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現形記

下載本書html
  • 本書說明
  • 第一回
      望成名學究訓頑兒 講制藝鄉紳勖後進
  • 第二回
      錢典史同行說官趣 趙孝廉下第受奴欺
  • 第三回
      苦鑽差黑夜謁黃堂 悲鐫級藍呢糊綠轎
  • 第四回
      白簡留情補祝壽 黃金有價快升官
  • 第五回
      藩司賣缺兄弟失和 縣令貪贓主僕同惡
  • 第六回
      急張羅州官接巡撫 少訓練副將降都司
  • 第七回
      宴洋官中丞嫻禮節 辦機器司馬比匪人
  • 第八回
      談官派信口開河 虧公項走頭無路
  • 第九回
      觀察公討銀翻臉 布政使署缺傷心
  • 第十回
      怕老婆別駕擔驚 送胞妹和尚多事
  • 第十一回
      窮佐雜夤緣說差使 紅州縣傾軋鬥心思
  • 第十二回
      設陷阱借刀殺人 割靴腰隔船吃醋
  • 第十三回
      聽申飭隨員忍氣 受委屈妓女輕生
  • 第十四回
      剿土匪魚龍曼衍 開保案雞犬飛升
  • 第十五回
      老吏斷獄著著爭先 捕快查贓頭頭是道
  • 第十六回
      瞞賊贓知縣吃情 駁保案同寅報怨
  • 第十七回
      三萬金借公敲詐 五十兩買折彈參
  • 第十八回
      頌德政大令挖腰包 查參案隨員賣關節
  • 第十九回
      重正途宦海尚科名 講理學官場崇節儉
  • 第二十回
      巧逢迎爭制羊皮褂 思振作勸除鴉片煙
  • 第二十一回
      反本透贏當場出彩 弄巧成拙驀地撤差
  • 第二十二回
      叩轅門蕩婦覓情郎 奉板輿慈親勖孝子
  • 第二十三回
      訊奸情臬司惹笑柄 造假信觀察賺優差
  • 第二十四回
      擺花酒大鬧喜春堂 撞木鐘初訪文殊院
  • 第二十五回
      買古董借徑謁權門 獻巨金痴心放實缺
  • 第二十六回
      模棱人慣說模棱話 勢利鬼偏逢勢利交
  • 第二十七回
      假公濟私司員設計 因禍得福寒士捐官
  • 第二十八回
      待罪天牢有心下石 趨公郎署無意分金
  • 第二十九回
      傻道台訪艷秦淮河 闊統領宴賓番菜館
  • 第三十回
      認娘舅當場露馬腳 飾嬌女背地結鴛盟
  • 第三十一回
      改營規觀察上條陳 說洋活哨官遭毆打
  • 第三十二回
      寫保折筵前親起草 謀厘局枕畔代求差
  • 第三十三回
      查帳目奉札謁銀行 借名頭斂錢開書局
  • 第三十四回
      辦義賑善人是富 盜虛聲廉吏難為
  • 第三十五回
      捐巨資絝袴得高官 吝小費貂璫發妙謔
  • 第三十六回
      騙中騙又逢鬼魅 強中強巧遇機緣
  • 第三十七回
      繳憲帖老父托人情 補札稿寵姬打官話
  • 第三十八回
      丫姑爺乘龍充快婿 知客僧拉馬認乾娘
  • 第三十九回
      省錢財懼內誤庸醫 瞞消息藏嬌感俠友
  • 第四十回
      息坤威解紛憑片語 紹心法清訟詡多才
  • 第四十一回
