的名言至論,多知道一點,使人加強救世濟人之志,豈不更好?」
修改:
    黃生看了黑摩勒一眼,笑道:「這難怪他,人生本領知識原從學與問得來,學是學習,『問』是請教,不學不問,不是永不知道了麼?本該虛心才好。休說鐵牛,便是老弟,為了習武太勤,出道又早,對於文事,未必有暇學習,問問何妨?我們自己人,他又是小輩,不知道的原應留心。文章之事,就說無多實用,像這一類古今名賢,他的出身來歷和那有關世道人心的名言至論,多知道一點,使人加強救世濟人之志,豈不更好?」

回應﹕

31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21 04:12:46]
原文:第三三回
    九公笑道:「小猴兒不要大大方,他是你的對頭呢!」
修改:
    九公笑道:「小猴兒不要『太』大方,他是你的對頭呢!」

回應﹕

30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21 03:57:22]
原文:第三二回
    自己彼時面紅心跳,知道九公動作如神,令人莫測,前事必已知道,不知如何才好。呆得一呆,九公笑道:「女娃兒家,膽大小了。你又沒做什麼壞事,以後都有我呢。」
修改:
    自己彼時面紅心跳,知道九公動作如神,令人莫測,前事必已知道,不知如何才好。呆得一呆,九公笑道:「女娃兒家,膽『太』小了。你又沒做什麼壞事,以後都有我呢。」

回應﹕

29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21 03:53:04]
原文:第三二回
    遇見機會,再將大蛟想法殺死,比較穩妥得多。否則惡蛟情急拼命,必作困獸之鬥,不是要有幾人受傷,便將水洞美景水利毀去,豈非不值?此女聰明靈慧,人又善良,決非天折之相。前日你們也曾托人去往下流各地探問,雖發現一條破小船和一些木板,並無少女屍首。
修改:
    遇見機會,再將大蛟想法殺死,比較穩妥得多。否則惡蛟情急拼命,必作困獸之鬥,不是要有幾人受傷,便將水洞美景水利毀去,豈非不值?此女聰明靈慧,人又善良,決非『夭』折之相。前日你們也曾托人去往下流各地探問,雖發現一條破小船和一些木板,並無少女屍首。

回應﹕

28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20 20:13:37]
原文:第一八回
    說時,獨臂金剛範顯早手指荷花仙郎汪桂笑道:「你是蔡烏龜養的兔子麼?向你范爺撒嬌,也跑出來送死。」
  汪桂最忌諱人說他兔子,聞言大怒,喝聲:「你這六根兒不全的醜賊,也敢出口傷人,叫你知道小爺厲害!」說罷,縱身過去,待要動手。
  範顯獰笑喝道:「你這雌不雄,也敢出來現世!要在這堥荂A我不把你蛋黃挖出來,我不姓範!」隨說,早往一旁縱去。
修改:
    說時,獨臂金剛『范』顯早手指荷花仙郎汪桂笑道:「你是蔡烏龜養的兔子麼?向你范爺撒嬌,也跑出來送死。」
  汪桂最忌諱人說他兔子,聞言大怒,喝聲:「你這六根兒不全的醜賊,也敢出口傷人,叫你知道小爺厲害!」說罷,縱身過去,待要動手。
  『范』顯獰笑喝道:「你這雌不雄,也敢出來現世!要在這堥荂A我不把你蛋黃挖出來,我不姓『范』!」隨說,早往一旁縱去。

回應﹕

27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20 20:03:25]
原文:第一八回
    唐阿妹縱落一旁,驚魂乍定,忽聽對面笑道:「我當你弄這條小泥鰍有多厲害呢,原來只會欺嚇養主,見不得人。這樣東西也當活寶一樣拿出來,當著人前現世!它此時自顧不暇,不會咬你,快回來吧。再如害怕,我禿於替你收拾它好了。」
修改:
    唐阿妹縱落一旁,驚魂乍定,忽聽對面笑道:「我當你弄這條小泥鰍有多厲害呢,原來只會欺嚇養主,見不得人。這樣東西也當活寶一樣拿出來,當著人前現世!它此時自顧不暇,不會咬你,快回來吧。再如害怕,我禿『子』替你收拾它好了。」

