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

下載本書html
  • 本書說明
  • 第一回
      女魁星北斗垂景象 老王母西池賜芳筵
  • 第二回
      發正言花仙順時令 定罰約月姊助風狂
  • 第三回
      徐英公傳檄起義兵 駱主簿修書寄良友
  • 第四回
      吟雪詩暖閣賭酒 揮醉筆上苑催花
  • 第五回
      俏宮娥戲誇金盞草 武太后怒貶牡丹花
  • 第六回
      眾宰承宣游上苑 百花獲譴降紅塵
  • 第七回
      小才女月下論文科 老書生夢中聞善果
  • 第八回
      棄囂塵結伴游寰海 覓勝跡窮蹤越遠山
  • 第九回
      服肉芝延年益壽 食朱草入聖超凡
  • 第十回
      誅大蟲佳人施藥箭 搏奇鳥壯士奮空拳
  • 第十一回
      觀雅化閑游君子邦 慕仁風誤入良臣府
  • 第十二回
      雙宰輔暢談俗弊 兩書生敬服良箴
  • 第十三回
      美人入海遭羅網 儒士登山失路途
  • 第十四回
      談壽夭道經聶耳 論窮通路出無腸
  • 第十五回
      喜相逢師生談故舊 巧遇合賓主結新親
  • 第十六回
      紫衣女慇懃問字 白髮翁傲慢談文
  • 第十七回
      因字聲粗談切韻 聞雁唳細問來賓
  • 第十八回
      辟清談幼女講羲經 發至論書生尊孟子
  • 第十九回
      受女辱潛逃黑齒邦 觀民風聯步小人國
  • 第二十回
      丹桂巖山雞舞鏡 碧梧嶺孔雀開屏
  • 第二十一回
      逢惡獸唐生被難 施神槍魏女解圍
  • 第二十二回
      遇白民儒士聽奇文 觀藥獸武夫發妙論
  • 第二十三回
      說酸話酒保咬文 講迂談腐儒嚼字
  • 第二十四回
      唐探花酒樓聞善政 徐公子茶肆敘衷情
  • 第二十五回
      越危垣潛出淑士關 登曲岸閑游兩面國
  • 第二十六回
      遇強梁義女懷德 遭大厄靈魚報恩
  • 第二十七回
      觀奇形路過翼民郡 談異相道出豕喙鄉
  • 第二十八回
      老書生仗義舞龍泉 小美女銜恩脫虎穴
  • 第二十九回
      服妙藥幼子回春 傳奇方老翁濟世
  • 第三十回
      覓蠅頭林郎貨禽鳥 因恙體枝女作螟蛉
  • 第三十一回
      談字母妙語指迷團 看花燈戲言猜啞謎
  • 第三十二回
      訪籌算暢游智佳國 觀豔妝閑步女兒鄉
  • 第三十三回
      粉面郎纏足受困 長鬚女玩股垂情
  • 第三十四回
      觀麗人女主定吉期 訪良友老翁得凶信
  • 第三十五回
      現紅鸞林貴妃應課 揭黃榜唐義士治河
  • 第三十六回
      佳人喜做東床婿 壯士愁為學桉妻
  • 第三十七回
      新貴妃反本為男 舊儲子還原作女
  • 第三十八回
      步玉橋茂林觀鳳舞 穿金戶寶殿聽鸞歌
  • 第三十九回
      軒轅國諸王祝壽 蓬萊島二老遊山
  • 第四十回
      入仙山撒手棄凡塵 走瀚海牽腸歸故土
  • 第四十一回
      觀奇圖喜遇佳文 述御旨欣逢盛曲
  • 第四十二回
      開女試太后頒恩詔 篤親情佳人盼好音
  • 第四十三回
      因遊戲仙猿露意 念劬勞孝女傷懷
  • 第四十四回
      小孝女嶺上訪紅蕖 老道姑舟中獻瑞草
  • 第四十五回
      君子國海中逢水怪 丈夫邦嶺下遇山精
  • 第四十六回
      施慈悲仙子降妖 發慷慨儲君結伴
  • 第四十七回
      水月村樵夫寄信 鏡花嶺孝女尋親
  • 第四十八回
      睹碑記默喻仙機 觀圖章微明妙旨
  • 第四十九回
      泣紅亭書葉傳佳話 流翠浦搴裳覺舊蹤
