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史通俗演義

下載本書html
  • 本書說明
  • 第一回
      幼君初政望太平 奸璫密謀通奉聖
  • 第二回
      諸臣聚訟因邊事 兩奸招黨亂乾綱
  • 第三回
      權奸收拾朝士心 島帥羅織忠言罪
  • 第四回
      白蓮賊平歸己功 中書官敗累眾正
  • 第五回
      眾兒著攻擊之效 一手握枚卜之權
  • 第六回
      涿鹿道上紅塵滾 爪牙班中青簡繁
  • 第七回
      楊都憲具疏幾危 葉閣老受辱求去
  • 第八回
      奸計成一網打盡 正人敗八面受敵
  • 第九回
      涕泣聯姻敦友道 縱橫肆毒亂朝綱
  • 第十回
      斃校尉姑蘇仗義 走緹帥江上解厄
  • 第十一回
      眾正囹圄再遭毒 異災京邸忽飛殃
  • 第十二回
      殺義死人心公憤 濫祠蔭祖制紛更
  • 第十三回
      圖居攝奸謀叵測 构心腹密計無成
  • 第十四回
      新天子除奸獨斷 大篡逆失勢雙褫
  • 第十五回
      應風雲眾正齊糾 震雷霆巨奸南竄
  • 第十六回
      奸臣得娋姬殞身 惡璫有義閹殉死
  • 第十七回
      逆秉寄贓慌落陷 客巴割愛泣投繯
  • 第十八回
      科部疏雪正臣冤 羈戍路逢天子赦
  • 第十九回
      伸劉冤奸弁伏法 鋤遺孽各逆典刑
  • 第二十回
      文武才推撫甘肅 彪虎黨定罪爰書
  • 第二十一回
      凶星出世多強力 惡曜監門得艷姿
  • 第二十二回
      李自成殺妻逃難 艾同知緝惡遭殃
  • 第二十三回
      新天子金甌枚卜 眾君子盛世彈冠
  • 第二十四回
      慰忠魂褒封特旨 毀要典採納良言
  • 第二十五回
      范銓部超撫中州 申巡撫進秩樞部
  • 第二十六回
      李自成報效新總 梅巡撫鎮定亂兵
  • 第二十七回
      范撫軍不戰成功 高闖王因山結寨
  • 第二十八回
      叛賊聚眾毒秦晉 流氛分隊犯梁楚
  • 第二十九回
      李公子投闖逃禍 楊督師失機殞身
  • 第三十回
      眾閹開門迎闖賊 群忠靖節報君恩
  • 第三十一回
      智士潛形獲免死 邊帥憤志逐么么
  • 第三十二回
      南京公議立新君 淮海濿血陳時事
  • 第三十三回
      褒忠臣權相市公 定爰書法司被逐
  • 第三十四回
      史可法屢疏籌國 阮大鋮明謀翻案
  • 第三十五回
      先太子真贗難分 權尚書鋒芒太露
  • 第三十六回
      祭先帝逆黨假哭 選淑女宦官橫行
  • 第三十七回
      各鎮將紛紜互角 眾武弁疲癃可憐
  • 第三十八回
      假皇后禁死獄中 真將軍興師江上
  • 第三十九回
      左將軍檄文討逆 史閣部血淚誓師
  • 第四十回
      羅公山李闖卒滅 杭州路馬相潛奔
  • 辭典

    第一回
         幼君初政望太平 奸璫密謀通奉聖

        絲屏穩住鶯嬌語,荷翻狼藉珠兒雨,砌草逼愁長,花歸竹放香。 芳池斜照獨,妒殺雙鴛浴。天外鷺鷀飛,風中健翮低。
          右調《菩薩蠻》
        藕花葉爛蓴香歇,洛賦歸兮何處歸?