回應﹕

26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20 19:49:58]
原文:第一八回
    那瓦罐中所盛名為雜菜,有類乞食所得,內用卻是山珍海味、雞鴨魚肉薈萃一起,無一不是上等材料;其餘的菜肴也都品佳味美,便尋常酒樓菜館也做不出。尤其是席面早已設好,執役人多,各有專司。一聲令下,只見捧盤送菜的人上下往來如織,百十桌盛筵參差擺齊,自有兩台知賓邀請人座不提。
修改:
    那瓦罐中所盛名為雜菜,有類乞食所得,內用卻是山珍海味、雞鴨魚肉薈萃一起,無一不是上等材料;其餘的菜肴也都品佳味美,便尋常酒樓菜館也做不出。尤其是席面早已設好,執役人多,各有專司。一聲令下,只見捧盤送菜的人上下往來如織,百十桌盛筵參差擺齊,自有兩台知賓邀請『入』座不提。

回應﹕

25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20 19:47:48]
原文:第一八回
    「你自鬼心眼大多,人家既應約登門,怎麼進來都是一樣。除非像我這樣,走到這堙A嫌下面太髒跨了高步,或是嫌走路費事飛了進去倒許有之。但到花子窠堙A仍要和這些妖孽對面,藏躲則甚,誰還怕你不成?」
修改:
    「你自鬼心眼『太』多,人家既應約登門,怎麼進來都是一樣。除非像我這樣,走到這堙A嫌下面太髒跨了高步,或是嫌走路費事飛了進去倒許有之。但到花子窠堙A仍要和這些妖孽對面,藏躲則甚,誰還怕你不成?」

回應﹕

24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20 19:13:12]
原文:第二一回
    童興一惟黑摩勒之言是從,更無話說。於是三人重返花家,剛到中途,便遇見金線阿泉,言說受了祝三立之托,去往一娘故居掘取埋藏的遺像,以備後日西天目祭靈之用。及間查洪,並未回轉花家。适才卻有一位姓于的老前輩來與一娘母女相見。
修改:
    童興一惟黑摩勒之言是從,更無話說。於是三人重返花家,剛到中途,便遇見金線阿泉,言說受了祝三立之托,去往一娘故居掘取埋藏的遺像,以備後日西天目祭靈之用。及『問』查洪,並未回轉花家。适才卻有一位姓于的老前輩來與一娘母女相見。

回應﹕

23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20 19:08:33]
原文:第二一回
    「不料木尊者再世誤入旁門,昧了夙因,未得來取,而他本人又值閉洞虔修仙業,不能下山,直到道成屍解前數日,想起故友之托,靜參未來因果,才算出木尊者雖然誤入迷途,夙世根基極厚,將來仍有反本還原之日。由此起歷劫多生,要到明末方始人道,到了時候仍要尋上門來,只是人已改投佛家,不在三清教下。
修改:
    「不料木尊者再世誤入旁門,昧了夙因,未得來取,而他本人又值閉洞虔修仙業,不能下山,直到道成屍解前數日,想起故友之托,靜參未來因果,才算出木尊者雖然誤入迷途,夙世根基極厚,將來仍有反本還原之日。由此起歷劫多生,要到明末方始『入』道,到了時候仍要尋上門來,只是人已改投佛家,不在三清教下。

回應﹕

22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18 23:18:03]
原文:第一○回
    何異喚起落座,寒暄之後,互述了一些經過。何異聽小妹說明來意,又聽小妹寄居虞家,乃堯民之弟,也是一個有俠氣的正人君子,越發高興,便對小妹道:「我與令先君,知己患難之交,當年我兩次大難,全仗解救,熱腸高義,終生不忘。近年我對外人聲言,隱居終老,不再與聞外事,實因那年為了令先君之事間關赴難,強弱不敵,幾遭挫折,當時仗一朋友居問解免。
修改:
    何異喚起落座,寒暄之後,互述了一些經過。何異聽小妹說明來意,又聽小妹寄居虞家,乃堯民之弟,也是一個有俠氣的正人君子,越發高興,便對小妹道:「我與令先君,知己患難之交,當年我兩次大難,全仗解救,熱腸高義,終生不忘。近年我對外人聲言,隱居終老,不再與聞外事,實因那年為了令先君之事間關赴難,強弱不敵,幾遭挫折,當時仗一朋友居『間』解免。

