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梅

下載本書html
  • 本書說明
  • 第一回
      老忠良衙齋自嘆 聖天子欽召梅公
  • 第二回
      聞王命忠臣訓子 為升遷誥命勸夫
  • 第三回
      眾黎民哭留青天 賢縣主慰勞赤子
  • 第四回
      梅公路途逢頭接 見奢華規戒來人
  • 第五回
      謁東閣險遭不測 拜都院誤觸良朋
  • 第六回
      天子命朝臣慶壽 盧杞著黃嵩陪賓
  • 第七回
      奸臣暗施詭巧計 忠良反受行刑罪
  • 第八回
      傳假旨捉拿全家 透真情放脫母子
  • 第九回
      假欽差唬詐財寶 陳府尹受驚囑托
  • 第十回
      梅公子儀征投岳父 侯知縣罪加假東床
  • 第十一回
      哭窮途公子捐生 救顛危禪僧仗義
  • 第十二回
      扮書童暫時服役 識年伯暗裏徨傷
  • 第十三回
      賞梅花陡思同年 降風雨忽想雲游
  • 第十四回
      拜求神聖因留父 上天垂象念孤兒
  • 第十五回
      梅開二度千古佳話 花園聯詩萬載奇逢
  • 第十六回
      眼識英賢憐友念故交 心結絲夢惜舊遭奸變
  • 第十七回
      選民女百姓驚惶 認兄妹家庭痛哭
  • 第十八回
      趕路途民夫忿恨 到重臺兄妹沾襟
  • 第十九回
      雁門關夫妻哭別 蘇武廟主僕嘆忠
  • 第二十回
      落雁崖烈女殉節 眾韃靼劍嚇佳人
  • 第二十一回
      真容投飛落崖下 假扮貴人和番邦
  • 第二十二回
      昭君顯聖送貞節 雲英降香逢杏元
  • 第二十三回
      撞巡更梅生改姓遇門生馮公荐友
  • 第二十四回
      路旁無柰春生投水 漁有緣玉姐聯姻
  • 第二十五回
      江公子愛色搶玉姐 眾漁人動氣罵江魁
  • 第二十六回
      陳春生當街喊狀 邱軍門勘問如雄
  • 第二十七回
      漁婆被嚇吐出真消息 軍門憐才收留羨東床
  • 第二十八回
      梅夫人後堂觀審 陳公子異地逢親
  • 第二十九回
      梅夫人有心為月老 邱老娘無意得螟蛉
  • 第三十回
      失金釵梅公子得病 睹舊物陳小姐思夫
  • 第三十一回
      重臺贈釵忽睹得病 無奈只得吐露衷腸
  • 第三十二回
      巧丫環吟詩探心病 老夫人設席慶奇逢
  • 第三十三回
      昭君送杏元聯姻 鄒公回府知根由
  • 第三十四回
      穆榮會試入黌門 春生赴考住長安
  • 第三十五回
      罵禮部邱魁卻婚 陷榜眼黃嵩設計
  • 第三十六回
      眾舉子午門毆奸 聖天子金殿問供
  • 第三十七回
      三法司奉旨會審 兩奸賊法場受刑
  • 第三十八回
      雪沉冤封官賜爵 代巡狩剎佞除奸
  • 第三十九回
      微服私訪斬侯鸞 建坊立碑祭先祖
  • 第四十回
      賜完婚洞房花燭 大家封贈慶團圓
  • 辭典

    第一回