      乞保留極意媚鄉紳 算交代有心改帳簿
  • 第四十二回
      歡喜便宜暗中上當 附庸風雅忙裡偷閑
  • 第四十三回
      八座荒唐起居無節 一班齷齪堂構相承
  • 第四十四回
      跌茶碗初次上台盤 拉辮子兩番爭節禮
  • 第四十五回
      擅受民詞聲名掃地 渥承憲眷氣焰熏天
  • 第四十六回
      卻洋貨尚書挽利權 換銀票公子工心計
  • 第四十七回
      喜掉文頻頻說白字 為惜費急急煮烏煙
  • 第四十八回
      還私債巧邀上憲歡 騙公文忍絕良朋義
  • 第四十九回
      焚遣財傷心說命婦 造揭帖密計遣群姬
  • 第五十回
      聽主使豪僕學摸金 抗官威洋奴唆吃教
  • 第五十一回
      復雨翻雲自相矛盾 依草附木莫測機關
  • 第五十二回
      走捷徑假子統營頭 靠泰山劣紳賣礦產
  • 第五十三回
      洋務能員但求形式 外交老手別具肺腸
  • 第五十四回
      慎邦交紆尊禮拜堂 重民權集議保商局
  • 第五十五回
      呈履歷參戎甘屈節 遞銜條州判苦求情
  • 第五十六回
      制造廠假札賺優差 仕學院冒名作槍手
  • 第五十七回
      慣逢迎片言矜秘奧 辦交涉兩面露殷勤
  • 第五十八回
      大中丞受制顧問官 洋翰林見拒老前輩
  • 第五十九回
      附來裙帶能諂能驕 掌到銀錢作威作福
  • 第六十回
      苦辣甜酸遍嘗滋味 嬉笑怒罵皆為文章
  • 辭典

    第一回
         望成名學究訓頑兒 講制藝鄉紳勖後進

      話說陝西同州府朝邑縣,城南三十四地方,原有一個村莊。這莊內住的只有趙、方二姓,並無他族。這莊叫小不小,叫大不大,也有二三十戶人家。祖上世代務農。到了姓趙的爺爺手裡,居然請了先生,教他兒子攻書,到他孫子,忽然得中一名黌門秀士。鄉裡人眼淺,看見中了秀才,竟是非同小可,合莊的人,都把他推戴起來,姓方的便漸漸的不敵了。姓方的瞧著眼熱,有幾家該錢的,也就不惜工本,公開一個學堂,又到城裡請了一位舉人老夫子,下鄉來教他們的子弟讀書。
      (黌門秀士:黌門,學宮;秀士,即秀才。)
      這舉人姓王名仁,因為上了年紀,也就絕意進取,到得鄉間,盡心教授。不上幾年,居然造就出幾個人材:有的也會對個對兒;有的也會謅幾句詩;內中有個天分高強的,竟把筆做了「開講」。把這幾個東家喜歡的了不得。到了九月重陽,大家商議著,明年還請這個先生。王仁見館地蟬聯,心中自是歡喜。這個會做開講的學生,他父親叫方必開。他家門前,原有兩棵合抱大樹,分列左右,因此鄉下人都叫他為「大樹頭方家」。這方必開因見兒子有了怎麼大的能耐,便說自明年為始,另外送先生四貫銅錢。不在話下。
      (「開講」:指八股文中的第三段,為初學寫八股文的人所為。)