回應﹕

21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18 23:10:42]
原文:第一○回
    舜民間故,小妹答道:「司空老人比先父只小一歲,此公今之奇士,武功精絕,少與倫比,如得他出援手,多大的事也可無礙。不過我母女還不到見他的時候。難得他是大長兄患難知己之交,又下榻在此,蘇翁與此公也是舊交,正好求助。大哥可密告大長兄,把事情全推在蘭姊身上。只說蘭姊是蘇翁義女,蘇翁為侯紹所誤傷,死前將蘭姊嫁與大哥,妝查中有一寶物,大哥不知底細,先未過問。
修改:
    舜民『問』故,小妹答道:「司空老人比先父只小一歲,此公今之奇士,武功精絕,少與倫比,如得他出援手,多大的事也可無礙。不過我母女還不到見他的時候。難得他是大長兄患難知己之交,又下榻在此,蘇翁與此公也是舊交,正好求助。大哥可密告大長兄,把事情全推在蘭姊身上。只說蘭姊是蘇翁義女,蘇翁為侯紹所誤傷,死前將蘭姊嫁與大哥,妝查中有一寶物,大哥不知底細,先未過問。

回應﹕

20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18 23:05:20]
原文:第一○回
    「我母女住了幾年,義僕陳英忽得一身奇症,人陜求醫,從此不回,也無音信,我母女益發孤苦無依了。家母逃時,悲痛憤激,竟未想到多帶金銀,事後想起度日需用,已無法往取,又不善於治生,更為先父之死悲憤成疾,時發時愈。陳英走的前兩年尚能勉強度日,嗣後日益困苦,尤其老病犯時必須珍藥始能調治,典質俱盡無可奈何。
修改:
    「我母女住了幾年,義僕陳英忽得一身奇症,『入』陜求醫,從此不回,也無音信,我母女益發孤苦無依了。家母逃時,悲痛憤激,竟未想到多帶金銀,事後想起度日需用,已無法往取,又不善於治生,更為先父之死悲憤成疾,時發時愈。陳英走的前兩年尚能勉強度日,嗣後日益困苦,尤其老病犯時必須珍藥始能調治,典質俱盡無可奈何。

回應﹕

19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18 23:04:24]
原文:第一○回
    「只有一樁短處,手狠心辣,眶毗之怨必報,樹敵太多。六七年前,不知為了什事,跌翻在一個仇家請出的能人手堙A由此一氣,遁入陜西黃龍山內隱居苦練,立誓不報前仇決不再在江湖上出頭露面。蘭姊來時所帶有兩件寶物,內中一件分兩極重,乃是一塊頑石,內含至寶,名為金母,又名金髓,為西方庚辛之精所聚,比起常金重約百倍,用鑄刀劍,勝於古之幹將莫邪;惟以良工難得,開鑄無方,至今仍藏石內,尚未取出。
修改:
    「只有一樁短處,手狠心辣,眶毗之怨必報,樹敵太多。六七年前,不知為了什事,跌翻在一個仇家請出的能人手堙A由此一氣,遁入陜西黃龍山內隱居苦練,立誓不報前仇決不再在江湖上出頭露面。蘭姊來時所帶有兩件寶物,內中一件分兩極重,乃是一塊頑石,內含至寶,名為金母,又名金髓,為西方庚辛之精所聚,比起常金重約百倍,用鑄刀劍,勝於古之『干』將莫邪;惟以良工難得,開鑄無方,至今仍藏石內,尚未取出。

