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烈傳

下載本書html
  • 本書說明
  • 第一回
      元順帝荒淫失政 地裂山崩倒太華
  • 第二回
      開浚河毀拆民房 童謠石人一隻眼
  • 第三回
      專朝政群奸致亂 脫脫計害芝麻李
  • 第四回
      真明主應瑞濠梁 皇覺寺太祖投生
  • 第五回
      牧牛童成群聚會 拜長老雲曇為師
  • 第六回
      伽藍殿暗卜行藏 投母舅太祖安身
  • 第七回
      販烏梅風留龍駕 太祖比試逞英雄
  • 第八回
      郭光卿起義滁陽 永豐縣英雄聚會
  • 第九回
      訪徐達禮賢下士 攻三江破張家堡
  • 第十回
      定滁和神武威揚 收鐵冠計取和州
  • 第十一回
      興隆會吳禎保駕 滁陽王得病歸天
  • 第十二回
      孫德崖計敗身亡 巢湖軍收俞通海
  • 第十三回
      牛渚渡元兵大敗 太祖困天降大兩
  • 第十四回
      常遇春采石擒王 陶安紫炁星降生
  • 第十五回
      陳也先投降行刺 取元兵設計得勝
  • 第十六回
      定金陵黎庶安康 福壽自刎死盡忠
  • 第十七回
      古佛寺周顛指示 伯溫曰猿獻天書
  • 第十八回
      劉伯溫法遣猿還 孫炎領命訪宋濂
  • 第十九回
      應徵聘任人虛己 葉公龍泉救月狐
  • 第二十回
      棟梁材同佐賢良 趙忠投降殺鄧清
  • 第二十一回
      王參軍生擒士德 元兵掘深坑喪命
  • 第二十二回
      徐元帥被困牛塘 馮國用救回徐達
  • 第二十三回
      郭先鋒活捉吳將 雲龍攻取廣德州
  • 第二十四回
      趙打虎險受災殃 二王毒酒害太祖
  • 第二十五回
      張德勝寧國大戰 康茂才獻城投降
  • 第二十六回
      釋亮祖望風歸降 和陽王病故金陵
  • 第二十七回
      取樊嶺招賢納士 徐達訪王禕入帳
  • 第二十八回
      誅壽輝友諒稱王 清水塘餘闕自刎
  • 第二十九回
      太平城花雲死節 制基拜帥取金印
  • 第三十回
      康茂才夜換橋梁 殺友諒破船逃走
  • 第三十一回
      不惹庵太祖留句 朱太祖金陵登位
  • 第三十二回
      張金箔法顯街坊 徐達械囚車見主
  • 第三十三回
      胡大海被刺殞命 神明送花煒見駕
  • 第三十四回
      花雲妾義保兒郎 張虯飛鐘取二將
  • 第三十五回
      朱文正南昌固守 子明夜過關取救
  • 第三十六回
      韓成將義死鄱陽 假太祖投水喪命
  • 第三十七回
      丁普郎假投友諒 六員將放火燒舟
  • 第三十八回
      遣四將埋伏禁江 劉軍師借風助陣
  • 第三十九回
      陳友諒鄱陽大戰 伯溫救主過難星
  • 第四十回
      朱太祖誤入廬山 捨佈施題詩恨僧
  • 第四十一回
      熊天瑞受降復叛 妖神大擺火龍陣
  • 第四十二回
      羅睺星魂返天堂 鐵冠點亮祖出洞
  • 第四十三回
      損大將日現黑子 胡深落馬被擒拏
  • 第四十四回
      常遇春收伏荊襄 鄧愈將活捉任亮
  • 第四十五回
      擊登聞斷明冤枉 常遇春平取淮東
  • 第四十六回
      幸濠州共沐恩光 徐達睹計取彥忠
  • 第四十七回
      薛將軍收周擒將 朱亮祖活拏尹善