      且說是年正值「大比之年」,那姓趙的便送孫子去趕大考。考罷回家,天天望榜,自不必說。到了重陽過後,有一天早上,大家方在睡夢之中,忽聽得一陣馬鈴聲響,大家被他驚醒。開門看處,只見一群人,簇擁著向西而去。仔細一打聽,都說趙相公考中了舉人了。此時方必開也隨了大眾在街上看熱鬧,得了這個信息,連忙一口氣跑到趙家門前探望。只見有一群人,頭上戴著紅纓帽子,正忙著在那裡貼報條呢。方必開自從兒子讀了書,西瓜大的字,也跟著學會了好幾擔擱在肚裡。這時候他一心一意都在這報條上,一頭看,一頭念道:「喜報貴府老爺趙印溫,應本科陝西鄉試,高中第四十一名舉人。報喜人卜連元。」他看了又看,念了又念,正在那裡咂嘴弄舌,不提防肩膀上有人拍了他一下,叫了一聲「親家」。方必開嚇了一跳,定神一看,不是別人,就是那新中舉人趙溫的爺爺趙老頭兒。
      原來這方必開,前頭因為趙府上中了秀才,他已有心攀附,忙把自己第三個女孩子,托人做媒,許給趙溫的兄弟,所以這趙老頭兒趕著他叫親家。他定睛一看,見是太親翁,也不及登堂入室,便在大門外頭,當街爬下,繃冬繃冬的磕了三個頭。趙老頭兒還禮不迭,趕忙扶他起來。方必開一面撣著自己衣服上的泥,一面說道:「你老今後可相信咱的話了?咱從前常說,城裡鄉紳老爺們的眼力,是再不錯的。十年前,城裡石牌樓王鄉紳下來上墳,是借你這屋裡打的尖。王老先生飯後無事,走到書房,可巧一班學生在那裡對對兒哩。王老先生一時高興,便說我也出一個你們對對。剛剛那天下了兩點雨,王老先生出的上聯就是『下雨』兩個字。我想著:你們這位少年老爺便沖口而出,說是什麼『出太陽』。王老先生點了點頭兒,說道:『「下雨」兩個字,「出太陽」三個字,雖然差了點,總算口氣還好,將來這孩子倒或者有點出息。』你老想想看,這可不應了王老先生的話嗎?」趙老頭兒道:「可不是呢。不是你提起,我倒忘記這會子事了。眼前已是九月,大約月底月初,王老先生一定要下來上墳的。親家那時候把你家的孩子一齊叫了來,等王老先生考考他們。將來望你們令郎,也同我這小孫子一樣就好了。」方必開聽了這話,心中自是歡喜,又說了半天的話,方才告別回家。
      那時候已有午牌過後,家裡人擺上飯來,叫他吃也不吃;卻是自己一個人,背著手,在書房廊前踱來踱去,嘴裡不住的自言自語,什麼「捷報貴府少老爺」,什麼「報喜人卜連元」。家裡人聽了都不明白。還虧了這書房裡的王先生,他是曾經發達過的人,曉得其中奧妙。聽了聽,就說:「這是報條上的話,他不住的念這個,卻是何故?」低頭一想:「明白了,一定是今天趙家孩子中了舉,東家見了眼饞,又勾起那痰迷心竅老毛病來了。」忙叫老三:「快把你爸爸攙到屋裡來坐,別叫他在風地裡吹。」這老三便是會做開講的那孩子,聽了這話,忙把父親扶了進來,誰知他父親跑進書房,就跪在地當中,朝著先生一連磕了二十四個響頭。先生忙忙還禮不迭,連忙一手扶起了方必開,一面嘴裡說:「東翁,有話好講,這從那裡說起!」這時候方必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拿手指指自家的心,又拿手指指他兒子老三,又雙手照著王仁拱了一拱。王仁的心上已明白了三四分了,就拿手指著老三,問道:「東翁,你是為了他麼?」方必開點點頭兒。王仁道:「這個容易。」隨手拉過一條板凳,讓東家坐下。又去拉了老三的手,說道:「老三,你知道你爸爸今兒這個樣子,是為的誰呀?」老三回:「我不知道。」王仁道:「為的是你。」老三說:「為我什麼?」王仁道:「你沒有聽見說,不是你趙家大哥哥,他今兒中了舉人麼?」老三道:「他中他的,與我甚麼相干?」王仁道:「不是這樣講。雖說人家中舉,與你無干,到底你爸爸眼睛裡總有點火辣辣的。」老三道:「他辣他的,又與我甚麼相干?」王仁道:「這就是你錯了!」