  • 第五十回
      遇難成祥馬能伏虎 逢凶化吉婦可降夫
  • 第五十一回
      走窮途孝女絕糧 得生路仙姑獻稻
  • 第五十二回
      談春秋胸羅錦繡 講禮制口吐珠璣
  • 第五十三回
      論前朝數語分南北 書舊史揮毫貫古今
  • 第五十四回
      通智慧白猿竊書 顯奇能紅女傳信
  • 第五十五回
      田氏女細談妙劑 洛家娃默禱靈籤
  • 第五十六回
      詣芳鄰姑嫂巧遇 游瀚海主僕重逢
  • 第五十七回
      讀血書傷情思舊友 聞凶信仗義訪良朋
  • 第五十八回
      史將軍隴右失機 宰少女途中得勝
  • 第五十九回
      洛公子山中避難 史英豪嶺下招兵
  • 第六十回
      熊大郎途中失要犯 燕小姐堂上宴嘉賓
  • 第六十一回
      小才女亭內品茶 老總兵園中留客
  • 第六十二回
      綠香園四美巧相逢 紅文館群芳小聚會
  • 第六十三回
      論科場眾女談果報 誤考試十美具公呈
  • 第六十四回
      賭石硯舅甥鬥趣 猜燈謎姊妹陶情
  • 第六十五回
      盼佳音虔心問卜 預盛典奉命掄才
  • 第六十六回
      借飛車國王訪儲子 放黃榜太后考閨才
  • 第六十七回
      小才女卞府謁師 老國舅黃門進表
  • 第六十八回
      受榮封三孤膺敕命 奉寵召眾美赴華筵
  • 第六十九回
      百花大聚宗伯府 眾美初臨晚芳園
  • 第七十回
      述奇形蠶繭當小帽 談異域酒罈作煙壺
  • 第七十一回
      觸舊事神往泣紅亭 聯新交情深凝翠館
  • 第七十二回
      古桐台五美撫瑤琴 白蒁亭八女寫春扇
  • 第七十三回
      看圍棋姚姝談弈譜 觀馬弔孟女講牌經
  • 第七十四回
      打雙陸嘉言述前賢 下象棋諧語談故事
  • 第七十五回
      弄新聲水榭吹蕭 隱俏體紗窗聽課
  • 第七十六回
      講六壬花前闡妙旨 觀四課牖下竊真傳
  • 第七十七回
      鬥百草全除舊套 對群花別出新裁
  • 第七十八回
      運巧思對酒縱諧談 飛舊句當筵行妙令
  • 第七十九回
      指迷團靈心講射 擅巧技妙算談天
  • 第八十回
      打燈虎亭中賭畫扇 拋氣球園內舞花鞋
  • 第八十一回
      白蒁亭董女談詩 凝翠館蘭姑設宴
  • 第八十二回
      行酒令書句飛雙聲 辯古文字音訛疊韻
  • 第八十三回
      說大書佐酒為歡 唱小曲飛觴作樂
  • 第八十四回
      逞豪興朗吟妙句 發婆心敬誦真經
  • 第八十五回
      論韻譜冷言譏沈約 引毛詩佳句美莊姜
  • 第八十六回
      念親情孝女揮淚眼 談本姓侍兒解人頤
  • 第八十七回
      因舊事遊戲倣楚詞 即美景詼諧編月令
  • 第八十八回
      借月旦月姊釋前嫌 逞風狂風姨泄舊忿
  • 第八十九回
      闡元機歷述新詩 溯舊跡質明往事
  • 第九十回
      乘酒意醉誦淒涼句 警芳心驚聞慘淡詞
  • 第九十一回
      折妙字換柱抽梁 掣牙籤指鹿為馬
  • 第九十二回
      論果蠃佳人施慧性 辯壺盧婢子具靈心
  • 第九十三回
      百花仙即景露禪機 眾才女盡歡結酒令
  • 第九十四回
      文豔王奉命回故里 女學士思親入仙山
  • 第九十五回
      因舊恙筵上談醫 結新交庭中舞劍
  • 第九十六回
      秉忠誠部下起雄兵 施邪術關前擺毒陣
  • 第九十七回
      仙姑山上指迷團 節度營中解妙旨
  • 第九十八回
      逞雄心挑戰無火關 啟慾念被圍巴刀陣
  • 第九十九回
      迷本性將軍游幻境 發慈心仙子下凡塵
  • 第一○○回
