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刻拍案驚奇

下載本書html
  • 本書說明
  • 第一卷
      進香客莽看金剛經 出獄僧巧完法會分
  • 第二卷
      小道人一著饒天下 女棋童兩局注終身
  • 第三卷
      權學士權認遠鄉姑 白孺人白嫁親生女
  • 第四卷
      青樓市探人蹤 紅花場假鬼鬧
  • 第五卷
      襄敏公元宵失子 十三郎五歲朝天
  • 第六卷
      李將軍錯認舅 劉氏女詭從夫
  • 第七卷
      呂使者情媾宦家妻 吳太守義配儒門女
  • 第八卷
      沈將仕三千買笑錢 王朝議一夜迷魂陣
  • 第九卷
      莽兒郎驚散新鶯燕 㑳梅香認合玉蟾蜍
  • 第十卷
      趙五虎合計挑家釁 莫大郎立地散神奸
  • 第十一卷
      滿少卿饑附飽颺 焦文姬生讎死報
  • 第十二卷
      硬勘案大儒爭閒氣 甘受刑俠女著芳名
  • 第十三卷
      鹿胎庵客人作寺主 剡溪里舊鬼借新屍
  • 第十四卷
      趙縣君喬送黃柑 吳宣教乾償白鏹
  • 第十五卷
      韓侍郎婢作夫人 顧提控掾居郎署
  • 第十六卷
      遲取券毛烈賴原錢 失還魂牙僧索剩命
  • 第十七卷
      同窗友認假作真 女秀才移花接木
  • 第十八卷
      甄監生浪吞秘藥 春花婢誤洩風情
  • 第十九卷
      田舍翁時時經理 牧童兒夜夜尊榮
  • 第二十卷
      賈廉訪贗行府牒 商功父陰攝江巡
  • 第二十一卷
      許蔡院感夢擒僧 王氏子因風獲盜
  • 第二十二卷
      癡公子狠使噪脾錢 賢丈人巧賺回頭婿
  • 第二十三卷
      大姊魂遊完宿願 小姨病起續前緣
  • 第二十四卷
      庵內看惡鬼善神 井中譚前因後果
  • 第二十五卷
      徐茶酒乘鬧劫新人 鄭蕊珠鳴冤完舊案
  • 第二十六卷
      懵教官愛女不受報 窮庠生助師得令終
  • 第二十七卷
      偽漢裔奪妾山中 假將軍還姝江上
  • 第二十八卷
      程朝奉單遇無頭婦 王通判雙雪不明冤
  • 第二十九卷
      贈芝麻識破假形 擷草藥巧諧真偶
  • 第三十卷
      瘞遺骸王玉英配夫 償聘金韓秀才贖子
  • 第三十一卷
      行孝子到底不簡屍 殉節婦留待雙出柩
  • 第三十二卷
      張福娘一心貞守 朱天錫萬里符名
  • 第三十三卷
      楊抽馬甘請杖 富家郎浪受驚
  • 第三十四卷
      任君用恣樂深閨 楊太尉戲宮館客
  • 第三十五卷
      錯調情賈母詈女 誤告狀孫郎得妻
  • 第三十六卷
      王漁翁捨鏡崇三寶 白水僧盜物喪雙生
  • 第三十七卷
      疊居奇程客得助 三救厄海神顯靈
  • 第三十八卷
      兩錯認莫大姐私奔 再成交楊二郎正本
  • 第三十九卷
      神偷寄興一枝梅 俠盜慣行三昧戲
  • 辭典

      嘗記博物志云:「漢劉褒畫雲漢圖,見者覺熱,又畫北風圖,見者覺寒。」竊疑畫本非真,何緣至是?然猶曰:「人之見,為之也。」甚而僧繇點睛,雷電破壁;吳道玄畫殿內五龍,大雨輒生煙霧,是將執畫為真則既不可,若云贗也,不已勝於真者乎?然則操之家,亦若是焉則已矣。
      今小說之行世者無慮百種,然而失真之病起於好奇,知奇之為奇,而不知無奇之所以為奇。捨目前可紀之事,而馳騖於不論不議之鄉,如畫家之不圖犬馬而圖鬼魅者,曰:「吾以駭聽而止耳。」夫劉越石清嘯吹笳,尚能使群胡流涕解圍而去。今舉物態人情,恣其點染,而不能使人欲歌欲泣於其間,此其奇與非奇,固不待智者而後知之也。則為之解曰:「文自《南華》、《沖虛》,已多寓言,下至非有先生、馮虛公子,安所得其真者而尋之?不知此以文勝,非以事勝也。至演義一家,幻易而真難,固不可相衡而論矣。有如《西遊》一記怪誕不經,讀者皆知其謬。然據其所載,師弟四人各一性情、各一動止。試摘取其一言一事,遂使暗中摹索,亦知其出自何人。則正以幻中有真,乃為傳神阿堵而已,有不如水滸之譏。豈非真不真之關,固奇不奇之大較也哉。」
      即空觀主人者,其人奇、其文奇,其遇亦奇。因取其抑塞磊落之才,出緒餘以為傳奇,又降而為演義,此拍案驚奇之所以兩刻也。其所捃摭大都真切可據,而間及神天鬼怪。故如史遷紀事,摹寫逼真。而龍之踞腹,蛇之當道,鬼神之理,遠而非無,不妨點綴域外之觀,以破俗儒之隅見耳。若夫妖艷風流一種,集中亦所必存,唯污衊世界之談,則戛戛乎其務去。鹿門子常怪宋廣平之為人,言其鐵心石腸,而為〈梅花賦〉則清便艷發,得南朝徐庾體。繇此觀之,凡託於椎陋以眩世,殆有不足信者,夫主人之言固曰:「使世有能得吾說者,以為忠臣孝子無難,而不能者不至為宣淫而已矣。」此則作者之苦心,又出於平平奇奇之外者也。時剞劂告成,而主人薄游未返,肆中急欲行世,徵言於余。未知搦管,毋乃刻畫無鹽、唐突西子哉!亦曰簸之揚之,糠粃在前云爾。

                      壬申冬日 睡鄉居士題併書

    小引
      丁卯之秋,事附膚落毛,失諸正鵠,遲迴白門,偶戲取古今所聞一二奇局可紀者,演而成說,聊舒胸中磊塊。非曰「行之可遠」,姑以遊戲為快意耳。同儕過從者索閱一篇竟,必拍案曰:「奇哉所聞乎!」為書賈所偵,因以梓傳請。遂為鈔撮成編,得四十種。支言俚說不足供醬瓿,而翼飛脛走,較撚髭嘔血筆塚研穿者,售不售反霄壤隔也。嗟乎!文詎有定價乎?賈人一試之而效,謀再試之。余謂一之已甚,顧逸事新語可佐談資者,乃先是所羅而未及付之於墨,其為栢樑餘材、武昌剩竹,頗亦不少。意不能恝,聊復綴為四十則。其間說鬼說夢,亦真亦誕。然意存勸戒,不為風雅罪人,後先一指也。竺乾氏以此等亦為綺語障,作如是觀,雖現稗官身為說法,恐維摩居士知貢舉又不免駁放耳。

                      崇禎壬申冬日 即空觀主人題於玉光齋中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