老三道:「我錯甚麼?」王仁道:「你父親就是你一個兒子,既然叫你讀了書,自然望你巴結上進,將來也同你趙家大哥哥一樣,掙個舉人回來。」老三道:「中了舉人有甚麼好處呢?」王仁道:「中舉之後,一路上去,中進士,拉翰林,好處多著哩!」老三道:「到底有什麼好處?」王仁道:「拉了翰林就有官做。做了官就有錢賺,還要坐堂打人,出起門來,開鑼喝道。阿唷唷,這些好處,不念書,不中舉,那裡來呢?」老三孩子雖小,聽到「做了官就有錢賺」一名話,口雖不言,心內也有幾分活動了,悶了半天不作聲。又停了一會子,忽然問道:「師傅,你也是舉人,為甚麼不去中進士做官呢?」
      拉翰林:考取的進士除一甲三名,照例授職翰林院外,其他還參加朝考,由皇帝圈點成績優秀者為翰林院庶吉士。
      那時候,方必開聽了先生教他兒子的一番話,心上一時歡喜,喉嚨裡的痰也就活動了許多,後來又聽見先生說什麼做了官就有錢賺,他就哇的一聲,一大口的粘痰嘔了出來。剛剛吐得一半,忽然又見他兒子回駁先生的幾句話,駁的先生頓口無言,他的痰也就擱在嘴裡頭,不往外吐了,直鉤鉤兩只眼睛,瞅著先生,看他拿什麼話回答學生。只見那王仁楞了好半天,臉上紅一陣,白一陣,面色很不好看,忽然把眼睛一瞪,吹了吹鬍子,一手提起戒尺,指著老三罵道:「混帳東西!我今兒一番好意,拿好話教導與你,你到教訓起我來了!問問你爸爸:請了我來,是叫我管你的呢,還是叫你管我的?學生都要管起師傅來,這還了得!這個館不能處了!一定要辭館,一定要辭館!」
      這方必開是從來沒見先生發過這樣大的氣,今兒明曉得是他兒子的不是,沖撞了他,惹出來的禍。但是滿肚子裡的痰,越發涌了上來,要吐吐不出,要說說不出,急的兩手亂抓,嘴唇邊吐出些白沫來。老三還在那裡嘰哩咕嚕說:「是個好些兒的,就去中進士做官給我看,不要在我們家裡混閑飯吃。」王仁聽了這話,更是火上加油,拿著板子趕過來打,老三又哭又跳,鬧的越發大了。還是老三的叔叔聽見不像樣,趕了進來,拍了老三兩下;又朝著先生作了幾個揖,賠了許多話;把哥子攙了出來才完的事。按下不表。
      且說趙老頭兒,自從孫子中舉,得意非凡,當下,就有報房裡人,三五成群,住在他家,鎮日價大魚大肉的供給,就是鴉片煙也是趙家的。趙老頭兒就把一向來往的鄉、姻、世、族誼,開了橫單交給報房裡人,叫他填寫報條,一家家去送。又忙著看日子祭宗祠,到城裡雇的廚子,說要整豬整羊上供,還要炮手、樂工、禮生。又忙著檢日子請喜酒,一應鄉、姻、世、族誼,都要請到。還說如今孫子中了孝廉,從此以後,又多幾個同年人家走動了。又忙著叫木匠做好六根旗杆:自家門前兩根,墳上兩根,祠堂兩根。又忙著做好一塊匾,要想求位翰林老先生題「孝廉第」三個字。想來想去,城裡頭沒有這位闊親戚可以求得的,只有墳鄰王鄉紳,春秋二季下鄉掃墓,曾經見過幾面。因此淵源,就送去了一分厚禮,央告他寫了三個字,連夜叫漆匠做好,挂在門前,好不榮耀。又忙著替孫子做了一套及時應令的棉袍褂,預備開賀的那一天好穿了陪客。
      (報房:向新考取的舉人、進士報喜的人為報人;由報人組合的叫報房。)