回應﹕

18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18 23:01:36]
原文:第一○回
    說時遲,那時快!舜民話未答出,單子鐵已起立外走。舜民還要出送,忽見小妹輕悄悄縱出,搖手示意,只得止步,小妹跟著掩向廳門庭柱後面。單于鐵一意防了前面,竟未覺察,走出廳門,厲聲喝問:「鼠輩何處相見?我同你去。」
修改:
    說時遲,那時快!舜民話未答出,單子鐵已起立外走。舜民還要出送,忽見小妹輕悄悄縱出,搖手示意,只得止步,小妹跟著掩向廳門庭柱後面。單『子』鐵一意防了前面,竟未覺察,走出廳門,厲聲喝問:「鼠輩何處相見?我同你去。」

回應﹕

17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18 22:50:24]
原文:第一○回
    何異又代愛子探問練那日月雙環之法,曉星一一告知,只囑:「這類功夫須要循序漸進,不可任性求速,須知大鬥和尚內外功均臻上乘地步,練此數十年,並非一朝一夕之功。我雖另一手法,與大同不同,年輕人多好勝,還是穩一點,慢慢加功,免有不到之處弄巧成拙,尤忌資稟功力不夠妄用雙環,遇見能手,易現破綻。」
修改:
    何異又代愛子探問練那日月雙環之法,曉星一一告知,只囑:「這類功夫須要循序漸進,不可任性求速,須知大『同』和尚內外功均臻上乘地步,練此數十年,並非一朝一夕之功。我雖另一手法,與大同不同,年輕人多好勝,還是穩一點,慢慢加功,免有不到之處弄巧成拙,尤忌資稟功力不夠妄用雙環,遇見能手,易現破綻。」

回應﹕

16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18 22:49:26]
原文:第一○回
    何異道:「幹、莫之類神物異珍,世上能得幾口?照你這樣胃口,慢恐再過些年,也難如願吧?」
修改:
    何異道:「『干』、莫之類神物異珍,世上能得幾口?照你這樣胃口,慢恐再過些年,也難如願吧?」

回應﹕

15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18 22:39:05]
原文:第一○回
    近年自悔疾惡大過,殺孽日重,屢擬尋一名山隱居學道,無奈好些世情未了,遷延至今。中間又遭了一次仇敵暗算,乘他銳身急難,由蘇赴閩奔馳於炎天烈日之下,支使出兩個死黨,在山路要口上買了一家茅舍,在門前設攤賣茶,茶內下有極厲害的毒藥,旁邊用山泉浸著兩個上好西瓜,將毒藥抹在刀上,到時應用。惟恐不易上鉤,又令一人手持收斂瘴毒煉製而成的毒砂,埋伏相待。
修改:
    近年自悔疾惡『太』過,殺孽日重,屢擬尋一名山隱居學道,無奈好些世情未了,遷延至今。中間又遭了一次仇敵暗算,乘他銳身急難,由蘇赴閩奔馳於炎天烈日之下,支使出兩個死黨,在山路要口上買了一家茅舍,在門前設攤賣茶,茶內下有極厲害的毒藥,旁邊用山泉浸著兩個上好西瓜,將毒藥抹在刀上,到時應用。惟恐不易上鉤,又令一人手持收斂瘴毒煉製而成的毒砂,埋伏相待。

回應﹕

14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18 22:35:23]
原文:第一○回
    泥中人也笑道:「你真老奸巨猾!人家與你談正經,卻拿閑活打岔。我和他們三位此去相聚,非三五日可了,什話都說,不必忙此一時。我只間你,令新親可知今晚之事是我做的麼?」
修改:
    泥中人也笑道:「你真老奸巨猾!人家與你談正經,卻拿閑活打岔。我和他們三位此去相聚,非三五日可了,什話都說,不必忙此一時。我只『問』你,令新親可知今晚之事是我做的麼?」