        錦囊蹇用亦得意,桐隱何言嚴子磯。
        舊徑石樓迷不見,藤蘿無恙雲褰衣。
        笛中彷佛梅花發,剪出商聲片片飛。
        結夏空岩曷稱快,檐花溪鳥兩依依。
        杖接良朋樽貯酒,那得舉網鱸魚肥。
        遴毫磨墨譜軼事,得著如狂失如饑。
        樵夫野史無屈筆,侃然何遜劉知幾。
      自古國家治亂興亡,雖是天命循環,若一味靠天過日子,堯、舜枉了做聖主,桀、紂落得做暴君,堯、舜時的臣宰枉了做忠良,桀、紂時的臣宰落得做權佞。可也是有了好君,用了賢臣,自然天下太平;有了庸君,用了奸臣,自然天下叛亂。到了叛亂的時節,百姓個個困窮,盜賊那得不生發?海內人人惡亂,地方那得不騷擾?把一統山河漸漸都弄壞了,就有英君出世,未免過於誅戮,輕於變更,那裡還挽回得來,支撐得住。
      且說明朝洪武皇帝定鼎南京,永樂皇帝遷都北京,四海賓服,五方熙皥,真個是極樂世界,說什麼神農、堯、舜、稷、契、鷀、夔。傳至萬厲,不要說別的好處,只說柴米油鹽、雞鵝魚肉、諸般食用之類,那一件不賤。假如數口之家,每日大魚大肉,所費不過二三錢,這是極算豐富的了。還有那小戶人家,肩挑步擔的,每日賺二三十文,就可過得一日了;到晚還要吃些酒,醉薰薰說笑話,唱吳歌,聽說書,冬天烘火夏乘涼,百般頑耍。那時節大家小戶好不快活,南北兩京十三省皆然。皇帝不常常坐朝,大小官員都上本淚聒也不震怒,人都說神宗皇帝真是個堯、舜了。一時賢相如張居正,去位後有申時行、王錫爵一班兒肯做事又不生事,有權柄又不弄權柄的,坐鎮太平。至今父老說到那時節。好不感嘆思慕。泰昌也是聖君,登基不久,就賓天了,這就是劫數將到,國家的大不幸了。一時京師的人都說是鄭貴妃希圖把泰昌弄倒了,要他兒子福王嗣位,。故此先進美色,弄出皇帝病來;又有奸醫崔文昇、李可灼,未必是鄭貴妃囑他來,或是借此結納福藩,希圖榮貴,連投劫藥,一旦薨逝。九月初六日,天啟即皇帝位,時年十六歲,英姿漸露,情竇初開。朝裡也有忠良,也有奸佞,那時張差一案已過,紅丸、移宮兩案尚未十分發覺,天下仰望太平,百官各安職掌。給事中惠世揚,在登基的第三日就一本,劾奏方閣老妨賢病國、破壞封疆等事,又道他諂事鄭貴妃,交結太監劉遜、李進忠,助選侍占住乾清宮,黨護崔文昇,賞賚李可灼,其罪不可滕誅。天啟批本雖不曾把方閣老削職,卻也慰勉世揚,不肯阻塞言路。這時節常隨的太監魏忠賢,雖在宮裡掌司禮監,還有好太王安,次相又是不阿附的,故此頭一個本,京師都道:「好了,皇帝是個納言的了。」從此上本的不只一人,不只一事。
      十二月初旬,有御史方震孺上一本,說三朝的事體,道:「設差而癲人也,然不癲於他所,而癲於元子之宮。先帝之宮,且在五步之內。」又道:「使乾清而久居選侍,則至尊富避處於何地?使貴妃而久處慈寧,則孝端且怨恫於無栖。曾提宮闈之線索,豈盡虛空;兼以佳冶之薰蒸,慘於挺刃。」又道:「朝夕周旋若惟二三內臣,嚬笑易假,恐滋斜封之隱禍。今日所最急者,莫如宮闈。一有主持,則乘間進御者既有所畏而不敢前,非分矯竊者亦所防閑而不敢肆。轉於桃夭為期已近,富事者宜惟日不足,早完大典。」你道方震孺為何說這話?只為魏進忠已經賜名忠賢,漸漸進用,即將司禮監好太監王安,瞞著皇帝殺於海子裡,只說奉旨,若皇帝不問罷了,問起只說病故。天啟大婚未成,情竇大破,被乳母客氏還只得三十餘歲,美麗妖妍污了聖體。天啟愛他,百倍宮城,封為奉聖夫人,慼他出入宮禁。外邊都曉得這事,沒一個不驚駭了。然雖魏、客弄權,尚未裡通外連。收拾朝貴,以為黨援。方御史本雖利害,天啟還只發在內閣去票。閣老韓爌是個好官,劉一燝又是盡心為主的,因此票得好了。天啟在本上批道:「這本說三朝事,朕心靡寧。所請鑒往察來,知道了。」都給事中楊漣又上一本,盡述移宮始末。天啟批道:「楊漣志安社稷,富日竭力忿爭,忠直可嘉。」命昭示中外,以釋群疑。不多幾日,把閣老從哲准他閑住了。朝廷新政亦有可觀,只是魏忠賢漸有恃強專權的光景,朝裡官員如阮大鋮、楊維垣﹟傳櫆、倪文煥一班兒希圖榮擢的,摩拳擦掌,何止幾千人。正人君子,也有在朝班的,也有在南京的,未免有防微杜漸的意思。楊漣又上一本乞歸,他道:
        臣妄言宮掖,禍富不測。乃蒙先帝特賜宣召,一介小臣,徼主知於大命彌留之日,千載夸殊遇。乃因備述移宮始末,蒙皇上有「忠直可嘉」之褒,微臣於此大有不安者:垂簾之秘事未聞,入井之煩言嘖起,不得不洗滌一番,乃臣發揚主德之苦心,反為夸詡臣節之左券,臣之不安一也。富時諸大臣共有防微慮隱之意,首請御殿受嵩呼者,尚書嘉謨,而捧皇上之左右者,惟賢、一燝也,臣以憤爭之故,獨受忠直之名,臣之不安二也。宮禁自就肅清,社稷有何杌隉?而聖諭以「志安社稷」為言,臣之不安三也。臣以窮蹇肮贓之人,而二聖知遇,書生之福力,至此極矣。知止可以風頑鈍,能退可以省議論。乞浩蕩之恩,放臣同山農野老,共詠歌堯天舜日。豈於休哉!臣賫本赴文華殿門叩頭畢,移出城外候旨。這本一進,天啟不發閣票,竟聽回籍,朝裡也就有些疑惑了。
      其時為邊事紛紜,經略袁應泰盡反舊經略熊廷弼之嚴,只以寬收人譽。信任賀世賢,懸招撫之令,來投即納,諸將童仲揆、尤世功等往諫,只是不從。三月,失了沈陽,尤世功沒於亂軍中了。陳策、童仲揆分營扎渾河南,賀世賢突至,策開營迎納,遂為所殺,仲揆奮勇潰圍,請授於袁應泰。那袁應泰書生見識,道不必又添陷一枝人馬,遼陽遂相繼陷沒。袁應泰與巡按張銓、守道何廷魁共坐城東樓,張銓對應泰道:「坐汝屍居游魂,致我無成事而死!」應泰道:「公無閫外責,尚可退守河西。泰不才,富死於此。」廷魁回到衙裡,趕一女二妾入井,然後自己也投井死了。張銓也被報於城外。幾日間,金、復、載,未有大失,換過袁應泰,一敗塗地。富時倡議何人,將祖宗百戰封疆,袖手送彼,若不嚴核,何以儆後。著該部速查具奏。朝議紛紛,都沒主意。五月,天啟成婚,立張氏為皇后,王氏為良妃,段氏為純妃。只為大婚事,匆匆又忙了月餘。閣老韓爌、少詹事徐光啟等,奏請贈恤遼陽死事諸臣,天啟准奏,贈張銓大理寺卿;尤世功、陳策少保,各賜謚,蔭指揮僉事;崔儒秀、何廷魁各光祿寺卿蔭錦衣衛百戶;童仲揆都督同知;吳文傑、周敦言、戚金、鄧起龍、秦邦屏五人都督僉事。死節忠魂,略得表揚一番。有詩為證:
        朔北烽煙晝不分,從戎壯士氣干雲。
        忽驚戎馬頻相鬥,俄見經臣只自焚。
        戰將操戈甘白刃,孤軍卸甲泣青雯。
        可憐入井紅顏盡,遼是家鄉水是墳。
      且說奉聖夫人客氏見天啟有了皇后,又有了妃子,富撒嬌撒癡道:「有了新人就忘了舊人!」天啟沒奈何,今日賞銀幣,明日賞田莊,越越恩待他了。客氏在宮裡還不十分於肆,一出宮門到了家裡,他那裡看丈夫侯巴兒在眼裡。慼他尋少年美貌的恣意取樂。出入用大轎,八個人抬著,四五道開棍,遠遠的喝道:下來!那騎騾的,下來!狗攮的!好打呀!勢焰滔天。人人害怕。觸動了兩個給事中,一個朱欽相,一個倪思輝,各上一本,說他不該出宮禁,藐視國母。天啟怕客氏發怒,把朱、倪兩個給事中降的降,調的調。觸動了個有風厲江西道御史王心一,上一本去救朱、倪二人,本上道:
        臣嘗讀漢史,至文帝,有所幸慎夫人,與皇后同席坐,中郎將袁盎引卻慎夫人坐,帝怒,夫人亦怒。盎以尊卑有序對。帝悅,以語慎夫人,為賞五十金。夫妃匹之際,宮禁之嚴,盎以小臣,戇直乃爾。文帝不惟容之,而且賞之,謂其心主不愛君,原非有他,不如是,則人主之過失無由上聞也。況我皇上擅天縱之聖,具堯、舜之資,何有於漢文!