      趙老頭兒祖孫三代究竟都是鄉下人,見識有限,那裡能夠照顧這許多,全虧他親家,把他西賓王孝廉請了過來一同幫忙,才能這般有條不紊。當下又備了一副大紅金帖,上寫著:「謹擇十月初三日,因小孫秋闈僥幸,敬治薄酒,恭候台光。」下寫:「趙大禮率男百壽暨孫溫載拜。」外面紅封套簽條居中寫著「王大人」三個字,下面注著「城裡石碑樓進士第」八個小字。大家知道,請的就是那王鄉紳了。另外又煩王孝廉寫一封四六信,無非是仰慕他,記挂他,屆期務必求他賞光的一派話。趙老頭兒又叫在後面加注一筆,說趕初一先打發孩子趕驢上城,等初二就好騎了下來;這裡打掃了兩間莊房,好請他多住幾天。帖子送去,王鄉紳答應說來。趙老頭兒不勝之喜。
      (秋闈:秋天進行考試。闈,指進行舉人、進士考試的地方,考試日期在秋天。)
      有事便長,無話便短。看看日子,一天近似一天,趙家一門大小,日夜忙碌,早已弄得筋疲力盡,人仰馬翻。到了初三黑早,趙老頭兒從炕上爬起,喚醒了老伴並一家人起來,打火燒水洗臉,換衣裳,吃早飯。諸事停當,已有辰牌時分,趕著先到祠堂裡上祭。當下都讓這中舉的趙溫走在頭裡,屁股後頭才是他爺爺,他爸爸,他叔子,他兄弟,跟了一大串。走進了祠堂門,有幾個本家都迎了出來,只有一個老漢,嘴上挂著兩撇鬍子,手裡拿著一根長旱煙袋,坐在那裡不動。趙溫一見,認得他是族長,趕忙走過來叫了一聲「大公公」。那老漢點點頭兒,拿眼把他上下估量了一回;單讓他一個坐下,同他講道:「大相公,恭喜你,現在做了皇帝家人了!不知道我們祖先積了些甚麼陰功,今日都應在你一人身上。聽見老一輩子的講,要中一個舉,是很不容易呢:進去考的時候,祖宗三代都跟了進去,站在龍門老等,幫著你抗考籃,不然,那一百多斤的東西,怎麼拿得動呢?還說是文昌老爺是陰間裡的主考。等到放榜的那一天,文昌老爺穿戴著紗帽圓領,坐在上面;底下圍著多少判官,在那裡寫榜。陰間裡中的是誰,陽間裡的榜上也就中誰,那是一點不會錯的。到這時候,那些中舉的祖宗三代,又要到陰間裡看榜,又要到玉皇大帝跟前謝恩,總要三四夜不能睡覺哩。大相公,這些祖先熬到今天受你的供,真真是不容易呢。」
      (龍門:指鄉試考場的二門,也有指第三門,其意是跨過這門就可一舉成。)
      爺兒兩個正在屋裡講話。忽然外面一片人聲吵鬧。問是甚麼事情,只見趙溫的爺爺滿頭是汗,正在那裡跺著腳罵廚子,說:「他們到如今還不來!這些王八崽子,不吃好草料的!停會子告訴王鄉紳,一定送他們到衙門裡去!」嘴裡罵著,手裡拿著一頂大帽子,借他當扇子扇,搖來搖去,氣得眼睛都發了紅了。正說著,只見廚子挑了碗盞家伙進來。大家拿他抱怨。廚名,取「鯉魚跳龍門」的意思。
      子回說:「我的爺!從早晨到如今,餓著肚皮走了三十多里路,為的那一項!半個老錢沒有瞧見,倒說先把咱往衙門裡送。城裡的大官大府,翰林、尚書,咱伺候過多少,沒瞧過他這囚攮的暴發戶,在咱面上混充老爺!開口王鄉紳,閉口王鄉紳,像他這樣的老爺,只怕替王鄉紳拴鞋還不要他哩!」一面罵,一面把炒菜的杓子往地下一摜,說:「咱老子不做啦,等他送罷!」這裡大家見廚子動了氣,不做菜,祠堂祭不成,大家坍台,又虧了趙溫的叔叔走過來,左說好話,右說好話,好容易把廚子騙住了,一樣一樣的做現成了,端了去擺供。當下合族公推新孝廉主祭,族長陪祭,大眾跟著磕頭。雖有贊禮先生旁邊吆喝著,無奈他們都是鄉下人,不懂得這樣的規矩,也有先作揖,後磕頭的,也有磕起頭來,再作一個揖的。禮生見他們參差不齊,也只好由著他們敷衍了事。一時祭罷祠堂,回到自己屋裡,便是一起一起的人來客往,算起來還是穿草鞋的多。送的分子,倒也絡續不斷;頂多的一百銅錢,其餘二十、三十也有,再少卻亦沒有了。
