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丁令威
  丁令威,本遼東人,學道於靈虛山。後化鶴歸遼,集城門華表柱。時有少年,舉弓欲射之。鶴乃飛,徘徊空中而言曰:「有鳥有鳥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歸。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學仙離塚壘?」遂高上沖天。今遼東諸丁,云其先世有升仙者,但不知名字耳。
  ○仙館玉漿
  嵩高山北有大穴,莫測其深,百姓歲時遊觀。晉初,嘗有一人誤墮穴中。同輩冀其儻不死,投食於穴中。墜者得之,為尋穴而行。計可十餘日,忽然見明,又有草屋,中有二人對坐圍棊。局下有一杯白飲。墜者告以饑渴,棊者曰:「可飲此。」墜者飲之,氣力十倍。棊者曰:「汝欲停此否?」墜者曰:「不願停。」棊者曰:「從此西行,有天井,其中多蛟龍。但投身入井,自當出。若餓,取井中物食。」墜者如言,投井中,多蛟龍,然見墜者輒避路。墜者隨井而行,井中物如青泥而香美,食之,了不復饑。半年許,乃出蜀中。歸洛下,問張華,華曰:「此仙館。大夫所飲者,玉漿也;所食者,龍穴石髓也。」
  ○剡縣赤城
  會稽剡縣民袁相、根碩二人,獵經深山,重嶺甚多。見一群山羊六七頭,逐之。經一石橋,甚狹而峻。羊去,根等亦隨,渡向絕崖。崖正赤,壁立,名曰赤城。上有水流下,廣狹如匹布,剡人謂之瀑布。羊徑有山穴如門,豁然而過。既入,內甚平敞,草木皆香。有一小屋,二女子住其中,年皆十五六,容色甚美,著青衣。一名瑩珠,一名潔玉。見二人至,忻然云:「早望汝來。」遂為室家。忽二女出行,云:「復有得婿者,往慶之。」曳履於絕巖上行,瑯瑯然。二人思歸,潛去。歸路,二女已知,追還。乃謂曰:「自可去。」乃以一腕囊與根等,語曰:「慎勿開也。」於是乃歸。後出行,家人開視其囊,囊如蓮花,一重去,復一重,至五,盡;中有小青鳥,飛去。根還,知此,悵然而已。後根於田中耕,家依常餉之,見在田中不動;就視,但有殼如蟬蛻也。
  ○韶舞
  滎陽人,姓何,忘其名,有名聞士也。荊州辟為別駕,不就,隱遁養志。常至田舍收穫,在場上,忽有一人,長丈餘,黃疏單衣、角巾來詣之。翩翩舉其兩手,並舞而來,語何云:「君曾見『韶舞』不?此是『韶舞』。」且舞且去。何尋逐,逕向一山,山有穴,纔容一人。其人即入穴,何亦隨之入。初甚急,前,輒閒曠,便失人。見有良田數十頃,何遂墾作,以為世業。子孫至今賴之。
  ○桃花源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華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漁人姓黃名道真復前行,欲窮其林。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便捨舟,從口入。初極狹,纔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曠空,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見漁人,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還家,為設酒、殺雞、作食。村中人聞有此人,咸來問訊。自云:「先世避秦難,率妻子邑人至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此人一一具言所聞,皆為歎惋。餘人各復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數日,辭去。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處處誌之。及郡,乃詣太守,說如此。太守劉歆,即遣人隨之往,尋向所誌,不復得焉。
  ○劉驎之
  南陽劉驎之,字子驥,好遊山水。嘗採藥至衡山,深入忘反。見有一澗水,水南有二石囷,一閉一開。水深廣,不得渡。欲還,失道;遇伐薪人,問徑,僅得還家。或說囷中皆仙方、靈藥及諸雜物。驎之欲更尋索,不復知處矣。
  ○穴中人世
  長沙醴陵縣有小水一處,名梅花泉。有二人乘船取樵,見岸下土穴中水逐流出,有新斫木片逐水流,上有深山,有人跡,異之。乃相謂曰:「可試如水中,看何由爾?」一人便以笠自障,入穴,穴纔容人。行數十步,便開明朗,然不異世間。
  ○目巖
  平樂縣有山臨水,巖間有兩目,如人眼,極大,瞳子白黑分明,名為「目巖」。
  ○石室樂聲
  始興機山東有兩巖,相向如鴟尾,石室數十所。經過皆聞有金石、絲竹之響。
  ○貞女峽
  中宿縣有貞女峽。峽西岸水際,有石,如人形,狀似女子,是曰「貞女」。父老相傳,秦世有女數人,取螺於此,遇風雨晝昏,而一女化為此石。
  ○姑舒泉
  臨城縣南四十里有蓋山,登百許步有,姑舒泉。昔有舒女,與父析薪於此泉,女因坐,牽挽不動。父還告家,比還,唯見清泉湛然。女母曰:「吾女好音樂。」乃作弦歌,泉湧洄流,有朱鯉一雙,今人作樂嬉戲,泉故湧出。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