  • 第四十八回
      殺巡哨假擊鑼梆 五太子火裏逃生
  • 第四十九回
      張士誠被圍西脫 朱太祖攻取浙江
  • 第五十回
      弄妖法虎豹豺狼 四將假扮打魚船
  • 第五十一回
      朱亮祖連勦六叛 破妖法擒拏天祿
  • 第五十二回
      潘原明獻策來降 眾將拏士信梟首
  • 第五十三回
      連環敵徐達用計 徐帥觀風主劫營
  • 第五十四回
      俞通海削平太倉 張虯盡忠自刎死
  • 第五十五回
      張豹排八門陣法 徐帥定計破八門
  • 第五十六回
      二城隍夢告行藏 莫老虎下書取救
  • 第五十七回
      耿炳文殺賊祭父 張茂才怒殺楊清
  • 第五十八回
      熊參政捷奏封章 雲龍誘楊茂家屬
  • 第五十九回
      破姑蘇士誠命殞 頭陀點化破姑蘇
  • 第六十回
      啞鐘鳴瘋僧顛狂 靈谷寺誌公墳墓
  • 第六十一回
      順天心位登大寶 馬娘娘立為正宮
  • 第六十二回
      方國珍遁入西洋 白塔寺龍啣大樹
  • 第六十三回
      征福建友定受戮 不花全家死報國
  • 第六十四回
      元兵敗順取汴梁 明兵夾石山受困
  • 第六十五回
      攻河北大梁納款 太祖遺書收君弼
  • 第六十六回
      克廣西劍戟輝煌 亮祖跳船殺三將
  • 第六十七回
      元宮中狐狸自獻 大明兵順帝被困
  • 第六十八回
      燕京破順帝奔亡 返金陵細訪民情
  • 第六十九回
      豁鼻馬裏應外合 十員將元營放火
  • 第七十回
      追元兵直出咸陽 四將擒拏張良輔
  • 第七十一回
      常遇春柳河棄世 元兵劫營士卒還
  • 第七十二回
      高麗國進表稱臣 太祖私行訪監生
  • 第七十三回
      獲細作將機就計 地開泉脈救明兵
  • 第七十四回
      現銅橋天賜奇祥 角神獸連叫三聲
  • 第七十五回
      賜鐵券功臣受爵 康茂才飛砲喪命
  • 第七十六回
      取西川劍閣兵降 傅友德古城得勝
  • 第七十七回
      練猢猻成都大戰 華雲龍火燒鐵索
  • 第七十八回
      皇帝廟祭祀先皇 有功臣得病歸天
  • 第七十九回
      劉伯溫辭官隱逸 鐵道士雲中助陣
  • 第八十回
      定山河慶賀封王
  • 辭典

    第一回
         元順帝荒淫失政 地裂山崩倒太華

      龍興虎奮居淮甸,際會風雲除偽亂。
      手提寶劍定山河,長騎鐵馬清民患。
      殺氣遮籠濠泗城,帝星正照鳳陽縣。
      四海英雄逐義起,萬國諸侯連策獻。
      百戰功勞建大勳,於場汙馬征凶叛。
      血汙兩浙縛姦邪,尺滿三江擒賊漢。
      掃動妖氛天下寧,施張清氣乾坤變。
      功業皆從翰苑編,賢臣都入辭賢贊。
      卻說從古到今,萬千餘年,變更不一。三皇五帝,而後漢除秦暴,赤手開基。方得十代,有王莽自稱假皇帝,敢行篡逆。幸有光武中興,建及靈、獻之朝,又有三分鼎足之事。五代之間,朝君暮仇。甫至唐高祖,混一天下,歷世二百八十餘年,卻有朱、李、石、劉、郭,國號梁、唐、晉、漢、周。皇天厭亂,於洛陽夾馬營中生出來宋太祖,姓趙名匡胤。那時赤光滿室,異香襲人,人叫他做「香孩兒」。充來削平僭國,建都大梁。傳至徽欽二宗,俱被金人所擄。徽宗第九子封為康王。金兵洶湧,直逼至揚子江邊,一望長江天塹,無楫無舟,忽有二人牽馬一匹,說道:「此馬可以渡江。」康王見勢急,就曰:「你二人倘果渡得我時,重重賞你!」那二人竟將康王推上馬鞍,那馬竟往水中,若履平地。康王低著頭,閉著眼,但聽得耳邊風響,倏忽之間便過長江。那二人曰:「陛下此去,尚延宋祚有二百五十餘年,但休忘我二人!」便請下馬。康王開眼一看,人與馬俱是泥做的。正在驚疑,遠遠望見一帶旌旗,俱是來迎王駕的,便即位於應天府。這是叫做「泥馬渡康王」故事。