      建奇勛節度還朝 傳大寶中宗復位
  • 辭典

    第一回
         女魁星北斗垂景象 老王母西池賜芳筵

      昔曹大家《女誡》云:「女有四行:一曰婦德,二曰婦言,三曰婦容,四曰婦功。」此四者,女人之大節而不可無者也。今開卷為何以班昭《女誡》作引?蓋此書所載雖閨閣瑣事,兒女閑情,然如大家所謂四行者,歷歷有人:不惟金玉其質,亦且冰雪為心。非素日恪遵《女誡》,敬守良箴,何能至此?豈可因事涉杳渺,人有妍媸,一並使之泯滅?故於燈前月夕,長夏餘冬,濡毫戲墨,匯為一編;其賢者彰之,不肖者鄙之;女有為女,婦有為婦;常有為常,變有為變。所敘雖近瑣細,而曲終之奏,要歸於正,淫詞穢語,概所不錄。其中奇奇幻幻,悉由群芳被謫,以發其端,試觀首卷,便知梗概。
      且說天下名山,除王母所住崑崙之外,海島中有三座名山:一名蓬萊,二名方丈,三名瀛洲。都是道路窵遠,其高異常。當日《史記》曾言這三座山都是神仙聚集之處。後來《拾遺記》同《博物志》極言其中珍寶之盛,景致之佳。最可愛的,四時有不謝之花,八節有長青之草。他如仙果、瑞木、嘉穀,祥禾之類,更難枚舉。
      內中單講蓬萊山有個薄命巖,巖上有個紅顏洞,洞內有位仙姑,總司天下名花,乃群芳之主,名百花仙子,在此修行多年。這日正值三月初三日王母聖誕,正要前去祝壽,有素日相契的百草仙子來約同赴「蟠桃勝會」。百花仙子即命女童捧了「百花釀」;又約了百果、百穀二位仙子。四位仙姑,各駕雲頭,向西方崑崙而來。
      行至中途,四面祥雲繚繞,紫霧繽紛,原來都是各洞神仙,也去赴會。忽見北斗宮中現出萬丈紅光,耀人眼目,內有一位星君,跳舞而出。裝束打扮,雖似魁星,而花容月貌,卻是一位美女。左手執筆,右手執斗;四面紅光圍護,駕著彩雲,也向崑崙去了。
      百穀仙子道:「這位星君如此模樣,想來必是魁星夫人。--原來魁星竟有渾家,卻也罕見!」百花仙子道:「魁星既為神道,豈無匹偶。且神道變幻不測,亦難詳其底細。或者此時下界別有垂兆,故此星以變相出現,亦未可知。」百果仙子笑道:「據小仙看來,今日是西王母聖誕,所以魁星特命娘子祝壽;將來到了東王公聖誕,才是魁星親自拜壽哩。但這夫人四面紅光護體,紫霧盤旋,不知是何垂兆?」百花仙子道:「小仙向聞魁星專司下界人文。近來每見斗宮紅光四射,華彩騰霄。今以變相出現,又復紫氣毫光,徹於天地。如此景象,下界人文,定卜其盛。奈吾輩道行淺薄,不知其兆應在何時何處。」百草仙子道:「小仙聞海外小蓬萊有一玉碑,上具人文,近日常發光芒,與魁星遙遙相映,大約兆應玉碑之內。」百花仙子道:「玉碑所載是何人文?我們可能一見?」百草仙子道:「此碑內寓仙機,現有仙吏把守,須俟數百年後,得遇有緣,方得出現。此時機緣尚早,我們何能驟見。」百花仙子道:「不知小仙與這玉碑可能有緣?可借我們雖成正果,究係女身,將來即使得睹玉碑人文之盛,其中所載,設或俱是儒生,無一閨秀,我輩豈不減色?」百草仙子道:「現在魁星既現女像,其為坤兆無疑。況聞玉碑所放文光,每交午後,或逢雙日,尤其煥彩,較平時迥不相同。以陰陽而論,午後屬陰,雙亦屬陰,文光主才,純陰主女。據這景象,豈但一二閨秀,只怕盡是巾幗奇才哩!」百花仙子道:「仙姑所見固是,小仙看來,既使所載竟是巾幗,設或無緣,不能一見,豈非『鏡花水月』,終虛所望麼?」百草仙子道:「這派景象,我們今日既得預睹,豈是無緣?大約日後總有一位姊姊恭逢其盛。此時渺渺茫茫,談也無用,我們且去赴會,何必只管猜這啞謎?」
      只見魁星後面又來了四位仙長,形容相貌,與眾不同:第一位綠面獠牙,綠髮蓋頂,頭戴束髮金箍,身被蔥綠道袍;第二位,紅面獠牙,紅髮蓋頂,頭戴束髮金箍,身披朱紅道袍;第三位,黑面獠牙,黑髮蓋頂,頭戴束髮金箍,身披元色道袍;第四位,黃面獠牙,黃髮蓋頂,頭戴束髮金箍,身披杏黃道袍。各人都捧奇珍異寶,也向崑崙進發。
