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呼!凡書之傳與不傳,人也。豈非天哉!是書之著,出自無棣子乾李先生手。先生以名進士出身,教授裏中,晚年胸有積憤,乃怨隨筆出,遂成是書。其拒惡剔奸,不免辭傷太烈,然藉奸慝以抒悲憤,有不極之此而不快者。故立作者不覺其激,而讀者亦謂必如是而後心乃平爾。至其寫才子,寫佳人,寫縉紳孤介,以及瑞生一世之離合悲歡,直覺優孟復出,亦不能妝點得如此生動也。況乎議論之奇闢,吟哦之清新,披讀一過,尤有餉遺無窮者乎!則是書之傳也必矣。乃以豐、治之間,流寇作亂,原本半傷殘缺。旁搜數家,乃成完璧。毋亦冥冥之中有為之呵護者,故曰天也。是為序。
          光緒十一年秋月後學蓮溪氏書於種蕉軒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