        近者科臣倪思輝?朱欽相疏論奉聖夫人客氏,其心不過謂聖明之諭旨不可不信,祖宗之家法不可不守,宮禁之防閑不可不肅,尚不至如漢臣犯妃匹之嫌,有卻坐之戇也。不意有干聖怒,罪以沽名,遽加降調。臣恐聖主有納諫之資,佞臣進拒諫之計,則言者危而天下亦與具危,臣是以不能已於言也。夫言官亦何名之有?言者多,適以表我之能慮;聽者直,適以表我之能容。頌大舜曰「捨己從人」,頌成湯曰「改過不吝」。蓋惟此顯名,皇上之逐臣,曾以諫諍蒙譴者也,而言者之心愈苦矣。昔唐高宗欲立武氏為后,群臣苦諫,李勣獨曰:「此陛下家事,何必更問外人。」遂至流禍唐室。大約佞臣之言,往往類此。兩科臣者,憂深慮遠,其言不無過激,然正其家事視國,忠於皇上職分也。伏願諒其樸誠,俾還原官,行其所言。凡有章奏,更祈披覽之時,聖意三思。天下幸甚!
      天啟看了這本,勃然大怒,也不發票,竟批道:「屢諭不許瀆擾,王心王如何又來激聒。且本內引用前代故事,悖謬不倫,好生狂妄!本富重處,姑從輕降三級,週外任用。該部知道。」從此客氏的威權越加赫奕。魏忠賢二三心腹攛掇他交結了客氏,裡通外連,方才朝廷大權盡在掌握中了。趁客氏冬至節屆,暫時出宮休息,魏忠賢邀請到他私宅,備了酒席。足足費五百兩銀子。盛東西的器皿或金或銀,金壼上用貓兒眼鑲嵌。其他肴饌果品,真是山珍海錯,無所不備。客氏到庭上下了轎,魏忠賢迎著,呵呵笑道:「今日與要客奶奶結個姊妹,倘蒙不棄,咱死也是香的了!」客氏嬌嬌滴滴做出妖模樣來,笑道:「老公公肯做咱的親哥哥,只怕你妹妹沒這造化。」待茶已畢。斟酒入席。不用戲子,只吹手大吹大擂。上下兩席吃酒,上吃了六十樣大嗄飯,魏忠賢吩咐換席在暖房裡去,不由分說,推推讓讓,到裡面暖房來。只見地下鋪的都是貂鼠皮,裡面黑漆漆,卻有光明燭四枝引進,便如外面一般明亮了。說不盡鋪設的豪富,只這伏事的四個標致的童子,果是天下無雙,人間第一的了。客氏舉目一看,但見:
        冶艷絕俗,奇麗不常。鮮唇寫朱,真眉學月,神清骨媚,氣柔色靡。服爛而朝霞剪紅,妝侈而瑞玉超彩。有光有艷。擲果之潘安;如合如離,恍若看殺之衛玠。流盼光溢,隱明燈而不前;動袂芳芬,響鉤而簾未起。縱教客氏心膏火,肯使童身等逝波。
      客氏見了四童,真正一個賽一個,問老公道:「這是那裡來的美人?」魏忠賢笑道:「特為客奶奶,已尋下了好些時了。想咱只為年少時節,幹了這營生,沒雞靶的人,誰要他?為奶奶尋下他四個孩子,都十七歲了。今夜留奶奶在咱家草榻,先等這孩子們伏事過了,明日帶他們回去,留著慢慢的受用,才見你哥哥一點敬心。咱曉得伓家侯爺也不敢吃奶奶的醋。」客氏笑道:「既送與咱,怕沒有日子用他?今夜在老公公這裡住,自然陪老公公睡,不消假意兒推辭了。」魏忠賢道:「奶奶陪過上位的,咱怎敢親近。」你一言,我一語,說了些風流話,又吃了幾巡酒,魏忠賢公然摟著客氏睡了。那四個童子和伏事的一二十小內官,誰人不知,那個不曉,那兩個全然不怕。從此以後,魏忠賢在宮裡,客氏便出來幾日;客氏在宮裡,魏忠賢便出來幾日。滿朝的文武官員,要升就升,要降就降,只消通了魏忠賢,就有客氏幫襯;或者通了客氏,就有魏忠賢主張,一個天啟皇帝,竟是他一男一女做了。後來害了無數忠良,生出許多災異,上天震怒,萬姓遭殃,流寇狓猖,封疆失守,那一件不是他們的貽禍。有詩為證:
        閑披前代事如煙,奸佞忠良豈漫然。
        提筆譜來慚信史,且從璫禍入編年。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