      百花仙子道:「這四位仙長,嚮日雖在『蟠桃會』中見過,不知都住那座名山?是何洞主?」百果仙子道:「那位嘴上無鬚,脖兒長長,臉兒黑黑,行動迂緩倒像一個假道學,仔細看去,宛似龜形,莫非烏龜大仙麼?」百花仙子道:「仙姑休得取笑。這四位仙長,乃麟、鳳、龜、龍四靈之主:那穿綠袍的,總司天下毛族,乃百獸之主,名百獸大仙;那穿紅袍的,總司天下禽族,乃百鳥之主,名百鳥大仙;那穿黑袍的,總司天下介族,乃百介之主,名百介大仙;那穿黃袍的,總司天下鱗族,乃百鱗之主,名百鱗大仙。今日各攜寶物,大約也因祝壽而來。」
      說話間,四靈大仙過去。只見福祿壽財喜五位星君,同著木公、老君、彭祖、張仙、月老、劉海蟾、和合二仙,也遠遠而來。後面還有紅孩兒、金童兒、青女兒、玉女兒,都腳駕風火輪,並各洞許多仙翁、仙姑。前前後後,到了崑崙。四位仙姑也都跟著,齊上瑤池行禮,各獻祝壽之物,侍從一一收了。留眾仙筵宴。王母坐在中間,旁有元女、織女、麻姑、嫦娥及眾女仙,左右相陪;其餘各仙,俱列瑤台兩旁,遙遙侍坐。王母各賜仙桃一枚,眾仙拜謝,按班歸坐。說不盡天庖盛饌,王府仙醪。又聞仙樂和鳴,雲停風靜。
      不多時,歌舞已罷。嫦娥向眾仙道:「今日金母聖誕,難得天氣清和,各洞仙長,諸位星君,莫不齊來祝壽。今年之會,可謂極盛!適才眾仙女歌舞,雖然絕妙,但每逢桃筵,都曾見過。小仙偶然想起,素聞鸞鳳能歌,百獸能舞,既有如此妙事,何不趁此良辰,請百鳥、百獸二位大仙,吩咐手下眾仙童來此歌舞一番?諸位大仙以為何如?」眾仙剛要答言,那百鳥、百獸二仙都躬身道:「蒙仙姑吩咐,小仙自當應命。但歌難悅耳,舞難娛目。兼恐眾童兒魯莽性成,倘或失儀,王母見罪,小仙如何禁當得起!」王母笑道:「偶爾遊戲,這有何妨。」
      百鳥仙同百獸仙聽了,隨即吩咐侍從傳命。登時只見許多仙童,圍著丹鳳、青鸞兩個童兒,腳踏祥雲,到了瑤池,拜過王母,見了百鳥大仙,領了法旨,將身一轉,變出丹鳳、青鸞兩個本相:一個是彩毫炫耀,一個是翠翼鮮明。那些隨來的童兒,也都變出各色禽鳥。隨後麒麟童兒帶著許多仙童,也如飛而至,一個個參拜王母,見了百獸大仙,領了法旨,都變出本相,無非虎豹犀象,獐狍麋鹿之類。那邊是眾鳥圍著鸞鳳,歌喉宛轉;這邊是麒麟帶著眾獸,舞態盤旋。在瓊階玉砌之間,各獻所長。連那瑤草琪花,也分外披拂有致。
      王母此時不覺大悅,隨命侍從把「百花釀」各賜眾仙一杯。嫦娥舉杯向百花仙子道:「仙姑既將仙釀祝壽,此時鸞鳳和鳴,百獸率舞,仙姑何不趁此也發個號令,使百花一齊開放,同來稱祝?既可助他歌舞聲容,又可添些酒興,豈不更覺有趣?」眾仙聽了,齊聲說「妙」,都催百花仙子即刻施行,以成千秋未有一場勝會。
      百花仙子連忙說道:「小仙所司各花,開放各有一定時序,非比歌舞,隨時皆可發令。月姊今出此言,這是苦我所難了!況上帝於花,號令極嚴,稽查最密。凡下月應開之花,於上月先呈圖冊,其應否增減鬚瓣、改換顏色之處,俱候欽裁。上命披香玉女細心詳察,務使巧奪人工,別開生面。所以同一梅花,有綠萼、硃砂之異;同一蓮花,有重台、並蒂之奇。牡丹、芍藥,佳號極繁;秋菊、春蘭,芳名更伙。一枝一朵,悉遵定數而開。或後或先,俱待臨期而放。又命催花使者,往來保護,以期含苞吐萼之時,如式呈妍。果無舛錯,註明金籙雲籤,來歲即移雕欄之內,繡闥之前,令得淨土栽培,清泉灌溉,邀詩人之題品,供上客之流連。 花日增榮,以為獎勵。設有違誤,糾察靈官奏請分別示罰。其最重的,徙植津亭驛館,不特任人攀折,兼使沾泥和土,見蹂於馬足車輪。其次重的,蜂爭蝶鬧,旋見凋殘;雨打霜摧,登時零落。其最輕的,亦謫置深山窮谷,青眼稀逢,紅顏誰顧;聽其萎謝,一任沉埋。有此種種考察,是以小仙奉令惟謹,不敢參差,亦不敢延緩。今要開百花於片刻,聚四季於一時,月孳此言,真是戲論了。」
      嫦娥聽這一片話,甚覺有理,再難勉強;當不起風姨與月府素日親密,與花氏向來不和,在旁便說出一段話來。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