         老忠良衙齋自嘆 聖天子欽召梅公

      詞云:
      離了朝官位兒,跳出是非窩兒,清閑老人家心兒,消磨了豪杰性兒。尋一塊無人地兒,做幾間矮矮房兒,打幾扇窗兒,栽種幾株樹兒。山上有草牧羊兒,池塘有水養魚兒。到春來養花兒,到夏來乘涼兒,到秋來觀菊兒,到冬來踏雪兒。
      一年四季收些五谷雜糧兒,做幾壇酒兒,殺幾只雞兒,烹幾尾魚兒,請幾位知心的老兒,猜拳行令兒,謳歌唱曲兒,只吃到三更斜月兒。懷中抱子兒,腳旁睡妻兒,這纔是無懮無慮快活逍遙一個老頭兒。
      詩曰:
      自古高風生大儒,忠君愛國費躊躇。
      身至諫垣心輔政,豈知天意不能除。
      奸臣反作君心腹,忠良頸血濺當衢。
      文明日盛消群黨,方顯男兒是丈夫。
      話說這部奇書,出在大唐肅宗年間。江南常州府,有一清廉正直之臣。這位老爺,姓梅名魁字伯高,夫人邱氏,所生只得一位公子,名壁字良玉,自幼與侯鸞之女結親,因各為官出仕,故而未娶。單言梅公,乃科甲出身,初任特授山東濟南府歷城縣知縣。榮任十餘載,為官清正,只吃民間一杯水,不要百姓半文錢。常聞起盧杞為相,信用奸邪,俱出銀錢寶玩結交權黨,都是剝冠小民、席卷地皮之輩,但逢如意,就升轉得快,不上幾年,可任之極品。一切清廉正直之臣,又不能升遷,他還要尋出事來拿問他。可憐把那些忠良,貶的貶,殺的殺,不知害了多少官的性命。
      這梅公幸喜他還有故交同年的,有幾個在朝做到大位,故此纔做得這幾年官。不是同年之力,不知怎麼結局。你說這幾位同年是誰?一個是江南揚州府江都縣人氏,姓陳,名日升,字東初,官居吏部尚書;一個是淮安府山陽縣人氏,姓馮,名樂天,字度修,官居都察院左都御史;一個是河南開封府考城縣人氏,姓黨,名進,字懋修,官居翰林院大學士;一個是山東兗州府濟縣人氏,姓陸,名福齋,字爾修,官居詹事府正詹事。這幾位老爺,都是梅公的年兄,刎頸之交,故在京中照應,是以盧杞不能下手害他。
      梅公平日無事,常對夫人說道:「我看現在登科發甲的官員,哪個能與皇家出力,愛惜黎民,報皇家知遇之恩?只知逢迎上司,謀幹遷升。若奉迎上司,必要金銀珠寶、玩好古物,纔能高升。你想,若要如此進獻權黨,至少也得千萬金方能充裕。我想一個讀書之人,十年寒窗,磨穿鐵硯,哪有如此財寶?若要進獻當道,必須剝冠小民脂膏都為己有,纔得榮升。下民易虐,只怕上天難欺。我這頂紗帽,也是十年苦換來的。又蒙皇上天恩,祖宗福庇。在此化民以正人倫之事,豈能效那貪官,拿珠寶去饋送上司,並那當道的權貴!我乃賴天之福,在此為官,做一日官,治一日民,盡一日忠。恐不做官時,回家同老妻兒子守著幾畝薄產,樂于林下,也是人生在世一場。要我梅魁結交上司,送饋權黨,謀幹升遷,斷不敢做沒天理喪良心的事,且自由安天命而已。」
      忽一日沒事,梅公與夫人閑坐談心:「光陰如箭,不覺在此任所,已有十多年了。此日喜得沒事,後日又是夫人的壽誕,我想備兩碗餚菜,與夫人上壽。」夫人道:「年年要老爺上壽,難為你了。」