回應﹕

13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18 22:26:07]
原文:第九回
    伊商聞言,哈哈大笑:「我本意親身擒殺這個豬狗,不想勞動閣下又多費事,怎過意得去呢?我縱橫半生,今日跌倒許多能人手堙A死得總值。不過彭家雙俠,以前只知彭謙一人,今春才稍稍聽人說起,還有一位孿生過繼外家的兄弟,也同拜在大寒老人門下,一向在山中隨師,近三年才辭師下山,為尋多年未見長兄下落,沒有多時便名滿川湘。
修改:
    伊商聞言,哈哈大笑:「我本意親身擒殺這個豬狗,不想勞動閣下又多費事,怎過意得去呢?我縱橫半生,今日跌倒許多能人手堙A死得總值。不過彭家雙俠,以前只知彭謙一人,今春才稍稍聽人說起,還有一位孿生過繼外家的兄弟,也同拜在『天』寒老人門下,一向在山中隨師,近三年才辭師下山,為尋多年未見長兄下落,沒有多時便名滿川湘。

回應﹕

12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18 20:19:30]
原文:第六回
    「此時我和酒鬼全未得信,多虧令尊一位老朋友,從遠方尋他到此。見入已死,因訪你得知此事。那晚後挑行李催你們快走的,便是他。隨後又給我送了一信,他說沿途護送,叫我先趕到蘭溪碼頭上,尋人抬那東西,並作準備。
修改:
    「此時我和酒鬼全未得信,多虧令尊一位老朋友,從遠方尋他到此。見『人』已死,因訪你得知此事。那晚後挑行李催你們快走的,便是他。隨後又給我送了一信,他說沿途護送,叫我先趕到蘭溪碼頭上,尋人抬那東西,並作準備。

回應﹕

11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01 15:13:08]
原文:第六回
    老尼笑道:「我和他洞庭一別,如今已是三十七年。他返黃山,我也覓地隱跡參修,中間走火入魔,人都道我滅度。直到去年二月,我方帶了意雲、玄霙兩弟于重返黃山,見這妙音禪院殿字坍塌,只餘廢址,決定重新興建,以完當年夙願。暫時草草用些故磚舊木,建了三問小屋,以供棲息。一面募化興修,一面應人之托,參與他年雲海盛會。
修改:
    老尼笑道:「我和他洞庭一別,如今已是三十七年。他返黃山,我也覓地隱跡參修,中間走火入魔,人都道我滅度。直到去年二月,我方帶了意雲、玄霙兩弟『子』重返黃山,見這妙音禪院殿字坍塌,只餘廢址,決定重新興建,以完當年夙願。暫時草草用些故磚舊木,建了三『間』小屋,以供棲息。一面募化興修,一面應人之托,參與他年雲海盛會。

回應﹕

10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01 15:11:12]
原文:第六回
    想到這堙A不敢怠慢,連忙恭身施禮答道:「手雖受傷,尚無大礙。弟子原是回家省親路過此地,聞得鐘聲到此,以為有廟,打算借宿一宵。無心遇見兩位姑娘月下刁武,偶然見獵心喜,妄想長點見識,偷學兩招,致將小姑娘觸怒,連發暗器,未被打中。自知失禮,本欲退去,不料那小姑娘苦苦追過牆來,辱罵動手,迫於無奈,只得還手。
修改:
    想到這堙A不敢怠慢,連忙恭身施禮答道:「手雖受傷,尚無大礙。弟子原是回家省親路過此地,聞得鐘聲到此,以為有廟,打算借宿一宵。無心遇見兩位姑娘月下『習』武,偶然見獵心喜,妄想長點見識,偷學兩招,致將小姑娘觸怒,連發暗器,未被打中。自知失禮,本欲退去,不料那小姑娘苦苦追過牆來,辱罵動手,迫於無奈,只得還手。

回應﹕

9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01 15:01:18]
原文:第五回
    「追了他一程,本想賞他一坎離釘,將他那只斷了三指的右臂打折,免得再用暗器害人。誰想他右時暗佩匕首之類的利器,隔著僧衣,看它不出,在打得火星亂迸。我雖用了十成力,大約兵器許已折斷,就受點傷也不重。這一遲頓,被他逃遠了,懶得再追。又恐這埵酗H中他暗算,尋著原釘,便自趕回,無意之中幾乎傷了好友的子侄。我素來行事謹慎,這是哪婸※_!」
修改:
    「追了他一程,本想賞他一坎離釘,將他那只斷了三指的右臂打折,免得再用暗器害人。誰想他右『臂』暗佩匕首之類的利器,隔著僧衣,看它不出,在打得火星亂迸。我雖用了十成力,大約兵器許已折斷,就受點傷也不重。這一遲頓,被他逃遠了,懶得再追。又恐這埵酗H中他暗算,尋著原釘,便自趕回,無意之中幾乎傷了好友的子侄。我素來行事謹慎,這是哪婸※_!」