      (囚攮:罵人語。)
      看看日頭向西,人報王鄉紳下來了。趙老頭兒祖孫三代,早已等得心焦,吃喜酒的人,都要等著王鄉紳來到方才開席,大家餓了肚皮,亦正等的不耐煩。忽然聽說來了,賽如天上掉下來的一般,大家迎了出來。原來這王鄉紳坐的是轎車,還沒有走到門前,趙溫的爸爸搶上一步,把牲口攏住,帶至門前。王鄉紳下車,爺兒三個連忙打恭作揖,如同捧鳳凰似的捧了進來,在上首第一位坐下。
      這裡請的陪客,只有王孝廉賓東兩個。王孝廉同王鄉紳敘起來還是本家,王孝廉比王鄉紳小一輩,因此他二人以叔侄相稱。他東家方必開因為趙老頭兒說過,今日有心要叫王鄉紳考考他兒子老三的才情,所以也戴了紅帽子、白頂子,穿著天青外褂,裝做斯斯文文的樣子,陪在下面;但是腳底下卻沒有著靴,只穿得一雙綠梁的青布鞋罷了。
      王鄉紳坐定,尚未開談,先喊了一聲「來」!只見一個戴紅纓帽子的二爺,答應了一聲「者」!王鄉紳就說:「我們帶來的點小意思,交代了沒有?」二爺未及回話,趙老頭兒手裡早拿著一個小紅封套兒,朝著王鄉紳說:「又要你老破費了,這是斷斷不敢當的!」王鄉紳那裡肯依。趙老頭兒無奈,只得收下,叫孫子過來叩謝王公公。當下吃過一開茶,就叫開席。
      王鄉紳一席居中;兩傍雖有幾席,都是穿草鞋,穿短打的一班人,還有些上不得台盤的,都在天井裡等著吃。這裡送酒安席,一應規矩,趙老頭兒全然不懂,一概托了王孝廉替他代作主人。當下,王鄉紳居中面南,王孝廉面西,方必開面東,他祖孫兩個坐在底下作陪。一時酒罷三巡,菜上五道。王鄉紳叔侄兩個講到今年那省主考放的某人,中出來的「闈墨」,一定是清真雅正,出色當行。又講到今科本縣所中的幾位新孝廉,一個個都是揣摩功深,未曾出榜之前,早決他們是一定要發達的,果然不出所料:足見文章有價,名下無虛。
      (闈墨:新中舉人、進士的在考試時寫的文章。)
      兩人講到得意之際,不知不覺的多飲了幾杯。原來這王鄉紳也是兩榜進士出身,做過一任監察御史,後因年老告病回家,就在本縣書院掌教。現在滿桌的人,除王孝廉之外,便沒有第二個可以談得來的。趙溫雖說新中舉,無奈他是少年新進,王鄉紳還不將他放在眼裡。至於他爺爺及方必開兩個,到了此時,都變成「鋸了嘴的葫蘆」,只有執壺斟酒,舉箸讓菜,並無可以插得嘴的地方,所以也只好默默無言。
      王鄉紳飲至半酣,文思泉涌,議論風生,不禁大聲向王孝廉說道:「老侄,你估量著這『制藝』一道,還有多少年的氣運?」王孝廉一聽這話,心中不解,一句也答不上來,筷子上夾了一個肉圓,也不往嘴裡送,只是睜著兩只眼睛,望著王鄉紳。王鄉紳便把頭點了兩點,說道:「這事說起來話長。國朝諸大家,是不用說了,單就我們陝西而論:一位路潤生先生,他造就的人才也就不少。前頭入閣拜相的閻老先生,同那做刑部大堂的他們那位貴族,那一個不是從小讀著路先生制藝,到後來才有這們大的經濟!」一面說,一手指著趙家祖孫,嘴裡又說道:「就以區區而論,記得那一年,我才十七歲,才學著開筆做文章,從的是史步通史老先生。這位史先生雖說是個老貢生,下過十三場沒有中舉;一部《仁在堂文稿》他卻是滾瓜爛熟記在肚裡。我還記得,我一開手,他叫我讀的就是『制藝引全』,是引人入門的法子。一天只教我讀半篇。因我記性不好,先生就把這篇文章裁了下來,用漿子糊在桌上,叫我低著頭念,偏偏念死念不熟。為這上頭,也不知捱了多少打,罰了多少跪,到如今才掙得這兩榜進士。唉!雖然吃了多少苦,也還不算冤枉。」王孝廉接口道:「這才合了俗語說的一句話,叫做『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別的不講,單是方才這幾句話,不是你老人家一番閱歷,也不能說得如此親切有味。」