      于是梅公即吩咐院子傳出去,叫值日買辦買菜。院子答應道:「曉得。」即將買菜單子,交與買辦。不多時,買辦將菜送進宅門上。你道是什麼東西?原來是兩把菠菜,八塊豆腐,半斤豬肉,兩斤水酒。家人送至廚房備辦不提。再說梅公叫家人請公子與夫人上壽,公子聽得,即起身來整頓衣帽,叫書童鎖了書房門,一路走進內堂,只見老爺與夫人對坐談心。公子說道:「爹爹、母親在上,孩兒拜揖。」梅公與夫人說道:「我兒坐了。」
      梅公道:「今日衙中無事,後日又是你母親壽誕,叫你來把盞上壽。」公子道:「孩兒知道。」不多一會,家人就托出四碟小菜:兩碗豬肉,兩碗菠菜豆腐,三雙杯筷,安了坐位。梅公與夫人上坐,公子旁坐。梅公對夫人說道:「你我也算晚景有靠,此酒席雖不豐美,但孩兒禮節不差,後來必成大用。自古道『為師誇徒,必不是好師;為父誇子,必不是好父。』只是我為父的,不是那不成才之父,誇為子的胸中之才。這一向不曾與你講讀,你把平日所習的經藝,呈上一篇,與為父的看看。」
      夫人對梅公笑道:「孩兒讀書,原以功名為念,一朝脫白掛綠,繼你一脈書香,還有什麼講究?」梅公道:「你乃婦人家見識,哪知世間道理。聖人云:『正則守經,亂則從權』。如今聖上被奸臣盧杞蒙混,總不能進朝見駕。倘若升金階面奏,除奸保忠,將盧杞一黨奸賊,啟奏龍顏。若聖上准奏,將盧杞一黨,斬盡殺絕;若不准奏,下官必定遭其害。即將斬首市曹,我亦含笑於九泉,縱死亦瞑目,留得一個好名,傳于後世。一者也不負皇恩忠心未報,二則損生於盛世,千載難逢。那時,我梅魁亦能見祖宗,方稱我志氣。下官說孩兒,無非看他心跡如何。倘若名登金榜,那一班狐群狗黨,橫行于朝中,恐此子效尤,幹那結交權黨、勢壓班僚、喪名失節的事,豈不軒我一門清白?且軔祖先,被人唾罵。讀幾行詩書,倒不如隱姓埋名,樂守田園,以為正理。」夫人道:「老爺教訓孩兒,甚是有理。夫妻又閑談了些家常之後,漸漸日色西沉,席散各歸寢室不提。
      卻說第三日,梅公洗臉已畢,正要打點坐堂理事,忽聽得宅門上差役稟事。不多一會,只見管宅門家人稟道:「外面有報子二名,說老爺奉旨內升,要求見領賞。」梅公沉吟,叫他帶進來。家人回轉,即帶進,那二名手執報單,跪在丹墀,磕頭稟道:「小的們是吏部衙門執路報子,報老爺高升極品。」梅公聞言,哈哈大笑:「你們起來,有話問你。只是我老爺雖是科甲,在此做了十數年貧官,恰是很窮,從不愛民財,又不徇那紳衿情面,並沒人在京謀幹升遷,亦沒得珠寶上司打點,因何報我升遷?莫非你等報錯了,我想並沒有此事。」報子復又跪下稟道:「小的們怎敢錯報!現有皇上聖諭在此,請老爺觀閱。不知是那一位老爺保舉此事,皇上天恩,特升老爺吏部都給事。」
      梅公看了上諭,見上面寫道:「朕諭陳日升知悉:卿可行文與梅魁等十三員知道,朕念爾等久歷外任,治民有方,居官清勤,已屬應升之員,作速來京可也。因朕前見梅魁有忠烈之志氣,著升吏部都給事,餘者升用可也。特諭。」梅公看了上諭,又把報單一看,道:「爾等外面伺候,自然有賞。」入至後堂,夫人笑說道:「恭喜老爺高升。」公子也來作揖道:「恭喜爹爹高升。」梅公道:「哎!夫人。這也是命該如此,故有此上諭。」夫人、公子大驚道:「老爺高升,賴祖宗福庇,方纔有這機遇,聖上纔想著,老爺怎麼說命裏該當如此?這話是怎麼說起?」不知梅公說出怎樣話來,且聽下回分解。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