回應﹕

8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01 14:54:01]
原文:第五回
    錢應泰練就目力,在旁邊看了個逼真,不禁暗道一聲「慚愧」。想起日間對敵之事,狄遁把自己誤當作無所不為的巨賊,已然下了辣手,若非隱君趕來攔救,豈能倖免?狄氏三俠威震天山。果然名不虛傳。
修改:
    錢應泰練就目力,在旁邊看了個逼真,不禁暗道一聲「慚愧」。想起日間對敵之事,狄遁把自己誤當作無所不為的巨賊,已然下了辣手,若非隱君趕來攔救,豈能倖免?狄氏三俠威震天山『,』果然名不虛傳。

回應﹕

7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01 14:52:35]
原文:第五回
    狄遁更不容他二:次縱起,就空中一一個迴旋,使出日間身法,「飛鷹捉兔」,兩手一探,頭下身上,往下抓去。那人臼恃神鏢無敵,囊內只有九鏢,發完無功,左肩頭又是重傷透骨,一見敵人臨頭,再想縱逃已自無及,明知非敵,把心一橫,拔出身旁所帶的兵器,往上便打。
修改:
    狄遁更不容他二『』次縱起,就空中『』一個迴旋,使出日間身法,「飛鷹捉兔」,兩手一探,頭下身上,往下抓去。那人『自』恃神鏢無敵,囊內只有九鏢,發完無功,左肩頭又是重傷透骨,一見敵人臨頭,再想縱逃已自無及,明知非敵,把心一橫,拔出身旁所帶的兵器,往上便打。

回應﹕

6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01 14:49:29]
原文:第五回
    狄遁奇怪道:「錢兄追人走過時,我正在山窪人家家廟媬s探,凶僧尚在殿上打坐,是我一時眼瞎,燈昏月暗,見他坐在空蓮座上,兩旁又有神將侍立,誤把他當作塑像,只奇怪此時哪有這等超越唐,宋的巧手神工?聞得空中烏鴉飛鳴,知有人過,心動追出,不及人殿細看。
修改:
    狄遁奇怪道:「錢兄追人走過時,我正在山窪人家家廟媬s探,凶僧尚在殿上打坐,是我一時眼瞎,燈昏月暗,見他坐在空蓮座上,兩旁又有神將侍立,誤把他當作塑像,只奇怪此時哪有這等超越唐『、』宋的巧手神工?聞得空中烏鴉飛鳴,知有人過,心動追出,不及人殿細看。

回應﹕

5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01 14:48:40]
原文:第五回
    「看神氣他在左近查訪此寶下落已非一日,不是日婺藿J我師徒走過,隨往探聽,便是跟蹤尤嘉等三人回洞,盜寶未得,在路上談論,被他聽出破綻,知寶為尤嘉盜去。本心跟他,見我和狄兄一個跟一個追了下來,他又跟在後面。到了地頭,本心想將我師徒一起致死,因恐狄兄難制,特地留我暫活片刻,點了暗穴,將我身于移向狄兄一面,去分狄兄心神,他才乘隙下手。如非知道這種點穴厲害,稍一出聲走動,命早沒了。」
修改:
    「看神氣他在左近查訪此寶下落已非一日,不是日婺藿J我師徒走過,隨往探聽,便是跟蹤尤嘉等三人回洞,盜寶未得,在路上談論,被他聽出破綻,知寶為尤嘉盜去。本心跟他,見我和狄兄一個跟一個追了下來,他又跟在後面。到了地頭,本心想將我師徒一起致死,因恐狄兄難制,特地留我暫活片刻,點了暗穴,將我身『子』移向狄兄一面,去分狄兄心神,他才乘隙下手。如非知道這種點穴厲害,稍一出聲走動,命早沒了。」