      (制藝:指八股文。)
      (經濟:經邦濟世、治理國家。)
      王鄉紳一聽此言,不禁眉飛色舞,拿手向王孝廉身上一拍,說道:「對了,老侄,你能夠說出這句話來,你的文章也著實有工夫了。現在我雖不求仕進,你也無意功名,你在鄉下授徒,我在城中掌教,一樣是替路先生宏宣教育,替我聖朝培養人才。這裡頭消長盈虛,關係甚重。老侄你自己不要看輕,這個重擔,卻在我叔侄兩人身上,將來維持世運,歷劫不磨。趙世兄他目前雖說是新中舉,總是我們斯文一脈,將來昌明聖教,繼往開來,捨我其誰?當仁不讓。小子勉乎哉,小子勉乎哉!」說到這裡,不覺閉著眼睛,顛頭播腦起來。
      趙溫聽了此言,不禁肅然起敬。他爺爺同方必開,起先尚懂得一二,知道他們講的無非文章,後來王鄉紳滿嘴掉文,又做出許多痴像,笑又不敢笑,說又沒得說。正在疑惑之際,不提防外頭一片聲嚷,吵鬧起來。仔細一問,原來是王鄉紳的二爺,因為他主人送了二分銀子的賀禮,趙溫的爸爸開銷他三個銅錢的腳錢,他在那裡嫌少,爭著要添。趙溫的爸爸說:「你主人止送了二分銀子,換起來不到三十個錢,現在我給你三個銅錢,已經是格外的了。」二爺說:「腳錢不添,大遠的奔來了,飯總要吃一碗。」趙溫的爸爸不給他吃,他一定吵著要吃,自己又跑到廚房搶面吃,廚子不答應,因此爭吵起來,一直鬧到堂屋裡,王鄉紳站起來罵:「王八蛋!沒有王法的東西!」
      當下,還虧了王孝廉出來,做好做歹,自己掏腰摸出兩個銅錢給他買燒餅吃,方才無話。坐定之後,王鄉紳還在那裡生氣,嘴裡說:「回去一定拿片子送到衙門裡,打這王八羔子幾百板子,戒戒他二次才好!」究竟趙老頭兒是個心慈面軟的人,聽了這話,連忙替他求情,說:「受了官刑的人,就是死了做了鬼,是一輩子不會超生的,這不毀了他嗎。你老那裡不陰功積德,回來教訓他幾句,戒戒他下回罷了。」王鄉紳聽了不作聲。方必開忽然想起趙老頭兒的話,要叫王鄉紳考考他兒子的才情,就起身離座去找老三,叫喚了半天,前前後後,那裡有老三的影子。後來找到廚房裡,才見老三伸著油晃晃的兩只手,在那裡啃骨頭。一見他老子來到,就拿油手往簇新的衣服上亂擦亂抹。他老子又恨兒子不長進,又是可惜衣服,急的眼睛裡冒火。當下忍著氣,不說別的,先拿過一條沾布,替兒子擦手,說要同他前面去見王鄉紳。老三是個上不得台盤的人,任憑他老子說得如何天花亂墜,他總是不肯去。他老子一時恨不過,狠狠的打了他一下耳刮子,他哇的一聲哭了。大家忙過來勸住,他老子見是如此,也只好罷手。
      這裡王鄉紳又吃過幾樣菜,起身告辭。趙老頭兒又托王孝廉替他說:「孫子年紀小,不曾出過門;王府上可有使喚不著的管家,請賞荐一位,好跟著孫子明年上京會試。」王鄉紳也應允了。方才大家送出大門,上車而去。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