      話分兩頭。卻說韃靼國王曾孫,名喚忽必烈,他的母親夢見火光照腹而生。居於烏桓之地。後來伐乃蠻蹙西夏,并了赤烏的部落,僭稱王號。在斡難河邊,破了白登,過了狐嶺,直至居庸關,金人因而逃遁。忽必烈遂渡江淮,逼宋主於臨安。宋祚以亡,他遂登了寶位,國號大元。傳至十世,叫做順帝。以脫脫為左丞相,撒敦為右丞相。一日,早朝已畢,帝曰:「朕自登基以來,五載於茲。因見朝事紛紛,晝夜不安,未得一樂,卿等可能致朕一樂乎?」撒敦奏曰:「當今天下,莫非王土﹔率士之濱,莫非王臣﹔主上位居九五之尊,為萬乘之主,身衣錦繡,口飫珍饈,耳聽管弦之聲,目睹燕齊之色,神仙遊客,沉湎酣歌,惟陛下所為,有何不樂?徒自晝夜勞神!」正是:
      春花秋月休辜負,綠鬢朱顏不再來。順帝大喜曰:「卿言最當。」左丞相脫脫進言曰:「乞陛下傳旨,速誅撒敦,以杜淫亂!」帝曰:「撒敦何罪?」脫脫曰:「昔費仲,迷紂王,無忌,惑平王﹔今撒敦誘君敗國,罪在不赦!望陛下聽臣講箇『樂』字:昔周文王有靈臺之樂,與民同樂,後來便有天下之二﹔商紂有鹿臺之樂,恣酒荒淫,竟遭牧野之誅。陛下若能任賢修德,和氣洽於兩間,樂莫大焉!倘效近世之樂,必致人心怨離,國祚難保,願陛下察此!」順帝聽了,大喜曰:「宰相之言極是!」令近侍取金十錠、蜀錦十疋賜之。脫脫辭謝道:「臣受天祿,當盡心以報國,非圖恩利也。」順帝曰:「昔日唐太宗賜臣,亦無不受,卿何辭焉?」脫脫再拜而受。
      撒敦惶恐下殿,自思頗耐:「這廝與俺作對,須要驅除得他方遂吾意!」正出朝門,恰遇知心好友,現做太尉,叫做哈麻,領著一班女樂,都穿著絕樣簇錦團花白壽衣,都帶著七星搖拽墮馬粧角髻,都履著絨和錦幫三寸鳳頭鞋﹔如芝如蘭一陣異品的清香,如柳如花一樣動人的嫋娜﹔打打咚咚,悠悠揚揚,約有五十餘人進宮裏來。兩下作揖纔罷,哈麻便問:「仁兄原何顏色不善,卻是為何?」撒敦將前情備細講說一遍。哈麻勸說道:「且請息怒,後來乘箇機會,如此如此。」撒敦曰:「若得如教,自當銘刻!」撒敦別過,憤憤回家不題。
      且說哈麻帶了女樂轉過宮牆,撞見守宮內使,問道:「爺爺、娘娘今在哪裏?」內使回曰:「正在百花亭上筵宴哩。」哈麻竟到亭前,俯伏曰:「臣受厚恩,無可孝順,今演習一班女樂進上服御,伏乞鑒臣犬馬之報,留宮聽用!」順帝納之。哈麻謝恩退出。
      且說順帝凡朝散回宮,女樂則盛粧華飾,細樂嬌歌迎接入內,每日如此,不在話下。一日,順帝退朝,皇后伯牙吳氏設宴於長樂宮中,隨命女樂吹的吹,彈的彈,歌的歌,舞的舞,彩袖慇懃,交盃換盞,作盡溫柔旖旎之態,飲至更深方散。是夜,順帝宿於正宮,忽夢見滿宮皆是螻蟻毒蜂,令左右掃除不去,祇見正南上一人,身著紅衣,左肩架日,右肩架月,手執掃帚,將螻蟻毒蜂,盡皆掃淨。帝急問曰:「爾何人也?」其人不語,即拔劍砍來。帝急避出宮外,紅衣人將宮門緊閉。帝速呼左右擒捉,忽然驚醒,乃是南柯一夢。順帝冷汗遍體,便問內侍:「是甚麼時候?」近臣奏曰:「三更三點。」皇后聽得近前問道:「陛下所為何事?」順帝將夢中細事說明。皇后曰:「夢由心生,焉知凶吉,陛下來日可宣臺臣,便知端的。」言未畢,祇聽得一聲響亮,恰似春雷。正是:
      天開雷動陽春轉,地裂山崩倒太華。順帝驚問:「何處響亮?」內侍忙去看視,回來奏道:「是清德殿塌了一角,地陷一穴。」順帝聽罷,心中暗思:「朕方得異夢,今地又陷一穴,大是不祥!」五鼓急出早朝。眾臣朝畢,乃宣臺官林志沖上殿。「朕夜來得一奇夢,卿可細詳主何吉凶?」志沖曰:「請陛下試說,待臣圖之。」帝即言夢中事體。志沖聽罷,奏曰:「此夢甚是不祥!滿宮螻蟻毒蜂者,乃兵馬蜂屯蟻聚也﹔在禁宮不能掃者,乃朝中無將也﹔穿紅人掃盡者,此人若不姓朱必姓赤也﹔肩架日月者,乃掌乾坤之人也。昔日秦始皇夢青衣子、赤衣子,奪日之驗,與此相符。望吾皇修德省身,大赦天下,以弭災患!」帝聞言不悅,又曰:「昨夜清德殿塌了一角,地陷一穴,主何吉凶?」志沖曰:「天地不和,陰陽不順,故致天傾地陷之應,待臣試看,便知吉凶。」帝即同志沖及群臣往看,祇見地穴約長一丈,闊約五尺,穴內黑氣沖天。志沖奏曰:「陛下可令一人,往下探之,看有何物。」脫脫曰:「須在獄中取一死囚探之方可。」上即令有司官,取出一箇殺人囚犯,姓田名豐。上曰:「你有殺人之罪,若探穴內無事,便赦汝死。」田豐應旨。手持短刀,坐在筐中,鈴索弔下,深約十餘丈,俱是黑氣。默坐良久,見一石蝎,高有尺許,田豐取入筐內,再看四顧無物,乃搖動索鈴,使眾人拽起。順帝看時,祇見石碣上面,現有刊成二十四字:
      天蒼蒼,地茫茫﹔干戈振,未角芳。
      元重改,日月傍﹔混一統,東南方。順帝看罷,問脫脫曰:「除非改元,莫不是重建年號,天下方保無事麼?」脫脫奏曰:「自古帝王皆有改元之理,如遇不祥便當改之。此乃上天垂兆,使陛下日新之道也!」帝曰:「卿等且散,明日再議。」言畢,一陣風過,地穴自閉。帝見大懼,群臣失色。遂將石碣藏過,赦放田豐。駕退還宮。翌日設朝,頒詔改元統為至正元年。
      如此不覺五年。有太尉哈麻及禿魯、帖木兒等,引進西番僧,與帝行房中運氣之術,演堞兒法。又進僧伽璘真,善受秘法。順帝習之,詔以番僧為司徒﹔伽璘真為大元國師。各取良家女子三四人,謂之供養。璘真嘗向順帝奏曰:「陛下尊居九五,富有四海,不過保有現在而已,人生幾何?當授此術。」於是順帝曰:「從其事。」廣取女子入宮,以宮女一十六人學天魔舞,頭垂辮髮,戴象牙冠,身披纓絡,大紅銷金長裙,雲肩鶴袖,鑲嵌短襖,綬帶鞋襪,各執巴刺般器,內一人執鈴杵奏樂。又宮女十一人,練垂髻,勒手帕長服,或用唐巾,或用漢衫。所奏樂器,皆用龍笛、鳳管、小鼓、秦箏、琵琶、鸞笙、桐琴、響板。以內宦長安,迭不花領之,宣揚佛號一遍,則按舞奏樂一回。受持秘密戒者,方許入內,餘人不得擅進。如順帝諸弟八郎,與哈麻、禿魯、帖木兒、老的沙等十人,號為倚納,皆有寵任。在順帝前相與褻狎,甚至男女裸體。其群僧出入禁中,醜聲外聞。皇太子深嫉之,力不能去。帝又內苑造龍舟,自制樣式,首尾長二百二尺,闊二丈,廊殿樓閣俱全,龍身並殿宇俱五彩金粧。前有兩爪,上用水手一百二十名,紫衫金帶,頭戴漆紗巾,於舟兩傍各執一篙,自後宮至前宮山下海內往來遊戲。舟行則龍頭、眼、爪皆動。又製宮漏,約高六七尺為木櫃,運水上下,櫃上設西方三聖殿,櫃腰設玉女捧時刻籌,時至即浮水面上。左右列二金甲神人,一持鐘,一持鈴,夜則神人按更而擊,極其巧妙,皆前朝未有也。又於內苑中起一樓,名曰「碧月樓」。朝夕與寵妃宴飲其上,縱欲奢淫,不修德政,天怒人怨,干戈四起。盜賊蜂生,天垂異象,妖怪屢生,燕原有雞化為狗羊變做牛﹔江南銅鐵自鳴﹔汴城河水忽成五彩﹔花草如畫﹔二月方解,隴西地震百日﹔會州公廨牆崩獲弩五百餘張﹔長者丈餘,短者九尺﹔人莫能挽彗星火花蓬勃墮地成石形如狗頭﹔溫州樂清江中龍見有火如毬﹔山東地震,天雨白毛。各處地方申奏似雪片的飛來,都被奸臣隱瞞不奏。順帝哪裏曉得,祇在深宮昏迷酒色,並不知外邊災異若何。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