回應﹕

4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01 14:47:25]
原文:第五回
    錢應泰道:「我也防到這一層上,所以道人遺書,從未與人看過。便這絹冊,看的也是文人。劫寶的人名喚單黃,寶才到手,即為我所殺,無人在側,誰也不知此事。我自接小徒告密,得知孽徒尤嘉形跡可疑,將他支出,盤問小徒曹豹。此人原極粗魯,等我間完,知他上了尤嘉的當。
修改:
    錢應泰道:「我也防到這一層上,所以道人遺書,從未與人看過。便這絹冊,看的也是文人。劫寶的人名喚單黃,寶才到手,即為我所殺,無人在側,誰也不知此事。我自接小徒告密,得知孽徒尤嘉形跡可疑,將他支出,盤問小徒曹豹。此人原極粗魯,等我『問』完,知他上了尤嘉的當。

回應﹕

3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10-01 14:46:32]
原文:第五回
    「不想此寶終是不祥之物,如非為它,何致有今日結局,自知不是凶僧對手,再者此寶非有道之士不能使用,如非其人,適以賈禍。說來話長,此時萬念俱灰,急於回去遣散眾人,無心多說。好在詳情俱載書中,我拿它無用,尚有一本符菉小冊,連間多人,無一能解,一向帶在身旁。老前輩如要,便以奉贈如何?」隨手取出一本絹冊遞過。
修改:
    「不想此寶終是不祥之物,如非為它,何致有今日結局,自知不是凶僧對手,再者此寶非有道之士不能使用,如非其人,適以賈禍。說來話長,此時萬念俱灰,急於回去遣散眾人,無心多說。好在詳情俱載書中,我拿它無用,尚有一本符菉小冊,連『問』多人,無一能解,一向帶在身旁。老前輩如要,便以奉贈如何?」隨手取出一本絹冊遞過。

回應﹕

2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9-20 08:03:33]
原文:第三回
    「我這三日殘生便在她家苟延,暫時你不能去,也由於此。死後必有一信與你,賢弟俠氣一干雲,一諾千金,請你日後照信行事,不特存沒均感大德,還代賢弟解了一點宿怨,真是快事。還有金家飛魚圖記是我棄掉,照例出頭人死,又尋客人晦氣,但船客是我女婿,只想消患無形,於理無差,終場也未傷他顏面。
修改:
    「我這三日殘生便在她家苟延,暫時你不能去,也由於此。死後必有一信與你,賢弟『俠氣干雲』,一諾千金,請你日後照信行事,不特存沒均感大德,還代賢弟解了一點宿怨,真是快事。還有金家飛魚圖記是我棄掉,照例出頭人死,又尋客人晦氣,但船客是我女婿,只想消患無形,於理無差,終場也未傷他顏面。

回應﹕

1     留言者: 修行人    [2014-09-20 08:01:09]
原文:第三回
    侯紹忙應聲走過,半瓢低聲說道:「實不瞞賢弟說,當年愚兄把事做錯,丟了一個生平沒有的大人。幸遇異人點化,洗手歸隱,撫養兩個遺孤。男的已被那位異人帶去,至今無有音信。可是照愚兄屢次卜卦,此子煞氣雖重,異日成就卻不可量,又得明師,自可安心。獨這女孩命太孤薄,早主天折,經我用盡方法,費了無數心力,人定勝天,居然將她幼年兩次凶折難關避過。
修改:
    侯紹忙應聲走過,半瓢低聲說道:「實不瞞賢弟說,當年愚兄把事做錯,丟了一個生平沒有的大人。幸遇異人點化,洗手歸隱,撫養兩個遺孤。男的已被那位異人帶去,至今無有音信。可是照愚兄屢次卜卦,此子煞氣雖重,異日成就卻不可量,又得明師,自可安心。獨這女孩命太孤薄,早主『夭』折,經我用盡方法,費了無數心力,人定勝天,居然將她幼年兩次凶折難關避過。

回應﹕

已回應建議:40 未回應:1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